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武侠仙侠 > 都市古仙王

都市古仙王

皇尘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具体尘封了千万年的石棺重现于世,可最后考古人员却发现,石棺只是一块天然形成的棺材状石头而已,没有任何价值。就这样,石棺在博物馆里展览了三年。突然有一天石棺炸裂,一道蓝光飞出了博物馆。奄奄一息的任千重被一对兄妹救起,面对眼前的一切,青年感到非常陌生,身边的一切与他所生活的世界完全不同。这里是哪里?他又是谁?

主角:任千重,丁宁   更新:2022-07-16 11: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任千重,丁宁 的武侠仙侠小说《都市古仙王》,由网络作家“皇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具体尘封了千万年的石棺重现于世,可最后考古人员却发现,石棺只是一块天然形成的棺材状石头而已,没有任何价值。就这样,石棺在博物馆里展览了三年。突然有一天石棺炸裂,一道蓝光飞出了博物馆。奄奄一息的任千重被一对兄妹救起,面对眼前的一切,青年感到非常陌生,身边的一切与他所生活的世界完全不同。这里是哪里?他又是谁?

《都市古仙王》精彩片段

“琼山矿区今日开凿出一副棺椁形化石,据专家估算,至少存在了几千万年,属侏罗纪前夕……”

“万年石棺被龙盟考古院收纳,正在进一步的研究中……”

“最新消息,万年石棺中发现人形轮廓……”

“业界权威表示,万年石棺乃是一块整体的岩石,其内发现人形轮廓实属谣言。”

“千万年的棺椁化石已被证实为普通岩石,不具任何考古价值。”

“万年棺椁化石被D市地质博物馆收藏,感兴趣的市民可在每周末参观游览……”

龙盟,D市。

繁华的街道之上,灯火通明。

浅夜。

地质博物馆前寂静无声。

三年前,琼山矿区的煤矿中,发现了一块棺椁形石头化石,顿时激起舆论沸腾。

史前文明,外星科技,地质运动,神秘族群,鬼怪传说。

一时间,针对这棺椁化石,众说纷纭。

龙盟顶级的科学家立刻出动,夜以继日的研究,但最终的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

这不过是一块最普通的岩石,只是恰巧长成了棺椁的样子。

消息一出,所有对这化石的猜测很快烟消云散,也只有少数的地质学爱好者还关注这块化石。

三年过去了,这棺椁化石就停放在地质博物馆的大厅之中,成为大众的消遣之物。

入夜,整个地质博物馆中,空无一人。

“咚咚……”

一声轻微的响动忽然传来,好似沉闷的心跳声。

“任千重,你已经是穷途陌路,还不束手就擒!”

“咚咚……”

心跳的声音再次加大,棺椁化石之外的玻璃屏障,一阵抖动。

“任千重!交出千重宝鉴,我可留你全尸,哈哈哈!”

“咚咚……”

玻璃屏障再次抖动,整个化石都是一阵颤抖。

“你就算神魂碎裂,也休想坠入轮回,不将东西给我,我就镇你千万年,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咚咚……”

化石外围的玻璃屏障承受不住连续的颤抖,终于发出一声轻响,完全碎裂,顿时警铃大作。

“万灵绝骨阵!任千重,你不是要永生吗?我赐你永生!这棺木,就是你的永生之所!”

“咚咚……”

忽然间,那棺椁化石之上,道道裂缝在震动之中缓缓出现,裂缝之内,正散出幽幽蓝芒。

“徒儿……”

“为师只能如此了……”

“但愿之后……你能……”

“嘭!”

一声狂猛的爆裂,棺椁化石完全崩碎,一个身影裹挟一股幽兰的光晕,腾飞而起,撞碎了地质博物馆的门窗,冲天而去。

警铃大作,所有博物馆的保安立刻到了现场。

但现场哪里还有那棺椁化石的影子,只有一片废墟。

“快!快报警!”

