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武侠仙侠 > 强宠孕妻男神请走开

强宠孕妻男神请走开

MM~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乔以为自己的爱情,是灰姑娘嫁给王子的故事,哪知道在婚礼之上,原本新郎应该站的位置却被一只大公鸡顶替。一时间,她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成为了所有宾客眼中的一个笑话。直到此时,沈乔才明白,终究她不过是一个佣人的女儿,而喻锦琛作为豪门大少,根本就不会对她付出真心。这份羞辱她铭记在心,总有一天,她要让那个薄情的男人体会一次她所遭受的一切!

主角:沈乔,喻锦琛   更新:2022-07-16 15: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乔,喻锦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强宠孕妻男神请走开》,由网络作家“MM~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乔以为自己的爱情,是灰姑娘嫁给王子的故事,哪知道在婚礼之上,原本新郎应该站的位置却被一只大公鸡顶替。一时间,她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成为了所有宾客眼中的一个笑话。直到此时,沈乔才明白,终究她不过是一个佣人的女儿,而喻锦琛作为豪门大少,根本就不会对她付出真心。这份羞辱她铭记在心,总有一天,她要让那个薄情的男人体会一次她所遭受的一切!

《强宠孕妻男神请走开》精彩片段

鲜花,美酒,佳肴,往日清净肃穆的教堂被焕然一新,装饰的十分精致华美。

沈乔站在二楼的楼梯走廊处,眼眸深邃的俯瞰着大堂里一众穿的人模狗样的名流贵族们,嘴角牵起一抹嘲讽。

不经意间撇到一抹修长又熟悉的身影,还不待她定睛细看,那人却仿佛鬼魅一般,忽然就消失了踪影。

眼神四处寻找,略过一个个或身穿礼服的性感女郎,或一身西装油头粉面的富家子弟,但那道隽秀风华的身影仿佛她的幻觉一般,完全找不到一点踪迹。

“新娘子,你傻站那里干嘛,吉时要到了,赶紧准备啊。”

一道不耐烦的刻薄女声从身后传来,沈乔回头。

说话的正是喻家的下人王婶,这老女人素来看她不顺眼,不过沈乔意外的是她此刻正抱着一只红毛的公鸡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她。

眉头皱了皱,那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知道了,我就来。”

伴随着千篇一律的婚礼进行曲,沈乔头盖白纱,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个精雕细琢的小花童,走在临时搭建的华丽T台上,一路鲜花盛放,满天的粉色花瓣如梦如幻。

此时的沈乔在这一刻是有几分激动的,然而走上台之后,当她看到王婶的儿子正一脸邪笑的抱着那只大红色的公鸡,站在本来应该是新郎站的位置上,满眼惊艳的看着她。

沈乔一瞬间感觉如坠冰窟,熊熊的愤怒之火像是要把人蒸发掉,咬牙切齿,喻!景!琛!你竟要羞辱我至此!

“天啊!那是什么?公鸡……?噗哈哈哈,喻家突然要娶一个低贱的下人的孩子,还以为现实版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这么看来妥妥是一部心机婊上位的血泪史啊。”

“哈哈……喻家这是有多不满意这个新娘子啊,才能做出如此有失身份的事情。”

“……瞧那新娘子,一脸的狐媚像,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台下宾客一看到公鸡出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喻家这是在赤裸裸的宣布对这个新晋少奶奶的不喜啊,既然喻家都把事情做在这份上了,那他们也不必给新娘子留什么面子了。

一句句刺骨的话越来越大声的飘进沈乔的耳朵里。

纤细的手指紧紧攥在一起,持续了几秒之后,沈乔难看的脸色一变,又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台下不管多难听的话都好似进不到她耳朵里,手指一根一根的慢慢松开。

随着音乐,继续步履不变的走上前。

暗处的一双眼睛,一直注视着沈乔,不错过她一丝一毫的变化,而沈乔也如他预期的一般悲愤交加。

但是在看到她又在转瞬间调整了自己的心态,那暗处的人瞬间就不爽了,手指用力,手中的高脚杯应声而碎。

破碎的玻璃片划破宛如上帝最美杰作的一双手,血液混着猩红色的红酒液体一起流出,男子犹如大提琴一般醇厚又如羽毛划过人心脏一般令人悸动的声音,缓缓响起。

“这就是你说的绝妙无双的好计策?”


阴沉不定的语气,没由来令人想落荒而逃,莫自衡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喻……喻少……息怒啊……”

牧师望着眼前过分淡定的美丽女子有些愣神,然而他的职责只是为新人宣读誓词,虽然今天的新郎官有些另类,但是毕竟是本市最具声望的牧师,这点大风大浪还是见过的。

所以只是略微诧异了几秒之后,便缓缓念出了誓词,“沈乔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喻锦琛先生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都对他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沈乔愣了一下,心中想的却是她被驴踢了才会愿意嫁给这么一个一心一意想要自己出丑的男人,但是现实是她必须当众说出我愿意。

目光沉了沉,忽略掉心中那种无限失落伤感的情绪,语气清淡,无波无澜,仿佛只是再说无关紧要的三个字。

“我愿意。”

