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豪门冷少在线宠妻

豪门冷少在线宠妻

林婉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男友的背叛,给陆晚笙来了个措手不及,庄爵未婚妻的出轨,让男人愤怒不已,就这样,在一个醉酒迷离夜,他们二人相遇,然而疯狂一夜。酒醒之后,女人才发现,自己不仅被吃干抹净,而且还签了一大堆不平等合约,成了这个城中最贵的男人的太太……

主角:陆晚笙,庄爵   更新:2022-07-15 22: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晚笙,庄爵 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冷少在线宠妻》,由网络作家“林婉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男友的背叛,给陆晚笙来了个措手不及,庄爵未婚妻的出轨,让男人愤怒不已,就这样,在一个醉酒迷离夜,他们二人相遇,然而疯狂一夜。酒醒之后,女人才发现,自己不仅被吃干抹净,而且还签了一大堆不平等合约,成了这个城中最贵的男人的太太……

《豪门冷少在线宠妻》精彩片段

“好痛!”一阵刺痛,让她喊出声来,而他也不由的慢了下来,他的动作,让她迷迷糊糊有了意识,还未睁开眼,便觉得一双冰冷的手紧紧贴着她的身体,四处游走,而她被死死的压着,动弹不得。

她双颊通红的微微睁眼,却看见一张清俊白皙的面容,如刀刻般俊美的脸上,那双深邃的眸正端望着她,英气逼人的脸上,此时正噙着一抹邪魅不羁的微笑在她身上无尽索取。

她本想抗拒,可是却像着了魔一样无法拒绝,他的动作很轻,双手很温柔,身体很温暖,出于本能,她拒绝不了,因为那像是一个公主投进了王子的怀里一样,一切都是不能自拔,情不自禁。

她没能出声,脑子里思绪混乱,从头到脚都不像是自己的,只能随着他的气息而呼吸,随着他的动作而摆动。

她潜意识里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这一刻却如梦一样,她无法动弹,使不出一丝力气,只能任由这个俊俏的男人随意摆弄,她甚至能听见自己喉头不由的发出的声音。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她只是微微记得那男人从她身上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像是一个废人一样了,而她眼前的画面一直是模糊的,模糊的视线,模糊的记忆,这是陆婉笙脑海里最后残存的画面,或者是她梦里的场景。

再醒来,已经是阳光满溢,光线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毫不吝啬的照射在她的脸上,陆晚笙睁了睁眼,忙别过了脸,一时间,一个下意识的声音灌进了她的脑海,她做梦了,做了一个极致完美的——春梦,就在陆晚笙羞红了脸,嘴角轻扬的时候,却又霍的意识到了什么。

等等……这是什么地方?

陆晚笙心里念道,霍的坐了起来,环顾四周,竟然和梦里的场景一模一样,床边不远处圆桌上的白色咖啡杯,松软的床,和熟悉的一切,陆晚笙豁然大惊,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地上自己的衣服,和一丝不挂的身体。

“梦想成真了?”陆晚笙呆呆的坐在床上自言自语道,可下一刻便有一个声音脱口而出。

“你丫的陆晚笙,你被强暴了。”陆晚笙瞠目结舌的张着嘴喃喃道。

就在陆晚笙思绪在脑海盘旋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呵斥声。

“我要你们干什么吃的,这种东西也拿来给我看,再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设计稿还是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就都给我滚蛋。”庄爵将厚厚的一本文件夹朝身后跟着走进办公室的男人砸了过去,年过四旬的男人在只有二十八岁的庄爵面前卑躬屈膝的,头也不敢抬的捡起了文件夹,连声附和的朝外走去。

在办公室门关上之前,简尚双手塞在裤兜,淡淡然的笑着朝庄爵走了过去。

“不就是一个设计稿,这么大的脾气,我看你是拿设计部撒气吧。”简尚笑着道,自顾的坐在了落地窗边的沙发上,朝不远处站着的女孩助理道:“还不给你家老总倒咖啡。”

庄爵瞄了一眼简尚,没有作答,将手里的文件隔空仍在了办公桌上,扯下了脖子上的领带朝简尚坐了过去。

“听说你昨晚上带人去端了她的窝,画面美吗?”简尚朝庄爵凑近了些问道,庄爵微微抬头,用冰冷的目光瞄了一眼简尚淡淡道:“美,美不胜收。”

