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封总错认白月光

封总错认白月光

西瓜满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顾柒柒以为自己选了良人,执意要嫁给男人,最终却落得个家破人亡,自己车祸惨死的结局。临死前的最后一通电话被挂断后,她彻底绝望了!重生之后,顾柒柒回到了新婚之时,这一次她选择放弃,将男人还给他的白月光,让这对狗男女白头偕老,可封墨行竟将她这种做法看作是欲擒故纵,她要好好纵给他看看。

主角:顾柒柒,封墨行   更新:2022-07-15 21: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柒柒,封墨行 的女频言情小说《封总错认白月光》,由网络作家“西瓜满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顾柒柒以为自己选了良人,执意要嫁给男人,最终却落得个家破人亡,自己车祸惨死的结局。临死前的最后一通电话被挂断后,她彻底绝望了!重生之后,顾柒柒回到了新婚之时,这一次她选择放弃,将男人还给他的白月光,让这对狗男女白头偕老,可封墨行竟将她这种做法看作是欲擒故纵,她要好好纵给他看看。

《封总错认白月光》精彩片段

“离婚?你这辈子都别想!”

“顾柒柒,这辈子,你就是死,也是我封墨行的女人!”

大雨倾盆,顾柒柒狼狈地走在泥泞的公路上,手中拿着被淋湿的离婚协议书,脑中回荡着刚刚男人的冷怒声。

就在半个小时前,她拿着这份离婚协议书去找封墨行,说要成全他和他心中的白月光。

可当封墨行听说她要净身出户跟他离婚,却气得浑身颤抖,还想囚禁她。她砸伤封墨行才跑了出来。

既然不爱她,那为什么不同意离婚,总不是在这时候对她生出几分情意了吧。

顾柒柒自己都觉得这个猜测荒谬,她自嘲地笑笑,抬起手擦掉脸上的雨水,随后掏出手机,打算叫人来接她。

手机亮起,最先映入眼中的却是屏保上封墨行的照片,男人的脸如雕刻般棱角分明,鼻梁挺直,薄唇微抿,一双深邃的眼眸不耐烦地看向镜头。

她心中一痛,这是刚结婚的时候,她磨了封墨行好久,他同意拍下的照片。即使后面他们两个关系越来越僵,她也没舍得换下。

就在这时!

一道横闪的强光猛地从侧面打过来,强有力的冲击声混杂着紧锣密鼓的雨水顷刻间映入耳畔!

顾柒柒转头看去,瞳孔剧烈缩紧的刹那,四周天翻地覆,身体像破碎的布娃娃一样被撞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疼,好疼啊!

强烈的痛楚敲击着她每一条神经。

顾柒柒满身血迹地趴在地上,腥甜的鲜血不断地从口中溢出。胸口更是像被巨石压住,无法呼吸。

她颤巍巍地抬起头,却看见大车猛地倒退,再次凶悍地朝她冲过来!

“不......”

惊恐的声音卡在喉咙里,顾柒柒挣扎着想要躲开,可虚弱疼痛的身体却没能移动一丝半毫的距离。

她只能恐惧地、眼睁睁地看着大车车尾飞一样地冲过来,从她的身体上重重地碾压过去!

那一刻,她拼尽最后的力气望向大车车窗,恰好一道闪电划亮天空,照亮大车上带着鸭舌帽的男人面孔,狰狞阴狠的笑容融进阴森的雨幕,恍如厉鬼!

啪嗒。

手机掉落在地。

顾柒柒被剧痛冲击得思维麻痹,只剩下身体还在轻微抽搐,瞳孔也渐渐失去焦距......

为什么?

她不认识那个人,为什么他要撞死她?

她这一生治病救人,从未得罪过谁......

不,她不甘心,她不想死!

求生的欲望逼迫顾柒柒再次挣扎起来,她仅剩几根手指还能动弹,就这样颤抖着胡乱摸索,终于触碰到掉落在旁的手机。

抱着最后一丝微薄的希望,她按出了那个紧急呼叫。

“封墨行......”

封墨行,快接,快接电话。

求求你......

1秒,2秒,3秒......

时间在这一刻尤为冗长。

嘟嘟嘟......

