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错爱成瘾云少夫人失忆了

错爱成瘾云少夫人失忆了

奶香玉米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失忆梗、豪门纠缠系列女频现言小说,《错爱成瘾云少夫人失忆了》强势推出,作者“奶香玉米汁”的原创佳作,剧情发展顺畅,人物性格突出,夏洛舒与云景炎这对主cp的情感路线发展的顺应人心,小说主要介绍了:三年前的这个时候,夏洛舒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被人推进了手术室,紧接着她连自己的孩子都没能见上一面便被人丢弃了!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她带着空白的记忆归来,为的就是要搞清楚记忆深处的那个人究竟是谁,追寻着线索她一点点的剥开谎言的面纱。

主角:夏洛舒,云景炎   更新:2022-07-15 2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洛舒,云景炎 的女频言情小说《错爱成瘾云少夫人失忆了》,由网络作家“奶香玉米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失忆梗、豪门纠缠系列女频现言小说,《错爱成瘾云少夫人失忆了》强势推出,作者“奶香玉米汁”的原创佳作,剧情发展顺畅,人物性格突出,夏洛舒与云景炎这对主cp的情感路线发展的顺应人心,小说主要介绍了:三年前的这个时候,夏洛舒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被人推进了手术室,紧接着她连自己的孩子都没能见上一面便被人丢弃了!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她带着空白的记忆归来,为的就是要搞清楚记忆深处的那个人究竟是谁,追寻着线索她一点点的剥开谎言的面纱。

《错爱成瘾云少夫人失忆了》精彩片段

从海棠国飞往淮城的飞机上。

“不,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夏洛舒捂着肚子,满脸哀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舒舒,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爱了不该爱的人,还怀了他的孩子。”

男人沉着脸,对身后的人冷声吩咐:“把她的孩子取出来,处理掉。”

“不,不要……”

夏洛舒从恶梦中惊醒,三年来她时不时就会梦见这个场景,真实地仿佛是她的亲身经历。

自从三年前的车祸,她的记忆就出现问题,忘记了过往所有的人和事。

这次回国,除了处理公司的危机,就是为了找回曾经的记忆。

她想知道梦里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她是不是真的有过孩子?

“夏总。”

夏洛舒的思绪被助理的声音打断:“接我们的人已经到了。”

“走吧。”

夏洛舒站起身,和助理一起走下飞机。

她现在是一家医疗集团的执行总裁。

一个月前,她的竞争对手在昏迷了三年之后,突然醒过来。

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垄断整个医药市场,说服淮城所有的医药企业一起抵制她的医药公司。

上车后,助理递给她一份公司现状的文件:

“夏总,由于景辰集团的制裁,如今已经有五家医院停止从我司进药,五家原药商停止为我们供应药材,照这样下去,不出半年,我们的医药公司与旗下的中医院,将会被踢出淮城。”

夏洛舒眉头轻蹙,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棘手。

看来对方是不想给她留活路,一定要吃掉她的公司。

夏洛舒合上文件,出声问道:“之前我让你约见景辰总裁,他答应了吗?”

“答应了,他把时间定在了今天,地点是他的私人庄园,我刚刚接到他助理的电话,云总要你半小时之内到场,否则会取消与你见面。”

“这个王八蛋。”看来他是知道她刚下飞机,半点休息的时间都不肯给她。

夏洛舒骂了一句:“送我过去。”

半小时后,夏洛舒准时出现在云家庄园。

“你是夏小姐吧,请跟我来。”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女人,把夏洛舒带到二楼的房间门口。

“先生就在里面,夏小姐请进。”管家说完,转身下了楼。

夏洛舒看着虚掩的房间门,想到她听来的传闻。

云景炎,国际第一集团,景辰集团总裁,淮城四大家之首云家的长房长孙。

性情阴翳,手段残忍,凡是被他盯上的公司,没有一家能逃脱得了破产的命运。

就是这样一位商界天才,在三年前的连环车祸中重伤昏迷不醒,直到一个月前。

要不是为了公司,夏洛舒并不想与这种性情残暴的人打交道。

她心里微微发紧,轻轻推开房间门。

还不等她看清屋内的情景,手腕就被人一把抓住,身体被重重地往前一带,人已经被按进沙发里。

上首的男人面容冷峻、目光深邃,左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从眼角延伸到耳侧,让他原本英俊的面容染上一层阴戾。

夏洛舒一阵心惊胆颤。

眼看云景炎的头越来越低,沉重的呼吸几乎要喷到她的脸上。

夏洛舒紧张地抵着他的肩膀:“云……云先生。”

“嘘……叫炎哥。”云景炎抓住她的手,轻轻收拢,目光灼热地盯着她。


三年了,他们已经三年没见过面,从车祸醒来的那一刻开始,云景炎就没有停止过想夏洛舒,她呢,是不是也一样想他?

夏洛舒偏开头,躲开他亲下来的唇:“炎哥,我……我是来跟你谈生意的,你先松开我。”

“谈生意?”云景炎轻笑一声:“三年未见,你怎么能只想着生意?”

不然呢,别说她没记忆,就是有,就他对她公司步步紧逼的做法,还指望她想着他不成?

“炎哥,我知道我们两家公司之间有些误会,你能不能先听我说。”夏洛舒慌张地按住云景炎扯向自己衣服的手,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他们不是竞争对手,死对头吗,为什么云景炎不按常理出牌?

“好啊,那我们去床上说。”他一边回答,一边低下头亲吻夏洛舒修长的脖颈线与锁骨……

不是说云景炎很爱他的妻子,对别的女人根本不感兴趣???

