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武侠仙侠 > 摄政王妃扮猪吃虎

摄政王妃扮猪吃虎

余十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到古代,唐颐姝成了人人嘲笑的傻女,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妄图嫁给权倾朝野的国民男神摄政王。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奈何如今的唐颐姝不仅会医术,还有异能催眠术。本想着顺理成章的让摄政王萧璟君将她休掉,奈何这男人竟改了主意。

主角:唐颐姝,萧璟君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颐姝,萧璟君 的武侠仙侠小说《摄政王妃扮猪吃虎》,由网络作家“余十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古代,唐颐姝成了人人嘲笑的傻女,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妄图嫁给权倾朝野的国民男神摄政王。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奈何如今的唐颐姝不仅会医术,还有异能催眠术。本想着顺理成章的让摄政王萧璟君将她休掉,奈何这男人竟改了主意。

《摄政王妃扮猪吃虎》精彩片段

天启朝明佑四年,五月初八。

本是艳阳天,却无端下起了倾盆大雨,摄政王府门前,熙熙攘攘的人群,竟然没有因为大雨而散开。

十里红妆,本该是喜庆热闹的场面,却仿佛比丧礼还要沉闷。

只因天启摄政王萧璟君,要迎娶昔日常胜大将军唐振钦的傻女儿!

传闻此女不仅傻到连话都不会说,还体弱多病,早有大夫断言,她活不过十八岁。

可这样的女人,竟然有幸能够嫁给天启位高权重,惊艳才绝的摄政王殿下,真是让人扼腕叹息。

京城的百姓冒着大雨,也不肯移步,就是为了一睹这拜堂的场景。

摄政王没有出来迎亲也就罢了,还让公鸡替他拜堂,这摆明了就是在羞辱唐家和新娘唐颐姝!

这样的好戏,谁愿意错过?

唐颐姝立在喜堂门外,迟迟没有跨进去,身体绷得紧紧的,盖头下的脸,一片冷然。

真是幼稚的男人,用这种小把戏来刁难人,亏他还是堂堂摄政王,可笑!

也不知老爹到底是怎么想的,偏要她嫁给萧璟君!

传闻那个男人冷酷无情,手段狠辣,还是个断袖,这不是亲手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可是明明老爹很宠爱自己的,简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唐颐姝想不通,但她却不得不答应,因为这是唐振钦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如此强硬地逼她做一件事。

尴尬地站在这里,前进也不是,后退更不行。

王府的总管胡德成捧着那只鸡,刻板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神微带轻蔑。

“唐小姐,吉时就要过了,您如果还是不肯拜堂,那只好请唐家的送亲队伍再将您原路送回!”

这是在下最后通牒了,如果不和公鸡拜堂,就取消亲事!

如果只是单纯地取消亲事倒也罢了,可是唐颐姝担待不起,因为对方是摄政王!

更因为这场亲事,是她父亲唐振钦极力促成的,几乎是逼着萧璟君娶她。

要是因为她的原因被退婚,丢脸倒在其次,恐怕会累及唐家一门!

“胡总管,您说这话,她恐怕听不懂!傻子还是快回家吧,一个傻女哪里配得上摄政王殿下?”人群里不知谁喊了一声。

接着便是一片嘘声,嘲笑声,一个个都恨不得她哭着狼狈逃离。

多少人挤破头都争不到的摄政王妃之位,怎么能被一个傻女轻易得到了?

唐颐姝攥着拳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都想让她走?恐怕萧璟君也是打了这个主意才用这种下流招数对付她吧?

可惜了......她不会如他们所愿的!

想她前世也是享誉国际,首屈一指的精神科专家和顶级催眠师,难道会连这点儿难关都过不去么?

和公鸡拜堂?又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今天这笔账,她来日定将加倍奉还!

萧璟君,咱们的梁子,从今天起,结下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唐颐姝会被这样的阵仗吓住,然后哭着逃走的时候。

她偏偏昂首挺胸地跨进了喜堂,从胡德成手里一把抢过那只雪白的大公鸡!

公鸡在唐颐姝怀里发出高亢的鸣叫声,挣扎了几下,却在唐颐姝的安抚下重新安静下来。

“乖,你今儿可当了一回摄政王呢!”唐颐姝嘴角勾起嘲弄的笑,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能清晰地传入围观者的耳朵里。

顿时众人就懵了,不是说傻女不会说话吗?

胡德成也是一愣,刚刚还一言不发的唐颐姝,竟然开口了,还抢了他手里的公鸡,这是怎么回事儿,完全没有按照王爷的预想发展啊!

她这话是何意?

胡德成有些着恼,正欲斥责,却又听唐颐姝含笑道:“摄政王日理万机,为天启鞠躬尽瘁,连成亲拜堂都不能亲临,乃国之楷模,作为摄政王妃,真是与有荣焉!”

