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穿书后在反派大佬怀里养个崽

穿书后在反派大佬怀里养个崽

捡一分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穿进书中世界,秋诺直接无痛当妈。看着怀里白嫩的乖宝宝,她实在是无法想象这竟然是本书日后的小反派。可再看孩子的爸爸她就明白了,大反派的儿子当然是小反派,血脉罢了。不过,反派是没有好下场了,为了保护这对父子,秋诺每天致力于阻止他们黑化。只是努力着努力着,她发现这父子俩只是一心宠她!

主角:秋诺,云霖   更新:2022-07-16 01: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秋诺,云霖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书后在反派大佬怀里养个崽》,由网络作家“捡一分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进书中世界,秋诺直接无痛当妈。看着怀里白嫩的乖宝宝,她实在是无法想象这竟然是本书日后的小反派。可再看孩子的爸爸她就明白了,大反派的儿子当然是小反派,血脉罢了。不过,反派是没有好下场了,为了保护这对父子,秋诺每天致力于阻止他们黑化。只是努力着努力着,她发现这父子俩只是一心宠她!

《穿书后在反派大佬怀里养个崽》精彩片段

秋诺穿书了,穿到了自己和女主同名的be言情小说中。

现在在她面前的,是最后使原女主致死的关键人物之一——女主的亲生儿子,云若初。

秋诺有些头疼:“你今年多大了。”

云若初露在外面的手臂泛着青紫,闻言更是一副惊恐的模样:“四,四岁。”

秋诺更觉得头疼,是了,女主去世那年,云若初刚好四岁。

原本的秋诺是影后,后来息影与云霖结婚,婚后秋诺便像变了一个人一般,整日盯着云霖,九点之后不回家便觉得对方出轨。

生完云若初后更甚,云霖无法,只得搬出去让她冷静一阵,秋诺找不到云霖,便把所有的气都撒在云若初身上,对于年幼的孩子非打即骂。

直到一次被云霖撞见,两人签了离婚协议,秋诺最后一根弦崩断,跳楼自杀。

后来云霖也自杀于家中,向自己一直忽略关心和照顾情绪的秋诺谢罪。

云若初也因为缺乏管教,长大成为一个反社会的社畜。

秋诺咬牙:不是死就是疯,这还怎么玩!

秋诺看着面前的小孩子:“过来。”

云若初显然是被打骂怕了,手背在后面,脸上很是慌张,闻言只敢小声道:“妈妈,可不可以明天再打初初,今天我身上太疼了。”

奶声奶气里满是恐惧,秋念只看一眼他身上的伤便觉得心脏揪疼:“不打你,过来让我看看。”

云若初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沉重混乱的呼吸声在彰显着他在竭力隐忍哭泣。

秋诺碰了一下他的手腕:“疼不疼?”

云若初连忙摇头:“不疼不疼,初初没有偷偷哭,妈妈睡觉的时候初初也一直待在门外,太疼了就按照妈妈说的话咬自己的手背,不会哭出声的。”

竟是连哭都不让哭,秋诺抬起他的手,原本白嫩的小手满是红痕和渗血的牙印,肿的很高:“我帮你上药好不好?”

云若初立马把手藏在身后:“我不疼,不疼。”

“对不起。”秋诺抬起手,拇指一下又一下的摸着他瘦弱的小脸:“以后我都不打你了,好不好?”

云若初眼里蓄满了泪水:“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妈妈不要生气,你要是生气的话就打初初好了,我会忍住不哭的,爸爸已经不要我了,你别不要我。”

他用手背擦去眼泪,把渗血青紫的胳膊放在他面前,咬着下唇又害怕又坚定。

或许是他这副样子的冲击力太大了,秋诺鼻头一酸:“谁告诉你爸爸不要你了。”

说完她就明白了:应该是她自己说的吧,一定是天天说,才会让这孩子变成这样。

云若初低下头不愿意说话,只是执拗的伸着胳膊。

秋诺叹了口气,刚起身就被云若初抓住衣摆,然后便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妈妈不要走好不好。”

