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穿越电子厂

穿越电子厂

打不死的小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为上市公司的总裁,王文峰是业内众所周知的钻石王老五。可是原本美好的生活,却因为一场意外而改变。被合作伙伴陷害致死后,他穿越到了九零年代,成为了无恶不作的小混混。王文峰不是原主,他发誓要让妻女过上好日子!没多久一个小作坊开了起来,且看小混混如何逆袭成神!

主角:王文峰,马冬梅   更新:2022-07-16 01:5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文峰,马冬梅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电子厂》,由网络作家“打不死的小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上市公司的总裁,王文峰是业内众所周知的钻石王老五。可是原本美好的生活,却因为一场意外而改变。被合作伙伴陷害致死后,他穿越到了九零年代,成为了无恶不作的小混混。王文峰不是原主,他发誓要让妻女过上好日子!没多久一个小作坊开了起来,且看小混混如何逆袭成神!

《穿越电子厂》精彩片段

“胖哥,我用老婆给你顶债。”

“不要再打我了,求求你了,胖哥。”

一个身穿破旧迷彩的年轻人,像条狗似的跪在地上,懦弱的看着目露凶光的胖子,乞求着。

“真TMD废物。”胖子说着,一脚把年轻人踹倒在地,然后迫不及待的抓起旁边的女人,扯进里屋,扔到了土炕上。

女人傻了,脑子一片空白。

前一刻,她即使吓得战战兢兢,但依旧拼死护在年轻人身前。

而现在,她眼神凝滞,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即使被拽到屋里扔到床上,她的眼神都再无任何波澜,如一潭死水般。

嫁给他三年,遭受了多少毒打,自己忍了,可今天.....

他....他竟然...竟然用自己去抵赌债!

心中那仅存的一丝丝希望,彻底破灭了。

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吧.....

胖子看着这垂涎已久的女人,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手忙脚乱的脱掉身上的背心,扑到了床上....

可他哪里知道,被他踹倒在外屋,一动不动的年轻人,身体突然仿佛触电般颤抖了几下。

猛的,年轻人睁开了双眼,他眼神茫然的扫视着屋子里的一切。

斑驳到掉渣的白色墙皮,早已发黄,破旧的箱柜上摆着一台长虹收音机,陈旧的沙发上蒙着白色镂空的布帘,还有那八十年代,才有的红板砖铺成的客厅地面。

泛黄墙壁上,挂着一本厚厚的日历,甚是刺眼,上面写着,1990年5月3号。

1990年?

突然,脑海中一阵巨痛传来,年轻人紧紧的抱住了头,喉咙发出痛苦的嘶吼之声,脸色狰狞而惨白。

一股股记忆,仿佛失控的洪水,涌入他的脑海中,一幕又一幕的画面就像是幻灯片一般,在他的脑海中闪烁着。

片刻后,年轻人的身体瘫软在地,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秋衣仿佛被水浸过一般,湿透了。

短短时间,他仿佛过了几十年一般。

年轻人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这是重生了?重生在一个同名同姓,人渣的身上?”年轻人低声呢喃着。

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也叫王文峰,二十岁,与马冬梅结婚三年。

父母在国企电子厂上班,父亲虽然是财务科小职员,但在那个年代,也是个了不得的职位,王文峰毕业后混了几年,也进了电子厂。

虽然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但对于三职工家庭来说,并没有什么压力。

再加上王文峰又找了马冬梅这么个漂亮的跟花儿似的媳妇,那真是羡煞旁人。

哪知道,天有不测风云。

就在两年前,父亲被扣了黑锅贪污公司财务,老父亲一激动,心脏病突发,昏迷后再也没能醒过来。隔了不到两个月,母亲也郁郁而终。

死无对证,厂里直接把这件事情定性贪污,并把这件事情,当成了反面教材,王文峰也被开除。

谁都清楚,他父亲是被冤枉的,可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开始的时候,王文峰还去厂里讨说法,可厂里说他父亲贪污铁证如山,如果他闹的话,就让官家来查,经公后,他们一家都不会有好结果,甚至会把他们家房子收了。

这一通恐吓,胆小懦弱的王文峰,连个屁也不敢放了。

妹妹王文平去闹,他怕连累到自己,还过去把妹妹扯回来,甚至会把妹妹打一顿。

王文峰开始变得喜怒无常。

吸烟喝酒赌博,全都沾染上了,马冬梅稍一阻止,就是一顿胖揍。

但是,他对别人,还是跟条哈巴狗似的胆小懦弱,典型的窝里横的垃圾男。

家里的积蓄很快就花完了,就开始四处借钱,甚至打起了妹妹房子的主意。

如果不是马冬梅那微薄的收入,他早饿死了,可即使是这样,他对马冬梅还是非打即骂。

这不今天,胖子来讨债,把他打了一顿,而这个孙子立即把老婆给顶了出去。

而胖子最后那一脚,直接把这个垃圾给踹死了。

“真TMD垃圾!”

