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现代都市 > 畅销小说推荐爱有深浅

畅销小说推荐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爱有深浅》,是以江梦澜薄彦商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山谷君”,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主角:江梦澜薄彦商   更新:2024-06-11 22: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梦澜薄彦商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小说推荐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爱有深浅》,是以江梦澜薄彦商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山谷君”,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畅销小说推荐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江梦澜在旁边看着,心里像压着一座山,很沉,很难受,转开眼不看他。

“找到了。”薄彦商一脸高兴,举着那份文件。

文件还好外皮有包装,外皮撒了饮料,里边倒是很干净的。只是薄彦商的白衬衫有几处被垃圾桶的边缘弄脏了,看着特别刺眼。

江梦澜没有接文件,转身就走。知道自己这样很无礼,不管怎样,薄彦商是在帮她,连声谢谢都不会说。

“江梦澜。”薄彦商从身后握着她的手,也不管自己的手是否是脏的。

“脏,拿开。”江梦澜倒是嫌弃上了,甩开他的手:“文件给我。”

“暂时不能给你,我还有用。”薄彦商不给。

“什么意思?拿着文件跟肖主任告我的状吗?”她就说他不会这么好心,工作上这么大的疏漏被他抓住把柄了,他自然要好好利用一下。哼。

“江梦澜,你真的,能不能好好说话。”

“那你拿我文件做什么?”

“我有用。”

“你怎么知道在这个垃圾桶里?你扔的?”

“我闲的?”

薄彦商作势要去敲她的脑门,但是举起手一看,脏,算了。

回到车里,拿了好几瓶矿泉水洗手,才把手洗干净。

“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上了车,他就唠叨开了

:“以后别加班到这么晚,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明天做也一样。”

“你不也一样,这么晚才下班。”江梦澜看着窗外说着。忽然想起,她送的汽车挂件

“这个我拿走了。”她只送过他一样东西,也要收回。

“不准,送我就是我的了。”薄彦商想也没想,护宝贝一样把挂件握着。

江梦澜又转头看向窗外,一路都不说话。

到了她家楼下时,薄彦商也熄了车与她一起下车,这个架势像是要跟她一起回家。

“我上次换件衣服。”他倒是坦坦荡荡指了指自己白衬衫的污渍,确实挺触目惊心的,难为他刚才一路忍着没脱。

“回你自己家换,我家没衣服。”她的态度很恶劣。

薄彦商也不生气,打开后备箱,里边竟然放着她当时收拾出来的行李箱,他的物品全都在车上呢。

“你没有家吗?”

“没有。”

薄彦商是实话实说。他回森洲发展,并未急着买房子,因为工作忙,很多时候不是住在公司就是住在酒店,偶尔回父母家住。年前倒是买了一套了,就是带江梦澜去看过的那套,全款付的钱,做了基础装修,原计划是让江梦澜按照喜好去弄软装,然后一起搬进去。江梦澜听他如此简明回答没有家,心里不无鄙夷,这男人不肯说实话,不就是防着她吗。

江梦澜听他如此简明回答没有家,心里不无鄙夷,这男人不肯说实话,不就是防着她吗。薄彦商就是打定主意跟着她,反正他想明白了,很多事不能听她的,若都听她的,全都凉菜。

江梦澜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他就站那等她开门,锁一动,他先推门而进。就是熟门熟路,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已一个箭步进了卫生间,水声哗哗的。刚才的冷静不在意的模样全都破功,一秒也忍受z不了身上的脏东西。

不知为何,江梦澜就笑了,坐在沙发上翻看失而复得的文件,总之还是很诡异,这份文件是怎么进的垃圾桶的。

脑子里就闪过了嘉佳的脸,是她抱着这份资料,是她曾站在那个垃圾桶旁,很明显不是吗?但江梦澜一切都是猜测,如果告诉肖主任,肖主任会相信她吗?还是指责她自己犯了错,却嫁祸嘉佳逃避责任?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谁啊?”

