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都市全能高手

都市全能高手

鹤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风从小跟随师父在山上修炼,多少年来都没有离开过,终于在今天被师父允许下山历练;下山的第一天,知晓总裁老婆在酒店房间等他。不疑有他,林风准时赴约,却没发现妻子,反倒是意外救下其他美女,惹上纨绔恶少爷,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林风这次完了,可真正完了的另有其人。

主角:林风,江映雪,江语柔   更新:2022-07-15 21: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风,江映雪,江语柔 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全能高手》,由网络作家“鹤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风从小跟随师父在山上修炼,多少年来都没有离开过,终于在今天被师父允许下山历练;下山的第一天,知晓总裁老婆在酒店房间等他。不疑有他,林风准时赴约,却没发现妻子,反倒是意外救下其他美女,惹上纨绔恶少爷,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林风这次完了,可真正完了的另有其人。

《都市全能高手》精彩片段

“东海市道路管制,所有车辆禁止通行,为龙君让行!”

“重复!所有车辆禁止通行,为龙君让行!”

东海市高层接到消息,龙君殿下荣归故里,今日抵达东海市!

因此他们立马紧急下令,封锁所有道路,清除一切障碍,务必确保那位大人物一路畅行!

此时,一辆疾驰的奔驰大G里,叶清风抬头看了眼窗外拥堵的车辆,“芊芊,遵守交通规则,停车。”

杜芊芊立马刹车,充满了敬畏的回头请示:“叶先生,是否需要废除这条规则?若耽误您回家的时间......”

“不急,已经晚了五年了,不在乎这一会。”

叶清风痛苦的闭上眼,思绪回到五年前。

当年他还是东海市第一财团清风集团创始人。

却被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同时也是他最亲密的兄弟李松之陷害,污蔑他贪污公款,收受贿赂。

他被剥夺名下所有财产,判了五年有期徒刑,锒铛入狱。

他的妻子苏凝霜刚生下女儿朵朵,就被丧心病狂的李松之逼的跳楼。

之后,李松之顺理成章的接手了清风集团,并且将其据为己有!

而她的女儿至今下落不明!

可谁也没想到,在服刑期间,叶清风获得机缘,获得了至高无上的上古传承。最终练就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被军部特赦!

之后他远赴海外战场,更是建功无数,还建立龙皇殿,横扫全球几个最大的黑暗组织,令全世界震惊,更让世界强国对他无比忌惮!

而下落不明的女儿,始终让他牵肠挂肚。

所以这次回来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回女儿!给妻女报仇!

就在他陷入回忆的时候,叶清风突然听到,有人敲他的车窗。

“先生,好心的先生,求你能不能给我五块钱?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叶清风扭头看过去,只见一名瘦小的小女孩,正扒着窗,眼巴巴的看着他。

小女孩生的粉嘟嘟很可爱,可惜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头发也乱糟糟的,像个小乞丐。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叶清风突然觉得有种亲切感。

她的朵朵要是还在,大概也这么大了。

负责保护他的战区精英此时已经下车,他们悄无声息的包围上来,如临大敌一般,甚至准备掏枪。

叶清风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百元大钞,笑眯眯的递了过去:“小朋友,你这样很危险啊。这钱你拿去买点好吃的,下次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小女孩没想到一下得到那么多钱,兴奋得几乎跳起来。

她接过钱,向叶清风鞠了个躬:“谢谢先生,谢谢先生!如果我能多遇到一点你这样的好心人,妈妈就有救了!”

叶清风脱口问道:“你妈妈怎么啦?”

小女孩眼睛里露出一抹黯然,不过表情却很坚毅。

她再次朝叶清风鞠了个躬,便转身跑了。

她刚跑出去没几步,就遇到了一群八到九岁的大孩子。

其中一人伸出手命令道:“小野种,钱交出来!”

“我不是野种!”

小女孩刚说完,就被推倒在。

“你没有爸爸,你就是个没人要的野种!”

小女孩依然抗辩:“你胡说!我爸是个了不起的人,他是个商业天才!”

“小野种还敢顶嘴?给我打!”

