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被赶出家族后她转身成了天才炼器师

被赶出家族后她转身成了天才炼器师

顾啊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时原本是上界一呼百应的神女,她叱咤风云,无所不能。一朝重生,她居然成了下世界有名的废物小姐。原主是个修炼废柴,在家族比试中被人一拳打死。重生而来的宋时被宋家赶出家门,剖腹换心,重拾记忆。从此,她踏上修炼之路。她只想做个修炼者,不问世事,不谈情爱,谁成想,慕容尘那个魔王居然又追了过来……

主角:宋时,慕容尘   更新:2022-07-16 00: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时,慕容尘 的女频言情小说《被赶出家族后她转身成了天才炼器师》,由网络作家“顾啊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时原本是上界一呼百应的神女,她叱咤风云,无所不能。一朝重生,她居然成了下世界有名的废物小姐。原主是个修炼废柴,在家族比试中被人一拳打死。重生而来的宋时被宋家赶出家门,剖腹换心,重拾记忆。从此,她踏上修炼之路。她只想做个修炼者,不问世事,不谈情爱,谁成想,慕容尘那个魔王居然又追了过来……

《被赶出家族后她转身成了天才炼器师》精彩片段

“宋时,败!”

蔚蓝的天空中白云一朵朵飘过眼前,宋家比武场人山人海,喧闹声不绝于耳,擂台旁一中年男子冷漠地将比试结果公之于众。

“宋名姝对宋时,宋名姝胜,宋时即日入西市药房。”

此时擂台上站着的女子不过十岁,一头长发及腰,如泼墨般洒下,精致的容颜让人羡慕不已,年纪轻轻以见绝色,只是神色嚣张,正轻蔑不屑地看着空中的人,芳唇轻启:“废物。”

如断线风筝般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的宋时早已七窍流血,宋名姝一拳将她五脏六腑打得翻腾,再如皮球般踢来踢去,此刻,正是她最后的杰作。

“就宋时这废物,想当年她爹也是花城数一数二的人物,如今四房一脉是彻底没落了。”

“宋家四房从她爹成为叛徒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没落了。”

“是啊,这么多年宋家还从未出过叛徒,也是宋族长仁慈,要我早就将这群败类赶出宋家了,呸!”

宋时听着他人的辱骂,内心只是苦涩。

想当年她父亲是宋族最优秀的人才,仙品高级灵脉,被选入天灵门,得中州皇室重用,受宋族所有人敬仰,然而,在讨伐燕州时父亲被杀,所有人传言她父亲是叛徒,皇室发怒,一时间,虎落平阳被犬欺!

这几年过得生不如死!

最终她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心脏的跳动越来越弱,眼前的景象越发模糊,脑海中闪过母亲流泪的模样,她艰难地伸出右手,可这手怎么都抬不起来了

仙岛有个传说,人死之后,神识会归入一片混沌,那里是无边黑暗,世人称之:虚无。

有人说虚无中有仙人,能让人起死回生,改变命运。

宋时曾经疑惑,黑暗中怎会有仙人,他们应在光明处,在那高耸入云的灵山之巅,或谈经问道,或畅快比试,或闲暇对弈。

“阿时转世,最终是神是魔你也不管管?”

“这丫头气性大,我哪里敢管?是神是魔不都是她自己说了算?再说,小尘也在她身边,不慌。”

“你啊,真是神界最潇洒的父亲了。”

隐约中,宋时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声音有些缥缈,若有若无,她睁开眼,却是什么都看不到,这就是虚无?

阿时?是她的名字?宋时听到老者的笑声,随后便觉得有东西撞进了她的身体,紧接着便是一阵晕眩,头痛欲裂!