“赶紧通知上级,化石被炸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一定要查清楚!!”

“我……是谁……”

一片氤氲的蓝光之中,一个青年,猛然睁开了双眼。

好似有万千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之中回荡,但他却一句也听不清楚。

他被周围的蓝光包裹,快速划破天际,直接冲向城市的边缘。

“我……”

蓝光忽然消散,这青年衣衫褴褛,站在马路上,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呼……”

“滴滴滴!!”

一道强光射来,青年猛然回头,却看到一个巨大的物体迎面而来,他下意识的伸出双手。

“嘭!”

一阵强大的力量迎面贯在他的身体之上,刚刚恢复的意识,忽然中断。

“完了!撞人了!”

大货车的司机猛然踩住刹车急停,但眼前的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却已被撞出了几米远。

“快下去看看!”

一旁的中年男人面色焦急,已是满脸煞白。

两人立刻下车查看,身影踉跄。

“这哪来的流浪汉,这不是害死我了!”

看到眼前的青年已没了气息,那年轻人顿时蹲在地上,懊恼不已。

中年人起身,看看周围的情况,再检查了一下车头,发现这周围没有监控探头,而他们的货车车头,也没有任何破损。

“快起来!给他扔到车上去!”

那中年人说着,直接上前,将这青年奋力扛起。

“还不来帮忙,你想死吗?”

中年人一声爆喝,那年轻人赶忙上前,两人合力直接将青年的身体扔在货车车厢中。

“走!快走!”

中年人赶忙上车,直接一脚油门,离开了原地。

“叔……这可咋办啊!撞死人了啊!”

上车之后,那年轻人满脸沮丧,带着哭腔。

“哭你娘!谁看到你撞人了!”

中年人立刻呵斥,道:“没有监控,车没坏,谁说你撞人了!”

“这小子一看就是个流浪汉,死了就死了!”

“找个山沟扔里面,谁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叔……可是……”

“别废话!”

卡车一路疾驰,快速的离开了市区,直奔郊区而去。

最终,这两人合力,将青年的身体扔下了沟壑,而那沟壑之下,是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

做完这一切之后,年轻人愣愣的看着翻滚下去掉入大河之中的青年,满眼惶恐。

“兔崽子,今天你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撞到,明白不明白!”

那中年人一把拽住年轻人的衣领,厉声喝问:“没人会问你,就算是问,你也不能说!”

“我……”

“不想死,就不能说!撞死人是要偿命的!”

“我……我不说!”

“赶紧走,货晚了,谁也说不清楚!”

卡车再次启动,扬长而去。

清冷的夜色之中,那青年的身体,坠入奔流不息的大河之中,直奔下游而去。

两日之后。

“哥!哥!你快看,那是什么东西!”

一个清脆的声音高喊,好似有些焦急。

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格外灵动。

“娘诶!是个人!”

一青年汉子随即转头看去,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河边的青年。

“快!快救人!”

“妹子,你快回去叫人!”

说话间,那汉子直接跳下河堤,将那青年扛在肩头。

“还有气,还有气!”


D市市中心,一栋摩天大厦之中,顶层。

“老爷子,找到了。”

幽暗的空间之中,一个老者坐在落地窗前,迎着夕阳的余晖,看着窗外的落日,全身散发一阵腐朽的气息。

此间,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站在这老者身后,神色凝重。

“好……”

“带回来吧……”

“我……是谁……”

青年睁开了双眼,迷茫的看着天际。

他的眼前,是一面雪白的墙壁。

“醒了,醒了!”

“快,快叫大夫!”

几个声音传来,那青年一阵迷茫,转头看去,看到两个惊喜的面孔,十分陌生。

一个青年男子,皮肤黝黑,好似一直在外面暴晒,但双目之中却闪着惊喜之色。

一旁一个女子,双眼灵动,和这男子有几分相似。

只是两人的穿着,让这青年觉得有些奇怪。

“小哥,你可算是醒了,你可自己把医药费付了啊!”

