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武侠仙侠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放肆宠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放肆宠

梦夭夭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阮绾绾错信亲人,遭到陷害,怀上了陌生人的孩子,十月怀胎,她受尽了痛苦,等到孩子降生时,竟然被人夺走了。一夜之间,她失去一切,成了人人喊打的落魄女。隐忍多年,终于等来复仇之日,阮绾绾强势回归,要让所有害她的人付出代价,在虐渣踩白莲的路上,她竟然遇到了天才萌宝,并且在小萌宝的助攻下,邂逅了霸道总裁墨倾寒……

主角:阮绾绾,墨倾寒   更新:2022-07-16 09: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绾绾,墨倾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放肆宠》,由网络作家“梦夭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阮绾绾错信亲人,遭到陷害,怀上了陌生人的孩子,十月怀胎,她受尽了痛苦,等到孩子降生时,竟然被人夺走了。一夜之间,她失去一切,成了人人喊打的落魄女。隐忍多年,终于等来复仇之日,阮绾绾强势回归,要让所有害她的人付出代价,在虐渣踩白莲的路上,她竟然遇到了天才萌宝,并且在小萌宝的助攻下,邂逅了霸道总裁墨倾寒……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放肆宠》精彩片段

阮绾绾猛然睁眼,入目的是头发卷卷的软糯小萝莉,她乌溜溜的眼睛眨了眨,晃晃手中的手机。

阮绾绾长呼一口气,从噩梦中回过神儿,接过小萝莉递来的纸巾擦擦冷汗,看向手机屏幕,原来是ST打的电话。

阮绾绾从国外回来半年了,大大小小的也面试了好多家服装公司,全都没通过。

其中原由,阮绾绾明白,这和阮家脱不了关系。

这次阮绾绾也没抱希望,但电话还是要接的。

“谢谢宝贝。”阮绾绾笑着接过电话到一旁接通。

“喂,你好。”

“你好,请问您是阮绾绾小姐吗?”

“对的我是。”

“恭喜你面试成功,请礼拜一八点到人事部报道......”

自己竟然面试成功了,阮绾绾有种中了彩票的感觉,她就说嘛,阮家本事再大也得有手伸不到地方吧。

她欣喜挂掉ST服装公司的电话后,回头,身后的小萝莉在大口吃着慕斯蛋糕。

她鼓着腮帮子,小嘴一动一动的可爱至极。

阮绾绾笑盈盈走过去,在小萝莉对面坐下,双手托腮望着她:“宝贝慢点吃,阿姨这里有很多糕点哦。”

这个小萝莉已经是第五天到这里来了,虽然没给她任何的钱,但是,阮绾绾依旧希望她能每天都来,因为她胖嘟嘟的像个糯米团子一样,就算不喜欢孩子的人,看到她也会喜欢的不得了。

只是唯一不足的是,小萝莉是个哑巴,因为从她到店里来,阮绾绾没听她讲过一句话。

而她的家人来时也没说过话,阮绾绾猜测,应该也是哑巴。

在小萝莉快吃完慕斯蛋糕的时候,阮绾绾送上一杯橙汁。

她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

“宝贝,阿姨今天有事,你能早点儿回去吗?”阮绾绾坐下跟小萝莉商量。

平时小萝莉的家人都是六点左右来接她回家,阮绾绾今天不能再等了。

因为她要提前打烊,回阮家拿钱。

昨天医院打来电话催妈妈的医药费,再不缴钱,妈妈就会被赶出医院。

小萝莉抬头黑白分明的大眼带着几分懵懂和不舍,这小模样看的阮绾绾好不忍。

阮绾绾摸摸小萝莉粉嘟嘟的脸,“宝贝,阿姨也不想和你分开,但是今天是真的有事。”

小萝莉眉头皱起,妥协点点头。

“真乖,你先喝果汁,阿姨收拾下铺子。”阮绾绾捏捏小萝莉的鼻子,起身去打扫卫生。

小萝莉喝果汁,阮绾绾收拾她的甜点铺。

阮绾绾擦桌子的时候看了一眼喝果汁的小萝莉,眼底浮现出重重的落寞。

阮绾绾正望着小萝莉的后背出神。

小萝莉喝完果汁,从凳子上跳下,朝着阮绾绾哒哒跑来,头上扎头发的粉色蝴蝶结也跟着一动一动的。

眨眼的功夫,小萝莉到了跟前,阮绾绾脸上随即扬起笑意:“宝贝怎么了?”

