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穿书后暴戾太子日日想取我狗命

穿书后暴戾太子日日想取我狗命

易生所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堂堂21世纪医学世家的女医师,叶安安可医死人肉白骨,坐拥万千财富。意外穿越,她竟成了毒害太子未遂的太子妃。都是因为渣男的哄骗,原主才敢给太子夫君下药。如今她灵魂的及时到来,幸好还来得及挽救这一切。她以给太子治眼疾为交换,求太子饶她一命。岂料,在治疗眼睛的过程中,太子对她产生愈发浓郁的好奇。渐渐的,感情之事水到渠成,太子和太子妃琴瑟和鸣!

主角:叶安安,墨萧寒   更新:2022-07-16 02: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安安,墨萧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书后暴戾太子日日想取我狗命》,由网络作家“易生所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堂堂21世纪医学世家的女医师,叶安安可医死人肉白骨,坐拥万千财富。意外穿越,她竟成了毒害太子未遂的太子妃。都是因为渣男的哄骗,原主才敢给太子夫君下药。如今她灵魂的及时到来,幸好还来得及挽救这一切。她以给太子治眼疾为交换,求太子饶她一命。岂料,在治疗眼睛的过程中,太子对她产生愈发浓郁的好奇。渐渐的,感情之事水到渠成,太子和太子妃琴瑟和鸣!

《穿书后暴戾太子日日想取我狗命》精彩片段

今夜,太子府的烛火比往日更加明亮耀眼几分,落下的雪被这烛火照的愈发的惨白。

叶安安一身纯白色的单薄里衣已经变成了血色,身上无数的伤疤,伴随着习习冷风吹的她直发抖。

“连溪哥哥,姐姐这副模样甚是血腥,要我说,就在后面湖水的冰面敲个洞,把姐姐放进去,这一冻,姐姐受不了自然就认罪了。”

叶安安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这才是睁开眼睛看清楚眼前的人。

那被叫连溪哥哥的人身上,坐着一个如花似月的美人,娇滴滴的声音几乎让人浑身酥麻。

“清儿说的是,那就听清儿的。”

墨连溪轻轻的刮了一下那女子的鼻子,笑的那叫一个花枝乱颤。

下一秒,就是冷冰冰的挥手,让周围站着的人行动。

一袭冷风划过,叶安安只感觉自己身上的皮肤就像是被撕扯开来一般。

这感觉,异常的真实……

她这是在哪?

叶安安只觉得眼前的一切总有一种说不清的熟悉感,就好像……

好像她刚才看的那本和自己同名的小说!

眼前的男人,就是北国八王爷墨连溪,而他腿上的女人,就是原主的妹妹叶婉清。

难道我穿越了?还是穿越到小说里面!?

她可是堂堂21世纪,医学世家的最有显赫医学成就的女医师,不仅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医术,声名显赫,而且坐拥万千财富!

那巅峰一般的人生,就这么没了?

然而眼前的境况很明显容不得叶安安惊讶,因为自己此时那烂泥一般无力的身体快要真的被拖到冰面上去了。

原主已经被打死了,自己这要是在这冰天雪地的时候被扔进冰窟窿,估计也是活不了多久。

她可不能刚过来就这么挂了。

“等……等一下!”

叶安安几乎是用尽全力,这才是稍微的发出来一点力气。

“怎么?决定认罪了?”

墨连溪冷笑一声,盯着叶安安。

认罪?

叶安安直接是恨不得给眼前这个渣男一脚。

原主要不是为了他,会嫁给那个暴虐无道的瞎子太子?要不是为了他,会在刚与太子结婚一月有余便给太子下毒?

本来墨连溪许诺要在太子死后给原主一个身份,却没想到事成之后,等来原主的,却是她心爱之人亲手送上的严刑逼供的酷刑。

“你不能把我扔进去。”

叶安安这句话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我告诉你,我怀孕了!要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事,八王爷你确定是担当得起?”

叶安安挑挑眉,那一副笃定的样子自己都是要信了。

“怀孕!”

墨连溪很明显一惊,直接是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

“谁的?”