“哥!”

那女子白了一旁男人一眼,那男子嘿嘿一笑,转头离开。

“小哥,你还记得什么吗?你叫什么名字?你可是昏了三天了。”

女子灵动的双眸看着眼前的青年,面色兴奋。

“这小哥,你可算是碰到好人了,人家救了你还送你来医院,这年头这种好人可不多了。”

此间,一旁病床上的一个老人呵呵一笑,轻声诉说。

“我……是谁?”

青年轻声开口,觉得喉咙有些干涩,猛然咳嗦起来。

“哎呀,你别着急,慢慢想就是了!”

女子赶忙拿起一旁的水杯给青年喂水,青年看着这水杯,发现这东西是透明的。

“这是……什么法宝?”

青年脱口而出,那女子闻言一愣,随即哈哈一笑,道。

“小哥你莫不是做了什么梦了,这是玻璃杯,快喝水。”

女子将水杯递到青年嘴边,一股甘甜的汁液进入青年的口中,沁人心脾。

喝了两口之后,青年立刻感觉精神一震,再次开口问道:“这是什么灵药?”

“冰糖水!”

女子轻轻的摇了摇头,将水杯放在一旁,道:“小哥,你还能记起来之前的事吗?”

青年闻言,茫然的看了看周围,觉得一切都十分陌生。

之前……之前是什么时候……

就在此刻,那男子带了一个身穿一袭白衣的人走了过来,站在青年的身前。

“大夫,刚醒就去叫您了,您看看是怎么回事。”

青年看着眼前一袭白衣的人,他的脖子上套了一个圈,好似是某种器具。

此人直接那着器具的一端伸过来,青年顿时一震,身影闪动,直接从床上一跃而下。

这一下,他居然跳了两米多远,站在了房间门口,让周围的人都是大吃一惊。

“呵,动作还挺敏捷,不用查了,他没事,出院吧。”

那白衣人上下打量青年一番,摇摇头道。

“你说你们这些当家属的,怎么就不给他穿件衣服……”

说完,白衣人摇头离开。

此刻,那姑娘已是满脸通红,一旁的老者哈哈大笑,走廊外面的人,神色各异。

甚至有人拿出一个盒子一样的东西,闪出一阵银光。

“什么法器!”

青年猛然回头,身体甩动,周围一片惊呼。

“哎呦年轻人,火气壮啊!”

“哥!你快点给他穿衣服,我去办出院!”

“哎,妹子,你问问大夫,这小子脑子是不是有点病!”

姑娘哪里还听这些,直接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片刻之后,医院大厅之中。

“大夫说了,他这是失忆症,有可能几天就好,也有可能一直都好不了。”

姑娘红着脸,拉着青年向外走。

此刻的青年被穿上了长衣长裤,脚上套上了一双不合脚的胶鞋,走路一瘸一拐。

“什么命啊!救了个人,傻了不说,还是个瘸子,搭了医药费,我还要养他?”

那男子转头看了这青年一眼,唉声叹气。

姑娘没说话,而是看向青年,问道:“小哥,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那青年目光茫然,他脑中快速出现了无数句话,但他只能在这些话中听到一个词:任千重。

“任千重……”

“任千重?你这名字到挺霸气的。”

“任小哥,我叫丁宁,这是我大哥丁跃。”

丁宁此间看向任千重,轻轻一笑。

任千重茫然的点了点头,一句话都没说。

他看着周围形形色色人,看着医院大厅之中的一切,感觉一切都十分奇怪和陌生。

“任小哥,我可啥也不说,救你一命你不说谢谢就算了,俺和老妹照顾你三天也是活该。”

丁跃看向任千重,无奈说道:“但这三天的住院费你可要给我报了,三千多块呢。”

丁跃一边说着,一边带着丁宁和任千重向外走。

丁宁听到自己老哥的话,一阵皱眉。

而就在此刻,前方人群之中,有两个带墨镜的男子,看到任千重神色一震,但随即立刻上前。

“哎……赔死了,你的腿快点好,帮我干点农活也好啊!”

