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武侠仙侠 > 离婚后我嫁入了豪门

离婚后我嫁入了豪门

心念呢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结婚三年,米雪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她觉得自己的老公永远会疼爱自己,永远都会无条件的相信自己。却不料,小叔子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暧昧,婆婆因为她生不出孩子,越来越刁难她,而她一心信任的男人,竟然出轨背叛了她。婚姻破碎,走向陌路,米雪以为自己的人生彻底灰暗了,那个叫霍时琛的男人却出现了。

主角:米雪,霍时琛   更新:2022-07-16 08: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米雪,霍时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离婚后我嫁入了豪门》,由网络作家“心念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三年,米雪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她觉得自己的老公永远会疼爱自己,永远都会无条件的相信自己。却不料,小叔子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暧昧,婆婆因为她生不出孩子,越来越刁难她,而她一心信任的男人,竟然出轨背叛了她。婚姻破碎,走向陌路,米雪以为自己的人生彻底灰暗了,那个叫霍时琛的男人却出现了。

《离婚后我嫁入了豪门》精彩片段

我有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

不知道该怎么说。

老公的弟弟顾家谦每次在家时看我的眼神让我很不自在。

他平时游手好闲,总是赖在我家,我和老公抱怨,可老公每次都以父亲去世早,除了婆婆就他这一个哥哥可以管为由堵住我的嘴。

那一天老公和婆婆张蓉都不在家,原本不想回家的,无奈加了几天的班太累了,犹豫再三,我还是回了家。

谁知道进了家门发现饭桌上已经摆上了晚餐,我正疑惑地时候,顾家谦端着菜从厨房笑呵呵地走了出来。

“嫂子,上了一天班累了吧,快吃饭吧,都做好了。”

我皱了皱眉,不由得有些奇怪,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在我们家住了这么长时间可从来没进过厨房。

见我不说话,他便把手里的菜放到桌上边,继续解释道:“我已经找到了工作,过几天就搬出去了,以后见面的次数肯定就少了。咱们是一家人,关系不能太疏远。这顿饭全当感谢你这么长时间对我的照顾。”

看着他真诚的样子,我半信半疑,但也不好当面拒绝。

说来也奇怪,吃完饭后我便困意来袭,大概因为加班太累了,我没多想,回到房间睡觉,顺手从里面把门锁上。

睡梦中,我感觉床上窸窸窣窣的有响动,本以为是老公顾家成回来了,但是我的眼皮子怎么也睁不开。

“老公,你回来了?”我轻微挪动了一下身体,迷迷糊糊问着,却始终没有听到顾家成回应我。

我顿时一惊!

睡前我明明将门锁上了,而且老公为什么会不应我的话呢!

这下我的困意全无,我用尽全力睁开双眼。

“啊——”我吓得尖叫起来,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将床头的灯打开。

“你怎么醒了?不可能,我买的药明明是没问题呀。”

“你这是在做什么?”

见他离我越来越近,我也顾不上那么多,连忙从床上下来,可刚下床,双腿一软就倒在地上。

我绝望地流出眼泪,此刻我后悔万分为什么要喝下那碗汤。我为什么要相信顾家谦会主动关心我?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一声大吼打断了小叔子的动作。

听到熟悉的声音,是婆婆回来了!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激婆婆的出现。

“妈,你听我解释。是米雪!她晚上拼命给我喝酒,我喝多了才会……”

“什么?明明是你!”我瞪大了眼睛,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颠倒黑白的人,一时之间气不从一处来,慌乱地说着:“婆婆,你别听顾家谦胡说,根本不是这样的!”

不等我说完,婆婆上前就给了我一个耳光,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疼。

“你这个贱人!嫁进来三年孩子生不出来,吃我们的喝我们的,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吗?”

婆婆劈头盖脸的骂下来,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话!

我知道解释无用,这个地方我也待不下去去了,强撑着身子想要离开这里。

“你做了这样的事情还想走?”我刚走两步,就被婆婆一把拉了回来,“你看我怎么跟家成说你做的下贱事儿!”

我心里委屈急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从小到大我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可这三年以来,在婆婆这受的气我从来不敢和家里说。

趁婆婆还在骂的空档,抓起手机夺门跑了出去,身后还传来婆婆气急败坏的声音,“有种出去就别回来,生不出孩子的玩意!”

