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逍遥太子爷

逍遥太子爷

若徐尘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机缘巧合之下,殷商穿越成了古代的纨绔太子,开局他坚守本心,果断拒绝了美女的引诱。而后在追妻的途中,他偶然间扭转了两国的战局,使岌岌可危的我朝立于不败之地,使敌国公主与之坠入爱河。从此,他不再是众人眼中的纨绔,而是天下无敌……

主角:殷商   更新:2022-07-15 22: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殷商 的女频言情小说《逍遥太子爷》,由网络作家“若徐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机缘巧合之下,殷商穿越成了古代的纨绔太子,开局他坚守本心,果断拒绝了美女的引诱。而后在追妻的途中,他偶然间扭转了两国的战局,使岌岌可危的我朝立于不败之地,使敌国公主与之坠入爱河。从此,他不再是众人眼中的纨绔,而是天下无敌……

《逍遥太子爷》精彩片段

东宫。

瑶台琼室,龙涎香四溢。

殷商在玉榻上醒来。

一道倩影正背对着他,用力的撕扯着衣物。

身形婀娜,凹凸有致!

一看就是生儿子的料!

太美了!

想不到这家的剧本杀竟然还有这个……

嘿嘿,那就别怪他辣手摧花了!

殷商用力的吞了口口水。

似乎听到了动静,美人儿转身。

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印入殷商眼帘,还穿汉服?

店家真是有心了,好评!必须五星好评!

他直勾勾的盯着女人,恨不得来个猛虎扑食。

女人杏眸中闪过一抹讶异,眉如远山,眼波涟涟,端庄又清纯。

他怎么这个时候醒了?

丞相的计划还得半个时辰……

女人轻咬着下唇,决心硬着头皮上!

无论如何也得拖到丞相来!

“殿下,您喝多了,让涟儿伺候您休息吧~”她声音软糯,玉手贴在了殷商的胸口上,极其主动。

殷商呼吸沉重,心跳加速,他可还是个童子鸡呢。

看到他灼热的目光中满是期待,殷涟唇角上扬。

猎物要上钩了!

千钧一发之际,殷商的脑海里突然多出了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

原主是大商的太子殷商,眼前的是皇帝从民间选拔、亲封的公主——殷涟。

不是陪玩小妹!!!

他穿越了?

他废了几分钟才理清楚眼下的局势。

敌军犯境,连破三城,要求割地、赔款,外加公主下嫁。

故而,商皇册封殷涟,赐姓为殷。

原主身为太子,终日沉迷酒色,不理朝政,臭名昭著。

朝中无一人不想废黜了他!可惜还未抓住大过……

他用力的捏了一把大腿,痛意真切。

这不是做梦!

好啊,苦兮兮的上班族摇身一变就成了太子!老天终于睁眼了!

既然给他这个厚待,他可就不能辜负了!

做个风流太子,岂不爽歪歪?

不过,眼前的美人儿倒成了一块烫手山芋……

原主荒淫无道,别家的千金小姐都恨不得退避三舍,她怎么就主动送上门来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

朝中那么多大臣想除了他,这怕是一场专门为他布局的陷阱!

他双拳紧攥,目光阴沉,只要他与这女人发生关系,一定会有人闯进来,高举正义的大旗,废黜他这个太子!

殷商后退一步,拉开了二人间的距离,“皇妹可是要前去和亲的人,别坏了自己的清白。”

殷涟微微一愣,这狗太子之前不是对自己垂涎三尺吗?

莫非是她不够妩媚?

她当即就扭动着蛇形的腰肢,又把衣襟往下拉了拉,“殿下,你我并非血亲,我也不想远离故土,那帮蛮人可怕的很……还求殿下垂怜……”

盈盈一拜间,赤红的肚兜落入殷商眼底,春意盎然。

他不由呼吸一紧。

殷涟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太子果然是个色胚,她稍加引诱就受不了了!

马上,这大商的储君就会换人了!

殊不知她这点小心思根本逃不过殷商的眼睛!

殷商一步步逼近她,捏起了她精致小巧的下巴。

来了来了!她内心狂喜,心脏不可抑制的猛烈跳动。

可殷商的话却让她身子彻底凉了半截。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你既然受封公主,锦衣玉食,享尽荣华,就该履行职责!”

