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掌上萌珠

掌上萌珠

月牙湾wan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月怀胎,宁妃拼尽全力生下腹中宝宝之时,却不想因为小公主茶茶奇丑无比且精神失常而被打入冷宫。两年后,小团子在池塘边捕捉锦鲤之时,遇见了她传闻中的皇帝老爹,而她却将他错认为是公公。再次相见之时,皇帝与朝臣在御花园里商议政事,她软软糯糯,还将自己偷偷藏着来的酸杏与他一同分享。不久后,皇宫里被掀翻了天,只因万岁爷要找出那只呆萌软弱的小团子……

主角:茶茶,宁妃   更新:2022-07-16 01: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茶茶,宁妃 的女频言情小说《掌上萌珠》,由网络作家“月牙湾wan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月怀胎,宁妃拼尽全力生下腹中宝宝之时,却不想因为小公主茶茶奇丑无比且精神失常而被打入冷宫。两年后,小团子在池塘边捕捉锦鲤之时,遇见了她传闻中的皇帝老爹,而她却将他错认为是公公。再次相见之时,皇帝与朝臣在御花园里商议政事,她软软糯糯,还将自己偷偷藏着来的酸杏与他一同分享。不久后,皇宫里被掀翻了天,只因万岁爷要找出那只呆萌软弱的小团子……

《掌上萌珠》精彩片段

“娘娘马上就要生了,快!”

夜晚雷霆大作,闪电如一把锋利的剑刃划破天空,黑灰的乌云从云间一路而下,金色琉璃玉瓦的宫殿刹那间亮如白昼,转眼间恢复黑暗。

四周都是水……

暗黑一片,只有头顶处传来弱弱的微光,全身被水浸透,隐约听得到不断的“用力!”“娘娘用力啊!”“头马上就出来了!”

次奥?容我缓缓。

她现在不应该是在水底正在拍一场刺杀的戏码吗,怎么会出现“用力”这样的台词?

姜茶处于一片混沌中,拍戏前的最后影像在她脑海里渐渐成形。

身为娱乐圈中年纪最小的双料影后,除了拥有强大的粉丝后援团之外,她的年纪和获得的成就已经足够同行人眼红。

其中不乏同样具有超强流量的顶流之一,秦佳曼。

对于秦佳曼来说,姜茶在娱乐圈的存在无异于她最大的障碍,也同样有了姜茶的存在,让她在不管什么场合下都要被姜茶强压一头。

凝聚成团的嫉妒心让秦佳曼和经纪人暗暗谋划了一场“意外”,买通了摄制组的工作人员,不仅在姜茶在水底拍戏时的救生手环上动了手脚,就连拍摄“暗杀”戏码的道具都换成了真的。

她本来只想让姜茶养伤的这段期间反超她的人气,接手她的资源,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假戏变成了真做。

……

“娘娘用力啊!头已经出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四周又都是水,那她周围这一层薄薄的是胎膜,水就是羊水了?

所以她是在水下被秦佳曼买通的工作人员意外误杀之后直接穿越了,还是直接穿到了娘胎里?

这操作,吊炸天了哇!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能在娘胎里自主思考的,估计也就她一人了吧!

姜茶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正在出生”,有股无形的力正在将她从母胎里推离出去。

“娘娘,使劲儿啊!”

“一定要是个小皇子,这样咱们娘娘的地位就保住了!”

“那还用说吗?自皇上继位以来,生下来的哪个不是小皇子?咱们家娘娘肯定也是!”

随着自己正在“被”出生,姜茶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慢慢削弱,逐渐丧失了自主思考的能力,在最后一刻脱离母体后,一股强烈的光照的她睁不开眼睛。

……

“皇上,奴才今晚夜观天象,这雷雨天生产可是不祥之兆,宁妃娘娘今晚若能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这生下来的孩子,在宫中必生祸端,严重到可能还能危及国运啊!”

身穿明黄色龙纹长袍的男人,此刻正站在同心殿,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威严的眉心紧蹙,他细细思考了许久,颁下了一条圣旨。

传来女人痛苦哀嚎的听竹宫,直直持续了三个时辰,直到雨过天晴,烈日炎炎照在了金黄色的瓦砾上,女人才昏迷了过去,替代惨叫声的,是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声。

“娘娘生了!娘娘生了!快看看小皇子像皇上多一点还是娘娘多一点?”

