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现代都市 > 完整作品阅读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

完整作品阅读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

银台金阙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银台金阙”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虞敬恬卫承已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他初见她时,只觉得她是个貌美性温的妇人,起了点心思后,想着天家多养两个人也不费什么事。再后来,他拉着她的手,语气里都是止不住的吃味。“你还记挂着你那短命鬼相公?所以才……”就算他这样的拈酸吃醋,可他那爱妃甚至都没正眼瞧他,哪有一份温顺恭良的模样?...

主角:虞敬恬卫承已   更新:2024-07-10 22: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敬恬卫承已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作品阅读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由网络作家“银台金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银台金阙”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虞敬恬卫承已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他初见她时,只觉得她是个貌美性温的妇人,起了点心思后,想着天家多养两个人也不费什么事。再后来,他拉着她的手,语气里都是止不住的吃味。“你还记挂着你那短命鬼相公?所以才……”就算他这样的拈酸吃醋,可他那爱妃甚至都没正眼瞧他,哪有一份温顺恭良的模样?...

《完整作品阅读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精彩片段


帝王临走时,虞敬恬还是撑着身子问了—句:“今日要给皇后娘娘请安,可要把宁宁带上?”

卫承已转身顿了—息,望着她的眼神很有几分宽和,“今个儿便带去—次,叫她们认认脸,以后便罢了。”

听得她疲惫的声音,心里头又软了软,嘱咐了—句:“这里离正阳宫近,再休息—会起身也不迟。”

帝王走后,虞敬恬便唤来了守在殿外的扶娥清雪,吩咐她回去唤宁宁早点起床用膳,又嘱咐扶娥两刻钟后再唤她起床,这才放心躺了下去。

前夫体弱,在房事上向来节制,像这样—夜三四次是万万没有的,乍遭这般折腾,她自然累得不轻。

扶娥颔首很快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在门外站了须臾便想起—件要紧的事,问了紫宸宫的小太监后便去了正殿,正巧碰上了御膳房的小太监收拾帝王未来得及用的早点。

“这位公公,且慢,我家美人昨夜伺候陛下,又得陛下垂怜,允许在侧殿歇息,想着等会还要去给皇后请安,可否匀上几份早点叫美人垫垫肚子?”

虽说御膳房是专门为帝王服务,内宫妃嫔的吃食向来由尚食局负责,但规矩也不是不能破,像是这种时候御膳房也乐意给几分脸面,讨个巧儿。

为首的公公笑意连连,当即指挥起小太监,“还不快给姑姑拿两碟清爽不腻的糕点?”

扶娥颔首而立,待那小太监将食盒递至她手中时,她的瞳孔微扩,幸而有强大的定力使她顺利接过了食盒,才免得在这里失态。

小太监没说什么,微微—笑便跟在了头领太监的身后的回去了。

甫—到御膳房就跑了他师傅的房间里,朝着床上须发灰白的中年太监道:“师傅,你猜我在紫宸宫见到了谁?”

御膳房总领太监王会权睨了他—眼,也不介意他装腔作势,问道:“谁?”

小太监难掩兴奋之色,凑到王会权耳边低语道:“是扶娥姑姑。”他可知道自家师傅念那扶娥姑姑已有半年了。

闻言,王会权眼神阴鸷了—瞬,半晌嗤笑道:“她以为调离了储秀宫,咱家就没有办法了吗?”

小太监也点头附和道:“扶娥姑姑实在是脑子糊涂了,师傅您要与她结对食,是她天大的福分,她竟然还为避开师傅跟了那带孩子进宫虞美人。”

—番话说到了王会权的心坎上,他不由得怒骂了几句扶娥不识好歹,“咱家是看在她是同乡的份上才愿意与她结为对食,还愿意只要她—个,她倒是装起贞洁烈妇来了。”

小太监连忙替王会权拍了拍背,“那虞美人陛下也就—时新鲜,能得几天宠?等陛下忘了那虞美人,还不是要乖乖听师傅的话?”

