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极品小农

极品小农

龙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年前,梁有义的父亲不幸离世,使得正在读大学的他不得不辍学回家管理果园。眼看着在他辛勤耕耘下,果子越来越好,怎知却有人开始在他背后算计。就在他即将走投无路之时,无上的传承使得他开始走上了逆袭的道路!

主角:梁有义,宋婉嫣   更新:2022-07-15 21: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有义,宋婉嫣 的女频言情小说《极品小农》,由网络作家“龙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年前,梁有义的父亲不幸离世,使得正在读大学的他不得不辍学回家管理果园。眼看着在他辛勤耕耘下,果子越来越好,怎知却有人开始在他背后算计。就在他即将走投无路之时,无上的传承使得他开始走上了逆袭的道路!

《极品小农》精彩片段

一大清早,梁有义坐在椅子上看着桌上一千块钱发呆,县城的水果批发商吴志鹏刚走,这是他留下的一千块钱违约金。

一年了,一年前父亲病重去世,梁有义从燕都大学辍学回家打理家里十多亩地的苹果园,这一年里,他起早贪黑,所有心思都放在了果园地里,眼看着苹果挂满枝头,一个星期后就要丰收了,吴志鹏却跑来解约了。

说是资金不够,只好解约。梁有义明白,这是借口,有钱谁不想赚,九毛钱的批发价,吴志鹏转批给零卖商起码两块,翻倍的赚。

这是有人和吴志鹏打了招呼。

“哟,我们村的劳动模范在家呢?”

这声音,听着是打趣,却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一位年轻人背着双手不请自入,踩着一双锃亮地皮鞋,昂着一头油亮地头发,大大咧咧地拉着椅子坐下。

是村长王富贵那个嚣张跋扈的儿子王有财。

“你来做什么?”梁有义冷冷地瞪着他。

话刚说出口,梁有义就想明白了,王有财手里拿着一份协议,是来想买他家果园地的。

前段时间,有个富商想来村子里搞开发,画了一大片区域,梁有义家的果园地也画进去了,王富贵眼见这中间有商机,逼着大家把地卖给他。

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是平民百姓,村里大部分人迫于王富贵的威压,都把地卖给了王富贵。

两千块钱一亩,比白菜还廉价!

王富贵来过好几次了,梁有义抡起锄头就把人给赶出去了。别说是两千块一亩的白菜价,就算两万块钱一亩,他也不打算卖。

这是祖宗的基业,他哪怕就是荒在那里,也不会卖掉!

“有义,你干什么呢?来者是客,有你这么对待客人的吗?还说念了两年大学,是文化人呢!”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高跟鞋踩地板的声音,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年轻女子快步走了进来,身段妖娆,一张瓜子脸敷上一层淡妆,很是娇媚。

看到她,梁有义一脸鄙夷地撇了撇嘴。

这杨露露是他的高中同班同学,长得很有几分姿色,是高中的班花,高中那会,他成绩好,在全校都能排上前三名,学习成绩好,人长得又还不赖,自然成为了少女的理想对象,杨露露就是其中之一。

少年时期恋爱,看的就是脸,杨露露几番攻势下,他就沦陷了,然而高中毕业后,他去燕都上了大学,杨露露没考上,两人开始了异地恋,两个月后,杨露露就提出了分手,非常果断,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梁有义后来和死党打听了一下,据说杨露露榜上了王有财,毕竟是初恋,为这事他还难过了好一段时间。

杨露走到王有财身边,嫌恶地看了眼椅子,拿出手帕在椅子上擦了两遍,这才坐下,朝梁有义道:“你站着干嘛?还不烧水给有财泡茶,我们今天可是来给你送钱的。”

高中时候,梁有义就很宠她,见到梁有义,她这颐指气使的话顺口就拈来了。

“送钱?”

梁有义冷冷地笑了笑,他可不信这王八犊子会做善事,自然,他也没那个兴致去给这对狗男女泡什么茶,喂猪喂狗都比给这对狗男女喝了好。

“吴志鹏和你解约了,不买你家苹果了吧?”王有财眯着眼,脸上笑容灿烂。

“是你搞的鬼?”梁有义拳头捏得噼啪作响,他早该想到,王有财的舅舅在县城的工商局,管理着整个县城的商户,这事显然是王有财舅舅发的话。

“你管理得好又怎么样?苹果比别人家的更好又怎么样?我让人不许买,就没人敢买,你家的苹果就只能烂在地里。”

“苹果烂在地里,你就没收入了,我听说你还用果园做抵押贷款了六万是吧?没收入你怎么还?”

