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一家三口靠养猪暴富了

一家三口靠养猪暴富了

西门小吹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穿越了,全家也穿越了!虽然没有了快捷的生活,和那些电子产品,但是崔小雨十分庆幸;因为她的父母前一秒还在商量离婚的事情,下一秒便双双穿越了。他们都是夺舍重生,原主老爸是人人喊打的二流子,老妈是意外怀孕留村的知青,而原主被渣爹高价卖给瘸子做了童养媳。

主角:崔小雨,崔世良   更新:2022-07-15 21: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崔小雨,崔世良 的女频言情小说《一家三口靠养猪暴富了》,由网络作家“西门小吹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穿越了,全家也穿越了!虽然没有了快捷的生活,和那些电子产品,但是崔小雨十分庆幸;因为她的父母前一秒还在商量离婚的事情,下一秒便双双穿越了。他们都是夺舍重生,原主老爸是人人喊打的二流子,老妈是意外怀孕留村的知青,而原主被渣爹高价卖给瘸子做了童养媳。

《一家三口靠养猪暴富了》精彩片段

“崔老三!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赶紧把结婚的日子定下来!拿了我家的彩礼你现在装死不开门!”

一阵嘈杂的叫骂声从门外传来。

崔小雨脑袋昏昏沉沉,恍惚间喉间涌起干呕的酸涩感。

她强撑着从床上撑起身子。

鼻尖充斥的煤炭味却让崔小雨一个激灵,猛然睁开眼睛,眼前却是灰蒙蒙的一片。

又破又窄的黄土房子贴了满墙的报纸,连玻璃窗都被糊得严严实实。

到处充斥着煤炭味和潮湿的霉味。

屋正中间放着擦的干净的破旧桌子和两条凳子,一条凳子还缺了一条腿,旁边的炉子上还驾着煤炭残渣。

这哪里是她的家!

原本昏沉的大脑瞬间清醒,窗外的叫骂声还在继续,崔小雨却两眼发直看着屋里的一切。

昏迷之前,她明明记得自己正拽着要离婚的爸妈从民政局门口走来。

然后就是一辆失控的大卡车疾驰而来,接下来思绪就是一片空白,难不成......她是穿越了?

作为一名根正苗红,勤勤恳恳敬业的网文编辑。

崔小雨面对此情此景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签过的女频小说的烂俗开头。

“开玩笑的吧......”她张大着嘴巴,傻乎乎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每天和电脑相伴的手指薄茧全然消失不见,黑乎乎的十指上满是常年劳作的伤口。

稍微一攥紧,细微的疼痛感直逼大脑。

痛苦的呻吟声从旁边传来,崔小雨转头,才发现屋里还有一男一女。

“这是什么地方,小雨,崔世良?”

“老婆......”

听到熟悉的声音,崔小雨一喜,“爸,妈,你们也穿越过来了?”

话刚说出口,她一把捂住了嘴巴。

自己的声音怎么这么嫩了?

还有,这两个陌生又熟悉,看起来才三十岁的人,是谁?

床榻上的俩人被她这一叫,齐刷刷的看过来,三个人大眼瞪小眼,不约而同的发出异口同声的质问。

“你是谁?”

“你是谁?”

俩人年轻的外貌和家里常年悬挂着的结婚照缓缓重叠,崔小雨咽了咽口水,颤抖发问,“爸?”

男人咳嗽了一声,皱着眉头义正严辞,“小姑娘,你认错人了,我闺女已经二十多岁了。”

崔小雨对着空气无声的翻了个白眼,确认了这就是她那死板又正经的爸爸。

“爸,我是崔小雨,你看看我的脸,是不是十几岁的时候的模样。”

崔世良的瞳孔骤然一缩,张大了嘴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对面的小女孩看起来不大,小脸瘦的只有巴掌大,头发黄的像是一捧草,又枯又黄。

但依稀还能辨认出,眉眼五官和自己闺女胖乎乎的小时候有几分相似。

“小雨?”

崔世良诧异出声,得到崔小雨肯定的答复后。

俩人齐刷刷的看向旁边的女人。

女人正在和自己乱糟糟发黄的头发做斗争,同时嫌弃的擦着身上的灰渍。

“崔世良,我告诉你就算我穿越了变成穷光蛋,也要跟你这个三棍子打不出闷屁的中医离婚!”

