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老祖宗咸鱼马甲又掉了

老祖宗咸鱼马甲又掉了

时笙很嚣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没有投胎转世的泠止,在人间飘了数千年,因为无法立地成佛,所以她硬生生地将自己活成了老祖宗。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老祖宗却阴沟里翻船了,竟莫名魂穿到了一个十八线的小艺人身上,面对周遭无数黑粉,她终于坐不住了。暴躁泠爷在线,周遭顿时鸦雀无声……

主角:泠止,司镹,玄尘   更新:2022-07-15 21: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泠止,司镹,玄尘 的女频言情小说《老祖宗咸鱼马甲又掉了》,由网络作家“时笙很嚣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没有投胎转世的泠止,在人间飘了数千年,因为无法立地成佛,所以她硬生生地将自己活成了老祖宗。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老祖宗却阴沟里翻船了,竟莫名魂穿到了一个十八线的小艺人身上,面对周遭无数黑粉,她终于坐不住了。暴躁泠爷在线,周遭顿时鸦雀无声……

《老祖宗咸鱼马甲又掉了》精彩片段

海市——废弃公园

微风清凉,月光明朗。

一位冷艳绝美,一袭白衣的年轻女鬼坐在大树上若有所思。

她叫泠止,飘了数千年,没有投胎转世,也没有立地成佛,像是无根的浮萍飘在天地,活成了鬼中的老祖宗。

当然,这只是在她有记忆开始计算。

阎王是她的好朋友,没事请她喝茶聊天。

在阴间,所有的大小鬼对她都是毕恭毕敬,称她“老祖宗”

有关她生前的事,她是空白的,问了阎王,也只是说,时机未到。

她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到阳间游玩,她把人间的事,都学了个遍。

哦对了,她还是网络冲浪高手。

就在她放空自己时,突然,有两个男人拖着一个少女来到她的树下面。

“唔唔——”

少女的嘴巴被胶布封住,她惊恐的发出唔唔声。

少女被扔在地上,一个男人扭了扭脖子对一旁的男人说道:“这可是明星,我必须先玩一会再处理掉,不然我太亏了。”

“你老实点,其他人可以,但她不行。”

“为什么?反正这是她妈要求我们把她杀了,但是怎么杀,她又没要求!”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动手!”

说完也不给少女和另一个人说话的机会,直接拿出消音枪对着少女额头——

泠止目睹这一切之后,正准备飘走,谁知突然一道白光大闪,泠止被一股强力吸进少女的身体里。

泠止一脸懵:这是什么情况?

随后意识模糊。

等她清醒时,她的呼吸困难,额头那里也巨疼。

两个男人看着已经被填好的坑,他们放下铁锹擦了擦汗:“终于好了,走,我们去喝一杯。”

另一个男人突然颤抖道:“兄,兄,兄弟,你,你,你回头看,看,看一下。”

另一个男人闻言连忙转头,然后就看到惊悚的一幕。

刚刚被埋下的少女,此刻从土里伸出一双手,然后——

她,她,她坐起来了。

“啊——鬼啊!”

两个男人突然尖叫,然后疯狂的往树林边缘跑。

可他们无论怎么跑,都在原地!

泠止黑着一张脸从坑里站起来。

她居然阴沟里翻船,不但被吸进凡胎肉体里,她的灵魂还抽离不出来!!!

难道她要暂别阿飘日子?

她僵硬的迈动步子来到两个男人面前,把他们的尖叫声给封印,然后熟练的从他们身上把钱包手机等给拿出来。

脸色苍白还有一脸血的阿泠,她突然露出洁白的牙齿微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也尝试一下被埋的滋味吧!”

两个男人被阿泠的样子吓的直接晕死过去。

十分钟后。

一身脏兮兮的泠止来到马路边上,她嘟着嘴不满。

平时这里不是有很多车经过吗?

怎么今夜一辆都没有?

