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现代都市 > 畅读精品爱有深浅

畅读精品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爱有深浅》,是以舒听澜卓禹安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山谷君”,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6-11 22: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精品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爱有深浅》,是以舒听澜卓禹安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山谷君”,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畅读精品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周铭私下对舒听澜说:

“肖主任这次算是踢到硬骨头了,卓禹安深藏不露,至今不表态,几家律所争得头破血流。”

“他们法务部门也得了他的真传,保密得很,连招标时间都不肯透露,搞得大家都跟无头苍蝇一样。”

舒听澜问:“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以前别的项目,都怎么争取到合作的呢?”

“我们在大部分企业的律师库里,有项目会直接找我们参与竞标,还有一些是客户介绍客户。但是卓远科技入驻国内才两年,没有律师库,加上他们的法务本身也很强,向外合作的机会很少。这次的收购案,标的金额太有吸引力了,除了国内的红圈所在争取,还有几家境外知名律所。肖主任若是能拿下这个项目,是她事业的又一个里程碑的记录。”周铭很耐心地跟舒听澜解释。

舒听澜与卓禹安虽有两次亲密的关系,但对他这个人完全是陌生不了解的,所以她再也不敢随意开口去争取机会,免得自取其辱。

周铭又说:“不过也不用太泄气,咱们肖主任毕竟是肖主任,她当初特意跑去栖宁认识卓远科技的技术总监王岩,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卓远科技被竞争对手窃取的概念产品,是王岩与设计师jane一起研发出来的,现在他们正在打官司,肖主任是这个官司的代理律师,卓远科技的总部在国外,肖主任这次是与卓禹安一起出国。”

舒听澜震惊了,不得不佩服肖主任的手段。她这是“曲线救国”,不直接去谈并购案的项目,而是先从小案子做起,只要得到王岩与法务的信任,才有机会得到卓禹安的信任。

当初她们听到卓远科技概念产品被盗一事,只是当个新闻来听,听后就忘。而肖主任已经找到突破口,特意去栖宁帮忙王岩的机器人大赛,布局好了这一切。

“跟着肖主任好好学吧,你只要学得七成,以后也大有发展。肖主任当初没让你跟我,要亲自带你是对的。”周铭语重心长。

“你身上有很多好的潜质,有韧性,办事细心周到。咱们这一行,专业知识是敲门砖,但能否长远发展,靠的是努力,细心,责任感。这几个词很简单,但能真正做到的很少。”

突如其来的夸奖让舒听澜有点无所适从,只能点点头,虚心道

“周老师,我会努力。”

“你知道当初面试时,肖主任为什么从一堆比你优秀的人里选了你吗?”

舒听澜摇头,这也是她一直很好奇的问题。当初面试完,她觉得自己大概率不会被录用。

“一是因为你的外型突出,二是面试时,你很稳,话不多,但句句都在点上,三是你的简历做得非常简洁,甚至完美,不管是排版还是格式字体,甚至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错。我们每天大量的工作就是给客户写报告,所以这点至关重要。”

原来如此。

因为周铭的一番话,在律所一直不太有自信的舒听澜,找回了一点自信。

“周老师,谢谢你啊。”她真心的,来律所大半年,周铭对她一直很照顾。

“怎么谢?”

“请您吃饭,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择日不如撞日,就中午吧,对面茶餐厅。”周铭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时间,完全没有问舒听澜是否有时间。

舒听澜其实中午约了林之侽吃饭,也在对面的那家茶餐厅,如此,只能对不起林之侽了,毕竟闺蜜就是拿来欺负的。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梦澜没回话,一旁的嘉佳倒是极开心地道

“涛总认识我们舒律师?”

“我看着你们舒律师长大的,我以前是她父亲的下属,不过从她父亲去世后,很多年没见了。”

“那你们好有缘分啊。听澜,你该敬涛总一杯。”嘉佳开心地说着,似完全忘记了江梦澜平日是滴酒不沾的。

场上的人听到他们还有这样的缘分,都表示惊喜,开始劝她敬涛总一杯。

往事浮上来,她内心已摇摇欲坠,但毕竟是在工作场合,她强忍着不适,落落大方地端起酒杯

“涛总,最近几天多有打扰,我敬您一杯。”

