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现代都市 >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精品文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精品文

寒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任原周侗,讲述了​下辈子,你最想用身高换什么?他随便在网页点了个悟性,却没想到被网页吸入穿越洪流!穿到水浒,他悟性满点,开局拜师周侗!上梁山,排位次!他带梁山好汉横行北宋,在北宋掀起时代新浪潮!...

主角:任原周侗   更新:2024-07-10 22: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任原周侗的现代都市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精品文》,由网络作家“寒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任原周侗,讲述了​下辈子,你最想用身高换什么?他随便在网页点了个悟性,却没想到被网页吸入穿越洪流!穿到水浒,他悟性满点,开局拜师周侗!上梁山,排位次!他带梁山好汉横行北宋,在北宋掀起时代新浪潮!...

《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精品文》精彩片段


柴进带着任原等人进院子,然后来到一个大厅。

柴进上首坐了,任原坐在客席,宋万和朱贵坐在下首。

不多时,庄客就端上来四壶酒,三尾鱼,两只鸡,一只羊,还有时令蔬果。

“招待不周,各位随意。”

柴进照顾三人,酒过三巡,说些闲话之后,柴进主动问了:

“任兄弟刚才说,有笔生意想跟我谈?”

“那是,这可是一笔大生意,大官人肯定会有兴趣。”

任原放下酒杯,冲着朱贵招手,朱贵从包袱里掏出一个小壶,恭敬地放在柴进面前。

“这是何物?”

饶是柴进见多识广,也不知道这是何物。

“这壶里,是我酿的酒,名叫神仙醉,大官人可以尝尝。”

任原扒开塞子,一股浓郁的酒香瞬间从壶里飘散出来,让柴进眼神一亮。

倒出一点儿,细品之后,柴进说话了。

“去岁在京城,就有一种名为神仙醉的酒横空出世,引得多家豪门抢购。但数量不多,柴某有幸购的数瓶,但和今日这酒相比,去岁的神仙醉可有些名不副实啊。”

“大官人休怪,去年的神仙醉,只不过是最初的版本。我让我这兄弟尝试贩卖,也是为了看看人们是否喜爱。至于现在大官人喝得,这才是神仙醉的最终版本。”

任原抱拳解释。

“那不知任兄弟说得生意是?”

任原笑了笑,继续说:

“任某想和柴大官人共同卖这神仙醉,任某可以供酒,大官人只负责帮我贩卖,所得钱财你我二人分成,如何?”

“有意思,那不知这分成怎么分?”

柴进挑了挑眉毛,他不是啥都不会的二世祖,神仙醉的火爆,他当然能想到,这可真是笔大生意。

至于为什么任原会来找自己,柴进觉得很简单,毕竟自己在大宋黑白两道,都吃得开,而且有丹书铁劵护身,也不担心生意被别人抢去。

“愿意和柴大官人五五分成。”

任原直接就特别豪爽地说了,五五开。

这魄力也让柴进更看好他了。

“任兄弟高义,但我不能平白占你便宜,我只负责贩卖,五成太多了,我拿三成即可。”

小旋风也不是贪财之人,他主动提出三七分,而且自己拿得少,从这点儿上看,柴进确实是一个心胸开阔,光明磊落的人。

“不可,这是我等借了大官人的光,不然的话这生意可不一定能能保住,五成的份子是大官人应得的。”

任原不同意,还是坚持五五开。

“江湖都说你擎天柱任原豪爽讲义气,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但你也别忘了,柴某在江湖也是有名号的,你能大气,我就不能了么?三七分,就这么定了!”

柴进也是霸道,毕竟是皇族血统,有时候霸气起来确实没问题。

“我这两成利,是一定要给大官人的,因为我还有一笔生意,需要大官人点头。这两成,就算是给大官人的利钱。”

任原拱了拱手。

“哦?不知道任兄弟指的生意,是什么?”

柴进也严肃起来了。

两成利,这可不少,尤其是神仙醉这种畅销的东西,两成利可以说是巨大的份额了。

用这笔钱跟自己再谈一个生意,这代价可不算小。

“梁山。”

任原也不兜圈子,直接说了。

“梁山?”