“八王爷你好笑不好笑,你说是谁的?我是太子妃,这孩子自然是太子的啊。”

“你今天要是敢动我,到时候皇上的孙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怕八王爷到时候怕是不好交代。”

叶安安说着,毕竟现在太子墨萧寒死无对证,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让自己现在活下去的办法。

“怎么可能?你们这才结婚月余,而且你不是喜欢的是本王吗?”

墨连溪皱眉,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不悦。

要知道,这原主之前对这个八王爷,那可是死心塌地的很。

“八王爷你可别吓我,这种话可乱说不得,要是传出去可不好,我可是与王爷清清白白的。”

“至于这结婚月余嘛……只能证明太子那方面厉害嘛。”

叶安安自己说的都是不好意思,可是为了活下去,只能牺牲掉墨萧寒的清白了。

“你说你怀了谁的孩子?”

一声声音传来。

“都说了太子墨萧寒的啊。”

叶安安直接是想都没想就是这么回了一句,只是话出口之后,这才是觉得有些许的不对劲。

刚才的声音,好像是从自己的背后传来的。

叶安安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咽了咽口水,愣愣的转头。

身后站着的男人,一件华贵的深蓝色鹿茸披风,显得身材高达魁梧。

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只是那眼睛,却仿佛是蒙上了一层雾,很是无神。

明明是个瞎子,叶安安却还是被盯得发慌。

“墨萧寒?”

叶安安嘴角抽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按照书里面的情节,这个时候,太子墨萧寒应该已经被自己的毒毒死了才对啊。

很明显,不仅仅是叶安安,在场的所有人,无一不是惊讶。

“太子妃怀孕,本宫为何不知?”

墨萧寒一步步逼近叶安安,虽然是个瞎子,但是他的步子却是比常人还要稳健。

“这不是还没有来及告诉你嘛。”

叶安安现在坐在冰面上一动不敢动,心虚的简直要死。

虽然不是自己干的,但是这原主确实才刚刚给这墨萧寒下毒。

现在墨萧寒站在这里,虽然叶安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多半这个墨萧寒已经知道自己下毒的事情了。

完了……

现在一个八王爷还没有搞定,又来一个要自己命的。

“殿下无恙?这真是万幸啊。”

墨连溪直到现在才是反应过来,拱手作揖,恭恭敬敬的开口。

周围站着的其他人也都是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

“八弟?这么晚了,你在本宫的太子府如此大张旗鼓,这是作甚?”

墨萧寒开口,此时他的步子刚刚好停在叶安安的旁边。

“臣弟听闻有人要毒害殿下,这才是……”

“八弟消息还真是灵通啊?本宫这还好好活着,八弟就知道本宫要被毒害?”

墨萧寒不等墨连溪说完话,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分明的带着质问。

“臣弟许是误听了假消息,请殿下恕罪。”

墨连溪赶紧慌张的跪在地上,目光却是一脸憎恨的盯着叶安安。

墨连溪是知道叶安安今晚会对墨萧寒动手,这才是打算在墨萧寒被毒害之后。

抓住叶安安来个人赃并获,结果却没想到,墨萧寒竟然根本没死!


“假消息?八王爷来这么及时,这要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想要毒害殿下的人就是您安排的呢。”

叶安安赶紧是乘着现在的机会,争取把脏水泼到墨连溪的身上。

要知道这书里面描写的墨萧寒可是暴虐至极的,要是这墨萧寒真的知道是自己下的毒,岂不是要把自己活剥了?

“叶安安你别胡说!这下毒的人分明是……”

墨连溪一下子急了,也想要一口咬叶安安下水。

可是叶安安却是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挑挑眉,似乎是在提醒他什么。

墨连溪的话到关键时刻戛然而止,如今墨萧寒无恙,空口白牙诬陷太子妃也不是什么小罪名。

更何况,这叶安安竟然还怀上了墨萧寒的孩子。

那看来,叶安安怕是早就叛变,成了墨萧寒的人。

“今夜扰了殿下,现天色已晚,臣弟就先告辞了,择日臣弟一定登门致歉。”

无论现在墨连溪有多么不甘心,也只能作罢。

说罢墨连溪就是要带着人离开。

“慢着。”

墨萧寒突然慢悠悠的开口,分明是简单的两个字,却是让听到的人背后一凉。

“八弟来我太子府,伤我太子妃还有……孩儿。”

“一句致歉就完了?”

