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系统骗我当神医

系统骗我当神医

苏肆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家老爷子是村子里唯一的郎中,老人性格和善,看诊费用非常低,所以在村子里拥有极高的地位。可令人困惑的是,郎中对自家的小孙女极其放纵,不休女德也就算了,竟然整日里四处乱跑。殊不知,秦艽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意外穿越而来,原本整日里无忧无虑,未料开启了系统后,便开始了悲催的生活!

主角:秦艽,夏菘蓝   更新:2022-07-16 02: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艽,夏菘蓝 的女频言情小说《系统骗我当神医》,由网络作家“苏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家老爷子是村子里唯一的郎中,老人性格和善,看诊费用非常低,所以在村子里拥有极高的地位。可令人困惑的是,郎中对自家的小孙女极其放纵,不休女德也就算了,竟然整日里四处乱跑。殊不知,秦艽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意外穿越而来,原本整日里无忧无虑,未料开启了系统后,便开始了悲催的生活!

《系统骗我当神医》精彩片段

“唉……”秦艽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小肉手试图把哈欠捂回去,失败后她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慢悠悠的将手中书籍翻过一页,继续完成今天的任务。

别问,问就是不后悔!

秦艽,作为村子里唯一郎中的家人,在村子里的地位是十分特殊的。毕竟谁家没有个头疼脑热的呢,更可况秦郎中整日笑呵呵的不说,看诊费用还特别低,除了那汤药苦涩难喝了些,简直是没有缺点了。

这么个受村人爱戴的郎中,却放纵自家孙女整日满山跑,既不修习女德,也不打理家事,真真的是让人困惑不已。人们私下讨论着不知将来何人会肯娶那个啥都不会的野丫头,同时又暗忖自家能不能占到这个便宜,听说那秦郎中可是在大地方当过大夫的!要不是他告老还乡的途中路经秦家村暂住,里正还没机会留住这位同姓氏的郎中哩!

村人多不识字,听秦郎中称呼孙女为艽,只以为是形容美好的娇字,便有样学样的称呼她为秦家阿娇。

“你听说了没?”在河边用捣衣杵盥洗衣裳的妇人们随口聊到,“秦家阿娇最近转了性子了。”

一位妇人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是的哩,最近她被秦郎中圈在家中读书,每次我去给他家送洗干净衣裳,都能看到阿娇那皱成一团的小脸。”

提到这位妇人的差事,周遭的人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秦郎中年事已高,秦家阿娇年岁尚小,他家的家务都是雇佣村人来帮忙的。这位妇人在自家男人于林子中救过阿娇女娃一次后,就得到了长期为秦家打理杂务家事的活计。

清洗衣服是个需要力气的辛苦事情,妇人们的话题从东聊到西。在她们不久前话题里那在家埋头苦读的‘特殊女娃’,则再次苦兮兮打了个哈欠。

“统统,咱们商量一下,今天就到这里好不好。”女娃柔柔的撒着娇,“肚子好饿记不住啊,我像你一样能量不足了呢。”

系统沉静了片刻,冷漠道,“你一刻钟之前,才吃了一份蜜枣糕。”

“可是你的蜜枣糕一份只有我的手掌大。”秦艽伸出自己肉乎乎的小手试图讲道理,“你看,只有这么大。”

如果可以,系统真想翻一个白眼表达心情,但面对自己选择的宿主,所有的苦涩也只能独自忍下,而且话还不能说重了,“宿主未完成任务,系统能量不足。”都怪它最初为了诱骗女娃,给了她一块大大的糖饼,唉……

“唉……”秦艽同步的叹了口气,她扁扁嘴好似回味了一会儿,善解人意的安抚道,“没关系的统统,我不会嫌弃你的。”说完她继续将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书上,“我会努力完成任务的,统统马上也会饱饱的了。”

