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现代都市 > 精修版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

精修版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

寒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是网络作家“任原大宋”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下辈子,你最想用身高换什么?他随便在网页点了个悟性,却没想到被网页吸入穿越洪流!穿到水浒,他悟性满点,开局拜师周侗!上梁山,排位次!他带梁山好汉横行北宋,在北宋掀起时代新浪潮!...

主角:任原大宋   更新:2024-07-10 22: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任原大宋的现代都市小说《精修版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由网络作家“寒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是网络作家“任原大宋”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下辈子,你最想用身高换什么?他随便在网页点了个悟性,却没想到被网页吸入穿越洪流!穿到水浒,他悟性满点,开局拜师周侗!上梁山,排位次!他带梁山好汉横行北宋,在北宋掀起时代新浪潮!...

《精修版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精彩片段


任原当寨主之后的第一次替天行道行动,便是这次的西溪村行动。

任原还有些中二地将其称为“杀鬼行动”。

他是真想看看西溪村的这个保正,到底儿是个什么鬼。

“哥哥,孩儿们探听回来了,那个西溪保正家里,养着五六十个庄客,平日里没少干欺压百姓的事儿。而且据说那厮家里的粮食不少,估摸着有几万石。”

杜迁得到探子回报之后,第一时间告知任原。

“正好啊,咱们寨子里也缺粮,有个送粮食的大户这可是好事儿。”

任原听了之后,冷笑不断。

“西溪村几百户人家,被他一个保正嚯嚯了那么多年,平常人家食不果腹,仅能温饱,他一个保正家里却有这么多粮食?这人定是掠夺了不少百姓的粮食!”

“哥哥说的是,这个保正的儿子在村子里横行霸道,调戏女子,霸占田地,而且他们家早就疏通了衙门的关系,告他们的状子衙门一律不接。还会把人乱棍打出!好几个百姓都是被乱棍打伤后不治身亡。”

杜迁继续说着打探回来的消息,那真是越说越生气。

“衙门的人怎么这么无耻!”

听了杜迁的话,所有人都怒了。

“因为每年西溪村的童男童女仪式,都要和衙门合作,衙门会分到一笔钱,所以才不会理会西溪村的事情。哦,负责这个事情的,据说就是那个及时雨宋江。他很爱惜羽毛,这事儿自己不出面,都让自家庄上的管家或他者弟弟出面。”

“这特么叫什么及时雨?”

任原也没想到,宋黑子背地里还有这么一手。

“今夜点400兄弟下山,杜迁兄弟伤势未愈,留守山寨,朱贵朱富兄弟也一起留下,袁朗兄弟和宋万兄弟跟我走一趟。”

人到用时方恨少,任原突然发现,虽然自己山寨目前有六个头领,但真说打仗,也只有自己和袁朗两个。

看来,要快快多吸引一些好汉加入才是!

“哥哥,这保正混迹西溪村这么多年,难保不会有后手,哥哥需要小心啊。”

朱贵等人留守他们没有怨言,也没有人劝任原别去,毕竟是山寨第一次出兵,作为大寨主他必须出马。

“都放心,我和袁朗联手,天下都可去的,小小西溪村,我还真不信有什么牛鬼蛇神我们搞不定。”

任原开着玩笑,宽慰他人。

“哥哥,小弟有个生死之交,自小一起长大,他的武艺由在小弟之上,若哥哥不嫌弃,小弟这就写信让他前来梁山。”

袁朗也在笑着,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冲任原抱拳。

“哦,这位兄弟叫什么名字?”

“縻貹。”

“好好好!袁朗,你快写信,不行,我也写一封,縻貹兄弟如果加入我们山寨,那绝对是让山寨如虎添翼!”

任原听到縻貹的名字,那是相当开心。

赛虎痴縻貹,也是原著中王庆手下大将,而且是唯一一个让张清夫妻吃瘪的人。

“哥哥听说过我那个兄弟?”

袁朗也有些好奇。

“赛虎痴縻貹,荆南人士,猎户出身,善使一把开山大斧,我说得可对?如此猛将,能来我梁山,真得是一件大好事儿!”

“好,那我立刻写信。”

縻貹的事情按下不表,任原立刻让朱贵朱富去点齐今夜要出征的400梁山喽啰,不仅要收拾好武器装备,还要整顿船只。

这是梁山第一战,要打得漂亮才行!