王文峰揉了揉额头,忍不住的骂了起来,自己怎么会重生这样一个玩意儿的身上?

在上一世,王文峰45岁未婚,奉行单身主义,创下诺大的集团公司,风光无限,大小也算个知名人物,虽然被自己最好的兄弟坑了,旅游途中,那个王八蛋忘恩负义,把自己绑到了深山老林,殴打至死。

可现在,王文峰宁愿死,也不想重生到这样一个人渣的身上。

何况,他王文峰还不想死,他还想回去找那个坑自己的王八蛋报仇。

难道,就因为都是被打死的,自己才重生到他的身上?

王文峰苦笑了下。

突然,里屋内传来衣服撕烂的声音,还有胖子恶心的笑声,王文峰一激凌,才彻底的清醒过来。

腾的一声,王文峰站起身,朝里屋走去。

虽然屋里的两个人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但让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被糟蹋,这样的事情,王文峰真办不来。

何况,王文峰还有一个想法,既然他和这个渣男都是被打死的,如果再打一架,再被打死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虽然这个想法有点儿荒唐,但他想试一试。

咣当一声,王文峰一脚将屋门就踹开,门上的玻璃被震得粉碎。

裸着上身的胖子刚撕掉马冬梅的衬衣,就被踹门声吓得一激凌,刚一扭头,就看到王文峰跳到床上,沙包大的拳头迎面而来。

胖子的脸上被结结实实的打了一拳,他那将近二百斤的身体,从床上滚到了地上。

“槽尼玛,王文峰,你敢打老子。”胖子嘶吼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可从炕上跳下来的王文峰,一脚又将胖子踹翻在地。

洗手架被撞翻,洗脸的红铁盆儿扣到了胖子的头上。

胖子把脸盆甩到一边,挣扎着爬起来,不可置信的盯着王文峰。

平时跟哈巴狗似的王文峰,竟然敢动手了?

王文峰甩了甩震得有些疼的手,冲胖子勾了下手,“来,打我,打死我,就没人碍你事了。”

本以为胖子会冲过来跟自己拼命,可没成想,胖子爬起来后,看到平静无比的王文峰,就跟傻了似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这可不行,自己还想试试能不能回得去呢。

王文峰看到旁边一根棍子,拿起来递到了胖子的手里,“来,拿这根棍子,冲我这儿打一棍子,我谢谢你。”

王文峰说着,闭上眼睛,手指在了自己的头上。


王文峰完全一副闭眼求死的架式,胖子手一哆嗦,棍子掉到了地上。

打人还行,杀人,胖子还真不敢。

何况,他感觉今天的王文峰,身上竟然有股让人心惊的气势,身体站得笔直,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懦弱。

“王...王文峰,你...你...你给我等着,咱们没完。”胖子指着王文峰,扔下一句话后,转身朝外跑去。

“诶,怎么跑了?”王文峰疑惑看着胖子狼狈的背影,有点儿迷糊了。

王文峰根本没有意识到,当他平静的看着胖子时,身上散发出的无形气场,早已让胖子心生了怯意。

而他递给胖子的棍子,使胖子的心态彻底崩了,直接跑路。

他根本无法想象,平时跟哈巴狗似的王文峰,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般,难道媳妇是他的逆鳞?自己之前做的事情,把他逼急了?

毕竟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王文峰摇了摇头,看向躺在床上的马冬梅。

即使王文峰踹门而入,将胖子打跑,马冬梅还如行尸走肉一般,眼神没有任何改变、

也许,这就是哀默大于心死吧。

看来,刚才她被人渣用来抵债,是彻底的伤心了。

看到马冬梅胸前那如白玉一般,令无数人垂涎的风光,王文峰的呼吸一滞。

不过随后,王文峰摇了摇头,扯过被子,盖到马冬梅身上。

前世风光无限,什么样的女人,他王文峰没碰过。

不过,不得不承认,马冬梅样貌和资本很是诱人,放在他王文峰重生之前的年代,绝对能秒杀所有的网红和美女。

王文峰站起身,朝外走去,可走了两步,他又退了回来,坐到了炕沿上。

这个女人的精神已经崩溃了,再这样躺下去,不死,也会疯掉的,所以必须唤醒她,或者说唤起她求生的意志。

“算了,就当着走之前,替那个渣男做一点儿好事,替他赎罪吧。”

王文峰自言自语的说着,坐到了炕沿上。

“那个胖子被我打跑了,以后谁也不会再欺负你了。”

“还有,你想离婚的话,也没人再能强迫你,你醒醒...”