虽然没有挨过饿,但秦艽想起了不久前才加入村子的那一家人。他家的男娃瘦的跟竹竿一样,肚子却鼓鼓的。她好奇之下去问过阿爷,阿爷说那是生了病。因为没粮食,逃难的人为了填饱肚子,就会挖树根吃树皮,身体无法消化就会堆积在腹部。

看着女娃勉强自己努力看书的样子,系统又数了一遍自己的积分,爱怜的看了看它们,这才敲摸摸的换了一块蜜枣糕,“就这些了,我要待机了。”

秦艽顿时甜蜜的笑了起来,“好的统统,我完成任务就吃。你快去休息吧!”她将蜜枣糕放到一旁,觉得困倦就抬头看两眼作为对自己的鼓励。

作为唯一可以算是玩伴的存在,秦艽对系统是特别在意的。在这个村子里,阿爷身为郎中十分忙碌。他平日里十分疼宠自己,并不像村人那样,将自家女儿作为家里劳力的一份子,不仅整日操劳家务,休息时间还要学习‘女德’。

也因着这份特殊待遇,秦艽身边没有能一同玩耍的小姐妹,那些半大的男娃玩耍的地点多在自家的农田里,去过一次弄得浑身脏兮兮的之后秦艽再也不愿意去了。曾经她提出帮着阿爷整理药材,熬煮汤药,但阿爷却破天荒的拒绝了,只让她去村中玩耍。

村子里又哪里有太多可玩的,几次之后秦艽就摸到了后山不远处的林子里。她也不敢深了去,跟在猎户阿叔的身后进了林子就停下了,四处揪揪花草,挑捡可心的石子,准备过两天去河边扔着玩。

遇到系统那天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秦艽在与猎户阿叔打过招呼之后,就停在林子口那里用树枝掏兔子洞。

在努力半天也只将洞口扩大了一拳大小的时候,秦艽听到一个清脆的落地声,她奇怪的循声望去,见到了一块格外圆润的石头。秦艽走了过去,那石头扁扁的,一看就很好扔。它的颜色透亮,摸着没有棱角,握在手中居然有着暖暖的温度。

“滴……宿主身份确认完毕。”一个略显冷漠的声音凭空响起,里面的内容她却听不懂。秦艽疑惑的四处寻找,没有意识到与手中的石子有关系,“三秒钟后开始绑定,一、二、三,开始绑定,请宿主做好准备。”

头部突然而来的刺痛感令女娃攥紧了手掌,她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在陷入昏迷之前,秦艽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一句,“对不起。”

睁开眼睛的时候,秦艽看到的是自家阿爷担忧的双眼,长者轻抚着她的手腕,“最近可有感觉何处不舒服?”

女孩摇了摇头,“没有呀,阿爷怎么了?”

秦诩再次感受着指下有力的脉搏,确定宝贝孙女身体康健后疑惑的问道,“你是否记得发生了什么。”

秦艽仔细的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她本想说出那个诡异的声音,却不知为何开不了口,“我跟在阿叔身后进了林子,就在入口那里玩耍,然后就不记得了。”

暂时找不到原因,秦诩也只能放下了。他见阿艽已经充满活力的起身,便叮嘱她去王猎户家感谢,“今日就不要远去了,你且拿着这个。”

手里拿着装着草药的小包,秦艽慢慢的走出家门,她疑惑的挠挠头,对今天发生的事情也觉得很奇怪。


因为赶着送女娃回家,王猎户今日就没有再出村,他见到女娃后连忙将人迎进屋,并招呼自家女人做碗卧鸡蛋。

“阿娇怎么来了,身体可好些了?”王猎户目前尚无儿女,对村子里的孩子都十分看重。

秦艽甜甜的一笑,“让阿叔担心了。”她双手将阿爷准备的药草包递出,“阿爷已经替我看过啦,说我壮的很那。”

“那就好,那就好。”王猎户并不问太多,他有些无措的搓搓手,“这是啥,俺……俺就不要了。”

