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毒医倾城弃王狂妃要逆天

毒医倾城弃王狂妃要逆天

倾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药王堂诡医毒手苏柒,一朝穿越,沦为了毫无灵力,人人可欺的无能废物。面对被无数恶人算计的艰难处境,一向高傲的她没有丝毫的退却。且看这个来自异世的女人,如何凭借一手神奇医术,虐渣妹,踩恶男,将江湖搅得天翻地覆。

主角:苏柒,裴弃   更新:2022-07-15 22: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柒,裴弃 的女频言情小说《毒医倾城弃王狂妃要逆天》,由网络作家“倾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药王堂诡医毒手苏柒,一朝穿越,沦为了毫无灵力,人人可欺的无能废物。面对被无数恶人算计的艰难处境,一向高傲的她没有丝毫的退却。且看这个来自异世的女人,如何凭借一手神奇医术,虐渣妹,踩恶男,将江湖搅得天翻地覆。

《毒医倾城弃王狂妃要逆天》精彩片段

几声狼嚎惊起一阵鸦叫。

乱葬岗空气中的血腥味还未散去。

一高一矮两个男子一脚将一具用草席包裹的尸体踢进土坑。

草席滚了两圈,露出尸体半截身子。

是一个漂亮到妖冶的女子,哪怕已经没了呼吸,但肌肤依旧白如凝脂,弯长浓密的睫毛盖住眼睑,依稀能看出紧闭的眼下是怎样勾人的美眸。

只可惜,她身上鞭痕交错,娇嫩的脖颈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血口。

这样的情形,两个男子见怪不怪,他们啐了一口唾沫,拿起铁锹,将黄土盖在女子身上。

突然,矮个男子停了下来。

“大哥,你看。”

他跳下土坑,抬起女尸胳膊。

女尸手腕上戴着的血玉手镯现出,月光下,红的浸血。

“将军府大小姐的首饰,怕是价值不菲吧。”

矮个男子念叨,蹲下粗暴的去拽手镯。

手镯明显大出一圈,可不知为何紧紧的卡在女尸手腕处。

矮个男子暗骂一句,抬头看向坑边上的另一人。

“大哥,下来帮忙。”

坑上的高个男子脸上不耐,但还是跳了下来。

尝试几次依旧无果,高个男子取下腰间砍刀。

“取不下来,那就把她的手砍下来。”

刀刃划破空气,凌厉落下。

二人专注的盯着血玉手镯,丝毫没有发现早已死去的女尸睫毛颤了颤。

......

好难受。

浑身疼痛。

尤其是头,那些陌生的记忆疯狂涌入,压得苏柒头痛欲裂。

“苏柒,再不睁眼,你又要死了。”

什么声音......

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感知到危险,苏柒猛然睁眼。

刚睁眼,就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刀朝她落下。

她反应极快,侧身躲过砍刀的同时,抓起一抹黄土,洒向两个男子的眼睛。

两个男子捂眼后退。

苏柒眼疾手快,起身踢在高个男子手背。

男子吃痛,手上砍刀落下,她伸手接过,眼泛冷光,凌厉的划在他的腹部。

动作干净凌厉。

一切发生的极快,矮个男子反应过来时,高个男子已经没了声息,躺在地上。

“大哥?”

矮个男子一脸惊恐,苏柒浓烈的杀意让他不由自主后退。

怎么会......

这......是诈尸了?

而且,苏柒不是个废物吗?

她哪来的身手?

还有这狠厉得骇人的眼神,和曾经唯唯诺诺的苏柒完全不同。

男子的愣神,给了苏柒片刻缓和,那些杂乱的记忆,终于被她消化。

她死了。

身为末日最强组织——药王堂的第七代传人、被誉为千年难得一遇的医学奇才的她,死在了她从小收养、却觊觎她位置的徒弟手里。

在咽气的最后一刻,她打开药王堂的自毁系统,将徒弟炸死在了药王堂。

没想到转眼她竟然借尸还魂,重生在了玄武大陆与她同名同姓的将军府大小姐苏柒身上。

玄武大陆,灵力为尊,每个孩子一出生,就会进行灵力测试。

灵力等级以颜色划分,由卑到尊颜色依次为蓝、青、红、紫、橙。

而原主这么不受待见的原因,是因为她什么颜色都没有,是个完全没有灵力的废物!

即使是个嫡女,却也受尽了欺辱。

原主是被她妹妹苏融所杀。

那个天生红阶,被誉为天才少女的苏融,因为嫉妒原主和太子的婚约,在婚礼前期,将她虐杀,派人埋在这个乱葬岗。

现在,苏融恐怕已经换上婚服,准备替原主出嫁了。

呵,还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不过既然她如今借用了原主的皮,那这个仇自然是她来报了!

苏柒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良善之人。

不过这灵力嘛......