那些大孩子一拥而上,将小女孩手里的钱给抢走,雨点般的拳头打在她身上和脸上。

没多大会功夫,她就鼻青脸肿,满脸是伤。

可她却紧咬牙关,一滴眼泪都没有流。

那些孩子一边打一边喊道:“快说自己是野种!说不说?不说打死你!”

“我不是野种!”

叶清风皱了皱眉头,推门下车,走过去喝道:“住手!再不住手,对你们不客气!”

看到有大人来了,那些孩子飞快的逃走了。

叶清风把小女孩扶了起来,拍掉她身上的泥土,一脸心疼的说道:“小朋友,你没受伤吧?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小女孩这时候再也强撑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不是野种,我有爸爸!我爸爸叫叶清风,是东海市有名的商业天才!”

叶清风肩膀剧震,一把抓住小女孩:“你说什么?你爸爸叫什么?”

小女孩擦了擦眼泪:“我爸爸叫叶清风!妈妈说,爸爸是个了不起的人,清风集团就是他建的!他现在虽然离开了东海,但总有一天会回来找我们的!”

叶清风惊呆了。

眼前这个小女孩,居然是他的女儿朵朵!

眼泪不知不觉从眼眶里流下来,泰山崩于前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龙皇殿主,居然哭了!

他一把抱住小女孩:“我就是叶清风,我就是你爸爸!”

小女孩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真的是我爸爸吗?”

“是的,我是你爸爸!”

一想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居然沦落到沿街乞讨,他的心里就感到裂开般的疼痛!

“对不起朵朵,爸爸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太好了,爸爸回来了!”朵朵兴奋极了,“爸爸,我带你回去找妈妈吧!”

“妈妈?”

他老婆苏凝霜不是已经跳楼了吗?

难道消息有误?

“爸爸回来了,妈妈一定很高兴的!爸爸,我们回家好嘛?朵朵好累。”

叶清风心疼的抱起朵朵,声音沙哑:“好,爸爸带你回家。”

大G疾驰在那条畅通的道路上,十多辆东海战区指挥部牌照的黑色轿车为其护航!

半个小时后。

苏家客厅。

苏明月愤怒的抄起一个玻璃杯,摔在地上。

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上,满是委屈和不满。

“爷爷疯了吗?李家诬陷姐夫,害死我姐,他竟然还让我嫁去李家?而且,李成文是个什么东西,你们难道不知道吗?他就是个人渣,是个畜生!”

苏海眼睛里满是鄙夷:“堂妹啊,那可是东海顶尖豪门,整个东海有多少女孩,做梦都想嫁入李家!”

苏明月一脸愤怒:“让我嫁给仇人,我宁可去死!姐姐在天有灵,一定不会答应的!”

苏海冷哼一声:“别提这个贱女人!要不是因为她,苏家早就和李家交好了!还有那个野种,你最好尽快处理掉,免得李家看到生气!”

苏明月额角青筋突起:“你......你给我滚出去!”

她从茶几上抄起一个玻璃杯,朝苏海丢了过去。

苏海终于怒了:“踏马的,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真当我好说话?把这个女人给我抓过来!”

一声令下,苏海身后几名黑衣保镖立刻走过去,把苏明月死死抓住,并且带到苏海面前,强行让她跪了下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群强盗,混蛋!苏海你这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苏明月边挣扎边大声喊道。

“闭嘴!”

苏海脸都黑了,从来都没人敢这样骂他。于是他暴喝一声,抡圆胳膊,对准苏明月就是一巴掌打下去!

苏明月绝望的闭上眼睛,心如死水。

然而就在这时候,苏海的手腕突然被人给抓住!


他扭头看去,叶清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并且抓住了他的手。

“你......你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苏海心中一惊,房间里那么多人,还有保镖。却没有一个人察觉到有人进来!

而且,叶清风看似轻松随意,但自己的手腕就像被铁箍钳住了一样,生疼!

苏海想要挣脱,却纹丝不动。

他怒吼道:“你给松开!我数三下,你赶紧给我松开,否则,我对你不客......”

