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开局一声爹开启团宠路

开局一声爹开启团宠路

十一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萧南音在穿越之后,有件事一直想不通,她本是国公府家的七女儿,可是为何一直寄宿在摄政王府?那位摄政王大人整日里凶巴巴,她甚至从来没有见对方笑过!好在摄政王大人十分护崽,所以她便在京城里横行霸道。闯祸没关系,有摄政王大人收拾烂摊子!

主角:小七,萧南音,崔彧   更新:2022-07-16 02: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小七,萧南音,崔彧 的女频言情小说《开局一声爹开启团宠路》,由网络作家“十一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南音在穿越之后,有件事一直想不通,她本是国公府家的七女儿,可是为何一直寄宿在摄政王府?那位摄政王大人整日里凶巴巴,她甚至从来没有见对方笑过!好在摄政王大人十分护崽,所以她便在京城里横行霸道。闯祸没关系,有摄政王大人收拾烂摊子!

《开局一声爹开启团宠路》精彩片段

弱柳摇风,嫰芽润雨。

分明三月天气。

落花满径,轻寒沾衣。

燕儿衔了新泥。

小七托着下巴,捧着肉嘟嘟的小脸,坐在湖畔石阶上,看着湖面已有半晌。

她脑中无数次想着,如果从这里跳下去,是顺着原路回去呢?还是会喂鱼?

一直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她,宁愿吃鱼被撑死,也不愿死后撑死鱼。

她掏出随身带着的八卦盘,想用她那时灵时不灵的占卜术给自己算上一卦。

出这趟远门,来到这个六岁多的小女孩身上,就只有这八卦盘跟了过来,平时深受她宠爱的鸭脖鸡爪大辣条......一个也没来。

卦象上显示,她今天有好运,而且跟水结缘,说不定跳下去能回去?

她站起来,看着湖面,仿佛看到了无数的猪蹄鸭脖鸡爪在像她招手。

咂咂嘴,擦擦口水。

宝贝儿们,我来了~

刚跳起来要扑到水面上的小丫头,听着后面嗷的嚎叫了一声,一阵香风华服,小七一把被抱住,搂在了怀里。

“王妃,您可不能再想不开,王爷说您要是再出事,婢妾们全部都得陪葬......”

华服女子身姿丰硕,这样紧抱着小七!

终于,在小七手脚扑腾中,寻到了一条缝隙,得以喘气。

“你要闷死我?”

稚嫩的童音传来,华服美人吓得双腿一软,将她放在地上便跪了下去。

“婢妾不敢。”

小七挥了挥手,“行啦行啦,别动不动就跪,没人让你们陪葬,我是要回家,你别拉着我。”

奶声奶气的声音,她自己说完也颇为无奈。

想绕过华服女子,再去湖边,再次被拉住。

“王妃您想回家,可以请示王爷,备车辇回镇国公府。”

“你才被车碾,你全家被车碾!”

她就是想回去,她竟然诅咒自己被车碾!

那华服美人也愣了一下,低眉恭顺,“王妃想让婢妾家人来备车辇,也是可以的。”

小七错愕的看着她。

世上竟有如此狠心之人?

她抬头看着这跪了一地的丫鬟婆子,知道今天投湖无望了,只能另择吉日了。

小小的脸蛋上满是失望,长叹了口气耷拉着小脸。

身边的大丫鬟长喜跑了过来,看到小七之后,一脸焦急。

“王妃,您这么又来这儿了,上次不是说了,这儿危险,以后一个人的时候不能来吗?”

长喜半蹲在地上跟她一般高,环抱着她,确认她身上没什么伤后才松了口气。

小七看到长喜,小小的身子靠向了她。

“可是我想家了。”

醒来一个月了,都是长喜在照顾她,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跟长喜很亲近。

“王妃乖,等王爷回来,得了王爷的准许,咱们就回去,好吗?”