老天爷好像听到她的抱怨,不到一分钟,一辆线条弧度流畅的黑色豪车进入泠止的视线。

“吱——”

刺耳的刹车声,彻响整个夜空。

站在车头的泠止,她淡定从容的来到后排车门打开、进去,一气呵成。

车里的空气瞬间凝固。

“滚下去。”

一道低沉声音在泠止耳边响起。

泠止转头看向身边一位俊逸出尘的男人,深邃的眼眸正凌厉的看着她。

这男人,五官深邃,鼻梁高挺,眉目冷厉,这幅皮相是顶好的。

一身黑色休闲装,明明穿着很随意,但那上位者的气场扑面而来。

无论是外观、气场、气质等,应该是她见过最出色的。

最关键的是,他被浓浓的紫气笼罩着。

紫气代表着气运,历代只有天选之子才有,所以对方是“气运之子”

一般这样的人,鬼魅邪物等是不敢靠近他的,否则,灰飞烟灭。

但泠止是例外,她不但不会受影响,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久了,还会滋润她的魂魄。

不过她现在并没有被这些所吸引,而是阴森森的看着他:“你竟然敢对你老祖宗说滚下去?”

司镹:“......”

经纪人龚明:“......”

助理:“......”

龚明和助理被泠止的话惊的大气不敢出。

这一身脏兮兮的女人是在找死吗?

敢对他们司影帝说这种不要命的话,真是活久见。

司镹脸黑的滴墨,强大的压迫感在狭小的空间里,让其他人险些窒息。

这压迫感对别人有用,但对泠止,形同摆设!

龚明这时盯着那张跟鬼一样的脸,他不确定道:“你是......方麦麦?”

见泠止不说话,他顿时语气不善道:“真是方麦麦,你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居然敢对司影帝说这种话,娱乐圈不想待下去了?”

什么什么?

司影帝?

难怪她见到他有点眼熟了。

司镹,全球第一位十金影帝,娱乐圈堪称神一样的人物,被外媒誉为“诞生在东方世界的奇迹”。

泠止有些意外,没想到刚做人就看到顶流影帝,这运气真不错。

男人偏首看着她寒声道:“方麦麦?是什么东西?”

对方这一身厉鬼造型,真是……挺别致的!

泠止偏首和男人四目相对,男人的眼眸深不见底,女孩满眼笑意。

她不但不生气,还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她说道:“她确实不是个东西,应该把她家的祖坟给刨了。”

她阿飘做的好好的,这方麦麦不知是什么东西,居然有这么大本事,把她强大的灵魂的吸进身体里。

“......”司镹一愣,随后别开视线,不过一双墨色的深邃里,出现一丝错愕。

龚明和助理:“......”

众人心里:这姑娘是个狠人,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泠止说完若无其事的低头伸手摸了摸真皮座位;嗯,熟悉的舒适感!

她以前因为好奇汽车,就让自己变成实体去体验,只不过很多时候,是在夜间。

她优雅的闭上眼睛享受,这让龚明看不下去了,这方麦麦莫不是想出名想疯了?

还是被全网爆给整得破罐破摔,彻底不要脸了?

龚明对泠止警告:“方麦麦,司影帝不是你能碰瓷的,识相的,赶紧下去,不然,娱乐圈你休想继续待下去。”

 


泠止是谁?

她可是鬼祖宗,那地下老头子见了她都要客客气气的,岂是一个小小阳间生物可威胁的?

她睁开眼眸,对着前面坐在副驾驶龚明,危险的勾了勾嘴角。

她忽然对龚明轻轻吹了一口寒气,并寒声道:“小东西,敢这样对我说话,信不信我让你提前下地狱?”

“给你提个醒,你晚上最好别睡觉,否则——”

打了个冷颤的龚明:“......”

汗毛竖起的助理:“......”

微微错愕的司影帝!

龚明突然怒视阿泠:卧槽,这个方麦麦真他妈狗,居然敢骂他死?

龚明暴脾气上来了,他可是金牌经纪人,哪个艺人见了他不是客客气气的?