殷商不可否认,此女只应天上有,但,太子之位更重要!

若他被拉下马,那旁人杀他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

“殿下……”殷涟错愕至极,终于觉察出他今日似乎有些不同……

为求任务完成,她只能跪在地上,紧紧的抱着殷商的腿脚,“陛下,那帮蛮人茹毛饮血,兄弟同妻,涟儿手无缚鸡之力,若真被送去,定然会被活活折磨死……”

“你是太子,只有你能救涟儿了……”

她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若是原主恐怕早已迫不及待的吞下这口肥肉!

可殷商不能!

“是谁派你来的?”他目光冰冷,锐利的目光早已没了半点情欲。

殷涟柳眉微蹙,瞳孔猛的收缩,废物太子根本没有脑子,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

莫非是她哪里做的不好,让殷商怀疑了?

她连忙摇头,“殿下,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呵。”殷商眼底闪过一抹嘲讽,都是千年的狐狸,装什么清纯小白兔?

“想勾引本太子,这样可不够~”他温热的大掌当即叩在殷涟的肩头。

撕拉!

稍一用力,殷涟的衣物被撕的粉碎,只留了一件肚兜遮挡!

她又羞又怒。

本来只是演戏,现在却连身子都让这个禽兽看了去……

殷商将美景尽收眼底,喉咙滚动。

殷涟美则美矣,但过于青涩,惊羞之下,嘴唇都在轻颤!

而他,因为男人的天性使然,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内心更是犹如芒果流心月饼,不光流氓,还颜色发黄!

他头脑清醒,居高临下,俯瞰着殷涟,“你不是要本太子垂怜吗,怕什么?主动些啊!”

他一把捏住了涟儿的下巴,温热的气息拍打在她的粉面玉颈之上。

但哪怕是如此暧昧的距离,殷商那双眸子依旧清明冰冷,没有一丝动情。

犹如一个看客,目光薄凉又嘲讽。

涟儿感觉自己几乎要被这目光刺穿,心中的阴谋也好像被对方洞悉了般。

可恶!

为了除掉这个狗太子,她不惜用上美人计,可对方都看光了她的身子,不仅不上钩,还如此冷静、淡漠……

这让她开始怀疑起了自身的魅力。

殷涟银牙几欲咬碎。

若不是为了丞相的大计,她早杀了这个登徒子!

等狗男人被拉下马后,她一定第一时间将其这张臭嘴撕烂!

看着她怒意横生的脸庞,殷商越发得意。

这女人如此猴急,想必设计之人很快就会前来收网,他唯一的办法就是逼走殷涟。

只有这样,他才不会百口莫辩!

他阴恻恻的盯着殷涟,“皇妹,既然你不敢再继续点火,那也没意思了……”

“本太子的耐心已经耗尽了,你若再不走……”

“本太子可要叫了!”

说着,殷商唇角勾起一抹奸笑。

“你,你想干什么?”殷涟彻底懵了。

该叫人的明明是她……

殷商轻笑,眼底闪烁着危险的火焰,“平民受封、要用作和亲的公主,为了逃避远嫁,不丢荣华,故而勾引太子……”

“只要本太子一叫,皇妹你要面临的,可是万民之唾弃,和万劫不复的地步啊!”

“若你不想被父皇和万民迁怒,本太子劝你,还是速速离开的好。”

殷涟柳眉紧蹙,难以置信,这个纨绔太子竟然在威胁她?!!

还这般合乎情理……

是她和丞相一直以来都小看了殷商吗?

她极其不甘的看了一眼殷商,知道今日之局已败,只能是收拢了衣衫,快步离去。

殷商的笑容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肃穆与威严。

他目光如炬的盯着殿外,谁第一个率兵进来,谁就是要陷害他、置他于死地之人!


“陛下,就是这里!奴才亲眼看见太子喝醉,把涟公主拽进了东宫!”殿外,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

“畜生不如的逆子!若让朕证实了你的话,他这个太子也就做到头了!”商皇声音肃穆威严,还夹杂着一抹怒意。

百官早就施压让他废黜太子,他一直念在殷商嫡长子的身份给其颜面,但若今日事属实,他便不再忍了!

伴驾的太监眼底闪过一抹得逞。

很快,他就能像丞相讨赏了!

