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限时婚爱老公轻点宠

限时婚爱老公轻点宠

焰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继母与继姐的陷害下,沈乐颜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了纠葛。没想到第二天醒来之后,对方竟然索赔!她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留下仅有的几百块之后,沈乐颜逃之夭夭。可上天跟她开了个玩笑,那个男人是个不好惹的,再度相遇,他直接把她揪去领了结婚证……

主角:沈乐颜,慕焰澈   更新:2022-07-16 01: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乐颜,慕焰澈 的女频言情小说《限时婚爱老公轻点宠》,由网络作家“焰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继母与继姐的陷害下,沈乐颜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了纠葛。没想到第二天醒来之后,对方竟然索赔!她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留下仅有的几百块之后,沈乐颜逃之夭夭。可上天跟她开了个玩笑,那个男人是个不好惹的,再度相遇,他直接把她揪去领了结婚证……

《限时婚爱老公轻点宠》精彩片段

出国旅行的第一个晚上,沈乐颜做了一个旖旎羞人的梦。

梦里那个男人,面庞英俊,身材健硕。沈乐颜痴醉的沉迷在美男的梦中不可自拨。

撑不住的沈乐颜从床上坐了起来,带着起床气一把掀开大床上的白色被子,低头一看......瞬间,沈乐颜的睡意醒了一半。

纯白的床单,衬的那一块血渍无比的醒目。沈乐颜皱着一张粉红软萌的小脸,这还没到经期呢,怎么提前来大姨妈了?

顺手去枕头旁边摸手机,没准备卫生棉,只能求救了。

惺忪睡眼盯着血渍,随意摸过去的手上,却传来温热均匀的气息。

等等......温热的气息?哪来的?

沈乐颜回头,瞬间困意全消,被雷劈了似的,浑身僵硬。

旁边的枕头上,一张英俊的脸渐渐和梦中的美男重叠。

老天,那不是梦,竟然是真的?

所以,床单上的血渍也不是大姨妈,而是初夜的落红?

反应了三秒,沈乐颜突然扯开嗓子叫了起来:“啊......啊......”

男人被吵醒,不满的微微蹙眉,起身慵懒的往床头一靠。

慕焰澈用低醇冷厉的声线吐出他被吵醒的不满:“你叫什么?”

沈乐颜吓了一跳,回答说:“我叫沈乐颜。”

“我问你大喊什么?”男人厉声纠正。

“喊......喊非礼。”

沈乐颜闭着眼睛,两滴晶莹的泪珠挂在眼角。老天啊!嘤嘤嘤......

非礼?男人眸色一沉,他禁欲多年,极度挑食,昨晚被她挑起难以平息的欲~火,她居然好意思喊非礼?

明明一早被吵醒,还听到这个蠢女人说非礼他就该气的直接把人给丢出去。可却莫名的被她无比单纯的两句‘叫沈乐颜’、‘喊非礼’勾起了一些难以名状的兴趣。

到底是有多久,他那一潭死水般的禁欲人生,没有一点波澜和乐趣了?

眼眸之中,闭着眼睛哭泣的小女人身材娇小,皮肤娇嫩莹白。娇俏的脸蛋上,五官软萌可爱,像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一般。看上去,很好欺负很好玩的样子。

慕焰澈目光嫌弃的从沈乐颜胸前挪开,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你说我非礼你?要不,咱们去调监控看看,到底是谁非礼了谁?”

沈乐颜一下子睁开眼睛,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盯着慕焰澈:“你说什么?”

慕焰澈抬起双臂往后脑一枕,目光玩味的欣赏眼前春景。语气不紧不慢的说:“我说,小女人,你不是想赖账吧?也不问问......”

“问什么?价钱吗?”沈乐颜还没听完慕焰澈的话就给他打断了。

提到钱,她缩了缩脖子,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个月捐了一笔钱出去之后,自己卡里就剩下了可怜的三位数。

她早就听说国外酒店里面有专门做那行的男人,可没想到自己出国的第一晚,就清白不保。初夜啊,还得付钱。


重点是,就眼前这个,长着张爆帅的脸,还有着爆好的身材。她都还不知道付不付得起钱。万一付不起,丢脸丢到妈妈和姐姐那儿她还怎么活?

沈乐颜弱弱的问:“那个......您贵吗,可以......打折吗?”

“......”

慕焰澈这下是真的想杀人了。

她把他当什么了?男公关?

明明气的吐火,慕焰澈却认真回答了说:“非常贵,而且不打折!”说着,他便暧昧的靠近沈乐颜。

沈乐颜下意识的悄悄往后缩,这一缩,她才注意到自己竟然一直光着身子。咬着牙一把拉过被子遮挡身体,一张脸羞的通红。

她这一扯被子不打紧,她自己身子倒是遮住了,床那边,慕焰澈却被她扯了个全~裸。

“啊......”沈乐颜大叫一声,慌忙闭上眼睛。

慕焰澈低沉的一笑,索性直接给沈乐颜扑倒来了个床咚。

“都发生关系了,还有什么没看过?睁开眼睛告诉我,你打算给我多少报酬?”