辛辣的酒顺着嗓子烧到胃,对面的涛总只是意思意思地轻抿了一口,悠悠然道

“听澜随了父亲,好酒量。不过我们之间不必这么客气。既然回栖宁了,有空上家里玩。”

这个饭局,还算文明,没有真正的劝酒,在场的男士也不讲黄段子,客客气气地聊了聊天便散了。

饭店离她们入住的酒店并不远,江梦澜想走一走,便让嘉佳先行回去。喝了一杯酒,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找到一个垃圾桶,吐了半天,才缓过来,精神也好转了,才回酒店。

结果,在酒店一见到肖主任,便被她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在饭局上不要喝酒?尤其我们做律师的,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头脑清醒。”

嘉佳在一旁帮她说话,殊不知这酒就是她要江梦澜喝的。

“听澜也不是故意的,正巧在饭局上遇到了熟人,躲不过。”

“别替她找借口,如果连拒绝喝酒的勇气都没有,以后怎么拒绝别人的无理要求?”

肖主任是女强人的典范,做项目,一直是以专业能力征服客户,鲜少应酬,也反感手下靠应酬获得单子,虽有点理想化,但至少,她靠过硬的工作能力,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做下来,成绩有目共睹。

因为这次食匠的项目相对简单,所以比她们预期的更快收集完相关的资料,只要回去,把报告再完善即可,可以提前回森洲了。

但肖主任没有让她们急着回去,而是给了她们一天自由活动的时间,当作放假放松。

栖宁市有不少知名景点很值得去,嘉佳晚上熬夜把尽调报告做完,第二天竟精神抖擞地去各个景点打卡。

江梦澜是土生土长的栖宁人,对这些景点并无兴趣,况且在出差期间,哪有真正的自由活动时间?

肖主任也一早就不见人影,她此次带她们来栖宁市,绝不是为了食匠的收购问题,食匠的标不入她的法眼,醉翁之意不在酒。

联想到她最近查的资料,大概还是为了卓远科技的事在做准备,但卓远科技要收购的胜普瑞智能科技并不在栖宁市。江梦澜实在猜不透肖主任的心思,直到她看到酒店大堂的一张海报“栖宁市青少年机器人大赛”,赞助商是卓远科技。

卓远科技每年赞助两次机器人大赛,一次是春季的森洲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一次是秋季的栖宁市青少年大赛。大赛的前三名,卓远科技会出资重点培养。针对赞助,媒体采访过卓远科技的技术总监王岩 ,王岩发言很官方,很冠冕堂皇,为了培养青少年的爱好,也让有能力有兴趣的大学生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是官方回答,实际上,这是卓远科技人才战略的重要一步,他们通过大赛筛选出种子选手,重点培养,送出国深造,网罗了大批有潜质的,优秀的科研人员。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卓远科技最核心竞争力,就是他们的科研能力,创新能力。

等江梦澜看到肖主任时,就见她在跟卓远的技术总监王岩在聊天,见到门口的江梦澜时,招手让她过去

“听澜,帮王总布置一下场地。”

王岩带来了几位卓远科技的科研人员,大概是来做评委的,只有一位女助理在布置场地,忙得团团转,江梦澜急忙过去帮忙。

“谢谢呀。”女助理感激地朝她笑。

“不客气。”

江梦澜再次对肖主任的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并不像别的律所直攻卓远科技的本部或者薄彦商本人,而是从外围先攻入。王岩作为卓远科技在国内的技术总监,是薄彦商的得力部将,说话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接近王岩,是肖主任此行的唯一目的,很成功。

回森洲时,嘉佳买了不少栖宁当地特产送同事,她确实很擅长人际来往。肖主任因为目的达成,心情也不错,不再冷言冷语对她们,直到下了飞机,在机场分开时,才对她俩说

“食匠的尽调报告,明早开会讨论,你们再完善一下。”

这是江梦澜跟的第一个项目,她不敢掉以轻心,从机场回到家,洗完澡之后,便又抱着电脑,把这几天的调查过了一遍,确保无误之后,才关机。

前几天在栖宁出差,她睡不踏实,几乎没怎么睡。这会儿难得一觉睡到天亮,精神好,心情也好。

然而开会讨论食匠的尽调报告时,气氛一度凝重。

肖主任把一堆文件,扔到嘉佳的位置前,厉声道:

“这就是出差四天,你给我看的垃圾?”