柴进有些疑惑,这个名字有些陌生,而且自己似乎并没有产业在那里啊。

“大官人莫不是忘了,去岁有个白衣秀士王伦,和一个摸着天杜迁,这两人占据了水泊梁山,据说是从大官人这里得到的资助。”

“任某不才,也看上了梁山,想要作为基业,但此二人是大官人资助,若我直接上门索要,那就太不给大官人面皮了。”

“所以,任某想要用这两成利,跟大官人换一下梁山。”

“大官人可以不用出面,但日后江湖上若有传说说任某不给大官人面子,强夺梁山,还望大官人为任某澄清。”

柴进明白了。

原来如此,这个擎天柱,看上的是梁山。

难怪会给自己两成利。

但对于柴进来说,这并不是事儿。

虽然王伦和杜迁,确实是从自己这里得到了资助,然后建立了梁山山寨。

不过梁山成立之后,和自己并没有多少关系。

王伦等人也没有打着自己的旗号在江湖上游走,严格来说,梁山并不算自己的附属势力。哪怕发生了火拼啥的,也应该和自己没关系。

但任原给自己面子,在取梁山之前,居然主动上来和自己商量,给足自己的面子。

还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利益!

这怎么能让柴进不动心呢!

“好!我知道任兄弟要什么了!”

柴进也不耽搁,直接同意了,他吩咐庄客拿来笔墨,准备亲自给王伦写一份书信。

“任兄弟有心,那我也不能让你难做。我这就给王伦书信一封,如果他愿意将梁山让给任兄弟,我愿资助他另起炉灶,再立山寨,梁山不远有处二龙山,他可以带人去那儿,立寨一切费用,我出。”

“如果他不愿意让位,那任兄弟就按江湖规矩办事,不存在不顾我柴进面皮,夺人基业的事情。”

“多谢柴大官人。”

任原带着宋万和朱贵起身拜谢,他要的就是这个,只要有柴进的声明,任原的江湖名声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至于夺人山寨,拜托,任原又不是已经上了梁山火并大哥,他更强,自然可以做梁山之主!

“多谢任兄弟才是!”

柴进也是非常高兴,这一次买卖他几乎没有任何付出,就获得了这么大的便宜,饶是他小旋风见多识广,也不免有些惊喜。

至于王伦,不好意思,柴进这些年资助过的强人没有几百也有好几十,王伦算啥?

而且,这些被他资助过的强人,都是嘴上念他好,也没有什么实际行动,像任原这样子主动给好处的,这可是第一个。

“大官人,任某还有一个请求。”

“叫大官人就见外了,我痴长贤弟几岁,贤弟有话直说,喊声兄长便是。”

柴进现在很热情,刚才老管家告诉他,如果神仙醉卖的好,那一年五成的收益能让全庄收益翻一番。

“那小弟就直说了,此去和王伦商谈,小弟这边只有兄弟三人,势单力孤,想请兄长拨些健壮庄客同行,壮壮声势。”

任原的话,其实也很直接,那就是向柴进要人,毕竟自己给了那么大的好处,要点儿人也很合理。

“贤弟不用担心,来人,去庄内,点上八十闲散庄客,再备二十匹马,二十车粮草。”

柴进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庄,养的人是真多,这一下子拿出的东西,不比一些刚立寨的山寨差了。

真不愧是小旋风,出手真阔绰!

“多谢兄长(大官人)!”

任原等人再次拜谢,尤其是任原,他内心也是长舒一口气。

和柴进做生意,拉关系,这一步棋,他走对了!

“哥哥,柴大官人,为什么会这么大方?”

柴进离开以后,宋万低声问出自己疑惑。

“你也知道,赵官家夺了柴家天下,柴大官人也是心中不忿,所以他才常常庇护江湖中人,就为了和赵管家斗气。”

“所以,这一次大官人大方,说白了也是投资我们,他觉得我们能成事儿。”

任原当然知道柴进的意思,但他无所畏惧。

相比空手上山,有人投资,何乐而不为?

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师父,你敲了我三下脑门,已经答应了要教我射术拳法和兵器三种本事哈,你可不能反悔。”

任原一边大口扒着饭,一边对大宋说。

大宋夹菜的手一停,啊,我是这个意思吗?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算了算了,教吧,反正射术这一块,这皮猴肯定学不会。

至于那个兵器,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用的,想来这皮猴很快也会知难而退吧。

但大宋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时间,轮到他震惊了!

“弓开如满月,力从腿起,眼和箭要呈一条线,气息要稳,着!”

周家校场,大宋正在给任原演示弓法。

3石强弓,50步的靶子,随着大宋一声着,一箭正中靶心!箭头入木三分!

“看清楚了嘛。”

虽然刚才是演示,但大宋动作是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

“看清楚了。”

但任原是谁,悟性满级的男人,在他脑海里,此刻正在不停慢放大宋的动作,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

“那你来试试。”

大宋觉得任原是在装样子,他把手中的弓递给任原,让他亲自试试。

弓是最难学的武器之一,这小子吹牛也不打打草稿先。

任原接过弓,他手腕一沉,很明显感觉到这张弓分量不低!

