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谢氏守棺人

谢氏守棺人

阳羽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很小的时候,谢离家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棺材,这些棺材全部出自爷爷之手,爷爷会在上面画上各种诡异的符号。起初他并不懂,只听父亲说过,谢家世世代代是守棺人。从小耳濡目染,他曾经给同学做了一个香囊,并且在上面画上了学来的符号,没想到竟然遭到了爷爷非常严厉的训斥!在那之后,谢离便被接到了城里,直到爷爷临死前将谢家秘术托付,他才知晓其中奥秘……

主角:谢离,燕子   更新:2022-07-16 01: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离,燕子 的女频言情小说《谢氏守棺人》,由网络作家“阳羽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小的时候,谢离家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棺材,这些棺材全部出自爷爷之手,爷爷会在上面画上各种诡异的符号。起初他并不懂,只听父亲说过,谢家世世代代是守棺人。从小耳濡目染,他曾经给同学做了一个香囊,并且在上面画上了学来的符号,没想到竟然遭到了爷爷非常严厉的训斥!在那之后,谢离便被接到了城里,直到爷爷临死前将谢家秘术托付,他才知晓其中奥秘……

《谢氏守棺人》精彩片段

我叫谢离,听父亲说,这名字是爷爷起的,因我八字缺火,而离卦属火,因此我便叫谢离了。

说起我爷爷,印象比较深的是打小我便见他在院子里做棺材,并在上面刻上各种各样诡异的符号,那些棺材材质、形状也各不相同,摆满了爷爷家整个后院。

当时我不懂,再大点儿爷爷才告诉我,其实我们谢家世世代代都是“守棺人”。

所谓守棺人,就是以棺文抚慰死者的灵魂,棺材上那些符号都是用来消解死者生前各种怨气的,当然也不仅仅是如此,如果想,我们其实也可以利用阴魂来为自己做事。

那时,总有人上门来找爷做棺材,我看在眼里,对爷爷崇拜得不得了,我跟在爷爷身边,时间长了,耳濡目染的就也学会了些。

有一次,我给学校里一个同班同学做了一个香囊,并在香囊上画了爷爷最常在棺材上画的符号,因为那同学说家里前两天死了长辈后就一直不安宁,同学带着我的香囊回家后果然什么事都没了。

我兴奋得跑去跟爷爷炫耀,谁知爷爷听了后非但没夸我,还冷着脸把我臭骂了一顿。

爷爷平时对我宠溺得很,可以说是有求必应,从来不曾凶过我一句,可这一次他反应却这么大,我被他给吓到,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在外面炫技了。

再后来,我上了初中,爸爸就把我从乡下接到了城里,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回乡下看过爷爷,爸爸也从来不许我回去,他说这是我们谢家的规矩。

不光是我们,我二叔和三叔也是离了乡下后便再也没回去,甚至兄弟之间也几乎从不往来。

可是我不懂,为什么别人家逢年过节都追求一个团圆,我们这算是哪门子的规矩?

然而不管我怎么问,爸爸就是绝口不提,要是把他问烦了,还会举起拳头把我胖揍一顿,因为这个,我跟我爸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就这样直到我上高中,恰好是高三最关键的那一年,老爸突然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爷爷将不久于人世,要我跟他回乡下一趟。

我心中顿时既悲痛不已,又充满了对见到爷爷的渴望,不顾老师的劝阻,毫不犹豫地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跟着爸爸回了村子。

六年过去,村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先的土路都铺上了平整的柏油,村口的门也修的敞亮了不少,村里家家户户的房子似乎也都翻修得越来越漂亮。

我们到了爷爷家,爷爷家却还是跟六年前一样简陋苍白,没有任何变化,甚至我小时候爷爷给我做的秋千还挂在院子里,跟我走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布满了灰尘。

这熟悉的一幕幕让我的心里涌起无限的感伤,我们赶紧进了屋,见二叔三叔也都已经到了,还有二叔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堂弟谢寥,都围在爷爷的榻前说些什么,我们一进来,便瞬间闭了嘴,气氛不知怎的,有些微妙的尴尬。

爷爷见了我,却是眼睛一亮,挥了挥手,让我爸、二叔、三叔和谢寥都出去,只留我一个单独说话。

我爸拍了拍我的肩膀,什么都没说,先走出去,二叔三叔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也出去了,谢寥则看了我一眼,也走出去了,不知怎的,我感觉他看我的眼神里似乎有一些......嫉妒?

