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穿到八零年代她变成了小锦鲤

穿到八零年代她变成了小锦鲤

小幸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罗双双好好在家里睡觉,结果一觉醒来,稀里糊涂的穿越了。她穿越到八零年代,原主是个小可怜,有了后妈,就有了渣爹,日子过得苦不堪言。罗双双教训极品,主动脱离罗家,一个人照样把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恰逢此时,一个叫徐海盛的男人出现了,他让她回回踢铁板,非常的郁闷。后来,某人真香了,开始反过来追妻……

主角:罗双双,徐海盛   更新:2022-07-16 01: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双双,徐海盛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到八零年代她变成了小锦鲤》,由网络作家“小幸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罗双双好好在家里睡觉,结果一觉醒来,稀里糊涂的穿越了。她穿越到八零年代,原主是个小可怜,有了后妈,就有了渣爹,日子过得苦不堪言。罗双双教训极品,主动脱离罗家,一个人照样把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恰逢此时,一个叫徐海盛的男人出现了,他让她回回踢铁板,非常的郁闷。后来,某人真香了,开始反过来追妻……

《穿到八零年代她变成了小锦鲤》精彩片段

大夏天遇上雷暴,闷热的跟蒸桑拿一样。

罗家村的水库边随着噗通一响,立刻就炸开了锅。

“有人跳湖啦,快来人呐。”

“快去喊会游泳的!”

“哎哟,这是谁想不开呐,水库那么深弄不好真要出事。”

好歹是发现的早,水库旁边路过的人会游泳,听见呼救立马跑过来,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去捞人。

水库边围着的人越来越多,听说有人落了水,纷纷跑出来凑个热闹。

过了好半晌救人的才冒了头。

从水里拽出来一个姑娘,大家一起把人拉上岸。

人群里有个小媳妇眼尖,立马认出了地上躺着的姑娘:“这不是罗成庄的闺女吗?”

“还真是,这脸惨白的怪吓人的,差点没认出来!”

“哎哟也是个苦命的,早早没了亲妈,后妈不是打就是骂,为了一百多块钱的聘礼,把她卖给隔壁村子里的傻子当媳妇,搁谁谁受得了。”

罗双双的耳边嗡嗡作响,刚刚睁开眼,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

她侧身吐出一大口带着鱼腥味的水。

“醒了醒了,得亏人没事!”

“命大啊!”

罗双双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慢慢坐起身。

她模糊的视线慢慢清晰,这才发现身边的人穿着打扮都很奇怪,离她最近的这人,身上的衣服竟然打着十来个补丁!

她这是被人贩子卖山沟沟里了?!

她正准备开口,脑中一阵剧痛,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了进来。

现在是1984年,八十年代。

这幅身体的主人也叫罗双双,今年十六。

她爸罗成庄是村委自发办的纺织厂工人,亲妈在她五岁的时候过世,八岁的时候罗成庄给她找了个后妈。

后妈带着个拖油瓶,一开始还假情假意的对她很好。

等后妈当了家,罗双双的天就彻底变了。

什么脏活累活都是罗双双干。

有点好吃好用的,都紧着后妈和她那个拖油瓶小儿子先享受。

这颗地里黄的小白菜,原本还奢望亲爹能对自己好一点,结果得知把自己嫁去隔壁村子那个傻子的事情,亲爹都点了头。原主彻底没了活的念头,这才心一横跳了湖。

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啊!

她,二十一世纪的罗双双,名牌大学毕业,工作了三年,刚升职当销售部经理,正在事业的爬坡期,最后的记忆明明是在自己家里睡觉。

一觉醒来就穿越了。

罗双双揉了揉自己有些疼痛的太阳穴,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见人没有大碍,围着的村民也慢慢散开。

罗双双看了眼自己,上衣破旧,发黄,还沾满了鱼鳞和水草。

她嫌弃的抖了抖。

自作孽的凑近闻了闻,那股子腥臭味直接扑鼻而来,呛得她干呕了好几下。

必须得先回家,好歹换了这身破烂。

顺着记忆里的路,罗双双就看到了几间破旧的土胚房。

风一吹还掉土坷垃。

完!

这以后可怎么办?

罗双双这边还没进家门,就听见里面的女人大声咒骂:“那个死丫头又躲到哪里偷懒去了,我还以为她喂了鸡,结果米糠都没动过。我说今天怎么都没蛋,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罗双双皱了皱眉头,抬腿往里面走。

她家的院子不大,三间土房,中间那间住着罗成庄后妈钱英还有拖油瓶,左边那间是喂鸡鸭的,右边那个最狭窄低矮的就是罗双双的屋子。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屋子四面夯实,窗户都没有,墙和门上都是黑乎乎的,不知道是煤灰还是烟灰,墙根旁发霉的玉米棒子还挂着蜘蛛网。

钱英看见罗双双,立马囔囔起来:“我看平时是把你喂了太饱了,活不干饭照吃,像你这样好吃懒做,以后要是嫁到婆家,有你好受的!”