墨萧寒这话一出来,却让叶安安心虚的很。

按书里面记载,虽然叶安安和墨萧寒结婚月余,却从未有夫妻之实。

那墨萧寒应该知道,叶安安刚才那一句怀孕是谎言,怎么还会……

“那殿下想如何?”

墨连溪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毕竟八弟与本宫是兄弟,本宫自然不会对八弟如何,可是这其他人……”

墨萧寒这话才是刚落下,叶安安只感觉一股冷风从自己的眼前划过。

下一秒,站在墨连溪旁边的一个戎装男子,他的脖子直接是被一把匕首刺穿!

叶安安的嘴巴都是长成O型,盯着那被刺穿喉咙的人,再是看了看墨萧寒。

这太子当真是个瞎子?这扔的也太准了吧?

“今夜似是下雪,本宫实在不愿见到,雪色沾染血渍。”

墨萧寒只是淡淡的开口,语气平静的完全不像自己刚刚才杀了一个人。

叶安安认得死的那人,按照书中说的,那人应是墨连溪手下主军将领。

这墨萧寒是故意要断墨连溪的一条腿啊。

“臣弟告退。”

墨连溪拱手作揖,死死咬着牙,强忍着怒意。

甚至于快速指挥人把那流血的脖子用衣物包裹起来,避免血色沾在地上。

紧接着便是很快离开。

看到这一幕,叶安安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摸了摸自己的喉咙,似乎是看到了自己的下场。

“太子妃今日,受委屈了。”

墨萧寒开口,叶安安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不……不委屈不委屈,应该的,应该的。”

叶安安赶紧是尬笑着挥手,谁敢在墨萧寒面前委屈啊。

墨萧寒那身上的压迫感让叶安安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念在王妃今日协助本宫除掉八弟身边的一个心腹,本宫送王妃一个选自己死法的机会。”

墨萧寒哪里不知道,这叶安安一直是墨连溪的人,他没有在成婚之日立马除掉叶安安,就是在等这样一个好机会。

“是想要淹死,撞死,吊死,还是……毒死?”

叶安安一听这话,四肢更加酥软无力。

这墨萧寒向来狠毒,尤其是面对叶安安这样企图毒死他的危险人士。

“殿……殿下,有话好商量,这动不动提死,多晦气。”

叶安安赶紧往后爬了几步。

“还是你想要,和刚才那人一样,痛快一点?”

谁知道下一秒,叶安安的后衣领直接被抓住,她整个人就是被拎了起来!

墨萧寒手中的匕首已经抵在了叶安安的喉咙。

叶安安双手捏着墨萧寒的手腕,根本不敢动弹。

墨萧寒那双雾一般的双眸似乎是在盯着叶安安,叶安安突然想到什么。

这样盯人的习惯,叶安安可以断定,这个太子之前定然不是个瞎子。

肯定是因为某种原因。

叶安安纤细白皙的手指灵活的搭在墨萧寒的手腕上,跳动的脉搏是叶安安最为熟悉的旋律。

果然……

“别杀我,你的眼睛是因为中毒所致,我能治!留着我还有用!”

叶安安坚定的开口。

这可是她唯一活命的机会,其实在古代这样资源匮乏的条件下,她现在也还没有想到治疗办法。

但只要是毒,就一定能解,不过是时间问题。

“治?”

墨萧寒眉头皱了皱,面色凝重。

“确切的说,是解毒。”

“本宫如何信你?你可是要毒死本宫的人。”

确实让一个想要杀自己的人给自己治病,无疑是引狼入室。

“那是我之前脑子被驴踢了,被墨连溪那个死渣男利用了!我现在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有殿下您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夫君,关键还位高权重,我叶安安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么好的男人了。”

“墨连溪他跟殿下您比,就是一个屁,放了就行。”

“咳咳……”

墨萧寒咳嗽了一声,但是嘴角分明是扬起来一抹笑意。

“那殿下,可以给个机会吗?”