小萝莉胖乎乎而又软糯的小手握住阮绾绾的手,拉着她往外走。

阮绾绾感觉她似乎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

停下脚步,她矮下身子打着商量道:“宝贝阿姨今天真的有事,等改天再陪你玩儿好吗?”

小萝莉摇摇头,嘴巴生硬的说出一个钱字。

听到那个钱字,阮绾绾一惊,小萝莉竟然会说话。

“宝贝你会说话啊?”阮绾绾欣喜问。

“会,但、不喜欢。”小萝莉继续拽阮绾绾走。

小萝莉是要给自己钱,现在阮绾绾真的是很缺钱,但是小萝莉这样不爱说话,说不准是得了某种病,他们生活不容易,她不能要她的钱。

不过阮绾绾还是锁了门跟着小萝莉走,因为以前都是小萝莉的家人来店里接,今天小萝莉家人还没来,她得亲自送回去才安心。

走了没多远,小萝莉突然松开阮绾绾的手,朝着一辆停在路边的定制版劳斯莱斯跑去。

“喂,宝贝你慢点儿......”

阮绾绾话音还没落下,就在小萝莉快到车前的时候,车门开了。

从里边下来一位靳贵不凡的男人。

看到男人,小萝莉步子变慢,脑袋也垂下去。

平时她都是让司机带她来这个地方的,只是没想到今天总裁爹地墨倾寒会来。

哼!肯定是去给那个阮晴晴过生日。

前几天阮晴晴有来别墅找爹地,说她要过生日了,希望他能去。

墨甜生气嘟起嘴巴,阮晴晴是个坏女人,她才不要去参加她的生日。

“墨甜,过来。”

墨倾寒朝着墨甜招招手,阮绾绾这才知道小萝莉叫墨甜,还真是人如其名,长的这么甜美。


墨甜绞着小手怯怯过去。

阮绾绾看向眼前的男人,他人长的虽然俊朗无双,但身上散发的上位者气息太过强大,强大到任何人都不敢直视,只有俯首称臣的份儿。

也难怪墨甜不爱说话,换了她整天跟着这样的男人,估计也会这样。

阮绾绾在打量墨倾寒的同时,墨倾寒也在打量她。

眼前的女孩齐刘海,一头到肩膀的卷发,身上穿的是黄色条纹上衣和背带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板鞋,整个人看上去给人感觉很精神。

女儿来这里的目的,墨倾寒清楚,只是这个女人双眼中透着凌厉。

她需要的是善良温柔听话的女人做妈妈,眼前这个女人一看就是天生反骨,不合适。

墨甜觉得总裁爹地第一次和她喜欢的阿姨见面,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人家不好。

太奶奶经常说爹地是冰块,墨甜背着爹地偷偷来,最主要的原因是怕他吓到阮绾绾。

她小手轻轻捏了捏墨倾寒的手。

墨倾寒感受到来自手指的那抹柔软,握住墨甜的手转身向车的方向走去。

墨甜回头,一脸不舍,她还会去找阮绾绾的。

因为她是她为自己选的妈咪,她要去到答应嫁给爹地为止。

墨甜从小没有妈妈,墨倾寒告诉她,她没有妈咪。

别人都有妈妈,而自己没有,墨甜三岁的时候哭着吵着向墨倾寒要妈妈。

从那以后,从不近女人的墨倾寒开始往家里带女人。

但是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都不是墨甜喜欢的。

谁知道,两年前,阮晴晴偶然间救了太奶奶。

从那以后,阮晴晴就经常去墨家。

她的心思,墨甜心里清楚着呢,打的就是爹地的注意。

墨倾寒带着墨甜上车后,助理李林送上一打红票子:“非常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们大小姐的照顾,这是我们墨总的一点小意思,请你收下。”

阮绾绾垂眸看了眼,薄唇勾起讥讽的弧度,这就是有钱人的处事方式。

阮绾绾喜欢墨甜,但是她的家人,呵,她还真不敢恭维。

现在她比谁都需要钱,但是有些钱她不会要。

阮绾绾从中抽出五张,“一个礼拜的甜点加果汁,你们是有钱人,我就不打折了。”

她的音调不高不低,但足以让车里的人听到。

说完转身打算走时,她又想到什么回转身,“看好你们家大小姐,遇到我是幸运,若是有什么意外,有得你们受。”