铁胎弓,弓中之王,而且从刚才大宋的动作来看,这张弓一般人可真拉不开。

“喝!”

但任原这身体的力量,是绝对给力的,虽然没学习过拉弓射箭,可照猫画虎,他完全没问题!

搭上箭,伴随着双臂用力,这张起码三石的铁胎弓,居然被他拉成了一个满月!

“好力气!”

大宋看着任原的动作,内心也是大吃一惊!

好家伙,这皮猴可以啊!

要知道,拉弓是有技巧的,不是所有人都能靠蛮力硬拉。

任原这家伙这一手,已经让大宋狠狠动摇了之前觉得他不适合用弓的念头。

“且看一下准头。若是准头得了,那没准这皮猴可以成为一个霸射手!”

任原此时没有注意到自家师父表情的变化,他现在的注意力全在手中狼牙箭和远处的靶子上。

铁胎弓,狼牙箭,这配置哪怕是在以骑射闻名的辽国和金国,也是顶级弓手的标准!

深吸一口气,脑海里不断回想着大宋的动作,任原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他正在寻找一个平衡点!

“着!”

时机一到,任原也松开手,箭去如流星,重重撞在靶子上!居然硬生生把靶子穿透了!箭杆还在不停滴跳动!

但问题是……没有命中靶心,而是命中红心的最外围。

力道足够,但准头,还差些。

“可惜了。”

任原自然看到了靶子,他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

弓箭到底儿是一门需要多多练习的技术,哪怕自己已经记下了师父射箭的的样子,想要完全模仿出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这也是他两辈子第一次摸弓箭,能这样子已经很不错了。

“师父,我错了,弓箭没那么简单,我托大了,可能我并不适合学习射术。”

任原老老实实把弓还给师父,准备接受批评。

这给大宋无语的,你这说谁呢?

就你这表现,第一次拉弓就能拉动铁胎弓穿透靶子,哪怕没有正中红心,也已经是非常罕见的存在了。

你不适合学习射术,谁适合?

我嘛?

要知道哪怕大宋自己,第一次拉铁胎弓射狼牙箭时,也就是堪堪射中靶子,连红心的边缘都没有碰到。

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

“是师父错了,我收回那句话,你可以做一个很好的霸射手。”

大宋是个有错就改的人,他才不会为了面子强撑着。

“师父,霸射手是什么?”

任原好奇地问。

“有些弓手射速很快,常人一箭的时间他们可以射出两三箭,这是速射手。有些弓手准头很好,无论怎么样都能稳稳命中目标,这是神射手,还有的弓手虽然准头差点,但能开强弓硬弩,射出去的箭威力远超常人,这是霸射手。你,就属于霸射手。”

大宋解释之后,任原听明白了,简单说就是,准头不够,威力来凑。

自己射出去得箭威力很大,穿透力比别人更强,那准头稍微差点儿就没关系。

举个例子,花荣是水浒第一神射手,他射箭可以箭箭穿心一招毙命的话,那任原就是可以一箭带走对手的一条胳膊,或者一条腿,主打一个威力大。

“也行!师父,霸射手挺好,你教我呗!”

任原欣然接受了这个设定,他觉得挺好,反正咱只是准头没那么好,又不是不准。

“接下来你看我的拳法。”

拳法这方面,大宋对任原的信心就很充足,不管是翻子拳还是关中红拳,在大宋看来都非常适合任原这种猛男。

果不其然,任原看了一遍之后,就可以可以有模有样地打出一些套路了。大宋看着任原打得样子,内心几乎是不敢置信。

要不是他确认自己的拳法从没外传,也确认任原没学过任何拳法,他都要怀疑任原是不是提前练过这拳法了。

强大的悟性这时候简直就是作弊器,让任原在练武艺时几乎过目不忘,还能自主推演。

只要多加磨炼,增加实战经验,大宋有信心让任原成为禁军御拳馆又一位天字一级教头。

“剩下最后一样,就是兵器了。”

演练完两套拳法,大宋面色不变,一点儿看不出来这是个快七旬的老人。

“师父,你还没有说我适合用什么兵器哩。”

任原暗自搓手,心里充满了期待。

“兼顾刀枪棍棒之特性,又能好看的兵器,寻常兵器肯定是不可能了,但有几个奇门兵器,倒是非常适合你。”

“啥兵器?”

任原也有些好奇。

“一是方天画戟,二是凤翅镏金镋,三是金钉枣阳槊,四是独脚铜人,你想学哪个。”

乖乖,大宋不愧是大侠,直接就说出四个名字。

“师父,那我学方天画戟?”