算了,这个问题以后再想。

当务之急是先解决眼前的事。

这具身体失血过多,加上她刚刚的大动作,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

苏柒摸了摸脖颈的血渍,脸色略显苍白。

视线出现的模糊让她身形不由自主晃动。

矮个男子见状,心里的恐惧顿然消失。

不管苏柒为什么变得这般凶狠,她都只是个没有灵力的废物,如今还身受重伤,他怎么可能杀不了她?

念及,男子手中凭空出现一条浅蓝色长鞭。

长鞭如同游龙,朝苏柒挥去。

“苏柒,你个贱人,敢杀我大哥,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就凭你?”

苏柒不躲不避,挨下这一鞭的同时抓住了鞭尾。

本欲将男子拉过来,不曾想鞭子化为一抹蓝光消失的无影无踪,下一秒,完整的回到男子手里。

苏柒望着这一幕,眼眸一紧。

原主关于灵力的记忆实在太过稀少,她了解的一知半解,如今看来这个灵力,比她想象的还要棘手。

还好......她遇到的是两个灵力不高的傻子。

医者杀人,不过弹指一挥间。

更何况她可是末日世界人人惧怕的诡医毒女。

该速战速决了。

苏柒脸色沉下,取下头上的两只发钗,速度极快的向男子逼近。

男子的鞭子毫无章法的打向苏柒,被她一一躲开。

不过须臾,苏柒已经来到男子跟前。

发钗刺向男子的眼睛。

男子的长鞭化为匕首,堪堪接下她的攻击。

看着她猩红的眼里闪烁着有恃无恐,男子身体颤抖,下意识要跑。

苏柒莞尔,另一只手里的发钗刺进他的左腰。

男子瞬间脱力,倒在地上。

还未反应,苏融拔出发钗,刺向他的另一穴位。

疼痛蔓延男子全身,他大汗淋漓,想逃,却发现怎么都动不了。

他看向苏柒的眼神,骤然畏惧。

“苏......苏大小姐,求你放过我,我也只是听命于人,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

“求求你了,我还有半大的女儿,她不能没有我。”

“你若是放了我,今后我就是你的人,愿为你上刀山下火海。”

......

男子苦苦求饶。

在末日世界见惯了人性丑陋的苏柒面无表情,手里的发钗直插进他的喉咙。

男子瞪大双眼,在不甘中咽了气。

苏柒擦拭掉溅洒在她脸上的血迹,起身要走,无力感却让她瞬间跌坐在地。

阵阵眩晕,让她牙关紧咬。

不能晕,若是晕在这儿,半夜怕是会被狼吃掉。

她拔出发钗,刺向胳膊。

突如其来的车轮声将她打断。

有人来了。

她将发钗收进袖中,枕着矮个男子的尸体,闭眼躺了下去。


幽暗中,红木马车由远及近。

驾车的人身着黑色浮花锦衣,眉眼冷冽的观察四周。

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让他神色凝重,警惕的放慢了车速。

他身后,金丝帷幔被掀起一角,露出一张戴着纯白面具的脸。

面具下的视线阴鸷,直指乱葬岗地上的三具“尸体”。

“十七,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公子。”

十七恭敬点头,轻跃下马车,往尸体走去。

来了。

苏柒清楚的听到鞋底踩过枯叶,停在她身旁的声音。

一道阴影笼罩着她的身形,四周除了她的呼吸,一片静谧。

不用猜,她也知道来人正在探查那两个男子的尸体。

蓦然,一根手指停在她的鼻间。

她保持镇定,手悄悄的握紧发钗,做好了随时将来人一击毙命的准备。

还好,来人的手指很快移开。

“公子,那两人已经是具尸体,这个女子还有气,不过伤势很重,应该是活不下来了。”

“三人的致命伤口都没有灵力的痕迹,不知道是不是凶手有意掩盖。”

“他们出现在这里很可疑,公子,要继续查下去吗?”

十七并没有走,停在原地,等待下一步指示。

马车的帷幔已经放下,尾穗随风飘晃,在乱葬岗透着诡异的庄严。

“杀了。”

冷若霜降的声音传来。

下一刻,十七手里燃起红色亮光,向苏柒心脏砸去。

苏柒睁眼,翻身躲过。

垫在她身下的尸体被十七的手掌直接贯穿。

十七盯着苏柒,脸上的错愕稍纵即逝,紧接着,更加狠辣的杀招向她袭去。

他的动作极快,与刚刚那两个男子有着天壤之别。

也是这一瞬间,苏柒朝他冷冷一笑,越过他,朝马车奔去。

“公子当心!”