一阵忙音后,打出的号码被无情地挂断。

刹那,顾柒柒的心,如坠冰窟。

大车在撞人后就已迅速地驶离。偌大的公路上,只有顾柒柒躺在血泊里,奄奄一息。

她模糊的视线停留在作为手机屏保的照片上,她爱了多年的男人依然英俊帅气,她却再也没有力气拨打电话了。

这个男人,她的丈夫,景城商界四大家族之首的掌权人,封墨行。

两年前,她在一场车祸中救下垂死的他,后来又治好了封家老爷子的顽疾。

封老爷子知道她倾心封墨行,又欣赏她身为医生救死扶伤的能力,就给他们两个订婚,要封墨行娶她。

那时,顾柒柒满心欢喜地嫁给封墨行。然而婚后,封墨行给她体面、名声、荣耀,对她相敬如宾,却不曾碰她,结婚几个月后,封老爷子为了早抱孙子,悄悄给他们喝了药酒。

那天他们发生了关系后,顾柒柒才知道,原来封墨行心里一直有人。

甚至在不久的后来,她亲眼看到了那个被封墨行放在心尖上的女人苏怡然,在他身边言笑晏晏,占据了他所有的宠爱。

事到如今,她终于心灰意冷想要离婚,可封墨行却不肯放她走......

不过现在即使她想走,也没有力气了。

一切,都来不及了。

生命一点一滴流逝,意识溃散前,顾柒柒遗憾地闭上眼。

就这样吧,封墨行。

这辈子我们折腾够了,下辈子,我们不要再遇见,我也不会再爱你。

......

封家别墅。

房间一片狼藉,安静得诡异。

封墨行神色冷峻地坐在桌前,另一份离婚协议书就散落在他脚下。

助理林易走了进来,忐忑道:“封爷,苏小姐约您晚上一起吃饭。”

封墨行收回盯在离婚协议书上的冰冷目光,不知为何有些心烦意乱,冷淡地说:“拒了吧,跟她说改天。”

林易点头转身离开,封墨行拿起文件准备办公,目光却落到手机上。

刚刚,那个女人给他打电话,究竟什么事?

封墨行拿起手机,深沉的眸底如潭水般暗流涌动。

这女人,胆子越发大了,不但要离婚,还敢拿花瓶砸他,简直无法无天!

想到这,男人又将手机重重放下,打算晾她一晚上。

他拿起手边顾柒柒送给他的钢笔,修长的手指捏住笔尖细细摩挲,却突然想到,当初顾柒柒送他这支钢笔时,笑容艳丽明媚,与今晚冷淡决绝的模样截然不同,心头莫名又腾起焦躁的怒火。

半分钟后,一阵慌张地脚步声在门口响起,封墨行不悦地抬起冷眸,寒意湛湛,“什么事这么慌张?”

管家脸色惨白,唇瓣哆嗦,“封、封爷......刚刚警方打来电话,说,太太她出车祸了......当、当场......死亡。”

封墨行漆如点墨的瞳孔狠狠一震,尖锐的钢笔尖瞬间刺穿掌心,殷红的血涌了出来。

男人猛地起身,眼前一阵天昏地暗,几近眩晕,他撑住身体,喉间不知怎的就有些腥甜,半晌才从薄唇中溢出几个字,“怎么......回事?”

“您的手!”管家看见了封墨行手上的伤,吓了一跳。“我给您......”

“让你说怎么回事!”封墨行脸色难看地打断他。

“警方说是意外,司机肇事逃逸了,警方赶到的时候......太太已经没有呼吸了。”管家小心翼翼地回复。

封墨行脸色一白,手无意识地攥紧,鲜血直流,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一样,厉声说:“不可能!一定是那个女人又在作了!”

那个无法无天的女人,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封爷,请节哀,警方说出事地点在别墅街,要我们去认领......”

管家还没说完,封墨行已经大步迈出房间,速度快到管家都没反应过来。管家慌慌张转身跟上,却发觉一向步伐稳健的封爷,此时竟有些蹒跚......