当夏洛舒感觉到身上一凉,她就知道,所谓的传闻恐怕没有一句靠谱,真实的云景炎就是个禽兽。

她拼死挣扎:“王八蛋,你松开我。”

“你逃了三年,以为我还会放过你?”云景炎的手抚过她的眼角,擦掉那里滴落下来的眼泪:“不愿意吗?”

“难道我应该愿意?”夏洛舒咬牙彻齿地瞪着云景炎。

对此刻的她来说,云景炎是她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一个陌生人二话不说的就拉她上床,还想她乐意,是不是有病?

云景炎笑了一声:“你迟早会愿意。”

他把她拦腰抱起,扔在里间的大床上,然后欺身而上。

“等……等等,我们谈谈。”夏洛舒往前爬。

云景炎拖住她的脚踝,把她跩回身下:“谈什么?”

“你想要我的公司,总有理由,告诉我,什么条件好商量。”

“谁说我想要你的公司?”云景炎微微一笑,眸色里极尽柔情:“我想要的是你。”

“所以你对我的公司出手,是为了逼我回国?你的目标是我?”

这么说他们之间不仅仅是竞争对手,还有可能十分熟悉?

在她愣神期间,云景炎已经倾身扣住她的双肩,把她紧紧地锁在身下:“恭喜你,答对了。”

夏洛舒仰起头,在他眼里看到了疯狂执拗地占有欲,他想要她,这个认知让她感到一阵慌乱,整个人被恐惧感包裹,再也无心他想。

她拼命地挣扎、反抗,想要逃离他的钳制,可是她越挣扎,男人的禁锢越执着。

他掐住她的下巴,轻咬她的唇:“你逃不掉的,你是我的。”

永远都只能是他的,谁也别想抢走!除非他死了。

云景炎疯狂而迫切,不管不顾地撕开夏洛舒的裙子,紧紧地拥抱她。

夏洛舒自知逃不掉,可她不甘心。

她的指甲掐进他的肉里,对他撕咬抓挠,嘴里发出低吼谩骂:“凭什么你说是就是,我不是任何人的,我是我自己的,你松开我,混蛋。”

她挣扎的越是厉害,云景炎的动作越是粗鲁,她的裙子被扔到地上,带着剥茧的手掌捧起她的脸。

云景炎无视她掐进他肉里的指甲,低下头浅尝那丝丝芳香。

他像贪婪的兽,轻嗅过她的发丝,在她奶白色的肌肤上留下一道红痕……

夏洛舒低声轻泣,咬牙骂他,眼泪一串串地滚过。


云景炎的手指轻轻抹掉夏洛舒的眼泪,终究没舍得忤逆她的意愿。

他扯过被子,把俩人罩在里面,双手圈住她,恶狠狠地威胁:“你再哭,我现在就办了你。”

“……”什么意思?夏洛舒所有的动作声音戛然而止,难道她不哭,他就能放过她?

夏洛舒仰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云景炎伸手盖在她脸上:“别这么看我,我怕我忍不住。”

他的身体火热,紧紧地贴着夏洛舒,那触感,让夏洛舒身体一僵,不敢再乱动。

“陪我睡会。”

云景炎把夏洛舒当抱枕一般抱在怀里,缓缓闭上眼睛。

“……”他这是什么意思?

夏洛舒彻底懵了,僵硬片刻,耳边已经传来云景炎轻浅的呼吸声,这睡得也太快了吧?

搞没搞错?夏洛舒彻底凌乱了。

她跟云景炎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如此的残暴不讲道理,她记忆里伤害她的人会不会就是他?

不过这时候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夏洛舒抹过眼角,试着挣扎,想要逃离云景炎的怀抱,才刚动,就被男人收紧的胳膊抱得更紧。

“乖。”云景炎嘟囔了一句,带着点胡碴的下巴还在她的额头上蹭了蹭。

这……

夏洛舒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又与云景炎撕闹一场,早就累脱力。

被云景炎紧紧地抱在怀里,开始还紧张害怕,随着云景炎的呼吸越来越沉,她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放松。

这一放松,她就不由自主地打量起云景炎。

闭着眼睛的男人,看起来没有那么可怕,连他脸上的疤也少了几分戾气,睫毛挺长、嘴唇有些薄。

据说这种唇的人,凉薄无情,心硬狠戾,是天生的孤家寡人,不会爱人,也不会被人爱。

夏洛舒想到他刚刚对自己的强迫,心想,就这种变态,活该孤单一辈子。

她瘪了瘪嘴,注意到他眼睑下的青影。

这人是不是从来没睡过觉,怎么跟熊猫似的?

夏洛舒一边嫌弃,一边思虑万千,想着要如何逃离他的魔爪。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看外面的天色逐渐暗下来,夏洛舒总算感到抱着自己的胳膊没那么紧了。

她小心翼翼地往下蹭了蹭,还好,没再收紧,她又蹭了一下。

总算从云景炎的怀里钻出来,她来不及多想,翻身下床,捡起地上的裙子才发现,已经破得不能穿。

这个变态!!

夏洛舒回过身,想找一件蔽体的衣服,正好对上云景炎睁开的眼睛。

她吓得往后退了数步,双手紧紧地护在胸前。

“柜子里有衣服。”

云景炎坐起身,从床头拿过打火机,他没穿上衣,露出好看的胸肌线条跟强劲有力的双臂。

十分性感——不要脸!

夏洛舒眸色暗了暗,转身打开衣柜门。

满满一柜子女装,让夏洛舒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嘲讽地往上弯了弯:“没看出来,云先生还是位女装大佬。”

“别闹,这些都是你的。”

“我的?”夏洛舒手指发烫:“开什么玩笑,我的衣服怎么会在你的衣柜里,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你认为我在跟你开玩笑?”云景炎眸色下沉,双眼里透着浓浓的危险气息,像是蛰伏而动的野兽。

夏洛舒骇了骇,慌张地扯出一条裙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