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武侠仙侠 > 开局就离婚

开局就离婚

楚沐晚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朝穿成书中的炮灰女配,叶菲菲十分心疼萧凌,残疾大佬是个傻男人,被原主当成提款机,离婚时还甘愿把所有财产都转到她的名下。穿书过来的叶菲菲有点心酸,甚至还有点嫉妒,萧凌这么好,既然原主不知道珍惜,那就当是便宜她好了。男人不知道她为何转变如此之快,之前还红杏出墙,作天作地的小女人,突然变得非常黏人,他哪里知道,有人换魂不换皮,已经破茧成蝶了。

主角:叶霏霏,萧凌   更新:2022-07-16 12: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霏霏,萧凌 的武侠仙侠小说《开局就离婚》,由网络作家“楚沐晚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成书中的炮灰女配,叶菲菲十分心疼萧凌,残疾大佬是个傻男人,被原主当成提款机,离婚时还甘愿把所有财产都转到她的名下。穿书过来的叶菲菲有点心酸,甚至还有点嫉妒,萧凌这么好,既然原主不知道珍惜,那就当是便宜她好了。男人不知道她为何转变如此之快,之前还红杏出墙,作天作地的小女人,突然变得非常黏人,他哪里知道,有人换魂不换皮,已经破茧成蝶了。

《开局就离婚》精彩片段

迟清洛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睡在浴缸里,而搁在旁边柜子上的手机正惊人不休地响着。

她将半个身子探出水中,拿过手机。

纪姐?

她手机里头什么时候多了这号人物,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迟清洛!你去爬星都太子爷的床了?”

嗯?

“你要作妖能不能死远一点?别拉我垫背行不行?还嫌自己不够黑啊?当你的经纪人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迟清洛眨眨眼睛,这台词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啊?

“你现在马上给我上微博澄清!马上!”

对方吼完直接挂了电话,迟清洛一脸懵逼地坐在那里,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半晌,她扭过头,正好看到了镜子那张脸。

哦,眉如远黛,眸似秋水,皮肤白皙到吹弹可破,嫩得几乎可以掐出水来。

这张脸,美得令人窒息。

然而,这并不是她的脸啊!

一些重要的信息进入迟清洛的脑海,纪姐,星都太子爷,微博……

难道,她穿书了?

原小说里,迟清洛是一个又蠢又作的女配角,父母是人民警察,为了救男主角秦衍牺牲了。

秦家为了报恩,等到迟清洛成年,直接让男主秦衍娶了她。

本来迟清洛应该是顺风顺水的一生,然而,却活活被她把自己给作没了。

她嫌弃秦衍,秦衍在那次事故中伤了双腿,无法站立,只能靠轮椅行动。

迟清洛本身是个虚荣做作的人,受不了自己的老公是个残废,后来遇到帅气多金的星都太子爷苏希宇,一心想摆脱秦衍,跟苏希宇双宿双/飞。

成功作离婚后,彻底失去秦家庇护,没能力的迟清洛迅速在娱乐圈陨落。

而她以为的真爱苏希宇也露出真面目。

苏希宇跟她在一起只不过是利用她得到秦氏的机密,用完当然一脚踢开,还骗走了她的钱。

迟清洛悔不当初,回去找秦衍,秦衍却已经和女主沈桑桥在一起了。

沈桑桥也是个小明星,之前混娱乐圈的时候处处不如她,却因为得到秦衍的爱而嫁入豪门,彻底却成了人生赢家。

她呢,人财两空,一无所有,还被人骗去吸毒,最后横死在街头,身边一个人没有。

当时迟清洛看到这个女配名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时候,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她在返家的路程上出了车祸,醒来就穿书了,正好还穿到了女配去爬星都太子爷床之后?

这是什么倒霉的体质?这么大的一个烂摊子。

突然穿书,迟清洛也实在没有耐心泡澡了,也管不了那什么微博,现在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自己穿书以后,空间能力还在不在?

得试一下……

迟清洛闭起眼睛,尝试入定。

叮咚——

门铃的声音把迟清洛拉回来。

靠!