秋诺看了一眼他的手,又在向外渗血,弄得小手上都是,一同染红了她的衣角。

云若初立马收回手,双手合十在胸前恳求道:“不要丢下我好不好?我不想成为没人要的孩子,妈妈,求求你。”

秋诺伸出手,云若初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往后缩了一下,然后便绷着身子不动了,一副任由秋诺打骂的模样。

云若初没有等到打骂,等到的是一个他从没有享受过的怀抱。

秋诺把他抱离地面:“妈妈带你去上药。”

深夜,秋诺轻拍着怀里的云若初哄着他睡觉,这孩子看起来太过于可怜,像一只刚出生的小兽执拗的在风雨中追逐着亲人的脚步。

秋诺搁在一旁的手机亮起,她停下动作转身看信息,是刘琦,她在这里的经纪人。

不久前秋诺发了信息给她,说自己想复出,她一人来到这里,还要照顾一个孩子,就必须得想办法生存下去。

秋诺原本以为会要等很久,但是没想到刘琦动作这么快。

复出的机会有两个,一个是一挡亲子综艺,一个是一部电影,大制作但是女配角。

秋诺没来这里之前虽然糊到十八线开外,但也是影视双栖,能力有,只是却少人脉而已。。

她正思索着哪个合适,腰间猛然一紧,秋诺回过头正对上云若初恳切的眼神:“妈妈。”

秋诺转过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妈妈不走,我只是看个信息。”

云若初太缺乏安全感,对于打骂也觉得理所应当的该承受,秋诺简单的思索了一下,问道:“初初想和妈妈一起出去玩吗?”

云若初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又暗淡下去:“不想,妈妈每天都很忙,初初不想让妈妈太累了。”

秋诺摸着他的发顶:“妈妈带你去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怎么样。”

云若初还是摇头:“太麻烦妈妈了。”

“不麻烦。”秋诺柔声劝着他:“妈妈很想看初初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的模样。”

云若初想了一下:“那初初和他们玩的话,妈妈会觉得开心吗。”

秋诺点头:“当然,我会很开心。”

“那我就去。”云若初脸上终于出现笑意:“只要能让妈妈开心,让初初做什么都好。”

说通了之后秋诺立马回了信息:[综艺吧,我带我家崽崽一起去。]

秋诺清楚的感觉到,只要她稍微动一下云若初便会惊恐的抓着她的衣服,动作再大一点便会醒过来,迷迷糊糊的带着哭腔说:“别不要我。”

秋诺只好一遍又一遍的回答:“不走不走,谁都不会抛下初初。”

第一缕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缝隙照进来,秋诺慢慢转醒,看着陌生的环境愣神了片刻才回过神,抬手摸向一旁。

被子里没有一丝温度,云若初应该起来有一阵了,秋诺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初初?”

不多时,云若初便出现在门口,扒着门框不敢进来,只敢怯生生的喊着:“妈妈。”

秋诺点头嘴角挂着笑意:“过来。”

云若初脸上的小酒窝瞬间消失,又往门后缩了缩,只留下两只眼睛。

秋诺看着他,将声音再缓和一些:“过来,妈妈要给初初一个早安吻。”

云若初的小嘴巴微张着,显然是心动了,他慢慢移出来却不敢走近。


秋诺没逼他,只好自己下床走过去,蹲在他面前在他的双颊和额头都亲了一下:“早安,我的初初。”

云若初有些不知所措,小手拘谨的摆在身前纠结在一起,最后生若蚊蝇道:“早安,妈妈。”

秋诺的手碰到一片湿润,她这才发现云若初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怎么弄的。”

云若初立马往后退:“初初不是故意的,是昨天初初手上的血弄到了妈妈身上,所以初初想给妈妈洗干净,但是没想到水池太高了,我碰不到就弄湿了自己的衣服。”

他越水越委屈,越说越害怕:“妈妈不要生气,初初暖一会就干了。”

“初初这么乖,妈妈怎么会生气呢。”秋诺满脸疼惜:“妈妈先帮初初换衣服,然后和你一起去把衣服洗干净。”

云若初脸上浮现出几分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妈妈?”

