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武侠仙侠 > 龙渊神帅

龙渊神帅

硬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天朝少帅,这个称号被无数将士所铭记,能够配得起这个称号的只有一人,他是秦渊!殊不知如今功成名就的男人,却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悲惨过往。当年秦渊遭奸人所害,举族入狱,他有幸逃过一劫,也正是因此契机从戎,经过了七年的浴血奋战,终于屹立于世界之巅!不过如今,他却放弃了那些虚名,毅然决然的选择回归都市,只因为在那里有他日思夜想的妻儿……

主角:秦渊,林仙儿   更新:2022-07-16 13: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渊,林仙儿 的武侠仙侠小说《龙渊神帅》,由网络作家“硬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天朝少帅,这个称号被无数将士所铭记,能够配得起这个称号的只有一人,他是秦渊!殊不知如今功成名就的男人,却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悲惨过往。当年秦渊遭奸人所害,举族入狱,他有幸逃过一劫,也正是因此契机从戎,经过了七年的浴血奋战,终于屹立于世界之巅!不过如今,他却放弃了那些虚名,毅然决然的选择回归都市,只因为在那里有他日思夜想的妻儿……

《龙渊神帅》精彩片段

天朝,北境。

苍莽雪山。

极目之处,便是敌国战场。

万里雪域,早已被染成一片触目猩红!

烽烟未熄,飘荡千里。

望不到边际的雪域高原之上,再不见活着的敌国一兵一卒。

残肢断臂,尸横遍野,触目惊心。

雪峰之巅,一道巍峨年轻身影迎风而立,身上黑色大氅披风猎猎。

为其撑伞的,则是一个肩抗三颗璀璨金星的青年军官,官居上将!

此人,正是天朝北部战区司令员,叶战!

二十九岁,已然执掌天朝国八大战区之一,位列军方权力巅峰!

世间,能有资格让其撑伞的,唯有一人!

天朝少帅,秦渊!

两人身后,铁血十八将,立于雪中,不动分毫。

十八道笔直身影,如利剑出鞘一般挺立,锋芒毕露。

更远处,数十万天朝将士单膝跪地相迎。

“经此一战,白象国百万大军尽没!”

“我天朝以北,从此再无战事!”

“功成名就,该离开了!”

秦渊双眼微微眯起,轻抚手中配枪,声音在雪峰之间回荡。

话语落,他转身向着雪峰之下缓步走去。

“少帅,真的要走么?”

收起伞,叶战看向那年轻背影,声音带着些许沉重。

“从军七载,直接或间接死在我手中生灵,不计其数!”

“往后边疆安定,我也该回去了。”

秦渊脚步顿住,喃喃自嘲道:“当年,我遭人陷害,父母双亲为护我周全,双双锒铛入狱!”

“京都张氏少主,在我面前自比为神,逼着我与已有婚约的未婚妻退婚,将我驱逐!”

“有些失去的东西,也是时候该由我亲自拿回来了!”

说着,秦渊眼中闪过一抹凌厉杀机!

微不可查,却凝结成霜有如实质!

不再停留,向着不远处那座等候多时的武装直升机而去。

铁血十八将如影随性,不离左右。

“少帅,我陪您!”

叶战没有犹豫,直接摘下肩上军章,欲追随秦渊离去。

不料,却被秦渊抬手拦住。

“你留在军中,比跟在我身边对我帮助更大!”

秦渊登上直升机,偏头微微一笑,缓缓开口说道:“此番平定北疆之乱,我已位极人臣,封无可封,赏无可赏!”

说着,微微一顿。

秦渊仰头看天,喃喃自语:“我不离开军中,他们何以心安呐!”

话语落下,他灿烂一笑,拾阶而上,登上武装直升机!

身后万千将士,以北境之王叶战为首,齐天震吼席卷而起,直冲云霄。

“吾等,恭送少帅!”

金秋九月。

天朝国,天南行省,四方城机场。

“我,回来了!”

秦渊一袭黑色风衣,狭长双眼微微眯起,不怒自威,充满压迫感!

指尖细长的香烟燃灭不定。

身后,一十八道身影如剑挺立,如影相随,形成一股气势,让人心颤。

阔别七年,重归故土。

秦渊张开双臂,大口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中熟悉味道。

他嘴角微翘,眼中却有浓郁杀机涌动!

七年前。

秦渊贵为四方城第一世家秦家少主,得罪京都某一巨头之子,祸连秦家满门。

那时,秦家虽如日中天,在整个天南行省都是顶尖存在。

可惜,比起京都那些千年传承古老家族,差距却依旧是天上地下。

最终,秦氏落败。

起因,却仅仅是那所谓京都巨头之子,觊觎秦渊未婚妻林仙儿之美貌,欲行不轨。

后被赶来的秦渊出手所阻,含怒出手之下,将其误杀!

