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武侠仙侠 > 人间封帅时

人间封帅时

刘家二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无双当牛做马这么多年,如今妹妹被人欺辱跳楼,他却连声诉的地方都没有,只因罪魁祸首是异域黑人。秦无双又怎么会息事宁人,他堂堂大夏国,启容异域贼寇猖狂霸道……经历了多少年的追凶,他一边历练自己,一边修习武学功法,终于横扫了十八国,手刃仇敌!可一次巧合,秦无双发现妹妹被害竟是另有隐情。

主角:秦无双,秦雪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无双,秦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人间封帅时》,由网络作家“刘家二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无双当牛做马这么多年,如今妹妹被人欺辱跳楼,他却连声诉的地方都没有,只因罪魁祸首是异域黑人。秦无双又怎么会息事宁人,他堂堂大夏国,启容异域贼寇猖狂霸道……经历了多少年的追凶,他一边历练自己,一边修习武学功法,终于横扫了十八国,手刃仇敌!可一次巧合,秦无双发现妹妹被害竟是另有隐情。

《人间封帅时》精彩片段

“北关东,天鹰国三万大军投降!”

“北关南,大鹅国四万大军投降!”

“北关西,富土国两万大军投降!”

“北关北,漂丽国十万大军投降!”

“少帅,他们的投降书,要签吗?”

大夏北关,血色战场,十几道目光,齐齐的望向场中的一位男子。

此人,名为秦无双,北关少帅。

“杀!”

秦无双冷冷道。

“传少帅令,告知四国,此战无降!”

“杀!”

原本停歇的战斗,再次打响。

四大国近乎二十万大军,面对再次厮杀而来的大夏大军,瞬间蒙了。

“我们要投降!”

“我们不打了!”

敌军中的首领,全都嚎叫道。

他们真的怕了。

本来他们此次谋划好了,联合四国之力,聚三十万大军,出其不意,拿下北关。

但是当打响后,他们后悔了,因为北关这支由秦无双统领的大军,宛若天兵神降,无往不利,在短短两个月内,击杀他们近乎十万大军。

四国之力,被一只军队击溃,他们都是魔鬼。

特别是那个秦无双,更是在一次战斗中,一己之力,击退近三千人的精锐小队,神祗也不过如此。

“投降?”

一身血衣的秦无双越过人群,出现在美丽国的首领面前, 暴喝道:“你四国联合三十万大军,犯我大夏,杀我士兵。

此战我北关大军,牺牲近三万人,若是受你们的降,本帅良心难安!你等不死,何以撼我大夏之威,何以慰我北关英灵!

我说了,此战无降!”

“疯子,你是个疯子!你这次和我们不死不休,会彻底得罪我们美丽国,到时候我军定会再次发起猛烈进攻,你能守的了一次,还能守两次三次?能守一辈子?”

漂丽国的首领吼道。

“你记住,挡住你们的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数十万大夏男儿!”

“下次你们再来,人间或无我,但我的国家,依然是五岳向上,一切江河依然是滚滚向东,民族的意志永远向前,此为浩然雄狮,再犯再杀!”

战斗打响,北关军一往无前,短短两天内,全歼二十万敌军。

此战大胜。

全军狂喜,对秦无双盛赞不已。

“大风泱泱,大潮滂滂,洪水图腾蛟龙,烈火涅槃凤凰。文明圣火,千古未绝者,唯我无双少帅!和天地并存,与日月同光。”

“盖世无敌,唯我少帅无双!”

“少帅无双!”

“少帅无双!”

大军在狂呼。

旗下几位战神,也恭贺秦无双,“恭喜少帅,此战举世震惊,您已人间封帅!咱们北关大军,也被称世人称为大夏的守护神!”

面对盛赞,秦无双脸露悲悯,摆手道:“世人皆说我北关男儿世无双,可知北关十军九士无生还?”

此言一出,众人沉默。

这些年,北关军内,能够活着回去的,又有几人?