话音未落,就听到“咔擦”一声脆响。

“啊——!”

苏海发出杀猪般的惨嚎,声音震耳欲聋。

叶清风就像折麻花一样,轻而易举的把苏海的手腕给掰断了。

“苏少!”

苏海在保镖们的搀扶下,龇牙咧嘴的站了起来。

钻心疼痛让他急怒攻心:“苏明月,你这个贱女人!难怪一直不肯嫁入李家。原来你包养了个小白脸!给我杀了这个小白脸!”

保镖们怒吼一声,纷纷挥舞着拳头冲了上去!

“砰!”

“砰!”

“啊——!”

叶清风轻描淡写的,将这群保镖打得鼻梁断裂,口喷鲜血!眨眼功夫,地上就躺满了人,嚎叫不已。

他抬腿走过去,一脚踩在苏海的胸口。

“回去给你们苏家那个老不死带句话,李家迟早是要灭亡的。不想给他们陪葬,就离李家远点!”

苏海本想破口大骂,但胸口却像被千钧巨石压住,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行了,你们可以滚了!”

叶清风说完,收回了自己的腿。

苏海感觉无比屈辱,却又无可奈何,于是恨声说道:“苏明月,你让小白脸打断我的手,爷爷绝不会放过你!你们这对狗男女给我等着!”

说完,他便和保镖狼狈离开。

一旁的苏明月简直惊呆了,事情转变得太突然,她一下子有点转不过弯来了。

“你们不要担心,那孙子暂时不敢再来找麻烦了。”叶清风走了过来。

苏明月扭头看向叶清风。

两人四目相接,全都愣了一下。

叶清风整个人完全僵硬住了。

那张美丽绝伦的容颜,那清纯脱俗的气质,还有那一头如瀑布一般倾斜而下的秀发!

是她!

是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凝......凝霜?你......你还活着?”叶清风说话都变得结巴了。

苏明月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是......叶清风?”

“是我!凝霜,我回来了!”

叶清风张开双臂,想要把苏明月搂进怀中。

“滚开,别碰我!我姐姐苏凝霜死了,五年前就死了!我是苏明月,你听清楚了,我是苏明月!”

叶清风僵住了。

苏凝霜已经死了。

眼前这个跟苏凝霜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是苏凝霜的孪生妹妹,苏明月。

“对不起明月,你和你姐姐长得太像了!”

苏明月冷冷的说道:“刚才谢谢你,不过你解决的了一时,解决不了一世。苏家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我刚才已经让苏海带话了,苏家若是识相,看在凝霜的面上我保他们安享太平。若执迷不悟,我不介意灭掉苏家!”

苏明月怒道:“你的口气还真不小,一个刚刚从监狱放出来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这里不欢迎你,立刻滚出去!”

就在这时候,朵朵走过去,拉了拉她的衣角:“妈妈,你别骂爸爸了!”

苏明月将朵朵抱在怀里,咬牙说道:“你爸早死了,他不是你爸爸!”

朵朵“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妈妈骗人,爸爸没死!”

叶清风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虽然苏明月对他恶语相向,但他一点都不怨恨。他亏欠苏明月,亏欠孩子的太多了!

突然,朵朵剧烈咳嗽起来,紧接着喷出一口鲜血!

苏明月赶紧把朵朵放平,并且轻拍她的后背。

不过这样并不能缓解,反而朵朵咳嗽越来越厉害,甚至看上去要窒息的样子。

“你这样做不行!”

叶清风一把将朵朵抱起来,把她翻转过来,用力拍打她的后背。

很快的,她张嘴“哇”突出一口黑色淤血,咳嗽终于有所好转,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只是她眼睛紧闭着,很是虚弱的样子。

“她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叶清风脸上有些凝重。

“两年前,朵朵突然发烧到40度,等病好了之后就经常这样。有时候咳嗽的厉害了,还会带出中耳炎。”

“这是细菌感染肺部引发的肺痨,两年时间拖的有点久,还是应该尽快治疗,否则会留下后遗症的!”

