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武侠仙侠 > 一胎四宝总裁的出逃小娇妻

一胎四宝总裁的出逃小娇妻

凌十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七年前,顾玲珑和林君泽彼此深爱,羡煞旁人,一场精心设计的车祸,将两个人的幸福定格在那天。一千万的治疗费,是顾玲珑无论如何都出不起的,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她忍痛割爱,将林君泽以五百万的价格,“卖”给了同样喜欢他的富家女。离开之后,她发现自己怀上了孩子,毅然生下四胞胎。七年后,曾经被她卖掉的男人,事业有成,功成名就,再见面时,他会如何对待她以及他们的孩子……

主角:顾玲珑,林君泽   更新:2022-07-16 11: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玲珑,林君泽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胎四宝总裁的出逃小娇妻》,由网络作家“凌十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七年前,顾玲珑和林君泽彼此深爱,羡煞旁人,一场精心设计的车祸,将两个人的幸福定格在那天。一千万的治疗费,是顾玲珑无论如何都出不起的,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她忍痛割爱,将林君泽以五百万的价格,“卖”给了同样喜欢他的富家女。离开之后,她发现自己怀上了孩子,毅然生下四胞胎。七年后,曾经被她卖掉的男人,事业有成,功成名就,再见面时,他会如何对待她以及他们的孩子……

《一胎四宝总裁的出逃小娇妻》精彩片段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

H市的腊月,大雪纷飞。

顾玲珑站在手术室门外浑身发抖,她干净的如一汪清泉的双眸里都是惊恐和无助。

一小时前,她还在和陆君泽甜蜜的牵着手,走在街上。

一辆车突然朝他们撞过来,原本和她走在一起的陆君泽在车子要撞到他们的那一瞬间把她推开了。

她只是轻微的擦伤,陆君泽却被撞成了重伤。

在这样寒冷的夜里,陆君泽在手术室里躺着,生命垂危。

主治医生从手术室出来,神色凝重的说:“患者的命好歹是保住了,但他的双腿被碾压的太严重,我们医院的能力有限,现在只有国际知名的骨科权威专家夏新生亲自做这场手术才能有一线希望保住他的腿,否则……只能截肢。”

她只觉天旋地转,她想说她会去把夏新生请来,只听医生为难的补充:“只是……夏医生很难请,就算是请到了,至少也要一千万的手术费。”

“一千万……”

一千万,她上哪去找一千万?

“医生,我大伯愿意做这场手术,医药费由我来付,请马上给君泽做手术。”

她正无措,一道柔婉如天籁的声音传来!

来人,是追求了陆君泽两年的富家千金夏伊珞。

从她口中得知,夏新生是她的大伯!

夏伊珞很快就和陆君泽的主治医生沟通好了手术的事宜,夏新生跟着主治医生进了手术室。

陆君泽的腿不用截肢了,她悬着的一颗心落下!

她感激的望着夏伊珞,热泪盈眶的说:“夏伊珞,谢谢你,钱我会慢慢还给你的……”

她正想感谢夏伊珞,夏伊珞却递给了她一张支票。

夏伊珞冷笑道:“带着这五百万离开君泽,如果你拒绝,我马上让我大伯停止手术。”

夏伊珞是趁火打劫!

她没有接支票,“我们会还你钱的,我们会感激你一辈子……”

夏伊珞却不屑地轻嗤一声,“我缺那一千万吗?我稀罕你的感激?”

她低低的冷笑,一字一顿说:“我要的是陆君泽。”

顾玲珑哑然!

夏家是豪门望族,的确不缺这点钱。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带着这五百万离开这里,从此陆君泽就是我的男人,要么我马上叫停手术,让陆君泽成为一个双腿残废的废人。”

夏伊珞盛气凌人,高高在上。

此时此刻的顾玲珑别无选择!