短暂静滞后,秦无双道:“昆仑,取我信来。”

“好!”

昆仑战神拿了一个信件过来。

此信是秦无双的妹妹秦雪所寄。

因为北关地理位置特殊,这里的所有人,都不允许和外界通讯,恐暴露身份,祸及故土的家人。

三日前,军中来信,就是秦雪的。

但是那会儿,正是战争的关键时刻,无暇顾及家长里短,所以就搁置了。

接过信件,当看到信封上的一行字后,秦无双惊住了。

‘家兄秦无双,于辛丑年参军,卫我神州,护我大夏。吾其家妹,此绝笔信,望通行’。

绝笔信?

秦无双心头惊颤,手指发抖间,连忙拆开信件。

信上写。

“你我自幼丧父丧母,我俩相依,因此我深知,你对我之心。但你对我之心,不及你对家国挚爱,我理解,因此这些年,鲜有报丧。

你曾告知我,大夏男儿当与家国同在,疆域不平,何以还身故土,而你那句,无生离,只死别,我至今铭记。

因此,我时常怕恐,惶你我阴阳相隔,我无时不在期盼,盼北凉关定,你人间封帅,凯旋而归。

然,人间美好,我等不到。

此次,我之命终,心情悲悯,恕难欢喜。

家妹绝笔。”

啪!

信件脱手掉落,冷风掠过,寂寥的信纸在风中狂吹,咧咧作响。

秦无双眼失神,略有呆滞。

“老大?”

见到少帅不对劲,昆仑小声叫道。

轰轰轰!

被唤醒的秦无双,心头宛若被炸雷击过,嘴角发抖,但下一秒,滔天杀意,喷涌而出,四周连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少帅,怎么了?”

如此强大的气场,直接让场中众人胆战心惊,心头发蒙。

“回东海!”秦无双咬牙道。

“啊?”

昆仑等人有些意外。

北关位置特殊,他们这些人若是没有命令,是不可私自离开的。

但当结果风中飘零的信件,看完里面的内容后,昆仑也怒了。

“回东海!”

“二哥,咋回事儿啊?回东海干什么?”有人问昆仑。

“回去杀人!”昆仑咬牙道。

一小时后,乘坐有几人的军机,越过北关,往内陆飞去。

但就在这时,前方数十架军机,拦住了秦无双的去路。

“老大,是神都军区的人。他们应该监测到我们离开了。”昆仑脸色微变。

“给我对讲机。”

秦无双接过对讲机,直接连上对边的频道,只一句:“我是秦无双,我要走,你敢拦吗?”

轰轰轰!

对边军机内,为首的男人,在听到这话后,瞬间色变。

他名为方硕,在京城军区,也是一位少帅级别的存在,可是面对秦无双他没有任何底气。

但同为少帅,面子不能没了。

于是他道:“秦无双,没有上峰命令,不能私自离开北关,这是规矩、”

可是话还没说完,后方的苍穹上,近百架战机,呼啸而来。

“方首长,大事不好了、、北关内,又有战机出来。”

“他们好像是北关的其他八大少帅、、”

下面的人颤抖的汇报道。

方硕眼珠子都要飞出去了,“秦无双,你疯了?你让八大少帅出来的?你要干什么?”

“他们护我离开。”

“你让路,可无恙。”

八位少帅,已然逼近,强大的压迫感,让方硕喘不过气。

“疯子!”

“真是个疯子!”

“让路!”

“通知首长,马上通知首长!”

方硕吼道。

 


军机上。

昆仑看着最新的信息,悲痛的道。

“雪儿妹子现在东海市中心医院,恐难熬过去。”

接着又递过来了资料。

“老大,全都查清楚!”

