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重生1991

重生1991

闲人很闲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再次醒来之时,叶云飞发现自己回到二十年前,当一切过往如同电影序幕一般在脑中一幕幕回放的那一刻,叶云飞发誓此生绝不会重蹈前世凄凉命运。这一世,在财富、权力和爱情的面前,他要如何选择,是努力赚钱弥补前世遗憾,还是手掌权势,将所有欺辱他嘲讽他的人统统踩在脚底,还是选择爱情至上放弃所有。面对重重选择,叶云飞表示,小孩子才做选择题,他全都要!

主角:叶云飞,孙小萌   更新:2022-07-16 02: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云飞,孙小萌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1991》,由网络作家“闲人很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再次醒来之时,叶云飞发现自己回到二十年前,当一切过往如同电影序幕一般在脑中一幕幕回放的那一刻,叶云飞发誓此生绝不会重蹈前世凄凉命运。这一世,在财富、权力和爱情的面前,他要如何选择,是努力赚钱弥补前世遗憾,还是手掌权势,将所有欺辱他嘲讽他的人统统踩在脚底,还是选择爱情至上放弃所有。面对重重选择,叶云飞表示,小孩子才做选择题,他全都要!

《重生1991》精彩片段

18岁的叶云飞,独自一人背靠在砖头裸露的土胚平房前。

久违的记忆,如同电影倒放一般,在他脑海快速倒退了二十多年。

“难道是做梦?”叶云飞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扬手狠掐了下胳膊。

顷刻间,他感觉到胳膊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叶云飞立刻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内心的震惊久久不能平复,脑海闪过一个天方夜谭般的猜测。

难道自己重生回了1991年?

“小飞,吃早饭了。”

屋内传出的妇女叫喊声,打断了叶云飞的思路。

“来了。”叶云飞边回应,边转身进入了屋子。

破旧的八仙桌前围坐着三个孩子,分别是他的二弟,三妹和四妹。

最大的15岁,最小的4岁,都还没有成年。

八仙桌上放着一盘热气腾腾,大小不一的带皮红薯。

身穿补丁衣服的妇女,拿起一个红薯递给了叶云飞。

“吃吧。”

“嗯。”叶云飞接过红薯应了一声。

眼前的妇女是他的母亲吴秀英。

性格方面,说好听点是温柔,说难听点就是一个受气包。

但凡是个人都能把她拿捏住。

不过有时候吴秀英也会表现出强势的一面,主要是因为吴秀英特别的护崽。

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全部是他母亲一人在打理。

至于他父亲,半年前生病去世了。

“秀英在家呢。”一名中年妇女边嚷嚷,边从屋外走了进来。

叶云飞扭头看了一眼,立刻认出了中年妇女。

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大娘张彩凤。

“什么事?”吴秀英看着张彩凤问了一句。

张彩凤没有一丝客气,坐倒在长板凳上,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问道。

“欠咱们家的八十块钱啥时候还?”

见张彩凤上门来要债,吴秀英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强挤出一张笑脸,语气略带一丝恳求说道。

“他大娘,能不能再缓一阵子?”

为了给叶云飞的父亲治病,他们家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而且还欠下了上千块钱的外债。

过去半年时间,她靠着养兔卖兔毛,以及家里几亩田地,勉强还掉了一部分债务。

眼下叶云飞考上大学,百来块学费还没有凑够,她属实拿不出钱来还债。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难不成你们想赖账?”张彩凤板着一张脸,冷哼质问道。

吴秀英顿时沉默下来,不知道如何去接张彩凤的话了。

叶云飞想起了上一世的事情。

张彩凤上门讨债,吴秀英被逼无奈,只得把家里养的兔子给卖了。

要知道,养兔卖兔毛是他们家主要的经济来源。

最为关键的是,到头来,卖兔子的钱不够还债,他大学也没有上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张彩凤坐在那喋喋不休嚷嚷。

