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穿成反派亲妈

穿成反派亲妈

西洲不是稀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看着书中坏事做尽的大反派,让观众分分钟想要为民除害的大反派,必然有一个原因驱使他变成如今这般模样,而苏璃意外穿越到的这本小说中,大反派便是因为从小有个恶毒亲妈,才养成了长大后的反派人格。

主角:苏璃,纪昀深,纪霄   更新:2022-07-15 21: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璃,纪昀深,纪霄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反派亲妈》,由网络作家“西洲不是稀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看着书中坏事做尽的大反派,让观众分分钟想要为民除害的大反派,必然有一个原因驱使他变成如今这般模样,而苏璃意外穿越到的这本小说中,大反派便是因为从小有个恶毒亲妈,才养成了长大后的反派人格。

《穿成反派亲妈》精彩片段

“嘶——”

苏璃感觉头颅一阵剧痛,一阵头晕目眩让她几乎站不住脚跟。

耳边还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眼前模糊的景象终于变得清晰可见,看到陌生的摆设,顿时脑子一片空白。

她这是在什么地方?

“太太,您没事吧?这个狗杂种简直是要翻天了!居然给亲妈下药,”一个中年大妈还在喋喋不休,“亏你当初辛辛苦苦十月怀胎才把他们生下来,他们这样做,简直就是盼着你早点死啊!”

等等等等

什么太太?

谁十月怀胎?

她来精神病院了吗,这个不认识的大妈怎么拽着她说胡话?

“太太,这次你可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兔崽子,这孩子啊就是要狠狠地打,打服了才能懂事!”

说着她又站起来对着一个跪在地上的小孩狠狠踹一脚,大喊:“纪昀深!你现在知道怕了?我告诉你,今天不挨够五十鞭子,你就趁早跟你那个扫把星妹妹一起滚出去!”

等等

纪昀深!

这个名字像当空一瓢冷水,把苏璃彻底浇醒了。

她顾不上浑浑噩噩的头,虚弱地指了指地上的小孩,“这是……纪昀深?”

中年大妈点点头。

苏璃又指指自己,“我生的?”

“太太,您是不是脑子摔坏了?”女人皱了皱眉,“反正那个小扫把星都走了,您干脆把这个也一起送走,也好得个清净!”

苏璃算是彻底清楚了,整个人仿佛被雷狠狠劈中。

天杀的《霸道陆总爱上我》,充一百送穿书服务?垃圾小说就这么对待氪金读者?

何况穿成谁不好,偏要穿成纪昀深的亲妈。

书里的纪昀深整个一个变态反派,跟着他那个同样白切黑的哥哥简直坏事做尽。

书里对于“纪昀深母亲”的着墨并不多,只说‘她’曾经是个闯荡娱乐圈的小明星,在事业上升期选择息影嫁入纪家,又在他六岁那年突然离世。

这么一盘算,她岂不是离死不远了!

苏璃还没回忆起“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头痛欲裂地把眼前这个不停聒噪的中年大妈推开,与此同时,一个东西‘砰’掉到了地上。

这这这这!

这怕不是一根鞭子吧!

“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我怕我没命活了!

苏璃打量着眼前的孩子,四五岁的孩子身上都是青青紫紫的血痕,清晰可见的两道鞭子印估计就是‘她’刚刚下手打得,脸上还有没有消肿的巴掌印,让人看起来触目惊心,身上更是瘦骨嶙峋,仿佛都能看到孩子身上的肋骨。

孩子空洞的眼神扫过苏璃,漆黑的眸子里是冷漠畏惧,唯独没有一丝后悔。

这孩子心里一定恨透了她吧。

从生下来开始就被亲生母亲厌弃,就连家里的一个佣人都能对他动辄打骂,受了一身的伤只能深夜自己独自舔伤口。

他不卑不亢的跪在苏璃面前,声音透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沉稳。

“我求你救救浅浅,只要你同意捐赠骨髓,我就算把我打死都无所谓。”

“你这个小杂种怎么跟太太说话呢!那个小扫把星生来就该去死!还非要拖累的现在不死不活让人晦气!”

一旁的李妈开始厉声叫喊,边说着一只手已经高高扬起。

“李妈,住手!”苏璃大声呵斥。

李妈讪讪的放下手,“太太,你这次想怎么处置这个兔崽子?”

苏璃没有回答,径直走过去看向纪昀深。

孩子身上除了这些青青紫紫的伤痕,还有不少陈年旧伤,一看就是没少挨过打。

大宝的翅膀硬了跑出去躲着,纪昀深就成了原主唯一的出气筒,每天不打一打都不痛快。

这都造的什么孽啊!

苏璃皱着眉头,心都要揪到一起去了。她以前经常刷手机看到别人晒萌娃的,结果眼前这个娃明明长了像小天使一样,却被人这么虐待。

她伸出一只手,孩子身上猛的抖了两下,却跪的稳稳的不敢躲,脸上还带着一股倔强的神色。

“你要的钱都已经拿到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去救浅浅!”