虽然今天的方麦麦气场过于强大,但他会怕一个小艺人?

他今天非收拾她不可。

他指着泠止破口大骂:“方麦麦,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这样骂我,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的经纪人包括你的公司,明天就把你封杀了。”

泠止收敛气场,然后无所谓的往座位一靠,老神在在的说道:“赶紧打,不打你就是我孙子。啊呸,我才不要你这样的孙子,又蠢又丑。”

“哦对了,方麦麦已经死了,现在我叫泠止,别叫错了。”

龚明:“......???”

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泠止的司镹:“(* ̄︶ ̄)”

助理:“......”

龚明:靠

居然还敢骂他?

他蠢?

他丑?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管她叫什么,她都死定了。

司镹这时沉声开口道:“行了,送她到市区!”

司影帝发话,龚明哪怕再气,也只好妥协。

助理更是不敢吭声,他默默的把车速提升来,只想尽快把这瘟神送走。

车子里陷入短暂的肃静。

泠止也不知道自己的脸现在有多恐怖,她露出洁白的牙齿对司镹说道:“司镹,我见过你家老祖。”

司镹:“......”

龚明:“......”

助理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封印。

男人的眉头突突的,他突然理解他的经纪人心情了。

低沉的嗓音有些不善反问:“哦?我家老祖死了那么多年,你是在哪见过的?”

泠止露出诡异的笑:“你这问题就很弱智了,你也说了你家老祖死了很多年了,当然是在地下见到的啊。”

被骂弱智的司影帝:“......”

错愕的龚明:“......”

想隐身的助理:“......”

男人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冷静!!!

泠止看着俊美不凡的司影帝,想到他愿意送她去市区,于是她多送几句话给他:“你家祖上人挺多的,不过只有少数几个混得还不错。”

“还有不少被送进地狱第二殿和第五殿,具体在第几层小地狱就不清楚了!”

“你有时间可以给你家老祖多烧点纸钱,他们不嫌多的。”

泠止说完,就发现车里的温度变得很低,就好像进入奈何桥一样。

她看向脸黑的像黑无常的男人,她不解反问:“怎么了?你不会以为我在胡说吧?”

“闭嘴!”

司镹后悔了,刚才就应该把她给扔下去。

泠止好心分享他老祖的事,对方居然不领情。

“哼!”

泠止生气了。

她把头撇向一边,不再说话。

男人见她终于不说话了,默默的深吸一口气,终于清静了。

不过,她的存在感太强,男人漆黑的眼眸不由得多看她两眼。

三十分钟后。

泠止从司镹的车子下来,她刚要说声谢谢,结果那车子搜的一下开跑了。

被尾气甩了一脸的泠止:“……”

她默默地伸手抹了一把脸,一连呸了三下,嘴里才好受一点。

她站在街头,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从那两个男人身上劫来的钞票,然后走到一家星级酒店。

顶着一张鬼脸,差点被保安轰出来。

等她终于住进酒店里,站在镜子前,她才知道自己的脸有多渗人。

泠止:“......”

她默默打开水龙头,开始给自己洗脸。

等洗完之后再次抬头,才看清镜子里的面孔。

她看了又看,最后嫌弃道:“长的又纯又欲,什么颜值,连本阿泠的高冷美艳十分之一都不到,差评!”

她嫌弃这长相,但是也没办法,她的灵魂暂时离不开这肉体,现在她只能顶着这张脸示人。

她把浴缸里的水打开,她准备泡澡。

她做阿飘的时候,经常在世界各地顶级富豪家待一段时间。

因此,泠止对人类物质要求,可是很高的。

在她准备泡澡之前,她嘴里突然说出生涩难懂的话,没过一会,她的房间里突然一暗,屋里顿时出现一群死鬼,大概有二十只。

众人见到泠止都低着头等待吩咐。

她站在形形色色小鬼面前说道:“给你们一个半时辰,去把方麦麦个人信息打听清楚,天亮之前,我要知道。”

“还有,再给我准备上好的几套衣服。”

“是,大人!”