当夜,月黑风高,梁山金沙滩上,400喽啰整整齐齐排列在那里,每个人身上都穿着战袍,手上都拿着武器。

任原,袁朗和宋万站在最前面,看着不远处的西溪村方向。

“所有人上船,快速过河!”

400人得到命令之后,纷纷上船,然后开始有序摇撸前行。

众人一开始,心中特别兴奋,还参杂着一些忐忑的复杂情绪。因此这一路上,他们在船上不停的窃窃私语,给自己加油打气,一路上倒显得十分热闹。

一直到这支由大小各异的船只组成的船队,在这数百里的大湖中行进了一个时辰之后,似乎是乏了,队伍中才渐渐没了声音。

夜半的刺骨冷风不停地吹在没有遮掩的船上,让不少喽啰觉得瑟瑟发抖,所以大伙紧紧靠在一起,试图用彼此的体温相互取暖,以对抗这湖面上刺骨的冷风

好在又过了半个多时辰,船队看到了一条半冻着的巨溪,此刻天气寒冷,溪水流动特别缓慢。

“寨主,这就是区分东溪村和西溪村的界溪了,从这里上岸,不出十里,就到西溪村。”

刘四作为向导,自然而然和任原等人一条船。

“上岸!”

任原点头,随即传令众人靠岸,留下50人看守船只,剩下350人,分成三个梯队,有序朝西溪村前进。

“一会进村,所有人都注意下面几点,一,出村各个路口,都给我封住,不让进出。二,进村后,目标只有保正一家,不得惊扰,劫掠其他百姓。三,一切行动听指挥,不得自作主张。明白了嘛?”

任原的话吩咐给每个喽啰,让所有人都有了一种自己代表着正义的感觉!

在刘四等人的带路下,梁山人马很快就进了村,整个西溪村此刻都跟安静,除了时不时传来的一两声狗叫声,全村没有半点儿动静。

众人也不耽搁,留下部分人马看守村子通往外界的道路,剩下的人直扑保正家,没多会儿就看到保正的庄子。

这庄子占地可不小,和全村其他人破败的小房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外层还有一人多高的土石围墙,看着挺结实。

“上!”

没有太多废话,这一次任原直接下令!

一声令下,顿时三十余个身轻脚快的寨兵冲出阵,他们都是原来柴进庄上的庄客。只见

他们嘴衔利刃尖刀,径直朝那围墙飞奔而去。待到墙根的时候,两个帮着一个,双手一托,直把人往那墙上送去。

不一会儿,就有人翻上墙头,跳入庄内。

众人在门外候了片刻,忽闻庄内犬声四起,紧接着便听到有人起夜查探之声,直待数声闷哼传出,庄门旋即被翻身入墙的喽啰从里面打开。

守候在外的好汉们早憋着一股劲,见此时庄门大开,如利箭出弦一般跟随任原袁朗疾冲进去。

“守好庄内通道和大门,莫要走了一人!其余人跟我去寻那个保正!”

任原等人进庄之后,立刻派人把守住庄门,剩下的人直扑庄内。

此刻庄内已经有些乱了,有巡夜的人发现了梁山人马,还试图上来阻拦,被袁朗一手一个解决带头的两人之后,剩下的人立刻放下武器投降。

这伙庄客,让他们平时鱼肉乡里,欺压百姓没问题,可如果遇上真刀真枪的打斗,他们还是怂的,再说了这西溪保正也没有给他们特别多的钱财,没必要为他和这一伙儿强人拼命。

所以梁山人马进庄之后,几乎是一路长驱直入,竟没有遇到半分阻拦!

“哥哥!捉到这个老贼了!”

就在任原等人还在想着怎么抓住这西溪保正的时候,突然间宋万的声音传来,众人回头一看,宋万带着人马,绑着二三十个人,押送过来。

“走,让我们看看这个西溪的鬼,究竟长什么样子!”

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穿越、历史、历史古代、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寒羽。《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 699 章 辽人南下,作者目前已经写了1611789字。

书友评价

还有四百章,就等着看你打异族夺皇位了

作者可能对心不狠,站不稳这句话理解的不是很透彻 就坚定的走柔情感化路线

每天两章,作者短小无力!