“好,我走,但我不要钱。”

夏伊珞把支票强塞给了她,还递给她一份协议书。

“你必须收这笔钱,并在这张五百万的买卖协议上签字,让陆君泽对你彻底死心。”

夏伊珞的口吻坚定,不容顾玲珑拒绝。

夏伊珞是要让她和陆君泽再没有可能,甚至让陆君泽恨她!

可她只能答应夏伊珞,她不能让陆君泽失去双腿。

她收了夏伊珞的五百万,签了卖掉陆君泽的协议。

离开前,她不舍的看了一眼那扇隔绝了她和陆君泽的幸福的门,一滴晶莹的泪。

走出医院,她抬头看那暗沉沉的夜空,天空飘着雪,大雪纷纷扬扬,似也在为她难过。

夏伊珞在某扇窗前看顾玲珑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嘴角勾起得逞的笑。

她拨出一个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韩北言,这场车祸设计的很完美,以后陆君泽就是我的了,你……就去追你爱的顾玲珑吧,祝你好运。”

寒夜下,她笑的诡谲张狂。

顾玲珑不会想到,这场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


七年的时间一晃而过,顾玲珑以为她和陆君泽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可重逢来的猝不及防!

H市,LA大厦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陆君泽站在落地窗前,孤傲高贵,如睥睨天下的王者。

即使过去了七年,他再不是当初那个只属于她的青涩少年,她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见到他的那一刻,绽放在她脸上的如花笑容瞬间枯萎,她下意识的就跑。

陆君泽几步追上她,他狠狠地抓着她的手腕。

“顾玲珑,你跑什么?”

“心虚?没脸见我?”

他的声音冷的如冬日寒霜,冷的刺骨。

顾玲珑撞见了他眼中如陈年烈酒般的仇恨!

她今天是来找LA的创始人洽谈合作的,没想到会遇见陆君泽。

陆君泽似看穿了她的疑惑,她冷冷的低笑,绝美的唇弯起一道冷嘲。

“我就是LA的创始人,你今天要见的人。”

顾玲珑诧异,随之而来的是无措。

陆君泽似很满意她此时的表情,唇角弯起邪肆的笑。

“当年你以五百万的价钱把我卖给别的女人,走到今天你后悔吗?”

顾玲珑的脸色瞬间惨白!

她勉强挤出一丝笑,问:“所以你今天想怎样?”

她笑的潋滟,笑的毫无感情!

陆君泽的心猛地一颤!

他望着眼前这个他日思夜想了六年的女人,这一刻,他想告诉她,他忘不了她,他不想怎样,他只想她回到他身边,无论她过去做过什么,他都可以原谅,只要她回来。

但,他所做的却与他所想的南辕北辙。

他掏出了一张支票,塞进了她的手心。

“这是五亿的支票,我要买你。”

“买我?”

“对,买你,你那么爱钱,面对从天而降的五亿,你难道不心动?”

“我不心动。”

顾玲珑回答的干脆。

“七年前我之所以会卖了你,就是为了和你一刀两断,为了让你死心,再不要找我。”

她嘴角扬着冷漠里夹杂着厌恶的弧度。

“陆君泽,就算你现在有金山银山,我也不爱你。”

陆君泽僵在原地!

顾玲珑趁着他怔愣的间隙推开了他,仓皇而逃。

陆君泽颓然的坐在沙发上,耳边不断的回响着顾玲珑的那一句:我不爱你。

她卖了他不过是为了摆脱他!

那他这些年来那么努力的赚那么多钱做什么?

顾玲珑想,她今天出门一定是没看黄历。

她好不容易逃到了LA的一楼大厅,偏偏又碰到了当年逼她离开陆君泽的夏伊珞。

夏伊珞还是和七年前一样,傲娇而优雅。

“顾玲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夏伊珞一见着她就是愤怒的质问。

顾玲珑强忍着锥心刺骨的痛,冷冷说:“这与你无关。”

她说完就要走,她想马上逃离这个地方。

夏伊珞拦住了她!

“顾玲珑,你是不是去见了君泽?你都把她卖了,还有脸勾引他?”

顾玲珑被她逗乐了!