叶安安小心翼翼的试探。

“若是让本宫发现你是骗人,你就等着被扒皮抽筋吧。”

墨萧寒一松手,叶安安直接是一下子摔的趴在地上,丢下这话,墨萧寒迈着步子直接离开。

那步子,与叶安安理解的瞎子简直毫无关系。

“呼……”

叶安安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恭喜宿主完成新手任务,奖励新手大礼包一份。帮助宿主消除身上所有伤口,恢复健康。”

叶安安怀疑自己在幻听,可是话音落下的瞬间,自己身上的伤口竟然真的都是消失了。

“谁?谁在说话?”

“当然是我超级无敌,宇宙第一的最强穿书系统小七大人。”

随着声音,叶安安脚下的雪一时间自己聚集在一起,竟然变成了一个三十厘米左右的小雪人!

“系统?雪人?”

叶安安看着这个会动的雪白团子,嘴角微微抽搐。

“本系统大人可是幻化于无形,能以任何形式存在。”

小七一边说着,还骄傲的叉着腰仰着脑袋。

“你先告诉我这一切怎么回事!”

叶安安直接是一巴掌拍在小七的脑袋上,小七立马就是重新变成了一堆雪。

“你这女人!竟然敢对本系统大人不敬!”

小七立马又是将周围的雪重新聚集起来,成了一个更高的一米左右的雪人。


“等等,这是什么?”

叶安安直接忽视了小七,只感觉腰间有什么东西咯的她生疼。

叶安安在那单薄的里衣里面摸索着,最后拿出来一块发光的石头。

“书卷石?”

小七在看到叶安安手里东西的一瞬间,眼睛都是在发光,眼看着那用雪幻化的小手就要伸到那石头上。

“你做什么?这又不是你的东西。”

叶安安故意一把将那书卷石握在手心。

“饿……”

小七突然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本来还是一米高的雪块,一瞬间又是缩成一小块,好像虚弱的要消失不见。

“你不会是想要吃这个石头吧?”

叶安安不可置信的盯着小七,不会把牙硌掉吗?

“你懂什么,我们穿书系统以书卷石为食,维持变幻能力,而要获得书卷石的办法,就只能等与我们绑定的人类完成任务。”

“所以为了不饿死本大人,你这愚蠢的人类最好卖力点。”

小七气呼呼的似乎很不服气。

“哦,原来你要靠我养活啊?”

叶安安突然明白了什么,面上滑过一丝狡黠。

“那你可要乖乖听话,我以后可就算是你的主人了。”

叶安安拍了拍小七的脑袋。

“行了,你先说说,我这伤怎么回事?我叶安安医术也算是一绝,也没见过这样一秒恢复的。”

叶安安作为一个医者,这自然是她最关心的地方。

“主人你刚才完成了斗争八王爷的任务,恢复是获得的主线奖励。”

小七这会可是异常的乖巧,看着书卷石的目光垂涎欲滴。

“这奖励这么厉害?那墨萧寒的眼睛你是不是也可以治?”

叶安安眼里带着期待,毕竟这古代医疗技术落后,虽然答应了墨萧寒,但自己还一筹莫展呢。

“当然不行,治疗只是主人的奖励,本大人可不能随便篡改书中人物设定。”

小七摇摇头。

“那下一次再有奖励的时候,会不会有现代药物之类的?”

叶安安问,要是有了现代药物,治疗墨萧寒的眼睛必定事半功倍。

“主线奖励是随机的,本大人也没法控制,可是只要主人愿意主动开启副线,便可以自由选择奖励哦。”

“但副线需发展到一定阶段才能开启,到时候我会提醒主人的。”

小七拍拍胸脯保证,毕竟叶安安完成的任务越多,书卷石也就越多。

“所以说到底,现在的你没用呗?”

叶安安话罢叹了一口气,便把书卷石扔给小七,小七一口就把它给生吞了。

太子妃庭院。

叶安安在小七带领下来到自己住的地方,然而一开门,叶安安直接心凉了半截。

一个桌子和几个看上去摇摇欲坠的椅子,这是屋子里面仅有的家具。

这床上也只是简单的铺了一层单薄的床单,放着一个硬的都是扎人的被子。

“我不是太子妃吗?怎么看上去这么惨?”