“阿时,成神之路必然艰辛,做这个圈内的最强者,再回神界吧。”

“多谢.神人。”

她的感谢与老者的声音一起归入混沌,一切再无声响。

几个时辰后,宋时猛地睁眼从床上坐起,因牵扯到伤口令她不禁抽搐,她抬眼看了看这屋子,家徒四壁,两双小眼睛正含泪看着她,是她的弟弟妹妹,宋运和宋好。

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如果不是这一身伤,她甚至怀疑族比都是个梦。

“阿娘,姐姐醒了。”小萝卜头宋运喊了一声便颠簸颠簸地给她倒水。

很快,一中年女子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神色紧张,见到宋时后眼泪瞬间涌了出来,“阿时醒了就好,阿娘给你拿粥来。”说着便摸了眼泪出去。

宋时咽了咽喉咙,这是她的阿娘章静涵,原本是章家二小姐,两家联姻后生下三个孩子,父亲走后,一个人拉扯他们三年,原本倾国倾城的容颜,此时尽显憔悴。

“姐姐你放心,等阿运再长大一点,我就能参加族比为姐姐报仇,姐姐不要离开我们。”

宋时看着眼前的小萝卜头扁着嘴,自己确实死了一次,所以才让他们如此担心,此情此景,倒是让人暖心。

她拍了拍宋运的脑袋,“放心吧小家伙,姐姐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们。”

重生一次,越发惜命。

映在她脑海中的地图就是她的机缘,如果成功换掉她一身废灵脉,踏上修行之路,报仇,指日可待。

就在她思索怎么找机会同母亲借口离家时,外面传来的凄厉喊声将她拉回现实。

“滚开,好狗不挡路。”

“二小姐,您里面请。”

瞬间,宋时眸子一冷,双手捏紧,是宋名姝,她本想起身,却因浑身无力又跌坐在床上。

随后只见章静涵被一个下人死死地揪着头发,手上一片烫红,还隐隐散发着白粥的热气。

“呦醒了,正好,你也该去西市药房了,来人,送四小姐,过去。”

宋时死死地掐着自己的掌心,眼眶一片红,宋运扑通地跑向宋名姝,一边喊:“你这个坏人,不要欺负我娘亲和姐姐。”

下一秒,宋名姝直接挥手将宋运打翻在地,一个巴掌鲜红夺目。

“宋名姝你干什么?不得殴打同族人,这是族规!”宋时低声怒吼,双目通红,被人如此欺负,却无能为力!

“族规?你也配做我宋家人?”

宋名姝不屑,让人拎起宋运的衣领,小孩衣裳略紧,竟然成了勒脖的样子,一时间宋运满脸通红,喘不上气。

宋时浑身用不上力,只能勉强拉着自己的傻妹妹不让她过去,章静涵早已泪流满面。

“宋名姝,你到底想干嘛?有什么事冲我来,你放开宋运,他不过一个五岁孩童!宋管事,您说句话行吗?我们四房曾经对你不薄。”

宋时看着宋名姝身后的中年男子,他是宋家的三大管事之一,说得上话。

宋管事皱了皱眉,让人将宋运和章静涵放了。

宋名姝冷笑,“宋时,你看看你这幅死狗的模样,一个废灵脉,还活着干嘛?我要是你,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你,你不就是想逼我们离开宋家吗?”宋时打断了宋名姝的话,微微仰头忍着痛道:“宋管事,即日起,我们四房脱离宋家直系,甘愿成为旁支。”

宋名姝听到这话,由一愣到不屑到大笑,“就你们,一个寡妇,一个废灵脉,还有一个傻子,离开了宋家还想在花城活下去?”

“而且,谁给你的本事让你说出这话?”宋名姝冷笑一声,瞬移到宋时面前,扬手一挥,“我告诉你,今日起,宋家再无四房,一干人等通通逐出宋家!”

宋时捂着脸,火辣辣地疼,看着她大张旗鼓地离开。

宋管事还是皱着眉,眼中倒是没有半分同情,点点头也便出去了,临走前留下一句:“四小姐既然想清楚了,那就要知道,回来很艰难。”

宋时跌跌撞撞地爬下床,走到章静涵身边,咬牙切齿,“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

章静涵流泪点头,恨自己护不住她的儿女。

然而,还未等一家人收拾东西,跟着宋名姝来的人再次回到小屋,连追带赶地将人“请”了出去。

一路上,宋家上下所有人看着宋时一行人离开,眼神中带有嘲讽,有同情,而更多的是漠不关心。

宋时踏出宋家大门,抬头看了看头顶血色的晚霞,眼神淡漠。

“今日之辱,他日定百倍奉还!”


自宋时四人离开宋家后,花城便传出了一些风声。

“听说宋家四房被赶出去了?”