“害雪儿妹子的是名为巴布鲁的非人。”

“巴布鲁乃是东海大学的外教,一个月前开始骚扰雪儿,并且在一周前、、成功侵犯了雪儿、、”

说到这里,昆仑顿了一下。

而秦无双虽然没说话,但他那漆黑的眸子中,已经有无数道血丝攀爬了上来。

昆仑继续道:“被侵犯后,雪儿寻求了学校帮助,控诉了巴布鲁的恶行,并且报了警、、。

当时一切都好好的,所有人都说要处理要处理,在登记在登记,但是迟迟没有结果、、直到三日前,出现巨大反转,传雪儿勾引巴布鲁在先,后因敲诈不成,反诬蔑他,最终雪儿于三日前晚九点跳楼。”

砰!

秦无双布满血管的拳头,砸穿了前面的操作台。

雪儿给的绝笔信中,只说是受了委屈,心里这关过不去,所以终结了自己的生命。

但是详细情况没提,现在得知昆仑调查的结果,他才知道,原来这委屈竟如天大。

“你、、继续说。”

秦无双咬着牙继续问。

“这个布鲁斯本来就有前科,三年前被以高端人才,引进了东海大学,骚扰过很多女学生,得手的也有很多,但最后大多不了了之。

半年前,还有一个考研的学生,被这个巴布鲁拉到小树林侵犯,结果遭到反抗后,杀了那个女学生。

当时闹上过新闻,但是后来没了信。

其实,这个巴布鲁,就是来自东非肯亚的垃圾,只是因为他背靠肯亚最大的曼菲家族,才能被做为高端人才,引进东海大学。”

“雪儿被骚扰的时候,曾求助过他们领导林峰,后来被侵犯后,也求助了林峰、、”

昆仑一下下的说着,“还有东海检查局的胡海局长,是他接的案子,还有一个报社的周x把反转的新闻,上了他们家的头版、、”

所有和秦雪有过接触,有过交集的人,昆仑全部调查到了,然后都告诉了秦无双。

说完这些后,昆仑盛怒,眼中带火,“他们这些人,为了庇护巴布鲁,在雪儿被侵犯后,反联合做局诬蔑。”

“真是可恶至极,我大夏泱泱大国,竟容这些异域人渣作奸犯/ke!”

“更甚至有些猪狗不如之辈,同流/合污!”

“这些阴险歹毒,残忍恶佞,不思盛世来之不易,拿着国/之俸禄,不知善牧黎民,上.下勾/结,枉法犯ke,为害至极,所行之事真可谓欺天昧地,罪不容诛!”

“似这等天良丧尽,心如蛇蝎的恶贼,人若不除,天必诛之。”

“老大,我要把他们全杀了!”

昆仑胸口起伏,心情悲愤。

噗!

就在此时,前方的秦无双突然一口血喷出。

“老大,你怎么了?”

见状,昆仑大惊,赶紧询问。

信件是三日前到的。

若是当时就看到,便可马上行动,就能拦下秦雪。

“我、、错了。”

不知觉间,两行血泪,从秦无双脸颊滑落。

世间最遗憾的事儿,莫过于生离死别。

我人间封帅时,人间却无你。

正如秦雪所说,人间美好,她没等到。

“给我快、、回!”

“全速!”

秦无双牙龈都要咬出血了。

另外一边。

东海大学,主任办公室。

林峰靠在豪华椅子上,双腿惬意的翘在桌子上,耳边挂着电话,正在和什么人通电呢。

“放心吧尊敬的巴布鲁先生,您完全没事儿了。”

“害,谁能想到秦雪那贱货竟然敢跳楼,不过您放心,全都摆平了。”

“什么?还担心?真的放心吧,这个秦雪没什么背景,她好像有个哥哥,不过据说很多年前因为强j被人告上法庭,坐牢了,现在还没出来呢。”

“所以啊,这贱货什么背景都没有,完全不用怕。”

“而且这件事我已经通知其他朋友,进行了反转,现在您才是受害者。”

“哈哈哈,好的好的,改天我过去,尝尝您说的大餐、、”