“对了,你妹妹梁小渔还在县城念书吧,马上就要交学费了吧?”

说到这,王有财嘿笑了两声,觉得火候差不多了,随手把协议扔在桌上:“你看看这份合同吧,你这果园地我买了,四万块,另外,我看在露露的面子上把你家的苹果也买了,两万块,一共六万,正好够你的贷款钱,怎么样?梁有义,我今儿可是很有诚意的。”

“是啊,有义,有财对你可是有情有义了,你种这苹果就算卖出去了,什么时候才能还完贷款啊!”杨露露帮腔道。

见梁有义不吱声,王有财以为他是同意了,把笔扔在桌上,伸手搂着杨露露纤细地腰肢,邪笑道:“赶紧签字吧,我和露露还有事要……做呢。”

杨露露感受着腰上那只作恶的手,嘴上不自觉地发出了声音,却没有任何要避开的意思。

王有财见她这副模样,顿时心神荡漾,眼睛微微上挑,望向梁有义,眼里那一抹挑衅、轻蔑毫不掩饰。

“好啊!签字是吧?”

梁有义猛地抬起头,眼里寒光闪闪,顺手就抄起身边的锄头,朝这对狗男女冲过去,“我签尼玛!”

“梁有义,你他妈疯了?!”

王有财吓了一跳,赶紧拉着杨露露起身躲开。

“砰!”

一声响,两人坐的椅子被锄头砸成了两半。王有财心头一阵惊恐,若是他刚才没躲开,这一下就要交代了。

“梁有义,你他娘的……”

王有财指着梁有义愤怒大骂,可话还没说完整,就见到梁有义拿着锄头又朝他冲过来,他赶紧把话咽了回去,扭头就跑。

“我签尼玛一脸!你个鳖孙子!”

梁有义把锄头扔了出去,差点就砸到了王有财身上,王有财惊魂甫定,指着梁有义大骂:“好,梁有义,你他娘的等着!你的苹果要卖出去一个老子跟你姓!我等着你来求我!”

“滚蛋!”

王有财还想再骂,梁有义作势要冲过去捡起锄头,王有财顿时不再吱声了,扭头一溜烟地跑了。

“瘪孙子,想打我果园的主意,门都没有!”梁有义愤然地捡起锄头,都他娘的多少年了,这王家竟然还没死心,滚犊子!

“梁有义,你有病是吧?有财好心好意来买你家果园,你怎么能这样?”杨露露愣了一会,这才反应过来,恼怒不已。

梁有义一挥锄头,作势要朝她砸过去,“你滚不滚?”

“你……你就是个没出息的农民!你等着果园被银行收走吧!”杨露露冷哼一声,踩着高跟鞋,快步离开了。

梁有义放下锄头,恨恨地往地上脱了口唾沫,骂了声狗男女,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杨露露这个女表!

当初自己肯定瞎眼了。

这果园他打理得很好,今年的产量估算着怎么着也有六七万斤,两万块就想给买了,你他娘的怎么不去抢!

看着满园的黄苹果,梁有义拧了拧眉头,他就不信了,整个县城的批发商都不买他的苹果。

去镇上再跑一趟。

回到房间里换了身衣服,梁有义就搭车去县城的水果批发市场。

去时雄心勃勃,可回来时却是颓丧无比!

问遍县城所有的水果批发商,居然没有一家愿意收购他的果子,都说今年的水果丰收,卖不起价,便不收果子了。

不收?!

他又不是眼瞎,不收你家店里储备的苹果是哪来的?自己家里种的?

回到家中,梁有义心情极度沮丧,睡在床上也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半夜里,梁有义来到果园,借着月色看着丰收的果园,心里发愁。镇上没人买,难道要去市里?市里的商贩只怕早就和别家的果园签下了合同。

难道这苹果真只能烂在地里?

“噗通!”

身后不远处突然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梁有义皱了皱眉头。

不会这么乌鸦嘴吧?真有苹果要烂地里了?

不可能啊!这苹果虽然熟了,可也是刚熟不久,还没到熟透的时候呢。

梁有义诧异的转过身,顿时呆了一下,只见不远处,一棵苹果树下,不知道什么东西,竟然发出幽幽地蓝色光芒。

什么鬼东西?这么妖?

