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妙手厨娘皇后要罢工

妙手厨娘皇后要罢工

揉揉小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好歹她也是新东方的优秀毕业生,如今穿越到这皇宫冷院,还会被饿死不成!开局被夺去清白,还被打进冷宫,院落萧条,破败不堪,但好歹是皇宫的房子,结实耐用,至少不用担心住的问题了,周轻裳最喜欢的便是用简陋的食材做出精美的菜肴。

主角:周轻裳,赵崇景   更新:2022-07-15 21: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轻裳,赵崇景 的女频言情小说《妙手厨娘皇后要罢工》,由网络作家“揉揉小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好歹她也是新东方的优秀毕业生,如今穿越到这皇宫冷院,还会被饿死不成!开局被夺去清白,还被打进冷宫,院落萧条,破败不堪,但好歹是皇宫的房子,结实耐用,至少不用担心住的问题了,周轻裳最喜欢的便是用简陋的食材做出精美的菜肴。

《妙手厨娘皇后要罢工》精彩片段

“啊!!”

剧痛伴随着冷意席卷而至。

周轻裳猛地睁开双眼直挺挺的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感受到一片轻纱从身上滑落,视线向下探去——

借着远处的光源,看到满身的青紫痕迹……

“我不是死了么?难道有人虐尸??”

双手覆上自己心口,啧,这儿咋还变大了?

余光突然扫到身侧,猛然看到一个长发闭眼的男子。

“……我的妈诶!”

是人是鬼?!

周轻裳怪叫一声,伸手扯过了被子遮住身体,而这一声惊叫,也让身旁的男人瞬间醒来。

他紧紧蹙着眉头,寒潭般的眼睛里没有分毫的怜惜。

“闭嘴。”

随着男人从床榻上坐起来,周轻裳脑中也多了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她她穿越了!

眼前这个器宇不凡的男人,是大夏的君主,赵崇景。

而这个比她丰腴的美人身体也叫周轻裳,是太师之女,今天是她第一次承恩。

只是虽是承恩,却不是被翻牌子。

可至于是怎么上了龙床的,她脑中也没有关于这个记忆。

邪门……

赵崇景不紧不慢的系着明黄色的里衣,漫不经心的抬眸看了她一眼。

“你是周太师的嫡女?”

“……”

周轻裳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啧,她该怎么自称来着?小女?臣妾?

“呵,有胆子爬朕的床,周太师果真好家教啊。”

“??”

周轻裳没有听懂他的内涵,带着探究的视线直视着他。

在看到他嘴角勾着若有若无讥讽的笑容时,猛然间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

死死咬住口腔里的肉,心中怒骂。

这狗皇帝!

对着丰腴小美人吃干抹净了,还害得人香消玉殒,现在想起来嘲讽了?

这是什么行为?

这不是典型的吃完饭了骂厨子么?!

不过周轻裳也清楚,无论她怎么解释,狗皇帝都不会相信。

思及此处,周轻裳心一横。

实事求是的和盘托出:“臣女冤枉!昨日臣女进宫赴宴,不堪宴会扰闹便去了竹林小筑小憩,醒来后便是这般,陛下!臣女若有一句假话,必遭天打雷劈,全家不得好死!”

说完,主动下跪磕了头。

乖乖,她可真是下了血本了!

不过她必须这么做,只因狗皇帝赵崇景心中有一个碰不得的白月光。

为了这个白月光,他后宫形同虚设多年,无皇嗣诞生,甚至将太后急出了病,可他依旧不管不顾。

传闻有宫女试图床上龙床,做那一步登天的美梦。

不料美梦不成,反倒是被活生生掐死!!!

所以为了自己小命,也只能委屈自己磕头了。

见周轻裳发此毒誓,赵崇景眼中闪过一丝意外。

不过却冷笑道:“你倒是机灵,不过你以为发下毒誓,朕就能饶你不死?”

他敛了笑,眸中染了几分戾色。

“痴心妄想!”

说罢,直接纵身一跃,大手无情的抓向她纤弱的脖颈。

“呃……”

避无可避!这男人速度快到她根本没时间反应。

周轻裳喘不动气,索性一咬牙,用力抓住桌上的琉璃瓶,狠狠朝着赵崇景掀过去!

“啪”的一声,瓶子应声而碎。

在他抬手挡的同时,周轻裳瞅准机会往大门的方向跑。

不料,她完全低估了赵崇景,在推开大门之前,一道镶着宝石的短匕没入她的肩膀。

金属刺破肌肤,鲜血汨汨的从伤口处流出。

“啊!”