热门章节

第 234 章 武大大婚,魔星出现

第 235 章 西门掌柜,还喝吗?

第 236 章 蝇营狗苟

第 237 章 武都头,请为我做主啊!

第 238 章 都头,不能冲动啊!

作品试读


而张青则上前收了金银,然后走到门口,背对任原和时迁,故意说道:

“江湖险恶,别怪我们心狠手辣,是你们两个自己送上门来的,人为刀俎,你为鱼肉,下去见了阎王爷,别当个糊涂鬼!”

说完,张青摆了摆手,示意伙计们可以把人搬走了。

至于他,他要继续站会儿,好好欣赏一下这十字坡的美景!

“砰!”

但下一秒,一个身影却惨叫着,像被扔出去的石头一样,从张青身边飞过,重重砸在了酒店墙壁上,震得整个店铺都晃了晃,然后软趴趴地滑落在地上,已然是快没气了。

张青定睛一看,这不正是那个叫小三的伙计嘛。

可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他的身后,却响起了一道充满杀气的声音:

“你刚才说,谁为刀俎?”

“谁为刀俎?”

充满杀气的声音让张青汗毛倒竖,好像被一头猛兽盯上了一样。

他想都不想,急忙一个前滚翻,抓起自己的扁担,然后转身摆出一个防御的架势。

他看见刚才还趴在桌上的任原,现在正端坐在椅子上,一手保持着投掷的动作,另一只手反剪住一名伙计的胳膊,把他死死压在桌子上。

剩下一两个伙计显然被吓到了,躲在一边不敢上前。

而时迁,此时正拿着朴刀,规规矩矩站在任原身后。

“你,你没中招?”

张青有些意外。

“不这么搞,怎么能让你们这对吃人狂魔露出破绽,时迁,把门堵上,今儿这店里,一个人都跑不出去!”

任原没有废话,甩手就把那个被控制住的伙计冲张青扔过去,他这天生神力,在这时候就特别有用了。管他面前挡着什么,直接扔出去!

张青不敢硬接,只能狼狈地躲闪。

毕竟刚才那个叫小三的伙计,被任原一扔,已经快死了。

张青闪开之后,还想夺门而逃,但时迁的轻功那也是天下无双,已经抢先拦在门口,伸出朴刀,指着张青。

“此路不通,回去。”

张青一看时迁这身手,心里一时也没有把握能快速拿下时迁,而背后的任原近在咫尺,他只能放弃从门口逃脱的想法。

“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请问阁下是?”

张青横着扁担,看着任原说道。

“这就是你的遗言?”

任原懒得理他,拎起一条板凳,大踏步就冲了过来!

“一起上!”

一看任原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张青也不装了,一边喊着让剩下的两个伙计一起上,一边挥舞着扁担就冲了过去!

“就凭你们?”

任原不屑一顾,整个水浒传,步战能和自己并肩的不是没有,但此刻这店里,能和自己打的,一个都没有。

任原先是甩出手里的板凳,砸在两个伙计身上,板凳都碎了,那两人痛苦不堪,再也不敢上前。

然后又单手接住张青打过来的扁担,那手掌就像个铁钳一样,死死把扁担锁住,任凭张青怎么使劲儿,都抽不出来。

“是你逼我的!”

张青急了,猛一转扁担的尾部,只听“咔嚓”一声,居然从扁担尾部抽出了一柄短刀!

“拿命来!”

张青单手持刀,直刺任原面门,任原面露不屑,一个侧身躲过,抬手虎爪擒腕,用力一拧,张青手腕发出咔咔的声音,嘴里也惨叫出声,再也拿不动短刀!

任原乘胜追击,另一只手虎爪拿肋,同样用力一拧,疼的张青整个身体都变形了!

侧步拧腰,任原双臂发力,将张青举过头顶,用力下砸!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阅美四季回复书号3099

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但他没想到阮氏三雄居然答应的这么快!

袁朗也是很惊讶,自家哥哥简直神了,怎么有种一切都在他掌握中的感觉啊!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正常。

一方面,阮氏三雄,迫切希望改变自身生活现状,朝思暮想也要过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银”这等逍遥日子。

另一方面,任原是急于改善山寨人才短缺窘境,求贤似渴期盼水军好手加盟!

这两拨人,好不容易在这乡村草庐之中碰了头,双方又怎能不擦出点惺惺相惜的火花来?