沈乐颜听话的睁开眼睛,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如果换个地方,肯定能把她迷的七荤八素的。可是现在这情况,实在是有点羞涩有点尴尬。

沈乐颜弱弱的说:“我就几百块,我可以全都给你。”

“哈哈哈......”慕焰澈突然想笑。

活了这么久,主动往他身上贴的女人不少。却第一次被一个小女人开价,而且,才几百块。

他身价不菲,分分钟赚数以万计的数目。在这个小女人眼里,居然就几百块?

“不够!差远了。”慕焰澈嘴角玩味着一丝笑意,他是越来越有兴趣和她玩了。

果然,一句不够,吓得沈乐颜焦急起来。

“那怎么办,我......我......”沈乐颜一下急的说不出话来。

慕焰澈干脆乘人之危,覆身压住沈乐颜的身体,暧昧的靠近她的耳边。

“那就用你的身体来偿还。”

隔着薄薄的被子,沈乐颜都感觉到男人抵靠着她渐渐靠近的危险气息。一张脸,红的快要滴血,紧紧咬着唇,沈乐颜只觉得自己跳进了狼窝。老天爷,她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招惹上这位的?可恨的酒,下次再也不尝试去喝了。

见身下的小女人闭着眼睛,紧咬着嘴唇。慕焰澈想起她昨晚是第一次,估计这会儿,心里还没适应过来。

他绅士的禁住自己的火,从沈乐颜身上起来,顺手抓了一条浴巾围在下半身。

低醇迷人的声音在房间里面响起:“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女人。”

沈乐颜感觉到身上一轻就睁开眼睛,只是她反应不过来那句话。什么怎么就是他的女人了?

“你说什么?”

慕焰澈目光锁定沈乐颜,轻轻拿住她的下巴,玩味的说:“女人,吃完就想跑吗?告诉你,爷点名的女人,就是上天入地,你也别想跑的掉。乖乖在酒店等着我,谈完事情我就来找你。记住我的名字,慕焰澈!划重点,我不是男公关。”


慕焰澈磁性的嗓音在沈乐颜的脑海里面闪过好几遍,她才反应过来。

抱着遮住身体的薄被,沈乐颜好奇的问:“不是男公关,那是什么?”

更衣室门被推开,慕焰澈一身笔体的手工西装,衣冠楚楚的重新出现在沈乐颜的面前。

他脸上闪过一抹玩味:“回来告诉你。”

沈乐颜看着那张迷人的脸,那颀长的身材,还有那风度翩翩的外形,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而慕焰澈动作流畅的开门、出门、关门......

关门那‘砰’的一声,沈乐颜木偶一般僵硬的合上下巴。

她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确定这不是做梦,确定那个嚣张跋扈还好看的要命的家伙是个她惹不起的危险人物后,沈乐颜也顾不得什么了。

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何方妖孽,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吧。

沈乐颜一边偷跑一边小声骂着:“脑子没毛病吧,霸道总裁看多了吧,我是你的女人?还乖乖等着你?我还没等到你就得先等来我妈一顿削。”

把帽衫往头上一戴,沈乐颜一溜烟就跑到电梯口。循着记忆摸回自己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沈乐颜靠着门板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一口气还没喘过来,门板就被敲响了,吓得沈乐颜脆弱的神经猛地弹开门口好远。

“谁啊?”

“乐颜,是妈妈啊。起床了吗,咱们该去吃早餐了。”

沈乐颜心虚的应声:“妈,你和姐姐先去吃,我马上就来。”

“怎么,昨晚没睡好吗?”

当然没睡好了

“妈,我洗个澡马上就下来。”

“那好,你快点儿啊。”

门外,四十多岁赵亦如,保养得宜,打扮的更是精致得体。她脸上闪过一抹笑容,才走远了几步,自己另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就撒娇似的挽了上来。

“妈,昨晚真的爬上了慕少的床了吗?”

赵亦如眉头微微皱了皱说:“乐欢,你是名媛闺秀,马上又要嫁入超级豪门,说话一定要注意分寸。即便你心里这么想,话也不可以这么说。不管你心里想什么,话是一定要说的漂亮的,这才衬的起你的身份。”

说完,赵亦如脸上又露出了饱满温和的笑容。

沈乐欢也照着自己亲妈的样子,点了点头重新问:“妈妈,慕少那边......”

“放心吧,慕家这位小少爷风流成性,他睡过的女人长什么样子,恐怕他自己都记不清。妈妈一直派人跟着他,他昨晚回房间一个小时就出去了。到时候,哪能分得清到底是你还是乐颜?”

“哼,就是太便宜沈乐颜了。”

“不白便宜她,咱们家养了她二十年,你身体不适合生育,就让她替你生个孩子,也就两不相欠了。小慕少爷是慕家嫡系继承人,到时候,你带着孩子嫁入慕家,母凭子贵,身份和地位,你都有了。”

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赵亦如屈辱的养着小三的女儿,直到今天,她才算是吐了一口心底的闷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