说完他们消失在房间里。

泠止对着半空画了一张复杂鬼符,吹了一口冷气,然后消失在半空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泠止泡在浴缸里,嘴里哼着歌:

“晚风吹动着竹林

月光拉长的身影

萤火虫一闪闪

满山银河在发光

地上风铃来歌唱——”

唱着唱着突然停下:“对了,那只小可爱还在等自己。”

那是一只唯一能看见她的流浪缅因猫,它很帅气,也很霸气。

不过在她面前很温顺,也很粘着她。

泠止给它起了一个怪异的名字,叫诡帅。

诡,因为它能看到她。

帅,因为它外观实在是太帅了。

泠止想到自己如今做人,把它带在身边,它应该很高兴。

三个小时后,那些鬼陆陆续续来到泠止房间,然后把他们调查信息告诉了泠止。

泠止接收完信息,有些无语。

方麦麦,21岁,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存在。

她在一岁的时候被送到乡下跟爷爷奶奶生活,直到上高中被接到海市。

她来到海市才知道,原来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

他们俩是在父母用心呵护下长大的,他们拥有的东西,是方麦麦做梦都不敢想。

但因为方麦麦长的比妹妹漂亮,常常无辜被她妹妹和妈妈针对。

经常用语言上攻击和侮辱,更过分的是,有时候还在她的身体上搞些恶作剧。

方麦麦因为缺母爱和渴望得到亲情,所以她选择默默承受侮辱和陷害。

 


一次选秀,方麦麦意外被选中,然后出道。

但是因为她拒绝潜规则,所以和她一起成团出道的小姐妹们,都逐渐火了。

而她除了选秀时有曝光度,后来的三年里,都在那些低成本小网剧里客串记不住角色的小人物。

本来这样也就算了,在半年前,她和当初一起选秀出来的姐妹林微雅见面,本来只是简单的吃饭。

谁知第二天铺天盖地的黑她,各种键盘侠下场辱骂她,还招摇一些不实信息,让她很快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

一个个都骂她滚出娱乐圈,公司也给她压力,让她承认她没做过的事。

她家人把她当做摇钱树,如今彻底糊了,更是不待见她。

这个世界上,唯一相信她,还想着怎么挽救她的人,是她的经纪人,苏萌。

昨天晚上,方麦麦的妈妈把她卖给一个能当她爷爷的男人,甚至把她送上对方的床上。

方麦麦性子是刚烈的,在她极力反抗下,把那个男人打伤,然后她逃跑了。

她妈妈知道这件事之后,一怒之下,雇人来杀她。

泠止揉了揉眉心,这方麦麦的仇,她不能视而不见。

虽然自己被迫进入这个身体,但既然顶着方麦麦的皮囊,顺手帮她报仇也是应该的。

那些小鬼离开之后,天也亮了。

泠止站起来站着落地窗前往下看,自语:“本阿泠第一天做人,怎么着也要搞点事情。”

乐凯传媒是方麦麦待的公司,这家公司诞生也才八年时间,没有什么过硬的艺人,顶级一线的明星,乐凯没有,二三线的明星,倒是有五六个。

乐凯主打艺人往综艺和音乐方面发展,当然,能把自家艺人送上影视圈那是更好了。

苏萌办公室。

她再一次把电话放下,有些着急,这方麦麦的手机一直打不通,网络上传她跟一个老男人进了一个房间,现在铺天盖地的骂她不要脸,让她滚出娱乐圈。

苏萌不相信方麦麦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不然方麦麦也不会混的这么惨。

就在她准备再打一次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然后就看见她找了一天一夜的方麦麦,出现在她面前。

苏萌:“......”

苏萌突然把面前的书砸向方麦麦,并大声骂道:“你还知道回来?你消失了两天,音讯全无,你是不是嫌弃我还活着?是不是想立马气死我?”