他胆子也大,倒也不怕,何况这片果园地他熟得不能再熟了,径直走了过去。

“卧槽!竟然真的是苹果!”

竟然真的有苹果掉了,这是熟透了吗?梁有义仔细地看了眼,又觉得不对,这不是苹果啊?

这果子是有点像苹果的形状,可颜色不对啊!

蓝色的,还会发光!还一闪一闪的!

 


这果子很妖啊!

梁有义蹲在地上,仔细地打量着,可搜遍脑子里的所有记忆,也没想出这到底是什么果子。

自从打算搞种植以来,他可是翻阅过不少果子的资料,可从来就没见过这种水果,更没见过会发光,还一闪一闪的水果。

等等!

好浓的香气啊!

浓烈的香气吸进肺里,他顿时感觉到神清气爽,他闭上眼睛缓缓地感受了一下,总觉得闻着这股香气整个身体都舒展开了。

他睁开眼,再次看向这枚蓝色果子,不自觉地咂吧了下嘴巴。

诱人啊!

犹豫了片刻,他还是忍不住把果子拿在了手里。

不行了,这距离越近,越勾人口舌。

“去你大爷的,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梁有义不忍了,张嘴就咬了下去。

刚吃一口,那甘甜的汁水便顺着喉咙涌了进去!他眼睛一亮,人间美味啊!

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果子!

于是,他嘎巴几下,狼吞虎咽的将那果子全部吃完,这果子竟然连壳都没有,他果断地啃得渣都不剩。

吃完,他打了个饱嗝,仰头看着身旁的苹果树,想着这是不是这棵苹果树上长出来的,要真是这样,那可要发大财了。

正想着,腹部突然一阵燥热,似乎有一股气流在身体流窜着。

天气炎热,他倒也没当回事,伸手在头顶上摘了颗苹果,张嘴就啃了一口。

口味一般,完全和刚才那一枚蓝果子没法比。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梁有义苦笑着摇了摇头,发财梦果然不是那么好做的,扭身便回屋睡觉去了。

这一夜,梁有义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当,就好像吃大补的药物一样,直到后半夜燥热减退了些,他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梁有义起了个大早,简单的吃了个早饭,拿着剪刀和镰刀来到果园里,苹果树该修剪枝叶了。

虽然苹果暂时卖不出去,可该打理的还是要打理,他已经想好了,既然没人批发,下午再去县城一趟,去网吧上网,注册个淘宝店,在网上卖,说不定也能有批发商瞧见,然后来批发。

县城里没人买,总不见得全国都没人买,王有财一家也就只能在县城蹦跶。

另外,一会再摘一车苹果,拉到县城去摆摊。双管齐下,他就不信,活人还能被尿给憋死了。

忙活了两个多小时,竟然一点都感觉不到累,往常都要坐着休息一阵了,这会还是精神百倍,感觉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

不过,倒是有些口渴了。

放下剪刀,他随手摘了个苹果,走到水池里洗了一遍,在身上擦拭了两下,张嘴就咬了一口。

随着香甜的果汁入喉,一股暖洋洋的气息游往四肢百骸,刹那间,神清气爽,感觉四周陡然一亮,连刺眼的阳光都变得柔和起来!

梁有义一愣,这……是我家的苹果?

把苹果拿到眼前一看,他顿时呆住了。

刚才还黄橙橙的苹果竟然变成了熟透的红色!表层还仿佛涂了一层蜡一般,光滑油亮,几乎能照出他的脸!

这什么情况?!

作妖呢?还来七十二变?昨天晚上是这样,今天又来?

梁有义使劲地揉了揉眼睛,手中的苹果还是熟透的红色,油亮光滑。

拿起苹果又咬了一口,果汁香甜无比,随着果汁入喉,浑身刹那间充满暖洋洋的气息。

这……不是幻觉!

梁有义懵了,三下两下啃完这苹果,他又摘了一个,拿在手里,没有变色,放到水池里洗了一遍,还没有变色,在衣服上擦拭了干净,也没有变色。

这……见鬼了吗?

不是手的问题,不是水池的问题,也不是衣服的问题,那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等等,仔细想想,一定是某个步骤不对。

梁有义努力地回想刚才的举动,他刚才摘了苹果后,就直接拿到水池里洗了,然后在衣服上擦干净,张嘴就吃了,没什么不对啊!