阮绾绾语气里有着几分教训人的的意味。

没有女人敢对墨倾寒这样,李林不禁在心里默默为女人的大胆竖起大拇指。

阮绾绾走了,李林赶紧上车。

而坐在旁边的墨甜看着车窗外已经回到店里消失的人影,不舍得收回视线,扯了扯墨倾寒的衣袖,“阿姨、好。”

听到墨甜的声音,墨倾寒一贯波澜不惊的脸微微愣了下。

这是他这个月第一次听到墨甜说话,还是为了别的女人说的。

要知道,墨倾寒每次带女人回家,墨甜都是无比抗拒。

墨倾寒侧脸看向窗外,外边的那抹背影已经消失不见。

“查,刚才那女人的所有资料。”能让女儿这么短的时间喜欢,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他得调查清楚才是。

“好的总裁。”李林颔首,说罢就安排人去调查。

墨倾寒和李林说话的时候,谁都没注意到墨甜脸上浮现一抹得逞的笑意。

她笑起来腮边出现一颗小酒窝,像极了阮绾绾笑时的模样。

阮绾绾到阮家庭院时,一辆闪眼的宾利驶来,戛然停在她的跟前。

阮绾绾愣了下,抬脚正要走,佣人开了车门,她无意看了一眼,就这一眼,让她愣住了。

她没想到来人是萧何。

萧何曾和她谈了三年的恋爱,最后却和姐姐阮漫漫搞在一起。

那时候阮绾绾全心全意的爱着萧何,要不是因为这件事伤心过度,她也不会......

“绾绾你来啦。”

萧何的声音打断了阮绾绾的思绪。

阮绾绾回神后退一步和萧何拉开距离,一双晶亮的眸子中满满的都是敌意。

看够了逆来顺受的阮漫漫,他突然发觉还是浑身长满刺的阮绾绾更吸引人。

萧何想往前靠近阮绾绾,就听到阮晴晴的声音传来。

“姐,你说我今天生日穿刚买的衣服见墨倾寒好吗?”

“当然可以,墨倾寒看到你肯定会连眼睛都不舍得移开。”

阮晴晴是阮绾绾同父异母的女人。

她喜欢墨倾寒,今天墨倾寒会带着女儿到阮家来给她过生日,所以她才会拉着阮漫漫去买衣服。

阮漫漫和阮晴晴说着话从车上下来。

待看到站在那里的阮绾绾时,两人脸色同时一变。

阮漫漫城府较深,脸色很快就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而阮晴晴脸上却扬起高傲的笑意,她挽住阮漫漫的胳膊努努嘴,“姐你看要饭的又来了。”

妈妈还等着救命钱,阮绾绾不和她们一般见识,转身视线从萧何身上一扫而过。


曾经那个在自己身后缠着喊萧何哥哥的丫头,现在连正眼都不看自己。

萧何突然有种挫败感。

“老公,爸妈还等着咱们呢,快进去吧。”阮漫漫从阮晴晴手中抽出胳膊温柔笑着去挽萧何。

要不是阮漫漫他不会和阮绾绾分开,阮绾绾也就不会对他有那么重的敌意。

萧何眸中带着不悦转身冷漠离去。

阮漫漫手无力垂下,刚才还好好的,遇到阮绾绾后就变了脸色。

萧家实力比阮家高出许多,因此,除了过年过节,萧何很少往阮家来。

这偶然的一次来阮家却碰到了阮绾绾。

阮漫漫拳头慢慢攥紧,双眼眯起危险的气息,阮绾绾,萧何是我的,我不会让你有任何机会抢走他。

偌大的客厅内,只有继母宋丽娜一个人。

“宋丽娜,阮庆祥呢?”阮绾绾上前直接问。

今天是礼拜六,阮庆祥不去上班,所以阮绾绾才挑了这个时间来。

因为阮庆祥若不在的话,她一分钱都不会拿到。

“我的名字是你该叫的吗?”

阮绾绾来就是要钱的,宋丽娜都快讨厌死她了,扬手。

阮绾绾身子微侧,宋丽娜打了空。

阮绾绾直好身子,她恨宋丽娜,要不是她,妈妈和爸爸不会离婚,妈妈更不会抑郁成疾得严重的心脏病,还有她的孩子也不会被狗吃掉。

“请问宋女士,对于一个又是小三,又是杀人凶手的人,你想让我对她有多尊重。”

“你......”