那是嘉佳做的几百页的尽调报告,除了她自己写的部分,还有一部分是食匠公司提供的各种资料,非常全面。

但显然,肖主任非常不满意。

嘉佳被当众骂,眼眶通红,默默地一页一页整理好文件,忽地抬头看了一眼江梦澜,而后说道:“老大,我只负责这些资料的收集,汇总,实际最后审核的部分是由听澜完成的。”

她忽地把矛头指向了江梦澜。

江梦澜一听便知,自己跳进了嘉佳挖的坑里。那晚在酒店,她帮忙嘉佳整理修改报告,是出于好心,现在想起来,嘉佳是早有准备故意让她帮忙修改的。

如果肖主任满意这份尽调报告,嘉佳便可以领功;

若是肖主任不满意这份报告,她便可以把责任推卸到江梦澜的身上,反正最后一关确实是江梦澜在做。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屏息看着江梦澜,大多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

肖主任皱了皱眉,继续骂了一句嘉佳工作不够尽心,而后转身问江梦澜:

“这些是你审核的?你有没有想过,食匠公司提供的一切数据都可以作假,包括销售合同,采购合同,甚至他们进出库的系统记录,都是可以作假的。仅凭着这些没有验证的数据,就交给客户,是对客户负责吗?”

肖主任的声音冰冷,咄咄逼人看着江梦澜,嘉佳也红着眼看着江梦澜,所有组内的律师都看向她,仿佛如此低级的错误,她怎么能犯?

眼里仿佛写着,新人果然不靠谱,太浮躁,太急功近利。没人去深究,这部分工作主要负责人是嘉佳。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能力嘛,也一般,否则不会毕业工作三年了,还跑到律所来,从新人开始做起。


性格更是沉闷,少言寡语,只会埋头干活,不懂交际。

嘉佳看她各种不顺眼,看不上,不是一个阶层的。偏偏因为长得好看,有周律师撑腰,肖主任也有心栽培她而忽略自己。

嘉佳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凭什么啊,她家世背景,学历背景,工作能力都比舒听澜强了不止百倍,凭什么舒听澜能受重用,她只能做一些边缘的工作?

“嘉佳,我不想跟你吵架,今天是出来办公的。”

一句话,就把嘉佳噎住。她有时候说话是很气人的,这句话的语气里就透着她宽宏大量不跟嘉佳计较,也透着她认真专业,不会不分场合地吵架。

两人已走到胜普瑞的办公室内,不便再说话。

绿茶!嘉佳心里暗骂一句。

胜普瑞总部的人,按照之前的尽调清单,把她们要的资料,合同与各类证件都准备好了等她们来拿。

舒听澜按照清单,一一核对,画勾。嘉佳负责把她画了勾的资料与证件放进箱子里一会儿带到卓远科技。

“麻烦你们了,这些都是公司重要的资料,按说我们是不允许你们外带的,但既然上边同意了,请你们务必小心,不能丢失。”对方人员再三叮嘱。

这些资料,合同与各类证件,都是公司核心东西,丢一件都是大事,很麻烦的。

“好的,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妥善保管,核查完之后会第一时间返还回来。”

舒听澜承诺着。

把资料带走,确实很麻烦,并且责任重大,她也很希望是在胜普瑞的办公室里办公,随用随还,不用承担这么大的责任。但没办法,卓远科技或者胜普瑞不知抽什么疯,有了这个不合理的安排,她们很被动。

为了避免混乱,舒听澜计划按批次搬到卓远科技,审核完一部分,还回来,再搬另外一批。

这次只搬了尽调清单前两页的内容,但也整整两大箱子。舒听澜没有车,嘉佳的车今天限号,所以喊了网约车来送。

舒听澜搬一箱,嘉佳搬另外一箱,在胜普瑞门口等了将近十分钟,网约车才到。这期间两人全程无交流。

舒听澜满脑子工作计划,肖主任自然不会做这些基础性的工作,周老师也是,他负责统筹安排,实际具体的工作,是舒听澜,嘉佳以及另外几位律师完成。

嘉佳呢,满心的抱怨,这些箱子很重的,她从来没干过重活,手臂酸疼,正巧旁边有个垃圾桶,她便把箱子放在垃圾桶的上面,单手扶着放松。

目光忽然落在了箱子里面,最上面的是一本公司章程。有时候人的邪念就是一瞬间的,她随手便把那本章程拿出来扔进了箱子底下的垃圾桶里。

今天来胜普瑞取资料,是舒听澜的责任,她只是被周律师派过来帮忙的,出了任何问题,与她的关系不大。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不过几秒钟而已,网约车来了,她脸不红心不跳地与舒听澜上车。