吴秀英没有出一个声,只是静静坐在那听着。

叶云飞抬头凝视一眼张彩凤,语气十分冷漠说道。

“大娘,说话别太过分了。”

“当初分家的时候,我爸把二层小楼让给了你们。”

“现在你跑来逼债,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他爷爷过世的时候,留下一栋二层小楼和三间土胚平房。

当时他爸在工厂上班,一个月收入有七八十块钱。

考虑到大伯家条件比较艰苦,所以把二层小楼让给了大伯一家。

听到叶云飞的话,张彩凤顿时就不乐意了,扬起嘴角冷哼一声道。

“小兔崽子,怎么说话的?”

“明明是你爸自己蠢,不要二层小楼,又不是我们逼着他不要的。”

叶云飞的大伯是长子,在她看来,叶云飞的爷爷把二层小楼分给他们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张彩凤这话一出,叶云飞整个人气场发生变化,语气略带一丝怒气说道。

“立刻滚蛋,想要钱的话,半个月以后过来拿。”

怎么说也是活了两世的人了,他看透了太多的东西。

像张彩凤这种不念亲情的亲戚,在他看来不要也罢。

1998年,马小花创立企鹅集团。

1999年,马大云创立阿狸集团。

2000年,张小宏创立百搜公司。

2008年,中木聪创造出比特币。

当下是1991年,距离二十一世纪富可敌国的大佬们崛起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他觉得自己凭借上一世的阅历和经验,完全可以赶在众大佬前面创出一番事业来。

只不过眼下他必须想办法赚一笔钱才行。

一来把家里欠的债还清,二来改善一下生活条件。

最为重要的是,他想让自己的弟弟妹妹完成学业。

张彩凤整张脸气得通红,心里更是涌现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怒火,扭头狠狠瞪了一眼叶云飞破口大骂道。

“小畜生,你们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叶云飞竟然敢如此口出狂言让她滚。

“信不信我把你这泼妇赶出去。”叶云飞面无表情,声音不带一丝玩笑说道。

一旁的吴秀英见状,整个人懵了一下,感觉叶云飞一夜之间变了个人似的。

不过此时的她没有心思琢磨这些,生怕一会儿叶云飞真急眼动手。

“他大娘,小飞还是个孩子,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至于那个钱,要不你再缓半个月?”

张彩凤的架势,她全部看在眼里。

今天不明确表个态,张彩凤肯定不会离开。

思来想去,最终想到了家里养的兔子。

至于叶云飞说的半个月,她只当其是一时冲动说的气话。

“唉,谁叫我心肠软呢?”

“看在咱们是亲戚的份上,再给你们半个月时间。”

“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到时候你们还不上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张彩凤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摆出一副假和善的模样,接二连三说道。

她这趟过来的目的是为了要债,根本没有心思和叶云飞这个小王八羔子浪费口水。

再者,与叶云飞比起来,吴秀英的话可信度高很多。

目送张彩凤离开,吴秀英稍稍松了一口气,扭头看着叶云飞安慰道。

“钱的事妈会想办法。”

“嗯。”叶云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头应了一声。

吴秀英有没有办法凑到钱他不关心,因为他已经想好了赚钱的办法。


吃过早饭,叶云飞起身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凹凸不平的泥地上,摆放着一张破旧的大床。

这是他们兄妹四人的床。

叶云飞来到椅子坐下,拿起桌上一本笔记本,将夹在里面的钱取了出来。

一共五块五毛六分,是他过去几年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

把钱揣入兜里,叶云飞起身朝房间外走去。

“妈,我去朋友家玩几天。”叶云飞看着井边打水的吴秀英说道。

“去吧。”吴秀英没多想什么,点头应了一声。

话音刚落,叶云飞跟自己弟弟妹妹道了个别,步行前往了镇上。

步行半个多小时,叶云飞来到了龙桥镇公交车站。

1991年的公交车,还没有投币机,车费以乘坐站数计算,2.5公里为一个计价站。

1到2站0.2元,3到4站0.4元,4到6站0.6元,以此类推。

不像二十一世纪,2块钱车费直接坐到终点站。

叶云飞所在的龙桥镇,离市区有二十五公里左右。

掏出一张红色一元纸币递给售票员后,叶云飞找了个空位坐下。

闻着空气中弥漫的烟味,叶云飞本能的抬头朝前方看了一眼,赫然发现几名男子坐在那抽烟。

他没有上前劝阻抽烟的几人,因为他心里十分清楚,当下是1991年,还没有出台公交车上不许抽烟的规定。

......