小七望了望湖面,此家非彼家,看来今天是回不去了。

长喜见她小摸样蔫儿哒哒的,对着那华服女子福了福身。

“王妃累了,奴婢先带王妃回去了。”

那华服女子恭顺的行礼,“婢妾恭送王妃。”

路上的时候,长喜牵着她的手,轻声的叮嘱她:

“王妃,之前奴婢不是跟您说了吗?王府里的侧妃还有夫人美人之类的,您都要离她们远一些,上次您被推湖里,指不定就是她们中间那些人做的。”

提起上次,小七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就是那时候穿来的,所以现在心心念念的想要再投湖一次,看看能不能原路回去。

这事发生在一个月前,她至今都记得刚穿来的那倒霉的一天。

毫无征兆莫名其妙的穿越,从冰冷的水里被捞上来之后就昏过去了。

醒来后跪了一屋子的女人,还有床边站着一个锦衣玉冠,长身玉立的男人。

身着墨色的长袍,玄纹云袖,背直肩宽,生生撑开了气势,一股轩昂的气势溢与身侧。

虽然是个背影,却也足够给人也震慑和压迫力了。

怪不得这跪了乌压压的一屋子人,没一个人敢吱声。

时空错位的事情,她听师父说过,却是第一次遇到,惊骇的同时,也在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首先得了解现在穿的这个身子吧,她抬手这么一看,肉肉的小手,五根手指头又白又嫩,像年画里的福娃一样。

这是五岁还是六岁?

在她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就听着那站着的男人沉声开口:

“若明晨她不醒,你们全部陪葬吧。”

紧跟着满屋子的人一愣,跪在前面的那个穿白衣甚是娇媚的女子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王爷,真的不是婢妾做的,您不能这样对婢妾......”

后面一屋子的女人都在跟着哭泣求饶,那男人狭眸微眯,目中掠过一丝暗色,满屋子的女人瞬间收声。

小七大致明白了,眼前这个王爷因为她落水,而迁怒了他的众姬妾。

这样说来,穿成了一个小郡主,还有个疼她的爹。

这样的话......也还行叭。

她伸出小手,抓住了那人的衣袍,轻轻的扯了扯。

“爹,我没事了。”

随着她的话音一落,那男人倏忽回头,雷劈了的表情看着床上的小豆丁。

“你......喊本王什么?”

小七想了想,知道是自己不懂规矩喊错了称呼。

“......父王?”声音糯糯的又喊了一声。

摄政王:“......”


大概是这一声爹吓到了,那男子这一个月了都没出现过。

小七已经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了,那天晚上光线昏暗,加上他身影高大,将身后的光线遮挡住,他背着光,她并没有看清楚。

只隐约记得那双湛黑如墨的眼,那冷峻的轮廓......哦,对了,还有他那仿佛被雷劈了的表情。

直到穿来了七八日后,她才知晓,那晚他为何会是那样一副表情。

高祖至开国以来,重文轻武,北方常有强敌入侵,南方时有蛮夷作乱。

那时候十六岁的崔彧跟着上了战场,崔彧骁勇善战,精通兵法,一年时间训练出来的黑骑军,大败西北敌寇,立下赫赫军功,一时威名四播。

十七岁封勇冠侯,后驻守西北,整个北方兵权尽数落在崔彧手中。

第二年汝阳王造反,他带兵平反,被封一字并肩王,年纪轻轻便位极人臣。

当时这样一个少年权倾朝野,便是跺跺脚,天下都要动荡三分。

而后天下大旱,暴乱四起,他之前带兵有些旧伤复发,一直在养病,无心理会这些。

这一年内天下分崩,四分五裂。

直至去年,南召大军直逼城下,天子要投降,皇后所生七公主上了城墙,将满朝文武连带着她亲爹骂了个狗血淋头,之后跳下,据说死相挺惨。

再后来,崔彧再穿战袍,平了这乱世。

老皇帝去世,太子早已在之前汝阳王那次造反中去世,其他皇子资质愚钝,崔彧一排众议,扶了太子长子登基,顺利成章的成了摄政王。

朝中的势力要平衡,要制约,最好的方法就是联姻。

小皇帝今年不过五岁,已经有各个世家送入宫中的四妃一后。

当然了,这些世家更不会放过崔彧这块肥肉。

小七作为镇国公府萧家的女儿,被送进来了。

她是庶出,行七,叫萧南音。

摄政王崔彧表示,皇后的妹妹怎能做妾,索性封了摄政王妃。

就这样,小七一穿来,就已经被迫成为一个崔萧氏了......

