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暴戾boss跪在面前说爱我

重生后暴戾boss跪在面前说爱我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满级大佬程乐乐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魂穿了,再次睁开眼睛,她成为一个豪门落魄真千金。假千金鸠占鹊巢,在程家享福,原主却流落在外,吃了不少的苦。回归豪门之家后,假千金早已成为名媛明星,所有人都等着看程乐乐这个真千金的笑话。谁成想,她不仅没有让别人看笑话,还超A超飒,狠狠的打脸了想要看热闹的人。

主角:程乐乐,君经行   更新:2022-07-16 01: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乐乐,君经行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暴戾boss跪在面前说爱我》,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满级大佬程乐乐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魂穿了,再次睁开眼睛,她成为一个豪门落魄真千金。假千金鸠占鹊巢,在程家享福,原主却流落在外,吃了不少的苦。回归豪门之家后,假千金早已成为名媛明星,所有人都等着看程乐乐这个真千金的笑话。谁成想,她不仅没有让别人看笑话,还超A超飒,狠狠的打脸了想要看热闹的人。

《重生后暴戾boss跪在面前说爱我》精彩片段

“有人落水了!快救命啊!”

“不好了!找不到那个落水的人影了怎么办!”

豪华的游艇上,突然传来两道尖叫,众人纷纷跑到甲板上探头张望。

只见银白的海浪击打着船身,转瞬就将一个身材纤细的女人彻底淹没。

一个服务生见状,赶紧跑去通知船长,其他人则是站在甲板上窃窃私语的讨论着。

然而,在他们没有注意到的角落里,站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生。

她探头看向翻滚的海面,确定对方不会再有一丝存活的可能,才松了一口气,悄悄地往船舱里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众人确认海里的人已经没有生还可能,逐渐散去。

平静的海面上突然冒出了一颗脑袋。

海水大把地灌进她的嘴里,咸腥的味道瞬间充满了整个鼻腔。

“咳咳……”程乐乐看向周围茫茫的海域,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她本是全球首脑组织的第一刺客,因一次任务失败,被迫跳海逃生。

没想到最后竟然重生到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原主是程家自小流落在外的千金,两个月前才被程家找回来。

因为原主生性胆小怯懦,回到程家后,就一直被那个顶替了她身份的假千金欺负。

对方更是借着傅家大小姐举行宴会的机会,趁众人不注意,直接将她推进海里,丢了性命。

想到这里,程乐乐的眸子瞬间沉了下来。

人善者,被人欺;马善者,被人骑。

她既代替了原主活了下来,就绝不会再任由别人欺辱自己!

程乐乐扫过茫茫海域,视线落在前方不远处静止不动的豪华游轮上。

下一秒,她猛得潜入海里,拼命地朝轮船游去。

直到素白的指尖搭上了轮船的实体,她才稍稍地松了一口气。

程乐乐四下打量着自己是否有攀上去的可能,无意中却看到在自己头顶上方竟然垂落着一截长绳。

她眯起眼睛,发现绳子是从上面一个半掩的铁窗里落下来的。

没有一丝犹豫,程乐乐一把拽住长绳,借助手臂的力量,快步向上攀登,直接翻了进去。

就在她身体落地的瞬间,五脏六腑一阵翻腾,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然而不等她喘口气,身前突然落下一片阴影。

程乐乐猛然抬头,只见一道欣长的身影骇然站在自己的眼前。

明晃晃的灯光下,明暗分明的肌肉线条,富有光泽的肌肤毫无嶙峋之感。

然而,当她的视线顺着对方赤裸着的结实胸膛往上看去时,那张仿若雕刻般的完美俊颜,瞬间让她呼吸一窒。

君经行!

那个害她任务失败的男人!

君经行扫了眼大开的窗户,以及窗沿上那条自己还未来得及收回的绳子。

又看向眼前这个浑身湿漉漉,神色却是十分警惕的陌生女人,微微眯起了眼睛。

“你是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踪我的?”

男人的声音低沉且磁性,虽是轻声询问,却充满了压迫感。

程乐乐几乎可以肯定,如果她的回答不能让对方满意,下场一定无比凄惨!