......

王文峰坐在那儿,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劝说马冬梅,可无论怎么说,马冬梅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眼珠动也不动。

如果不是她还有呼吸,马文峰甚至以为她已经死了。

一时之间,王文峰有些无计可施。

他上辈子,还真没怎么哄过女人,都是女人变着花样的讨他欢心。

正在这时,院里传来脚步声,王文峰刚站起身,两张熟悉的面孔,便出现在王文峰眼前。

“文平,文凡,你们来了。”

王文峰看到她们的一瞬,这两个名字,就像条件反射般,脱口而出。

这两个人,正是渣男的两个妹妹,十五岁的文平,八岁的文凡。

看到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的两个小女孩儿,王文峰的心里一揪,就像被针刺了一般。

别人家都是长兄如父,可那个渣男倒好,父母死后,天天吃喝赌,不但不管两个妹妹的死活,还想把妹妹住的房子卖了换钱。

如果不是大妹文平并且把地契藏的严实,两姐妹可能早就露宿街头了。

倔强的文平,课余时间,甚至去捡垃圾卖钱,独自抚养着妹妹文凡,两个人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

如果不是马冬梅勒紧裤腰带,时不时偷偷接济她们,这两个小女孩可能早都饿死了。

马冬梅的善良,让王文峰也不由得叹服。

而那个渣男,还经常去她两个妹妹那儿,把马冬梅接济她们的钱,抢回来。

小妹文凡躲在文平的背后,懦懦的看着王文峰,“哥...我...我饿,我...我...我快两天没吃饭了。”

听到文凡的话,王文峰的眼角发酸,泪差点儿流了下来。

上一世,王文峰是个孤儿,尝尽了世间冷暖,但从来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

也许,这种感觉就是血缘关系吧。

虽然自己不是他的哥,但自己的身体跟她们流着一样的血。

而大妹妹文平看到屋里一片狼藉,嫂子马冬梅又披头散发的躺在床上,文平手指哆嗦着,怒气冲冲的指着王文峰,骂了起来,“你个王八蛋,又打嫂子了?你还是个人吗你?你就是个畜生。”

吼着,文平一巴掌狠狠的扇在王文峰的脸上。

对这个哥哥,王文平早已失望透顶,甚至充满了憎恨。

王文平,也是家里唯一一个敢跟王文峰干架的人,虽然经常被打得更惨。

如果不是有马冬梅这个好嫂子,她恨不得杀了自己这个混蛋哥哥。

文平二话不说,拉着文凡爬到床上,跪在马冬梅头旁,泣不成声,哭喊着嫂子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长嫂如母,马冬梅做到了,这三年来,她如母亲一般,护着这两个小姑子。

两姐妹边哭喊着,边抚摸着马冬梅僵硬的脸庞。

王文峰摸了下被妹妹打的脸,才发现脸上湿湿的,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流泪了。

他擦了下脸上的泪,起身,走进厨房,把家里仅剩下的一把米,还有半颗白菜和剩馒头,做了一顿饭。

这些东西,上一世,他连瞅一眼,可能都会感觉到恶心,可现在,这些东西,竟然是家里仅有的余粮。

而那两个孩子两天了,连这些都吃不到。

王文峰不敢想象,这几年她们是怎么挺过来的。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们是不会过来找马冬梅的,因为她们也担心嫂子受到大哥的打骂。

很快,卧室里传来马冬梅和两个妹妹撕心裂肺的哭声。

王文峰擦了下眼角的泪,不由得松了口气。

那个女人,终于活了过来。

当王文峰将米粥端到卧室时,马冬梅蜷缩在角落里,紧紧的搂着两个妹妹,嘴里说着我没事,安慰着两个妹妹。

看到王文峰,小妹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朝马冬梅怀里挤了挤。

马冬梅抬头看向王文峰时,王文峰连忙低下了头,他竟然不敢看马冬梅那无助失望而又坚强的眼神。

王文峰把小饭桌放到床上,把粥菜馒头和筷子整整齐齐的摆到了小桌上。

虽然一直低着头,但王文峰感觉得到三双直勾勾的眼神正盯着自己。

那眼神,让历经世间沉浮的王文峰都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做了点儿饭,你们先...先凑合着吃点儿吧。”

王文峰低声说完,又一咬牙,挤出一句话,“我....我以后不会再让你们受一点儿苦。”

王文峰说着,转身朝外走去。

“哥哥,你做什么去?”小妹文凡小声问了句。

王文峰脚步一顿,头也不回的说了句,“去电子厂,替你们....不,替我们家,讨回一个公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