衣柜里的角落里团着几件云若初的衣服,大多破旧或者单薄,秋诺想起来了,原本的秋诺很少给云若初买衣服,有时冬天云若初出门也都是单衣。

秋诺愣在那里,红着眼眶一件一件把那些衣服拿出来,摆在自己面前细细看着。

云若初用小手轻轻拽着她的衣摆:“妈妈不要哭。”

最后拿了件相对来说比较新的衣服,用热毛巾给他擦身子擦手,然后又穿好衣服,全程沉默寡言,只是鼻头和眼眶忍不住发酸。

云若初鼓起勇气,用小手摸着她的侧脸:“是初初做错什么了吗,妈妈告诉我,我一定改,你不要偷偷难过。”

云若初手上缠的纱布已经被打湿,秋诺替他拆开:“没有难过,初初的手手在好之前不要泡在水里咯,要不然很难好的,要是留疤了就不好了。”

秋诺办跪在他面前,帮他上好药又缠好纱布,放在嘴边亲了一下:“好啦。”

见云若初愣在那里一直看着自己,秋诺摸摸他的头:“小脑袋里面在想什么呢?”

云若初的嘴角向下撇着:“妈妈,初初是在做梦吗?”

这话仿佛是给了秋诺当头一棒,她忍不住抹了一下眼眶。

她之前也是这样,父母陪上一天便觉得是自己到了天堂是在做梦。

但她之前虽然也缺乏亲情和关爱,最起码有吃有穿。书中三言两语说不清,很难想象云若初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这样独立隐忍懂事。

唯有一点抵达进秋诺心里的,便是那几分仿佛被抛弃一般的惺惺相惜。

秋诺把他抱进怀里,坚定道:“不是梦。”

云若初嘴角弯的厉害,秋诺拍着他的背让他趴在自己肩头:“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他仿佛从没有这样大声任性的哭过,哭的最后差一点要喘不来气。

云若初哭道:“真好,虽然爸爸不要我,但妈妈还愿意要我。”

秋诺安慰着他:“嗯,我永远不会把初初弄丢的。”

这几天云若初的乖巧只令秋诺感觉到心疼和心酸,他身上的伤也已经好的差不多,秋诺便想着带他出去买几件衣服。

云霖常年不在家,秋诺现在也懒得联系,毕竟在她眼里,云霖也算不上什么好男人。

若是他当初稍微关心这个家一点,事情都不会演变成这样。

九月份天上的太阳还晒着,秋诺给云若初戴了顶遮阳帽,自己则是包裹严实,毕竟曾经是公众人物。

秋诺把手伸在他面前:“要妈妈牵着吗?”

云若初有些害羞的把手放在她手心里,两人刚相视一笑,楼下便传来奔跑的声音。

紧接着是楼梯,走廊,脚步声在门前停止,秋诺把云若初护在身后。

门被人猛的推开,门口的男人看着她逐渐红了眼眶,然后快步走上前一把把她拥进怀里,颤声道:“对不起,我以后都不会离开你了。”

秋诺愣了片刻,然后便挣扎着想要推开他:“不是,大叔,你是谁啊?!”

短暂的交谈后,秋诺总算弄明白了,面前这个成熟稳重,眉眼间尽显深情的男人就是云霖。

云若初的出现让秋诺暂时忘记了她也只是一个刚二十岁的小姑娘,现在她被人这样拥抱着才突然把自己从母亲的角色里摘除出来。

秋诺只觉得头疼:“你怎么回来了。”

云霖自见到她第一眼开始就红着眼眶,若是细细看去,还能发现他的指尖还颤抖着:“诺诺,之前种种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好不好,以后我都会陪着你。”

他的目光骤然扫向一旁缩在她背后的云若初,连忙补充道:“还有若初,我也会陪着他。”

“不用了。”秋诺皱眉连忙拒绝道:“我们还像以前一样,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互不干扰。”

毕竟她和这个男人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甚至谈不上熟悉,一起生活也比较困难,说不定很快就能暴露她不是真正的秋诺。

可云霖却突然激动起来,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情绪有些激动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你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

秋诺被他攥的生疼,挣扎着想要收回来:“你干什么,快松手。”

云若初原本是躲在她身后的,但是看到这场面立马跑出来伸出小手去推云霖,用带着哭腔的小奶音喊道:“你走开!大坏蛋!我们不欢迎你!”