抵达市区的时候,差不多上午十点半的样子。

叶云飞来到车站附近一家小餐馆。

拿起桌上的菜单看了看,点了一份元的辣子肉丁。

至于主食,他要了元一两的米饭。

一顿午饭花一块钱左右,这要是放在上一世,打死他都不敢这么奢侈。

不过现在他重生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觉得省钱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委屈了自己。

毕竟身体才是最大的本钱。

吃饱喝足,叶云飞起身结账离开了小餐馆。

路过小商铺的时候,叶云飞一咬牙买了包一块多的彩蝶香烟。

怎么说也活了两世,他无比清楚一件事情,不论什么时候,想要发展人际关系,烟这东西绝对少不了。

......

来到郊区废品收购站附近,叶云飞探出头朝里面张望了一番。

二十五六岁的王彪,注意到院子外鬼鬼祟祟的叶云飞,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疑惑,端着碗朝门口方向走去。

“干嘛呢?”

“你这里有没有报废的电子产品?”叶云飞直截了当询问了一句。

“你打听这个干嘛?”王彪当即追问道。

附近一带捡垃圾和收破烂的人,隔三差五就会把东西卖到他的废品收购站来。

其中也有一些叶云飞口中的报废电子产品。

只是那些东西他都检查过,基本上已经报废无法使用了。

他不知道叶云飞打听这些的意图是什么。

叶云飞心里一阵激动,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分毫来,语气平静且十分诚恳说道。

“我想跟你谈笔生意。”

王彪抬头认真打量一番叶云飞,属实不知道其想跟自己谈什么生意,声音带着满满的疑惑问道。

“说来听听。”

这年头,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只要叶云飞口中的生意靠谱,那么他自然很乐意跟叶云飞合作。

“是这样的......”叶云飞边跟着王彪进入院子,边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上一世,他在山东蓝翔技校呆了几年。

包括挖掘机在内,乱七八糟的技能学了一大堆。

当下是九十年代,他觉得自己掌握的维修技术,足以维修翻新一切报废电子产品。

说到报废电子产品最多的地方,他立刻想到了废品收购站。

故此,他专门跑来市区寻找合作伙伴。

听完叶云飞的话,王彪陷入小片刻的沉默,回坐到小板凳上,放下手里的碗筷,扭头看着叶云飞,声音带着一丝质疑问道。

“你确定你什么东西都能修?”

按照叶云飞的说法,他负责提供报废电子产品,叶云飞负责维修翻新电子产品。

到时候把电子产品拿到二手市场去卖,获得的钱他们两个人对半分。

理论上来说,这个合作方案很不错。

毕竟报废的电子产品,全部是以废品价格回收过来的。

即便卖出去也是当废品卖,他顶多赚取一些差价而已。

相比之下,跟叶云飞合作,他可以得到更多的钱。

不过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叶云飞得有真本事才行。

面对王彪的问话,叶云飞心里底气十足,点了点头回应道。

“基本上什么都可以修。”

不等王彪说话,一名十八岁,相貌清秀的女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王彪回头看了一眼,猛然想起些什么来,拿起桌上的牡丹香烟,抽出一支点着吸了两口说道。

“佳佳,把你那个随身听拿出来。”

眼前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相依为命的妹妹王佳。

“拿随身听干嘛啊?”王佳看着王彪一脸疑惑问道。

“让他帮你修一下随身听。”王彪直截了当说道。

王彪这话一出,王佳心里升起一丝小激动,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叶云飞确认道。

“你会修?”

