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现代都市 >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全集小说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全集小说

寒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内容精彩,“寒羽”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任原大宋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内容概括:下辈子,你最想用身高换什么?他随便在网页点了个悟性,却没想到被网页吸入穿越洪流!穿到水浒,他悟性满点,开局拜师周侗!上梁山,排位次!他带梁山好汉横行北宋,在北宋掀起时代新浪潮!...

主角:任原大宋   更新:2024-07-10 22: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任原大宋的现代都市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全集小说》,由网络作家“寒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内容精彩,“寒羽”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任原大宋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内容概括:下辈子,你最想用身高换什么?他随便在网页点了个悟性,却没想到被网页吸入穿越洪流!穿到水浒,他悟性满点,开局拜师周侗!上梁山,排位次!他带梁山好汉横行北宋,在北宋掀起时代新浪潮!...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全集小说》精彩片段


二,是要在梁山办诉苦大会,这样子可以拉近梁山新旧人马之间的距离,大家都是穷苦百姓,都有冤屈,自然更能打成一片。

三,要赶紧规划好梁山的薪水制度,特别是下山后,每个喽啰能分到多少钱,没下山的分多少钱,受伤的给多少补助,阵亡的给多少补助,都得指定详细的标准。

这次是运气好,下山的人马只有几个轻伤,扭伤,擦伤的,没有阵亡的,但以后梁山越做越大,这些都是避免不了的,一定要早点儿规划。

最后,也是目前最重要的一点,筹备梁山水军!

水军不仅可以保护山寨安全,而且可以协助运输之类的活儿。梁山大寨在大湖中间,没有像样的水军,就会像今天一样,运输效率特别慢!

而且,战船大小不一……说实话,坐得挺难受的。

不过还好,如果任原没有记错的话,梁山水军的创始人,阮氏三雄,就在梁山脚下的石碣村里!后来是被吴用叫去给晁盖帮忙了。

只要自己把他们先请上山,那么梁山就有一支强力水军了!

“袁朗,回山后,下午陪我去一个地方。”

“哥哥可是又有什么新想法?”

袁朗现在觉得,这位寨主哥哥要么不动,一动就肯定是大动作。

“有三位本事过人的好汉,要请回来一下。”

任原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

“能被哥哥看中,那就说明肯定有不凡之处。我愿意陪哥哥走一趟。”

袁朗这次下山,没有打过瘾,所以还是想多下山走走。

另一方面就是,他也是手痒了,想和人较量较量。

“哈哈哈,袁朗,这三个好汉如果在地上,那肯定不是你对手,但如果到了水中,那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哥哥要建立水军?”

袁朗一下子就明白了,哥哥是准备建立水军了。

想想也是,这一次的下山,梁山目前的水军实力确实让人不太放心。

或者说,梁山目前,这些都不算水军,就是普通的渔民。

“对的,咱们梁山大寨在水泊中,水军的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的,这三位好汉都是水中好手,如果能请他们上山,那么梁山水军日后再也不是问题了。”

“那我和哥哥一起去。”

袁朗表示那这个热闹自己肯定要去的。

“哥哥,你只带袁朗哥哥去,是不是有些厚此薄彼了。”

宋万开着玩笑。

“你回山之后,这么多粮草都要你一一监督入库,哪来的时间?”

任原笑道。

“而且,回山之后,所有头领,每个人都到杜迁那里拿500两银子的安家费。以后所有头领上山,都是这个数。”

“500两?这会不会太多了?”

宋万吓了一跳,我的哥哥啊,你这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一个头领500两,梁山目前6个头领,那不就是3000两白银?

这大宋境内,哪个山头有这么给钱的?

“有舍有得,钱不是省出来的。再说了,大家上山都是兄弟,我这给多点,还不是给大家的。”

任原大手一挥!就这么定了!

“那既然是哥哥心意,我等就不好再推脱。”

“不过山寨初立,我等也没有需要钱的地方,暂时就先寄存在山寨吧,想来哥哥也不会贪墨小弟的安家费不是。”

袁朗冲着宋万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主动和任原道谢。

“哈哈哈,你啊你啊,行吧,但下午记得点上1500两银子,咱们要去拜会那三个好汉,可不能空手去。”

任原当然看出来袁朗的心思,这是不让自己为难,他也没多说什么,但规矩既然定下来了,那就一定要遵守,梁山日后再有头领上山,一人500两,一分都不能少!

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但他没想到阮氏三雄居然答应的这么快!