任原首选还是方天画戟,毕竟前世觉得吕布的方天画戟太帅了。

“哦,这个为师不会。”

大宋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会。

“啊?”

任原都傻了,师父,你既然不会,那你说个啥啊。

“那独脚铜人?”

“这个也不会。”

“凤翅镏金镋?”

“那是说书人才会的。”

所以……师父,你说了这么多,最后其实就只有一个金钉枣阳槊可以选对吧!

“哇喔,那就是金钉枣阳槊了?”

“不,这个我也不会。”

哈?

任原一脸懵,他突然觉得,自己拜了一个假师父。

拜托,您老人家快七十岁了,能不能成熟一点。

“师父,咱能不能好好说。”

任原无奈了,只能投降。

大宋看着任原一脸无奈的样子,眼角也是飞扬了起来。

哼哼,你小子,让师傅震惊了这么久,也该让你吃吃瘪了。

“放心好了,虽然这几个武器为师不会,但还是可以教你的。”

大宋一边说,一边走到屋内,取出一把武器,走到任原面前,用力插在地上。

“为师打算传你的是,三尖二刃刀!你可愿学?”

皮猴,敲你三下脑门,可仅仅不是教你三种武艺的意思。

还要告诉你,你要学的兵器,正是这三尖二刃刀!

雪亮的光芒从三尖刀的刀身上亮起,寒光照在任原脸上,晃人心魄。

这兵器,帅炸了啊!

“砰”地一声,任原再次跪倒,重重磕头:

“弟子愿意!求师父教我!”

……

小说《开局身高换悟性:我在水浒当霸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乡亲们!不要着急!一户一户排好队,都有钱粮!”

任原亲自站在发放钱粮的队伍这边监督,怕有人克扣。

而且他一再给手下强调,放粮时,基本的礼貌要有,别把村民们当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下人。

整个放粮过程中,但凡被他看见有呵斥百姓的喽啰,任原上去就是一脚!然后带着人道歉,处理了七八个人之后所有的小喽啰们就不敢摆架子了。

连寨主和头领们都放下身段,和善待人,他们这群小喽啰敢乱来的话,会被人骂死的。

每一户百姓接过钱粮的时候,嘴里都赞不绝口,千恩万谢,虽然此刻寒冷的夜风还在吹着,但西溪保正的庄园这里依然热火朝天。

除了要给百姓们发放粮食,剩下的东西要尽快装车,然后运回山上。

毕竟闹出的动静不小,万一被郓城县的官兵发现了,目前的梁山还是不太能正面和官兵冲突。

“大王!俺有话想说!”

有一户人家,七八口人,领完钱粮之后,正准备离去,突然间其中一个后生跑了出来,冲着任原跪下直接磕头!

“这后生,你这是做什么?起来说话!”

任原愣了一天,赶紧叫这孩子起来。

“大王!您是大好人!给俺们发钱发粮,俺都想好了!俺虽然年纪小!但有一身子力气,可能吃苦了!俺就想像四哥那般,活得那个扬眉……扬眉……对对对,那叫扬眉吐气!俺不想再过受人欺负吃不饱饭的日子了!大王,就收留俺罢!”

那后生没有起来,反而跪在地上大声说道!

这后生的言语,影响了不少人,片刻之后,其他人家中,也陆陆续续走出来不少人来,都来到任原面前,跪下。

“大王!也收了俺吧!俺不仅有力气!还抗揍!”

“大王!俺也是!俺还学过几天棍棒哩!”

“大王!俺们兄弟俩都愿意上梁山!”

……

一时间,愿意上梁山的人络绎不绝,宋万等人吃惊不小,这粗略看过去,怎么也得有二三百人了啊!几乎赶上这次梁山下山的人马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些后生说要上山,居然没有任何一家有人出来阻止!

也就是说,西溪村的人,都默认了自家孩子去上山当强人。

“各位!都听我说!”

任原看到这么多人都愿意上山,当然很开心,但毕竟目前来说,梁山还是一个强人窝子,上山当强人这不是一个特别光荣的事情。

所以,有一些话,他不得不说在前头。

“我们梁山,虽然是替天行道,但目前还是强人聚集地。虽然上山后,能吃饱饭,能不拼人欺负。可是你们要知道,干我们这行可是刀口上舔血的买卖,一个不慎,轻则伤筋动骨,重则赔上身家性命,你们不后悔?”

跪下的众人听到任原的话,但他们只是左右互相看了看,并没有人有退出的意思。

“大王!俺们不后悔!你收下俺们吧!”