仅仅五分钟,封墨行就驱车疾驰到了现场。

四周停了几辆警车,警戒线内,有一具尸体被蒙上了白布,雨下得很大,却依旧没能冲散周围的血红。

封墨行的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他用尽力气走到警戒线中央,手指颤抖地拉开了白布——


白布之下,女人遍体鳞伤,曾经精致漂亮的面容被血迹模糊。

轰隆隆——

闪电照亮伞下封墨行惨白的脸,男人周身猛震,眸光在一瞬凝住。

他死死咬住薄唇,用力到几乎渗出血,好一会才从喉咙中挤出干涩哽咽的声音“顾柒柒,谁允许、谁允许你死了!”

一旁传来脚步声,警察拿着一个屏幕碎裂的手机递过来,“封先生,这是封太太生前的手机,我们看到上面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您的,请节哀。”

封墨行僵硬地扭过头,看到屏幕上他的照片,眸底寸寸破碎。

半晌,他脱下外套温柔地披在顾柒柒身上,又小心地将她揽入怀中,头也不回地踏进大雨,任由雨水打湿衣衫。

“先生......”管家撑着伞追上去“先生,太太已经不在了,您......”

封墨行像疯魔了一样抱紧怀中的人,薄唇中吐出偏执的冷冽声音,“她没有死!谁也别想带走!”

......

痛!

浑身都痛!

顾柒柒头昏脑胀地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熟悉的房间,灰白风格的布置,深黑色的床单,处处冷清的气息。

这是封墨行的房间!

顾柒柒下意识坐起,顿时,浑身传来剧痛,四肢百骸都像是要碎掉一样。

同时,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从浴室传出,里面似乎有人。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而眼前,这熟悉的一幕......

顾柒柒忽然意识到什么,浑身骤然血液冷却,心沉到谷底!

她这是回到了两年前......她与封墨行结婚三个月后的那天!

当时他们从宴会回来,爷爷谈话间多次提及想让他们早点抱个孩子,当时气氛尴尬,他们两人都没回应,后来喝了爷爷给的酒,不知怎么就睡到了一起。

肩头布满的红痕,和散落一屋子的衣服提醒着她,这不是梦境!

她回来了,而且,重生在她最不想要的一天!

顾柒柒仓惶去捡散落地上的衣服,砰的一声,浴室门在这时打开。

一道颀长的身影走出,顾柒柒下意识回头,男人帅气逼人的脸庞映入眼帘。

高挺的鼻梁,精致的眉眼,宛如上帝最杰出的作品,他上身赤裸,下身围着浴巾,露出精壮有力的胸膛,举止投足之间,都散发着逼人的冷意,像是天生的王者一般,俯视着她。

是封墨行,那个娶了她却心里住着别的女人的封氏掌权人,她名义上的丈夫!

两人四目相对。

封墨行冰冷的神情似乎一顿,接着,又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低沉冷清的声音透出不屑。

“顾柒柒,怎么,目的达到了就想走了?”

顾柒柒捡起地上的衣服捂住胸口,精致的眉眼中一片冷寂。

她咬着红唇,站直了腰身,“封墨行,昨晚只是个意外,你就当没发生过吧。”

她平静开口,可眼神中却藏蕴着说不尽的心酸与苦楚,透着陌生与凉薄,与之前判若两人。

封墨行气笑了,“昨天难道不是你给我下药,费劲心思地促成这件事?现在事成,反倒翻脸无情了,顾柒柒,你倒是玩得开。”

顾柒柒心口蔓延起酸意,喉间发紧,她在他眼里从来都是这么不堪。

她沉默了几秒,才开口,“不管你信不信,费尽心机促成这件事的人不是我。”

封墨行一双潋滟黑眸微微上挑,眸底的不屑清晰可见,“是不是你,目的不都达到了吗,有什么区别?”

从前,她盼着他能多跟她说几句话,可此刻,听着他这样讥讽的话,她觉得刺耳又可悲。

曾经她是多瞎了眼,才会喜欢他!

该清醒了。

这一世,她还有机会,她可以离开他,重新生活!

顾柒柒的指尖扣紧掌心,面色平静地望向封墨行:“我们离婚吧。”

男人神色陡僵,倏地捏紧顾柒柒的手腕,周身戾气四射,“你再说一遍!”