重度洁癖,穿越了还惦记着离婚的事情......

崔小雨默默点头,是她那个开美容院做设计的时髦妈没错了。

崔世良默默的从床上爬起来,出去拿了快毛巾闷声不吭的塞到了女人手里。

“怎么,现在知道讨好我了,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王庆玲白了他一眼。

没好气地接过男人手中的毛巾,仔细的对着窗户擦着脸上的灰,忙里偷闲还冷不定的嘲讽。

“自从我嫁给你,都快憋成了疯婆子了,让你来店里帮忙,非要守着你那十几平祖上传下来的中药铺。”

“你守着这东西能发财吗,还是国家就指望着你弘扬古老文化呢?”

崔世良:......

“够了,妈!都到这个时候你们就别再吵了!”

崔小雨是一个脑袋两个大,感觉自己的小脑瓜子都要憋炸开了,呼吸都变得艰难,上前一把推开了窗户。

“我没猜错的话,我们这一家赶上了潮流......一起穿越了......”

话音刚落,三人一齐感觉到大脑一阵晕眩,一股脑的信息突然灌入大脑。

片刻胀痛之后,三人互相看了看,表情都有些微妙。

崔小雨真没想到,这种只在签约作者笔下的狗血事件,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一家三口不仅穿越了,偏偏穿的还是打脸剧本最常见的贫困家庭。

要是贫困家庭也就罢了。

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父母和自己的名字都和这个家庭丝毫不差,性格却完全相反。

爸爸崔世良是富贵村远近闻名的混球,三十五岁还成天无所事事,村里分配的田产转手就被他租了出去。

成天跟着一群二流子朋友干点偷鸡摸狗的勾当。

今天不是偷了李家的鸡,明天就是摸了王家的蛋,手上有点钱都送给了“炸金花”。

村里人谁见了他都是直皱眉头。

背后骂他不得好死是畜生,家里有着那么一个贤惠的老婆,放着好日子不过,硬要糟蹋人。

对,她妈王庆玲是当年下乡知青中最漂亮的一位。

家庭殷实,谁知道回城的送别宴上喝多了,莫名其妙就和二流子爸爸睡在了一块,转头就怀上了她。

姥姥姥爷是大户人家,丢不起这个脸,和妈妈断绝了关系。

从有文化的知青到二流子的老婆,酒后怀孕的身份转换,她妈妈只用了三个月。

生米煮成熟饭,王庆玲也只想好好的过日子。

像个寡妇一样辛辛苦苦把她拉扯大,谁知道崔世良身上没钱打牌,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孩子的身上。

在门外叫嚣的正是隔壁村的王瘸子,今天正是上门和爸爸定结婚日子的时候。

崔小雨嘴角一抽,实在是想象不到自己爸爸为何穿越到和他反差如此之大的人身上。

抬头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爸妈,眼神却不由自主的落在了炉子上面。

出生十几年的事情都分外清晰,唯独关于烧炭自杀的事情是一片空白。

正当她琢磨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王庆玲已经一巴掌打在了崔世良的后背上。

“畜生!你看你干的这是人事吗!”

崔世良满脸的茫然,无声的揉了揉胳膊的红痕,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辩解的话。

“老婆,那不是我干的,是原来的那个‘崔世良’。”

“我管是不是你!之前你就是个闷葫芦。”

“现在好了,是不一样了,还是个想着卖闺女收彩礼的二流子,还被村里人骂的狗血淋头!”

王庆玲越说越气,这过的是什么日子。

上辈子和闷葫芦过一辈子,这辈子和二流子过一辈子,越想越气!


她伸出手还想在崔世良手上掐一把。

砰!

门轰然倒地!

外头一直叫嚣的人显然没了耐心,旋风般的冲进来一道人影,一进来就是劈头盖脸的责骂。

“好你个崔世良!你收了我家的彩礼,就想赖账是不是!”

“还想烧炭自杀!我告诉你,今天不把日子定下来我就去告你们!把你们一家三口都送到大牢里!”

身材矮小的男人身后跟着富贵村一帮看热闹的村民,双手叉腰双目圆瞪。

后头一帮人个个是长吁短叹,嗑着瓜子窃窃私语。

“哎哟,这崔老三真不是个人!把自己闺女卖了不说,还要带着全家自杀!”