呼吸到新鲜空气,脑袋也清醒了下来,可刚才受到的侮辱和委屈我却无处可说,想回家却不敢去。

我和家成结婚之前,家成还只是刚毕业的穷大学生,父母拗不过我但还是同意了我们的婚事,我把我的嫁妆全部带入顾家,供家成创业,家里日常开销。

好在家成对我是好的,所以平日在家受的罪我也都忍了下来。

不管怎么样,我相信老公这次是站在我这边的,想了想便拿出手机拨出老公的号码。

“小雪,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老公温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眼泪决堤,哽咽着说,“老公,婆婆和顾家谦——”

“是不是又和家谦吵架了?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是大嫂又是儿媳,我不在家你要替我多照顾照顾他们。”我还没说完,老公已经打断了我的话,嗓音中明显带着几分不耐烦

老公顿了顿,又温声说道:“好了,我这里还有事情没办完。乖,我明天就回去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听到挂断电话的“嘟嘟”声,心头不由得凉了几分,原以为能从老公这里得到安慰,却连道清事情原委的机会都没有。

午夜的街道真冷,就像此刻我的心一样。

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一声急促的喇叭声和刺眼的白光照住了我,我来不及反应,车子急停在我面前。

我被吓得摔倒在地,好在没有真的撞上,只是腿部有擦伤。

只看到那辆黑色迈巴赫下来一个司机模样的男人,急急忙忙走到我身边,焦急地询问,“小姐,你还好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想到今晚遭遇的种种,我嚎啕大哭起来,那个司机顿时手足无措,以为我真的撞出什么事情来。

司机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起身去车后面和里面的人请示什么。

过了片刻,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缓缓下车,隔着几米的距离,我却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我不禁停止了哭泣,等男人靠近我时,才看清他的样子,俊朗剑眉,薄唇紧闭。

我呆呆地望着他,也忘记了哭泣,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只是男人的面孔有些熟悉,但我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男人看我的时候有一瞬间的错愕,可能是因为没有见过我这样的女人吧,穿着睡衣,头发凌乱,满脸哭相。

半晌,男人才开了口,迷人的嗓音有几分暗哑拉回了我的思绪:“送你去医院。”

我微微抽泣着:“不、不用了,我没想讹你们,就是刚才真的有点疼。”

男人注意到我腿上的伤,渗出一些血迹,在车灯照耀下看起来有些渗人,他皱了下眉:“都这样了还不去?”

“真的没事,你们走吧。”

“啊!”

突然感觉浑身一轻,离开了地面。不容我反抗,男人将我横抱了起来放进车内。

“去最近的医院。”

“是,霍总。”

车子启动,往医院开去,和这样一个气场强大,又英俊的男人共乘一车,刚才还被男人抱过,我不免有些紧张,小心翼翼地打量旁边的男人。

男人闭着双眼在小憩,从上车开始就只说了一句话,我想出声拒绝他们的好意也不敢张嘴。

终于到了医院,急诊医生给我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又做了简单的外伤处理,这个过程一直都是司机在跑来跑去,而男人只是站在不远处,双手插兜等候着。

伤口处理完了,还需要等检查结果,我知道我没有什么事情,毕竟刚才是我自己乱走路才造成这样的,我心里感到很不好意思。

腿上还有点疼,走起路来不是很利索,一瘸一拐地走到男人那里,嗫喏地开口,“那个,结果还有一会儿,这么晚了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的。”

男人斜眼看了我一眼,眼中有我看不懂的情绪,“不必。”

我有些咋舌,心想这个男人奇奇怪怪的,正常人遇到这种事情巴不得赶紧走掉,他倒好,全程陪同。

见他如此,我也没在坚持,只是安静的站在旁边一同等待。

“你叫什么?”

“啊?”身边的人冷不丁出声吓了我一跳,意识到他是在问我,才告诉他,“米雪,你呢?”

男人没有回答我,正好司机过来说检查结果出来了,进去让医生看看,没什么事情就可以走了。

会诊室里,医生看看检查报告,皱了下眉,“身体没什么问题,不过......”医生顿了一下,转头看向那个男人,“你是怎么回事?你老婆怀孕了一个多月了,正是危险期,怎么还不看紧一点。”

什么?怀孕??