迟清洛咬牙起身,随便抓了个浴巾就去开门。

门外两个人,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

轮椅?秦衍?迟清洛微眯起眼睛打量对方。

男人轮廓俊美,眼眸深邃,周身气息清冷似雪,淡淡的冷充盈在他的眉眼间,那双星目朝迟清洛看过来的时候,目光闪过一丝不自在,而后便移开了目光。

空气静了三秒。

迟清洛想起来自己身上就一个浴巾,有些面瘫地道:“不好意思,等我一下。”

迟清洛回屋找了件外套披上,将人请进屋里。

“咳咳……少夫人,这是离婚协议书,大少爷名下的房产除了现居的那一套,其他的房产现金流动产业都会转到您名下,少夫人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如果没有的话,签完字就可以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了。”

迟清洛眨眨眼睛,目光投向那个坐在轮椅上清冷似雪的男人。

按照原小说剧情的发展,‘迟清洛’会跟秦衍离婚,离婚以后秦衍虽然大部份财产都归了她,但没多久迟清洛这些财产就被苏希宇给骗光了。

刚才迟清洛还在郁闷,穿过来就捡了个很大的烂摊子。

现在她却觉得事态好像还没有那么严重。

因为现在离不离婚的选择权在她的手上,如果在‘迟清洛’签了名字以后她再穿过来,那就真的没救了!

迟清洛胡思乱想的时候,管家已经将合同和笔推到了她面前。

“少夫人,请签字吧。”

迟清洛望着面前这份协议,又抬眸看向一脸淡漠的秦衍。

他脸色和眼神都很淡然,似乎根本不在乎她会不会离婚。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迟清洛将合同推了回去。

管家看着她的动作惊疑不定,难道还有挽回的余地?

“少夫人?”

“我突然不想离婚了,可以么?”

管家有些震惊,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秦衍一眼。

从进门到现在没说过一句话,仿佛把自己置身于冰天雪地的秦衍闻言,终于抬眸看向她。

“想清楚。”

他语气很淡,语气里也没有同意和不同意,完全是出于很理智的提醒。

因为在这之前,迟清洛已经闹过无数次离婚了,每次秦爷爷都会苦口婆心地劝,最后这一次秦爷爷终于同意了,而且勒令秦衍必须要把财产留给迟清洛。

其实不用秦爷爷说,秦衍也会这么做。

他对她,向来都是有求必应的。

不为什么,就因为迟清洛是秦衍恩人的女儿。

“我想得很清楚,不离婚,这份协议就作废吧!”

秦衍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她,似乎在确认她话里的真实性。

迟清洛一脸真诚地望着他。

她是生得很美艳的类型,虽然刚洗完澡,脸上没有化妆,但尽管如此她的五官还是很明艳动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秦衍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迟清洛似乎有些不同。

具体哪里不同,又说不出。

半晌,他别开目光冷声。

“协议保留着,只要你想离婚,随时生效。”

迟清洛傻眼,这么好?

那可是他名下全部财产啊,居然这么不重视。

也对,秦衍向来都不重视这些身外之物的。

说完秦衍便推着轮椅准备离开,迟清洛见状,突然发问:“你是要准备回家么?”

“嗯。”

“那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块回去,我想爷爷了。”

既然她占了这个身体,以后就得靠着这个身体做很多事情,她记得离婚的时候秦老爷子一个老头子可难过了,她得回去安慰一下。


秦衍一顿,眉头微微蹙起。

“几分钟就好!”