这边卓禹安与胜普瑞的老总开了个会,并未商谈具体的收购问题,就是带温简过来看看胜普瑞的产品线,温简是这方面的专家,她的意见对之后收购谈判时,很具有参考性。

胜普瑞老总知道这两人一个比一个精明,自然不敢掉以轻心,避免被抓住不利因素,将来谈判时很被动,一被动,价格自然就低了。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倒是希望被唠叨,被催婚也没关系,如果妈妈想的话,我就找个人嫁。”找个简简单单的人家。


林之侽开着车上了主路,说道:

“洛洵洲吧不适合你,适合你的人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乔雨澜开玩笑。

“滚,姐姐只喜欢男人。我说的是周律师,你的周老师,我看他最近表现不错,对你很照顾。”

“周老师啊?”经她提醒,乔雨澜倒是真的很认真地考虑周铭这个人。不可否认,周铭很优秀,表面虽然风流倜傥,花花公子哥一个,但以乔雨澜对他的了解,这人很自律也很谨慎,不见他乱来。

并且,他知道她妈妈住院的事情,前阵子,她要找医院,每天抽空外出,都是经由他的批准,很是关切,并无嫌弃之意。

“对啊,他跟你都是律师,有共同语言,也更能理解彼此。长得呢,虽不如洛洵洲,但也是你们宏正律所的所草吧?勉强也配得上你。”林之侽一边开车,一边很认真帮乔雨澜分析。

乔雨澜笑

:“算了,我不搞办公室恋情,万一没成,连工作都丢了,得不偿失。”乔雨澜也很现实。

“借口,你啊,是被洛洵洲祸害了,睡过洛洵洲这样的,很难将就别的男人。”侽言侽语又出现了。

“你能闭嘴吗?”乔雨澜骂。

“我就是让你清醒一点,洛洵洲不适合你,别想了。”林之侽怎么会不知道乔雨澜心里的真实感受?乔雨澜在感情上一向缺根筋儿,能对洛洵洲敞开心,必然是真的动心了。她这样的人,一旦动心,就很难收回。

表面什么都不肯说,在夜深人静时,不知多难过呢。可,洛洵洲真的不适合乔雨澜,抛开温简不说,他的家境就不允许他娶乔雨澜。

要忘记一段感情,除了靠时间,还有一个更好的方式,那就是开启一段新的感情,而周铭便是最佳人选。

“我知道。”乔雨澜不否认林之侽说得,洛洵洲确实不适合她。

“可怜的小舒舒。”林之侽已打定主意,要帮乔雨澜与周铭。她就是热心于这样的事情,谁对乔雨澜好,她就帮谁,毫无立场可言。

乔雨澜对林之侽也是服气,执行力超强,每天帮乔雨澜找各种机会接近周铭。周铭家与乔雨澜家在同一个方向,之前周铭就提过接送她上下班,反正顺路。乔雨澜一直拒绝,但林之侽倒好,直接替她做了决定,早晚都让周铭接送。

乔雨澜生气:“我真的不想谈感情的事,你要是觉得周老师好,你自己跟他谈。”

“总要给对方机会吧,也是给自己机会,实在不行,到时候做回同事呗。”

本就与周铭在做同一个项目,现在又每天上下班,每天一起吃饭,形影不离,加上林之侽的推波助澜,这下好了,整个卓远科技的人都知道,她跟周铭在谈恋爱了。

她跟周铭道歉:“周老师,不好意思,林之侽就爱乱点鸳鸯谱。”

周铭:“听澜,其实你知道的,我很喜欢你。如果可以,我们可以正式交往试试。我这人可能没有优点,甚至缺点一箩筐,但是经济尚可,至少能保证你衣食无忧,我也会努力对你好,对你母亲好。”

周铭想,他这次真的陷进去了。最早时,他会权衡利弊,权衡势均力敌的另一半,观察了很久才决定追乔雨澜。

可随着两人的相处,所有的设定好的条件都不重要了,甚至他愿意为了她照顾她的母亲。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关于温简与她的关系,只有程晨,林之侽知道。大一时,她跟林之侽睡隔壁床,她每夜被噩梦惊醒,太苦闷了,无处诉说,林之侽便成了她倾诉的对象。都是她最好的朋友,所以一直替她保守这个秘密。