等十七发觉她的意图时,慌张的叫出了声。

苏柒一跃上车,还没看清车里人的模样,就把发钗径直的刺在了他的脖颈上。

赶来的十七,看苏柒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若不是他轻敌,怎么可能会让这种来历不明的人接近公子。

公子三日前才生意外,绝不能再出任何纰漏。

她,得死。

灵力在十七指尖汇聚,慢慢凝结成一枚长针。

就在即将飞出的间隙,马车上的男子开口了。

“将军府大小姐,苏柒。”

语气肯定。

十七的长针顿然消失。

听到自己的名字,苏柒的手也是一顿。

他认识她?

苏柒眉头微拧,不动声色的打探手上的男子。

男子一席墨绿色长衣,衬得肤白,但不显一丝阴柔,顺长的头发束起,自然的垂在他的肩前,颇有几分散漫之意。

那藏在面具下的脸虽看不清,可他的眼型是标准的狐狸眼,妖冶疏离,透着别样的勾人。

若不是他眼里的孤傲太过渗人,苏柒都差点沦陷在他的视线里。

在末日,她整天面对的不是缺胳膊少腿的丧尸,就是基因受到影响,长得磕碜的弟子,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长得如此俊美的男人。

可惜,还不清楚是敌是友。

若是敌,她绝不会手软。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

思绪拉回,苏柒眯眼,冷声询问。

她的发钗,威胁的陷进男子颈间,带出一条血痕。

男子神色未变:“苏小姐,玄武大陆,没有灵力的,仅你一人。”

“......”

苏柒一阵无语。

所以,他是从刚刚的打斗中认出来的?

好在他用词是人,而不是废物......

“这个时辰,花轿应该到将军府了吧,你为何在这里,还伤得不轻?”

男子并未告诉苏柒他的身份。

他不愿说,苏柒也不再细问。

“被人绑架,公子既然认得我,那能否送我回将军府?”

“苏小姐身手了得,想必能自己回府。”

男子眉眼上扬。

不知为何,苏柒听出了几分戏谑。

能求助的只有眼前的人,她心中再不悦,都只能忍下。

低垂的视线无意间瞥过银钗,她的眼神猛然暗喜。

之前的不安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有恃无恐的自信。

“公子,我会的只是一些三脚猫功夫,不值一提。”

“公子若能送我回去,改日我必备上厚礼,登门道谢。”

“一个受人唾弃的废物能有什么厚礼?苏小姐,我们公子既已拒绝,请你莫要纠缠,若不然,十七便要无礼了。”

十七厌恶的大吼。

说话间,他已经来到车前。

目光瞥见车上男子脖颈的伤口,他杀意迸现。

暗红色长鞭顷刻间包围上整个马车,随时会向苏柒发起攻击。

苏柒没有任何畏惧,眼里带着淡笑,抬手,冲十七晃了晃手中发钗。

“是吗?如果是能救你主子的药呢?”

发钗的尾部,沾染上血迹的地方,黑的发青。

是中毒的症状,而且毒性不轻。

尽管这个男子再怎么保持如常,身为医者,她都感觉到了他身上隐约透出的那股死气。

强弩之末,他没多少时日了。

见被揭穿,男子倒也不装了,呼吸沉重的半倚在软卧上。

“苏小姐,该夸你聪明,还是蠢呢?”

“今日本打算放你离开,但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你还是留下来吧。”

男子的眼神骤然冰冷,巨大的威压劈天盖地袭来,苏柒头疼的单膝跪地。

十七的灵力应机而动,疯狂的涌进马车,直冲她的要害。


马车狭小,没有任何能够躲避的地方。

别无他法,苏柒用发钗划破手腕。

伤口流出的血,从鲜红色慢慢转黑,伴随着一阵难闻的腐肉味,滴落在木板。

喉咙腥甜,她一口血吐在男子脚边。

不想这份狼狈的样子被他看去,她拂袖抹掉嘴角血渍。

“我既承诺能救你,那便一定能救,我知道你不信我,那我用这条命作为抵押。”

“毒若不解,我陪你一同去死。”

“公子,你当真不愿一试?”

眼前的人,明显不是一般人。

苏柒不信他不惜命。

果然,她话音刚落,威压与快要刺进她心脏的灵力一同消失。

她顿感轻松,扶着软榻,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

“不过,公子要想彻底解毒,还需答应我两个条件。”

“一,保证我的安全。”

“二,无条件为我提供药材。”

“苏小姐倒是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

男子的视线带着探究。

半晌,他手一挥,马车的帷幔重新落下。

“十七,驾车。”

“是,公子。”

马车驶动。

苏柒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她眼前一黑,往前倒去。

男子手一揽,将她带上卧榻。

本欲处理她的伤口,可她警惕性极强,一碰身子便后缩,那只捏着发钗的手,指节已经发白。

发钗带毒,怕被她无意识扎中,男子将她扔在一旁,任由她自生自灭。

十七不放心男子,顺着帷幔缝隙,往里偷瞥了好几眼。

确定苏柒无意识,一直有话想说的他,终于开口。

“公子,你就不怕这是将军府的计谋吗?如今将军府站的可是太子,若让他们知道你......”