我一脸懵逼,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就是感觉每一个人都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情大家都知道就我不知道一样。

“小离啊。”

爷爷叫了我一声,我赶紧把脑子里的问号抛开:“爷爷。”

爷爷笑着点了点头,颤颤巍巍地坐起身,我赶紧上去扶他,他却轻轻拨开了我,苍老的布满褶皱的手伸进枕头下面拿出一本皱皱巴巴的书来递到我的手里。

那书不大,也就普通小说大小,一个指节的厚度左右,黑色的封面,上面写着“谢族秘术”几个字。

我一头雾水:“这......?”

爷爷却神情极郑重地看着我:“小离,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你给同学做了安魂香囊,却被我骂了一通?呵呵......其实啊,打从那个时候开始,爷爷就知道你是我们谢氏一族唯一的希望了。”

谢氏一族?唯一的希望?

这话更让我莫名其妙了。

毕竟谢家就这么几个人,虽然我们的职业有些特殊和神秘,但我从来都不觉得咱们是什么“家族”,听上去好像很牛逼一样。

“你的爸爸叔叔们啊,都没那个天分,即便我把书传给他们也是浪费,但是你不一样......”爷爷继续说。

“我死以后,这书和我院子后面的那些棺材就都给你了,你可千万别看不起那些棺材,总有一天你会用上它们的......我现在说这些,你可能听不懂,不过没关系,咱们先不说这些了,现在我有几件事要交代给你办,你愿意答应爷爷吗?”

“我愿意!”我毫不犹豫。

虽然听不懂爷爷在说什么,但他可是从小到大最疼爱我的亲人啊,他交代我的事情,我必万死不辞。

“好,小离,你听我说。”

爷爷突然压低了嗓子。

“第一,一会儿你出去后,如果有人问你我有没有给你什么东西,你一定要说没有,不管是谁问,就算是你爸,也得跟他说没有!”

“嗯,我记住了。”

“第二件事儿,你回城里以后,不要再上学了,好好静心研究我给你的这本书......我知道你今年高三了,就差最后这一下,但是你没有上大学的这个命。还有,回去以后,你也不能跟你爸住在一起了,至于住在哪里,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

“......”

我没吱声,虽然我很爱爷爷,但是他随随便便一句“我没那个命”就否定了我九年的辛苦努力,心里实在有点不高兴。

“第三件事儿,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在你没有看完学会整本书之前,你绝不能用这书里的东西为别人办事,直到你完全学会为止,而且学会后,你帮别人也一定要收钱,多少无所谓,但必须收钱,这对你们双方都好,而你帮忙的第一个人,必须姓王!”


“......”

“我说的话,你记住了没有?”

“......”

“记住了没有?!”

“记、记住了......”

爷爷突然严厉的喝声把我从呆愣中叫醒。

不知为何,我心中隐隐有一种自己的人生即将被彻底改变的感觉。

爷爷见我懵懵懂懂的样子,眼中露出一丝疲惫,然后他冲我摆了摆手,又躺回床上:“行了,记住了就好,你出去把他们都叫进来吧。”

“嗯,好。”

我点了点头,转身出门,等我带着我爸他们再进来,爷爷却已经彻底闭上了眼睛。

“爷爷!”

我的眼眶一红,热泪抑制不住地淌了下来。

爷爷的葬礼很快就办了起来,却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一切从速从简。

入土那一天家里来了很多人,都是我不认识的,各个穿着名牌,开着名车,看得我都惊呆了,实在想像不出一个一生都窝在穷乡僻壤里刻棺材的小老头竟然会认识这么多有钱人!

我无措地站在人满为患的院子里,却突然注意到人群中一个女孩子,她穿着黑色的改装旗袍,典雅不失时尚,身材凹凸有致,脸上戴着一副墨镜,虽然看不到她的样子,但感觉上也一定是个大美女。

不知怎的,我总觉得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熟悉,似乎以前在哪里见过。

我一时有些愣神,那女孩儿好像感知到了我的视线,突然把脸转了过来,瞬间,我仿佛听见什么“咯噔”一声,心脏疯狂地跳动起来。

我赶紧把视线移开,余光却瞥见那女孩儿竟朝我走了过来!

“谢离?”

“啊?”

听见女孩儿试探的呼唤,我惊讶地抬起头,只见她涂了口红的娇艳艳的嘴唇慢慢向两侧弯起一个完美的弧度,然后她伸手,摘下了脸上的墨镜。

“是我啊,燕子!”

“燕子!”我张大嘴巴看着她,有些不可置信。

燕子是我小学同学,上学那会儿,她就坐我前边,那个时候她就是我们村公认的长得最水灵的丫头,想不到几年过去,我竟然会在这样的场景下与她重逢!

她还是这么漂亮,甚至还学会了化妆。

“哈哈......”燕子掩唇笑了笑,目光像羽毛一样轻飘飘落在我的脸上,“好久不见啊,我还记得你小时候邋里邋遢的,想不到现在变化这么大,整个就一帅小伙儿!”