“阿叔收下啦,阿爷说里面都是些常见的药草。”秦艽上前一步,拉住男人粗糙的双手,强迫的将药草包放进对方手里,“婶子可以把他们煮水,撒一点在衣衫上晾干,这样就可以赶走那些扰人的小虫子了。哦对了,阿爷说做成香囊戴在身上也有相同功效。”

听到只是驱虫的常见药草,王猎户轻吁了口气,他觉得自己没做些什么,要是贵重的草药他倒是不敢收了。再看到女娃板着脸模仿秦郎中说话的可爱模样,忍不住想象起未来的孩子来。

“婶子!”秦艽见王婶子端来了吃食,连忙上前两步接了过来,“婶子辛苦啦。”

朴实的妇人笑着摆手,“这算啥,当家的说你今日晕倒了,可是要补一补。”

秦艽吹了吹软嫩的鸡蛋,用木勺挖了一口细细品尝,“婶子的手艺真好!”

王婶子淳朴的笑着,忙说喜欢吃就常来,一点都不介意鸡蛋是家中换钱的重要货物。

女娃眼珠灵巧一转,想到了一个报答两人的方法,她将念头存在心里,转为跟王婶子商讨秀个什么样的香囊才好看。

“你们女人家家的就喜欢这些。”王猎户不以为然,“照俺说,直接用药水把衣服泡了,那效果绝对更好。”

王婶子嗔怪的瞪了自家男人一眼,却不敢多言。

秦艽见状捂住嘴偷笑,直笑得男人不好意思的询问‘咋了’才开口解释,“这药水又不是什么神水,有大半天时间就散没啦。”说一半女娃又笑了,“而且……那汤药味儿阿叔你受得住,婶子也受不住呀。”反正他家阿爷熬汤药的时候,她是不喜欢凑过去的。

这个被阿艽称为阿叔的男子实际上才成亲不久,听到女娃的解释后,他尴尬的红了脸,成功的让两个女人家又笑了起来。

吃完了卧鸡蛋后秦艽也没有再久留,她笑着的告别夫妻俩,提着王婶子一定要她拿的两个煮鸡蛋往家走着。

到家后秦家向阿爷表示王婶子做的东西很好吃,想将来帮忙的人固定下来。秦诩心底欣喜孙女的聪慧,面上却作思考状,直到阿艽撒娇的请求后才应了下来。

洗漱后秦艽躺回自己的小床,今日无法开口解释声音的事情令她好奇,她回想着那听不懂的话语,慢慢的伸出手掌。

逐一回想今天发生的事,秦艽将怀疑的目标放在了那块扁石头上。声音好像就是在那之后出现的,她记得,在昏迷之前,自己是握着那块暖石头的。难道在摔倒之后石头丢掉了?

“对不起……”熟悉的声调出现,秦艽眉被吓得突然坐起身,“你是谁?”

一块预料之中的石头在床上显出模样,“是因为绑定我,你才会昏迷的。”

“你在说些什么?”秦艽听不懂对方的意思,由心底浮现的亲近感,让她放松了下来。

系统想了想才解释,“对不起是我们那里的说法,就是抱歉的意思。”它看着仍然面露不解的女孩,接着道:“我是系统,是另一方世界的产物,在此方世界需要依附这块石头存在。”

秦艽点了点头,她好似莫名就明白了另一方世界的含义,“你的意思是,你就是这块小石头。”

“也可以这么理解。”系统本不应该绑定这么小的女孩,可是它在此方世界已经游历多年,眼看能量池就要枯竭,再不绑定宿主就要烟消云散了。

“那绑定又是什么意思呢?”秦艽接着问道,她总觉得这个词与今天的疼痛有关系,想到这里女娃忍不住又打了个寒颤。

系统避重就轻的解释道:“我想要与此方世界产生联系,就必须要与此间的人达成绑定。”

秦艽觉得自己听明白了,“所以我今天会突然痛到昏迷,就是因为你进行了绑定!”