云霖见他这样,只感觉自己的心揪在一起的疼:“若初,你不想爸爸回来吗?”

云若初仰着一张气急的脸看他:“不想!我不要你这样的爸爸!我有妈妈就够了!”

云霖半垂着眼帘,秋诺见好就收,把云若初拉到身后:“你也看到了,现在情况比较复杂,还是等过段时间我们再单独商讨这件事。”

她指的是关于这段婚姻,关于云若初,还有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云若初抓着秋诺的衣角,眼睛里满是仇视,仿佛对面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仇人。

云霖并没有正式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着她手中的帽子:“你要出门吗,我听刘琦说你要复出。”

秋诺愣了愣,但还是点头,刘琦是不知道两人不和的,所以有事还是会像最开始那样都告诉云霖。

她猜出云霖表情背后的含义:“不缺钱,只是我觉得,需要让初初出去看看。”

云霖扯出一个微笑:“那我陪你们。”

还未等秋诺答话,云若初就喊道:“我们不需要你!你快走!”


秋诺看着他,露出一个颇为苦涩的笑。

其实云霖这个父亲并没有对云若初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缺少的应该只有陪伴。

再怎么说云若初也是他亲生儿子,秋诺觉得没别要做的这么决绝:“这样吧,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初初这边我尽量开导他。”

云霖眉间泛出疑惑:“你怎么……好像不认识我了。”

秋诺心里一惊,最后扯出一个笑:“没。”

云若初依旧那副仇视的模样,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恨不得离的八百米远,走远了才小声问道:“妈妈,我没有乖乖听爸爸话,这样你会不会开心一点?”

竟然是因为这种原因吗?秋诺看着他有些担忧的脸,明白他是害怕自己又生气不理他。

“不用这样。”秋诺弯下身子:“我们大人之间的事小孩子可以不用在意,初初可以和爸爸玩,也可以和爸爸说话,妈妈不会生气的。”

云若初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摇头道:“我才不要和他一起玩,他是大坏蛋!初初最讨厌他了!”

这种事情急不得,秋诺也没再逼他,只道:“初初喜欢什么样的小衣服呀?”

云若初抓着她的一根手指:“只要是妈妈买的,初初都喜欢。”

秋诺被他逗的直笑:“那初初喜欢什么样的玩具呀?”

云若初这下倒是思索了一阵,低声道:“想要一个玩偶,妈妈不在的时候,初初晚上害怕了就可以抱着它,这样的话初初就不会害怕了。”

秋诺觉得酸涩,摸着他的头道:“好,给初初买一个大玩偶,以后和妈妈一起陪着初初。”

云若初笑的眼睛都弯成月牙,重重点头:“嗯!”

他们牵手走了多远,云霖便在他们身后跟了多远,直到两人上了车消失不见,他才抹了一下发酸的眼眶。

他重生了,老天给了他赎罪的机会,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再让秋诺和云若初受一点儿委屈。

综艺第一次的拍摄地点在一个小山村,第一个任务就是要爬到千米高的半山腰,她们这次的的居住地就是在那里,倒是印证了综艺的名字《加油吧!妈妈》。

秋诺坐车来到山脚前的空地时,另外三个家庭已经等在那里了。

虽然有消息说影后要复出,但毕竟她息影那么久,综艺官博下的质疑声占了大半。

有些更甚者直接开骂,扬言称“节目是在蹭影后热度,别人淡出圈了还要抓着别人不放”,这挡节目因为这还上了好几次热搜。

所以在综艺开始录制前,为了保持热度,导演特意让秋诺继续保持沉默,这样首播的时候一定是一个大爆点。

秋诺之前是一个不出明的小演员,还是第一次尝试这种被一众人接车的场面,一时间有些紧张。

云若初歪头看了一阵,然后壮着胆子抓住她的手:“妈妈,不要怕,她们不敢欺负你的,初初会保护你。”