丁跃此间还在抱怨,而眼前的两个墨镜男子,却已是伸手入怀。

此间,任千重忽然感觉对面传来一道凌冽的气息,他目光顿时一凝。

随即,任千重身影一闪,直接出现在两个墨镜男子身前。

“嘭!”

任千重瞬间出手,长拳直接打在两人的面门上,两人立刻倒地。

倒地的瞬间,这两人的怀中,都掉出漆黑的手枪。

“你们是谁!”

任千重直接一把将其中一人拽起,拉着他的衣领一阵嘶吼。

但那人却已经昏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身后的丁跃和丁宁已然吓傻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快,快报警!有人带枪!”

“快报警!”

一旁的人看到地上的枪,又看到有人打架,顿时乱做一团。

医院的保安立刻上前,手持防爆叉直接叉在任千重的身上。

但任千重猛然回头,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武器,猛然挥手,这防爆叉直接被折弯,被扔在一旁。

“凡品都不是的法器,也能对付我?”

任千重随即直接起身,看着眼前的保安,目光冰冷。

几个保安看到这一幕,基本已经吓傻了,顿时愣在原地。

“妹子,快走!”

丁跃拉着自己的妹子就要跑,但丁宁却直接挣脱了丁跃的手掌,跑到任千重面前。

“你要做什么!”

“你还不快蹲下!”

丁宁的脸上带着几分急切,却直接让任千重一愣。

任千重看着眼前的丁宁,脑中忽然一阵弥蒙。

眼前的人,好像是……

“快,抓住他!”

“按倒,控制起来!”

“警察马上就要到了!”

任千重的身影,直接被身后的保安按倒。


任千重一脸茫然,看着眼前的两个穿着怪异的人。

这两人头上带着一个圆平的帽子,帽子上还有某种徽记。

此间,两人用一种好似转头一般的东西对这自己,而任千重坐在一张金属椅子上,他的双手被禁锢在身前。

没错,他被抓了。

因为丁宁和丁跃两人全程陪同,任千重再未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来。

这一路上,他看到了许多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平整的大路,路上飞掠的盒子之中,盒子里面还坐着人。

对于这一切,任千重都十分迷茫,左看右看,什么都不认识。

“姓名!”

坐在任千重面前的两个人看着任千重,表情严肃。

任千重闻言,没说话,只是看着前面好似盒子一样的东西好奇。

“说!在医院里持枪的两个人是谁!”

“你又是谁!”

“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那说话的人明显没有什么耐心,这样的案子发生在他们辖区,而且还有人带着武器,这可非同小可。

用不了多久上面就会派人下来,如果在这之前他们什么都不知道,那可就废了。

任千重完全没有搭理两人的意思,他只对眼前那个银色的盒子感兴趣,而且上面还再不断亮着红色的闪光。

“你不说以为我们就没办法了吗?”

其中一人见任千重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意思,立刻拍案而起,道:“负隅顽抗,我看你能憋到什么时候!”

而此刻,任千重不满足于在远处看,想将这东西拿过来看看。

他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禁锢他的钢铁座椅好似纸糊的一样,被直接撕碎。

任千重好似扫开灰尘一般将手上的银镯子打落在地,一步就站在了摄影机面前。

“你……”

“不好!”

这样的情况,明显超出了两人的认知,两人立刻转身离开了审讯室,并且在外面将门关上。

随即,两人一人守门,一人立刻转头而去。

此刻的任千重,正拿着手中的摄像机把玩,觉得十分有意思。

“这是什么法器……”

任千重自语道。

“能摄人心魄?”

他将摄影机对准站在审讯室门外的人,猛然用力,但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顿时眉头一皱。

“不是法器?”

