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拿女主剧本做大冤种

拿女主剧本做大冤种

思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书之后,白卿依安心的做着虐文中的女主,只是谁说女主一定是大冤种;面对残疾老公的厌恶,恶毒婆婆的苛责,还有心肠歹毒的女配,白卿依顺水推舟,离婚走人。她可不和这些极品人渣耗费时间,自己的大好青春岂能浪费在这些人身上。

主角:白卿依,战靳南   更新:2022-07-15 21: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卿依,战靳南 的女频言情小说《拿女主剧本做大冤种》,由网络作家“思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书之后,白卿依安心的做着虐文中的女主,只是谁说女主一定是大冤种;面对残疾老公的厌恶,恶毒婆婆的苛责,还有心肠歹毒的女配,白卿依顺水推舟,离婚走人。她可不和这些极品人渣耗费时间,自己的大好青春岂能浪费在这些人身上。

《拿女主剧本做大冤种》精彩片段

“白卿依,你就这么贱?”

好痛!

白卿依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双阴鹜摄人的寒眸。

他的手冷冷的攥着她的衣领,力道之紧几乎要让她窒息。

她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想要去掰他的手。

但手还没碰到他,就被嫌恶的一脚踹到了床下!

“还想碰我?你真是让我恶心至极!”

整个身子都重重的砸在床边的轮椅上,痛得她低呼了一声。

什么情况?

她抬头望上去。

床上的男人长着一张极好看的脸,五官卓绝,双眸深邃漆黑如黑曜石。

但眸光冷戾,寒意渗人。

看着她的眼神,像瞧着臭水沟里肮脏的垃圾,满是嫌恶和嘲弄。

他的脸颊和露出的肌肤,都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地上有他打翻的水杯。

“你最好死了这条心,这辈子你就算死,我都不可能碰你一下!”

身边突然砸过来一个相框,他指着门口:“滚出去!”

在他居高临下的冷戾注视下,一股极为浓重的戾气向她逼来,她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肩膀。

被刺痛得肌肤更是激得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实在是被吓住了,“你干嘛啊……”

这声线软软的。

他嫌恶的蹙眉,可对上她潮湿的水眸。

泪光迷蒙得像只受了委屈的奶猫,声音里带着畏惧和控诉,完全不同于她以往的倔强骄纵。

手微不可查的一顿,下意识将指着门口的手放了下来。

“还想装?”他声音里依旧带着磅礴的怒气,“这里可没有观众再看你演这些廉价的戏码,你用尽下作手段嫁进战家,就只为了能爬上我的床?白卿依,你真和你母亲一样低贱下作!”

战家?

这辈子都不会碰你。

和你母亲一样低贱……

白卿依听着这熟悉的话,看着眼前的一幕,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

这是她最近看的一本小说里的内容!

一个离谱的念头卷进脑海。

与此同时!

大段陌生的记忆掉进脑中!

她一个医学天才,年纪轻轻就被称为医仙圣手的灵医,竟穿书了!

穿到虐文中与她同名的女主白卿依的身上。

书里的女主本是白家大小姐,从小救过男主战靳南的性命,二人约定终身。

之后女配小白莲,也就是白卿依的妹妹白晚星,她颠倒黑白,扭曲当年的事实。在继母的帮衬下,成功让男主误会白晚星就是救她的女孩,对她百般照顾,这白月光宠成了掌中宝。

而得到战家长辈喜爱,被塞进来的白卿依在女二的茶言茶语攻势下和陷害下,被男主厌恶憎恨,身体和心灵都折磨得很惨。

白家本就是医药世家,女主一身卓越医术却被白晚星抢走了去国外学习的机会,家里一手的好资源不运用,顶着一整个恋爱脑疯狂往战靳南的身上去扑。

公司不管,机会不争不抢,被误会不说不解释,还一副圣母心。

看着就叫人觉得憋屈!

恨铁不成钢!

一心搞事业的白晚星利用白家的资源,在商场上和战靳南并肩前行,抛开小白莲的恶毒属性不说,疯狂向上攀爬并努力提升自己搞钱的人设,可太讨喜了!

这样一本狗血虐文,她没穿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反派女配,竟穿成了她唯一看不上眼的女主!

今天是因为婆婆嘲讽她是不下蛋的母鸡,逼迫她给男主生个孩子,她才对战靳南下了药,爬上了战靳南的床。

没想到那么生猛的药量,他竟然还能清醒自持。

她记得书里,女主被踹下床后依然不走,男主就和她发生了关系。

男主打开门时看见小白莲泪眼婆娑的站在门外,说是女主通知她来的。自此之后,彻底厌弃女主,将她折磨得生不如死!

要命!

怎么偏偏穿在这关头!