迟清洛进了房间,打开衣柜换衣服。

几分钟后,迟清洛准备完毕,拎着自己的包包走到秦衍附近,“我好了,走吧。”

秦衍看了她一眼。

白色的宽松型卫衣配了条浅色小短裙,一双美腿修长白皙。

长发被她简单地扎在脑后,很奇怪,她生的偏美艳,这副打扮应该是不适合她的。可是她的搭配和气质又莫名压住了这一套妆扮,看起来格外养眼舒服。

“嗯。”

他喉咙里滚出一个字,刚想推轮椅前进,迟清洛却忽然出声道:“我来吧。”

既然穿了人家妻子的身体,就尽一尽本份呗。

她上前推轮椅,心里却直犯嘀咕,根本没有注意到她手握上轮椅之后秦衍眼神一顿,而是在心里想。

这个叫迟清洛的女配真是好命,衣帽间里所有衣服全是名牌,包包鞋子也是一堆,按照她现在在娱乐圈的人气,根本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这些钱,全部都是秦衍的。

她既然不爱他,又想着和其他人双宿双/飞却还要花他的钱,真是不地道。

这个傻子,自己被当成提款机,现在离婚居然还把所有财产都转到她的名下。

不知为何,她心里有点酸,也许是羡慕嫉妒恨,也许是有些心疼这个男人。

秦衍很沉默,一路无言地上了车,在去往秦家的路上车内也是极其安静,迟清洛却不觉得有什么,她打开微博关注信息发展。

正好有电话进来,是纪姐。

悠扬的手机铃声在封闭的空间响陡然响起来,突兀得很,迟清洛原本想接,但却朝秦衍看过去一眼,发现他正闭目养着神。

她随手把电话给挂了,然后静音。

纪姐大概是怒了,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打进来,不过迟清洛一个都没接。

最后纪姐直接发了信息过来。

{迟清洛,你什么意思??不上微博澄清你还拒听电话?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有事,不方便。}

{???有什么事情比你上微博澄清还重要?你还想不想继续在娱乐圈混了?啊???}

通过信息语气,迟清洛觉得这位叫纪姐的应该特别抓狂,就差没砸手机了。

迟清洛表情淡定,纤长白皙的手指慢慢地敲着字。

{等我处理完了再跟你谈吧。}

说完以后迟清洛将手机放回包里,反正她开了静音模式,后面纪姐会怎么抓狂她都不想管了。

收好手机,迟清洛又看朝秦衍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姿势闭目养神,薄情又寡淡的面相,气息清冷得像雪一般,明明同在一处,但迟清洛却觉得跟他不在同一个次元里。

秦家

“老爷子,您别难过了,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偌大的客厅里,坐着一个孤独的老人。

老人两鬓斑白,脸和脖颈有很深的皱纹,眼窝深陷可是却明亮得很,一身衣衫穿着十分讲究。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不喝。”

“老爷子,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既然少夫人已经做了决定,咱们就尊重她吧。”

“唉。”秦老爷子连连叹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有佣人跑过来。

“少爷和少夫人回来了。”

回来了?秦老爷子又接连叹了几口气,是回来跟他这个老人家道别的吧?不过这离婚手续怎么办得这么快?

虽然心里舍不得这个孙媳妇,不过秦老爷子还是打起精神起身。

迟清洛下车以后依旧做了推轮椅的那个人,而且她动作挺轻,生怕给秦衍造成什么麻烦似的。

管家跟在后面看着这一幕都觉得眼珠子快要掉下来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从前少夫人从来不屑于做这些事情的呀,天天回家就是闹着离婚,秦老爷子左劝右劝,终是没劝住。

没想到今天不但没离婚,反而亲自给大少爷推轮椅。

这是终于发现了大少爷的好?

秦衍也觉得今天的迟清洛有些奇怪。

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

他不知道,身体还是那个身体,可是芯子已经变了。

“洛洛啊……”

迟清洛刚推着秦衍进大厅,就看见一个面容苍老却面目慈祥的老人朝自己走了过来,他面目带着悲色上前就握着迟清洛的手。

“你放心,就算你和阿衍离婚,你依旧是爷爷的好孙媳,以后只要你有难就随时跟爷爷开口,爷爷保证,就算是豁出这条性命也会护你周全的。”

迟清洛:“……”

听他的自称,这应该就是秦老爷子了吧?

“阿衍,虽然你和清洛离婚了,但以后洛洛有难你记得要伸出援手知道吗?不管怎么样,爷爷只认洛洛这么一个孙媳……”

说着,老人居然伤心地哭了起来。

迟迟清有些手忙脚乱?