周轻裳惨叫一声,整个人被撞的往前栽去,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距离门口只有一步之遥,可却如隔千里。

赵崇景已经逼近她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像是在看一只低贱的蝼蚁。

“你敢伤朕?”

周轻裳痛的眼泪直流,忍不住破口大骂:

“我就伤你了怎么的?!你要杀我,我还不能反抗了吗?你个狗皇帝!我明明都说了我没有主动上你的床!这其中必有阴谋!而且咱们俩比起来是我吃亏吧?!”

赵崇景一愣。

随即眯起双眼,浑身飕飕的冒着冷气。

谁给她的胆子这么跟他说话?周太师果然对自己毫不尊崇!

“这是你应付的代价!”

赵崇景说完,突然察觉到门外似乎有脚步声传来,还不止一人。

周轻裳见他突然分神,赶忙从地上一跃而起。

嗷嗷叫着冲向了他!直接将他扑倒,拔出自己肩膀上的匕首。

高高抬起!

就在此时,只听“嘭——”一声。

宫门猝不及防被人从外面踹开。

冷风嗖嗖的往屋子里面猛灌,十几盏宫灯将幽暗的宫殿照亮。

数道拉长的人影将他们围住。

赵崇景身体僵了一瞬,糟了!

“皇儿!皇儿你终于肯临幸妃嫔了!哀家太为你高兴了皇儿!!”

太后的声音自众人身后传来。

众人让开后,太后的身影才显露出来,语气十分亲昵。

甚至亲昵到让人觉得有点不适:

“你是哪宫的妃子?哀家要重重赏赐于你!”

周轻裳一阵恶寒。

不过也知道成败在此一举,她瞬间手腕翻转,将匕首藏在了自己手腕之下。

而后化作一副小鸟依人的姿态直往赵崇景怀里钻。

边钻边道:“羞死了,陛下~~~”

赵崇景的脸黑如锅底。

“这是……”太后挣脱开宫婢搀扶,还特意跑来看她的长相。

“你可是周太师家的女儿?”

“回太后的话,臣女正是……”

周轻裳回答着,却还不肯起身,只因她一抬起身子,肩上的伤口和血迹就暴露了!

至于匕首嘛,她藏的倒是很好。

这些年学厨艺的时候,天天净玩刀去了!她转飞刀的速度可是全校第一来着!

可怜啊!

想她新东方烹饪学校毕业的新一代青年,刚步入社会还没来得及好好实施自己的梦想,就被煤气罐爆炸送到了这个鬼地方。

身子的原主也惨,误打误撞的还把赵崇景这个杀人不眨眼得狗皇帝给睡了。

真不知道她是造了什么孽,要受这种苦。

“不是妃嫔?!”

太后身边的李贵妃,一听不是妃嫔,当即就不愿意了。

她入宫已久,却仍旧未得到皇帝的宠幸,又如何肯让一个没入宫门的女人捷足先登?

冲上前去怒骂道:“不知廉耻的贱人,你以为你故意设计让太后娘娘撞破,你就能如愿以偿了?你简直是做梦。”

话说到激动处,李贵妃怒不可遏的扬起就要打。

周轻裳自然是不敢乱动,只能咬着唇静候那一巴掌的降临。

“住手!”

一道轻飘飘的声音成功的制止了李贵妃。

“皇上……”

赵崇景抱住身上的周轻裳,站起身后却也将她的伤口贴在自己身上。

漆黑的眉眼透着几分微薄的戾气。

抬起眼睑,不咸不淡道:“你当朕是死的?”

当着圣驾动手,岂非是大逆不道?

李贵妃立刻跪倒在地,“臣妾该死,臣妾只是惶恐,害怕这等居心叵测之人接近陛下,让陛下深受蒙蔽。”

“胡说什么?”

太后声音有几分喜不自胜的意味:

“如今后宫子嗣单薄,皇儿又真心喜欢这姑娘,哀家今日就做主了,即刻起封为贵人,入主储秀宫。”

而后,才询问道:“皇儿,你意下如何?”

说是询问,实则太后也是说一不二的主。

叱咤朝堂多年,自然不允许皇帝忤逆自己。

赵崇景如今实权未握在自己手中,有些事没必要和太后起冲突。

他压下心中被算计的怒意,脸上看不出喜怒。

“儿臣全听母后的。”


李贵妃险些被气晕过去。

瞧见周轻裳锁骨处的青紫后,更是恨不得生啖了周轻裳的肉!