“来,把东西拿上来。”

任原一开心,直接让水手把东西拿过来。

“哥哥,这是什么?”

水手们搬过来一个大箱子,任原示意阮小二打开,他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亮闪闪的雪花银!

“银子!这么多!”

阮小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也是常年混迹乡村赌坊的男人,可也没有一次性见过这么多啊!

“梁山的规矩,山寨头领上山,每个人发白银500两充做安家费,你们兄弟三人一起,就是1500两。”

任原笑着解释,另一边的袁朗也点头表示确认。

“哥哥真是仁义啊,以后我们三人,全听哥哥的!我们三人的命,也都是哥哥的!”

阮氏三雄相互对视了一眼,一起跪下磕头,这是他们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人如此尊重的感觉,这怎么能不叫这三个重情重义的汉子心生感激呢!

“快起来,都是自家兄弟,不兴这个磕来磕去的,磕来磕去,反而生分哩!”

任原内心也终于落下一块大石头,水军头领有了,水军可就不远了!

而且这阮氏三雄,不论是人品还是能力,那都是不错的,哪怕在水浒原著里,他们三个也是响当当的汉子!

老大阮小二,在南征方腊时,因不愿做俘虏,极有气节的自刎而亡。

老二阮小五,也是战死于江南,应了将军百战死,马革裹尸还的老话。

老三阮小七,他活到了最后,但在功成后遭小人陷害。不过他不失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主动辞官,带着老娘安度晚年,是三兄弟中唯一一个善终的。

看着这三位开心地狂饮美酒的水中蛟龙,再联想原著里三人的命运,任原心里忍不住暗暗发誓:

这一世,绝不让这班兄弟,重蹈覆辙,就让那悲壮的梁山军,就此沉寂于自己的记忆中!

“哥哥!喝酒!”

“好!喝酒!”

一群人敞开心扉之后,彼此之间就再也没有了隔阂,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还不时说一些江湖趣闻,也聊起昨夜攻打西溪村的事情。

“哥哥果真仁义,愿意亲自为兄弟出头,我等上梁山,果然上对了!只能上得晚了,不然昨夜高低也得给那个保正两刀。”

阮小五听完攻打西溪村之后,内心除了对梁山的佩服,还有对自己上山晚的懊恼。

“五郎不急,今后上山了,这种替天行道的机会多着哩!”

袁朗安慰他,他看出来阮家三兄弟,都是真得想干一番事业的。

“就是就是,五哥,你咋比我还急!”

阮小七也在打趣自己的哥哥,说实话,他心里也想着快快和梁山人马一起替天行道哩!

只有阮小二,听完整个事情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

“哥哥,由此看来,山寨水军确实是急缺。我们这村里,别的不好说,但水中好手确有不少,既然哥哥如此看重我们,让我们建立梁山水中,小弟斗胆请哥哥宽限几日,我们三人定能拉起二三百人的队伍上山!”


太原西门外不远,周侗戴着范阳斗笠,背着一个包袱,腰间别着一个酒葫芦,手里提着一把朴刀,正不紧不慢地走着。

突然间,他耳朵一动,听到身后传来十分有力的脚步声,而且还在不断朝自己逼近。

他有些疑惑,自己的名声在江湖上还算显赫,这脚步声直冲自己,莫非是想和自己有仇?

单手按住朴刀,周侗回头,想要看个究竟。

一回头,土路上烟尘滚滚,一条大汉直冲自己而来,离自己还有五六步时双腿一弯,推金山拜玉柱,“哐哐”给自己就磕头!

嘴里还喊着:

“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你是何人?可知我是谁?为何直接就拜师?”

周侗大吃一惊,随即反应过来,敢情这厮是来拜师的?

可不对啊,江湖都知道自己不怎么收徒,怎么还有人上来就拜师?

“师父在上,您铁臂膀周大侠的名字江湖上无人不知,弟子自小便崇拜师父的侠名。听闻师父最近来看弟子相扑,想着定是准备收我为徒,心情激动,以至于吃饭时因此差点儿噎死。”

“幸亏老天爷垂怜,阎王爷说弟子还未和老师相认,命不该绝,便让弟子重新醒转。刚好赶上师父出城,可以重新和师父续上师徒缘分,此乃天定缘分,我自然要拜您为师!望师父成全!”