袁朗也是很惊讶,自家哥哥简直神了,怎么有种一切都在他掌握中的感觉啊!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正常。

一方面,阮氏三雄,迫切希望改变自身生活现状,朝思暮想也要过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银”这等逍遥日子。

另一方面,任原是急于改善山寨人才短缺窘境,求贤似渴期盼水军好手加盟!

这两拨人,好不容易在这乡村草庐之中碰了头,双方又怎能不擦出点惺惺相惜的火花来?

“来,把东西拿上来。”

任原一开心,直接让水手把东西拿过来。

“哥哥,这是什么?”

水手们搬过来一个大箱子,任原示意阮小二打开,他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亮闪闪的雪花银!

“银子!这么多!”

阮小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也是常年混迹乡村赌坊的男人,可也没有一次性见过这么多啊!

“梁山的规矩,山寨头领上山,每个人发白银500两充做安家费,你们兄弟三人一起,就是1500两。”

任原笑着解释,另一边的袁朗也点头表示确认。

“哥哥真是仁义啊,以后我们三人,全听哥哥的!我们三人的命,也都是哥哥的!”

阮氏三雄相互对视了一眼,一起跪下磕头,这是他们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人如此尊重的感觉,这怎么能不叫这三个重情重义的汉子心生感激呢!

“快起来,都是自家兄弟,不兴这个磕来磕去的,磕来磕去,反而生分哩!”

任原内心也终于落下一块大石头,水军头领有了,水军可就不远了!

而且这阮氏三雄,不论是人品还是能力,那都是不错的,哪怕在水浒原著里,他们三个也是响当当的汉子!

老大阮小二,在南征方腊时,因不愿做俘虏,极有气节的自刎而亡。

老二阮小五,也是战死于江南,应了将军百战死,马革裹尸还的老话。

老三阮小七,他活到了最后,但在功成后遭小人陷害。不过他不失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主动辞官,带着老娘安度晚年,是三兄弟中唯一一个善终的。

看着这三位开心地狂饮美酒的水中蛟龙,再联想原著里三人的命运,任原心里忍不住暗暗发誓:

这一世,绝不让这班兄弟,重蹈覆辙,就让那悲壮的梁山军,就此沉寂于自己的记忆中!

“哥哥!喝酒!”

“好!喝酒!”

一群人敞开心扉之后,彼此之间就再也没有了隔阂,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还不时说一些江湖趣闻,也聊起昨夜攻打西溪村的事情。

“哥哥果真仁义,愿意亲自为兄弟出头,我等上梁山,果然上对了!只能上得晚了,不然昨夜高低也得给那个保正两刀。”

阮小五听完攻打西溪村之后,内心除了对梁山的佩服,还有对自己上山晚的懊恼。

“五郎不急,今后上山了,这种替天行道的机会多着哩!”

袁朗安慰他,他看出来阮家三兄弟,都是真得想干一番事业的。

“就是就是,五哥,你咋比我还急!”

阮小七也在打趣自己的哥哥,说实话,他心里也想着快快和梁山人马一起替天行道哩!

只有阮小二,听完整个事情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

“哥哥,由此看来,山寨水军确实是急缺。我们这村里,别的不好说,但水中好手确有不少,既然哥哥如此看重我们,让我们建立梁山水中,小弟斗胆请哥哥宽限几日,我们三人定能拉起二三百人的队伍上山!”

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这一次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华阴县少华山上的三位好汉。

算算时间,此时史进应该正在和王进学艺,少华山上朱武等人应该是刚刚准备立寨,这时候去游说他们,也比较方便。

而且,如果顺路的话,还能去看看史进师徒俩。

毕竟如果按辈分算,王进的老爹和自家师父大宋是一辈的。两人都是当年禁军中人,一个是枪棒总管,另一个是御拳馆天字拳师。

而且据说这两人当初交情也是不浅,如果这么论起来,自己作为大宋的徒弟,是得喊王进一声师兄的。

那史进,自然而然就是自己的师侄了。

也挺好,你说大家都是沾亲带故的,以后交流也方便。

但因为史进学艺的时间还没结束,所以这一次任原决定不去打扰他们,先把少华山的人拐回去再说。

起码说,以后山寨里,有个正儿八经的军师了!