“没、没有,你变化也挺大的。”变得比以前更好看了。

后面半句我却没能说出来,感觉脸上莫名地发烫。

幸好燕子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自然地跟我聊着小学时候那些往事,大概聊了有十分钟吧,燕子突然叹了口气:“谢离,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嗯?”我愣了下,“什么?”

“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们家是做什么的了。”燕子认真地看着我,“我想请你帮我做一副棺。”

做棺?我?

下意识地,我把手揣进上衣口袋里,捏紧了爷爷给我的那本书。

说实话,昨天夜里我确实躲在被窝里偷偷翻了几页,但是爷爷交代过,只有等我彻底看完了这本书,我才能给别人帮忙,我现在还没看完。

而且就算我看完了,我也不能帮她,因为我帮的第一个人必须姓王,可燕子却姓张。

她叫张燕,我记得很清楚。

“对不起,这个忙我帮不了。”我不得不惭愧地低下了头。

燕子沉默了片刻,并没有为难我,好像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一样,

“那好吧。”她轻轻叹了口气,摇曳着身姿转头走开了。

一抹红色突然从我眼前闪过,直到此时,我才注意到燕子的腰上系着一条细红腰带,侧边坠着一个香囊,香囊上画着神秘的符号。

我的心脏再次狠狠地跳了一下。

没错,当年我做香囊送给的那个同学就是她,燕子。

那个时候,没有男孩子不暗恋她,我也一样,甚至直到现在,我再见到她,心里还是带着微微的悸动。

她竟然把我当年送给她的东西一直带在身边直到现在吗?那这是不是意味着......

一瞬间,我心里涌起一股冲动,很想追上去拉住她,跟她说“这个忙我帮了!”

可是想到爷爷临终的嘱托,我到底还是忍住了。

这个插曲过去后,葬礼一切顺利进行,我和我爸作为长子长孙,亲手将爷爷的骨灰盒埋进土里,之后该磕头的磕头,该行礼的行礼,葬礼便算完满结束了,很快,人群散去,爷爷的墓碑前只剩了我们几个至亲。

谢寥见状,走上前盯着我冷冷地问:“谢离,那天爷爷单独叫你进去,是不是给了你什么东西?”

呵,想不到这家伙这么心急。

其实这几天我早就看出他不对劲了,总是盯着我看不说,还趁着我不在偷偷跑到我屋里翻我东西,分明是在找爷爷给我的东西!

而今葬礼才结束,他便这么迫不及待地来问我了。

“没有啊,爷爷什么也没给我。”我谨遵爷爷的嘱托,装傻道。

谢寥显然不可能像燕子那么好说话:“没有?不可能,你在撒谎!谢离,爷爷可才入土,他老人家的魂还在呢,你就敢当着他的面这么撒谎?”

“我没有撒谎。”

“好啊,那你有本事就当着爷爷的面发誓,说你绝对没拿爷爷给你的任何东西,否则天打雷劈!”

谢寥死死地盯着我。

我也死死地盯着他,四周安静的可怕,二叔、三叔、我爸他们都站在旁边看着,谁也不说话,显然都默许了谢寥的行为。

“好!”我心里有气,竖起三根手指对着爷爷的墓碑,“发誓就发誓!”

反正是爷爷叫我不许承认的,就算我发假誓,爷爷肯定也会向着我吧?

“我谢离发誓,绝对没有拿爷爷给我的任何东西,若是撒谎,天打雷劈!”

“轰——隆——”

我话音刚落,天边便炸响一道闷雷!

妈的!

我浑身哆嗦了一下。

爷爷啊爷爷,您该不会坑您的乖乖孙子吧?

“哈哈哈哈哈......”谢寥指着我哈哈大笑,“看到了没有?爷爷显灵了,你再不承认,小心他老人家一道雷劈了你!”


“屁!”我硬着头皮瞪他,“我没有撒谎,爷爷就算要劈,劈的也是在他老人家坟前闹事的不肖子孙!”

“咔嚓!”

伴随着我的声音,一道雷竟然真的劈了下来,劈的却不是我,而是谢寥脚边!

看着地上那块被雷焦的黑印子,谢寥吓得腿脚一软,直接跪了下去!

“爷爷、爷爷,我错了!我不问了,别劈我啊!”谢寥爬到爷爷坟前,“砰砰砰”磕起头来,哆哆嗦嗦像个小鸡仔似的。

这次轮到我笑了。

我就知道,就算所有人都不向着我,爷爷也一定是向着我的。

二叔三叔和我爸站在一边脸上都是不知所措,我冷笑一声,转身往墓地外走。

“小离,你站住!”

身后传来我爸的呼喝,我没理他,继续走,一直到墓园门口,我爸终于追了上来,扯住我的衣服。

“我让你站住,你没听见?!”