几位同事纷纷看向嘉佳,只有舒听澜没动。自从上次栖宁的食品项目,嘉佳甩锅给她后,她便从不与嘉佳主动来往。舒听澜愿意接受公平竞争,但绝不接受小人行径,所以平日与嘉佳只公事公办,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

嘉佳聊天很会渲染气氛,大家的好奇心都被她引起,连周铭也抬头看她。

嘉佳拿着手机在大家眼前一晃,开心地说道

“卓远科技的卓总,他竟然也会坐地铁。”

办公室一阵哗然,卓禹安现在是他们并购组重点开发的客户,一举一动都牵动他们的心。

“不可能吧,他什么身份?会坐地铁?”

“你是不是看错了?”

大家质疑嘉佳。

“千真万确就是他,我还偷拍了几张他的照片,你们看。”

“好帅啊。”

“连背影都这么帅!”

关注的重心瞬间偏离,尤其行政与前台的小女孩双眼冒星星,几位律师倒是稳重没凑热闹。

舒听澜原本完全不想听这些没用的八卦新闻,但是一提到卓禹安,地铁等字眼,她内心便焦灼起来,一时不确定,嘉佳是在地铁车厢里就看到了卓禹安还是在地铁出口看到的。

她与卓禹安现在这样纯粹睡友的关系,她绝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连林之侽,她都没敢说。

“咦?前面那个是不是听澜?”前台小女孩眼尖地发现,在地铁出口处,卓禹安前面一米远的是舒听澜。

舒听澜心一沉,以为是车厢里的照片。在车厢里,她与卓禹安虽全程无交流,但卓禹安一直站在她的身后,在外人看来,关系亲密。

“对啊,听澜只顾着走路,错过了身后的大佬。我叫了她两声,她都没听见。好遗憾,否则你们见面,卓总或许就想起来,你们是高中同学呢。”嘉佳语带讽刺。

在大厅办公的几位律师听到这句话,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都对舒听澜之前自告奋勇要联系卓总的事记忆犹新。

“嘉佳,别忘了你是律师,偷拍别人照片的行为涉嫌侵犯隐z私,尤其对方还是卓总。”一旁的周铭忽然严厉批评了一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在给舒听澜解围。

嘉佳一愣:“我现在删了,周律师好严肃,开个玩笑而已”

办公室瞬间安静下来,周铭是并购组里除了肖主任以外,最有资历的律师,而且极有可能会升为合伙人,别看他平日大大咧咧,严厉起来,气势十足,嘉佳也不敢多话。

好在大家都开始忙碌,因为更严厉的肖主任也来上班了,一手拎着笔记本包,一手还拉着一个小的行李箱像是要出差,一走进办公室便命令道:

“大家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大会议室开会。”

并购组的同事,有一部分都在外出差,这会儿办公室里也就十几人,肖主任办事雷厉风行,会议时,快速过了一遍大家手中的项目,几个遇到困难的项目,她三言两语就帮底下的律师理清思路。舒听澜十分佩服她,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高密度高质量地输出,非常人能及。

会议最后,肖主任特意安排了舒听澜的工作,主要负责收集卓远科技的相关资料。

“我要出国半个月左右,你有任何问题可以先问周律师,或者给我发邮件。”

“好的,肖主任。”

肖主任手中有不少项目,又是几家上市公司的法律顾问,几乎常年都在出差,这次突然出国,又不知是因为哪个项目。


“我...”温简想辩解。


“你什么你,在禹安的眼中,你跟王岩有区别吗?没有任何区别。所以你从第一步就错了。”

她与王岩在卓禹安的眼中有区别吗?

没有区别,甚至连性别都没有区别。

她一直知道的,也以为卓禹安是以事业为重,无心男女之情,但只要等他有意开始感情生活时,必然会看到她的,毕竟她是他身边唯一的女性。

可惜,怎么就冒出来一个舒听澜呢,怎么偏偏是舒听澜呢?