她看小说的时候不知道秦老爷子是这种性格呀?只记得老人很难过,没想到他眼角居然还挤出了泪花。

迟清洛嘴角抽了抽,扫了一眼坐在轮椅上清冷似雪的某人,对方不为所动,面无表情,似乎根本没有打算开口解释的样子。

这是把决定权都交给她了么?

迟清洛微笑,体贴地安慰秦老爷子。

“爷爷,我们没有离婚,您别难过了。”

秦爷爷挤了一半的泪花就这样卡在了眼角,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爷爷,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您问他?”

于是秦老爷子将惊疑不定的目光移向秦衍,见秦衍点头,这才安心。

“不愧是我的好孙媳,来来来,还没吃午饭吧?我让厨房做好吃的,我们吃顿饭庆祝一下。”

吃饭?

迟清洛眼神一亮,她生平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吃东西。

“好啊,那陪爷爷吃饭。”

很快,迟清洛便扶着秦老爷子朝里面走去,留下了在原地的秦衍。

他自己推着轮椅前行。

饭桌上

秦家的厨子手艺很好,听说大少爷和少夫人没离婚,立马做了一桌子的菜,色香味俱全。

“洛洛呀,多吃一点,你太瘦了。”

秦老爷子不断地往迟清洛的碗里夹菜。

看见自己碗里这么多吃的,迟清洛笑眯眯地点头。

“谢谢爷爷。”

她拿起筷子,先尝了一块糖醋排骨,紧接着又吃了一块红烧肉,瞧见前面的可乐鸡翅不错,刚夹过来秦爷爷就把一盘红烧狮子头放到她面前。

“洛洛,你尝尝这个。”

面对美食,迟清洛自然不会推脱,刚咬下一口,就听到坐在她身边的秦衍幽幽地提醒了一句。

“你不是节食?”


施向南蹲在堂屋门口,看着土墙院子里熟悉又陌生的一切,一脸恍惚。

突然,她跳起来,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

清晰的疼痛从胳膊上传来,施向南却龇牙咧嘴地笑了。

笑容越来越大,然后她干脆笑出了声。

她想起了自己穿越前的那一刻接到的电话——她爸爸没了。

打电话的人原本还不敢直接说,支支吾吾了一阵,告诉她人没了之后,就把过程大致告诉了她。

上山挖药材补贴家用时脚下踩空摔了一跤当场昏迷,附近却没有其他人及时发现。

老家里这段时间火头根涨价,村里人只要有点空闲就拿着锄头到处挖,他为了找药材走得偏了些。

打电话的人还不知道怎么安慰施向南,她就想到了不知道在哪本书上看来的一句话:“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不在,人生只剩归途。”

她的人生,从此后也只剩归途。

那一瞬间的疼痛让施向南意识模糊,再醒来时她就发现自己变年轻了、人在老家的院子里。

施向南本来以为自己在做梦,已经把院子里里外外都摸了一遍,终于忍不住大着胆子掐了自己一把——

疼!

没醒!

所以这不是梦。

“姑姑,你哭了?”

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施向南下意识抹了一把脸,却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满脸都是泪水。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

施向南第一反应是去包里找纸巾,摸了个空之后才想起来,这时候她连包都没有,哪来的纸巾。

但是……

她试着去衣兜里一摸,果然摸到一块柔软的小手绢。

拿出来一看,果然是大哥大嫂结婚时她给她的那块,白色的棉布上带着指甲盖大小的浅紫色小花。

施向南忍住心头的激动,看着跑到自己面前的小萝卜头。

他不知道去哪里玩了,刚从外面回来,一头一脸的汗,脸上花猫一样一团一团的脏污,抓住她腿的手指甲缝也全是黑的。

这是大哥结婚一年后生的小侄子,看这模样大概三四岁大。

“飞飞,你去哪儿玩了?”