赶路对于任原并不是什么难事儿。毕竟他身上没有官司,脸上也没有刺青啥得,只要自己不到处去说自己是梁山之主,那也没人在乎他。

下船后,他就雇了一辆马车,一路往少华山赶。

一路上,免不了风餐露宿,也有几个不长眼的劫匪,但在任原手下,他们走不过三个回合。

前进了大半个月之后,这一日,任原找了一个乡村客栈,准备住下。

正当他准备走进客栈的时候,在门口正好看见了一个往外走的汉子。

这个汉子七尺高,浓眉眼鲜,非常精瘦。

这个汉子和任原侧身而过的时候,任原眉头一挑,然后反手一扣,直接扣住这汉子的肩膀!

这汉子也不是庸手,被抓住的一瞬间,单臂反身回撤,下底旋转,双腿一弹,整个人飞身而起,试图在空中蹬开任原。

看到这汉子的动作,任原有些惊讶,但他反应更快,提膝凌空截住踢来的腿,再一个过肩摔,把来人重重摁在地上。

“时迁!你还不住手!”

“啊?”

那个汉子愣住了,自己的名字,居然被叫破了?

他这一愣,任原就确定自己没找错人。

“骨软身躯健,眉浓眼目鲜。形容如怪疾,行走似飞仙。夜静穿墙过,更深绕屋悬。偷营高手客,鼓上蚤时迁。说,是不是你!”

任原压住时迁,拍了拍他的后背,笑着说道。

“这位哥哥,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时迁挣扎不开,只能求饶。

“你小子,偷鸡摸狗的事情肯定没少做啊。起来,记着别跑啊。”

任原拿回自己的钱袋子,拍了拍时迁的背,示意他起来。

“还没请问哥哥大名?”

时迁揉着手,刚才短短一下子,他就知道,自己的本事没办法从这位好汉手里逃脱。

当然了,如果自己没有被抓住的话,还是大概率能跑的。

毕竟对自己的轻功,时迁还是很自信的。

“在下任原。”

任原笑呵呵地抱上自己的名字。

“啊!原来是哥哥!时迁该死!居然偷到哥哥身上了!望哥哥恕罪!”

时迁一听任原的名字,赶紧俯身下拜。

“你听过我?”

任原把他扶起来。

“听过我的名号,还敢对我下手,你是真行。”

“哥哥恕罪,难怪我挣脱不开,哥哥的拳法名震天下,今儿让小弟开眼界了。”

“你的轻功天下无双,但你为啥老是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

任原问时迁。

时迁面露惭愧之色,“哥哥恕罪,刚才一时手痒,平日里,我只偷那些富商,虽然没有哥哥梁山替天行道的名号大,但自认也算是劫富济贫。”


柴进带着任原等人进院子,然后来到一个大厅。

柴进上首坐了,任原坐在客席,宋万和朱贵坐在下首。

不多时,庄客就端上来四壶酒,三尾鱼,两只鸡,一只羊,还有时令蔬果。

“招待不周,各位随意。”

柴进照顾三人,酒过三巡,说些闲话之后,柴进主动问了:

“任兄弟刚才说,有笔生意想跟我谈?”

“那是,这可是一笔大生意,大官人肯定会有兴趣。”

任原放下酒杯,冲着朱贵招手,朱贵从包袱里掏出一个小壶,恭敬地放在柴进面前。

“这是何物?”

饶是柴进见多识广,也不知道这是何物。

“这壶里,是我酿的酒,名叫神仙醉,大官人可以尝尝。”

任原扒开塞子,一股浓郁的酒香瞬间从壶里飘散出来,让柴进眼神一亮。

倒出一点儿,细品之后,柴进说话了。

“去岁在京城,就有一种名为神仙醉的酒横空出世,引得多家豪门抢购。但数量不多,柴某有幸购的数瓶,但和今日这酒相比,去岁的神仙醉可有些名不副实啊。”

“大官人休怪,去年的神仙醉,只不过是最初的版本。我让我这兄弟尝试贩卖,也是为了看看人们是否喜爱。至于现在大官人喝得,这才是神仙醉的最终版本。”

任原抱拳解释。

“那不知任兄弟说得生意是?”

任原笑了笑,继续说:

“任某想和柴大官人共同卖这神仙醉,任某可以供酒,大官人只负责帮我贩卖,所得钱财你我二人分成,如何?”

“有意思,那不知这分成怎么分?”