“去他妈的,所以这么多年,她一直跟卓禹安在一起?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回森洲。”

林之侽一直知道舒听澜内心真正的伤痛,就怕她一个人面对温简时受欺负,她一向把舒听澜的事看得比自己的事重,怎么可能袖手旁观。一知道jane就是那个私生女温简,她就炸了。

“我没事,你好好工作。傅慎逸见着了吗?”舒听澜转移话题。她对温简目前的态度还是能躲就躲,她父亲舒明海已经不在了,过去的事没法解决,未来也解决不了,她目前只想好好工作,好好赚钱,让母亲少受点苦,仅此而已。

“见了一面,不过现在工作不重要。我已经在机场了,大概下班之前能赶到卓远科技,我倒是要会一会这个温简,不枉我当了一回卓禹安的假女友。”

“侽侽,我不想再节外生枝。她若是不来招惹我,我们也不要去招惹她。”

“放心吧,我就是以卓禹安‘女朋友’的身份会会她,不做别的。万一她敢招惹你,有我在前面帮你挡着。舒舒,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有我在,知道吗?”

你不是一个人了,有我在。

舒听澜的眼眶蓦然红了,林之侽永远向着她,永远坚定地站在她的身边,有友如此,足够了。

“还有啊,你也别逃,好好工作,好好把这个项目做完。她不过是个私生女,给她脸了是不。”

林之侽代入感太强了,说着说着便生气了,人家温简明明什么都没做。

林之侽风风火火,下午4点多便从华桉市飞回了森洲,一路闯进卓远科技的办公楼。当然,今天大家见她的眼神都带着一丝丝八卦。

她依然风情万种,走路带风。一路热情与人招呼过去,脸上笑着,但人人都看出她眼带杀意。

卓禹安的助理想拦着她,但没拦住。

“卓总在开会呢。”

“开吧,我进去等他。”助理没她高,被她握着双肩转了个方向按在办公椅上。

拦不住,也不敢拦,毕竟是卓总没有否认过的绯闻女友。

林之侽是人精,也不想给舒听澜添麻烦,所以到了卓禹安办公室时,早收敛了所有情绪,只有笑脸,笑得风情万种。

卓禹安并没有在开会,不过他的办公室里坐着王岩还有温简,三人不像在谈公事,见到林之侽进来,都看着她。

卓禹安也看着她,不说话。

“这位是?”林之侽指着温简问卓禹安,那眼神,语气跟做派,还真是把自己当成卓禹安正牌女友的样子了。

只是心里暗骂,他妈的,没有人跟我说这姓温的长得这么漂亮有气质啊。要说舒听澜父亲的基因是真好,舒听澜漂亮就算了,连这个私生女也这么漂亮。

“温简。你好。”温简主动起身,自报家门与她握手。

“林之侽。你好。”林之侽最会假模假样了,与温简握手时,顺便暗自打量了她一番。她学心理学,又做了多年情感博主,不是白混的。

第一眼,她便确认温简认识自己,并且把她当成了卓禹安的女朋友。

卓禹安一直看着林之侽,等她演戏演完之后,才淡淡地问:

“找我什么事?”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出门时帮我把门锁好。”

这是她赶客的意思,无意留他,上次他在这过了一夜,已是破天荒。

江昀泽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坐到她身边,连人带毯子搂进自己怀里,在她耳边低声说

“用完就扔?”

“???”

江昀泽把她身上的毯子掀开,霸道地盖了一半到自己身上,毯子底下照旧把人搂住。

“在看什么?”