“那是,我亲眼所见,宋时得罪了宋名姝小姐,她母亲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宋小姐手下留情,谁承想宋时一个废物居然还朝宋小姐出手,也不想想族比时输得多惨,自作孽啊。”

“对,宋时一个废灵脉,居然嚣张至此,早该被赶出去了。”

……

这些话声声入耳,字字诛心!

宋时捏了捏拳,最终松了下去,拢了拢自己破烂松散的衣裳,低着头走远了。

这就是现实。

没有能力的人,甚至,说不出真相。

——

月如银轮,满天繁星,微风吹得灌木沙沙作响,回到清龙涧的小木屋已是晚上,小屋是猎户留下的,虽然小,却也够几个人遮风挡雨。

这几日她买了好些吃食回来,要出远门,必须把家人安顿好。

章静涵手上的伤已经结痂了,能拎得起东西,宋运也略微懂事,不吵不闹,帮着母亲捡些干柴,每每见此,宋时只有愧疚。

“阿娘,东西我已经买回来了,够你们吃一个月,不久我便会离开,若一月后未归,你们再下山买点东西,对了,这是我买的结界符,夜里点上,避免毒虫猛兽。”也是几日做工赚来的。

章静涵张了张口,她不知道宋时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为什么突然要离家,但是这样的宋时莫名让她安心。

自从四房出事之后,宋时便郁郁寡欢,精神恍惚,又因为废灵脉不能修炼,在族中时常受人欺负,以前还有她爹护着,后来就没人了。

族比之后,宋时似乎变了,虽然谈不上具体的,但总觉得眼里有光了。

“你多带点吃的,路上小心,我们,都在家等你。”章静涵给宋时整理包裹,口中一直絮絮叨叨。

宋时默默地听着,母亲没有阻止她的离开,这让她很意外,也很心痛。

如果不是宋家,她们何至于此?

自己在族比中让人打死,母亲被烫,伤口发脓溃烂,最后活生生地剜肉,宋运和宋好不过四五岁便要在山中生存……

宋家,欺人太甚!

“母亲多保重,一月后我便回来。”宋时远远地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回去。

章静涵擦了擦眼泪,点头喊道:“阿时,只要你平安,平安就好。”

宋时听到这话顿了顿,闭上眼睛深吸口气,只要家人才会在意你是否平安!

她没有回头,加快了脚步。

幽城幽都山,宋时此行的目的地。

且说宋家所在的花城算不得什么大地方,天下以帝州为中心,共有二十四州环绕帝州,中州花城便在帝州的东南部。

中州靠海,花城临山,宋家以矿产发家致富成为中州的五大家族之一,以上还有四大宗门,两大势力,中州修行者莫不想进入其一修炼,得者便走在强者之路上了。

幽城是五大家族之一的袁家所在地,离花城很近,坊市繁华,天下商户来往于此,好不热闹,而最奇的便要数这幽都山了,魔兽纵横,灵药丛生,总有人想进去闯荡,也总有人进去了却不见尸首。

宋时拿着五银币买的地图,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心里骂骂咧咧。

“这画的是个什么东西。”宋时咬了咬牙,别让她再见到那个卖货的,天下就没有便宜的事。

幽都山有四个入口,由袁家人把手,需要花一百银币才能进去,只有西口能在每月十五免费进入,人数不定,全看守门人心情,有时候赶迟了是抢不到的,好在她准备够充足,西门正午开放,宋时排在了第五个。

“还是迟了一点,不知道能不能排到。”宋时小声嘟囔。

临近正午,守门的老者幽幽地念道:“今日,前十。”

宋时闻言轻轻一笑,运气。

然而,正当她要进去的时候,身后伸来一只手。

几乎是本能反应,宋时躲了过去,眯着眼回头看到一壮汉,是个二十来岁的男子,一身膘肉,大腹便便,浑身散发着一股恶臭,看着便让人恶心倒胃口。

宋时眸子一冷。

男子淫荡地笑了笑,“小妹妹,幽都山这么危险你就别去了,把名额让给哥哥,哥哥给你买糖吃。”

“恶心。”

