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武侠仙侠 >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暗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一世,傅元令心里有太多遗憾。有幸重生,她明白了一个现实的道理,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她才可以掌控别人的人生,而不是被别人掌控。因此,重生后的她满眼都是钱,男人靠边站。眼看腹黑的她越来越有钱,她觉得嫁给一个易掌控又颇有身份地位的丈夫也不错。九王肖九岐就是这么被她看上的!

主角:傅元令,肖九岐   更新:2022-07-16 03: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元令,肖九岐 的武侠仙侠小说《成亲后王爷暴富了》,由网络作家“暗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傅元令心里有太多遗憾。有幸重生,她明白了一个现实的道理,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她才可以掌控别人的人生,而不是被别人掌控。因此,重生后的她满眼都是钱,男人靠边站。眼看腹黑的她越来越有钱,她觉得嫁给一个易掌控又颇有身份地位的丈夫也不错。九王肖九岐就是这么被她看上的!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精彩片段

元兴二十六年,上京。

春日,万物复苏。

王城,刑房。

昏暗的灯光在墙角闪烁,略有些斑驳的石墙上倒映出纤细婀娜的身影。

室中置一石床,四角悬挂镣铐,此时镣铐正紧紧扣锁着一名女子,纤细白嫩的肌肤上满布镣铐留下触目惊心的青紫於痕。

石床旁,身穿红衣的女子微弯着腰凝视着石床上的人,嘴角噙着一抹得意中透着阴狠的笑意,明明笑着,那漂亮的双眸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倒像是毒蛇吐着蛇信展开攻击的姿态。

“当初接你这个贱种回来,真以为是父亲想要认回你这个女儿?你可真是太天真了,如不是为了替三皇子筹钱,你休想踏进傅家大门一步,谁让你就只有钱呢。”

“你以为这婚约真是为你定下的?不过是家里哄着你先替我占着位置罢了。”

说一句话,这美人就拿一张纸沾了水敷在女子的脸上,隐约还能看出几分清丽脱俗的容颜。

越看着她拼命的挣扎,张着嘴巴却嗬嗬一个字说不出来,她就越高兴,越有种诡异的快意!

“你想问我三皇子殿下知不知情?三皇子与我青梅竹马,这件事情当然是知道的啊,毕竟作为他的未婚妻,这些年你可没少被人算计吧。换到我身上,他怎么舍得?”看到女子的呼吸越发的急促,她的笑声愈发得意。

“如今大局已定,三皇子马上就要成为储君,太子妃的位置你一个野种怎么配坐上去,该到了让位的时候了。”

“傅家长女重病身亡,三皇子信守承诺不弃婚约依旧从傅家选女作为太子妃,我作为傅家长房嫡女当然是最佳人选。我会带着你那富可敌国的嫁妆,风风光光的做到太子妃的位置上,一世荣华,无人可比。”

“傅元令,你想不到吧?”

“傅元令,你早就该死了!”

柔嫩白皙的手指捻起最后一张浸满水的纸敷在傅元令的脸上,那张倾城绝色的脸再也看不到分毫,眼看着她被捆住的四肢用力挣扎求生,眼看着她被气毙之刑活活闷死,眼看着她咽下最后一口气。

傅宣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推开门走了出去,死了,就好。

心中积累了数年的郁气,终于在这一刻散尽。

直到她的身影再也看不到,守在门外的人这才推门而入。

“死了没有?”

“死的透透的,您放心吧。”

“用一领草席子卷了仍乱葬岗去吧。”

“是。”穿深色衣裳的小太监手脚麻利的把人卷了起来,扛在肩膀上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眼角扫到曲公公轻轻拂拂衣角,慢悠悠的叹口气,似是呢喃的开口,“这位倒是可惜了,下辈子投个好胎吧,心善的人这世道是活不下去的。