顾柒柒疼得深吸一口气,却没有改口的打算。她直视男人冰冷摄人的目光,压下心中的暗涌,道:“封墨行,你想娶的从来都不是我,我也不想再给自己画地为牢,不如我们好聚好散。”

说完,顾柒柒趁封墨行因为她的话怔神,立刻把手抽回来,没再看他诧然睁大的瞳眸,迅速穿起衣服。

黑色连衣裙套在身上,瞬间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

女人长发如瀑,巴掌大的脸上,一双杏眼坚定透亮,修长的双腿洁白笔直,气质清冷绝艳,一个轻轻撩发的动作,都透着一股冷艳的美感。

封墨行蓦然想起,她昨夜的模样。

可似乎一夜之间,她就变了一个人。

他盯着顾柒柒,想看出她究竟在想什么,可顾柒柒却像是完全忽视了封墨行,刚穿好衣服,就迫不及待地往门口走去,一副恨不得马上离开的模样,

封墨行怒极反笑:“顾柒柒,你以为封家是你想进就进,想走就走的吗!”

顾柒柒搭在门把上的手一瞬间捏紧,乌黑的杏眸迸射一道冷光,封墨行还当她是上辈子那个爱惨了他、任由拿捏的女人吗。

顾柒柒想到那通被无情挂断的电话,已经麻木的心中忽然刺痛,临死前的不甘,对他见死不救的怨恨,还有过去一桩桩一件件、她放下身段做的讨好他的事,都在她脑海中翻涌。

她转过身,看着男人英俊的面容,忽然扯出一抹讥讽的笑:“怎么,封墨行,你想我留下?就凭你也值得我付出一辈子?”

音落,顾柒柒便看见封墨行的脸色骤然铁青。

她却笑得痛快极了,毫不留恋地拉开门。

结果还没来得及迈出腿,就看见门口一脸尴尬的管家,管家看见门开,目光下意识地扫向封墨行,落到他的浴巾上,又慌忙低下头。

封墨行光看管家那精彩的表情,就知道他听到了,瞬间沉了脸,“顾柒柒!”


顾柒柒勾勾唇,头也不回地绕过管家,抬步离去。

封墨行盯着她不太舒服却固执着挺直的纤细背影,眉峰蹙起,黑眸如潭。

房间安静下来,管家将头低得不能再低,仿佛听见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他压着嗓音道:“封爷,刚刚我听到房间有吵架声才赶过来的,我什么都没听到......”

管家还没说完,感觉身前一道寒冷的光射来。

“滚!”

封墨行眼底带着戾气,整个人看上去如同压抑着爆发的火山。

管家夹着尾巴就跑了。

......

顾柒柒从封墨行房间出来后,脑中还有些发蒙。

不敢相信,她竟然重生了,上辈子,那辆大车突然冲出来,她没有看清车牌,但她认得那人的眼睛,确定她从未见过他。

既然如此,那就是有人买凶杀人。

可她从未得罪过谁,为什么有人要她的命?

无论是谁,她既然重活一世,一定要谨慎起来,不再给任何人伤害她的机会!

既然这样,她不如回去住,一面准备跟封墨行离婚的事情,一面可以查这件事。

顾柒柒回到自己房间,迅速收拾了东西,同时拨通了哥哥顾白夜的电话,让他过来接她。

顾柒柒刚出别墅,一辆黑色豪华大车就迅速出现,停在她身侧。

顾柒柒抬眸,清亮的眼中映出男人的模样。

顾白夜生得浓眉高鼻梁,和顾柒柒也有几分相似,只是长得更为英俊,一身慵懒的黑色休闲服,依旧掩盖不了清绝的气质。

重活一世,再次见到顾白夜,顾柒柒眼眸有些发湿。

上一世,她与封墨行闹僵后,顾白夜为了护她,与封墨行也闹得很僵,最后在商业上被封墨行各种挤兑......

顾白夜回到驾驶位,侧身替顾柒柒系好安全带,“怎么突然回家了,是想家了?”

顾柒柒攥紧了手指,伸手捋了下长发,掩饰道:“没什么,就是想回去看爸妈了,最近妈身体怎么样?”

顾白夜伸手揉了揉顾柒柒的脑袋,“你还想得起来问我们!”