听着女孩含着怒气的指责,系统勉强继续解释,“被我绑定的人称为宿主,宿主只要完成我方世界主系统颁布的任务,就可以获得积分和奖励。用积分还可以兑换很多东西。”

“我才不需要呢!”秦艽怒气哼哼的将小石头推到一边,背过身重新躺下。

系统看着闭眼装睡的女孩,絮絮叨叨的把意思说的更明白一些,将任务福利说的各种诱人,然而却都没有得到回应,最后只好放弃的止住了话头。

饱饱睡醒一觉后,秦艽起身见石头不见了,开心的觉得自己自由了。她跑跳着来到外屋找阿爷问好,顺便帮对方整理药草。

虽然阿爷不让她学习,但看得多了,秦艽总能明确的分清它们,她总觉得这些药草很亲切,就好像它们伴她长大一般。

可是很奇怪,儿时的记忆虽然因为那次高烧都忘掉了,但阿爷说她此前从未接触过药材,又何来这些熟悉感呢?

系统察觉到宿主的需求,急忙展示自己的优势,“宿主,积分可以兑换记忆药水,可以令宿主回复儿时记忆。”

“我不要。”秦艽见阿爷离开才小声说道,她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到眼熟的圆石头“你不要随便开口,吓到我阿爷怎么办。”

系统具体感受了一下,确定除了怕自己吓到旁人,这个小女娃也在担心它的安危,于是再开口便软了一分,“宿主放心,我的声音只有你能听到。”

秦艽放心了一些,“但是我说话是能被人听到的啊。”她转身离开药房,跑到院子里的空旷处,戳着不久前挂着的腊肉条,“我不要去做什么任务,你换个人好不好。”


瞅了瞅自己快见底的能量值,系统悠悠的叹了口气,“在一方世界中,我只能绑定一个人。”其实积分超高的话,是可以解除绑定的,多花些还可以无痛解绑。就连他们之间沟通的问题,也可以用积分开启心灵感应。

“那要是我一直不肯做任务呢?”秦艽这两日也懒得出门玩耍了,这个系统一直嘀嘀咕咕的还挺有趣的。“会有惩罚吗?”

“没有惩罚。”系统有些自暴自弃的回话,“你是被我强迫绑定的宿主,所以完成任务可以用积分换取奖励,完不成的话只是会扣除积分。”

秦艽歪歪头有些不解,“可是我没有积分可以扣呀?”

“宿主没有积分,就会加倍扣除系统的,直到系统积分清零为止。”系统有气无力的说道。

所有惩罚其实都不过是系统用自己积分兑换的而已,一切都是为了督促宿主完成任务。而且惩罚道具所需要的积分很低,这个控制面板是不对宿主开放的。但是面对一个刚刚六岁的女娃,它又如何能用出电击之类的惩罚呢?

“那……那清零后你会怎么样?”这一次,秦艽等了好久都没有得到答案。

天黑又天亮,习惯了耳边有一个絮絮叨叨的存在,女娃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安静了。

这天,无所事事的秦艽来到河边,她在听完王阿婶叮嘱后,才将小脚丫泡在水里踢水玩。

耳边听着村中妇人们的闲聊,秦艽仰起头看着天上飘过的白云。她觉得自己无法融入身边的女性里,在那些阿婶们的口里,她如今是在挥霍年华,在嫁人之后就会被夫家嫌弃,蹉跎一生。

她们认为小声的闲言闲语这么小的女娃是听见也听不懂的。

“宿主,你知道我为何选择你吗?”系统突然出声问道。

秦艽眼前一亮,她坐起身后小声道,“为什么?”