教堂内伴随着沈乔这声我愿意,仿佛瞬间宁静了下来,那些一直在嘲笑着她的名流小姐少爷们,也一时之间感到诧异。

不为别的,正常人可是没有几个能有沈乔的这份心性的,面对所有人的鄙夷跟言语上的攻击,不知道是该夸她荣辱不惊,还是该嘲果然不愧是能攀上喻少的女人,这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实啊。

但不管如何,这一刻,有些聪明人看沈乔的目光已经变了,这位看起来软绵绵又分外美丽的新娘子,再怎么说也是喻景琛明媒正娶的新娘子,不管两人感情如何,但这份心机,闲着没事他们也不会去自找麻烦。

“噗嗤...”莫自衡突然一笑,望向沈乔的眼神,变得意味不明。

“喻少,你这媳妇儿,还蛮有意思的嘛。竟然敢明目张胆的拿你出来当挡箭牌,敢情是一点儿都不介意你这个新郎没有参加这场婚礼啊。”

“呵...”喻锦琛嗤笑一声,微眯的眸子里,迸发出一丝危险的光芒。

“既然她不介意,那我便再给她添点堵,看看她的心究竟能有多大!”

明明是清淡的语气,却让站在他身边的莫自衡没来由的浑身一抖。

可怜的沈乔...先默默替她默哀三秒钟...

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沈乔微微转头,一个不经意间,便对上了那双带着嘲讽的漆黑眸子。

喻锦琛站在二楼护栏处,明明身形隐在黑暗中,却仍旧难掩他的一身风华。

他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衫,套着黑色高定西装外套,微微上挑的眸子泛着冷冽的寒光,鼻梁俊挺,薄唇轻抿着,脸部线条流畅。

从沈乔的角度看上去,喻锦琛剑眉如画,身形颀长,周身锐气缭绕,令人心悸。

突然,喻锦琛勾唇一笑,黑暗中,他的笑容美的令人惊心动魄。

在对上喻锦琛视线的瞬间,沈乔觉得自己犹如被猛的打入了寒冬腊月的冰窖,直直冷透了整副身躯。

这是喻锦琛第一次,用这样极具嫌恶讽刺的眼神看她。

明明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可沈乔却觉得,此刻的喻锦琛,于她而言,陌生的无以复加。


站在原地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一个冰冷的女声便将沈乔的神思引了回来。

这一桌上,一个画着浓妆的女人,嘲讽的看着沈乔,不带任何掩饰的说:“一个下人的女儿,竟然攀上了少爷,沈乔,也只有你才能干出这样龌龊的事情来吧?”

另一个女人接话道:“呵...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才当上了喻夫人,若不然,喻少怎么会连婚礼都不愿意来?”

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将气氛搅的尴尬不已。

二人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周围几桌的人也都能听到。

一时间,投向沈乔的目光,铺天盖地的,全是讽刺与嘲笑。

就像是一根根针,细细密密的扎在了沈乔的身上。

沈乔不由得在心里冷笑,喻锦琛如今就在楼上,等着看她的笑话吗?

可是,她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沈乔勾唇一笑,极尽风华,出口的声音,更是清冷高傲的不行。

“出身如何又怎样?如今当上喻夫人的,到底是我,而不是你们任何一个人。还有,我与阿琛的夫妻私事,管你们何事?”

说完这话,沈乔便欲转身走人。

不曾想,一双突然出现的熟悉大手,猛的紧紧搂住了沈乔纤细的腰,让她浑身变得僵硬无比。

“谁说我不愿意来这场婚礼了?我这不是来了吗?”

轻轻勾起的唇角,显得慵懒又漫不经心。

英俊的面孔,风华绝代。

刚刚嘲讽沈乔的两个女人,一看见喻锦琛,眼神立马变得火热起来。

“喻少,你今天可真帅啊!”一个女人冒着星星眼,丝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爱慕之情。

“喻少!怎么好好的,说结婚就结婚了呢?你知不知道,你可伤了咱们好些姐妹的心!”

喻锦琛勾唇一笑,大手一伸,手指轻轻划过那个女人的下巴。

女人的眼神,立马变得娇羞而妩媚。

“放心吧,我会好好补偿你们的。”

喻锦琛低沉着嗓音,说出这句意味不明的话,显得格外暧昧。

沈乔的心脏,犹如突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拽住,疼的快要窒息。

当着她这个新婚妻子的面,在他们俩的婚礼上,跟其他女人暧昧不明,甚至还有肢体接触。

喻锦琛这是故意在打她的脸吗?

一时间,众人望向沈乔的眼神,除了嘲讽讥笑,还加上了同情怜悯。

被喻锦琛调戏的女人,脸颊上立马浮现出两抹红晕,低头娇羞道:“那姐妹们就等着喻少来了...”

“今晚就来...”

喻锦琛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灼热,加上那英俊到人神共愤的面孔,撩的在场的女生皆是面红耳赤。

当然,除了脸色发白的沈乔...

沈乔只觉得,自己难受的快要待不下去了。

她只感受得到,自己腰间那双大手,用力抓着她的肉。

滚烫,灼热,似乎要将她捏扁揉碎。

今天听见了多少刺人的嘲讽啊,可沈乔都可以不去在意,依旧游刃有余的游荡在这些人群里。

言笑晏晏,不卑不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