简尚闻声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

昨晚?昨晚发生了什么?陆晚笙隐约听着门外的声音,脑子里一片混乱,甚至越想越有些头痛。

助理端了咖啡,小心翼翼的朝简尚和庄爵走了过去。

“庄总,咖啡。”女助理说着,便默默的退到了一边。

庄爵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便啪的一声放回了远处,不动声色的转头朝女助理看了过去冷声喝道:“一杯咖啡你要我说几遍,我要喝的是现磨咖啡,这咖啡粉放了两个钟头了吧,滚,明天不用来了。”

女助理闻声顿时惶恐的朝庄爵看了过去,简尚见状,笑了笑朝女助理看了过去道:“到财务部结算薪水。”

“是。”女助理不情愿的低声念着,随即转身朝外走去。

陆晚笙张着嘴巴冷静了一秒,豁然反应过来,下意识起身跳下了床,可是在双脚着地的一瞬间,却顿然觉得双腿酸痛无力,扑通一声跌在了地毯上。

“啊,好痛啊。”陆晚笙扭曲着脸不由自主的喊着。

休息室门外不远处就是简尚和庄爵,重重的一声,两个人听的无比清晰,简尚霍的坐直了身子,而庄爵也顿然意识到了什么。

 


简尚沉默了片刻一脸诡异的笑意朝庄爵看了过去道:“你屋里有人,你小子移情别恋蛮快的。”

“你听错了,没有人。”庄爵到,但话音刚落,简尚便起身朝休息室走去,庄爵见状,也忙起身跟了过去。

“我说过了,没有人。”庄爵再次说道,伸手想拦简尚,但是却没来得及。

简尚伸手推开了休息室的门,随即迎上陆晚笙瞠目结舌的表情。

“啊……”陆晚笙一声惊叫,忙裹上了被子。

简尚看着裸着双肩裹着被子的陆晚笙,愣愣的转头朝庄爵看了过去,继而一声轻笑低声道:“你的新欢?”

庄爵看着简尚,张着嘴想说什么,又沉默下来,清了清嗓子朝其瞪了一眼。

简尚见状,满脸赔笑,忙松开了门把手道:“我懂,我懂,男人嘛,我走了,放心办公室密码锁,你睡个回笼觉都不会有人知道的。”

简尚说着,便拿了手机满脸窃笑的朝外走去。

庄爵看着离开的简尚,转头朝屋里的晚笙看了过去,随即走进了房间,啪的关上了门。

“你……你别过来……你是什么人……”晚笙裹着被子连连后退,躲在了床边和床头柜的角落里,退无可退。

这么快就忘得干干净净的,鱼的记忆啊。庄爵目不转睛的盯着晚笙,暗暗的想着,随即朝其走了过去,冷声念道:“你不会喝断片了吧。”

“啊?”晚笙脱口道,头脑风暴的想起了什么。

是啊,她喝了酒,和一个陪她借酒浇愁的男人喝了酒,然后……就被睡了?

晚笙想着,不由分说的扬手朝其打了过去,啪的一声落在庄爵脸上,庄爵完全没有防备,被这一巴掌打的莫名其妙。

“那个……在我被酒精影响,不能拒绝你的时候,你强行占有我,我……我可以告你强暴我,你你你你,你犯罪了,你要被判刑的。”陆晚笙使劲拉着被子,仓皇胆怯的念道。

庄爵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脸,转头一把拉住了晚笙的双手,将其猛地拉了起来,推倒在床上,晚笙一声惊叫还没反应过来,庄爵便重重的压了上来。

“啊……你放开我。”晚笙挥动着手大喊着,可是庄爵却死死的攥紧了她的双臂。

“现在酒醒了吧,我要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强暴。”庄爵冰着一张脸念道,随即朝晚笙吻了过去。

晚笙瞠目结舌的看着庄爵贴过来的脸,支支吾吾的挣扎着,可是却丝毫没有挣脱庄爵的束缚,就在庄爵扯掉她身上的被子,将其环进怀里的时候,却恍然摸到了什么,顿时停了下来,晚笙趁机一把推开了庄爵,裹着被子蜷缩到了床角。

庄爵有些诧异和吃惊的看着白色床单上的一抹红,朝晚笙看了过去,继而一声冷笑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男朋友要劈腿了,谈了三年恋爱,居然还是处女。”