两边通话完后,林峰挂了电话。

接着他又联系了在媒体部门的朋友,还有体制内的朋友,然后又给其他几个朋友,全都通了电话。

最后在确定,事情全部摆平后,这才是松了口气。

他起身沏了杯咖啡,撇撇嘴道:“这个秦雪真是的,装什么贞洁烈女,搞得这么麻烦,竟然还敢自杀威胁,真是贱命一条,死不足惜。”

他端着杯子,走到墙边,打开了窗子。

刺眼的阳光瞬间洒落进来,后面的墙壁上,‘为人师表’四个大字的画幅,在阳光的润色下,金光闪闪,无比光辉。

轰隆隆!

突然间,外面狂风大作,巨声响起,林峰不由抬头看去。

发现学校上空,竟然盘旋着一架军用直升机,而且正在下落。

“搞什么?”

林峰惊住了。

他们东海大学,可是一流的学府,没有允许,根本不能有这种大型空行设备降落。

更让他惊讶的是,直升机竟然降落在他这个楼层的高度,舱门刚好对准了他这边的门口。

“你们是谁?干什么的?不知道这里是高等学府,谁让你降落的?”

林峰破口叫道。

但是下一秒,更让他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就见舱门打开,两个人就那么纵身一跃,直接隔着几十米的高空,没有任何设备的情况下、、、跳了过来。

疯了?

不怕死?

吭哧!

轰隆!

两声巨响后,两道身影撞破他办公室的铁门,直接出现。

“你们是谁?”林峰惊住了。

“你是林峰?”秦无双问。

“我是,你们他吗谁、、”

啪!

结果话还没说完,秦无双重重的一巴掌砸了过来。

这巴掌下来,林峰两个门牙直接被扇掉了,他也直接倒地吐血。

但是还没结束。

咔!

下一秒,一只大脚,就踩在了他的脑袋上。

“我叫秦无双。”

“我问,你答。”

“有一句假话,我踩爆你的脑袋,明白了吗?”

 


办公室内,满是肃杀的氛围。

疼!

疼痛钻心!

“别踩了、、你问什么我都说我都说!”

林峰一时间不知道这个秦无双是谁,但被人挟持着,他想着先服软,等会再找回场子。

“我妹妹的事儿,从头到尾,一字不差的给我讲!”秦无双道。

“你妹妹?秦无双?你是秦雪的那个坐过牢的哥哥?”

林峰瞬间恍然。

下一秒,便是哈哈大笑了起来:“逼崽子,原来是你!你是不是想死?竟然敢对我动手?你信不信老子随手就能弄死你?”

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秦雪的哥哥啊。

秦雪跳楼出事儿后,他们担心事情闹大,特意把秦雪的背景调查了个底朝天,发现没什么背景后,才松了口气。

至于秦无双这个哥哥,早在五年前就因为犯事被送进了监狱。

“随手弄死我?你可真厉害啊,这东海你是天王老子吗?”秦无双问。

“天王老子算不上,但是弄死你一个小瘪犊子还是很容易的,所以识相的,赶紧把老子放开,要不然你完、、啊啊啊啊!”

结果他话还没说完,秦无双另外一只脚直接踩在他的一只胳膊上,直接踩断发出咔咔的声音。

“啊啊啊啊!你、、、踩断我的胳膊了。”林峰顿时爆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我不想跟你废话,你懂吗?”秦无双重复道。

“好,我说,参与的人有巴布鲁,有胡海还有、、、”

林峰忍着疼痛,倒抽冷气,把知道的所有人全部说了出来,还有一切事情的经过。

除了之前昆仑调查到的人外,还多了一个名为陈广的青年。

据林峰说,这个陈广和巴布鲁关系特别好,秦雪的事情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这个陈广在背后推动。

“记下了吗?”秦无双回头问了一下昆仑。

“全记下了老大!”昆仑点头。

秦无双松开了他,似乎准备离开。

“小子,我劝你一句,你妹妹的事儿,涉及的人很深,你惹不起,不想自找麻烦,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但就在这时林峰开口提醒道。

谁知这时秦无双突然回头,微微道:“昆仑,这个人,杀了吧。”

“??”