今天的法制节目讲的是一个小三带着私生子抢夺财产的狗血剧。

许舒月看得认真,看到最后法律判私生子继承了一半家产时,她脸色苍白,眉头轻皱,很有代入感地生气了。

江昀泽笑:“你自己是律师,还这么感性?法律上,私生子本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许舒月像被触动了神经,莫名暴躁地站了起来,冲着江昀泽道

“你谁啊,轮不着你来告诉我法律规定。”她想,她此时的表情一定很吓人,龇牙怒目见人就咬,像个疯子。

江昀泽的笑容凝固,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掀开毯子起身。

“早点休息。”然后离开了她家。

许舒月的情绪来得莫名其妙,自己都控制不住,去冰箱想拿瓶啤酒喝,发现之前放的啤酒不知被江昀泽扔到哪了,冰箱里全是分类放好的各种蔬菜,水果,让她很不适应。不想自己待着,给林之侽发信息,约出去喝酒,她平时不喝酒,只偶尔心情不好时才喝几口。

林之侽很快回复:宝贝,我马上到。

林之侽住在隔壁小区,不过10几分钟人就到了,身后还跟着楼下便利店的店员,店员抱着一箱啤酒,上面放着几盒鸭货。

“放门口就行,谢谢你啦。”

林之侽大半夜过来,只在睡衣外套一件大衣,到了许舒月家,大衣一脱,睡衣与许舒月的同款,两人相视,笑了。

许舒月由内到外的衣服,几乎都是林之侽替她操办,原因无他,林之侽嫌许舒月穿得太中规中矩。

此时见到许舒月胸前的红红点点,她八卦的心顿时上来,像福尔摩斯一样,环视了一圈许舒月的家,最后肯定地说

“家里来过男人,刚走!”

许舒月震惊了

“你怎么知道?”

“情感博主的第六感。”

许舒月佩服。

林之侽也不深究男人是谁,按她的理论就是,只要男未婚女未嫁,不涉及伦理,不涉及道德,在安全的情况下,尽情享受男女之情,这事如吃饭一样正常,吃好了就行,管它厨子是谁呢?她有一套自己成立的理论,许舒月在她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也接受了这套理论。如果对方不是江昀泽的话,那便更好了。

一整箱的啤酒,林之侽喝了几瓶,许舒月一瓶都没喝完,不过心情已完全好了,带着一点酒意,很快顺利入睡。

第二天醒来,发现两人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许舒月习惯性拿手机看几点,发现程晨发来的几条信息。

“许舒月,给我离林之侽远一点。”

林之侽昨晚发酒疯,在朋友圈更新了十几条视频,把两人丑态毕露的样子展露无余,底下有几位大学舍友的评论,一排排问号与感叹号。真是妖孽,许舒月的形象,被林之侽毁尽了。程晨若不是隔着千里的距离,恐怕要暴揍林之侽。

两个好友,林之侽负责让她放纵,程晨负责把她拉回来,她在中间随波逐流。

林之侽被许舒月叫起床,马上要迟到了,顾不得回家换衣服,便穿了许舒月的衣服出门。两人挤地铁。


洛芸烟不置可否,林之侽活得潇洒肆意,一旦明确自己想要什么,便义无反顾向前冲。

两人分别时,林之侽习惯性挽住洛芸烟,拍了一张自拍发朋友圈。照片里,秋末冬初的阳光明艳,透过茶餐厅的玻璃窗打进来,落在洛芸烟微笑的脸上,光影都恰好,格外好看,林之侽亦是好看。林之侽的好看是艳丽魅惑的,洛芸烟的好看是素雅的,放在一起,竟出奇的和谐。

等洛芸烟到了律所,林之侽的这条朋友圈已收到无数的点赞。两人共同认识的朋友很多,程晨是其中一个。

程晨评论:妖精,不要整天给我家洛芸烟介绍乱七八糟的男人。

林之侽回复:哪来的男人?

程晨:你们身后的餐桌有三套餐具,肯定是男人,否则你们除了我,哪里还有共同的朋友?

林之侽:火眼金睛,猜对了,不过不是我介绍的男人,是我们洛芸烟的追求者,我帮她把把关。

程晨:舒...听....澜...出来给我解释解释,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追求者?

林之侽与程晨在评论区里互怼了十几条,占了整个页面。洛芸烟习以为常,加上工作忙,没有理会她们。

程晨与林之侽的共同好友,只有她一个人,所以三人经常在评论区里无所顾忌的互动,偶尔把这当成了聊天界面,反正只有三人能看见。

只是,这次,洛芸烟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等她忙完手头的工作,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林之侽与程晨,前阵子,都加了宋凌煊的那个微信,所以她俩的评论互动,宋凌煊能看得见。

与此同时,洛芸烟看到她们评论互动的最后几条。

林之侽:洛芸烟终于把自己的第一次送出去了,据她说,对方很厉害,体验很好,怎么样,你要不要也加入我的会员?教你如何拥有一段美好体验。

程晨:你不要带坏洛芸烟......什么会员?我申请加入。

洛芸烟看完,想当场表演去世,马上给林之侽打电话,强烈要求她把这条朋友圈删了或者屏蔽。

林之侽不干:这是我点赞最高的照片,我不删。

洛芸烟:求你了,要不你把跟程晨的评论互动删了。

林之侽:删了干嘛?我们之间又没有秘密。

洛芸烟:宋凌煊是你们的共同好友,能看到。你真要把姐妹的隐z私弄得天下皆知吗?