侍女香草和芳芳争着过去看,结果却是被接生婆告知,“二位姑娘,宁妃娘娘产下的是位小公主。”

“……”

竟然是公主!

那娘娘还怎么和华妃争,华妃岂不是要得意死了?

宁妃昏迷后,醒来已是黄昏。

“圣旨到——”

传旨太监在听竹宫前宣读圣旨。

“请宁妃娘娘出来接旨……”

……

“姐姐啊,您这一招可真是高,买通了皇上身边的钦天监,说的稍微邪乎点,皇上就会对宁妃这个狐媚子避而远之了。”

月荷宫中,淑妃来找华妃在院中赏花。

为首的女人气质铿锵,颇有戎峥玫瑰之色,而跟在后面的,则显得三分羸弱,七分娇柔,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字字带刀子呢。

“呵,就凭一个小小的宁妃,也想跟我斗?”华妃鼻下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随手掐下一朵开的正艳的花蕾,摘下片花瓣,在戴着鎏金护指的指甲手心,将花瓣揉碎。

淑妃紧着说:“娘娘,传话的丫鬟刚刚来说,宁妃肚子不争气,今早生了个不带把的,连老天爷都不护着她,以后,这朝里朝外还不都是您和逍遥王的天下了?”


正如华妃和淑妃所谋划的,宁妃被皇帝打入了冷宫,对于残忍毒辣的大暴君来说,把宁妃打入冷宫,已是格外开恩。

……

一晃,两年过去了。

本来从21世纪穿来的姜茶,在出生的那一刻,思维就已经退化成了襁褓中的婴儿,在冷宫生活了两年也并非乏味,小家伙也根本闲不住。

昨儿个拉着香草姐姐去御花园玩捉迷藏,今儿个去假山采点可口的酸杏带回去给额娘吃,那明儿个……“ji、姐姐、鱼鱼…鱼鱼……”

冷宫的生活条件比不上三宫六院,宫中各单位的待遇完全是根据各宫主子的势头对待的,两年前宁妃产女,被打入冷宫后连口带油水的都没吃着,更别提把荤腥养一群已经被打入冷宫的宁妃母女了。

但是茶茶学会了去池塘捞鱼给额娘吃,每次只要宁妃头疼,躺在床上起不来的时候,茶茶就会抱着两位姐姐的腿,让两位姐姐带她去池塘抓鱼。

她的两只小脚脚走不快,腿腿也短,要姐姐们抱才能很快把鱼鱼带回去给额娘吃。

香草和芳芳都是宁妃身边最忠实的侍女,两年前陛下下旨后,就只有她们两个不离不弃,虽然生活差了点,但她们是真的开心,而且也不需要每天都活在提心吊胆当中!

两个姐姐抱着穿了一身翠绿流苏裙的小茶茶去后山池塘了。

冷宫在宫中地理位置偏僻,一路上就没遇见个宫女太监,她们选的池塘水位不是很高,水质很清澈,她们在岸上也能清楚的看到茶茶在水下游泳……那短小笨拙的身姿,滑稽的像只企鹅宝宝。

茶茶明亮透彻的眼睛在水中睁的大大的,一只鱼鱼都逃不出她的胖手心。

水下的鱼鱼也特别给茶茶公主面子,一看到茶茶公主来了,几条肉质肥美的鱼就会往她怀里钻,鱼摆也会在茶茶公主的胖脚心痒痒挠,玩的可开心了。

鱼要是会说话的话,估计小茶茶就会听到:茶茶公主快吃掉我吧,快吃掉我们吧!

“哗啦啦——”一声,一个圆圆的小脑袋从水里冒出来,她光着小脚丫,肉多多的屁屁往青石上一坐,就把两只肥美的大鱼鱼用细细的草绳串起来。

茶茶抓到了两只鱼鱼,额娘又能喝鱼汤,也能吃红烧鱼啦。

“给朕把她扔进池子里,直到淹死为之!”