罗双双不想说话,直径往屋里走。

被无视的钱英一看这情况,那还得了。

她伸手就准备揪罗双双的耳朵:“我跟你说话呢,你个贱丫头……”

啪——

罗双双直接一巴掌拍掉钱英的手。

钱英愣了愣,一下子没办法把平时那个逆来顺受的受气包,和现在这个凶巴巴还敢还手的死丫头联系在一起。

罗双双可不管愣在原地的钱英,她还要赶紧把这身脏衣服换下来。

进屋时,罗双双忍不住捂住口鼻。

屋里居然有股淡淡的尿味。

忍着恶心,她翻翻找找,好不容易找到一件只破了袖口和下摆的上衣换上。

钱氏恼人的声音又响起来:

“死丫头居然敢跟我动手,我看你是翻了天了!这些年没有我,罗家能有这个样,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谁准你对长辈动手的。”

作者的话:书里关于80年代的背景和钱的买卖衡量等等,都是作者君跟家里长辈询问和百度搜索到的,还望亲爱的读者们不要纠结,求放过~


“长辈,你算哪门子长辈?”罗双双可不打算惯着她,“明明是吃我家用我家的大蛀虫,脸皮子真厚!”

钱英听得一愣。

站在门口像看鬼魅一样的看着罗双双。

罗双双换了衣服,见钱英还拦着,冷声道:“让开,我要出去洗手。”

这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钱英直接炸了。

她跟只发了癫的老母鸡似的追出去,扯着嗓子囔道:“你说我什么?我可是罗成庄的媳妇,是打了结婚证的,我凭什么不能吃,凭什么不能用。要怪就怪你妈不争气,早早断了气,是她自己没用!”

啪!

这巴掌比刚刚清脆。

只见钱英捂着脸,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罗双双。

“你打我,你敢打我?”

罗双双扬着巴掌,一脸凶狠:“再说,我还敢!”

看着罗双双那不要命的劲儿,钱英眼里闪过一丝恐惧。

她连退几步,忽然一屁股坐在院子中间,不顾形象的嚎道:“这日子没法过了呀,快来人啦,打人了呀。罗成庄你瞧瞧你养的小王八蛋,你还不回来她就要把你媳妇给逼死了啊。”

这一嗓子,嚎得四面八方的街坊邻里都伸出脑袋来瞧热闹。

“栓子他妈,这又是咋了啊?”隔壁的李婶最爱听闲话,第一个开口。

“这小崽子疯了啊,她刚刚打了我一巴掌,你们看脸都肿了。”钱氏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恨不得把脸伸到别人眼珠子上,到处给人看巴掌印。

“哎哟,双双,你怎么能打她呢,她再怎么也是你爹的媳妇,是你妈啊。”李婶仗着自己年纪大,故作模样的说教。

“呸,哪个妈能让儿子尿在闺女屋里?哪个妈能把闺女当驴当狗使唤?李婶,你说这话也不亏心?”

罗双双刚想起来,她屋子那股子尿味就是罗栓干的!

茅坑就在院子外面,他连这几步都不愿意走,常常趁罗双双干活,就尿在她屋门口。

也怪原主软弱无能,从来不敢跟别人说。

也只有今天换了人,这事儿是再也不能忍了。

弟弟总在姐姐屋里尿,这事儿怎么都说不过去。

周围的人都小声议论起来,李婶也没想到有这一出,她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古怪的看了钱英一眼。

“要俺说啊,还是没妈。罗双双现在也是个野丫头,刚才不是还被人从水库里捞起来,搞不好就是跑到那边偷懒睡觉,不小心掉下去的。”

罗双双的眼睛如一道利箭射入人群中,找到开口的人是钱英的发小魏常芬。

这人从前来罗家也没少欺负过原主。

仗着钱英不管,她还往罗双双身上吐过痰。

也不知道原主是怎么忍的了的!

“野不野丫头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自己家的事理清楚了吗,还有闲工夫管别人家。”

罗双双声音清脆,一开口众人都看向魏常芬。

这不正好,前几日魏常芬的男人还搭上个外地来逃难的女人,大家都等着看热闹呢。

再看这边,罗双双气势骇人,一双眼微微发红。

经过刚刚一番较量,再无人敢轻易开口。

“双双?”

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罗双双看过去,只见人群里挤出一个年轻女子,女子扎着麻花辫,手里挎着个竹篮,篮子里还卧着鸡蛋。

罗双双愣了愣,脑子都没反应过来,本能的喊了一声:

“姐?”

罗丹看村民都聚集在自家门口,连忙走到罗双双面前,满脸关切的问:“双双,这是咋了?”

钱英本来想安安静静当个受害者,让村民谴责罗双双。

没想到今天罗丹居然回来了,她怎么能忍。

立马张嘴就骂:“你看你妹妹干的好事,她今天都敢打我,以后指不定哪天还要杀人哩!”

“你怎么能这么说?”

罗丹皱眉,把罗双双护在怀里。

“我怎么说啦,我说错了么,天底下当儿女的敢打娘老子,那是要天打雷劈的,你妹妹敢跟我动手,还不都是你和你那个死妈教的,亏得我把她当闺女,好心喂了狗!”