林之侽:我....操....忘记这茬了,我马上删。

林之侽立即把这条朋友圈给删了,删完之后过来安慰她:

“没事,卓总大忙人,不至于闲的看我的朋友圈,而且他在国外有时差,看不见的放心吧。退一万步讲,即便看到了,人家管你是谁啊。”

洛芸烟:侽侽...

“干嘛?”

洛芸烟犹豫了一下,又忍住了,没有告诉林之侽,她第一次的对象就是宋凌煊。只能寄希望于他不会那么凑巧的看到这条朋友圈。

但洛芸烟忘了,天下事无巧不成书,宋凌煊偏偏看到这条朋友圈。她晚上到家准备睡觉时,宋凌煊发来了微信,

:???

什么也没说,只有三个问号。

但这三个问号,已让洛芸烟头皮发麻,这是两人加了微信之后首次的互动,她也只回了三个问号过去,什么也没说。

微信许久没回音,等她快要入睡时,屏幕再次亮了。

宋凌煊:等我回去再谈。

“谈什么?谈工作吗?”她问。

其实在她看来,不管她是第一次还是第N次,都与宋凌煊无关。她亦是觉得宋凌煊不是什么保守的人,这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还要为对方是第一次而负责吗?


“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知不知道昨天的会议有多重要?卓远科技全部高管都在,并且是那位产品设计师首次露面,你倒好,当场掉链子跑了。因为你,后面的会议,卓总直接就没参加。”


鲁雨薇认真道歉,自我反省,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肖主任还是生气:

“在职场,最基本的就是职业道德。在开重要会议,不管你生了什么病,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给我挺着别逃。鲁雨薇,我原是很看好你,用心带你,但若是再发生昨天的事,你立马给我滚蛋。”

鲁雨薇点头,虽被肖主任骂得难受,但也不无道理,职场就是职场,没有人有义务惯着你。

周铭出来解围

:“肖主任别生气了,听澜昨天确实是生病难受,我坐她旁边看她小脸煞白直冒汗。你还不了解她吗?但凡能坚持住,绝对不会临阵脱逃。她是你带的人,有你身上的韧劲。”

肖主任骂完,气也消了大半。

“你真是要上天,手机敢一天不开机,你一个人在森洲,真要病死了,是不是我的责任?这种官司打得还少吗。”

明明是关心,担心她身体,打了一天电话联系不上人,说出来的话,却是句句戳心,怎么伤人怎么说,这大概也是肖主任一惯的风格。

鲁雨薇又是一阵低眉顺目的认错,再三保证以后绝不会了,任何事情都会跟她汇报,肖主任这才真的消气,不再骂。

“总之啊,这次卓远科技的项目,你就跟着周律师做。跟卓远科技的对接汇报工作,我交给别的律师做,免得让人家觉得咱们律所都是你这样水平的律师,砸了我的招牌。”

“好的,谢谢肖主任。”

这也是鲁雨薇目前想做的事情,卓远科技这个项目,她不想放弃,因为关系到她以后的职业生涯。但同时她也不想再见到温简或者吴靖宇。如果跟着周老师,她不用直接对接卓远科技,至少能最大限度地避开他们。

然而肖主任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希望破灭。

“胜普瑞智能那边早上来电话,说他们公司腾不出场地让我们驻场调查,经过卓远科技的同意,允许我们律所以及别的中介机构驻场到卓远科技办公,胜普瑞那边会把相关资料送过去。真不知他们搞什么,不合常规。”

周铭:“这么看来,卓远科技与胜普瑞早就协商好了,聘用我们也不过是走个流程,不重要。”

肖主任:“卓远的张律师说,今天临时决定的,他也很意外。但上边的规定,他必须照办。”

鲁雨薇只听到一个重点:“所以,我们要驻场卓远科技办公?”