宋丽娜气的嘴唇直哆嗦,她最恨的就是别人说她是小三。

当然她也的确是第三者插足,不然她怎么会成为阮家的太太。

“阮绾绾是你妈蒋平秋不要脸,勾、引外边男人,她快病死也是罪有应得。”宋丽娜气到最后开始骂阮晚晚的妈妈。

阮绾绾自己不管受了什么气都可以忍着,唯有妈妈是她的底线。

宋丽娜话音落下的同时,大厅响起一声脆响。

是阮绾绾打了宋丽娜。

这一巴掌打的挺狠,打的阮绾绾手心都快麻木了。

不过,最疼的还是宋丽娜,她想没有一个礼拜,脸上红肿消不下去。

“你们吵什么?也不怕墨倾寒来了看笑话吗?”

正待宋丽娜想要破口大骂的时候,阮庆祥从书房走了出来,冷声喝道。

刚才他一直在书房看公司的报表,这个季度一直在亏损,心里原本就烦躁,听到那些动静,无疑是在心里浇了一把火。

阮庆祥在阮家有着绝对的权威,他一声冷嗤,没人敢再说话。

他沉着的脸在看到已经来了的萧何时脸上才有了点儿笑容,他摆摆手,“萧何你来啦,到这边来坐。”

阮绾绾向前想要钱,阮漫漫突然拉住她,她根本走不过去。

阮庆祥带着萧何去沙发那边相对坐下。

望着萧何,阮庆祥暗叹,这个女婿好是好,可惜家里做的是房地产开发,而他的是服装公司,两个行业风马牛不相及,他关键时候除了能给点儿钱,却解决不了公司本质的问题。

“伯父,绾绾难得回来一次,你不和她说说话吗?”

萧何看出来阮绾绾一直想往这边来,做顺水人情好心帮帮她。

在楼上的时候,阮庆祥就知道阮绾绾来了,因为也只有她来才能造成这么大的动静。

阮庆祥心烦原本不想搭理阮绾绾的,萧何开口了他怎么也得卖他个面子。

阮庆祥抬头看向阮绾绾时,突然想起蒋平秋手里好像有一份为阮绾绾设计的婚纱稿。

最近有一个大客户的女儿要结婚,大客户曾经报怨没有女儿满意的婚纱。

他看过蒋平秋的设计图,很漂亮,如果拿来绝对能让大客户满意。

那可是将近一个亿的大单,如果能拿下,公司业绩肯定会上升。

那婚纱毕竟是蒋平秋为阮绾绾设计的,阮庆祥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手掌来回摸着脑袋寻找话题切入点。

“绾绾,你妈现在好点儿了吗?”

阮庆祥很少会问自己妈妈的情况,被他一问阮绾绾愣了几秒回答:“劳您费心,我妈还老样子,这个月的生活费可以提前给吗?医院催的紧。”

阮绾绾来的目的就是拿钱,在阮庆祥跟前也没必要再说些虚的。

阮庆祥还没开口,宋丽娜就先说话了,“我说绾绾啊,现在阮家不同从前了,你妈那个病这么久了都看不好,我们阮家也不是做慈善的你说对不对?”

宋丽娜早就不想再给阮绾绾钱了,蒋平秋的病就是无底洞,若一直给钱那是没头的。

最近她也听阮庆祥说了,公司业绩不太好,他拉不下面子说,那只有她来代劳了。

阮绾绾面色冷了几分,“你们不想再给生活费了吗?”

“当然给。”阮庆祥笑着说,他还想着蒋平秋的设计稿呢,不给钱,怎么能换回来设计稿。

一听阮庆祥还要给钱,宋丽娜脸上露出急色。

被阮庆祥瞪了一眼,她才没好发作。

“那给吧。”阮绾绾伸手。

阮庆祥正要开口让宋丽娜去拿钱,话还没说出口,佣人跑来说墨倾寒到了。

“墨总,来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时,我们也好去门外迎接。”阮庆祥起身就见墨倾寒领着女儿在佣人带领下走了进来。

阮绾绾转身,还没看清来人,突然一个白影冲自己飞奔过来,紧紧抱住她。

垂眸,竟是爱去自己甜品店的小萝莉墨甜。

墨甜没想到能这么快见到阮绾绾,心里欢喜的厉害。

“甜甜宝贝你怎么来了?”阮绾绾笑着捏捏墨甜的小脸。

墨甜松开阮绾绾,握着她的一根手指,指指和阮庆祥站在一起的墨倾寒:“爹地。”

墨倾寒正在跟阮庆祥说话,阮绾绾冷笑,呵,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阮庆祥忙着和墨倾寒说话,阮绾绾没办法再找他要钱,找宋丽娜肯定是不现实的。

“阮总,那位是?”墨倾寒突然看向阮绾绾,古井似的眸子幽深异常。

阮庆祥陪笑冲阮绾绾招招手,“绾绾,过来见过墨总。”

阮绾绾不愿过去,墨甜拉着她手,“走,见爸爸。”

墨甜去了甜品店五天,都没说过话,现在话怎么多起来了?