叶安安看着屋子里面的一切,嘴角微微抽搐。

“主人,你从丞相府带的所有的钱都给墨连溪练兵了,这太子府的钱,你觉得你能拿到?”

小七解释道。

“什么!这原主之前还真是脑子被门夹了?给渣男花钱?没听说过给男人花钱倒霉三生三世吗?”

叶安安一想到自己现在是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不管了,我要回去!”

叶安安死死的盯着小七,她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种罪。

“一旦进入书中,必须完成对应任务才能离开。”

小七被叶安安盯的都是后退了好几步。

“怎么又是任务?”

叶安安气的拳头攥紧。

“主人的任务就是拿到至宝水中月。”

“水中月可以解除我们之间的绑定,帮助主人离开,但是小七也未曾见过。”

“但据说它威力无穷,甚至于在性命攸关之际救人性命的哦。”

小七的语气带着几分神秘莫测的意味。

“可水中月这一听名字就像水中捞月一样愚蠢,小七你到底有没有靠谱的地方?”

叶安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算了算了,我还是先睡觉吧。”

叶安安现在是彻底放弃抵抗。

“不过……小七,你说你能幻化成任何东西?”

叶安安突然一脸坏笑盯着小七。

“主……主人你想干嘛?”

小七被叶安安那似乎看到猎物一般都眼神,吓的不自觉打了一个寒颤。

“那今晚,变个棉被如何?”

这大雪纷飞的冷天,要是用这床上的硬被子,叶安安只觉得自己看活不过明天。

“不行!本大人可是有尊严的!”

小七好一副义正严词的模样。

“本来是想要睡醒之后去完成任务给你挣书卷石的,现在看来……”

叶安安这句话还是没有说完,小七一下子就是已经变成了软乎乎的棉被盖在床上。

“小七真乖。”

叶安安得意的拍了拍小七变成的软被子,立马钻进去被窝。

……

次日。

叶安安一大早就是被人叫来了正厅,说是墨萧寒找,可叶安安都快等了半个时辰也不见人来。

“这个不守时的混蛋,等他来了我一定先给他一拳,让他扰老娘清梦。”

叶安安越等越暴躁。

“太子妃这是要给谁一拳啊?”

墨萧寒的声音仿佛是一股冷风,直直的吹到叶安安的后背。

“那……那个,当然是给我自己一拳呀。”

“我一想到我昨天竟然鬼迷心窍想要害殿下,心中就悔恨万分,昨夜也是一夜未眠,别说是一拳,哪怕是十拳百拳也难抵我心中愧疚。”

叶安安赶紧是堆着笑脸,一副乖巧的模样。

“一夜未眠?”

墨萧寒冷笑一声,被旁边的人扶着坐到了正厅的上座。

“本宫怎么听人说,昨夜你屋子里面传出来的呼噜声,都是惊了房檐上的喜鹊?”

墨萧寒这话轻飘飘的,却让人觉得不可忽视。

“呼噜?叶安安啊叶安安,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叶安安小声嘀咕着,估计是自己昨天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才会打呼。

“本宫叫你来,是有正事。”

墨萧寒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稍微的挥挥手,旁边站着的男子便是把一个盒子在叶安安面前打开。

里面躺着的东西密密麻麻,像是一个个黑色药丸,每个大概有指甲盖那么大。

“这是一百颗药丸,其中九十九颗是面粉所制,仅有一颗是吃下去瞬间就会让人肠穿肚烂的毒药。”

“在你没有治好本宫的眼睛之前,你每活一日,就从这盒子里面拿出来一颗药丸吃掉。”

墨萧寒淡淡开口。

“开什么玩笑,那要是我第一天就吃到了毒药怎么办?”

叶安安虽然觉得这件事情很荒唐,但是一想到面对的对象是墨萧寒,一切似乎又那么合理。

“所以太子妃你可要努力啊,这越到后面,拿到毒药的概率可就越大。”

墨萧寒这语气,在叶安安听来竟有几分幸灾乐祸之感。

“娘娘,请。”

端着那药盒的人,是墨萧寒的贴身侍卫,南风。

叶安安的笑意僵在面上。

果然出来混迟早要还,墨萧寒这人还真是记仇,这简直比给自己直接下毒还要折磨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