我愣在原地,连医生误会我们是夫妻的事情都忽略过去了。

我和顾家成结婚三年了,一直要不上孩子,为此婆婆总是责怪我。

“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怀孕了吗?”我急忙询问道。

“我当医生这么多年了,这个我怎么可能看错。好了,没什么事拿了药就走吧。”

走出会诊室,我呆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摸摸肚子,心情有些复杂。

“你不想要这个孩子吗?”男人还没有离开,就这样看着我。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婆婆一直着急抱孙子,三年以来我一直没怀上,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思绪很乱。


“走吧,我送你回家。”男人一直在旁边站着,可能是有些等不住了终于张嘴。

“家?呵呵,那个家不回也罢。”我自嘲地摇摇头,语气里满是酸楚。

“你......”男人迟疑了一下,“你的家人对你不好吗。”

我抬头望向那张让女人疯狂容貌的男人凄凉一笑。

“今晚我差点被小叔子侵犯了,我婆婆不仅不制止反倒将脏水都破我身上,我老公也根本不听我的解释。”

说道这里,我不禁哽咽起来,吸了吸鼻子,“你说,这样的家人好吗?”

今晚发生的事就像压在我胸口的一块石头一样,让我不管不顾和一个陌生人倒起了苦水。

男人沉默地看着我,似乎对我的遭遇感到同情,伸出手了轻轻拍了下我的后背,“想哭就哭吧,哭出来会好些。”

男人的举动让我终于忍不住,扑倒他的肩膀上嚎啕大哭了起来,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在这一刻宣泄出来。

直到我哭到嗓子发哑,眼泪留干,男人才缓缓张嘴,“事宜至此,你应该想想你今后的路应该怎么办。”

“如果你想,我可以帮你。”

我抬头看向那个男人,眼里充满了感激。这个男人看起来身份就不凡,虽然一直是不冷不热的态度,但是一个陌生人对我都如此关心,而我身边的人呢?

男人看着我,眼神深邃,难以捉摸,我就陷入在这个眼神当中......

就在我们这样对视的时候,男人忽然又将我打横抱了起来,向医院外面走去。

“你、你放我下来。”两次被同一个陌生男人亲密抱着,我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男人没有理会我,径直走着,我也不敢多说什么。

他的臂膀很厚实,也很温暖,因为距离近,能清晰地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击在我的心上,让我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上了车,他吩咐司机去附近的五星级酒店。

我有些诧异,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去那里干什么?”

男人斜睨了我一眼,“你说不想回家。”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又补充道,“放心,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怎么会对我一个已婚妇女有什么想法。

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我正准备下车,男人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我,“考虑好了,可以给我电话。”

我愣住了,本以为这个男人刚才只是可怜我安慰我罢了,没想到他是认真地。

“为什么帮我?”

“因为将来也许你可以帮我,房间已经帮你安排好了,进去好好休息吧。”

男人说着我不明白地话,但我没有过多再问,只是接过名片道了声谢便下车了。

车子没有过多停留,扬长而去,我看看手里的名片震惊了。

霍时琛,霍氏集团执行董事。

竟然是他!怪不得看起来有些脸熟,霍氏可以说是全国数一数二的集团,旗下产业遍布全球,尤其霍时琛接手以来,股市一在上涨,在加上其外表,是不少女人都想攀附的钻石王老五。

这么一个人物,说我可以帮他实在是让我想不通。

我将烫手的名片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开好了房间,泡了个澡洗去一身的疲惫。

次日,我睡醒洗漱了一下,敲门声忽然响起。

打开门,是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微微颔首:“这是霍总让我给您送来的。”

我有些疑惑,接过礼盒袋子,打开,里面放着一件看起来价格就不菲的长裙。

心头不由得软了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注意到了我一直穿着睡衣不方便出门,不免有些感动。

酒店里的东西很齐全,化妆品护肤品都有,我穿上霍时琛拿来的连衣裙,又画了一个淡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都快忘了我有多久没好好打扮自己了。

剪裁有致的连衣裙衬出了我本来就姣好的曲线,皮肤白皙,唇红齿白,只是一夜未眠,眼里有疲惫的血丝。

曾经在校园里的时候,不乏男孩子追我,我却唯独看上了顾家成,婚后为了家庭和顾家成的事业,我放弃了我的事业,只是做个轻松的小白领和家庭主妇。

下午,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那个家,还在家门口就听到顾家成和婆婆的对话。

“妈,你是不是又和小雪吵架了?不然她怎么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你看你娶的好媳妇,不就是说了她几句,还敢离家出走,这个家里到底谁说了算!”隔着门,我都能想象到婆婆那张刻薄的嘴脸。

“妈,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老和她吵架。最近我公司周转不开,米昌元手里还有不少的存款,我还需要小雪帮我给公司填补一下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