此言一出,林峰呆住。

“你要干什么?”

“你要问的,我都说了!你们还要干嘛?”

林峰看着两人杀人的眼神,他缩了缩脖子。

“有些事,你没和我说,我妹妹曾经被巴布鲁骚扰的时候,她有意避之,但是好几次,你借用科研项目的邀请之由,把我妹妹叫去给巴布鲁创造机会!”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

秦无双冷冷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林峰惊了。

“除了我妹妹外,一年前,还有一个正在考研的学生,也是在你的暗中推波下,被巴布鲁奸杀!”

“身为人师,领国之俸禄,坏事做尽、、”

“阳间三世积善作恶皆有你,古往今来阴曹地府谁放过?”

“你相信正义吗?你相信法律吗?”

“我知道你这种人不信,但是我信,我相信公平,我相信正义,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我相信维护天道的利剑,就悬在你们每个人的头上!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现在,就是你的末日!”

“杀了他!”

秦无双道。

“是!”

昆仑领命,一拳轰出。

轰!

沉闷的声音响起,下一秒血骨炸裂。

林峰低头望去,就见自己胸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

一拳打穿了胸膛!

甚至林峰刚开始没感觉到痛楚,直到两秒钟后、、。

“啊啊啊!”

“厄啊!”

惨叫响起。

但十分短暂,一秒钟后,叫声戛然而止,林峰应声倒在血泊中。

“老大,现在去哪儿?”

从学校出来后,昆仑询问。

“巴布鲁的行踪查到了没有?”杨辰问。

“暂时还没有。”

昆仑摇头。

从进入东海之前,昆仑就动用自己的人脉,重点搜查巴布鲁的行踪,但是到现在还没进展。

“没进展?”秦无双微微皱眉。

“老大,应该是有些能量干涉,导致有些困难!如果没猜错的话,就是因为那个陈广。”

“顺着林峰提供的陈广的名字,我查了一下,这个陈广就是巴布鲁背后的大能量!”

要知道出人命了,事儿就不会小,想要压下来,一点波澜没有,可不是一个检查局所长可以控制的。

背后必然有大能量参与。

而陈广就是这个人物。

“陈广是陈家的小少爷,陈家则是东海的霸主!是东海的第一大家族!陈家想要和巴布鲁背后的曼菲家族的资源,所以这几年,和巴布鲁走的很近!”

“如果没猜错的话,从小雪跳楼,事态严肃后,陈家应该安排巴布鲁消失了。”

昆仑给秦无双分析着。

“先去医院吧,看看小雪。”

秦无双沉默良久,才缓缓道。

十分钟后,他们到了中心医院,在病房内看到了小雪。

此刻的小雪,浑身都打着石膏,仪器上的生命状态,无比虚弱。

“你是秦雪的家人?”

“女孩的状态很不好,很大可能抗不过去、、”

特别是旁边主治医师的话,更是让秦无双的心在滴血。

他和秦雪,曾经是京城神都人,后家族变故,全族覆灭,两人苟活逃出,后来一直相依为命。

秦雪就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

特别是当年父亲临终前那句,“无双,你是个哥哥,以后让着妹妹,照顾好她、、”更是让秦无双心态炸裂。

这些年。

他见过山海迎雪,一夜之间冰封千里。

也见过万里河山,大漠孤烟。

更金戈铁马,荣耀加身,人间封王。

然,人间美好,在他看来,唯独一家安福。

可,这唯一的夙愿,如今也岌岌可危。

“你说希望有一天看我身披正蟒袍,封王人间世!”

“我做到了、、”

“你睁眼看看啊、、”

人间封帅时,大世已无你!

天公不作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