小太监展通闷头往外走,不该听的话他假装没听到。

早些年他曾受过傅姑娘的恩惠,今日不能救她性命,却特意选了一领崭新的草席,而他也没把她扔到乱葬岗去,乘着夜色亲自驾着牛车,将她埋到了西山深谷。

青岩寺的元清大和尚有一回喝醉了说这里是风水宝地,别人只当这位酒肉不忌的大和尚胡说八道,可他没钱请人看风水,也不敢给恩人大葬立碑,更没本事救她性命,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大和尚的话是真的,葬在这里盼着恩人来世能投个好胎。

将最后一捧土洒下,展通磕了三个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西风卷着落叶飘上半空,打个旋儿,又慢慢的落下来,正好铺在刚堆起来的坟茔之上,似是给它披了一身崭新的衣裳。

***

与此同时,深夜正在酣睡的九皇子猛地坐起身来,冷汗从额角密密实实的沁出来,滑过棱角分明的脸颊没入脖颈中。起身,赤着脚走到宫灯前,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捡起铜拨子将烛火拨亮了一些,

心口砰砰直跳,跳的他有些心慌,正要叫人,恰在此时门被轻轻的推开,就看到裴秀疾步走进来,低头跪地回禀,“殿下,傅家大姑娘急症突然发作,人没了。”

肖九岐浑身一僵,木然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手中捏着拨灯的铜拨子滑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重重的击在人的心尖上。

裴秀大气也不敢喘,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好久才听到殿下冰冷中带着肃杀的声音传来,“查!”

傅家那些人怎么敢?

他要她们偿命!


天地之大,无奇不有。

饶是傅元令熟读经义,学富五车,也万万想不到黄粱梦这等奇异诡诞之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黄粱一梦,便是十年。

梦中的事情太真切了,气毙之刑致使她无法呼吸的绝望挣扎,现在想起来还汗毛林立,浑身发抖。

“姑娘,怎么起这么早,清晨寒重,可要仔细身体。”窦妈妈掀起帘子进来,就看到自家姑娘披着单衣站在窗前,心疼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一边唠叨着,一边抓起夹棉的茧绸披风给她披上,随后又低声问了一句,“那件事情您可想好了?真要去上京,可是要仔细着,傅家那一大家子人又有几个好的,您就是心太善,别人来哭一回,您心就软了。”

傅元令原本淡漠的神色忽然一紧,猛地转头看着窦妈妈,“你说什么?”

窦妈妈对上自家姑娘煞白的脸色,越发的心疼起来,“肯定是元礼这死丫头昨晚上偷懒了,这脸怎么这么白,不行,得请个郎中过府看看……”

“我没事,奶娘。你方才说什么,再说一遍。”傅元令的脸色难看极了,她以为是一场梦,只是一场黄粱梦,但是现在听着窦妈妈的话,却从尾椎骨上泛上一层寒意来。

梦中的事,怎么跟真的眼前发生的一模一样?

窦妈妈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把方才的话又重复一遍。

傅元令恍惚又看到梦中的自己对着窦妈妈说,“总归是我生父,既然来接我,当年也确有隐情,我也不好置父女纲常人伦于不顾……”

脑子里这样想着,嘴边却把这话一字一句的吐了出来,傅元令掌心都沁出了汗。

脑子里嗡嗡直响,耳边又想起窦妈妈的话,“话是这样说,但是一走十余年,一点消息也无,真要有心怎么会不知道回来看看。现在转回头就说要接您去上京,来的那老奴一口一个夫人,显然老爷又再娶了,如此置我们太太于何地,这分明是骗婚、欺诈、无赖之举,您这般聪慧,又怎么会看不清,何苦呢?”

又是跟梦中一模一样的话,梦中窦妈妈也是这般劝谏自己,偏她心怀固执,总想见见她那父亲。

傅元令有些脚软的看着窦妈妈,白嫩的手指死死地捏着窗棱,此刻窦妈妈脸上的神色都跟梦中一模一样!

这一场黄粱梦也太真实了,傅元令强忍着心头的惊悸,努力定神看着窦妈妈,试探着又说着梦中的话,“妈妈不要再劝我,我意已定,我总要见一眼生父到底哪般模样,总要问一句当初他扔下母亲究竟为何。”

喉头一紧,她紧紧盯着窦妈妈,若是窦妈妈再说出跟梦中一样的话呢?