不过,这贱人纵然入了宫,也是无所依靠,还不是要被她握在手心里?

思及此,李贵妃露出一丝恶毒的微笑。

也作了一个揖,“如此,臣妾自当好生照顾周贵人。”

周轻裳被她看的一阵毛骨悚然,又触及赵崇景的目光,心中一阵绝望。

这该死的地方。

处处都是吃人的老虎啊……

……

翌日,周轻裳深切体验到了“好生照顾”是什么意思。

李贵妃的贴身宫女翠果送她来了储秀宫。

可留下的棉被和炭火却是极其劣质的,尤其是那棉被,绸缎里面几乎是发了霉,发出难闻的腐臭味。

周轻裳身为一个厨子,对气味最是敏感,这如何能忍?

叫住翠果,语气有几分不痛快。

“喂,我现在好歹是个贵人,你拿这种东西搪塞我?”

翠果脾性学的是跟李贵妃没有十成像,也有七八成。

没有想到周轻裳会有胆子反驳,先是一愣,而后叉着腰高声喊道:“这是我们贵妃娘娘赏给你的,怎么,你有什么不满吗?”

不等周轻裳发话,她又喊:

“不满也憋着,不过是个贵人,你当自己是皇后不成?”

说完,便趾高气扬的离开,可把周轻裳气的不轻。

寻思着不能坐以待毙。

周轻裳准备用自己的贴身物件,去换点棉被棉衣以及可以用的银碳,这四周冷飕飕,可别把自己冻死。

特别是她肩上还有伤,不能受凉!

可不料,不论她说什么,那些宫女像是被警告了似的,对她避之不及。

“哎!!”

周轻裳无奈极了,蹲在墙根唉声叹气。

“咯咯咯!!”不料一只母鸡从墙头飞跃下来,正好落在了她的面前。

周轻裳被吓了一跳,可身体本能让她一把揪住了母鸡的翅膀。

“咯咯、咯咯咯!!”

母鸡在死命的扑腾,周轻裳的职业本能却被勾起。

一炷香的时辰后,自她的院中传来一股十分诱人的香气。

几名小宫女循着味道找了过来,眼中流露出渴望的眼神,却也不敢轻易靠近。

“来,过来。”

周轻裳朝着她们招招手,手中托着鸡肉诱惑道:

“你们饿不饿?我请你们吃叫花鸡。”

“叫花鸡?”

放到土里烤熟的鸡肉?

“这能吃吗?”有人提出疑问。

周轻裳撕了一条递给一个圆脸宫女,“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小宫女犹豫极了,她捏着那条鸡肉,眉毛拧成了八字,最后还是按捺不住自己肚子里的馋虫,将鸡肉丢进嘴巴里。

剩余的人纷纷睁大眼睛看着她。

几下咀嚼之后,小宫女露出惊喜的表情,她吧嗒了几下嘴巴后,意犹未尽:“奴婢从未吃过如此美味,周贵人,奴婢还能再吃一口吗?”

听她这么说,早就蠢蠢欲动的几人更是有几分急不可耐。

周轻裳将鸡肉放在几人鼻子下转了一圈,又故作矜持的拿了回来。

“想吃可以啊,拿东西来换。”

“多少钱呀?”

“我不要钱。”

周轻裳笑的跟个狡黠的小狐狸似的,“我要你们屋子里的银碳还有棉被。”

小宫女们犹犹豫豫,最终还是没有抵挡住美食的诱惑。

壮着胆子将一些过冬的衣物棉被给了她,“您可一定要保守秘密,不能说是我们给的。”

毕竟李贵妃那边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让给她过冬的东西呢!

周轻裳抱着棉被笑的眼睫弯弯。

脆声应着,“放心啦,你我都是自己人,以后吃的东西不合口了,记得过来找我,物美价廉哦。”

窗外寒风呼啸,房间里却暖如炎夏。

周轻裳大咧咧的躺在榻上酣睡,忽的肚子咕噜咕噜直响,她从榻上一跃坐起,冲出了房门。

……

赵崇景刚走到宫墙角的时候,便闻到不知从哪飘来的香味。

他神色微顿,抬腿寻了过去。

周轻裳端着一盘茄鲞,闻着那香甜的味道,喜不自胜,正准备回屋去,不料一抬头却瞧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刘德生清了清嗓子,“大胆周贵人,看见陛下还不行礼!”