事后,爱子被杀,京都巨头震怒。

为求自保,昔日秦家之盟友,一夜间尽数背叛。

就连即将成为姻亲,缔结百年之好的林仙儿背后家族林家,也逼着林仙儿与秦渊退婚。

秦家孤立无援,所有产业一夜尽毁。

除却被某个神秘老人意外救走的秦家少主秦渊之外,秦家再无一人幸免!

秦渊父母亲朋,合共一百九十多人被牵连,锒铛入狱。

关押至今,不见天日!

这七年,秦渊被那神秘老人送入天朝边军之中磨砺。

怀着对京都巨头家族的恨,秦峰从微末底层一路崛起,以雷霆手段在战场上杀到敌对国家胆寒。

不过短短七年,便成为在天朝国一之下万人之上的天朝少帅,位极权力巅峰!

可惜,乡音未改,却已物是人非!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秦渊随手掐灭了香烟,目光沉沉。

“少帅,秦老家主以及您的母亲族人,已在半个小时前从狱中接出!”

话音落下,说话之人恭敬的递给秦渊一本册子。

“七年间,狱中人缕缕针对他们,听候少帅发落!”

秦渊眼眸微抬,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笑意:“知道了。”

“少帅,还有一事!”

说着,张龙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身为铁血十八战将的首领,此刻言语吞吐,必然不会是小事!

“说!”

秦渊声音很轻,却让张龙脸色骤然大变,恭声道:“夫人,有下落了!”

“什么?”

秦渊瞳孔微微一缩:“她…在哪?”

“少帅,准确的说…”

略微沉吟,张龙身子挺得笔直,沉声开口道:“天神组那边,找到夫人的女儿了!”

“她的女儿?”

秦渊微微一怔,手掌猛然一颤。

当年那场变故,林仙儿不顾家族禁足,偷偷溜出来准备与秦渊私奔。

正是在那一晚,两人有了夫妻之实。

林仙儿在他最狼狈无助时刻,将自己整个人交给了自己。

后来,林仙儿还是被闻讯而来的林家强行带走了。

可是,祸不单行!

当秦渊穷途末路之时,林家传来林仙儿神秘失踪的消息。

正当时,他身陷围困,重伤垂死,幸被人所救。

七年时间,化身战场修罗。

如今他荣耀归来,定能许她一个美满人生!

可现在收到如此消息,不由让他心中一沉。

她,竟然有孩子了?

会是谁的?


红色的本本上面,只有两个字:证件。

王猛伸手接了过来,打开。

里边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张龙的身份证明。

“呵,什么玩意。”

王猛随手扔了回去,嘲讽道:“还北部战区总司令,你怎么不弄个天朝总务院。”

“就算是作假,也得用点心吧。”

以他的资格根本就不认识这种证件,自然而然的认为,张龙是冒充的。

笑话,区区战区司令,会到这里来吗?

“哈哈哈……”

张忠志和郑谷全双双大笑。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秦家小子,当年你是漏网之鱼,今天绝不可能让你再逃脱。”

张志中有些激动。

当你秦家人全部入狱,唯独少了秦渊,京都张家为此大怒。

现在,秦渊却主动送上门来,将他抓住关起来,那是大功一件。

至少可以更近一步,直接进入市议会,说不得可以进省警署……

“王队长,你还愣着做什么,把他们都抓起来。”

郑谷全大手一挥,也是立功心切。

“是……”

“砰!”

王猛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一声枪响震耳欲聋。

对面,张龙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把手枪,枪口冒着白烟。

王猛的身子栽倒在地,双眼圆睁,额头上一个洞口,霍霍冒出红的白的。

所有人都吓傻了。

张志中和郑谷全长大了嘴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好一会,无比惶恐的张志中才反应过来:“你们为什么不开枪?”

“他太可怕了,开枪的话,死的会是我们。”

副队长浑身衣服都被汗湿透了,看着死去的王猛,满眼都是恐惧。

张龙久经沙场的威压,是用血和生命堆出来的,岂是他们能够抗衡。

一群废物。

张志中忘记自己是如何害怕,暗暗骂了一句。

“秦渊,你们敢开枪杀人,这次你插翅难逃。”

“我现在就叫警署卫队过来,有种你别走。”

他不知道秦渊是不是疯了,敢纵容开枪。

反正他背后有京都张家,什么都不用怕。

说着,张志中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可以,随便你叫谁过来都行,我倒是要看看,你们烂到了什么程度。”