殿内,两人的对话,殷商听得真切,眸子越发凄寒,明明是他被人灌醉抬过来的,这死太监却颠倒是非!

他倒了一杯茶水,静候着敌动。

砰!

太监一脚踹开了殿门,扯着嗓子义愤填膺的喊着,“太子,你怎么能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

刚喊了一半,他眼珠子都瞪得差点掉了出来。

殿内只有殷商一人,他正悠闲的喝着茶!

这怎么可能......

殷商锐利的目光向他刺去,“本太子哪里禽兽不如?你可知辱骂太子,是死罪!”

“你......”太监被噎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脸色憋得紫红。

商皇眉头一皱,冷眼瞥着太监,“小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德子哭丧着一张脸,一定是中间发生了意外!

不过,只要殷涟肯赞同他说的话,那太子的罪名还是逃不了!

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陛下饶命!小的绝无辱骂太子的意思,小的眼睁睁的看着太子把涟公主拖进来了......还欲行苟且之事......不信,陛下可以让人把涟公主叫来,一问便知!”

商皇瞥着殷商,“他说的可是真的?”

殷商勾唇一笑,从容不迫的反问,“父皇信吗?”

旋即,他又缓缓开口,“儿臣贵为太子,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涟公主被父皇精心培养了这么久,和亲之事更是关乎到大商存亡,儿臣就算是再急色,也断然不敢如此没轻重!”

他说的不无道理,商皇面色稍缓。

可殷商却不打算善罢甘休!

原主是个酒囊饭袋,可他不是!

前世他是个小职员,经历过无数职场斗争,他向来睚眦必报,那些想陷害他的,一个都逃不掉!

“父皇,方才儿臣被人灌醉,是涟公主送儿臣回来的,却不想被这死奴才说的这般不堪入耳!如此思想龌龊、颠倒黑白的狗东西,实在是不配在御前伴驾!”

“还请父皇能够严惩不贷!”

殷商声音浩然,有条有理的说道。

商皇看向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狐疑,往日太子不是一见到他就紧张?颤颤巍巍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今日怎么如此淡定?

“陛下,您不要相信太子的一面之词!奴才说的话千真万确,句句属实!奴才可以对天发誓,若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小德子紧咬牙关,不惜发下毒誓。

殷商的罪名若是不能落定,别说丞相不会放过他,就连陛下的这一关他都过不了......

他可不想死!

他愤愤的盯着殷商,心道:太子,既然我们之中只能活一个,那就别怪奴才了!等你死后,奴才一定会多为你烧些纸钱的!

“请陛下叫涟公主前来对证!”小德子声音嘶哑,满面哀求。

商皇看着伴驾多年、体贴伺候的小德子,又看了眼殷商,一时间也不知该信谁。

殷商却无比坦荡,“父皇,儿臣支持小德子的话,不过,若事实证明他在污蔑儿臣,又当如何?”

还未等商皇发话,小德子就喊道,“倘若奴才说的是假的,那奴才任由太子处置!”

涟公主是丞相的人,绝不可能为太子说话!

他眼神得意,废物太子,你就等着死吧!

“好!请父皇去请涟公主,以证儿臣清白!”殷商拱手道。

殷涟是个聪明人,又会审时度势,在没被抓到现行的情况下,断然不敢冒险!

“允!”商皇声音威严,不怒自威。

片刻后,殷涟被带来,“参见父皇、太子。”

她已换了一身衣服,素白的长裙将她衬的更加清纯,如出水莲花。

殷商的目光落在了殷涟身上,丞相还真是把他的喜好拿捏的死死的,清纯对于男人来说,比妖娆还要致命!

若不是识破阴谋,他也把持不住!

“起来吧。”商皇淡淡的道。

殷涟这才起身。

小德子立刻跪着爬了过去,“公主,你快说,太子是不是欲对你行不轨之事!”

殷涟柳眉紧皱,心中咯噔一声。

定是丞相计划落空,这奴才不甘心才想让她作证!

可,殷商简直是个魔鬼,方才羞辱仍历历在目。

她只是个和亲的工具,没人会真正在意她的死活......

何况,没能抓住现行,就算落实了此事,也未必能将殷商拉下太子之位。

她犹豫不决。

殷商却戏谑的看着她,轻快的语气中夹杂着一抹威胁,“涟公主,兹事体大,你可要想好了再说啊!”