周轻裳肩膀一抖,立刻跪下行礼,“臣妾参见陛下。”

赵崇景不语,黑眸盯着周轻裳手中的食盒瞧。

刘德生从小便跟在赵崇景身边,是个可心的,他尖着嗓子道:“周贵人,你手里端的什么,还不快拿过来?”

周轻裳心底不禁碎碎念。

这人可真会赶时间,非要掐着饭点过来,这要是搁现代,一定能荣登最令人讨厌榜首。

她不死心的挣扎:

“臣妾今晚没吃饱,所以亲自下厨做了点不上台面的小菜,这东西入口还行,可要是拿到陛下面前,恐怕……”

“废话连篇。”

眼见赵崇景明显不耐烦了,刘德生跨步上前,不容分说的夺过周轻裳手中的食盒。

“拿来吧你!”

他恭恭敬敬的给赵崇景递了过去。

瞧着那菜色,忍不住赞叹一声:“呦,这周贵人做的这菜式可真是新奇呢,容奴才先给陛下试菜。”

被抢走了夜宵,周轻裳有些气不顺的嘀咕:

“这么怕死,还当什么皇帝啊!”

这声不大,却恰如其分的传进赵崇景的耳朵里。

他眼神里仅有的温度瞬间降至冰点。

刘德生也被吓得不轻,他赶紧出言斥责周轻裳:

“周贵人,你简直放肆!陛下乃千金之躯,一国之本,若是有什么损失,你有九条命也不够砍的!”

周轻裳抿唇,不甘不愿道:

“是,是臣妾见识浅薄,不识体统,陛下请用便是。”

瞧着她抠抠搜搜的模样,赵崇景拒绝刘德生给自己试菜。

直接接过筷子,眯眸而笑。

笑容却不达眼底,反而透着几分算计。

“若是不合朕心意的话,周贵人,你这辈子都不用张口吃饭了。”


他说的温柔缱绻,乍闻还以为是情人之间呢喃之下开的玩笑。

可周轻裳却听出了赵崇景口中浓浓的威胁。

周轻裳咽了咽口水。

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将头压的低低的。

语速极快,“那若是陛下当真喜欢我做的膳食,又当如何?”

讨价还价?

赵崇景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勾唇冷笑:

“周轻裳,谁给你的胆子来跟朕讨价还价?”

“陛下不该心知肚明吗?”

他总觉得她背后有人在耍阴谋是吧?

那她就阴谋给他看!

可话音刚落,周围的空气仿佛凝滞住,变得稀薄起来。

周轻裳只觉得自己被一道无形的手扼住喉咙,呼吸都有些困难。

就在她差点窒息而死的时候,赵崇景移开了目光。

“朕就没怕过什么东西。”

他唇角勾出讥讽的笑意,“狗仗人势,也要等主人在时再用。”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周轻裳愤愤极了。

赵崇景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吃相极其斯文优雅。

入口的一瞬间,赵崇景身体僵住了。

这味道……还怪好吃的。

那茄鲞用料普通,调料用得也是十分大胆。

普通的茄子吃下去却能尝出鲜牛肉的味道。

一旁的刘德生忍不住惋惜,这贵人怕是活不过今晚。

毕竟陛下食欲衰矣已经足足半月有余,宫中太医御厨简直是愁白了头发,却还是无计可施,就凭一个小小的周轻裳?

刘德生是不信的。

可皇上吃了一口又一口,实在让刘德生惊掉了下巴——

他也不敢惊扰皇帝,只是看向周轻裳的眼神有些匪夷所思。

几大菜系的名厨都束手无策,想不到这周太师家的女儿却能让陛下吃的开怀。

一盘菜很快见底。

周轻裳看着真香的某人,直白道:“都吃光了,陛下可不能说我这盘菜做的不好。”

赵崇景轻飘飘看了她一眼,没有半分窘迫。

“你想要什么?”

这种女人,不过是要些金银位份上的俗物。

她要什么?

自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周轻裳可不懂得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

干脆利落道:“李贵妃固有治理后宫之权,却也不能公报私仇,她克扣臣妾的吃穿用度,在这寒冬腊月的不给炭火和被褥,岂非是治臣妾于死地?所以……”

赵崇景眼底闪过危险的寒光。

“你想要她的权?”