他喘着气,脸上通红,不知道是跑的还是气的,我也都不在乎。

“听见了,然后呢?”我冷冷地问。

“我......”我爸被我噎了一下,嘴唇抖了抖,才缓了一口气问,“你爷爷真的什么也没给你?”

呵!原来他也是来问这个的!

我翻了个白眼:“你爱信不信!”

“行行行......”见我转身又要走,他赶紧再次拉住我,“就当没有吧,主要是你二叔三叔不好对付,我也是担心你......算了,不说了,既然没有,那我们回去收拾收拾,明天就回城里吧。”

“明天?!”我猛地回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今天才第三天,爷爷连头七都没过呢,你就要走?你到底是不是他亲儿子?!”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爸也怒了,“这是我们谢家的规矩,你二叔三叔明天也会走!”

“什么狗屁规矩!你们就是冷血!”我再也忍不住了,这些年所有的怨气都化作这一句话,咬牙切齿地骂了出来。

“混账!”

我爸也彻底被激怒,抬手便给了我一巴掌!

一瞬间,我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可见他用了多大的力气!

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我捂着脸坐起来,冲旁边吐了口血沫,抬起头仍倔强地瞪着他。

“你......”我爸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指着我的手指抖得不成样子,“好,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他终于拿我没有办法了,可是这一瞬间,我看着他背光的脸,一下子好像老了十岁。

“我们谢家是做死人买卖的,干的又是阴气最重的活计,自身的气场难免会受到影响,我们自己倒没什么,却容易影响到身边的人。”

“如果我们谢家人总是聚在一起,不祥之气就会更重,影响的范围就会越广!”

他顿了顿,“知道为什么你奶奶、你妈妈、你二婶都英年早逝吗?还有你三叔,他终生不娶,就是因为他不想祸害了别人家的姑娘!”

我呆住了。

也就是说,合着我们谢家人就是柯南的命,走到哪儿哪儿倒霉呗?

“所以说,我妈是被你克死的。”

直到现在我也记得,我妈是在我十岁的时候死的,被车撞死,当时我就在她身边,却什么也做不了,她被拉去医院抢救,没有人给她签字,我爸的电话始终打不通,直到三天后,他才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赶回来!

我时常想,那个时候他要是在,也许我妈就不会死!

这也是除了他不许我看爷爷以外,我跟他关系不好的最重要原因!

可是现在,我终于明白,原来根本不是他在不在的问题,从我妈嫁给他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她的死局!

“你明知道自己是个不祥之人,为什么还要娶她!”

“混账!”我爸双眼通红,那里似乎充满了恨,“我不娶你妈,哪来的你?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我不娶你妈,谢家的香火断了怎么办?”

“香火?谢家的香火重要,别人家女儿的命就不重要了吗?在你眼里,是不是什么也没有这个只会给别人带来灾难的谢家重要?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从来没有被生下来过!”

我大吼着,感觉到自己眼眶发热,视线也变得模糊,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疯狂地朝墓园外狂奔。

这一夜,我过得异常痛苦。

我躲在爷爷的后院,那里分两行摆着十二副形状各异的棺材,如果是别人看见了一定会害怕,但我不会,因为这些是爷爷留给我的礼物。

我趴在其中一个棺材上,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

我爸说的对,其实,我也是杀死我妈的凶手之一!

要不是为了生我,我爸也不会娶我妈,我妈也就不会被谢家给克死......

“呜呜呜呜......”

我越想越难受,终于忍不住哭出声,就在此时,一道悦耳的女声却突然从我头顶传来。

“哎呀,你能不能别哭了,哭得我烦死了!”

我猛地抬起头,只见一个白衣女鬼,正坐在我所趴的那副棺材上面歪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一瞬间,我只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嗷”地一嗓子便从棺材上爬起来,脚下却没站稳,又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

那白衣女鬼看着我狼狈的模样,竟如银铃般笑了起来,一下子便从棺材上飘了下来。

她飘到我身前,我清楚地看到她整个人都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浮在空中,我一点儿也不敢乱动,眼睁睁看着她抬手摸了摸.我的脸,我没有感觉到实物,却有一阵凉嗖嗖的感觉仿佛无数根冰针刺入皮肤里。

“你这么怕我干什么,我长得有那么丑吗?”

丑?那倒不是,因为我根本就不敢抬头看她的脸啊!

“不不不!”我疯狂摇头。

“那你躲什么?说实话,这里已经好久没来过新人了,我们都无聊死了!”

新人?我们?

我身体再次僵住,意识中一种恐惧将我包围。

“哈哈哈哈哈......”

下一秒,空旷的后院里骤然响起了无数诡异纷乱的笑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