苏明月猛然转身,愤怒到说道:“我也知道要尽快治疗,可是钱呢?天上会掉下来吗?”

叶清风张了张嘴:“我能治......”

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明月打断:“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也不想听。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离我和朵朵远一点,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叶清风苦笑:“可是,我毕竟是朵朵的亲生父亲。”

“亲生父亲?你有尽过一天当父亲的责任吗?你当年做出那种畜生不如的事情,你有想过姐姐吗?后来姐姐因为你而死,你对得起她吗?”

叶清风喉结动了动,想要辩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我对不起你姐姐。”

“朵朵并不知道她亲生妈妈已经去世,她把我当成了妈妈。我也不想让她知道有你这么个爸爸。你已经害死我姐,就别再来害我和朵朵了行嘛!”

叶清风叹道:“其实我想说,这病很容易治,我来给朵朵治病吧!”

“你?你刚刑满释放,哪里来钱?五年了,叶清风你完全变了!朵朵的事情不用你管,现在我是孩子妈妈,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有,这是我家,请你滚出去,现在!”

说完话,苏明月硬是把叶清风给赶了出去,然后“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叶清风无奈之下只能先行离开。

回到车上,他思索片刻后,对杜芊芊说道:“替我在苏明月家附近买套房子,我要立刻住进去!”

杜芊芊直接打了个电话,不出五分钟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叶先生,接下来您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见见我的老朋友了!”叶清风冷冷的说道。

半个小时后,东海市万豪酒店。

“叶先生,李松之接手了您的清风集团后,便改名李氏集团经营。如今李家身价十亿,已跻身于东海豪门。今天是李氏集团上市的庆功宴,李家所有人都在场。”

叶清风眼睛里划过一道寒芒:“芊芊,换上便装,跟我上去!”

“是,叶先生!”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五年前苏凝霜正是从万豪酒店十八楼纵身跃下的!

宴会厅里,李家举办的自助晚宴正在进行。这次邀请的,全都是东海市豪门名流。

叶清风缓缓走上舞台,拿起话筒,满脸戏谑的说道:“今天真是好热闹啊!李氏集团成功上市,李松之你肯定高兴坏了吧?”

所有人全都愣住了,现场一片寂静,上百双眼睛全都聚焦到了台上。

李松之看到叶清风,瞳孔一收缩,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搐起来。

五年了,本以为叶清风已经死在外面,没想到他居然回来了!

“这人谁啊?”

“看样子是来寻仇的!”

“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敢向李家寻仇?这不是找死么!”

很快的,来宾们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突然有人站出来,指着台上大声说道:“他是叶清风,五年前那个因为贪污受贿,最后被送进监狱的那个败类!”

说话的人名叫李明,是李松之的侄子,当年陷害叶清风的人里面,也有他一份。

“他就是叶清风?五年前那个商业奇才啊!”

“我听说过他!当年李家主还是他的副手呢!”

“可惜啊,他成功之后膨胀了,最后把自己弄得身败名裂!”

“可不是么!别看他人模狗样的,没想到居然贪污受贿,真不要脸!”

“哟,算算时间,已经过去五年了。他这是刑满释放了啊!”

“他今天来这里想干嘛?”

宾客们议论纷纷,不少人对于叶清风的过往还是记忆犹新。没办法,五年前这个年轻人有如星光般闪耀!

“谁把这个罪犯放进来的?简直就是晦气!赶紧让他滚!”李松之的儿子李成文指着叶清风的鼻子大声吼道。

李明走到叶清风面前,满脸不屑的说道:“你这个不要脸的畜生,竟然还敢主动送上门来?既然来了,那就别急着走了!”

“我现在让你跪下,并且当着李家主和文少,以及那么多宾客的面,承认自己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哈哈哈哈......”

一个刑满释放的罪犯,竟然单枪匹马的跑到李家的庆功宴捣乱,真是不知死活。

叶清风用冷冽的目光看着李明。

见叶清风瞪着自己,李明暴喝一声:“你倒是给我跪下!”