“嗯。”叶云飞点头应了一声。

王佳顾不上回应叶云飞的话,快步转身进入了屋子。

没一会儿功夫,王佳手捧一台外观完好的日产爱华随身听走了出来。

她手上这台随身听,是别人卖到收购站来的。

出于喜爱,她把随身听送去维修店维修。

不过维修店的师傅告诉她,随身听是进口货,宁兴市几乎没有人会修。

尽管如此,但她还是把随身听保留了下来。

“还能修吗?”王佳把随身听递给叶云飞问道。

“可以试一试。”叶云飞稍稍沉默片刻回答道。

爱华随身听外观完好,他脑海第一反应就是电路板坏了。

毕竟当下是九十年代,随身听的价格十分昂贵,起码得小几千块钱。

眼下被人当废品卖,足以说明修好这台随身听的可能性很小。

加上是进口货,很多电子元件都不一定能买到。

一时间,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维修好。

“吹什么牛,我师傅都修不好的东西,就凭你也想修好?”一名青年边说,边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师傅的维修技术,放眼整个宁兴市都是数一数二的,他不相信叶云飞的维修技术比他师傅还要好。

王佳闻声抬头看了一眼,立刻认出了青年。

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哥哥王彪的朋友徐明。

目前在宁兴市一家维修店当学徒。


叶云飞掏出一盒彩蝶香烟,抽出一支递给王彪,随即自己点着抽了两口,看着徐明语气平静说道。

“你师傅修不好,那是他技术不行。”

上一世,他可是蓝翔技工学校出了名的维修小能手。

对于他来说,当下时代的电子产品,都是些过时的东西。

凭他的维修技术,区区一台随身听,根本不在话下。

“装什么大尾巴狼,你要是能修好,我给你五十块钱。”徐明怒视叶云飞一眼冷哼道。

“当真?”叶云飞扬起嘴角笑了笑反问道。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傻叉主动送钱上门。

要知道,他身上本来就没有多少钱了。

“修不好怎么说?”徐明继续追问一句。

“修不好我给你一百块钱。”叶云飞轻描淡写说道。

“你要是拿不出钱来呢?”徐明看着叶云飞,故作困扰问道。

根据叶云飞身上的穿着,他不认为其能拿出一百块钱。

“拿不出钱来,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叶云飞随口回应一句。

一百块钱他的确拿不出来,但他有绝对的信心修好随身听。

听到叶云飞的话,徐明心里升起一丝喜悦,扬起嘴角坏笑一声警告道。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怪我拳头不认人。”

他已经想好了,一会儿叶云飞修不好随身听,也拿不出一百块钱来,那么他就把其拖出来打个半死。

对于叶云飞和徐明的赌约,王彪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扭头看着叶云飞,一本正经说道。

“只要你能修好随身听,我就答应跟你合作。”

“好的。”叶云飞十分干脆点头应了一声。

话音刚落,王佳领着叶云飞进入了屋子。

看着小长桌上摆放的电洛铁等工具,叶云飞心里升起一丝小激动。

虽然工具不是特别齐全,但对他来说已经够用了。

叶云飞二话不说,将随身听放在桌上,直接手握螺丝刀忙碌了起来。

看到叶云飞有模有样拆随身听,徐明脸上浮现起一丝不屑的表情哼道。

“装模作样。”

反倒是一旁的王佳,对叶云飞充满了信心,目不转睛盯着桌上的随身听。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叶云飞认真检查了一遍随身听的内部件。

与他之前心里所想一样,随身听的内部件基本完好,问题出在电路板上面。

见叶云飞满头是汗,王佳没有片刻迟疑,第一时间为其倒了杯凉茶。

“喝口水休息一会儿。”