不对!

他刚才擦苹果的时候,很用力,好像还感觉到了手掌里有一股无形的气,往苹果里钻。本来以为是风,当时并没有在意。

没错,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梁有义双手握着苹果,努力地想象着手掌里有气,往苹果里钻。

果然,片刻后,他清楚地感觉到肚脐眼的那个地方有一股莫名地气冲出来,流往手掌,再从手掌里输入苹果中。

瞬间,手中的苹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成熟透红,随即快速地变得油亮光滑!

疯了!疯了!这苹果疯了!

梁有义看到这神奇的一幕,简直惊呆了。

居然……真的有用?!

“咔嚓!”

梁有义拿起苹果就咬了一口,嚼了几下,顿时,香甜的果汁入喉,随即浑身一阵舒泰,莫名地感觉精神气都好了很多,一身的疲劳感尽去!

好吃,香甜,还有大补的功效!

虽然比不上昨晚的那枚蓝色果子,可已经足够令人惊愕了,这苹果绝对不是市面上的那些苹果可以比的,高了两个层次都不止!

这,要发财了!要发财了啊!

刚才他还发愁这十多亩地的苹果要怎么卖出去,现在,他反而担心这些苹果还不够卖!这样的苹果怎么可能会没市场!

“王有财,你个鳖孙子等着!还想买我的地?”

梁有义整个人都兴奋了,这绝对是一笔财富,巨大的财富!

冷静,一定要冷静,再试几次。

梁有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摘了三个苹果尝试,没有任何意外,三个苹果都熟透红,光滑油亮,咬一口,香甜无比,而且暖洋洋的气息流走全身。

没错了,没错了!

他差点就没忍住大喊出来,不过还是压抑住了,当下,扭头就往屋里拿箩筐,摘!摘满一三轮车,拉到镇上去卖!

……

整个下午,梁有义连饭都没吃,摘了二十箩筐的水果,累得够呛,精神却无比兴奋。

晚上吃完饭,他把房门一关,开始给一个一个苹果输气。

看着一个个苹果变得油亮光滑,他欣喜无比,忙活到半夜才忙完,洗了个澡,上床睡觉,还做了个梦,梦里他的房间里全是钞票……

第二天,天刚微亮,梁有义就醒了,把三轮车开到门口,油亮光滑的苹果装上,发动车子,就往镇上开。

到了镇上,他直接把三轮车开到了菜市场,找了个空位置,拿出昨晚写好的四块钱一斤的牌子,往边上一放,摆摊。

这个价钱他想了很久。

零售价一般是批发价的三倍到四倍,毕竟这里要算上采摘和销售的人工。

镇上的苹果一般卖三元一斤,自己的苹果比别人的苹果高了两个层次不止,自然不能只卖三元!

可要是卖得太高了,也会显得虚假。

所以,他最终定在了四块。

他觉得自家苹果绝对值这个价,每颗都是精品水果,绝对的精品!不仅香甜,还能大补!

看着菜市场上络绎不绝的人流,梁有义信心满满。

 


镇上卖苹果的自然不止梁有义一家,菜市场就有三四家,在他的斜对面便有一个水果摊贩。

他家的苹果卖十元三斤。

梁有义看到那中年摊贩的苹果看起来色泽暗沉,显然已经摘了好几天的,明显比不上自家的。

他信心满满地等待着顾客的光临。

没过多久,一个中年妇女牵着孩子就来到他摊位前,问道:“老板,你家苹果还不错,只是价格有点贵,十块三斤卖不卖,对面也是这个价?”

梁有义笑道:“姐,这价不贵,你要是吃过,保准觉得值!”

妇女对苹果很满意,闻言后也不再讲价,拿起苹果正准备往袋里装。

旁边一名带着金项链的妇女忽然嘀咕道:“这苹果这么亮,肯定是打蜡的,现在的商贩真是没良心!”

现在人健康意识都很重,对于苹果打蜡最是反感。

中年妇女闻言,顿时眉头皱了皱,转身便走了,嘴里还嘀咕道:“难怪这么好看,原来是打了蜡的!”

梁有义看着顾客离开,焦急道:“姐,别走啊,我家苹果连农药都没打过,怎么会打蜡?”