秦渊冷冷一笑,踏步就走。

父母族人还在受苦,秦渊一刻不想耽搁。

张龙紧随其后,还不忘记抓着已经傻眼的郑谷全。

监狱内部的工厂里边,机器轰鸣作响。

一个个面色呆滞的人,机械的劳作着。

秦家所有人,不管男女都在这里干活。

疲惫的工作之后,回去还要受到其他人的欺压。

这期间几十人去世,巨大的压力,已经让他们变得麻木不仁。

秦渊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他的心,剧痛无比。

一股滔天杀意冲天而起。

“京都张氏,你们必死。”

这一刻,秦渊誓要张家给予的磨难,百倍千倍的还回来。

“监狱长。”

看守见到郑谷全,立马打了个招呼。

“停下,让他们都停下。”

郑谷全大叫道,生怕慢了就会落得和王猛一样的下场。

秦家的人缓缓转过头来。

秦渊快步走到一对夫妻面前,跪倒在地。

“爸,妈,不孝儿秦渊回来了。”

秦家所有人都是浑身巨震,双目之中渐渐有了光彩。

“小渊,你是小渊。”

骤然看到儿子,秦恒泰浑身颤抖,老泪纵横。

李玲更是一把抱住了秦渊,放声痛哭。

七年的时间,他们都以为再也见不到儿子了。

秦渊站起身来,扫视了一圈:“大家受苦了,我秦渊回来,再也没有人能动你们分毫。”

一行人浩浩荡荡,向外面走去。

监狱门口,已然停满了警署的车。

足足上百人的警署卫队,将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等到秦渊他们一现身,哗啦啦,数不清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秦渊。

“小渊,这是怎么回事?”秦恒泰慌张说道。

原本以为他们是被放出来了,没想到是这么一副场景。

其他秦家人,更是无比慌乱,甚至有的举起了双手。

“爸,交给我。”

秦渊大踏步走到最前边。

七年前,家人因他被连累。

七年后,他将成为家人最坚实的守护。

“秦渊,你当中行凶,罪不可赦。”

“你不是有能耐吗,你不是有枪吗,来啊,开枪啊。”

此刻,张志中哪里还有丝毫的害怕,嘴角噙着冷笑和疯狂。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杀秦渊的。

要活捉秦渊,交给后边的主子处理,这才是狗腿子应该有的觉悟。

看着那些大义凛然,一个个穿着制服拿着枪口对准秦渊的人,张龙怒不可遏。

他们在前线浴血奋战,这些人在背后,就是如此作恶吗?

“老大,怎么办?”

张龙问道。

他只带着一把枪。

虽然他和秦渊不惧,但是子弹无眼,伤了少帅家人那就不好了。

秦渊冷冷一笑:“看来,这些人,都已经烂透了。”

警署卫队因为张志中一个电话,竟然全员过来,可见没有明辨是非的人。

对他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对普通老百姓,会是怎样。

这样的卫队不烂,那什么才叫烂。

“张龙,把市司律叫过来。”

市司律,乃是一市的父母官。

“是。”

张龙立马开始叫人。

对面张志中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像是听到了多好听的笑话,放声大笑。

“哈哈,秦渊啊秦渊,你可真能装。”

“还市司律,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条漏网之鱼,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

“成,我就等你,看看你怎么让市司律过来。”

张志中抱着胳膊,摆出看戏的姿态。

背后整个警署卫队,也不时的发出低笑。

显然,他们也觉得今日碰到了个神经病。

背后,秦家众人脸色变幻不定,可谁都没有说话。

麻木的神经,不是立马就能够好起来的。

不到十分钟,一辆奥迪车呼啸而来,停在了双方中间,发出刺耳的刹车声。

张志中一看,顿时心脏猛的一跳:“他怎么真的来了?!”

那车牌号张志中再熟悉不过,正是市司律的专车。


市司律徐光锋今年四十八,身形微胖,个头不高官威倒是十足。

他刚下车,张忠志就迎了上来:“市司律。”

“这怎么回事?”

看到现场,徐光锋眉头皱起。

不等张忠志回到,他又问道:“刚刚谁给我打的电话?”

刚刚有人自称北战区司令员,给他打了电话,让他速来海平监狱。

“我打的。”

张龙淡淡说道。

“你?”

徐光锋眉头皱的更深。

开什么玩笑,一个战区司令员会这么年轻。

刚要发怒,秦渊已经开口:“七年前,秦家几十人因冤入狱,警署罔顾国法,严重失职。”

“狱中数十人丧命,这是视人命如儿戏。”

“如此种种就在你这个市司律眼皮子底下发生,你是怎么做的官?”

一上来,秦渊直接呵斥起来。

“你是谁?”