那就抬头不见低头见,她可愁了,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放弃这个项目啊?但她若是放弃这个项目,肖主任绝对让她再无出头之日。

下午时,林之侽打来电话,这家伙消息很灵通。

“姓温那个女人回来了?她就是卓远科技那位神秘的首席设计师Jane?”

“你怎么知道?”

“卓远科技内部都传遍了,难怪昨晚他们人力资源总监给我打电话安慰我,让我想开点,我还以为这个温简只是同名同姓而已。但是程晨今天上午跟我说,就是那个私生女温简,昨晚还跟陆阔聚餐了。”

“是她。”鲁雨薇听到这个名字还是很不舒服,但经过昨天大起大落的情绪,现在已经能克制了。



什么自尊,什么骨气,在她面前好像都不重要,卑微至此。


许舒月转身要走,江昀泽一个箭步把她拽住,把她困在车与他之间。

“为什么?”

如此近的距离,许舒月只看到他的眼眸黑沉如同在大海的最深处,有一股摄人的力量。她使劲推开了他,然后头也不回地回家了。

很多事,真的没有为什么,更没有答案。就像她,他,温简,如果继续纠缠,注定成为她们父母那样的结局,很不堪。

第二天是周末,是去接母亲出院的日子,林之侽比她更高兴,一大早就开车到她家楼下等着了。

许舒月上车时,她说

:“奇怪,刚才过来时,好像看到江昀泽的车,他不会昨晚在你家留宿吧?”

“没有,我跟他没关系了。”

刚刚才走吗?他昨晚在她家楼下待了一夜?应该不可能,一定是林之侽看错了。

两人很快转移了话题,这是第一次去接母亲回家,许舒月很激动,母亲住了多久的院,她盼这一天就盼了多久。

“不知道阿姨还记不记得我。”林之侽替许舒月高兴。

“肯定记得。”上大学的头两年,母亲精神状态还好时,每次来学校看她,都会请林之侽一起吃饭。

林之侽性格张扬,并且说话总是格外大胆,按说这样的性格,一直是母亲最反感的,但偏偏对林之侽很是喜欢,最常挂在嘴边的话便是

:“听澜太安静太内敛了,该跟之侽多学习。”

“之侽,听澜有你这样的朋友,阿姨很放心。”

后来母亲发病的频率越来越高,逼不得已要长期住院,许舒月整个人都慌了神,是林之侽帮忙跑前跑后安排医院,对母亲的事比她还上心。

许舒月不禁矫情道

:“侽侽,真的,有你真好。”

有一个朋友始终站在她的身边,替她挡着所有狂风暴雨,多好多幸运哪。

“别恶心人。”林之侽鸡皮疙瘩都要掉了。

在医院见到母亲时,许舒月的眼泪控制不住掉了下来,母亲又清瘦了很多,双眼虽有聚焦看着许舒月,表情也是笑着的,可是有一点迟钝与迟缓。

“妈妈,我跟侽侽来接你回家。”她过去挽着母亲的手臂,手臂上啊,只有一点点的肉,感觉一用力就要折断了似的,她无比心疼。

母亲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自己没事。

因为只是周末回家住两天,所以没有行李,只有几包药带着。林之侽开车很稳,稳稳当当把她们送到家,知道她们母女很多话要说,便自行离开了。

母亲到家后,熟门熟路的开始在家里四处走动,这套房子是她买的,装修也是她监工的,所以她再熟悉不过。

许舒月端了温水放在桌上,又急忙去厨房,把买的半成品加热摆上餐桌。

母亲看了她一眼,眼神渐渐比刚才更清明一点,心疼道

“你天天就吃这些?”

“偶尔才吃,我们平时有工作餐的,吃得可好了。”

母亲叹了口气,没说话,安静地坐着吃完午餐。

“下午带我去超市,买点菜。”

“好啊,中午你先午睡,午睡起来,我们再去好不好。”

“嗯。”

许舒月真的好开心,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发自内心的开心过了。妈妈好了,以后每个周末都有妈妈的陪伴,等再过不久,就可以彻底出院,永远陪着她了。

无论妈妈什么样,她啊,在妈妈面前,就还是个孩子,可以做个永远的孩子。

妈妈午睡时,她就坐在旁边的书桌上开着电脑,处理邮件,处理工作,等妈妈醒了,她便带着她去附近的超市买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