飞飞扁扁嘴,委屈地说:“爸妈说,不听话挨揍,不叫我跟着你。我找牛娃、岩岩……”

施向南一直很有孩子缘,她也喜欢小孩儿。

没去南方的时候村里的小孩都喜欢跟着她玩,去了南方的大城市也总是大孩子小孩子们先对她释放善意。

她还记得家里的小萝卜头们不管大小总爱缠着她。

家里人都习惯了。

她没去学校的时候,家里也挺放心把侄子交给她看管的。小萝卜头可听她的话了。

所以大哥大嫂为什么不让飞飞跟着她?

印象中,她在家时只有一段特殊时期她心情不好、家里人说话声音大点都怕刺激到她……

施向南的心跳又控制不住地开始加速。

“飞飞走,姑姑带你去洗手。”

把小侄子洗干净后,施向南拉着他一起出了院子。

她已经搞清楚自己重生回哪一年了,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家里人。

这一年是1991年,她高考落榜了。

其实在这个大学还没有扩招、大学生国家还包分配工作的年代,大学文凭的含金量是真的很高,相对应的,大学是真不好考。

施向南后来看过她高考这一年的数据,1991年全国考生两百九十六万,录取六十二万,录取率是百分之二十一。

换言之,这一年百分之八十的考生都没能考上大学。

所以施向南考不上也不代表她就是个学渣了。

这年头的高中文凭也很值钱的。

但是刚刚落榜、还没过十八岁的施向南钻了牛角尖。

虽然施家往上数五代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条件不怎么样。

但施向南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儿,家里人从小到大都很疼。

连比她小一岁的小弟也从小就被教育要让着她这个当姐姐的。

再加上施向南在学校的成绩稳在年级前五十,长得又好看,学校里的老师学生也都喜欢她,导致她挺骄傲的。

估分填志愿时全都填的本科,一个专科院校都没填。

自信过了头,确定落榜后施向南就格外接受不了。

家里人那段时间进进出出都放低了声音,也不让人提起任何关于大学、高考的事。

怕同样是高中生的小弟施向北在跟前儿刺激到她,直接让他到外婆家去了。

重生回来的施向南只想说,不就是落榜吗,多大点事啊!

真要是考上了,她现在就要头疼是读书还是赚钱的问题了呢。

这可是1991年啊!已经八月底,马上就是九月份了,很快1992年的春天就要来了。

这几年就是我国改革开放的风口浪尖上,后来的说法是这一时期的南方遍地是黄金,只要愿意弯腰去捡就能发财。

施向南牵着小侄子刚刚走出院子大门,迎面就撞上了从地里回家来的一大群家人们。

年轻了十几岁的爸妈,还有完好无缺的大哥二哥、脸上总是带着笑的大嫂。

后来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大哥大嫂是家里的顶梁柱,真正的上有老下有小,重担慢慢压垮了他们的脊梁。

大哥意外残疾后,大嫂就再没有了笑容。

“爸妈!大哥大嫂!二哥,你们从哪儿回来?”

她的语气让施开阳和张秀珍脚下猛然顿住,后面的施向东夫妻俩也相互看了一眼——

倒是老二施向西,直接问道:“南南你想通了?”

施向南点头:“想通了。我的高中文凭也是咱们施家洼头一份儿。”

施家人这些天心里头一直悬着的大石放下了。

“是啊,咱们村子这些年也就出了你一个高中毕业生,已经是咱们施家一等一有出息的了。”

“对,老话说的那也是祖坟冒青烟啦!你考完试的时候我还看见你爷去给咱老祖坟烧纸。”

“你那分数也挺高的,专科分数线也过了,要不是——”

施向西这句话没说完就被施向东踢了一脚停住了。

他挠了挠头:“那咱要给婆婆家带信儿叫向北回来不?”

施开阳瞥他一眼:“他都开学了,踏踏实实在学校好好念书,还回来干啥?”

“已经开学了?”

“这么快?”

“他开学高二,转眼就高三,不得抓紧时间学习啊?”

“也是,小妹也是这么过来的。”施向西没心没肺地说出口才觉得不对,赶紧去观察施向南的表情,看到她没有不高兴,他这才放心。

“小妹你是真想通了?”

施向南郑重地对着全家点点头:“真想通了,我准备做个体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