顾柒柒望着车窗外葱绿的风景,薄唇抿了抿,一股愧疚感在心口蔓延。

上一世,她对父母的关心,的确不够。

顾白夜见顾柒柒真的认真在想,语气转缓,“好了,我逗你的,他们都好。”

“哥。”顾柒柒抿着唇,低眸看向自己的手指,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才说出口,

“我要跟封墨行离婚。”

顾白夜唇角的笑容瞬间凝住。

他们不过结婚两个月,怎么突然要离婚......

半个小时后,顾柒柒和顾白夜一起回到顾家。

顾柒柒一到家,就看到母亲周芳坐轮椅上正看着电视,背影微驼,但依旧慈和。

顾柒柒腿上忽然像灌了铅一样僵住。

还好,她这一世,还能看见平安的母亲。

上一世,她与封墨行闹僵后,顾氏产业急剧下降,母亲本就因为身体不好,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病情斗转急下,最后撒手人寰。

周芳听到脚步声,转头望见兄妹二人,脸上泛起笑容,“柒柒,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

顾柒柒抬步上前,猛地俯身抱住周芳,声音沙哑,“妈,我想你了。”

是真的很想,上一世母亲离去后,她几次抱着母亲的照片睡不着,那种深夜蚀骨的滋味,她再也不想再来一次了。

周芳怔了一下,伸手拍了拍顾柒柒的后背,“今天这是怎么了?”

周芳下意识看了眼顾白夜。

顾白夜紧绷着脸一言不发,向来放荡不羁的神情不见,反而有些严肃,正靠在一旁的桌角,默默等待着。

刚刚顾柒柒只说了那么一句话,始终没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顾柒柒四顾看了下家里,除了厨房忙碌着的李妈,并没有看见别的人。

“妈,爸去哪了?”

周芳答道:“他出去了,对了,柒柒,有件事正要告诉你呢,我昨天和你爸商量了一下,我决定去国外治疗腿了,上次你推荐的方案你哥哥也已经拿给国外的医生了。”

顾柒柒一听,打心眼里高兴,眉眼都发出光亮来。

“这是好事啊!妈,你什么时候出发?”

上一世,她就跟母亲多次建议治疗腿的事情,现在她肯治疗,总归是好事。

周芳笑道:“下周就走,正好还能跟你多待几天。”

两人说了一会话,大门口就传来嘈杂的声音,紧接着,顾弘出现了,手里提着一些精致的点心,应该是刚出去了

顾柒柒转头一仰起头,就看到中年人眼角细细的纹路,鬓角间杂的零星白发,和他脸上泛起的慈爱笑容。

隔世的熟悉感让顾柒柒再次瞬间红了眸。

“爸,您回来了。”

顾弘看到顾柒柒发沉的小脸,略带宠溺地道:“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顾柒柒望着久违的一家人,心口发酸。她摇了摇头,走过去拉住顾弘的胳膊晃晃,语气也变得柔软,笑着道,“谁敢惹我不高兴,我可有你们和大哥护着呢。”

上辈子,公司的情况一落千丈后,父亲年纪大了力不从心,母亲又离世了,他操劳一生,也离世很早。

顾弘与周芳相视一眼,都蹙起了眉,不对,这丫头不对劲。

顾弘拍了拍顾柒柒单薄的肩头,道:“柒柒你回来,打算住几天?”

顾白夜抿抿薄唇,看着浑身上下散发着不一样气息的顾柒柒,黑眸中晕染着复杂的光泽。

顾柒柒默了一瞬,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道:“爸,妈,哥哥,我不回去了,我想跟封墨行离婚。”

顾弘瞬间睁大眼睛,“你说什么?”

周芳更是惊得白了脸,声音带着颤意,摇着轮椅就到顾柒柒旁边,紧紧盯着她,“你不是只回来住几天吗!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顾白夜脸上的严肃又添加了几分,高挺的眉骨拢起,字字清晰,“到底是不是因为他欺负你了,还是他外面有女人了?”

顾柒柒看着满脸焦急的家人们,脑海中回荡着一幕幕前世和封墨行纠缠的场景,又想起让她彻底死心的那一通电话。

这一切都不会再发生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