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著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

畅销巨著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

银台金阙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银台金阙”大大创作,虞敬恬卫承巳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她容貌绝色倾城,是不可多得美人,嫁人后没五年,夫君就死了,她成了寡妇。看着眼前的女儿,她无奈,只好带着女儿回了娘家,谁知被处处嫌弃。后来,她去寺庙清修,再归来时,家人竟然想让她进宫替妹妹生孩子。父母:“这可是杀头的罪,想想还是算了,小女儿平安就好。”她:“可是,我当真了!”父母觉得她做不到讨皇帝开心,想把她嫁给普通人家做妾。她哪里肯让?执意进宫。后来,她从美人到昭仪,又从昭仪到妃,贵妃,还生下一位皇子,惹得所有人羡慕。皇帝更是对她宠爱有加。他:“听闻,你那女儿像朕。...

主角:虞敬恬卫承巳   更新:2024-07-10 22: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敬恬卫承巳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著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由网络作家“银台金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银台金阙”大大创作,虞敬恬卫承巳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她容貌绝色倾城,是不可多得美人,嫁人后没五年,夫君就死了,她成了寡妇。看着眼前的女儿,她无奈,只好带着女儿回了娘家,谁知被处处嫌弃。后来,她去寺庙清修,再归来时,家人竟然想让她进宫替妹妹生孩子。父母:“这可是杀头的罪,想想还是算了,小女儿平安就好。”她:“可是,我当真了!”父母觉得她做不到讨皇帝开心,想把她嫁给普通人家做妾。她哪里肯让?执意进宫。后来,她从美人到昭仪,又从昭仪到妃,贵妃,还生下一位皇子,惹得所有人羡慕。皇帝更是对她宠爱有加。他:“听闻,你那女儿像朕。...

《畅销巨著带着女儿入宫后,她成了宫斗冠军》精彩片段


纯贵嫔亲手拨开一颗莲子,漫不经心询问:“从哪个方向来的?”

陛下这次来绮清园虽只带了五位妃嫔,但一个月了也不曾召幸几位,竟真的像是来绮清园修身养性的。

檀香回想了一下平安来的方向,“似乎是从暖红院那边来的……”

暖红院并未住人,而在暖红院的斜后方赫然是翠寒堂,至于更远处旁人的住处,纯贵嫔自然是不会记得。

想清了路线,纯贵嫔那双猫儿似的眼睛猛地眯了起来,须臾后才轻哼一声:“又是她,小产没多久还这么不老实。”

纯贵嫔不知内情,只当平安是去翠寒堂宣诏递信的,旋即便酸了,心里好不舒服。

那手中的莲子当即被扔在盘子里,贵嫔坐直了身体吩咐道:“檀香,去炖点补汤,咱们给陛下送过去。”

……

纯贵嫔带着侍女抵达仁德殿的时候,李开平已经在外头惴惴不安了一个时辰。

他是被卫承巳赶出来的,只因他喘气声大了点,陛下就来了一句:“外头的空气新鲜,你去吧。”

他还能怎么办?只能在外头候着。

只是看着天色愈晚,纠结着要不要进去提醒陛下用晚膳,现在看到纯贵嫔来了,可不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有由头进去了。

纯贵嫔头一次见李公公对她扬起那么大的笑容,让她心中纳罕,“李总管,今个儿是有什么好事么?”

“诶呀,看到娘娘来可不就是好事么?”

这话说得还是小姑娘的纯贵嫔立刻眉开眼笑,娇声嗔道:“大总管这嘴真是抹了蜜儿似的,快帮本宫通传一下,本宫带了些炖汤给陛下。”

卫承巳听得到外面的动静,李开平躬身进来的时候,他也正好搁下了笔。

“陛下,纯贵嫔娘娘来了,给您带了亲手炖的汤。”

李开平不敢抬头,低声回禀,旋即听到上方帝王的轻嗤。

“倒是会找由头,你明知道朕在处理政务的时候不爱被人打搅。”

大总管憨笑了两声,继续询问:“可要宣娘娘进来?”

卫承巳刚想摆手,忽地想起了些什么转换了心意,“宣吧。”

等纯贵嫔进来,他才强制把脑子里另一张芙蓉面换成了她的脸。

纯贵嫔去年进宫,今年才十七岁,生的娇憨可爱,尤其一双溜溜圆的大眼睛很是水灵,所以得了“纯”字封号。

以前卫承巳也乐得多去她那几次,可是时间久了,他也看得出她并非表面这样纯良。

不过帝王并不在乎,这后宫里的事他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大了捅到他面前,他也不会多管。

看着纯贵嫔摆出来的汤,卫承巳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贵嫔倒是好心意。”

帝王轻笑一声,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就瞧见了几粒通红的枸杞,不用想里面的肉又是何等的补物。

要是以往他定会搁置在一旁,今天却想用了,心里到底还堵着些气。

瞧见帝王喝了她带来的汤,纯贵嫔欣喜不已,它没想到真能截了虞昭媛的宠。

当晚,纯贵嫔留宿仁德殿的消息便传遍了绮清园。

听得这消息妃嫔各处反应不一,荣妃抱着二皇子不甚在意,虞昭媛则是要咬碎了银牙,随后愈加忧愁。

她想起了小产当日帝王来看自己时的眼光,说不上有多少关切还有几分森冷。

那时她一直以为是对害自己腹中孩儿之人的森冷,近些日子却越来越觉得不是她想的那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