李明一边说着,一边冲到叶清风面前,按住他的肩膀,想要强行让他跪下。

然而他的手还没来得及碰到叶清风,旁边的杜芊芊突然出手,她抓住李明的手腕,一个漂亮的背摔。

“砰!”

李明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

气急败坏的他迅速爬起来,朝着叶清风怒吼道:“你这个囚犯,你踏马竟然敢......”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像被人扼住脖子一样,发不出声音来了。

一把漆黑的手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寂静!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李明都快吓尿了,他平常顶多也就仗势欺人一下而已,什么时候见过真枪?

他真的很怕枪走火了,脑袋上开个洞可不是闹着玩的!

叶清风拍了拍杜芊芊的肩膀:“打火机收起来吧,你看把人都吓成什么样子了!”

杜芊芊把枪收回,耸了耸肩,露出一抹嘲讽。

李松之死死盯着叶清风:“你今天来,究竟想干什么?”

叶清风淡淡一笑:“没什么,我只是来找你叙叙旧。咱们之间还有一笔旧账需要清算一下。你放心,我不会一下子就灭了你李家的,我要慢慢和你玩!”

李成文哈哈笑了起来:“灭了我李家?就凭你一个刚从牢里放出来的囚犯?你是不是坐牢时间太长,脑子坏掉了?”

杜芊芊寒芒一闪,作势又要掏枪。

叶清风朝她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念在过去李家也有功劳,所以除了几名首犯,其他人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谁若想强出头,我不介意一起收拾!”

他目光一扫在场来宾:“你们也一样!想替李家出头的话,那就陪着他们一起下地狱去吧!”

所有人用惊讶的表情看着叶清风,脸上一副不可思议。

突然,有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紧接着所有人都哄堂大笑起来!

“这家伙是不是在监狱里受什么刺激了?跑到这里来发神经!”

“一个刑满释放的囚犯居然威胁东海那么多豪门?简直就是神经病啊!”

“这人脑子不正常吧?正常人谁会说这种混账话!”

在场来宾以及李家的人七嘴八舌,言语间极尽嘲讽。

叶清风脸上表情没有半点变化:“李家的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要你们全部去苏凝霜坟前下跪忏悔!如果不去,就别怪我不客气!”

“我只给你们一个月时间,如果你们想挑战一下我的耐心,也可以想尽一切办法来对抗我。”

叶清风说完话,便走下舞台,头也不回的朝宴会厅外走去。

李明怒吼一声:“混账,你算老几?这里是李家的地盘,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真以为我们不敢拿你怎样?”

他想要追上去,把叶清风拦下来。

杜芊芊身形一闪,阻挡在他面前,同时将枪口对准他的脑袋。

李明的脸涨成猪肝色:“还想拿打火机吓唬我?别以为你是女人,老子就不敢......”

“砰!”

“砰!”

两声清脆的枪响,李明的双腿上开了两个血洞,鲜血就像不要钱一样往外喷!

“呃啊——!”

李明惨嚎着,倒在地上,全身不停的抽搐!

宴会厅里乱成一团,所有人全都吓得脸色煞白,惊慌失措。

“杀......杀人啦——!”有人惊呼道。

没有人会想到,杜芊芊手里的居然是真枪!

更没人料到,她真敢开枪!

李松之连忙让李家人安抚来宾,并且将受伤的李明送去医院。

等到大家恢复平静之后,叶清风和杜芊芊早就已经走得没影了。

李成文恨得咬牙切齿:“叶清风,这个混蛋,专门趁这个时间来捣乱,我恨不得杀了他!”

李松之脸色冰冷:“叶清风,你以为是五年前么?现在的李家早就今非昔比,我会让你亲身体会到,什么叫做恐怖的滋味!”

他扭头对李成文说道:“查!把叶清风的情况给我查个底朝天!在李家面前,他别想有半点隐私!”

豪门李家人脉广,消息渠道灵通,不出五分钟李成文就查到了。

“爸,我查到了,叶清风在来这里之前,先去找了苏明月!”

李松之冷哼一声:“去,给苏家施压!要是一星期内苏明月还不同意嫁过来,那就取消婚约!”

李成文冷笑一声:“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