这是母女俩昨晚的对话。温兰看不上温简处理感情的方式,瞻前顾后不够主动。所以她特意邀请卓禹安来家里吃饭,她知道,卓禹安不会驳她的面。

温兰很会营造气氛,用餐期间,讲起在国外生活的共同经历,颇多话题。

“其实你俩都没必要回国,在国外也是可以管理国内公司呢,况且不是还有王岩在吗?”温兰是想劝卓禹安出国。

“国外的环境要比国内好很多。”

温简帮卓禹安说话

:“国外虽然好,但是禹安的父母都在国内,他是独子,总归要回来的。”

“现在哪还有这种老观念,只要子女过得好,在不在身边,父母都高兴的。”温兰确实想得开。

卓禹安不置可否,他的很多决定,考虑父母的因素不多。与他心里,父母是父母,他是他,要说中间的联系,只是单纯因为爱。

今晚温兰请客吃饭,很多话,她虽不明说,但她相信以卓禹安的情商,自然是能听得懂,那便是撮合温简与他,这也是她此次回国的目的。

这确实让卓禹安意外,他一直把温简当成好友,是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与王岩一样。他始终也觉得温简是一样的想法,毕竟这么多年,她从未表露过别的心态。

然而今晚,温简没有否认。

温简送他出门时,他斟酌了一下语言才道

:“简,你是我事业上最好的合作伙伴,一直都是。”

“我知道。”温简回答,又怎么会听不出卓禹安话里的拒绝?

告别了温简,卓禹安乘电梯上到顶楼那套空荡荡的房子,想起除夕夜那晚,他与舒听澜一起默数跨年倒计时,一起互祝新年快乐时,她看他时满眼的喜悦。

那时的喜悦是藏不住的。

他一直不懂,他们明明没有任何矛盾,为什么一个温简的出现,会让两人的关系破裂至此?借着那股冲动,他再次开车到舒听澜家的楼下。

舒听澜忙死了,把小卧室整理好,扔出了很多废品,这是她第三次到楼下倒垃圾,然后便看到了卓禹安,他倚在车边,不知看了她多久。

两人就站在昏暗的路灯下,他倚在车旁,她站在垃圾桶旁,中间隔了一个过道。

“不臭吗?”卓禹安问她,语气揶揄。

舒听澜这才往前走了几步,离垃圾桶远一点。

“找我?”她问,真不知他怎么想的,最近偶尔在公司碰到,他已经完全把她当成陌生人了不是吗?

“在做什么?”卓禹安没回答,指了指垃圾桶旁她扔的杂物。

舒听澜也不回答,就想着没事的话她回家了。

“今天下班,在十字路口看到你了。买那么多速食产品能吃完吗?”他转了一个话题。

舒听澜还是没回答,心想你有事吗?跟你有什么关系?莫名其妙。

卓禹安并不管她的冷漠,反而笑着问

“如果需要我帮忙做饭,可以跟我说,我不介意。”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舒听澜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直接的表白,甚至直接表态会帮她一起照顾她母亲,心里难免泛起一丝丝涟漪,有一瞬间想,诚如林之侽所说,周铭确实是个合适的对象,要不就这样吧,就这样与周铭在一起,有个肩膀可以依靠或许能安稳度过余生。


可是呢,公平吗?对周铭公平吗?因为他愿意承担她的重担,所以她就让他挑着?

这不是舒听澜的性格。

“对不起,周老师,你很好,但我配不上你。”她很认真回答。

周铭也不生气,只笑笑:“没关系,听澜,不必有心理负担,我们还是同事,以后来日方长。”

周铭一向自信,相信总有一天,舒听澜会喜欢上他的。

舒听澜很感谢周铭,至少她拒绝之后,他很快就把这个小插曲抛诸脑后,在工作时,依然尽心尽力带她。或许成年人之间,本就该如此。

肖主任又来卓远科技汇报项目进展,还是像上回那样,中午吃饭时,张律师与王岩,卓禹安与他们同一桌。

张律师开玩笑道:“肖主任这回放心了,周律师与小舒律师在交往,肥水不流外人田。”