“谢谢。”叶云飞扬手抹去额头的汗水,端起茶杯饮了几口,随即又专心致志排查起来。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努力,叶云飞基本确定了电路板上几个损坏的电子元件。

根据他上一世的记忆,当下的九十年代,这几个损坏的电子元件,国内还没有出现生产厂家。

一想到这,他大致知道徐明的师傅为什么修不了了。

一是因为当下年代,国内拥有爱华随身听的人极少,很多维修师傅连见都没有见过。

二是因为这几个损坏的电子元件,市场上几乎买不到。

徐明注意到叶云飞对着随身听发愣,心里升起一丝小激动,扭头看着叶云飞讥笑道。

“哈哈哈,小兔崽子?你不是很有能耐?”

“这都一个小时了?还没有修好吗?”

王佳觉察出叶云飞脸上异样的神情,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疑惑,凑上前去询问了一句。

“怎么了?”

“报废的电子产品在哪?”叶云飞直截了当询问道。

“都在院子里。”说完,王佳领着叶云飞起身朝院子里走去。

来到一个简陋竹棚前,王佳十分熟练掀开上面的油布,扭头看着身边的叶云飞说道。

“这些可以吗?”

这些报废的电子产品,王彪和徐明已经检查过了,基本上没办法修理了。

即便有些东西可以修好,成本也非常高。

正常情况下,他们会把里面完好的零件拆下来,然后打包卖给维修店。

“可以。”说着,叶云飞一股脑钻入竹棚,认真翻找了起来。

经过二十多分钟的翻找,叶云飞找到两台损坏极其严重的松下收录机。

索尼,爱华,以及松下都是日本的企业。

理论上来说,松下和爱华两家公司同一时期生产的电子产品,电路板上用到的电子元件,应该是可以兼容使用的。

叶云飞不敢有片刻的耽误,第一时间抱着收录机回坐到了维修桌前。

没一会儿功夫,他就找到了替换所需的电子元件。

将需要的电子元件拆下来后,叶云飞手持电洛铁,小心翼翼把几个电子元件焊接在了电路板上。

经过一番认真检查,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叶云飞手持螺丝刀,开始了随身听的组装工作。

看到随身听组装完成,王佳小脸上浮现起一丝兴奋的表情,快速转身进入卧室取来一盘磁带。

王彪和徐明见状,不约而同起身进入了屋子。

叶云飞拿起桌上两节电池装入随身听,随即接过了王佳手里的磁带。

一切准备就绪,叶云飞按下了随身听上面的按钮。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随身听半丁点反应都没有。

叶云飞见状,心里不由得犯起一丝嘀咕。

理论上来说,应该已经修好了才对。

王彪没有说话,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看着。

王佳心里有少许失落,不过她脸上没有表现出分毫来,凑到叶云飞跟前安慰道。

“别往心里去,修不好也没事。”

“哈哈哈,赶紧拿钱吧。”徐明露出一脸得意的表情,看着叶云飞放声大笑道。

王佳见状,心里升起一丝小担忧,扭头看向王彪低语道。

“哥。”

她打算让王彪出面调解一下。

毕竟一百块钱不是一笔小数目。

王彪秒懂王佳的意思,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徐明说道。

“阿明,差不多......”

“彪哥,这事你别管。”徐明直接打断了王彪的话。

王彪叹了一口气,最终没有多说什么。

徐明扬起嘴角坏笑一声,探出一只手朝叶云飞抓去。

“小兔崽子,赶紧掏钱,否则老子让你爬着出去。”

回过神的叶云飞,反手抓住徐明手腕,直接抬腿一脚,将其踹出去四五米远。

他没有理会倒地的徐明,扭头看着王佳问道。

“有没有新电池?”

他检查过随身听的内部件,基本上都是完好的。

理论上来说,即便无法播放音乐,也应该可以启动才对。

但刚刚连启动都没有启动,他不由得产生一个猜测,会不会是电池没电了?

“好像有。”王佳想了想点头道,随即转身进入了卧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