中年妇女不理会梁有义,已经跑到对面的苹果摊前,不久便买一袋苹果离开了。

梁有义苦笑了一声,倒也不气馁,万事开头难,只要做了第一笔生意,尝到了自家苹果的味道,生意自然会火爆。

那中年摊贩卖了一笔生意,却向梁有义走过来,面带狡黠的道:“小伙子,你这苹果不错,自家种的?”

梁有义眉头皱了皱,同行是冤家,他不相信这家伙是来唠嗑的。

中年摊贩见他不说话,继续道:“我看你的苹果不错,这样,一块三一斤卖给我算了。”

梁有义道:“我这果子低了四块不卖!”

中年摊贩嗤笑道:“小伙子,我不是吹牛,你在我陈强对面卖水果,只要我愿意,你今天恐怕卖不出几个。一块三一斤,也比批发的九毛钱贵,你也有赚!”

陈强常年贩卖水果,自然看得出果子的好坏,想低价买走梁有义的好果,这样的苹果,他五块都能卖的出去。

要是昨天陈强对梁有义说这话,说不定他就卖了,可今天这果子是他输过气的,绝对比一般苹果好太多,他可没打算这么便宜就卖掉,就连四块钱一斤他都觉得有点亏。

“我说了,低于四块不卖!”梁有义也懒得和他多说。

早上七点过,市场的人渐渐变多。

这时,对面的陈强显然很有经验,开始大声吆喝起来:“快来看哦,纯天然苹果,不添加任何的化学剂,只卖10块三斤,不像有些奸商,打蜡的苹果还卖四块一斤……”

这陈强明显针对自己啊!

梁有义有些发毛,可这陈强在镇上卖水果很多年了,明显是镇上的地头蛇。

同行是冤家,哪怕过去跟对方讲理也没用。

在陈强的吆喝下,他的生意络绎不绝,同样三轮车的苹果,陈强已经卖了大半车。

临近中午,集市上的人也走的差不多,苹果却一个也没卖出去。梁有义有些恼火,来菜市场买菜的必然看中价格,他有些后悔,是不是该把价格降一降,可想起自家苹果的神奇效果,顿时就把这念头挥散了。

陈强轻蔑的看了眼梁有义,得意的骑着车,到集市旁边的饭馆吃饭去了。

梁有义一分钱没卖到,舍不得在饭馆吃饭,只能拿起苹果吃起来。

这苹果香甜可口,还有去疲劳和提精神的效果,三个苹果下去,顿时饥饿和疲劳感消失。

吃了苹果后,觉得精气神都好了许多,心中的愤懑也减少些许。

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子声在背后响:“哥!”

梁有义转过头,便看到一位穿着干净蓝色校服,扎着马尾辫,眼中透着清亮的女子跑了过来。

“小渔!”

来人是梁有义的亲妹妹,梁小渔。

“你怎么来了?”

这丫头在镇上念高三,为了让她专注学习,他便让她住校了。

“李婶今天到学校,给我送了两件衣服,她跟我说你来集上卖苹果,我就过来看看。”

梁有义愣了愣,心里有些愧疚,这丫头没几身衣服,自己顾着打理果园,都忘了给她置办,还是李寡妇想得周到,她这可能也是为了感谢他救了老太太。

“高中课程紧,你别耽误了,快回去吧。”

他没把大学念完,只念到大二,家里出事,他就退学回来了,可不希望这丫头也跟自己一样。他不止一次发誓,再怎么着也要供这丫头念完大学。

梁小渔道:“没事,这两天一直在做题,出来走一下就当放松了,对了,哥,今天生意怎么样?”

梁有义不想在妹妹面前叫苦,给她增加压力,“还可以,已经卖好些了。”

梁小渔看了满满的三轮车,再看哥哥瘪瘪的衣兜,哪里看不出真相,可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却没有说破。

“哥,我帮你卖会儿水果吧!”

“不行,都高三了,你一个丫头卖什么水果,赶快回教室看书去。”

作为读过大学的人,他可是深知贫苦家的孩子,只有考上大学才是唯一的出路。

见大哥坚持,梁小渔只好不情愿的点头,准备回学校。

“丫头,等等。”

“哥,还有事?”

“过来,拿些苹果回去吃。”

说着,梁有义便装了一大袋的苹果给梁小渔。

梁小渔苦笑道:“这么多水果,我怎么吃得完?”