他话音一落,就感觉整个气氛急转直下,沉闷而压抑。王岩看着他直摇头,一副自求多福的样子。

“张律师何时这样八卦?是工作量太少吗?”卓禹安的声音冰寒。

张律师全身直冒虚汗,刚才的气氛不是很好吗?他不过是开了句玩笑。

但见卓禹安神色阴沉,话语里充满火药味,他急忙闭嘴。

舒听澜则是埋头吃饭,不想再引起关注成为别人谈话的焦点。但偏偏周铭一向坦荡道:

“其实是我在追听澜,还在追之中。”

周铭语气热忱而自信,勇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这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没必要藏着。舒听澜的头低得更低了,她并不适应这样的方式。

肖主任什么也没说,只是礼貌地微笑着,她很开明,只要不影响工作即可。

王岩则是挑眉看了眼舒听澜与周铭,唇角露着笑,变化莫测。

卓禹安很沉默。

整个气氛只能用一言难尽来形容。

王岩敢打赌,卓禹安以后绝不会再来员工餐厅用餐了,至少有舒听澜在的时候不会来。他自信对这位多年好友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

结果,让他大跌眼镜,第二天,第三天,他照旧来,就坐在舒听澜的对面,也不主动跟人姑娘说话,存心要给人添堵一样。

连周铭都看出端倪了,因为这位卓总坐在那如同一座冰窖,整个餐桌的温度就莫名下降了好几度,让人消化不良。

周铭礼貌地试探:“卓总,我们工作有哪些不到位的方面,还请多多指教。”

卓禹安看了一眼周铭,不屑跟他说话。

反正人家就是不说话,但就是坐你对面,让你们一顿饭吃得如坐针毡。

王岩都看不下去了,回办公室的路上时,以老朋友的身份道

:“你喜欢舒律师?那怎么不去追?”

卓禹安一脸你懂个屁的表情,甩门进自己的办公室了,留下王岩一脸无奈,旁边正巧经过温简,他朝温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指了指办公室内的卓禹安说:

“脑子坏了?”

“不过这舒律师有点手段,把人甩得团团转,我就没见过他这样过。”

王岩说完,温简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勉强一笑,走向旁边的茶水间泡茶。要说这么多年,一点一点把舒听澜这个人从记忆之中删除了,已经完全不在意她的存在了,然而现在,因为卓禹安,她对舒听澜的那份记忆又一点一点的回来了,与小时候一模一样,充满了嫉妒与恨。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远处是周远安与王岩还有张律师一行人从大厦出来,朝他们所在的餐厅走来。周远安走在最前边,因为是初冬,他在西装的外边还披着一件黑色风衣,走路时被微风带起,衣角猎猎生风,矜贵傲气难以靠近。

闻惊语别过头没去看他,她今天在职业装的外边也披了一件风衣,品牌不同,颜色也不同,她的是米色,但是款式相同,是早上出门时,他从她衣柜里挑出来的,说跟他的正好搭成情侣款。

此时忽然想起早晨的场景,她把手边的风衣折了折,塞进旁边的包里。

周铭忽然道“嘉佳,别想太多,看到卓总旁边的美女吗?你不是卓总喜欢的类型。”

闻惊语这才又看了一眼周远安,才发现,他身后与张律师并排走着的还有一个林之侽。这个妖精,即便在已微冷的天气冷,该露的一点都没少露,很有风情,与嘉佳确实是完全两种风格。

嘉佳也看到了林之侽,表情鄙夷:

“卓总的家世背景还有个人能力,能对这种女生当真吗?不过是玩玩而已。”

“这种女生是哪种女生?”闻惊语冷眼看向嘉佳,她容不得任何人说林之侽半分不好。

因她的口气很冷,肖主任与周铭同时转过头诧异地看着她。

闻惊语这人平时很平和,很少会在同事面前表露自己真实的情绪,是因为无所谓,并不是没有脾气。

嘉佳知道闻惊语从栖宁回来之后,一直对自己态度冷淡,所以并不在意,继续大大咧咧说着

“你自己看啊,一看就不是很正经,这么冷的天,衣领穿那么低,是怕别人不知道她胸大吗?整天想着勾搭男人,不好好工作。就是这类女人的存在,让我们职场女性饱受质疑,劣币驱逐的典范。”

闻惊语的脸已气白,

“嘉佳,你仅凭一个人的外貌,就妄加评论,无故诋损别人的行为算什么?”