“你可别说了,回头这二流子发起火来,半夜给你家鸡偷了!”

“都是一个窝生出来的,你说这崔老二怎么就那么有出息呢!”

......

崔世良死死的攥紧拳头,站在原地,脸色逐渐铁青。

多年的教养和闷沉的性格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像座大山似的挡在妻儿前头。

“哎哟喂,崔老三你当我说的话是耳旁风是不是!”

王瘸子急了,上前就扯住了崔世良的袖子往外拖,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

“走走走,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咱们去找你二哥讨个公道!”

崔世良身材高大,又正值壮年,平日里上树摸蛋,下河捉鳖,怎么是他拽的动的。

他猛然挺住步伐,一甩胳膊,王瘸子重心不稳又没有防备,被他一胳膊肘搡在了地上。

看热闹的一帮子人齐齐看傻了眼,这崔世良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子?

村里人都知道他这个二流子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自己的二哥,崔世斌,今天这是犯了混球病了?

崔小雨和王庆玲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见了愕然。

记忆中的崔世斌是和崔世良一个太天一个地。

是村里的老好人不说还身居小队长,儿子更是全村的骄傲,在改革开放之际,赶上了高考的阵风。

成为周围几个村里唯一考上大学的人才。

每次崔世良在外头惹了什么事,都是这个二叔出来给他擦屁股,偏偏这二叔就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

崔世良每次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

眼看着王瘸子从地上一蹦而起,就要和爸爸扭打在一块。

崔小雨赶忙上前,一把拽住速来老实不善言辞的爸爸,求救似的给妈妈使眼色。

王庆玲本就被这穿越过来的家庭气的七窍生烟,看见王瘸子和周围人的脸色更是火上心头。

“王瘸子,你别在这咋咋唬唬的。”

她三步并作两步下了床,挡在崔世良面前,冷静开口。

“现在国家提倡自由恋爱,抵制包办婚姻,你别说请二哥过来了,你就算去告我们,我们家也有理!”

话音未落,王庆玲就感觉到所有人都用着同情的眼光看着自己。

“完蛋了,这王庆玲自小把孩子辛苦拉扯大,肯定是舍不得,但这崔三礼金都收了,肯定又要挨打了!”

“崔三这畜生,你看着肯定上来就是一巴掌!”

“我看啊,他就是把彩礼拿去赌,输光了,又不甘心就要了这么一点钱!想坐地起价呢!”

......

王庆玲听着众人的窃窃私语,额头青筋暴跳,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瞪了满脸无辜的崔世良一眼。

好家伙,不仅是卖闺女,偷鸡摸狗,竟然还敢打老婆!

崔世良也从村名口中回忆到细节,有些不自然的搓了搓手。

正在众人以为他要动手的时候,崔世良上前一步把王庆玲往后拽了拽,沉声开口。

“我闺女不嫁了,这场婚事我不同意。”

就这么一句话,就像是按下了所有人的表情的暂停键,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这崔老三是菩萨上身了,还是良心发现了?

竟然没对王庆玲动手?

还主动说不卖闺女了?

王瘸子被他这句话说的脑瓜子嗡嗡的,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伸出手气的直抖。

“好好好,好你个崔世良,拿了我家的彩礼,现在翻脸不认人了是吧!”

“我现在就去找你二哥过来!让他评评理!”

崔小雨眼尾一抽,登时想到二叔每次来她家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心里忽然就觉得涨涨的。

爸爸前世虽然不善言辞,但对她和妈妈都是极好的。

在小区门口经营着一家中药铺,十几年都从未涨过价,是公认的老好人。

穿越过来被人指着鼻子骂不说,还要低人一等。

这种落差让她憋屈的很。

“王叔叔。”她深吸一口气,蹙眉道,“我爸爸拿了你家的彩礼是不错,但结婚是大事。”

“俗话说的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爸爸既然说了不让我嫁,那你就是把天王老子叫来,我也是不嫁。”

王瘸子愣住了。

这丫头片子前两次上门都是只知道哭。

一句屁话都不敢多说,被她爸瞪一眼就浑身打哆嗦,今天这三口子是被鬼上身了?