他的样子过于认真,秋诺也真的放松了一些,反握着他的手跟着道:“有初初在,妈妈不怕。”

云若初真的提起十二分精神,死死的盯着车窗外,一副样子像极了一个小保镖。

前三个家庭已经介绍完毕,一家是歌星王琳和她的女儿柳楠楠,一家是当红小花乔熙和儿子冯倾,年纪轻轻结婚生子,据说是嫁给了富商。

还有一个是长辈,视后宋绾和他的女儿苗令梦,但为人高傲,口碑算不上好。

秋诺被云若初逗的放松了不少,摸着他的头听外面的人介绍她自己,都是些客套的夸奖话,已经添油加醋的被反复咀嚼个遍了。

云若初听到一句“最当红的时候隐婚生子”,连忙扭头看去:“妈妈,你好勇敢。”

秋诺被逗笑了:“你这小孩儿怎么懂得这么多。”

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秋诺看着那人微笑点头:“初初,要下车了。”

云若初的小拳头不自觉的收紧,一双眼睛更是如雏鹰一般锋利:“嗯!妈妈你走在我后面。”

秋诺看着他肯定的点头:“好。”

围在红线外的粉丝们和记者早早的架起相机,但等到的却不是秋诺,而是从车上蹦下来的云若初。

一众人看着他防备似的张开双臂挡在车门前瞬间顿时愣在原地,面面相觑了一阵后开始一阵猛拍。

闪光灯一直照在云若初的眼睛上,几下后他便有些闪躲,但还是张着双臂挡在那里。

秋诺把手捂在他的眼睛上,柔声道:“好了初初,妈妈没事。”

云若初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多的人,现在背靠在秋诺怀里,忍不住开始哆嗦,小拳头紧握着送到嘴边。

此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哭,妈妈会不开心。

秋诺把他的小拳头抓进手里,把自己的墨镜取下来戴在他的眼睛上:“之前答应过妈妈的,不许咬自己。”

见他哆嗦的厉害,秋诺又把他搂紧怀里:“害怕了可以哭,也可以找妈妈。”

云若初咬着下唇点头,趴在她的怀里不敢动了。

秋诺叹了口气,砖头冲着一众人微笑道:“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你们把相机先收起来,初初年纪小,受不了这个。”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刚才的举动简直萌化了一众人的心,闻言纷纷放下了手里的相机。

秋诺点头致意:“谢谢。”

接下来就是导演发布任务的时刻,他让助理拿来三个最小的行李箱:“你们可以把生活的必需品放在这里带上山,其余的都要留下。”

秋诺看着带来的那个巨大的玩偶:“这个不可以带吗?”

导演看了一眼满眼期待的云若初:“如果你们有办法拿上去的话,可以带。”

柳楠楠立马亮了眼睛:“好耶!楠楠可以把东西放在自己的书包里,帮妈妈背上去!”

到底是年纪最大的,也更加懂事些。

冯倾年纪不大,一手拿着一个奥特曼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正在犯难的乔熙:“妈妈,带!”

乔熙苦笑着把奥特曼接过来:“好,只能带一个,太多了妈妈拿不下。”

导演拿着计时器:“你们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现在计时开始。”

现在轮到四个妈妈一同苦涩了,但还是同时蹲下身子开始翻找自己的行李。

之前秋诺咖位小,经常遇到一些临时邀请的演员到不了,然后将她推上去的情况,久而久之就养成了快速打包行李的习惯,现在刚好派上用场,刚到十分钟就收拾妥当。

她只分装出两个背包拿了云若初身上要擦的东西和一些必需品。

冯倾在一旁大哭:“带!带凹凸曼!”

他说话还不算清晰,乔熙正蹲下身子试图和他讲道理,但他却突然坐在地上开始大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