她从心底排斥这个称号,这总让她想起某种不太雅观的乐器。

了解了这一切,再回想那一声爹,她就能理解为什么崔彧脸上是被雷劈的表情了。

这会长喜还在念叨着让她离那些姬妾远一点,一个个的,没安好心。

小七对这些不感兴趣,听得意兴阑珊。

长喜看着小姑娘蔫哒哒的样子,弯下腰柔声轻哄着:

“王妃,是不是饿了呀?我出来的时候做好了桃花饼,还有厨房了这会正炖着的红烧肉和蹄筋,都是王妃喜欢吃的呢。”

小姑娘一听肉,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松开长喜的手,撒腿就往自己的院子跑去。

随着她的跑动,小鬏鬏上绑着的珊瑚串左右晃动,煞是可爱。

小短腿不长,跑的倒是挺快,一会不见人了,长喜提着裙子赶紧追了过去。

当时在国公府的时候管家问了所有丫鬟擅长做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是在给未来的摄政王妃挑选陪嫁丫鬟。

长喜想了想自己的七个弟弟妹妹,便顺口说了句擅长带孩子。

没想到就被带到了王妃的跟前,原以为进府是伺候王妃的,来了才知道,原来真的是带孩子的。

那时候她是粗使丫鬟,大丫鬟是别的人。

但是小王妃溺水后的一段时间体虚,王爷不在府内,身边的丫鬟欺她年幼,常常让她吃不饱。

府里份例的好吃的,都被那几个大丫鬟分着吃了。

她看着这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跟她最小的妹妹一样大,看着挺可怜的,便将自己分到的一块枣泥饼给她留着。

她现在还记得小姑娘拿到枣泥饼的时候那惊讶的模样,好一会咧嘴笑了。

将饼吃完了,抹了抹嘴边的饼渣笑着对她说着:

“你是好人,会有好报。”

软软糯糯的声音,鬏鬏都不扎,衣服不会穿,里外衣的丝带系的一塌糊涂,丫鬟们也不管。

那时候的小姑娘挺让人心疼的,谁知道隔天,小姑娘找到了管家,说招了贼。

管家一番搜查下来,四个大丫鬟都手脚不干净,多多少少的都拿了她的一些东西。

摄政王没有什么治家之道,只会治军。

治家便跟治军一样的手段,管家一顿板子打下去,四个大丫鬟两死两残,残的那两个被直接卖了。

管家给安排了四个丫鬟,但是小姑娘却点名要了她做贴身的丫鬟。

她一直都是粗使丫鬟,哪里做过什么大丫鬟,这一个月来拼命的学规矩学厨艺。

好在小王妃很省心,只要让她吃饱喝足了,别的什么都不需要太操心。

此时的小七满脑子都是冒着热气的红烧肉蹄筋,还有香软酥脆的桃花饼,跑的很快。

人小腿短,平衡力差,跑得快了,容易摔。

这不,脚下绊了一下,整个人控制不住力道,像乳燕投林一样,扑通一声,投向了地上一片积水处。

刚下过雨,泥混着水,随着她的扑通,溅的四处飞迸。

刚巧路过的男人在泥水溅过来的时候,停住了脚步,看向此刻正趴在泥水里竖着鬏鬏头,头顶着两个圆包的小姑娘。

上好的蜀锦云缎裁制的衣衫,此时混着泥水,早已不成样子。

小七余光中看到一双玄色暗纹的靴子,抬头看去。

那人玉冠束发,著了身墨色宽袖袍子,腰间环一领玄青玉带,通身上下再无别饰,却光华耀目,令人不敢逼视。

小七呆呆地望住他。

原来,这世上果真有这般好看的男子,眉目不消说,自是如画如描,难以尽述,更难得那一种气韵,立在那里似孤峰月夜下的一竿修竹,又仿佛悬崖上不化的冰雪,冷冽、清华,遗世而独立。

其面如玉,其姿如华,居高临下看她的时候,那周身仿佛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

小七见他也在看自己,咧嘴一笑,丝毫不知道地面的泥沾在她的小脸蛋儿上。

“小哥哥,这是王府后花园,你找谁吖?”