随即,任千重身上一道氤氲的蓝色气息蒸腾,瞬间笼罩了整个摄影机。

但那摄影机在这蓝色气息之下径直被融化,掉落在地,完全失去了效用。

“没意思……”

看看地上的东西,任千重摇了摇头,随即看向站在门口的人,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外面的人没有任何回答,此间正神色紧张的看着里面,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任千重见此人不说话,直接上前一步,单手抓住门把手,微微用力,直接将眼前的铁门拽开,站在了那人身前。

“问你呢,这是什么地方?”

任千重轻易的撕碎了审讯室的防爆铁门,将眼前的人已经吓得面色苍白了。

“这……南岸执法所……”

“哦……”

任千重并未听懂,他伸手挠了挠头,问道:“认识我的两个人还在吗?”

“在……那边……”

此人木讷的伸手,指向一旁大厅的方向。

任千重没说什么,直接大步向前走。

直至任千重走后,那人面色苍白,全身大汗淋漓,一下瘫软在地。

任千重一路行去,看着建筑之中散着赤白光芒的节能灯,觉得十分稀奇。

“归息灵怎么这么多?”

直至到了大厅之中,丁跃和丁宁两人正在大厅之中焦急的等待。

看到任千重过来,两人赶忙上前。

“怎么样,他们没怎么你吧?”

丁跃看看任千重,上下打量,发现任千重没受任何伤,这才放下心来。

“他们怎么说的?”

丁宁看着任千重,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说什么。”

任千重冲丁宁轻轻一笑。

“那咱们赶紧走!”

丁跃说着,直接拉着任千重和丁宁就走了出去。

而此刻,执法所的正门,几个身穿西服,衣冠楚楚的人,正迎面而来。

走在最前的,是一个一袭黑衣的女子,长发直垂,面容绝美。

丁跃下意识的看了这女子一眼,而任千重则茫然的看着眼前,外面有几束光正在闪烁,让他觉得稀奇。

因为丁跃三人都是普通打扮,这些人并未多看一眼,擦肩而过。

走出执法所之后,丁跃直接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长途汽车站。”

“哎,妹妹,刚才进去的美女,你看到没?”

出租车发动,丁跃还想着方才的美女,丁宁白了他一眼,任千重则看着周围灯火通明的样子,愣愣的发呆。

执法所中。

诸多警力很快就出现在审讯室前,发现审讯室的门被破坏,一名警员脸色煞白的坐在一旁。

“怎么回事!”

一个中年人眉头紧皱,沉声问道。

“走了……”

那年轻警员指了指大厅的方向。

以至夜间,丁跃丁宁没有任何前科,方才只是留在大厅的等候区等着。

辖区之中又发生了几件纠纷,其他人都出去处理,导致大厅之中空无一人。

“就这么……”

那中年人刚要说什么,却看到几个黑衣人正迎面而来,为首的是一个面容绝美的女子。

女子直接上前,看了看没破坏的审讯室,柳眉微蹙,随即问道:“人呢?”

“你是什么人?”

中年人顿时皱眉,道:“这是执法所,报警去大厅!”

中年人的话音刚落,那女子直接从怀中取出证件,上面简单的写了两行文字,后面还配有一条狰狞巨龙的图案。

“龙东大区特别事件负责人,龙雨桐。”

“特别等级:SS。”

只看了一眼,那中年人立刻愣在当场。

作为管理者,他当然知道这证件的高级程度,直接冲周围的警员道:“都散了!”

“今天的事情,没有报告,任何人不准外传!”

“如有违背,就地革职。”

龙雨桐淡淡的看了一眼周围的警员,所有人都是一愣,但却没人多说一句,赶忙离去。

“人呢?”

“已经走了。”

中年人立刻道:“两分钟之前。”

龙雨桐微微皱眉,随即看了一眼身旁随行之人,两人立刻授意,转头离去。

龙雨桐进入审讯室,看到一片狼藉的审讯椅。

随即,她的目光落在了掉在地面上,已被融化的不能使用的摄像机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