“现在。”

“什么!”李妈惊叫一声,“太太,你不是说要把那个小扫把星拖死吗?大师说了那个扫把星就是天生克母,她死了你身上的晦气才能散啊!”

纪昀深也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她,又连忙站起来,大概是牵扯到身上的伤处,又发出一声痛呼。

“你,你别想出尔反尔,否则我一定……”

“别废话了,快去医院。”


车上,纪昀深仍然和她坐得远远的,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

苏璃也想起来书中提到过的一个设定。

纪昀深还有一个龙凤胎妹妹,纪昀浅。

只是小孩天生胎里不足患有血液病,从出生开始就做了医院的常客。

在她病情加重后,老爷子让人把所有能做骨髓配型的人全都配了一遍,偏偏只有原主一个人合适。

而原主在敲诈了纪老爷子一千万之后又拒不配合,活生生把纪昀浅给拖的去世了。更过分的是她还在小孩尸骨未寒的时候强硬提出离婚,把整个纪家弄的天翻地覆。

这也是后来纪昀深彻底黑化的一大原因。

这都什么人啊!生而为人能不能干点人事!

另一边,纪昀深也静静地观察苏璃。

今天他原本准备把这个女人弄晕后取骨髓,谁知道又被这个疯女人身边的狗腿子搅黄了。

被发现之后他已经做好被打到半死的准备了,谁知道……

这个女人……居然答应去救浅浅了。

该不会又有什么阴谋吧?

此时的李妈仍然阴魂不散的在苏璃耳边吹风,“太太,您忘了大师跟你说过的话了?要想过得顺,那个扫把星不能留啊!还有这个杂种,你今天放他一马,他明天可不就要了你的命啊!这几个纪家的小杂种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番话连司机都听不下去了,可李妈是苏璃从娘家带来的人,在家里苏璃第一她第二,他惹不起只能闭嘴。

“那你算什么东西?”

苏璃抬眸,冷冷的扫一眼李妈,又抬手道,“停车!”

李妈愣了愣,震惊的看着苏璃,“太太,你这是要干什么?”

“你口口声声叫的小杂种是我生出来的儿子,他是小杂种,我是什么?”苏璃冷声呵斥,“纪家不留吃里扒外的东西,以后你不用来了。”

李妈一下子绷不住,连忙惊叫反驳:“太太!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我能害你吗?当初你一个人嫁到这个鬼地方,可都是我陪着你!”

“我家容不下诋毁我孩子的人,滚!有多远滚多远!别让我再看见你!”

把李妈轰下车,苏璃才松了口气。

这个李妈实际上就是原主妹妹苏瑶专门派来监控原主的人,当初原主代替苏瑶嫁给纪家少爷,苏家也没少拿好处。

偏偏苏瑶又嫉妒原主能过上纸醉金迷的日子,从她这拿走不少好处不说,还让李妈明里暗里的教唆她虐童,就等着看她被纪家赶出来。

现在把这个眼线打发走,估计身边也能消停几天。

她转过头发现纪昀深静静地围观了刚刚那场闹剧,漆黑的眸子却毫无波澜,充斥着冷漠。

“夫人,医院到了。”

“快走!”

苏璃停止发愣,下车后跟着纪昀深来到ICU门口,里面一个身材瘦瘦小小的女孩子正躺在病床上已经奄奄一息,身上插满了管子,唯独那双眸子像是充斥着整片星空一般耀眼。

纪昀深踮起脚尖看向里面的时候,那张过于深沉的脸上才泛起一抹柔和。

“医生在哪?我去了解一下病情。”

旁边的孩子冷嗤一声,“两千万还不够,还想用同样的方法再卷一千万?”

苏璃:“……”

是她高估了原主的人品下限。

“那直接去骨髓穿刺吧,在哪里做?”

“下午三点开始手术,你就在外面等,不要出现在浅浅面前。”

纪昀深说完,抬步走进病房里,胳膊上的伤疤被他拽着袖子牢牢掩盖起来,脸上已然换上了一幅温柔的表情。

“浅浅,哥哥来看你了。”

纪昀浅吃力的爬起来,水灵灵的大眼睛向外面看了一眼,满脸期待地问:“哥哥,妈妈是不是来看我了呀?”

纪昀深的脸色一僵。

“哥哥,你不是说妈妈也很想我嘛?妈妈为什么不来看我……妈妈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她从懂事开始就一直在住院,唯一一次见到苏璃就是她来做检测那天。

但是苏璃连一个眼神都欠奉,像是避瘟神一样,做完就走了。

纪昀浅有些难过,“大哥也从来不告诉我妈妈的事,妈妈是不是嫌弃我身体太差了,所以不喜欢我?”