震惊错愕之余,她立刻爬起身去开门,却惊然发现门被从外面锁死了!

回头,看见战靳南将胸口的钮解开了几颗,药性催得他喉结微动,那双漆黑浓郁的眸子里,涌动着晦暗的幽光。

药效上来了!

她连忙拍门,“开门!”

“你还在演。”战靳南的嗓音里透着寒气,“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不是啊!

她不想才刚穿书就被一个陌生男人毁了清白啊!

白卿依努力平静,将轮椅推到床边,如实道:“药是你妈让我给你下的,她想抱孙子。你要实在讨厌我的话,我先推你去浴室冲冲凉吧?”

不同于以往的沉默不语,她第一次对他解释这么多。

为了达成目的的新花样?

他厌恶的皱眉。

“你先冲凉缓一缓,我帮你叫白晚星过来。反正你妈只是想要一个亲孙子,不论是我生还是白晚星生,都是一样的。她应该会开门。”

说着,她靠近床边。

但想起他对她触碰时的抗拒,她的手有些局促的在空气里比划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的向后退了退,让出位置来:“你自己可以下来吗?”

他脸色阴沉,满是嘲讽:“你还想耍什么阴谋诡计?”

以往她提到白晚星就会发疯,更别说在这种情况下,主动叫白晚星来!

费尽心机讨好战家长辈,抢走白晚星的功劳据为己有,苦心筹谋不就为了这一天?

是在等着他的药性上来,失去理智?

他身上的压迫感极强的逼过来,蚀骨的寒意向她袭来。

白卿依清晰的看到他深眸中涌动着阴鹜的狠戾。

这本书的男主生性多疑且偏执,必是不会信她突然有所转变。

于是她可怜兮兮的望着他,“我只是害怕你恨我,如果我从此以后顺着你,不再想尽一切办法靠近你,你是不是会对我好一点?”

声线温\软。

眼巴巴的水眸在暖黄色的暧昧灯光下看起来很清亮。

不同于以往不服输的那股倔劲儿,她柔\软乖巧得像只小宠物。

他黑曜石般深沉的冷眸中不知在思量些什么,撑着身子挪到了轮椅上:“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招,否则你就算坐在战太太的位置上,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哪敢再有什么花招。”白卿依推着轮椅进了卫生间。

在浴缸里放满了冷水之后,又打开喷头,将水温开到最低,准备把战靳南推过去。

但轮椅的刹车被他扣住。

白卿依推不动,半弯下身子问他:“怎么了吗?”

因为弯腰的动作,二人之间的距离骤然拉近,她身上携着一股淡淡的栀子花的香味,钻入他的鼻腔内。

而她说话时,喷薄出的热气痒痒的从他耳侧扫过。

体内的药性在这一瞬间被催醒!

她说话时柔\软樱红的唇瓣,泛着水润的光泽。

他的手瞬间紧握成拳,青筋暴起。


白卿依没有注意到他眼里闪动的幽光,以为他是要她帮忙脱衣服,连忙去帮他解着衬衫的钮扣。

她细嫩的手指时不时的自他胸口的肌肤上擦过,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挠得心尖发痒。

还真别说。

战靳南腿虽然瘸了,但是肌肉紧实,身材还真挺好的。

手腕也不知蹭到了哪里,便见战靳南的身子忽的一怔,呼吸乱了几瞬,顿时一把攥住了她的手。

力道之大,将她捏得生疼。

冷戾的黑眸暗沉,他的语气极度寒凉:“你还想干什么?”

“我……怕你湿着衣服淋水,一会儿贴在身上会难受。”她怯生生的小模样活像只小奶猫,轻轻的挣扎着手腕,想将小爪子抽回去。

声音更是带着点点沙哑,勾得他心底一阵燥闷。

该死的!

他竟会对她……

“你不喜欢,我不帮你脱就是了……”白卿依快被他的眼神吓哭了。

不同于以往的嫌恶,他现在的目光像要把她吃了。

好可怕啊。

娇娇软软的声线配着那双湿漉漉的双眸,乖巧得不像话。

药性越来越急。

他呼吸粗重。

一把甩开她的手,厉声道:“滚出去!”

“我现在就出去给白晚星打电话!”

她连忙往门外跑,却听见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

“不要叫她来。”

随后便听见卫生间里上了锁的声音。

站在门外的白卿依听着里面的动静,生怕半身不遂的战靳南摔倒了。

为啥不让叫白晚星来啊?

眼下不是最好的机会,和白晚星发生关系,奉子成婚,一脚把她踢开吗?

她在手机里翻找到白晚星的名字,拨了过去。

许久的忙音后,那边才传来白晚星懒洋洋的声音,傲慢的问:“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你居然会给我打电话?怎么,想通了愿意低头了,想求我放过你?”