徐光锋眯起了眼睛,怒气暗生。

在天海市,还没有人敢和他这么说话,更何况还是个年轻人。

“市司律,他是秦渊,秦家当年唯独逃脱的人。”

张志中将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

徐光锋绷着脸,打着官腔说道:“海平警署办案,一向公平公正,秦家的罪证也是摆在面上的,哪有什么冤屈。”

紧接着,徐光锋面色一沉:“倒是你,我听说你杀了人潜逃,现在还敢过来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你认罪吗?”

七年前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原因,徐光锋这市律司,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这背后可是牵扯到了京都张家。

他一个小小的市律司,又怎么可能傻乎乎的去得罪张家呢。

秦渊心中恍然。

看来,对于那个案子,海平市从上到下,都达成了一致。

好你个京都张家,不愧是顶级家族。

不过可惜,我秦渊已经不是当年的秦渊,再也不是你们可以随意诬陷的秦渊。

“好一个市司律,好一个蛇鼠一窝。”

秦渊冷冷说道。

早该想到的。

若不是这个徐光锋的允许,纵然秦家全部入狱,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冤魂。

“你说什么?!”

徐光锋勃然大怒。

“您听到了吧,这个小子多么的狂妄。”

张志中火上浇油。

狠狠瞪了他一眼,徐光锋不悦道:“你这个署长是怎么做的,看到罪犯,还不拿下。”

“对,应该拿下。”

张志中使劲点头,就要让人将秦渊和张龙抓捕。

“张龙,调城备军。”

“是。”

张龙答应一声,立马拿住手机,拨打了个号码。

那边很快接了起来。

“5436……”

张龙说出了一段复杂的代码,命令道:“五分钟集合,地点海平监狱。”

徐光锋见状,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从未想到,秦渊也来这么一出。

说调城备军就和理所当然的一样。

怎么可能?

便是他,想要调动城备军,也得需要十分繁琐的手续。

就算是那个张龙真的是军人,这个年纪顶多也就是个小小的长官,哪里能够调的动城备军。

“秦渊你也太狂妄了,你以为你是谁,马上把他抓起来。”

有徐光锋在,张志中更加肆无忌惮,下令抓人。

“慢着。”

徐光锋冷冷一笑:“我倒是要看看,他这是演的哪一出戏。”

还调动城备军,瞧你厉害的。

你以为你是谁,你是天朝少帅吗?

秦渊淡然站着,面色平井无波。

轰隆隆……

不过才三分钟,大地忽然颤抖起来。

徐光锋和张志中不约而同转头看去,双双脸色大变。

视野里,一辆军用悍马在最前边,后边是数十辆军车。

再后边,是全副武装的兵士。

黑压压的,足有上千人。

落地整齐如一的脚步声,似乎能够让人的心跳都开始加速。

再后边,数十辆坦克压阵,隆隆声音正是它们发出来的。

“真……真的来了。”

张志中吞了口口水,情不自禁的说道。

徐光锋更是大脑有着短暂的空白。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堂堂城备军,难道因为一个电话就会出动,这根本不合常理。

此刻,他们似乎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

悍马到了近前停了下来。

一个肩扛两杠一星的军官走了下来。

“孙团长,你怎么来了?”

徐光锋浑身打了个哆嗦,露出难看的笑容。

他还有点侥幸,希望只是城备军恰好路过。

然而,孙克没有看他。

“海平城备军城团长孙克前来报道。”

殊不知,此时的孙克也是一头雾水。

他接到了电话,对方没有点出身份,只是报出了军用代码。

张龙淡淡说道:“是我。”

“长官好。”

孙克二话不说,直接敬礼。

纵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孙克明白,对方有他的直属权。

也就是说,眼前的年轻人,让他们做什么,他们都要无条件服从。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徐光锋身子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他和张志中浑身顿时被冷汗湿透。

完了,这下子彻底的完了。

秦渊身边的人,一个电话就能调动城备军,这身份不知道有多高。

那秦渊呢?

他们已经不敢去想。

“现在,把在场的人全部羁押审讯,该枪毙的枪毙,该发配边疆的发配。”

张龙大声命令道。

“这……”

孙克有些意外,也有些犹豫。

这里边,可是包括徐光锋的。

“这是命令。”

张龙勃然大怒。

“是。”

孙克再没有丝毫犹豫,立马下令。

整个警署卫队没有任何人敢反抗。

笑话,这可是城备军啊。

“你到底是谁?”

徐光锋一下子像是苍老了十多岁,看着秦渊低沉的问道。

“你没有资格知道。”

秦渊淡淡说道。

“秦渊,你敢抓我,张家不会放过你的……”

张志中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大声喊道,眼中满是怨恨。

绝望的人,展现出了最后的一点疯狂。

“张家……”

“很快,你就可以再地狱里,看到他们。”

秦渊眼中,满是杀意。

这,只不过是个开始。

徐光锋和张志中彻底的绝望。

听得出来,秦渊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京都张家,到底惹了个什么样的存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