唐颐姝的第二句话,更是让人目瞪口呆,她竟然觉得与有荣焉,莫非真是个傻子?

可是傻子能说出这也的话来吗?这话既保住了自己的面子,又暗讽了刻意刁难她的摄政王。

傻子哪里能有这样的心机?

众人陷入了疑惑,难道唐颐姝是傻子的传闻,竟是假的?那又是谁造谣生事,故意歪曲事实?

唐颐姝自然听到了那些窃窃私语,不免觉得好笑,傻子?说她吗?

不过这传言倒也不是空穴来风,三年前的唐颐姝的确患有自闭症,自闭儿在别人看来和傻子没有区别。

可之后原来的唐颐姝因病而亡,她穿越而来,一切都改变了。

但她也没有刻意去改变世人的看法,毕竟她不关心别人怎么看。

唐颐姝就这么抱着公鸡,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无比淡定地拜天地。

动作优雅从容,毫不慌乱,丝毫没有一点受辱的样子。

众人看笑话的愿望落空,唐颐姝不仅不傻,还聪明地有点出乎人的预料。

送入洞房的声音响起,大雨戛然而止,一切尘埃落定。那些眼巴巴等着这场婚事告破,自家女儿还有机会争王妃之位的,都失望极了!

唐颐姝以为,萧璟君连拜堂都没有来,肯定是不会来洞房的。

她早早地就卸下了凤冠霞帔,沐浴更衣,躺上了舒适柔软的大床。

成亲,还真是一件累死人的事儿。

迷迷糊糊地睡过去,正酣甜,却忽然被粗暴的推门声惊醒。

唐颐姝赶紧爬起来,掀开帘子,就看到一个颈长的身影站在床前。

一身玄衣,上绣着金蟒,张牙舞爪。

而那个男人,则面如寒霜,眼神都能让人冻结成冰。

未曾见过,也不必多问,唐颐姝就知道,这必然是传说中的那位摄政王,萧璟君了!

他竟然来了?来做什么?

唐颐姝的脑子里一圈问号,却也不敢轻易开口,因为对方的脸色可不太好!

“你最好乞求唐振钦能在漠北全胜而归,否则本王一定会让你唐家悔恨终生!”

萧璟君开口,就是这么一句令人身心俱寒的话。

若非漠北战事连连失利,他不得不请早就归隐的唐振钦出山,又怎会娶他的女儿为妃?真是可恶的老头子!


他本不想来见唐颐姝,以为她真如传言中一样是个天智未开的傻女。

没想到喜堂之上,她的表现令人出乎意料,不仅让他的刻意刁难落空,还反将了他一军。

他才不得不来这一趟,好给以警告,让她不要太得意忘形!

唐颐姝抿着唇,始终不开口,因为她不想把力气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萧璟君似乎也没有等她开口的打算,继续道:“你在王府最好安分守己,从今日起......除了这锦澜苑,哪儿也不许去,听懂了吗?”

唐颐姝微微蹙眉,这是要软禁她?

“我能问理由吗?”唐颐姝终于说话了,声音依然清清淡淡的。

萧璟君冷睨了她一眼,道:“本王讨厌王府里有女人乱晃,你只需要听命行事!”

讨厌女人?唐颐姝同情地看了一眼萧璟君。

这是病啊,得治!

就算是断袖,也不至于厌恶女人到这种地步。

萧璟君自然没有错过唐颐姝的眼神,脸色显得更冷了,尤其是眼神,几乎浮现了一抹杀意!

唐颐姝赶紧收回目光,低头不语,内心却一阵后怕,这个男人......果然如传说的一样可怕!

萧璟君冷哼一声,没再说更多,转身离去,仿佛多留一秒,都难以忍受!

也难怪,高高在上的摄政王殿下,竟然被一个早已卸甲归田的老将军胁迫,娶了唐颐姝这个“傻名”在外的王妃,怎能不恼火?

他走后许久,唐颐姝才缓过劲儿来,这个男人的压迫性还真强!

他特意来竟然就是为了警告自己吗?还是不得不说一句,很幼稚!

唐颐姝的奶嬷嬷秦氏走进来,脸色也极难看,还红着眼睛,应该是哭过。

“小姐,您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唐颐姝见她如此伤心,反而安慰道:“嬷嬷,别那么悲观,无非是换个地方过日子,他只要不来找麻烦,咱们且过咱们的!”

“可是你们已经成亲了,王爷如此待你,这往后......你的日子必然难熬!”