见女孩暗中四处寻找,系统开心的询问,“宿主,你是在找我么?其实我一直在你身边,只不过是隐藏了身形而已。”言罢,系统显出圆石头模样,凌空的漂浮在女孩的手掌旁。

阿艽见状从腰间拿出一个小香囊,不由分说的就将圆石头装了进去,“不要被别人看见了。”

系统装作没有发现女娃对自己的在意,它继续着刚才的话题,“之前一直没有告诉宿主任务的目标,宿主现在想知道么?”

秦艽肉手把玩着小小的香囊,轻轻的嗯了一声。

“任务要求宿主成为此间世界最有名望的女子。”系统尽量用浅显的言语解释道,“比如成为高贵的皇后,富甲天下的女商人,闻名天下的女将军,众民爱戴的廉洁女官……”

“系统啊……”秦艽揉了揉自己的小脑瓜,“你想办法换个人好不好……”

系统没有在说话,像是受伤了一般陷入了沉默。

最终还是女娃受不了小石子冰冷冷的委屈,再次开口,“你知道吗?我只是因为没有像邻家阿姐一样学习女德,就被村人说闲话了。”

“所以……这就是我选择阿艽你的原因了。”系统突然改了对女孩的称呼,“唯有你,才是我的希望。”

秦艽枕着双臂重新躺回地上,她看着天空上飞掠而过的鸟儿,体会着心中那陌生又火热的触动感。

系统感受到女孩心态的变化,它没有再接再厉的劝说。只是沉默的陪伴着,等待着它的宿主做出选择。不过必要时,它还是会使用一些小手段的。

“好无聊呀……”因为之前莫名其妙的晕倒,秦诩劝说孙女暂时不要去林子玩。为了让自家阿爷放心,秦艽在跟着王婶子身边两天后,还是选择了在家里发呆。

村里的妇人总是十分忙碌,除了日常的家中事务,还要养蚕、织布、侍弄农田,闲暇时还要缝衣纳鞋。

在统统尝试了一番后,秦艽觉得自己对这些都没有兴趣,还不如阿爷那些藏起来的药材有意思呢。

系统觉得时机来了,于是暗搓搓的引诱道,“本系统拥有丰富的知识,阿艽你就算不打算完成任务,也可以此化解无聊。”

秦艽有些心动,觉得系统的话有些道理,阿爷不肯教她学医,不如问问系统有没有法子。

“滴……检测到宿主心愿,任务终极目标锁定——成为世间第一的神医。”冰冷的机械音刚落,系统的解释连忙跟上,“阿艽你不用管主系统的任务,它发布它的,你不用管。”

“你的这个主系统,是在随时看着我吗?”秦艽不高兴的嘟起嘴。

系统想了想说道:“阿艽不要在意,主系统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存在,所以会在检测到相关任务时强制发布,并不会一直监视你的。”

明白系统的意思后,秦艽才放松了紧绷着的身体,她用手指头点了点香囊,“之前我就想问了,你有时候会不回应我,是为什么呀?”

系统沉默了片刻道,“能量不足,需要待机缓慢恢复。”

经过再次的解释之后,秦艽才知道因为自己不肯做任务,这个可以说话聊天的‘小伙伴’肚子饿到昏迷了。愧疚感一时涌上心头,秦艽张了张嘴,无奈的应道:“好啦,我会尽量做点任务的。”

“阿艽!”系统简直想兑换一个身体去拥抱女孩,它选择了这段时间相处里发现的女孩绝对会喜欢的礼物,“这个给你!”

秦艽惊讶的接住眼前散发着甜蜜气息的糕点,“好香呀!”

“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系统欢快的说道,“只要阿艽努力做任务,将来会有各种好吃的!”

嗷呜一口,秦艽惊讶的捂住了嘴,她忍不住细细品味着糖饼的香甜。“好吃!”

看着女娃泛着星光的双眼,系统觉得,自己好像选错了计谋,他不应该用苦肉计的,应该用美食计的!

“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饼啊……”秦艽用小手接着碎屑,生怕浪费掉到地上,“统统还有么?我想让阿爷也尝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