她眉眼低垂,缓缓躬身想要拉远二人的距离,“不——不好意思,我——我进错房间了。”

然而不等她退到安全距离,君经行突然长臂一伸,手掌猛得朝她的肩膀扣去。

程乐乐心头一紧,下意识挥开对方的攻势,右手则紧握成拳,狠狠击向他的腹部。

似乎没想到她不仅躲开了自己的攻击,竟然还能出手反击,君经行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他身子微微倾斜,直接侧身躲开。

就在两人错肩而过时,君经行突然出其不意,猛的出手,狠狠扣住程乐乐的左肩。

原本就有些宽大的领口,因为这一下,更是被扯开了许多。

一抹殷红的印记瞬间印入君经行的眼帘,一闪而过。

君经行一愣,手上的动作顿时松了不少。

趁此机会,程乐乐立刻躲开他的桎梏,退到安全距离。

她整理自己散开的衣领,语气中带着不悦,“你想做什么!”


君经行眉头一皱,几乎怀疑刚才是自己看花了眼。

然而没等他开口询问,门外突然传来助理刻意提高了音调的声音。

“程小姐,先生正在休息,不方便打扰……”

接着,就是一道娇柔的女声,隐隐带着一丝急切与担忧,“我……我姐姐不见了,我能不能拜托君先生帮我找一找……”

程乐乐一愣,立刻反应过来那道声音的主人,正是那个害原主坠海的好妹妹程潇潇!

眼见君经行眉头紧蹙,视线转向了房门……

程乐乐心头一紧,猛得扑了上去,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因为力度过猛,两个人的身子一齐向后摔去,狠狠砸在了那张宽大柔软的床铺上。

“唔……”君经行闷哼一声,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眉头皱得更紧了。

程乐乐却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一只手紧紧捂着他的嘴巴,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把不知何时顺过来的水果刀。

锋利的刀刃险险抵住君经行的脖子,眉眼狠厉,“不许让任何人知道我在这里。”

君经行深邃的眸子骤然闪过一丝冷意。

居然敢拿刀威胁他?!

真是好大的胆子!

正当他想要好好教训这个胆大张狂的女人时,视线却无意中落到对方衣领大开的肩膀上。

下一秒,君经行的瞳孔骤然缩紧了。

果然,刚才的那一幕不是他的错觉……

似乎察觉到君经行诡异的目光,程乐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只见原主的左肩上,竟然有一个跟自己以前一模一样的红色胎记!

她眸中闪过一道诧异,语气更凶了:“看什么看?没见过胎记吗?”

因她的这一声怒吼,君经行收回目光,笑了笑,“你就是程家那个刚找回来的亲生女儿?”

他听出来刚才在门口说话的人是程潇潇,能被对方称作姐姐的,也就只有程家一个月前刚从乡下找回来的亲生女儿了。

只是……

君经行重新打量了一眼眼前这个浑身凌厉的女人,几乎找不到一丝跟传闻中有关的,“胆小怯懦”的影子。

程乐乐有些惊讶,没想到对方竟然直接就看穿了自己的身份,索性也不再隐瞒。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只要乖乖闭嘴,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在这里就行了……”

然而她话音未落,君经行猛得欺身而上,右膝抵住程乐乐的腰窝,将她拿刀的手臂狠狠地反扣到身后。

局势瞬间逆转,程乐乐顿时气得双眼通红:“你……!”

君经行不在意的笑了笑,凑到她耳边道,“你要是不想被人发现,就乖乖地待在这里别动。”

说完,他直接放开程乐乐,朝门口走去。

原本正因为助理阻拦,而心头恼火的程潇潇,一看到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瞬间眼前一亮。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君经行冲助理吩咐道,“去告诉船长,马上转航,停船靠岸。”

助理犹豫了下,“先生……听说刚才有人坠海了……”

闻言,君经行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他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自己的助理,后者瞬间意识到自己多话了,立刻回道,“是,我立刻去办。”