宋时看了眼其他排着队的人,只怕这淫贼见她是个女子便觉得好欺负,所以才抢她的名额,然而出言不逊,如此不雅,自己也不必给他面子。

听到宋时的辱骂,周围传来一些笑声,男子脸色变得阴沉,脸上的淫笑却不减丝毫。

守门的老者漠不关心,谁进去与他无关,他要的只是那一百银币而已。

环顾四周,自知无人帮忙,思索片刻还是算了,敌我力量悬殊,她可不想还没接受传承就死在半路上。

“名额让你!”咬咬银牙,虽然不甘心,却还是保持理智,如今只能在幽城做工挣钱了。

“让你走了?江汉,灵品中级,臭娘们!不识好歹。”方才众人的嘲笑让他很不爽,必须给宋时点颜色瞧瞧。

宋时没见过这种无赖,名额已经让了,居然还对她出手,如此她怕是想走也走不了。

父亲之前说过,面对这种敌我悬殊的状态,必须出其不意,先发制人。

再说,不是修行者未必不能赢。

她有动手的想法。

宋时几乎瞬移出去,凭借着身体的爆发力来到江汉的面前,因为个子矮小,趁着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宋时瞄准了小腿的软筋,一脚过去将人绊倒,又瞬间攀上江汉的胳膊,向后一扭,便听到杀猪般的叫声。

江汉没想到她居然先动手,反应过来后身形一动,“震魂。”

宋时眯了眯眼,能感受到周身气流颠簸,这应该是灵品低级功法,然而躲避不及被震出两三米。

“该死!”宋时轻骂一声,看样子是赢不了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保住小命。

正当她思索跑路时,那一动不动的老者居然动了,制止了发怒的江汉。

“住手,名额属于这位姑娘,其他人交钱进入。”

宋时听到这话微微一愣,旋即眉开眼笑,能进去了!

江汉怒视一脸欣喜的宋时,他不服气顶撞道:“袁老,您以前都不管这档子事儿的,今儿是什么意思?”

却不想话音一落,江汉脸上便是一道耳光。

“袁家做事,你也配问?”


嘈杂的人群几乎瞬间安静,所有人屏气凝神,生怕下一秒遭殃的就是自己。

宋时对着老者拱了拱手,感谢道:“多谢袁老主持公道。”

“小娃娃,里面可不安全,自己注意了。”

倒不管其他人听到这话有多惊讶,宋时点点头:“多谢提醒。”说完便一溜烟进去了。

老者睁了睁眼,继续主持着秩序。

现在轮到江汉不甘心了。

幽都山,不愧是以“幽”著称,山中之路七折八拐,你以为终于找到正路,却不想尽头是虎穴!宋时狼狈地蹿在林中,一边看路,一边拂去身上的杂草,又一次去到魔兽的山洞!

“这都什么东西!”宋时低骂一句,忍着没将自己买的地图撕成两半。

忽然,前面的灌木丛中发出“簌簌”的响声,宋时立马停下,紧了紧手中的木棍,她咽咽喉咙,死死盯着灌木丛,许久也不见有凶兽窜出来,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般人早就跑了,她不一样,她走过去了。

一步步靠近,心中越发惶然,最终还是停下脚步,转身离去。

宋时:小命要紧!

“小姐,救救我!”

活的人?

宋时绕到侧面,只见地上坐了个女子,看着不过十四五岁,脸上显着稚气,身上也有一些抓痕,一身白裙血迹斑驳,应该是受伤了,她眯了眯眼,倒觉得这女子有点眼熟。

“宋时?你怎会在这里?”

听到对方喊出自己的名字,宋时反而退后一步,手中的棍子没敢松开,警惕地问道:“你是何人?”

幽都山也有不少幻兽,幻化人形,骗人感情!

女子瘫坐在地动弹不得,楚楚可怜,“我是宋家旁支宋佳灵,在族比上我见过你,我来幽都山采药被魔猿抓伤才躲到这里,你,能不能带我出去?”