这得意的语气和趾高气昂的感觉,仿佛白晚星才是白家的正牌大小姐,白卿依是那个从外面领回来的私生女。

听着就让人反感。

白卿依不悦道:“你说话客气点。”

“呵,一个为了男人爹娘都不要的不孝女,无权无势不受夫家待见,要我对你客气?你配吗?白卿依,无权便是低贱,这个道理,你不懂吗?”白晚星冷笑。

“战靳南在我旁边。”白卿依语气冷淡。

果然,那边迅速变了口气,声音娇软得能捏出水来,柔柔的问:“姐姐,你……咳咳咳……”

咳得娇花带雨得,好不让人心疼。

可真是个两面三刀的好绿茶。

白卿依懒得跟她多演戏,言简意赅道:“他被下了药,现在药性上头,你还有二十分钟赶过来,能不能挤走我坐在战太太的位置上,就看今日了。”

白晚星立刻站了起来,语气急促道:“你什么意思?”

在看文的时候,白晚星便是个禁不住人家用激将法的人。

对她示好坦诚,她反而多疑。

于是,白卿依学着白晚星先前得意的语气,说:“你不是总说我比不过你吗?这一次,我就光明正大的和你比,二十分钟后,你不来,我就上!”

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

浴室里水声不断。

还有二十分钟,她的尽快整理一下这本书里的内容。

市内共有四股商界势力,最为强盛的就是男主的战家。另外三大家族实力相近,互相牵制,而白家就是其中之一。

白卿依医学天资极高,音乐天赋也很强,但为了战靳南全部放弃。

原主性格倔强高冷,受了委屈从来不辩解,所以频频被白晚星陷害,和从小宠爱自己的白父离心。

白父不同意婚事,原主不惜和白父断绝关系,也要强嫁给战靳南。

没了娘家势力,又不得战靳南喜欢,婆婆刻薄刁难,白晚星设计陷害,整本书的剧情里女主过得都很憋屈。

尤其是在唯一宠爱她的战老爷子死后,更是所有骄傲都被踩在脚下,生不如死,最终落得个跳楼自杀都无人收尸的悲惨结局。

白卿依扶额,觉得自己真是个倒霉蛋。

人家穿书都穿成爽文女主或者恶毒女配,她偏偏穿个狗血纯虐文。

还不是虐爱文。

纯粹一虐待文啊!

不过。

她可没什么狗屁恋爱脑。

属于她的,她得从白晚星手里一点一点抢回来!

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几秒,她才点开了白父的对话界面,发了一句“爸爸,我想你了”。

擒贼先擒爹。

楼下传来了一阵交谈声,白卿依立刻坐起身子来。

白晚星来得倒快!

“星星啊,今天真的不方便,明天阿姨一定好好招待你。”婆婆江柔的声音传来。

白卿依也在里面听出了江柔话里的幸灾乐祸。

难道书里说白晚星在门外听了一夜,就是江柔叫来的?

“阿姨您什么意思?”白晚星顿时慌了,拍打着卧室的房门:“白卿依,你给我把门打开!”

“你别拍了,他们毕竟是合法夫妻,你还是跟阿姨下去吧,在这里万一听到些什么,更难受。”

听到这里,白卿依默默打开了手机的录音界面,并把手机贴到了门上。

“阿姨,您怎么能这样!您明明知道靳南哥哥不爱她!”

“一个孩子而已,不会影响靳南对你的感情的。”

听到这里,白卿依在房间里面道:“既然她已经到了,不如让她进来。战家只是想要个孩子,那这个孩子不论是从谁肚子里出来的,都无所谓。”

江柔这才打开了门锁。

白晚星抬手就推了白卿依一把:“你还要不要脸!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

白卿依看向江柔,语气弱弱的:“婆婆,白晚星骂您。”

她可不再是那个逆来顺受的恋爱脑!


见江柔脸色大变,白晚星气得抬手就抽白卿依的耳光。

可手还没有落下,就被白卿依一把攥住了手腕。

“白晚星,我给你机会,你却要对我动手,这是什么道理?”语气还是柔柔的,可她似笑非笑的冷眸里,寒意暗生!

第一次见到这样强势的白卿依,白晚星整个人都愣住了。

但很快,她的嚣张气焰又升了上来:“放开我!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告诉靳南哥哥的!”

“既然已经要告状了,那我不妨做得再过分一点。”白卿依眸光一凉,另一只手“啪”的扇在了白晚星的脸上!

她想抽这个白莲很久了!