嘉佳并不知林之侽是闻惊语的好友,只以为闻惊语是故意找茬,便也生气了,加上在卓远科技的项目上,肖主任一直更重用闻惊语,新仇旧恨涌了上来,直接回怼过去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管得着吗?”

闻惊语怒火蹭蹭往上涨,说她可以,但说林之侽不行。

“跟她道歉。”

周远安与林之侽一行人已走进这家餐厅。

肖主任低声呵斥

“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有一点专业律师的样子吗?”

内部再怎么吵,对外还是一致的拿出专业形象,所以在周远安一行人走进来时,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已消失。

只不过林之侽对闻惊语太熟了,进来看到她第一眼,就知道她生气了,脸部有笑意,眼眸却是冷的,脸色也不好。

林之侽原本还笑嘻嘻的跟张律师聊天,一见此,也没心情了,跟卓远科技的人打了声招呼,便走到闻惊语的旁边。

“怎么了?”

她也见不得闻惊语受任何委屈,当下只以为闻惊语是被肖主任批评了。

周铭与她吃过一次饭,加上听闻周远安与她的关系,便笑着开口招呼:

“林小姐,又见面了!”

“哟,这不是我们周律师吗?真巧。”

一旁的嘉佳傻眼了,她没想到闻惊语与周铭都认识林之侽,只好默不作声坐到肖主任的旁边,心不在焉,不时看向另一桌上的周远安,心跳得厉害。

闻惊语是知道林之侽一点就着的火爆性格,所以并未回答她的问题,只说: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等Jane用完餐,送她回酒店后,秦沐风驱车回家,已预料到家里会有狂风暴雨等着他。果然,一进院子,连平日见到他会疯狂摇尾巴扑上来的大哈都默默蜷缩在狗圈里,懒洋洋地看他一眼,眼神里透着:你自求多福。

气氛诡异,程知敏一见他,一个不明物体从她手中砸了过来,落在他的脚边,是她的手机,屏幕瞬间七零八碎。

“你还知道回来?今天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让我怎么跟黎家交待?”程知敏气疯了,刚才黎家太太打来电话一顿抱怨,自家宠着长大的姑娘何曾受过这种气?你们卓家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程知敏从黎太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即理亏,还要放下脸面赔不是,能不生气吗。

继续骂秦沐风

:“你要不想相亲你早说啊,何必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当场叫来别的女人不给黎语一点面子,你脑子都去哪了?以后还怎么跟黎家相处?”

Jane的出现也是秦沐风始料未及的,但如此也好,直接断了黎语的念头。

“我明早去黎家道歉,但是妈,我也强调一遍,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要再给我安排相亲,感情上的事我有自己的计划。”

程知敏万丈的怒火到了秦沐风这便是风平浪静,反而显得是她失去理智,无理取闹一般。丈夫卓闳在一旁冷眼看着她,看她如何解决问题。父子俩真是如出一辙的城府深。

程知敏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激烈甚至歇斯底里的情绪平静下来,再看秦沐风时,声音也放柔和:“我明天陪你去黎家道歉。”

“嗯。”秦沐风不反对,不是原则性的问题,他一向顺着他们。

“其实你说你感情上有自己的计划是好事,但跟去相亲并不冲突,或许哪天就遇上有眼缘的女孩呢?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难不成你还相信一见钟情吗?。”

秦沐风正色道:“妈,我没时间、更没精力去跟不喜欢的女孩子培养感情。我这个年龄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谈恋爱是冲着结婚的目的,所以必然是找个自己喜欢的。”

“你对感情负责是好事情啊,妈妈当然支持。那你跟妈妈说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我帮你找。”程知敏以退为进。

“我有喜欢的人,不劳您费心了。”秦沐风本想一句话断了母亲再安排相亲的念头。

谁料,她刚才平复下去的情绪,又瞬间涨了上来,尖着嗓子厉声问:

“喜欢谁?今晚把你相亲搅黄了的那个Jane吗?这个女孩我第一个不同意,谈谈恋爱行,但嫁入卓家绝对不行。据我所知,她是单亲家庭吧?”