梁有义道:“反正家里还多,你拿些去学校,给你的同学分点,说不定他们觉得苹果好吃,还能给我带点生意过来。”

他其实也是随口一说,只是想着自家经济不宽裕,怕妹妹在学校受别人的白眼,买些东西过去,也算是为人处事。

农村都是上午赶集,而下午集市基本上没什么人。

陈强吃完饭,又将摊位摆了回来,下午哪怕生意不好,可蚊子再小也是肉,苹果这东西隔夜就会坏一部分,能卖出去的都是钱!

梁有义无聊的坐在三轮车上,等着顾客的到来,可眼看着太阳的方位越来越偏西,却一个苹果都没卖出去,心中无比沮丧!

……

梁小渔提着一大袋子苹果,已经回到学校。

作为农村的孩子,梁小渔哪怕看似娇弱,也有一把力气,二三十斤的苹果还是能拿的。

校门口,一个胖胖的男生看到梁小渔提着水果,忙殷勤的说:“小渔,你怎么买这么多水果?我帮你提吧?”

梁小渔成绩拔尖,平日在班级里也很活泼开朗,不管是男生女生关系都处的不错。

“好啊,张波!”

见胖男生献殷勤,梁小渔也不客气,将水果袋递到他手中。

“这苹果看起来颜色不错,肯定很好吃吧?”张波看着袋子里红彤彤的果子,有些眼馋。

年轻人对于好吃的,自然是很难经得住诱惑,更何况张波还是个胖子!

梁小渔自然看出张波馋嘴,笑道:“肯定好吃啊,是我哥自己种的,没打过农药,拿两个去尝尝。”

说着便递了两个大的给张波,她想着帮哥哥在学校打开销路,眼下的胖子不就是一个潜在客户?

张波立刻满嘴笑意:“那我就不客气了。”

张波帮梁小渔把苹果提到教室,拿着两个苹果走了。

“来来来,吃苹果了。”

梁小渔拿着一大袋苹果,给班里几个要好的同学都发了一个。

发完以后,大袋苹果已经只剩下五六个,这些苹果她准备晚自习带回去慢慢吃。

这时,一个身影飞快的跑了过来:“小渔,你的苹果还有吗?”

梁小渔抬头一瞧,原来是胖子张波,她笑道:“还有啊,你要吃,就再拿两个去。”

张波不好意思的摆手说:“我不是这意思,只是想问你,这苹果太好吃了,你哪买的?我也想买点!”

张波平时就贪吃,不然也不会长这么胖。

梁小渔正要回答,她同桌的短发女生却笑道:“张波,不就是一个苹果?看你那样儿,像是几十年没吃过苹果似的。”

张波摇了摇头,两眼发光:“廖妍,你是没吃过这苹果,真的太好吃了,我这辈子还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苹果!”

廖妍见张波说的认真,疑惑道:“真这么好吃?”

连梁小渔都被他们的对话,引起了好奇心,家里是种苹果的,上周才回去吃了很多,她自然不太稀罕。

疑惑地看着袋子里的苹果,这苹果……真有这么好吃?

“本来我肚子还饱的,听你这么一说,也想尝尝了。”

作为同桌,廖妍也有一个特意挑选的大苹果。

“廖妍,你要不吃,就给我吃吧?”张波可怜兮兮。

“休想,嗯……至少等我尝尝再说!”

在张波的怂恿下,廖妍把苹果用小刀削皮,随后斯文的咬了一口。

“咔嚓!”

她并不太饿,也只咬了一小口。

随着苹果在嘴里咀嚼,廖妍的眼睛顿时睁大!

“怎么样,好吃吧?”张波咽了咽口水。

廖妍原本不以为意,可随着甘甜清新的苹果汁水入喉,她的小嘴从细嚼慢咽,变得像安马达一样,咔嚓的猛啃起来。

一番狼吞虎咽,甚至连皮都忘削了,就把苹果吃光了。

张波眼看苹果吃完,才埋怨道:“喂,你不是说给我留点?”

吃完以后,廖妍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好好吃啊,小渔,你家的苹果真是太好吃了!”

梁小渔一脸懵,上周她才吃过家中的苹果,虽甘甜清香,却也没觉得有多好吃。

见两人热切的眼神,梁小渔拿起苹果,简单的用手擦了擦,便咬了一口,顿时,她的眼睛逐渐变亮起来!

班里其他同学原本也不太在意,可见张波和廖妍表情夸张,也纷纷开始品尝苹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