“不过我们确实是欠了你家的彩礼。”

和王瘸子定了亲之后,崔世良当晚就上了牌桌,输的裤衩子都要丢光了。

崔小雨起身,从桌子底下翻出家里的日历薄,和只剩个屁股的铅笔,递到王庆玲手上。

“我们家可以给你打个欠条,彩礼一共三百块钱,我们家肯定会以最快时间还给你。”

她当然也会写字,但按照记忆中的剧本,她家只有妈妈是知青下乡,也是村里的妇女中唯一会写字的。

崔小雨不想在众人面前暴露出和原主人设完全不同的技能。

毕竟,多年的网文编辑经验告诉她。

这些脑瘫作者笔下的人物,一旦一穿越过来就暴露身份,必然会发生狗血淋头的大事。

王庆玲脑子也转的快,三两下就琢磨出了闺女的意思,跟着附和。

“对,我们给你写欠条,钱,肯定给你还上,人,你就别想了。”

王瘸子现在是彻底的被搞懵了。

这到底是哪一出?

要是崔世良死皮赖脸不认账那还正常点,这又是要给自己打欠条,又是要还钱的给他整不会了。

场面顿时尴尬起来,还是在一旁看热闹的李大妈反应过来,凑到他耳边悄悄支招。

“瘸子,我看这话不能信,这崔老三谁不知道是个败家子,家里能卖的都被他卖光了,打个欠条有什么用。”

“回头他屁股赖下来不认账,你能怎么办?”

王瘸子一拍大腿,这话说的是没错!

“不行,你家拿什么还我家的彩礼!”

“你崔老三全身上下摸不出一块纸币,老婆孩子吃了上顿没下顿,我这可是卖了家里的牛才凑齐的彩礼!”

“你要么现在就把彩礼还给我!要么我就去找你二哥!让他给我写个借条!”


崔世良眉头缓缓皱起,王瘸子说的话难听,他听的也不舒服。

但却找不到丝毫反驳的话,即便这事不是他干出来的,还是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妻儿。

他余光瞥了一眼妻儿像稻草一半枯黄的头发,转身从床下的小洞里掏出了一块大银元。

这是他跟着那帮狐朋狗友在城里一户人家偷来的。

本来盘算着等彩礼花完了,风声也过去了,再去当铺换点赌资。

“王瘸子,这大银元虽然抵不上三百块钱,但也值个一百左右。”

他上前一步,把银元放在了王瘸子的手心里,“就当作是押金,最多一个月,我就把你家的彩礼还给你。”

“你看这样可行?”

崔小雨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银元,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这要是放在现代社会,多了不说,换套房子首付应该没问题!

王庆玲伸出手敲了她脑袋瓜一栗子。

满眼都是嫌弃,她开美容院赚的钱也不少,这闺女怎么就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王瘸子,这钱算是我家的押金。”

“我另外再给你写个借条,到时候我们把礼金三百尽数还给你,你把银元还给我们。”

王庆玲知道,这钱多半是前世的崔世良偷鸡摸狗来的,攥着铅笔头写了借条,签上名递到王瘸子手里。

她可不是以前那个懦弱不敢说话的王庆玲,等还完了彩礼,就让崔世良把这块银元还回去。

王瘸子有些不敢相信这二流子突然转了性子,接过银元咬了好几口才确定是真的。

看的崔小雨是满脸嫌弃。

“行!既然你们能拿出押金,那我王瘸子就信你一回!”

他也不闹了,喜滋滋的把银元揣进了兜里,鼻孔朝天,一副施舍的表情。

“但要是一个月,你家拿不出这么多彩礼,这银元我不还给你,你家丫头还要嫁给我家!”

神TM的还要嫁给你家!

做梦想屁吃!

崔小雨打量着他那模样,已经脑补出了他儿子的模样,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

崔世良毫不犹豫的应声,“这么多父老乡亲都看着,我绝对不会差你一分钱。”

王瘸子这才露出了笑容,嘿嘿笑了两声,转头一瘸一拐的出了崔家的门。

他才不信这败家玩意儿能拿出三百块钱呢!

这块银元他要了,这儿媳妇儿他也要了!横竖都是不亏!