秦沐风脸色忽变:“你去查过Jane?先不论我与她只是好朋友的关系,即便真谈恋爱,你们有什么资格去查别人隐z私?”

程知敏并不觉查别人是个事儿:“查一下有什么关系?我要对你的交友状态负责。你在公司里,跟那个叫林什么侽的传绯闻,妈妈看过她照片,一看就不是你喜欢的类型,这种你跟她玩玩,妈妈不会干涉的。”

连林之侽都查过?秦沐风不禁后背发凉,声音奇冷,毫无感情:

“你还查过谁?”

他的目光如冰窖一般看着程知敏,使得程知敏有刹那心虚。加上旁边的卓闳亦是冷眼看她,嫌她话多,查他来往的女孩本就不是光彩的事,她倒好,全抖露出来。



“怎么不开车。”舒听澜问。

“我最近在卓远科技坐班,那里停车费死贵死贵,还不好找车位,不如地铁方便。”

“怎么跑去卓远科技坐班了?”舒听澜想,卓远科技还真是阴魂不散,全世界都要围绕着它转啊。

“她们人力资源部在做明年的人才规划,让我浸入式参与,了解她们的需求,明年好招聘。其实,她们是想挖我过去做招聘经理。”

“你怎么考虑的?”

“当然拒绝。当初我的微信是卓禹安推荐给他们人力资源总监的,导致她们误会我跟卓禹安关系匪浅,你也知道,我这狐狸精的长相,很容易让人误会。”

舒听澜???倒也不必这么说实话。

林之侽坦荡也自信,这一番话惹得一旁同乘地铁的小哥频频看她,她则朝小哥挑眉一笑,继续说道:

“尤其是上回,在卓远科技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卓禹安,我还上前套了个近乎聊了几句,人资部已认定我是卓总的关系户。”

舒听澜听着,林之侽做什么她都不觉得奇怪。

“不过差点丢人了,我以为他跟程晨很熟,你不是说过,他最好的哥们陆阔在追程晨吗?我当时自我介绍,我是程晨的好朋友林之侽时,他愣了一下,明显不记得程晨是谁。好在他修养好,很绅士地回应了我的招呼。”

这个男人是挺绅士的,不管在哪方面。

两人到了换乘站分开,林之侽去卓远科技,舒听澜回律所。

不过舒听澜没有想到,她很快也被肖主任打发到卓远科技来了。

到卓远科技送报告,送报告是借口,肖主任真正的意图是让舒听澜打前阵,至少在正式招标前,每天去卓远科技报道混个脸熟,也探听探听其它律所的动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舒听澜想起昨晚朝卓禹安乱发脾气,确实是她的问题,卓禹安并没有错,正好借此机会,顺便道个歉。

她给他发微信

“你在公司吗?我想见你一面。”

对方一直没回,直到中午时才回

“公事还是私事?公事找助理预约。”语气冰冷,看来是真生气了。

“有公事,也有私事。”舒听澜如实回。公事提交风险报告,私事道歉。

“私事不在公司谈,晚上再说。公事找助理约时间。”

舒听澜气厥,找助理约什么约?这个男人是故意为难她。

她人已到了卓远科技的楼下,即便她可以直接联系上卓禹安,但没有经过预约,没有助理的同意,保安还真不让她上去。

见她许久没再回复,卓禹安又发来一条信息

“公事上,我们没有沟通的必要,你有事找法务,我跟她们打过招呼,你以后可以直接过去。私事,晚上回去再说,现在工作时间很忙,没空。”公私分得明明白白。

晚上回去再说?还想去我家?对不起,我不接待了呢。

舒听澜迅速回复一行字

“没有私事,不必再见。”

她气冲冲打完这句话,并没有离开卓远科技,因为跟林之侽约了饭,所以在一楼大堂等着。

“这不是宏正律所的小舒律师吗?”