任原当然知道周侗之前可能并没有收徒的意思,但他早在路上就想好了说辞。

我就是因为听说你要来看我比赛,激动滴差点儿噎死,你作为大侠,不给点补偿说不过去吧。

再说了,我都是差点死一次的人了,我说这是阎王让我拜你为师,缘分天定,你就说你同不同意吧!

“哦,原来是那个摔跤的后生。”

周侗听完之后,看着任原的模样,也记起他是谁了。

是了,就是那个之前自己挺感兴趣的后生,听说吃馒头差点儿噎死,没想到还有这么个说法。

毕竟大宋年间,鬼神之说还是很有可信度的,加上任原这次差点儿噎死也是真事,看着这么真情实意的表现,周侗也信了七八分。

“是啊,师父,是我,如今我重新醒了,您应该收我为徒啊!”

任原也是豁出去了,等不了王进了,周侗这条大腿,必须抱紧!

“嗯……”

周侗没有说话,一边捋着胡子,一边上下打量着任原。

任原知道,关键的时候来了,能不能被周侗看上,就看现在了!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被周侗盯着看时,任原感觉自己像被猛兽盯住了一样,感觉全身上下似乎都被看透了!而且似乎有种千斤重担压在身上!

但他没有动摇分毫,咬紧牙关,挺直脊背,就这么跪在周侗面前。

相貌庄严,身板不错,心志也不错,可惜年纪有些大,咦,等等……

本来正准备说点什么的周侗,突然看到任原双膝跪地磕头后,地上出现了几个坑。

要知道这虽然是条土路,但平时人马来往,早就把土跺得严实,这能磕出坑来,此子一身神力怕是难得。

“好,那我就收下你。”

一念至此,周侗直接答应了。

“师父啊,你一定要……啊?”

还想再说些什么的任原,瞬间都傻了。

啊?这么轻松的嘛?不用再多说一些什么,不用进行考验的?

“怎么,我收下你了,你不愿意?”

周侗有些玩味地看着自己这个新徒弟,小子,还想在你师父面前玩心眼?

你还太嫩!

“愿意!愿意!”

任原当即再次拜倒,“今日起,我任原便是周师弟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然后“哐哐哐”,又是三个响头!

“行了,起来吧,回去收拾一下吧。”

周侗看着新收的徒弟,有些好笑。

“啊?师父,你刚收下我,就要赶我回去?”

任原咧了咧嘴,要不要这么刺激?

“你想什么呢?看看你身上,你的包裹呢?盘缠衣物都没有,怎么跟我走?快去收拾一下,为师再此等候。”

周侗笑了笑,走到路边一颗大树下盘腿而坐,徒弟他不是没收过。但这个样子的徒弟。倒还是第一次见。

倒也有点儿意思。

“好咧!那师父你一定要等我啊!我去去就回!”

“师父,你一定要等我啊!”

任原听了之后,赶紧爬起来就往回跑,生怕周侗反悔!

“快去快去!皮猴子一个!我就在这里!”

周侗笑骂了一句,靠着大树假寐,这徒弟,确实有意思。

任原这边,他则是快速冲回了租住的小院子,开始收拾东西。

他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粗重家伙什一概不要,就收拾几件衣服,打包一下屋内的现钱,拿了双鞋,提了一根哨棒,风风火火就冲了回去,连小院的门都没关。

“你看,就说这厮噎住之后,出毛病了吧,出门都不关院子。”

“就是就是,好好一个后生,说疯就疯了。”

……

在任原离开之后,街坊邻居们又探出头来,看着远去任原的背影议论纷纷。

但这一切,对任原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他的人生,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

乡间的小路上,师徒俩正一前一后走着,风中时不时传来他们的对话。

“师父,我是你第几个弟子来着?”

“嗯……你算第三个吧,当然,也可以算第二个。”

“啊?为什么啊?”

“该告诉你的时候自然告诉你。”

“哦,那师父,你打算教我什么?”

“你想学什么?”

“只要师父教的,我都学,嘿嘿。”

“滑头滑脑。”

周侗看着跟在自己身后嬉皮笑脸的任原,心里倒是不讨厌。

可能是前几个弟子,面对自己时都特别恭敬有利,像任原这种脸皮这么厚的,他也是第一次见。

“任原。”

“弟子在。”

任原赶紧答应。

“在为师门下,勤学苦练,风餐露宿是常事,你能做到吗?”