看热闹的众人还在热烈讨论崔老三转了性子的事情,一边嘬着牙花子感叹。

早知道有白拿一块大银元这么好的事情,他们也愿意把这崔小雨娶过门当儿媳妇儿。

王庆玲扫一眼,便知道这群长舌妇在琢磨什么。

快步上前就把人往门外边推,“一群闲的没事干看热闹的,赶紧回家看孩子去吧!”

众人被推搡着出了门,还依依不饶的嚼着舌根。

“我看这崔家的钱和闺女都保不住哦,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整浪子回头那出!”

“俗话说的好,狗改不了吃屎!你等着看吧!这崔老三啊,还指不定去哪儿偷鸡摸狗呢!”

“哎呀王大姐你这话说的对!今晚我就让我家老汉,把门多加道栓子!”

......

一道门之隔,闲言碎语尽数落入一家三口的耳朵里,王庆玲气的脸都绿了。

她气冲冲的跑进院子。

找了一圈都没翻出盆,只翻到个水舀子,舀起水打开门看都不看人一眼,使劲一泼。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崔老三家的!”几个碎嘴子的被泼了一脸,指手画脚的就要叫骂起来。

王庆玲眼睛一撇,面不改色的冷笑。

“哟,几位婶子还没走呢,我还以为是哪来的野狗,在我家门口狗叫呢!”

崔小雨在屋里和崔世良对视了一眼,极为有默契的竖了个大拇指。

果然,还得是她妈,战斗力不减当年。

门外的婶子们气的是牙痒痒。

这个王庆玲以往都是闷葫芦,三棒子打不出个闷屁的受气包,现在竟然学会了指桑骂槐这一套!

还没等她们反驳,王庆玲又作势要去舀水,吓得几人赶忙一路小跑出崔家的地界,才敢回过头来咒骂。

“你个被人搞大肚子的臭知青!”

“你就等着你家那赔钱闺女被送卖了吧你!”

......

回应他们的是王庆玲砰的关门声。

送走了上门讨债的,一家三口这时候才坐在了桌子前开始犯了难。

刚才大话已经放出去了,一个月要还上三百块钱。

但他们家这除了西北风之外,真是拿不出一分钱。

更何况,刚刚检查了家里,除了外头菜地里的几根青菜和萝卜,米缸里连一粒大米都没有。

正在这时,崔小雨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一家三口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见了无奈。

崔世良侧头,看了一下天色,约莫快傍晚了,记忆中的上顿还停留在昨天的清水粥。

“你们娘俩摘点菜,我去村后头小河里抓点鱼,咱们先把肚子填饱了,再琢磨赚钱的事情。”

“你哪里会抓鱼啊?”王庆玲诧异的张大了嘴巴,还没等她话说完,崔世良就已经没了身影。

崔小雨倒是觉得爸爸比起在前世,话好像多了一点。

不过择菜什么的,她瞥了一眼妈妈,叹了一口气。

“妈,你看着先收拾收拾家里衣服,我去洗菜。”

不是她不让妈妈帮忙,而是自家妈妈在家是跌倒了油瓶都不扶。

在外人眼里是能赚钱的女强人,但在家里却是三等残废。

她默默的蹲在菜园里,把拉着可怜巴巴的三两根小青菜,上头还带着点干了的天然肥料。

从小到大,爸爸都是包揽了家里的所有的家务事,日子虽然吵吵闹闹,但也算过的去。

谁知道年到四十,俩人还闹了离婚这么一出,离婚原因也离谱的很。

只是因为爸爸的中药铺连年入不敷出。

妈妈是刀子嘴豆腐心,看不下去他天天守着点豆腐块大的地方,让他关了店铺来美容院帮忙。

爸爸自然是不愿意,这就成了妈妈口中的不知变通的老死板,三棒子打不出闷屁的傻子。

她上班接到老爸的求救电话,忙不迭的就往民政局跑。

好不容易才把怒火冲天的妈,和蔫头搭脑的爸劝好,迎面撞来的大卡车,直接把她撞到了这个破家。

崔小雨是越想越气,越想越憋屈,几根小青菜被揪的七零八落。

别人穿越都是什么金手指频开,她这穿越上来被亲爸卖就算了,连块肉都吃不上!

“我是上辈子伤天害理了吧,这辈子才当秃头编辑。”

“哦不,倒是勤勤恳恳赶上了一波穿越时髦,但居然是个三无贫困户。”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