话音刚落,助理就朝着船长室一路狂奔而去……

程潇潇目瞪口呆的看着助理逐渐消失的背影,视线再次转到君经行身上。

她深吸了一口气,刚酝酿好情绪,就见君经行连个眼神都不愿施舍给她,直接转身回房,“啪”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门内,君经行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先是愣了一下。

最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等到游轮靠岸时,程乐乐趁着众人不注意,悄悄地遛下了船。

然后,她根据原主的记忆,回了程家。

到家时,夜色已然浓郁,刚踏进程家大门,程乐乐一眼就看到客厅坐着的中年妇人,正反手吃力地贴着膏药。

程乐乐缓步走到她的身边,轻声道:“妈,我来帮你吧。”

女人听到程乐乐的声音,诧异的回过头:“回来了?玩得怎么样?还开心吗?”

她定然不会知道,她的亲生女儿因为遭受排挤,已经命丧黄泉了。

程乐乐看着她,没由来升起一缕悲哀。

“怎么了?”女人似乎格外关心她的情绪。

程乐乐接过女人手里的膏药,淡淡地笑道:“贴在这里吗?”

女人敛起眸中的惊讶,程乐乐刚回来两个月,一向表现得非常疏远,今天怎么突然对她这么亲近了?

程乐乐并不知道女人在想什么,目光定定地落在女人肩膀的斑青上。

原主回到程家的两个月内,因为不适应这里的环境,程潇潇又没日没夜的侮辱挑刺,再加上母亲多次提醒她,程潇潇父母为救程家丧生,她要让着对方一点。

原主心生郁闷,多次跟母亲吵架。

就在几日前,原主收拾行李准备回养父母那里时,却不小心将母亲推下了楼梯……

想到这里,程乐乐的心脏猛然刺痛了一下。

她深呼了一口,仔细地贴好膏药,轻轻地揉捏女人背后的淤青。

忽然,程乐乐发觉女人的骨质突出,二指漫步而上,停至颈椎时,清晰感觉到点点颗粒。

程乐乐正准备给女人治疗一番,门口传来一声惊叫。

“程乐乐!你要对妈妈什么!”

程潇潇气势汹汹地冲到程乐乐的面前,如同猛浪拍岸一般,怒意就快要压制不住了。

亏她在游轮上假装慌乱到处找她,没想到程乐乐根本没死!

甚至还早她一步就回到了程家!

女人没有注意到程潇潇眼底的那丝恨意与羞恼,笑着解释道,“潇潇,乐乐是在帮我按摩,没事的。”女人微微笑道,脸上深壑般的纹路清晰浮起。

程潇潇的眼底瞬时燃起了些许怒火,只是在和女人对上视线时,悄然掩去。

程乐乐懒得搭理程潇潇,纤细的指尖落在了女人背脊上的几处穴位。

“妈,你这几处地方平时是不是经常隐隐作痛?久了更是酸痛难忍?”

感受着背上传来的酸麻,女人顿时眼前一亮,“对对对,就是这几个地方。”

“之前看了不少医生,喝了药扎了针,但都不见好。”

“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

程乐乐感受着那几处穴位下的淤积,眉头轻轻蹙了起来,“这几处穴位已经淤积堵塞,要是再不治疗,再过两三年,疼痛就会蔓延整个背部。”

“到时候,估计连站立行走都会十分困难。”

女人一听,瞬间瞪大了眼睛,眸中闪过几道惊恐,“乐乐,你别吓妈妈……”

“妈妈不会得了绝症了吧?”

程乐乐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安慰道,“您别瞎想,就是筋脉堵塞,我给你按一按就好了。”

“只是平时还是要多加注意,晚一点我再给你配上几副对症的膏药。”

“以后再有不舒服,记得随时贴一贴。”

她话音刚落,程潇潇就嗤笑了一声,“吹牛也不打个草稿!”

“妈这症状都多少年了,多少老中医都治不好,你一句‘按一按就好’也太可笑了吧?”

“还有,你一个乡下来的,能拿出什么好药膏,别是害人的偏方吧!”

程乐乐抬眸,冷冷地扫了程潇潇一眼,“你既然不信,那我们就打个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