柴进挑了挑眉毛,他不是啥都不会的二世祖,神仙醉的火爆,他当然能想到,这可真是笔大生意。

至于为什么任原会来找自己,柴进觉得很简单,毕竟自己在大宋黑白两道,都吃得开,而且有丹书铁劵护身,也不担心生意被别人抢去。

“愿意和柴大官人五五分成。”

任原直接就特别豪爽地说了,五五开。

这魄力也让柴进更看好他了。

“任兄弟高义,但我不能平白占你便宜,我只负责贩卖,五成太多了,我拿三成即可。”

小旋风也不是贪财之人,他主动提出三七分,而且自己拿得少,从这点儿上看,柴进确实是一个心胸开阔,光明磊落的人。

“不可,这是我等借了大官人的光,不然的话这生意可不一定能能保住,五成的份子是大官人应得的。”

任原不同意,还是坚持五五开。

“江湖都说你擎天柱任原豪爽讲义气,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但你也别忘了,柴某在江湖也是有名号的,你能大气,我就不能了么?三七分,就这么定了!”

柴进也是霸道,毕竟是皇族血统,有时候霸气起来确实没问题。

“我这两成利,是一定要给大官人的,因为我还有一笔生意,需要大官人点头。这两成,就算是给大官人的利钱。”

任原拱了拱手。

“哦?不知道任兄弟指的生意,是什么?”

柴进也严肃起来了。

两成利,这可不少,尤其是神仙醉这种畅销的东西,两成利可以说是巨大的份额了。

用这笔钱跟自己再谈一个生意,这代价可不算小。

“梁山。”

任原也不兜圈子,直接说了。

“梁山?”

柴进有些疑惑,这个名字有些陌生,而且自己似乎并没有产业在那里啊。

“大官人莫不是忘了,去岁有个白衣秀士王伦,和一个摸着天杜迁,这两人占据了水泊梁山,据说是从大官人这里得到的资助。”

“任某不才,也看上了梁山,想要作为基业,但此二人是大官人资助,若我直接上门索要,那就太不给大官人面皮了。”

“所以,任某想要用这两成利,跟大官人换一下梁山。”

“大官人可以不用出面,但日后江湖上若有传说说任某不给大官人面子,强夺梁山,还望大官人为任某澄清。”

柴进明白了。

原来如此,这个擎天柱,看上的是梁山。

难怪会给自己两成利。

但对于柴进来说,这并不是事儿。

虽然王伦和杜迁,确实是从自己这里得到了资助,然后建立了梁山山寨。

不过梁山成立之后,和自己并没有多少关系。

王伦等人也没有打着自己的旗号在江湖上游走,严格来说,梁山并不算自己的附属势力。哪怕发生了火拼啥的,也应该和自己没关系。

但任原给自己面子,在取梁山之前,居然主动上来和自己商量,给足自己的面子。

还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利益!

这怎么能让柴进不动心呢!

“好!我知道任兄弟要什么了!”

柴进也不耽搁,直接同意了,他吩咐庄客拿来笔墨,准备亲自给王伦写一份书信。

“任兄弟有心,那我也不能让你难做。我这就给王伦书信一封,如果他愿意将梁山让给任兄弟,我愿资助他另起炉灶,再立山寨,梁山不远有处二龙山,他可以带人去那儿,立寨一切费用,我出。”

“如果他不愿意让位,那任兄弟就按江湖规矩办事,不存在不顾我柴进面皮,夺人基业的事情。”

“多谢柴大官人。”

任原带着宋万和朱贵起身拜谢,他要的就是这个,只要有柴进的声明,任原的江湖名声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至于夺人山寨,拜托,任原又不是已经上了梁山火并大哥,他更强,自然可以做梁山之主!

“多谢任兄弟才是!”

柴进也是非常高兴,这一次买卖他几乎没有任何付出,就获得了这么大的便宜,饶是他小旋风见多识广,也不免有些惊喜。

至于王伦,不好意思,柴进这些年资助过的强人没有几百也有好几十,王伦算啥?

而且,这些被他资助过的强人,都是嘴上念他好,也没有什么实际行动,像任原这样子主动给好处的,这可是第一个。

“大官人,任某还有一个请求。”

“叫大官人就见外了,我痴长贤弟几岁,贤弟有话直说,喊声兄长便是。”

柴进现在很热情,刚才老管家告诉他,如果神仙醉卖的好,那一年五成的收益能让全庄收益翻一番。

“那小弟就直说了,此去和王伦商谈,小弟这边只有兄弟三人,势单力孤,想请兄长拨些健壮庄客同行,壮壮声势。”

任原的话,其实也很直接,那就是向柴进要人,毕竟自己给了那么大的好处,要点儿人也很合理。

“贤弟不用担心,来人,去庄内,点上八十闲散庄客,再备二十匹马,二十车粮草。”

柴进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庄,养的人是真多,这一下子拿出的东西,不比一些刚立寨的山寨差了。

真不愧是小旋风,出手真阔绰!