晚笙满脸惊恐的看着床单上的印记,愤恨不已的抬眼朝庄爵看了过去,但庄爵却浅浅一笑,朝其凑了过去道:“没关系,我负责,我娶你。”

听到庄爵的这句话,晚笙脑海里被封锁的记忆仿佛一瞬间都被打开了。

昨晚,也是他,也是这样高高大大的身形,定定的站在自己面前,像一个王子,像一个骑士一样对她说这样的一句话:我娶你。

晚笙愣愣的看着庄爵,不由的陷进了回忆里。


男朋友劈腿,她收到了小道消息去酒店捉奸,却不想碰到了一群气势汹汹的人,而带头的就是庄爵。

VIP的客房里,传来男人和女人刺耳的声音,在泪眼婆娑的晚笙趴在门边犹豫要不要开门的时候,庄爵的手下却在她面前一脚踢开了客房的门。

画面美的辣眼睛,晚笙不由的捂住了脸,但下一刻晚笙便迎上了一巴掌,这巴掌不是别人,是她的男朋友赐的,随即传来破口大骂的呵斥声,她被指责带了庄爵来捉奸,还没来得及解释,庄爵便一把将其拉到了身后,而她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在了沙发上,看到了一出大戏,几个男人暴打她的男朋友,而事故的女主角正是庄爵的未婚妻。

咔咔几张照片之后,庄爵便准备离开,女主角拉扯着庄爵的衣袖不肯松开,却被猛地推了一把,不偏不倚的摔在了晚笙的旁边,下一刻晚笙便被打了一巴掌。

晚笙捂着半张脸看着面前的女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庄爵一把拉起,朝外走去。

“你这个贱人,我要跟你分手。”这是晚笙听到男朋友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出了客房的门,庄爵便丢下了晚笙,一行人匆匆而去,而晚笙竟嚎啕大哭的,不知不觉的埋头跟在着庄爵的队伍身后,从走廊到电梯,从电梯到大厅,直到大门口,在庄爵上车的时候,一把揪住了晚笙的衣襟,将其丢进了自己的车里,冷冷丢下一句话:请你去借酒浇愁。

酒吧里,她不敌酒醉,边哭边诉说着自己的凄惨,从大学到毕业,从同学到亲人,从朋友到闺蜜,从工作到恋情,最后连她自己说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他在众多保镖的庇护下,默不作言,只是在她酩酊大醉的时候,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我娶你。

“嘿,想起来了吗?”庄爵整理着身上的衬衣朝床上角落的晚笙问道,晚笙愣了愣,从回忆里被拉了回来,抬眼朝庄爵看了过去喝道:“是你,是你拉我去喝酒的,是你把我灌醉的,是你……昨晚那个我的。”

庄爵连连点头,继而冷声道:“没错,就是我。”

“你这个混蛋,你到底是什么人?”晚笙抓起手边的枕头朝庄爵砸了过去,但庄爵却轻轻一闪躲了过去,满脸诧异的朝晚笙看了过去。

这女的居然不知道我是谁?

“你不看杂志,不看新闻,不看报道的吗?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庄爵念道,晚笙一脸不解的喝道:“你谁啊。”

庄爵一声冷笑,双手塞裤兜定定的站在床边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庄氏国际企业的总裁,庄爵,这个城市……我说了算。”

晚笙闻声吞了口口水,却仍旧摇了摇头道:“听着很厉害的样子,可我不知道你是谁,不管你是谁,你强行占有我,还指望我嫁给你,简直就是做梦。”

庄爵看着听到自己名字,丝毫没有反应的晚笙,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在诧异了几秒钟之后,庄爵冰着脸,似若冰霜的朝晚笙凑了过去,轻轻抬起晚笙的下巴道:“你没得选择,而且你一定会答应的。”

“凭什么,为什么。”晚笙推开了庄爵道。

庄爵看着晚笙勾唇一笑,从衣兜里拿出了手机,随即递给了晚笙,晚笙看着手机上的转账信息,顿时睁圆了眼睛。

“收款账户是你的养父母,款项五百万,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债主了。”庄爵淡淡的说着,将一个文件夹递了过去道:“婚书、卖身契、婚前协议、借款单据、一应俱全,你已经是庄太太了,哦,我再添一句,你的罪名不成立,因为我睡的是我自己老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