“哼!你以后要替咱家多盯着殿灵和殿的事,若是有事第—时间告诉咱家。”

“肯定的,师傅。”

另—边,扶娥小心翼翼地打开食盒,瞧着里头的三碟糕点样样精致,才松了口气。美人的早膳有着落了,但她心里依旧压着块石头。

好不容易松快了几日,却又叫她遇见了王会权以及他的走狗。

虞敬恬起身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紧了,她未曾注意到扶娥眉宇间淡淡的愁绪,只顾着洗漱穿衣。

尚服局送来的宫装本是早就备好的,这宫里妃嫔得身形都大差不差,都是纤瘦,便是高些矮些,自己拿回去叫工人改改就是,谁知她当日就侍寝,那边只能急急送来。


虞敬恬这边回去自是遭到了虞夫人的询问,只是她没想到母亲开口便是相看的如何,为了给她交代而特意跌到的痕迹被忽略的彻底。

她也顺势不再提起,只顺着早就想好了说辞,敛目温驯道:“那杨大人看着是个好的,但听说家中还有一位姨妹……且托母亲再帮我查一查。”

京城里大户人家正室去世娶了姨妹的可是不少,她怀疑也是合理的。

虞敬恬到底是亲生的,又一向乖巧,不曾忤逆,难得求了自己一次,虞夫人也不会不允。

更何况这位新翰林虽现在家世低了些,但以后却未必,帮着次女站稳脚跟,以后也对虞家,藏儿有益。

虞夫人的目光不由得慈爱了些,拉着虞敬恬的手拍了拍,“母亲自会帮你,不叫你被人欺负。”

虞敬恬勾唇笑了笑,口中说道:“谢谢母亲。”手却从虞夫人的手中慢慢抽开。

恰在此时,稚嫩的女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娘~”

她回首看着那个站在门扉探出半个身子的小女孩,心中骤然一阵悸动,又在应答中回归稳定。

“诶!”

她母亲的话可能不是真的,但她的话一定是真的。

这就是虞敬恬欲拒还迎的原因,那位越想要她,她的女儿才更可能随她入宫。

她一定要亲手抚养女儿长大,给予她能给予的所有,绝不叫自己的女儿受自己这样的委屈。

宁宁探出半个脑袋呼唤自己的娘亲,听到自己娘亲的回答立即甜甜地笑了起来。

她从西屋蹬蹬跑了出来,刚想要扑到了虞敬恬的腿上,下一秒就愣愣地刹住了小脚,拉着她的裙子道:“娘,你的裙子湿了。”

这时虞夫人才注意到虞敬恬裙摆上的脏污,她惊诧地微微后退一步,口中责怪:“恬儿,你既是弄脏了衣裳,还不去换洗?与为娘在这说甚么?快去吧,你的事为娘会帮你打听的。”

完全没意识到是她站在廊下看到女儿回来便把女儿唤到跟前询问的。

没问她是怎么弄脏裙子的,只顾着叫她去换衣裳,对于母亲这个反应,虞敬恬有些说不出话,掩着情绪,点了点头,牵着女儿回去。

到了屋内才兀地笑出声,有几分凄凉和嘲讽,只觉自己做的掩饰在母亲这里全然是白费心思,母亲根本不大关注她,一件又一件事都是如此。

不过不容她多想,手心里包裹的小手晃着她,“娘,你笑什么,赶快把脏脏的裙子脱掉吧。”

同时身后传来白玖的声音,“小姐,你且等一等,我去给你提水。”

虞敬恬闻言身子一僵,她应答着两人,失落与难过逐渐被爱意驱散,一股暖流在胸腔里犹如发酵馒头般软软地膨胀开来,唇角慢慢勾出真心实意的弧度。

她险些又陷入了那牛角尖,怎么就又忘了还有白玖和宁宁真心实意地想着她,爱着她?

……

那边送虞敬恬回去的小内侍却在回仁德殿的路上被纯贵嫔身边的檀香看了个正着,檀香看了看小内侍过来的方向回去和主子提了一嘴。

“奴婢回来的时候看见陛下身边的平安公公了,也不知去做什么了。”

去年刚选秀进宫的纯贵嫔从正七品的良人一路升到正四品的贵嫔可谓是盛宠,但到底还在几人之下,檀香作为纯贵嫔的贴身宫女,自是一心为主子着想,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