“就是!大王,好汉子一个唾沫一个钉,俺们绝对不后悔!”

……

任原见状,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要的就是诚心诚意加入的人!

“大,大王,容老朽说一句可好。”

而就在这时,西溪村民中,突然走出两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两位老太公,有话请说。”

这两位老者,看着就有六七十岁,在这个年代能活这么久的,那都是寿星公,任原自然也不敢造次,非常有礼貌地请两人说话。

两位老太公都拄着拐杖,看到任原的动作,两人对视了一下,默默点头,然后交替开口。

“俺们兄弟俩,在这村子里,活了七十余年,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大王这般大方仁义的人。”

“大王啊,俺们这些人,年纪大了,这一辈子,也就是土里刨食的命。这保正在村里作威作福十几二十年,俺们都忍了,可这心里头,何尝不想有一天能摆脱他了。”

“但是大王啊,朝廷不公啊,俺们辛辛苦苦一年到头,大部分收成都被这保正还有那些押司县尉夺走了,多少人一家子整年都是忍饥挨饿。那厮的几个孩子又在村里作威作福惯了,平白被他们打杀的村民就有二十多位!”

“大王啊,虽说今日梁山为俺们村除了一害,可谁知以后还会不会有其他保正继续害人!俺们老了,没几年好活了,可这帮后生,他们还年轻!总不能就让他们这么认命吧!”

“俺们知道大王担心什么,但还请大王带他们上山吧,人各有命,各人有各人的造化,怨不得别人,只求上山之后,大王能好好对待他们。”

“大王如此仁义,想来落草也不是长久之计,日后大王若招了安讨得官做,这帮后生跟着也能有个出身,就不用再受俺们所受的苦了!大王,老朽在这里给恁作揖了,求大王垂怜!带他们上山吧!”

两位老太公说话,就要俯身下拜,任原哪里肯接受,赶紧上前扶住两位老人家。

“两位老太公,既然如此,你等放心,我带他们上山!愿意带着家眷上山也没问题!”

“我任原用性命担保,上我梁山之后,他们衣食无忧!至于今后,只要我任原在一天,就会给他们一天的好处!去搏一个好出路!”

“好好好,大王是个能成事儿的,老朽替西溪这帮后生,谢大王!”

“谢大王!”

“谢大王!”

两位老太公紧紧扶住任原的手,他们这一次,是真得放心了。

而那些想上梁山的人,自然是无比开心,尤其是任原刚说了,还可以带家眷,就更让人心动了。

“袁朗!”

“哥哥吩咐!”

“去,统计一下所有愿意上山的名单,从进往后,他们也是我梁山一员!”

“得令!”

袁朗面露喜色,今晚刚刚得了大笔钱粮,如果能再得三百精壮的年轻汉子,那这一趟下山就赚大了!

“宋万!”

“哥哥吩咐!”

“抓紧时间,把钱粮给乡亲们分好!其余的赶紧装车,运回山寨!”

“哥哥放心!丢一粒粮食,你就拿我试问!”

宋万也立下军令状,这次的钱粮,是山寨发展最扎实的保障!

而且,他们两个人刚才看得很明确,保正被杀之时,虽然村民对梁山人马眼中有感激,但也仅仅是感激,并没有太多亲近的想法。

等到寨主一放钱粮之后,那一个个,都把梁山当成大救星了!不但亲近,还拖家带口准备上山!

尤其是袁朗,他数了数,这一趟上山的精壮汉子,数量有三百六十八人!而且个个都在田间劳作,身体强健的汉子,只需要稍加训练,立刻就有战斗能力!

最起码,这帮人比目前留守山寨的那些老弱,要强!

更何况还有一百多家眷一起上山,整个梁山人马数量,一下子就突破了一千!

当今大宋,超过一千人马的寨子,那绝对就是大寨了!

“对了寨主,保正他家里还有一些罪过不大的家丁和一些偏房人,怎么办?”

有头目过来问任原。

“首恶已除,剩下得就不连坐了。那些家丁一人打十棍,给两贯钱路费,让他们滚出西溪村,永世不得返回。如有违逆,叫他们洗干净脖子候着,且看我梁山的刀利不利!”

“至于保正的偏房。他们家老祖宗,给他们留下了二百亩上田,这是地契,就还给他们吧。警告他们,今后莫要害人,今日之事也最好忘记,若不怕死想要找梁山寻仇,那我们等着,下次再见,绝不留情!”

袁朗和宋万等人听了,齐声大笑:

“还是哥哥仁义,但哥哥放心,若是这群人不知好歹,再来闹事,不需要哥哥出手,我等亲自砍了他们的脑袋,送给哥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