这一耳光的力道很大,白晚星的身子向后退去。

但手腕被白卿依攥着,一把狠狠的拉了回来。

白卿依松开她的手,朝着浴室看了一眼道:“他在里面,把握好今天,祝你好孕连连。”

这洒脱自然的模样,让白晚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都想不通白卿依到底怎么了。

竟然敢打她?

她看着水声不断的浴室,眼神里满是怨毒。

白卿依率先走出卧室,在楼下的客厅沙发上坐着。

“你巴不得能上靳南的床,还会把这种机会让出来,难道你还真是个不下蛋的母鸡,知道自己生不出来?”江柔挑着眼,上下打量着她。

从白卿依进这个家门起,江柔就不喜欢这个被战老爷子强塞进来的便宜女。

正是因为对白卿依的厌恶,才会让她对白晚星优待几分,想借着白晚星将她赶出战家。

白卿依见的离婚协议书没有一千也有五百了,都是江柔给的。

若想跟战靳南离婚,江柔是最大的助力!

只是。

现在若突然主动提出离婚,江柔这老狐狸必然疑心。

还是得慢慢来。

“你想赶我走,还想要我肚子里怀战家的孩子,是不是代表你认可我,希望我留在战家了?”她语气矜傲,话语虽还是软软的,却透着一股力量。

江柔冷笑一声,嘲讽道:“想要我认可你?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配不配。你有了孩子,我也一样能把你赶出战家!”

白卿依点点头,眼神却矜冷的看向江柔:“只怕你没这么大的本事。这么久了,我没怀孕你都赶不走我,我若有了战靳南的孩子,你更动不了我。”

信然的语气,直接把江柔的火气逼上来了。

“你以为有老爷子护着你,你就无法无天了?老爷子年纪大了,总有一天会走,到时候,我看你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

“您也只能熬到那一天才能达成所愿了,毕竟您也只是个不受宠的儿媳,不论多少年,都搬不动爷爷的旨意。”白卿依一边说,一边伸了个懒腰,往楼下的客房里走,“我累了,先去睡了,您也早点休息。”

说罢,便关上了房门。

江柔被气地不轻,胸口剧烈的起伏。

她咬牙切齿的剜了那房门一眼,冷道:“不出半个月,我一定叫你从这个家里滚出去!”

耳朵贴在门上听到这句话的白卿依眉眼弯弯的笑了。

她求之不得!

楼上。

卧室内。

白晚星拍打着浴室的门,里面只有不断的水声,没有其余半点声响。

该不会......

药性太强,又一直强行压制,在里面昏过去了吧?

她看着刚刚江柔塞进她手里的钥匙,插进门锁里。

浴室的门打开后,一股冷气顿时向她袭来。

白晚星看见战靳南躺在浴缸里,连忙要过去。

可下一瞬。

紧闭着双眸的男人睁开眼睛,戾气顿时充满整个房间,目光阴冷如冰般的向着她望过去。

眼神冷漠得带着杀气!

白晚星被吓得站在原地,踌躇了几秒:“靳南哥哥,我是星星,我来帮你了。”

他冷戾的目光稍微柔和了点。

不是跟白卿依说了不要叫了吗?

真的不想让白晚星看见他这样。

他皱眉,嗓音罕见的温柔了些:“星星,听话,你出去。”

“我不走,我不会走的。”白晚星一边胡乱的解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向他靠近。

白皙的肌肤在这一刻格外刺眼。

她一把抱住他,小声音软软得:“靳南哥哥,我愿意做你的女人,你要了我吧。”

他眉头蹙了蹙,她的触碰非但没有勾起他的药性,反而让他从心底里有些抗拒。

不知怎的。

脑海当中竟又浮现出了白卿依那双湿漉漉的眸子和娇软的双唇。

白晚星身上的香水味很诱惑,可他只觉得太腻了。

白卿依身上那股似有若无的栀子香,就刚刚好。

该死的。

他今天怎么总会想到那个女人!

战靳南伸手推开白晚星,看着她的眼神带着隐忍:“听话,快出去。”

这么好的机会,白晚星怎么可能放过?

她扑向战靳南,手伸进浴缸里,顺着水向下摸。

可还没有碰到战靳南,手腕就被一把抓住,“星星,我现在身体不受控制,会弄疼你,明白么?”

“我不明白,为什么啊?我可以忍受的......”

“现在我们的身份不合适,我不想委屈了你。”

白晚星面上一顿,原来靳南哥哥是心疼她?

话已经说到这,她不敢再造次,出了浴室。

走到门口时。

“等等。”

白晚星立刻欣喜的回头。

却看见他黑沉着脸道:“把白卿依叫回来。”

“叫她做什么?”白晚星心中警铃大作。

“她做的好事,她自己来善后!”

他的眼底尽是汹涌的狠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