“不是。”

她极快的否认。

唇不点自绛,透着几分水光,显得更加漂亮魅人,“臣妾没有那么大的抱负,只不过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赵崇景沉默片刻后,拂袖往门口走。

周轻裳以为他是不愿意,着急的在原地跺脚。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陛下你可是答应了的!”

不料快到门口的时候,赵崇景脚步一顿,带着冷意的声音裹挟着冬风吹过来。

“朕何时答应了?”

周轻裳咬牙切齿。

狗男人说话不算数!

自从那日后,周轻裳便日日被传召。

明里是被大家歆羡的宠幸,实则是偷偷摸摸给他煲饭羹汤。

赵崇景盯着那道忙活来忙活去的影子,眼中黑云翻滚。

“周轻裳。”他出声叫住她。

周轻裳正在给他摆放汤匙,闻言侧眸看过去,又一脸傲娇的哼了一声扭过头来。

打那日后,周轻裳一直都是这种状态。

这事可不怪她,谁让赵崇景说话不算话,她最讨厌这样的人了。

见她如此态度,赵崇景额角青筋跳了跳。

他用命令的语气道:“西凉使臣即将来朝,他们会在皇宫住上半个月,这半个月他们的膳食由你来负责。”

周轻裳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里。

谁不知道,西凉使臣口味刁钻无比!

哪里是御厨做的不符合他们的心意,明明是他们年年进贡,借此发泄不满罢了。

这火坑,他是明摆着让自己去跳。

这几日因为这个该死的皇帝,明里暗里受到的欺辱,已经让她的忍耐值达到顶峰,但她怂,所以她还能再忍。

“我不去。”

“不去?”

周轻裳坚定的点点头。

不去就是不去!现代新社畜也是有脾气的!

赵崇景冷笑一声,只不过转眼间手中的汤羹便化作了齑粉簌簌下落。

他漆黑的眸子阴沉沉的盯着她,也不说话,身上强大的气场简直能够压死她。

“不去?”

不出几秒钟,周轻裳败下阵来。

“臣妾遵命。”

琼露殿。

金碧辉煌雕梁画栋,身姿曼妙的舞姬伴随着古筝曲翩翩起舞。

周轻裳坐在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落,看着那李贵妃在一炷香的时辰内居然狂打了三十八个喷嚏,引得其他人频频朝着她看过来。

太后颇为嫌弃的以手帕遮掩口鼻:“李贵妃,你若是身体不适干脆回宫歇息吧。”

“多谢母后关心,臣妾……阿嚏!”

李贵妃满脸羞红的捂住脸,有些窘迫的看向皇帝,期盼着皇帝能为自己说句话。

赵崇景依旧岿然不动的坐着,手指搭在膝关节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他侧眸觑她。

眸中只有冰凉的笑意,“爱妃,母后也是为你的身体着想,回宫吧。”

李贵妃急的险些失态。

换做一副哀求柔弱的模样,“陛下,一会臣妾还要代行皇后之礼,同您一道接见西凉使臣呢。臣妾要是走了,这里谁能代替臣妾呀?”

此话一出,底下那些妃嫔神色各异。

她们互相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欲望。

代行皇后之礼!

这可是无上的荣耀,要说不想?那可就太虚伪了。

这各位妃嫔中,除了李贵妃便是德妃位份最高。

德妃她唇角微勾,期盼的看着皇帝。

赵崇景却跟坐在角落里的周轻裳对上了眼。

周轻裳瞧着他眉眼舒展,嘴边扬起恶劣的笑时,呼吸瞬间顿住。

霎时。

无数只蚂蚁爬过后背,紧接着,数道不友好的目光朝着她轰炸过来。

赵崇景压着好听的声线说:“朕瞧着这一众妃嫔中,还是周贵人堪当重任,周贵人,就换你来代行国后之礼吧。”

我淦你祖宗!!

他这一招,简直是将自己推向了风暴中心!

日后,她怕是难有安稳的日子了。

西凉使臣姗姗来迟。

他们穿着花色繁琐的长褂,对着赵崇景行了个西凉的礼仪。

姿态傲慢的上下打量着周轻裳:

“这位就是李贵妃吧,传闻李贵妃倾国倾城,今日一见,我倒是觉得此等姿色在我们西凉国不过是中等水平,说是倾国倾城,实在是夸张极了。”

他笑的无比狂妄轻慢,“看来这大夏国也不过如此。”

周轻裳吐血。

虽然你吐槽李贵妃我很开心,可我感觉你在骂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