泠止很随意的把砸过来的书给接住,然后把门关上。

她笑着走过来:“这么生气干什么?看看,你有三根白头发了。”

苏萌又把笔扔过去:“我特么才29岁,就已经有白头发,到底是谁害的?”

不过苏萌眼里出现狐疑,眼前的方麦麦,怎么两天不见,她的气质和气场都翻天地覆的变化着。

那宠辱不惊的淡定,这真是她认识的方麦麦?

还有那一身复古白色旗袍,简直就是人间富贵花,这绝对是苏萌见过穿旗袍最美的人,就是这么夸张。

泠止把笔接过,然后优雅的往沙发上坐下,看向苏萌说道:“方麦麦死了,被她妈妈雇人给杀了。”

苏萌:“......???”

忍无可忍,苏萌低吼道:“那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鬼吗?”

果然,刚才看到的都是错觉。

泠止惊讶道:“呀,这你都知道。”

苏萌:“......”

苏萌被气的不轻,她靠在椅背上拍着自己的胸口深呼吸,最后说道:“你说你妈雇人杀你,是真的?”

泠止微笑着纠正:“不是我妈,是方麦麦的妈。”

苏萌:“......”

苏萌眉头突突的,她再一次低吼:“这是重点吗?我问你,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泠止见苏萌脸色苍白,她好心提醒;“萌萌,你要让自己冷静,不然黑白无常会来找你的。”

苏萌:“......”

“你给老娘闭嘴。”

苏萌真想掐死方麦麦,她被气成这样,是谁害的?

泠止不说话了,她真担心苏萌会有个三长两短,毕竟这个苏萌,她还挺喜欢的。

万一把她气死,那她到哪找像苏萌这个正常人。

苏萌见她不说话,她又吼道:“问你话呢,是不是真的?还有网上传你进了一个老男人的房间,怎么回事?”

苏萌准备拿手机砸,只要方麦麦不好好回答,手里的手机随时砸过去。

泠止轻笑一声说道:“方麦麦的妈确实雇人杀她,对方还有qiang,就指着这里。”

泠止说着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进老男人的房间也是真的,方麦麦被她妈卖给了那老男人,不过那老男人被方麦麦打了一顿,逃出来了,没发生那种事,所以你放心。”

苏萌:“......”放心?

这么严重的事,她居然让她放心?

网上骂她都快骂出翔了,她居然淡定的告诉自己,放心?

不过,这方母确实不是个东西,也难怪方麦麦一直强调不是她妈,这是被伤透了心才会另起他名,和原来的一家断绝关系。

苏萌有些心疼的望着才21的少女,她的经历,真是她见过最惨一个了。

苏萌深吸一口气,然后看向泠止问:“既然你是无辜的,我会帮你公关。看样子你是不打算用方麦麦这名字了,那你有想好其他名字?”

“泠止!”

说完拿笔在一旁的空白纸上写下的名字,递给苏萌。

苏萌一愣,低头看纸上的字,矫若惊龙的两个字,让苏萌暗暗惊讶,这方麦麦什么时候写字这么好看了。

她不确定的问泠止:“你想好了?艺人的名字不好轻易改,但是一旦改了,就不能反悔。”

泠止嗯嗯两声:“泠止最好听,方麦麦这三个字,用两个字形容,晦气。”

苏萌:“......”

盯着性情大变的方麦麦,啊呸,是泠止,她知道泠止一定受了太大的刺激,才会变化这么大。

苏萌点了点头,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泠止:“这是一个网络综艺节目,你签个字。因为你被全网暴,有了一些知名度,导演看中你这一点,所以邀请你当常驻嘉宾。”

泠止有些惊讶,方麦麦名气这么臭,居然还有人找她。

成年人的世界,果然利益第一!

泠止从文件袋拿出来一看,就看到标题四个红色大字【勇闯鬼屋】

泠止:“......”

鬼屋?

真鬼屋?

现在为了博取眼球,玩这么大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