宋时半信半疑地靠近宋佳灵,她不记得有这号人,但是能一眼认出她,想必不是骗子,而且她也眼熟。

既然是本家,倒也不好袖手旁观。

“往前走几百米有一个山洞,是我经常过夜的地方,你可以将我送到那里。”宋佳灵见她神色略微疑惑,也不顾其他,直接将自己的藏身地点告诉宋时。

言即于此,想必不是假的,不过还是不能轻易相信。

“宋佳灵?有证明你身份的东西吗?总不能空口白牙我就信了你的话。”

“有,这是我的灵牌,可以证明我是宋家人。”

灵牌是这个世界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上面会刻有自己的家族。

宋时接过来摸着一会儿,质地光滑圆润,摸着有一丝丝暖意,确实是宋家的灵牌,想着自己的灵牌早让宋名姝摔了,家族也不曾替她补办,眼眸微微一冷,随后将宋佳灵扶起,往她所说的山洞去了。

“为何来幽都山采药?”宋时轻声问道,知道的越仔细,她心里也更放心。

宋佳灵气息微喘,“花城的灵药哪有幽都山的名贵,我们旁支没有家族的看顾,平日里的开支、修炼都得自己想办法,幽都山是个好地方,你不是也来了吗?”

宋时没说话。

比起宋佳灵,她觉得自己还可悲一些,她不能修炼,属于废灵脉,是凡人,是家族最先抛弃的人。

仙岛尊修行者,以先天灵脉决定后天修为,灵脉分为十级,凡、灵、地、天、仙、涅盘、入圣、传奇、升帝、化神,其中细分初、中、高三阶段,灵脉决定了修炼的终极,且灵脉天生,自带属性,一般不会成长,越往上,修炼越难,中州最强的人似乎也才仙阶实力,其他州都有入圣强者坐镇,确实差了点,不过,目前仙岛上已经没有升帝强者了,更别提化神强者,可能是基因越来越杂,传承也越发落寞了。

当然,凡人也就是不能修行的人,灵脉还称为废灵脉,宋时便是如此,像宋名姝,她便是先天地阶高级灵脉,将来能达到的便是地阶高级的实力,雷属性,实力强点便能借天地雷力与他人战斗,算是很强悍的属性。

而战斗中还能辅以灵技、丹药、灵器,都是十阶百级,不过都是在催动灵气的基础上才能学,要不然无济于事。

所以,现在宋时必须先成为一名修行者。

“我去给你打些水。”把人带到山洞后,她也不客气,天色渐晚,借住一次。

待她回来后,又用了结界符,一来二去,带的符箓也不多了。

宋佳灵褪下衣衫至胸前,后背及玉肩露在外面,雪白的皮肤上有四道长痕,看得人触目惊心,宋时在她的请求下帮着处理伤口。

“我听说你们被宋家赶出来了,其实在宋家总比在外面好,求求族长,先活下去不好吗?”宋佳灵絮絮叨叨地同她说起话来,“想想你们一家人,孤儿寡母的,如何能离开了宋家生活.嘶~”

宋时加重了一下力道,这让宋佳灵倒吸一口凉气,疼得抽搐。

“你话多了。”宋时嘲讽地说道,“你怎么不求他看顾看顾你们旁支?”

宋时对宋家有气,说话也便没了轻重,见她不说话,也就沉默了。

为宋佳灵清理伤口后,她便在角落里躺下了,睡不着便闭着眼想事。

这些年她是真没感受到宋家的好,唉

临近午夜,洞内传来微微的呼吸声,宋时突然睁开双眼,她压根就没睡,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山洞,明月清辉洒下,透过树林,一束束的光在幽静的林中透着一丝诡异,她抬头看了看天,往北星所在的方向走去。

虚无之中的人让她于十五之夜在幽都山跟着北星方向走,尽头之处便是她的机缘。

“嗷呜~”“簌簌”行走山中,虫兽的声音不绝于耳,宋时每走一步,心便沉一步,所见所闻直叫人毛骨悚然。

“若是真的,也便算了,这若是”宋时苦笑,自己把不知道是不是梦境的事当成救命稻草,确实也挺可笑。

天莫欺我啊!

走了约半个时辰便来到一处坟冢,这里遍布红色曼陀罗,幽幽地散发清香,若不是尸骨遍地,只怕还是处好风景,从此处看,血月妖冶,看得人有些迷离,血液仿佛都在沸腾,宋时连忙掐了掐自己的掌心清醒过来,有些诡异了。

“这里死了这么多人,莫不是有什么妖兽?”

正当她左看右看时,身后未见之处一根青藤向她伸来,刹那间,宋时便已经让青藤捆绑至空中,动弹不得。

良久,无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