崔彧低头看着这个还在泥水里趴着的小姑娘,鼻尖还有脸蛋的泥,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小七的眼珠微转,落在了他腰间的一块玉佩上面。

王公贵族的玉佩要么是龙纹祥瑞,要么是鸟兽鱼虫,小七是头一次看到有人将八卦图雕刻在玉佩上的。

八卦图也分很多种,像眼前这人玉佩上的图案,便跟自己八卦盘上的图案如出一辙。

莫非,同门?

小七好奇。


她一溜烟的从地上爬起来,扬手就要去够崔彧腰间的玉佩。

崔彧皱眉,捉住了她抬起来那只脏兮兮的小手。

“你做什么?”

“你腰间那宝贝给我看看。”

崔彧低头训斥,“胡闹!”

这一声低斥,让小七的回忆瞬间回到了一个月前。

那晚上光线太暗没看清,但是声音是听不错的,在自己喊了声父王后,脸色一副被雷劈了的男人就是低斥了她一句胡闹。

小七才不管他说什么,这时候只想搞清楚这个八卦图的玉佩是怎么回事。

她手脚并用,仗着人小,往他身上爬,想要摸到那玉佩。

“你让我摸摸......”只要摸摸,小七就知道是不是同门的东西了。

如果是个成人,不管是男人女人,根本没办法近崔彧的身,直接让他丢出去了。

偏偏是个六岁的女娃娃,而且,还是个脏的没眼看的娃娃!

崔彧不能丢出去的结果,就是被她抓的长袍上全是一个个泥手印。

崔彧身后跟着的随侍个个低头垂目,心想,摄政王长这么大,何时让人弄得这般无可奈何?

这全府的女人,哪个敢这样的去靠近摄政王?

哦,忘了眼前这位还不是女人。

崔彧看着侍卫段成风这会憋着笑的样子,视线缓缓扫过,段成风自觉地背过身子,其他的众人也都选择背过身子。

崔彧看她手还在不老实的乱抓,干脆弯下腰,抱起她去了书房。

崔彧把她丢给了书房的侍女,“给她洗干净。”

小姑娘的两个小鬏鬏上都是泥,脸上身上早已经没法看了,猪圈里的小猪崽子都比她干净。

崔彧把她丢给侍女后,另有侍女给他备了干净的衣衫,服侍他更衣。

书房的净室摆了一道屏风,小七被侍女抱着,香汤已经备好,在里面准备沐浴。

她抓紧自己的衣服,师父告诉她,女孩子在外面要学会保护自己。

“我要长喜。”她坚决不肯脱。

隔着一道屏风,崔彧听到她的话,示意让人去把长喜找来。

崔彧服饰换好之后,隔着屏风,瞥了一眼里间。

“王爷,段侍卫求见。”

崔彧有两个左膀右臂,段家兄弟两个。

段成风负责近身护卫,段成虎负责崔彧外面的事情。

此时来的,便是段成虎。

长喜这会儿还没来,左右看净室无人,小七自己脱了衣服,踩着一阶阶的脚踏上去,看着里面一层漂亮的花瓣,咂舌吐槽古代资本家的腐败,想也没想的跳进了浴桶。

她总不能把自己代入到这个六岁的女娃娃身上,以为自己还是那个168的成年人。

这浴桶是崔彧的,就一个特点,大。

这么一跳的结果,直接水没过了头顶。

要不是她小手扒住了浴桶边缘,大概就要成为史上第一个洗澡把自己淹死的穿越女了。

就是不知道洗澡把自己淹死,能不能回去?

小七扒着浴桶边缘,不敢再乱动,此时听着外间说话的声音。

净室在崔彧平日里办公的书房后面,卧室的旁边,隐约能听到他说话,但是并不真切。

崔彧声音浑厚暗哑,辨识度比较高,所以她隐约听到了一两句。

“悬镜司的旧党,在本王眼中,早已日薄西山,无需理会。”

小七浮在水面上歪头听着。

薄西山是谁?

为什么要日他?

听着像是个男人的名字,摄政王他莫非是个断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