“这些狗奴才联合朝臣将本太子灌醉,又让涟妹妹你送我回宫,本就不安好心,再加上父皇此时被人请来,其目的之明显真是不言而喻!幸好本太子正直,未中了他们的诡计!”

这番话,无不是在提醒商皇,他是受人陷害!

也是在提醒殷涟,她若赞同小德子的话,就等于与朝臣勾结,陷害太子,商皇本就多疑,难免不会适得其反......

殷涟双手攥紧,一字一句的从牙缝里挤出,“回父皇的话,儿臣不懂小德子的意思,儿臣只是送太子哥哥回宫,我二人一直遵守礼法,无分毫逾越之举!”

轰!

小德子如遭雷击,面色灰白,不可置信的盯着殷涟,“涟公主,你说的是假的!你说的是假的!”

殷涟心悬了起来,生怕小德子会胡言乱语,说出丞相。

她瞪了小德子一眼,“狗奴才,你给本公主闭嘴!再敢陷害,本公主就要父皇割了你的舌头!”

小德子双目充血,不甘中掺杂着无奈。

殷商瞥向商皇,“父皇,您都听到了,这狗奴才是无中生有!”

商皇目光一沉,他又何尝不懂百官想要罢免殷商的心思?

看来,这一切确实是有人布局,只是殷商没上当!

他颇为欣慰,这饭桶儿子总算聪明了一回!

“嗯,既如此,那小德子就交给你处置了!”商皇拍了拍殷商的肩膀,转身离去。

“陛下!陛下......”小德子急切的喊着,他看着太子那双阴恻恻的眼睛,就知道自己没有好下场。

然。

殷商一脚踏在了他的手掌上,狠狠碾压,“再敢乱叫,本太子割了你的舌头!”


小德子满眼惶恐,“我、我可是丞相的人!你不能......”

啪!

他的话还未说完,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耳光!

“丞相的人?那又如何?本太子可是储君!”殷商眸中怒火肆燃。

一个太监都敢如此猖狂,可见那所谓的丞相是何等位高权重了!

小德子被扇的头晕目眩,嘴角流血。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昔日里那个只知道风花雪月的废物,不光看破了丞相的计谋,还敢打他!!!

殷涟也是震惊无比,他当真敢杀丞相的人?

这可是和丞相宣战了啊!

“来人,把小德子拉出去,砍了!”殷商面色森冷,周身皆是冷冽的杀意。

“丞相不会放过你的......”小德子大喊。

殷商唇角扬起,眼底尽是轻蔑,而后逼近殷涟,捏着她的下巴,“你也是丞相的人吧?”

殷涟瞬间感觉在他锐利的目光下,自己那点心思根本无处遁形!

她慌忙别过头去,“太子,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着她逃也似的离开,殷商的笑容更大了几分。

丞相,你如此布局,不就是想帮着七弟上位?

呵,你以为,我真是软柿子?

殷商双眼中射出两道冷光,原主,既然我穿越而来,那这一世,我替你活!

你的风流,我来享!

你的敌人,我来杀!

这太子之位,老子坐定了!

正在他壮志凌云之际,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是他的贴身侍卫冷云,“太子,太子妃方才入宫了!说要为涟公主求情......”

什么?

殷商眉头一皱,那殷涟可是丞相的人!

太子妃这不是添乱吗?

而且,商皇畏惧匈奴敌军,极有可能勃然大怒。

届时,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老婆被罚,还要太子之位不保!

不行,他得去阻止!

“冷云,备马,本太子要入宫!”殷商眸色一沉。

......

御书房。

商皇正批阅着奏折,眼前厚厚的几摞都是让他速速割地赔款的。

他心情颇为不爽!

“陛下,太子妃求见。”大太监安福寿通报。

太子妃怎么来了?

莫不是殷商那混账小子又干出格事了?

他把奏折扔到一旁,沉声道,“宣。”

萧平乐走了进来,“儿臣参见父皇。”

“起来吧,是不是商儿又做混账事了?”商皇揉了揉发胀的额头,显然已见怪不怪。

萧平乐摇头,并不起身,“父皇,儿臣是想向您求一个恩典。”

“哦?”商皇挑眉,“你说吧。”

“儿臣求父皇放过涟公主,不要让她去匈奴和亲......”萧平乐重重一拜。

她虽是将军之女,但不喜贵族的阳奉阴违和勾心斗角,成为太子妃之前经常溜出民间,因此结识涟儿。

二人的交情更是十年如一日的好!