“夏伊珞,你不是和他在一起七年了吗?难道你还没有得到他的心?还怕我把他抢走?”

夏伊珞被她戳中了要害,目光瞬间狰狞,却又很快镇定。

她略带几分得意的说:“顾玲珑,你以为君泽还会再看一眼你这个为了钱把他卖了的女人吗?”

顾玲珑笑了,笑的很悲凉。

当初明明是她逼她带着五百万离开,逼她在在那份协议上签字的。

而今从她口中说出来的,却是她开口要的五百万。

“我和君泽就要结婚了,至于你,再不是我们世界的人。”

夏伊珞把‘我们’说的特别重,是在提醒顾玲珑,现在她才是站在陆君泽身边的女人。

只有天知道顾玲珑此刻的心有多痛!

但她还是在笑!

“挺好的,我祝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她的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发现了一双赤红的双眼。

是追来的陆君泽!

他正好听见了她对他和夏伊珞的祝福!

白头偕老!

早生贵子!


他狠狠地盯着顾玲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顾玲珑与他的目光相撞,心猛地一颤。

锥心的痛席卷了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她真的受不了!

她想逃离,却听陆君泽说:“顾玲珑,我谢谢你祝福我和伊珞,我们一定会如你所愿,幸福美满,白头偕老。”

从他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浓烈的嘲讽与怨恨。

他把夏伊珞揽入怀中,夏伊珞受宠若惊,她立即小鸟依人的将头靠在了陆君泽的肩上,还不忘给顾玲珑一个胜利者的目光。

好一对璧人!

顾玲珑看不得这样的画面,她快要忍不住落泪了!

“那真是太好了。”

她费劲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表现的浑不在意。

她要走,谁知,三个小男娃扑了上来。

“妈咪。”

三萌娃欢快的喊着她,三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天真漂亮。

是她的孩子!

她的心乱成了一锅粥!

她心虚的看了一眼陆君泽,又迅速的收回目光!

这三胞胎是她和陆君泽的孩子,可她不能让他知道。

“灿灿,若若,星星,你们怎么来了?快回去。”

她拉着几个孩子就走,陆君泽却追上来抓住了她的手腕。

“这几个孩子是不是我的?”

他灼热的目光里藏着期待和惊喜!

七年前的那个风雨交加的夜,顾玲珑把她的美好交给了他。

那一夜的甜蜜和柔情历历在目,他这辈子都忘不掉!

这些孩子看着有六岁大,时间是可以吻合的。

顾玲珑不敢看他,她低着头,不知怎么回答。

“君泽,孩子是我和玲珑的。”

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他的话打碎了陆君泽所有的渴盼!

顾玲珑寻声望去,只见朝她走来的是韩北言,这些年来一直照顾着她和三个孩子的男人。

韩北言揽她入怀,好不温柔。

他们站在一起,加上三个可爱漂亮的孩子,乍一看,像极了幸福的一家五口。

陆君泽看着眼前的画面,压在心口旷日持久的愤怒达到了顶端。

夏伊珞却是窃喜,她亲昵的挽上陆君泽的手,说:“玲珑,北言,你们背着我们把孩子都生了,还一下三个,真是让人羡慕。”

韩北言把顾玲珑搂得更紧,“你和君泽也要努力,抓紧生娃,可别被我和玲珑甩的太远了。”

夏伊珞笑的格外的甜!

她挽上陆君泽的手,羞涩的说:“那当然。”

她说话的时候,一直都盯着顾玲珑,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

这一刻,最得意的,就是夏伊珞了。

顾玲珑只当是没有看见她的炫耀,扭头笑问韩北言:“北言,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带孩子们去吃饭吗?”

韩北言温润一笑,他轻握她的手,似在给她力量。

“我和孩子们就是来接你吃饭的。”

客套的道别后,韩北言带着顾玲珑和三个孩子要走,却听三萌娃异口同声的对陆君泽说:“叔叔,你的眼光真的好差。”

顾玲珑僵在原地!

陆君泽饶有兴味的打量起三个孩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