窦妈妈却没发现自家姑娘的异常,眉宇间掩不住的担忧,叹息一声,“既然姑娘打定主意,老奴就跟您一起去。不然,我实在是不放心,总要亲眼看着那一家子人如何安置您。”

果然,一样。

傅元令有些恍惚,身体晃了晃,压下心头一拥而上的各种情绪,尽量保持镇定,开口说道:“再容我想想,起的早了些,我再睡会儿。”

窦妈妈一听姑娘有松口的意思,脸上一喜,忙扶着她回去躺下,轻声说道:“眼下一片青色,是要好好歇着,等歇好了姑娘再做决定不迟。”

至于傅家那些人,多等一两日又能如何。

窦妈妈轻手轻脚的退下,傅元令凝视着捻金线绣成的帐子顶,盖着厚厚的锦被,却像是有寒气从骨头缝里溢出来。


傅元令怎么睡得着,脑海中全是梦中的场景,她自幼没见过父亲,母亲过世后,她一个人撑着诺大的家业,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是这么多人靠着她吃饭,她只能硬撑着。

况且,没有父亲的孩子,乍然听闻生父寻到她,想要接她去团聚,饶是恼他一走多年无音讯,但是心底深处多少还是有些期盼的。

她就看着梦中的自己心怀期待的去了上京,看着她被傅家那一家子哄骗着,以虚伪的亲情套牢她,一双看不见的手慢慢的将她推上死亡之路。说是认下她傅家大姑娘的名头,但是从未对外讲她是嫡出的身份,从没对人说她母亲也是傅嘉琰明媒正娶的妻子。

看着傅家人将与三皇子联姻的喜事送与她,说是对她的补偿,她虽不太情愿但是还是答应下来。看着最是虚伪的傅宣祎假装与她交好,看着她背着梦中的自己与三皇子眉来眼去,她就想不明白梦中的自己是眼瞎了吗?

即使后来已经察觉不妥,但是那时候已经双足深陷泥沼,想要脱身委实不容易,不等她想出法子自保,便被傅家人害死。

一场大梦,似是经历了梦里那个自己的一生,这种感觉不仅荒诞,更是让她有些害怕。

尤其是……梦中的事情上演了。

一时恍惚间,竟是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活了一辈子,还是真的只是一场梦。

如果……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她万万不能走上梦中那个自己的老路。

梦中的那个她,只是太渴望父爱,所以能忍的都忍了,不能忍的也强咽了下去。

可是,如果梦中的事情都是真的,她已经掌握先机,万万不会让自己走上那样一条死路。

博山炉里袅袅香烟让人昏昏欲睡,若是以前她早已经困顿入眠,但是今日却是冷汗直冒毫无睡意。

傅家已经找上门,她不能坐以待毙,在这之前还有好些事情要处理。

这次即便是要去上京,也不能跟着傅家人去,更不会在傅家门檐下寄居。

还有……如果以后发生的事情还如今日一般如梦中相同,她……就得更要好好地为自己谋划。

若是傅家真的要来算计自己,她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

是了,眼下不能去上京,年关将至,家里要收账对账,还有些生意上的事情要处理。

要稳住,不能急。

一步一步来,不能被上京傅家牵着鼻子走。

说起来,她母族姓傅,父族也姓傅,若是日后闹翻,她倒不用困扰改姓的事情。

想到自己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念头,傅元令难得轻松地笑了出声。

是了,当初外祖之所以对傅嘉琰当亲子看待,就是因为他姓傅,生出来的孩子也姓傅,就好像女儿没嫁出去而是招婿一样。

但是他老人家怎么也想不到,这就是一头狼,不仅要了他外孙女的命,还要谋夺傅家的产业。

这次他们狼子野心而来,而她不会懵懵懂懂失了先机,蒙了双眼。

她会一步一步走的稳稳地,会擦干净眼睛看清人心。

若是梦中事真的会发生,她绝对不会让上京傅家讨了好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