匈奴人放浪形骸,兄弟同妻,父死子继,实在是荒谬!

她断然不能看着自己的好姐妹被嫁去!

商皇眉头紧皱,目光一凛,怒声呵斥,“后宫不得干政!国家大事,岂能容你插嘴?太子没教过你吗?”

“来人,把太子妃送出去!”

安福寿走了过来,“太子妃,请吧。”

萧平乐紧咬着下唇,她一放弃,涟儿的一辈子可就毁了啊!

“不!父皇若是不答应,儿臣就长跪不起!”她倔强的道。

商皇眉宇间皆是肃穆,眼底已升腾起了熊熊怒火,“太子妃插手朝政,不顾大局,德不配位,无法妥善辅佐太子,传朕旨意,即日起,革去太子妃之位......”

“等等!”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

是殷商!

他一身锦衣,英气十足的走了进来,“儿臣参见父皇。”

“哼!你是来为她求情的?”商皇问。

殷商的目光向着萧平乐看去。

此女身高起码一米七二,脖子以下都是腿!

身形纤瘦欣长,胸前却有一块沃土。

这简直比模特还完美。

最为致命的是......她那张脸竟然和前世的女总裁一模一样!

要知道前世的女总裁可是女神般的存在,公司多少人都愿意为她马首是瞻!

就连殷商也做了舔狗!

可惜,女神终究是女神,怎么可能看得上凡夫俗子?

他的一腔爱慕之意也只能化为泡沫!

不过现在......女神可成了他的妻子!

这可不就是上天的恩赐!

说什么,他也得英雄救美。

“父皇恕罪,是儿臣没管教好太子妃,回去后,儿臣一定会严加管教,绝不会让她再做出悖逆父皇的事!”殷商拱手道。

萧平乐柳眉一蹙,昔日里,她和太子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他怎么来为自己求情了?

殷商见商皇不为所动,又道,“若父皇非要责罚,那就责罚儿臣吧!”

商皇恨铁不成钢的瞥着他,“哼!这一次,朕就不计较了,再有下次,你这太子也别做了!”

殷商连忙道,“是。”

商皇也没心思再处理奏折,拂袖离去。

殷商总算松了口气,他居高临下,正巧看到萧平乐胸前的一抹春色,不禁吞了口口水,心中犹如有一只猫爪在轻轻的挠抓。

“爱妃,快快起来,这地上多凉。”搀扶间,他的手臂不慎蹭到了一片柔软。

这是......

殷商瞪大了双眼。

萧平乐瞥见他好色的目光,美艳的脸庞瞬间清冷无比,低斥了一声,“滚!”

“你这登徒子,身为大商的太子,不尽人事也就算了,整日胡作非为,沉溺酒色......我怎生就嫁给了你!”

说着,萧平乐俏脸一扬,昂起了脖子,“你干脆杀了我吧!也省得看你那些龌龊事!”

殷商看她万念俱灰的模样,心中一痛,“我的总裁老婆,我怎么舍得你死啊?”

萧平乐微微一怔,什么总裁?

看她面色稍缓,殷商趁机一把握住了她柔若无骨的手掌,“你不就是想救涟儿吗?本太子有办法!”

萧平乐将信将疑,一时间竟忘了抽回自己的手掌,他一个只知道花街柳巷的太子,能有什么办法?

殷商见她迟疑,循循善诱,“三日之内,本太子若将涟儿救下,你亲我一口!”

萧平乐的俏脸瞬间通红,偷偷的瞥着他,“你说的是真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若本太子骗你,任由你处置!”殷商信誓旦旦。

除了信他,似乎也没别的选择了......

萧平乐一咬牙,“好!我答应。”

见谈妥了,殷商一个没忍住就在她白嫩的小手上吧唧了一口,而后扬长而去。

萧平乐半响才反应过来,她和太子一直有名无实,殷商这是在光明正大的占她便宜......

“哼!登徒子!”她愤愤的骂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