不知道从哪传来的声音,把正在寄几给寄几穿鞋鞋的小茶茶吓的抖了一下胖身子。

“吼…吼阔怕呀……”

小茶茶抱紧了和她作伴的鱼鱼,瞪着大大的眸子,香草和芳芳两个姐姐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双锋利又好看的眸子微微变深,他穿着明黄色朝服,“欻拉”一声收起了手中折扇,语气威严,夹着冰碴子。

“是谁准许你在此处捞鱼的,你可知你犯了何罪?”

穿好衣服,茶茶蜜茶色的软毛儿还在滴水,小脸红扑扑的,小鼻尖透亮,小奶嗓软软的问道:“泥、泥是哪位勾勾呀?”

勾勾?

暴君不解的蹙了蹙眉心嫌弃,这个小胖墩再说什么?

在小茶茶的世界里,除了额娘和两位姐姐,就是送饭的司膳勾勾了,不过这个勾勾长得吼吼看呀,衣服也吼看,一看就比别的勾勾的都贵


茶茶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活蹦乱跳的鱼鱼,有点恋恋不舍的,小舌尖伸出来馋的舔了舔,勾勾一定是想七鱼鱼了,所以才盯着她的鱼鱼一直看。

她今天抓了两条,那就给额娘留下一条,她今晚就和两个姐姐喝青菜汤叭,让额娘的病好起来最重要。

“这条鱼鱼就给勾勾七叭。”

刚才在茶茶公主怀里活蹦乱跳的鱼,一到了大暴君手里,抡圆的鱼眼一对上大暴君的眸子,就立马吓的摆了摆鱼尾,紧接着两眼一翻,口吐白沫了。

大暴君:“……”

离开了茶茶公主的怀抱,鱼鱼的快乐没有了。

旁边胳膊上垂着拂尘的太监指指点点:“你是哪个宫里的丫头,在池塘里擅自捞鱼也就罢了,知不知道你面前站的是什么人,此乃……”

大暴君抬手,示意李玉闭嘴。

他饶有趣味的看了看手里已经没救的鱼,“z……我收下了,不过以后一个人捞鱼的话,叫上大人陪你一起,不然你会淹死。”

茶茶觉得这个有钱的勾勾在诅咒她:“……”

觉得不妥的李公公:“……”陛下,就算这个小女孩吃了您最爱的鱼,可您也犯不着这么恐吓人家吧,她还是个孩子啊!

茶茶有点小紧张的退后了一步,免得这位勾勾打她另一条鱼鱼的主意。

大暴君有点不爽的皱了皱眉,这小胖墩退后?为什么退后?他长得很吓人吗?

“陛下,时辰到了,您一会儿还要和几位大臣议政,晚点还要去向太上皇和太后娘娘请安。”

大暴君再回过头去,刚才很“大方”的送了他一条鱼的小胖墩已经不知去向了。

看着矮胖矮胖的一只,没想到还窜起来还挺快的……抱着唯一的鱼鱼溜了之后,茶茶扑腾着小短腿,像个没头苍蝇似的乱跑,脸上的肉肉跟着一抖一抖,在很大很大的花园里逐渐迷失了方向。

“呜……茶茶迷怒啦……”

小家伙抬着小下巴四处看,想看看有没有路过的姐姐和勾勾带她回冷宫,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了两步,就被脚下的石子给拌了一脚。

“哎哟~”胖墩的小屁屁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不过茶茶牌的小胖墩很坚强,她都没有在哪尼摔倒就在哪尼躺下,而是小屁屁一撅,费力的从地上趴起来了。

“把眼睛闭好了,腰杆挺直,不然射歪了可怪不得本王。”

声音离的好近的说。

“三、三王爷,您就放奴婢一条生路吧,我们真的不是故意打扰您射箭的!”

“是、是啊,奴婢要是知道您今日在后山射箭,奴婢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扰了您的雅兴啊!”

茶茶呆呆的眨巴了眨巴闪闪发亮的黑瞳,她认得这是香草姐姐和芳芳姐姐的声音,姐姐们被欺负了!

“尼、尼介锅坏银,布许欺负窝的酿个姐姐!”

逍遥王看着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的……小胖墩,正站在他面前,个头还不及他小腿高,这双亮眸奶凶奶凶的瞪着他,手里还拎着条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