“这苏柒在将军府再受欺负,她也是将军府的人,不可信啊。”

“可信不可信,一会去将军府一探便知。”

男子嗓音沙哑,疲惫的闭眼。

十七忍下不满,加快车速。

......

京城一片繁华。

太子新婚,家家户户悬着大红灯笼,映的整个玄武国通红。

街道上熙熙攘攘的百姓,都在往将军府靠近,他们嘴里无不在讨论这场滑稽的赐婚。

“太子年纪轻轻灵力就已经到达红阶,竟然真的要娶一个废物为妻,这说出去,我们玄武国的脸该往哪搁。”

“我听闻苏柒的母亲曾救过太子母妃一命,这次成婚,是太子母妃以死相逼,太子才应下的,苦了太子了。”

“这也怪苏柒,真没一点自知之明,我要是她,早就一头撞死了,省得给玄武国抹黑。”

“这个废物,真够不要脸的。”

“就是,迟早遭报应。”

“死了最好。”

......

言论尽数落进马车。

苏柒在马车入城时已经醒来,她恍若未问,专心的包扎身上的伤口。

脖子上的伤口实在难以处理,她止血后,围了一圈白布。

男子用手撑着头,若有所思的望她。

“想问什么问吧。”苏柒切断白布,抬头,与他对视。

男子淡然的挪开视线,看向外面街道,“在下只是好奇苏小姐听到这些话是什么心情。”

什么心情?

心情就是关她屁事。

他们爱说就说去吧,她迟早会用实力让他们闭嘴,更何况她又不是原主。

心里话不能直白的说出来,苏柒沉思片刻,才缓缓回答,“他们说得在理,我与太子本就不般配。”

“苏小姐这是自卑了?”男子冷笑,那双眼里满是嘲讽。

他原以为苏柒与寻常女子不一样,没想到也是这般愚昧。

“我是说,太子配不上我。”苏柒说得义正言辞。

听墙角的十七实在是忍不住了,“苏小姐,就你,若不是你生在将军府,根本就不会有人娶你。”

“是吗?那你可得好好看着,没了将军府,我会活成何样。”

苏柒说的太过自信,明明是灵力都没有的废物,十七却从她的身上看到了高傲以及意气风发。

他欲反驳的话鬼使神差的咽了回去。

一盏茶时间,马车到达将军府门口。

将军府大门被百姓里里外外围得水泄不通,他们三人只得停在人群最外层,往里观望。

太子府的接亲队伍停在院内。

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在嬷嬷的搀扶下,正小心翼翼的跨过火盆。

苏柒寻了块不起眼的石子,站在高处,在苏融迈脚时,弹了过去。

石子正中火盆,弹起部分火星,点燃了苏融的婚服下摆。

她惊慌的后退,手下意识的护着肚子。

跟在她两侧的丫鬟手忙脚乱的灭火。

火灭掉时,婚服已经被烧掉一块,还冒着黑烟。

大喜的日子出现变故,在场的人脸色都不好看。

倒是嬷嬷,经验丰富,陪着笑,圆了过去,“这火烧得旺,太子与太子妃将来必定红火。”

“时候不早了,太子妃上轿吧,莫要让太子久等了。”

“是,嬷嬷。”

新娘娇柔的声音,听得大家一片酥麻。

闹剧很快过去,苏融低着头,上了轿子。

接亲的喇叭重新吹响,在鼓声中,轿子被抬起。

百姓们自发退开,让开了前往太子府的路。

苏柒站在路中央。

待看清她的脸,以及她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时,众人哗然。

“这是......苏柒?”

“她就是苏柒,不会错的,我曾经见过她,苏柒在这,那轿中的人是谁?”

“竟然有人敢在新婚之日冒充太子妃,这可是死罪。”

“太大胆了......”

......

苏柒挡了去路,接亲队伍不得不停下。

车内的嬷嬷听到吵闹,不悦的下车,看到苏柒,她被吓得半晌说不出话。

“嬷嬷,怎么了?”苏融看不清外面的情况,但也察觉到不对劲。

“太......太子妃?!”嬷嬷颤颤巍巍。

苏融闻言,脸色一变。

苏柒竟然没死?

那两个废物,她把人扔给他们的时候,不是只有一口气了吗?这都能让她活着回来?

命真够硬的。

苏融牙齿紧咬,手犹犹豫豫的想掀盖头。

突然,将军府内,一群小厮涌了出来,一部分将百姓隔开,一部分围住苏柒。

打扮的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子站在台阶上,一脸恼怒的冲小厮下令。

“把这个冒充太子妃的女人,立刻给我抓了。”

“是,夫人。”

众目睽睽下,小厮逼近苏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