“多谢兄长(大官人)!”

任原等人再次拜谢,尤其是任原,他内心也是长舒一口气。

和柴进做生意,拉关系,这一步棋,他走对了!

“哥哥,柴大官人,为什么会这么大方?”

柴进离开以后,宋万低声问出自己疑惑。

“你也知道,赵官家夺了柴家天下,柴大官人也是心中不忿,所以他才常常庇护江湖中人,就为了和赵管家斗气。”

“所以,这一次大官人大方,说白了也是投资我们,他觉得我们能成事儿。”

任原当然知道柴进的意思,但他无所畏惧。

相比空手上山,有人投资,何乐而不为?


“寨主!寨主!”

西溪保正一家人伏法的同时,一个头目模样的人指挥着四个喽啰扛着一个巨大的铁箱子,兴冲冲地跑过来,边跑还边喊着任原。

“老金,何事?”

这个头目任原有印象,是杜迁介绍的头目,协助杜迁管理寨子里的金银。

“寨主,咱们发了!”

老金实习喽啰们将铁箱子放在地上,然后一下子打开。

那打开的一瞬间,箱子似乎有金光闪烁!

“寨主你看,这里有50块金锭子,我掂了掂,都是10两一锭的足金,这可是500两黄金啊!”

500两黄金!那可真不少!(北宋末期虽然通货膨胀,但黄金和白银的购买力还是在的,1两黄金大概可以兑换十两多的白银,为了方便计算,本书中黄金和白银的兑换比例为1:10,1两黄金等于10两白银)

500两黄金,那就是5000两白银,也就是一万贯钱!(北宋末通货膨胀1两白银等于2贯钱,这个前文有提到,1贯钱依然是等于1000文铜钱)

“一万贯!”

袁朗和宋万也反应过来了,这保正这么有钱的?

“可不止!这只是这箱子里的金锭而已。他庄上现钱还有2000多两纹银,铜钱4万多贯,还有那些古玩字画,细软珠宝都还没算哩!我估计总得加起来,怎么也得六七万贯钱吧!这可赚大发了!”

也别怪老金这么激动,原来跟着王伦的时候,就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前寨主王伦那精打细算的抠搜模样,早就深入人心,而且他水平就那样,根本不可以一下子获得这么多钱!

“粮食呢?”

钱有了,但粮草也很重要,特别宋万还分管梁山的粮草,他更在乎这个。

“粮食太多了,还没有查完,有几个粮仓装满了粮,但估摸着最少有一万石!但听人说这保正还有一个地下粮库,里面最少也有一万石,所以估摸着最少会有两万石粮食。”

“而且,这家保正家里有上田两千三百亩,中田一千两百亩,下田一千亩,一共是四千五百亩地。这里都是地契,高利贷抵押文书等等。”

任原接过文书,草草翻了翻,这保正是真够黑心。家里快四千多亩地,这地里得埋着多少百姓的血肉!

而且他家的存粮,居然最少也有两万石!这可是梁山目前存粮的二十倍!有这粮食和钱财,梁山可以痛痛快快地招人了!

“两万石,这是多少百姓们的血汗啊!这厮祸害了西溪村这么多年,喝了多少西溪百姓的血啊!”

“按照目前的粮价,一石粮两贯钱,这厮肯定是准备卖粮大赚一笔!”

袁朗嘴里骂骂咧咧的,恨不得让那狗贼活过来再拍死一次。

任原看向眼前这群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百姓,他突然有了主意。

“各位兄弟,我有个主意,不知道你们同不同意?”

“哥哥但说无妨。”袁朗宋万齐齐抱拳,任原说啥,他们就做啥。

“西溪百姓们苦这保正久矣,今日我们抄了这厮全家,这钱粮当有百姓的一份,我决议发放钱粮给百姓们,你们觉得呢?”

任原这个做法,其实就是打土豪分田地,但毕竟这次下山不是任原一个人下山,还是需要征求其他人的意见。

“哥哥仁义无双!我没意见!”

袁朗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任原了,不仅武艺高强,还心系百姓,袁朗觉得,自己这哥哥,可不仅仅是想当个山大王那么简单。

自己跟着他,未来可能会有一条不一样的路!

“我也没意见,哥哥做主便是。”宋万更没意见,哥哥说啥,他就干啥。

“好,感谢诸位兄弟!”