钱英越说越起劲,到最后都忘了自己是个受害者,插着腰站在人群中骂的最欢。

罗丹不是个泼辣脾气,即便是听了这话,她也只能红着脖子陪罗双双受着。

可罗双双不行,她凭什么受气!

罗双双沉着脸闷头就往屋里走。

罗丹见状连忙喊了声:“双双?”

罗双双不应,钱英见状叫的越发带劲:

“大伙儿瞧瞧,就这样个古怪脾气的姑娘,我费了多大劲才给她说了一户人家,她非但不感谢,还跟我扯皮拉筋,你们说罗成庄到底是倒了什么血霉,生出这么个东西。”

“我妹妹根本不是这样的!”

罗丹难得跟人急眼,偏偏三句话蹦不住个屁,只能站在一旁咬牙叹气。

就在这时,罗双双从屋里出来,她手上拎着一根烧火棍。

烧火棍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黑痕。

 


钱英见了脸色一白,立马大声嚷道:“你拿这个干什么?”

罗双双面无表情的走到钱英面前,双手拿着烧火棍举过头顶,作势就要落下。

“啊——杀人呐!”

“诶诶诶……”

“我的天爷。”

“双双!”

电光火石之间,还是罗丹拦住了罗双双的手。

而钱英早就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闭眼尖叫,跟村口杀鸡似的。

“双双,快别,打人是犯法的!”罗丹也吓坏了。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罗双双!

平日她每次来,罗双双都是揪着自己的衣角,跟自己哭诉钱英怎么欺负她,搞得罗丹也是来一次陪着哭一次。

这钱英到底做了什么,把自己那个柔弱的妹妹逼成这样?

罗丹眼瞬间就红了。

罗双双被罗丹拦着,她缓缓开口道:“我再跟你说一次,我妈就是我妈,不是你嘴里的什么东西,要是再让我听见你骂她,我就打死你!”

钱英已经止住了尖叫声。

她神色惶惶的看向周围,本想着旁边的人能帮自己说两句。

没想到这些人也都是个胆小的。

见罗双双这股彪悍劲,纷纷退避三舍,躲到十步开外,硬生生给罗家这三人留出一大片空地。

没了可以倚仗的势头,钱英的气势也就弱下来。

她惊慌的看着罗双双手里的烧火棍,唯恐她真的一棒子下来把自己打出个好歹。

“听见没有!”罗双双怒喝一声。

钱英吓得浑身一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罗双双这才放下手里的东西。

罗丹连忙搂着罗双双软言劝道:“双双,咱们先进去,不和这个女人计较。”

等罗家两姊妹进了屋,周围人还在看坐在地上的钱英。

钱英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又恼火这些人刚刚不帮自己,她晃晃悠悠从地上爬起来,凶着一张脸:“看什么看,都没事干吗?”

人都走了,热闹自然也就没了。

大家都散了,钱英才捂着自己差点摔成八瓣的屁股,一瘸一拐的进了屋。

罗丹进了屋,放下手里的竹篮。

她攥着罗双双的手,红着眼问道:“双双,你老实跟姐姐说,今天是不是做傻事了?”

罗双双愣了愣。

想起自己刚醒时候的事,沉默不语。

罗丹只当罗双双默认,眼泪唰唰往下掉:“双儿啊,你就是不为了自己,也想想爸,想想我,妈没了,我只剩下你们这两个骨血亲人,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办啊。”

罗双双看着罗丹的模样,心里生出几分愧疚。

在原主的记忆里,罗丹这个姐姐对罗双双很好,只是她出嫁早,嫁的也不近,也就是过年过节才回来看看罗双双。可是她带回来的一点鸡蛋或是布料,总是一进屋就被钱英收起来,罗双双是半点好处都没沾到。

即便是这样,罗丹还是会偷偷在兜里藏东西。

有时候是个苹果,有时候是几颗奶糖。

罗丹的婆家也不富裕,这些说不定都是罗丹从她孩子嘴里省下来,留给这个可怜的妹妹。

这样一个掏心掏肺的姐姐,要是得知自己最心疼的妹子跳河自杀,只怕是眼睛都要哭瞎。

想到这里,罗双双鼻子一酸。

她揽住罗丹的肩头,哽咽道:“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了。这不是鬼门关走一遭,我也想清楚了,我要是死了还不是便宜钱英母子了,我宁愿跟她死磕,也不会让她占着咱们家的。”

罗双双说的慷慨,结果鼻子不争气的冒了个鼻涕泡。

姊妹两个相互看着,忽然笑了起来,原本悲伤的气氛也一扫而空。

“咕噜噜——”

罗双双的肚子叫了一声。

罗丹听见了,连忙起身说:“姐给你做吃的。”

罗双双连忙拦住罗丹:“还是我去,你去指不定那个疯女人又要出来作怪。”

罗丹是吃过钱英的亏的,她也就不拦着,悄声说:“拿两个鸡蛋吃,都是早上下的,新鲜着呢。”

罗双双点点头,眼神明亮有神。

等进了厨房,罗双双就傻眼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