“不是的!她就是太忙了!她经常说起你。”

“说起我什么呀?”

纪昀深一下被问住了。

说她扫把星?

说她晦气?

说她野种?

就在他不知道怎么编下去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

“说我一直都很想见你呀,我的小天使。”


“你是……妈妈么?”

病床上的孩子眼神中充满了期待,但又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是妈妈?

妈妈真的来看她了?

极大的喜悦感冲击着纪昀浅的大脑,她从出生起就没见过妈妈,只听自己的两个哥哥描述妈妈有多温柔有多漂亮,所以她一直有强烈的求生欲,就是希望看看妈妈到底是什么样子。

没想到……她真的见到了!

在小天使炯炯的目光注视中,苏璃直接无视对她充满敌意的纪昀深,径直走向病床。

“妈妈是专门过来看浅浅的吗?”

还没等她开口,纪昀浅就伸出小手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她的小臂,确定她是活的才抽回手。

苏璃直接就被这个小动作给萌化了。

“当然了。”

苏璃回答的时候略有些心虚,但还是伸出手安抚似的摸摸她的头,“专门来看你的。”

纪昀浅简直惊喜的无法呼吸,妈妈居然在摸她的头!还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跟她说话!

心脏一直不停的跳动,连心电图都有些不正常了。

一旁的纪昀深连忙摆脱怔愣,“浅浅!你冷静一点!”

看着心电图平复回来后,他内心才有了一丝真实感。

这个女人居然让浅浅叫她‘妈妈’?

她不是最不想承认他们几个是他的孩子吗!她不是一直觉得他们是她最大的耻辱吗!

纪昀浅有些委屈的看向苏璃,小声的道歉:“对不起妈妈,我太激动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这几声“妈妈”把苏璃叫的心都要化了,这么乖这么可爱的小天使,天杀的原主居然舍得让她白白去死,简直不怕遭天谴!

纪昀深根本没有给苏璃更多接触纪昀浅的机会,没过多久就直接把她‘请’出了病房。

正在她等待上手术台的时候,一通电话又打过来。

苏瑶?

电话接通后,苏瑶柔软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阿璃,我听李妈说你突然跑去医院了?这是真的么?”

“嗯,有什么事吗?”

“你怎么突然对李妈发脾气呢!你该不会又被纪家那个老头刁难了吧?”

听到这句话,苏璃又冷笑一声。

在书中,原主虐待孩子的行为也少不了苏瑶的撺掇,这女人哄骗原主替嫁不说,还试图踩着原主攀上海市权贵。

后来原主被纪家扫地出门,苏瑶这个‘好妹妹’也彻底露出真面目……

只可惜现在她不是原主,也不会被苏瑶寥寥几句话耍的团团转。

“我在医院看我女儿,难不成还要跟你报备?”

这话把苏瑶狠狠噎了一下,今天的苏璃是怎么回事?

苏瑶又耐着性子好声好气的哄:“阿璃,现在可是最好的机会,只要那个小野种死了,那个老不死肯定会同意你离婚的!”说着,她又刻意的压低声音,“再说了,你不是也想和纪少正大光明的在一起?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苏璃:“……”

书中并没有交代原主到底是怎么成功离婚,没想到把孩子拖死离婚这个馊主意居然也是苏瑶出的。

“阿璃,你不会是心软了吧?”苏瑶又带着无比怜悯的语气说:“八年前,如果不是纪家强迫我们家必须有一个女儿嫁过去,你也不会成为他们家的生育工具,白白断送了自己最美好的时光,就连刚起步的事业也搁置了!阿璃,他们不值得你的善良。”

“那你又值得了?”苏璃听着她的话都快恶心吐了,“苏瑶,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纪昀浅再怎么样也是我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女儿,纪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诋毁她?”

苏瑶一时惊呆了,苏璃这个蠢货明明从小到大都是对她言听计从,今天怎么敢这样反复顶撞她?

想想苏璃离婚将分到的一大笔钱,她咬了咬牙,耐着性子道歉:“阿璃,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从小到大我难道害过你吗?我这都是为了你的未来,你曾经可是说过要当影后的,怎么能在纪家消磨一生呢?”

能把骗钱说得这么清新脱俗,苏璃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彻底冷下了声音,“我告诉你苏瑶,想动我女儿,门都没有!还有,海市纪少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现在的老公!纪清宇那种货色,你还是自己留着宝贝去吧!”

说完利利索索的挂了电话。

手术已经处于准备阶段了,苏璃还在盘算原主被苏瑶和纪清宇骗走的钱,大大小小也有一千来万。

既然她不是原主,也没必要当这个冤大头。

所有的钱,肯定要连本带利的拿回来!

此时的苏璃满心都是如何诱骗两个渣滓,完全没有发现门外一个小小的身影已经站了很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