任原得到了众人的支持,他也不废话了,转身冲着那群百姓喊到:

“乡亲们!我是梁山任原!祸害大家的保正,已经被我们梁山讨伐了!”

“大家的好日子就来了!你们听我说,第一,我现在手里,有这保正的地契和高利贷借据,任何被保正强夺了自家田地的人,都可以来我这里拿回地契!高利贷直接撕毁不认!”

任原一边说,一边抓着地契和高利贷,举得高高的。

听说能拿回地契,毁掉高利贷借据,不少百姓眼里都开始放光!

“第二,咱们西溪村,全村500多户人家,基本都被这保正嚯嚯过,所以一会儿以每户都来我这里,领30贯钱!10石粮!东西虽然不多,但作为今晚叨扰大家的补偿!”

30贯钱!那就是15两白银!基本是普通三口之家四个月的开支!

10石粮食!也基本是普通人家四个月的口粮!

“大王仁义!大王仁义啊!”

听到任原说,归还田地,毁掉高利贷借贷,还给钱给粮食!这群西溪百姓真得感觉天上掉馅饼了!

他们二话不说,纷纷跪下,给任原磕头!

有了这笔钱,大伙儿都能修缮房屋,添置家具,做几身新衣裳。

而有了这十石粮食,今年就不用为粮食担心了!全家都不用挨饿了!

这梁山的大王,真好啊!

西溪村民,甚至已经琢磨着,在家里给任原立一个长生牌位了。

“哎呦,哥哥这一下子给出去也太多了。”

宋万有些心疼,两万多石粮食,一下子给出去五千多石,这让他这个管粮草的怎么不心疼。

“哈哈哈,宋万,不是说了听我的嘛,怎么心疼了?”

任原拍了拍宋万的肩膀,笑着安慰他。

“哥哥啊,不是小弟不同意放粮,但你这也给的太多了,给个三五石也就差不多了呀,咱们山寨也缺粮呀。而且哥哥还给出去了一万五千多贯钱。”

宋万当然会心疼,毕竟这次一下子给出去一万五千多贯钱,五千石粮,这两样让缴获少了许多。

如此一来,他们这次能带回山寨的,也就五万贯钱,一万五千多石粮食了。

“这也不少了啊,宋万兄弟。”

袁朗虽然也震惊于任原的大手笔,但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哥哥这是要把我们梁山的名气打出去,再说了,给人一石粮,只能让人嘴上念你的好,给人五石粮,能让人心里念你的好,给人十石粮,那些人就敢把头别在裤腰带上跟你干!这叫什么,千金买马骨啊!”

“我相信今晚过后,会有更多人要上咱们梁山!”

“原来如此!哥哥真是深谋远虑!”

宋万这才恍然大悟,他闯荡江湖时,倒也听过千金买马骨的故事,一下子宋万也就不抱怨了。

“哈哈,袁朗,我可还没有燕昭王那地位。”

任原听着袁朗的话,笑了笑,目前梁山还是低调发展,千金买马骨啥的,下次再说吧。

但今夜这钱粮,一定得发,这也是给今后的借粮行动立个规矩!

“咱们兄弟,大多数都是穷苦百姓出身,这些钱粮对百姓的意义,大伙儿都清楚。而且行有行规,干咱们这行就讲究个劫富济贫,这般才是咱绿林好汉的担当!今次我山寨这般作为等来日传到江湖上,人人都会说:那梁山上诸位好汉不但替兄弟出头,还不忘济贫扶困,这番作为才是响当当,有情有义的江湖好汉!”

“再说了,咱们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这旗号难道是用来唬人的?众位兄弟都是我任原的左膀右臂,总不能出去被人说我们梁山挂羊头卖狗肉吧!”

任原一席话,让袁朗宋万两个人也陷入沉思,特别是袁朗,他发现自己还是不够理解自己这个哥哥啊!

自己的哥哥,志向之高远,不是一般的山大王能比的!

“听哥哥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等大事儿,哥哥以后做主便是。”宋万虽然心里有些小纠结,但很快也服了。

“哥哥说的对,咱们这一行,杀戮过重,发钱粮攒功德的事情,咱们多做也是好的。”

袁朗自是没有意见,他现在也试着把目光放长远一些。

“好,那我今日就立个规矩,日后我梁山人马,不论何人领头,下山借粮之后,所得钱粮三分之一散于当地平民百姓,为我山寨那杆替天行道的大旗,多增添几分光彩!”

任原大手一挥,就此定下梁山的铁律,也为他的梁山未来,定下了最坚实的基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