正等着,忽听旁边传来声音,舒听澜循声看过去,是卓远科技的法务负责人张律师,她的旁边竟然是那个声称工作时间很忙没空理她的卓禹安。

“张律师,卓总。”私下她敢朝他发火,在外面她只能礼貌打招呼,感觉自己也有人格分裂,明明内心气得要命,表面上却要恭恭敬敬。


“这辆车我平时不开。”

言外之意便是没人能认出是他的车,叫她放心。

苏清澜乘电梯到律所时,忽然想起他这句话,便觉得好笑,两人怎么像是在偷.情呢,不过也差不多。

到了律所,嘉佳拎着包正往外走,她喷了很清新好闻的香水,头发也特意打理过,妆容更是无可挑剔的精致,不用猜,应该是去卓远科技。

见到苏清澜时,她嫣然一笑:

“卓远科技的法务刚来电话,约我们过去提交资料。听澜,等我凯旋归来哦”语气亲切,但充满了骄傲,炫耀,甚至挑衅。

苏清澜点头,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了电脑,开始一天的工作。心里有些失落,也有些不甘心,前期辛辛苦苦的工作成果被另一个人替代了,任谁都会心情低落,好在她很快就调整好状态,没让负面的情绪影响自己。

临近中午时,忽然收到林之侽的微信

“你们肖主任的脑袋被门挤了?派过来一个叫嘉佳的什么东西?”

“她是我同事,怎么了?”

“她是把卓远科技当成秀场了吗?从法务部串到人资部,现在又去秘书室聊天去了。我林之侽到今天算是遇到对手了。”

“那很好,说明我们肖主任没有选错人。”苏清澜又失落又不得不佩服嘉佳交际的能力。

“不过,刚才我路过秘书室,听到秘书室的人被墨寒川骂得狗血淋头,原因是为什么让一个陌生人在公司乱走?这会儿你们嘉佳红着眼从卓远科技离开了。”林之侽说完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苏清澜却笑不出来,不管她与嘉佳有何恩怨,在卓远科技这个项目上,她希望进展顺利。只是她也不明白,向来谨慎的肖主任,为何会派嘉佳去?论交际能力,并购组里高级别律师并不比她差。

嘉佳红着眼回到律所,直接进了肖主任的办公室汇报。

开会时,肖主任脸色极差,但也没有过多的批评嘉佳,只在嘉佳还想辩解时,她摆摆手示意她闭嘴。

周铭私下说:

“嘉佳的父亲是某行行长,肖主任的大客户。”

言外之意,便是她父亲给肖主任施压了,肖主任不得已要培养她。

“这丫头拎不清,那天在地铁口遇见墨寒川,一见钟情迷上了,所以想进这个项目。”

原来如此,难怪之前对卓远科技这个项目并不感兴趣,现在忽然180度的大转弯,也明白向来严格的肖主任为何会一再纵容嘉佳。

而她什么都没有,只能努力工作,争取机会。

卓远科技的张律师来电话,终于确定了竞标时间,给肖主任发来邀请,时间就在下周一。而苏清澜必须在周五前把竞标书写好给肖主任参考用。

她的初版已做好,先发给周铭看。

“PPT做得很漂亮,内容也很完整,但还有两项,你可以添加进去,一个是项目所需时间,还有一个是我们的报价单。”

周铭虽不是她的带教律师,但确实手把手在带她。标书的这两项内容,一般不会让新人写,但他依然指导她去做,让她更完整地参与整个过程。

苏清澜自然是感激不尽,想着等竞标会结束,一定要好好请他吃饭。

“你成长起来,才是最重要的,好好努力。”

晚上墨寒川在做饭,她抱着电脑坐在客厅茶几上专心致志地工作修改标书。过了一会儿,墨寒川喊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