周侗语气严肃。

“能!弟子不怕苦!”

任原当即拍着胸脯说。

有这么强悍的身体作为基础,再有可怕的悟性作为金手指,这要是再学不会周侗的本事,那自己可以去跳湖了。

“好,我门下弟子以三年为期,三年之后,你若学有所成,便可行走江湖。”

“但你切记,行走江湖,不可为非作歹,欺压良善,卖国求荣,否则的话,师父定会清理门户!”

“弟子谨记!”

春日的暖阳将两人的身影拉的老长,师徒俩并肩而行,慢慢消失在小路的尽头……


随着天色微亮,最后一辆装满粮食的牛车,也被推上了渔船。

梁山众人这后半夜,大小战船不知道忙活了多少趟,才勉勉强强把这些缴获的东西,都运了回去。

西溪村的百姓,没有上山的已经被梁山众人劝回家了,准备上山的那些人,跟着这次缴获的钱粮,已经上船去水泊了。

现在还在岸边等待的,是任原他们这次下山的大部队,他们负责留下垫后。

说实话,昨夜的行动,闹得动静可不算小,虽然没有人从小路去城里报信,但只有一溪之隔的东溪村,你说没人听到动静,那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任原也一直在防着东溪村这边的突然袭击。

毕竟这个晁盖晁天王,也不是一个善茬。

晁盖这人,讲义气是讲义气,要不然也不会在生辰纲之后主动去救白胜,也不会宋江一上山就想让位。

但任原很清楚,晁盖的义气,只会对自己认识的人,而且不是大义,就纯粹是老大哥罩着小弟的那种义气。

而且不得不说,他是有手段的,整个东溪村,被他经营的还算不错,起码多年来,西溪村这个保正,只敢在西溪村作威作福,完全不敢惹东溪村。

在任原看来,晁盖在大宋江湖上就是属于成名较早的大哥,所以有自己的一份傲气,礼贤下士方面晁盖就比较一般,远没有宋江会收买人心。不然也不至于后来被宋江架空。

此外,绿林同道都知道他是一个坐地分赃的私商大佬,但他头上却还顶着一个保正的白道身份,又与宋江,朱仝,雷横等县衙官吏和治安官员交情不浅,可以说,他算得上这个时代黑白通吃的代表。

将这两面因素综合起来,可以推断出此晁盖这个人做事儿,会比较在乎自己面子,而且会顾全黑白两道的礼仪,简单说就说他的行为在客观上有着极大的弹性。

既能暗地里做些不法勾当,又能在明面上转换身份来个白吃黑,而最终他以何种身份示人,要看哪种身份能为其达到利益最大化来决定了。

所以任原已经是做好要和东溪村打一架的打算了。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直到他们最后一波人上了船,也没有看到东溪村的人马!

“怪事,晁盖居然忍住了?”

任原有些意外,在他看来,晁盖应该会趁机过来捞一笔才对,结果监视东溪村路况的小喽啰汇报,一整夜都没有动静。

“有没有可能,晁盖得知了消息,但因为某些原因,他没有来得及动手?”

袁朗两条炼钢挝抽出来又放回去好多次,西溪村没打过瘾,他还想着再打一场哩。

“这倒是很有可能。”

任原同意袁朗的推测,因为晁盖是有优柔寡断的特点的,所以很可能是他们庄上出了事情。

事实也正是如此!

此时的东溪村,晁家庄,晁盖脸色阴晴不定,似乎正在做什么特别艰难的决定一样。

“哥哥!别犹豫了!趁梁山人马还没有离开,我们趁机偷袭!那时候我们就是剿匪有功之人!”

“对啊,哥哥!梁山能有多少人马,我们兄弟俩再清楚不过了,这会儿西溪那边的动静肯定是他们搞的,趁现在两败俱伤,咱们就该去捡便宜!”

两个喽啰打扮的人,正在对晁盖劝说道。

这两个人,都是王伦带下山的心腹,嘴上功夫尤其厉害,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王伦自己去了济州城,但临走时给这两人一笔钱财,让这两个人来忽悠晁盖,想用晁盖来制衡任原,最不济也得恶心恶心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