阮绾绾被墨甜强拽到墨倾寒跟前。

“墨总,这是我二女儿绾绾。”阮庆祥向墨倾寒介绍。

“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眼前两个人都不是阮绾绾喜欢,她才不要待在这里,钱的话她明天一早来要也行,反正是礼拜天,阮庆祥也不用去公司。

阮绾绾说罢转头就走。

然而腿却怎么也迈不开,她低头,就见墨甜抱着她的腿,仰着头一脸的委屈的望着她,“阿姨不走。”

阮绾绾心软的揉揉墨甜头发,“甜甜乖,阿姨有事儿,你在这儿和爸爸好好玩儿。”

“甜甜,到奶奶这边儿来。”宋丽娜拍拍手满脸的讨好。

墨甜嫌弃扭头看一眼,冷哼一声继续抱着阮绾绾的腿就是不放开。

“绾绾,今天是你妹生日,你就留下吧,晚上顺便把生活费带走。”阮庆祥是老江湖,看到墨甜的模样心里有了底,立马就接话道。

青城都知道墨甜是墨倾寒的心头肉,要想讨得的他的开心,最简便快捷的办法就是讨墨甜开心。

阮庆祥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会在阮晴晴生日宴结束后给她生活费。

为了生活费以及腿上这个可爱的挂件,阮绾绾答应留下,这样她还省了一顿晚饭的钱。

阮绾绾不走了,墨甜心里别提有多开心。

饭菜还没上来,阮绾绾陪着墨甜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玩小手拍拍的游戏。

宋丽娜双手抱胸时不时冷着脸去看一眼。

墨甜和阮绾绾玩儿的越开心,她心里就越害怕。

“妈,你看我穿的这件衣服怎么样?”

阮晴晴从楼上换好衣服下来,在宋丽娜跟前转了一个圈。

宋丽娜欣喜的上下打量着阮晴晴,“晴晴,这件粉色软纱短裙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加油,墨倾寒肯定会为你着迷的,你快去向爸爸打招呼。”

宋丽娜攥拳给女儿打气。

阮晴晴不好意思咬着唇娇羞笑笑,“妈,我去跟爸爸打招呼。”

说完她直接朝着阮庆祥和墨倾寒走去。

墨甜虽然在和阮绾绾玩,但视线从未从爹地墨倾寒身上离开。

注意到阮晴晴,墨甜大眼睛转了转,“阿姨,等等,我去下下。”

墨甜噘着小屁股从沙发上爬下,往墨倾寒跑去。

阮晴晴和阮庆祥打过招呼后,一直在紧张该怎么跟墨倾寒打招呼。

“倾寒......”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那声娇滴滴的倾寒哥哥喊了一半儿,墨甜将她一把推开,“爹地。”

阮晴晴脚上穿的是十公分高的高跟鞋,她站的不稳,身子一个踉跄直接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那动静,阮绾绾都觉着肉疼。

墨倾寒好像没看见一般,把墨甜抱上腿,“甜甜怎么了?”墨倾寒上下打量宝贝女儿有没有受伤。

“没事。”墨甜,甜甜笑着从墨倾寒腿上下来,拉着他去找阮绾绾。

路过阮晴晴的时候,她的鞋子还特意在她纱裙上踩了踩。

这个坏女人总想着做她的妈咪,她是不会让她得逞的。

墨倾寒跟着墨甜头也不回离开了。

阮庆祥气急瞪向还坐在地上的阮晴晴,压着声音道,“见到墨倾寒就不会走路了吗?阮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阮庆祥活了将近五十年了,还没在外人面前这么丢人过,而且今天竟然还是在墨倾寒面前。

刚才阮晴晴跌倒的时候,他恨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晴晴快起来。”宋丽娜过来没好气瞪阮庆祥一眼,扶阮晴晴,“你就会说晴晴,怎么不看看阮绾绾?有她在咱们阮家就不会太平,你把她留下就是个错误。”

毕竟墨倾寒还在,宋丽娜顾忌他,没敢说的太大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