唐颐姝自幼丧母,是被秦嬷嬷照顾大的,名为主仆,却情同母女,秦嬷嬷自然心疼她。

“好了嬷嬷,别难过,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不是您告诉我的么?”唐颐姝帮她擦了擦眼泪,笑着道。

秦嬷嬷收住泪水,轻轻拍着唐颐姝的背,道:“嬷嬷是心疼你,若是大少爷在,必然不会让你嫁过来的!”

“我知道,可是木已成舟,再伤心也无济于事,不如好好地过日子,您说呢?”唐颐姝自然也是忐忑的,也是愤怒的,可是她并不会自怨自艾。

别人越想要看你的笑话,你就越是不能变成笑话,要活的加倍地好,才能让那些人彻底闭嘴!

秦嬷嬷见她想得开,也安心不少,两人说了会儿话,便各自安歇了。

第二日清早,唐颐姝就被一阵吵嚷声闹醒了,噼噼啪啪的鞭子声,还有秦嬷嬷的哭叫声。

唐颐姝赶紧起身,随意穿了衣裳就跑出来,却见到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紫衣少女,身后跟着七八个纨绔子弟,在她的院子里闹事。

唐颐姝看到秦嬷嬷极力拦着那少女,却被一脚踢开,滚落在泥地里,好不狼狈。

还未等唐颐姝发难,那少女一个健步冲上来,将唐颐姝揪住。

“你就是那个傻子?”

“放开我家小姐!”秦嬷嬷见唐颐姝有难,立刻爬起来要来相护。

“把那婆子给我丢出去,真碍眼!”少女嚣张地喊着。

那些纨绔子弟立刻就照着吩咐,将秦嬷嬷抓住,然后丢出了锦澜苑。

少女得意地看着唐颐姝,然后道:“你这个傻女,竟然还妄想做摄政王妃,你也配?”

“你是谁?”唐颐姝看对方人多势众,而她这院子里竟然除了秦嬷嬷,就再也没有一个人了。

想来,对方刚刚就已经把她带来的人给解决了吧?

“你不配知道,今儿本小姐就来让你乖乖地收拾包袱滚回家去!”

少女说着,竟然劈头盖脸地就给了唐颐姝一个大耳刮子。

打得她是眼冒金星,耳鸣目眩。

“哟,徐小姐,这摄政王妃还是个美人儿呢,您下手得轻着点儿啊,咱们哥几个可是怜香惜玉得狠!”

他们口中的徐小姐,就是眼前这个紫衣少女,徐娇娇。

也就是摄政王萧璟君的表妹,一个被惯坏了的千金小姐,偏偏又爱慕自己的表哥。

自然是容不得竟然被一个“傻女”占了她的心上人,更占了摄政王妃的宝座。

徐娇娇瞪了那个说话的纨绔子弟一眼,骂道:“眼瞎啊?她哪儿美了?”

“是是是,还是徐小姐最美,一等的美!”几个公子哥儿笑起来,谁敢得罪摄政王的表妹啊,可不是众星捧月一般地捧着她吗?

徐娇娇看着被她打懵了的唐颐姝,手里的鞭子甩地噼啪作响。

“傻子,今儿你若是能躲过我的鞭子,就放你一马,若是不能......就乖乖受死吧!”

徐娇娇说着就抡起鞭子甩向唐颐姝。

唐颐姝哪里躲闪得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鞭子,疼的龇牙咧嘴。

可是还没等她缓过来,就又是接二连三地鞭子如雨点般落下。

她本就不会武功,加上那群纨绔子弟将她围住,逃不得,也躲不掉。

她正欲反抗,却又被人从背后踢了一脚,直接撞上了台阶的边角,头尖锐地疼了一下,鲜血淋漓。

听到身后一阵哄笑声,唐颐姝的脑袋却昏沉起来,该死......她太大意了,这下精神无法集中,用不了催眠术,就更不能反抗了!

徐娇娇却没有因此而放过唐颐姝,鞭子继续挥舞,一次次抽打在唐颐姝的身上,皮开肉绽!

唐颐姝一声不吭地承受着,她需要时间恢复精神,如果脑袋不清醒,就根本无法动用催眠术自救!

疼,尖锐刺骨的疼,可是她都咬牙挺着。

“真是个傻子,连喊疼都不会,啧啧......可惜了摄政王那么个人了!”一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摇头叹息。

徐娇娇越发恼火,骂道:“不知死活的臭丫头,想当我表哥的王妃,下辈子吧!”


徐娇娇的鞭子缠上唐颐姝的脖子,似乎打算将她就这么勒死!

“住手!”

“表哥!”徐娇娇迅速收回手里的鞭子,一脸恐慌地看着门口的颈长身影——萧璟君。

男人一脸冷霜,眼神冷的仿佛随时会结冰,被其目光扫过的人都忍不住抖了抖,发自内心地感到恐惧和不安。

这就是年纪轻轻担当摄政王,以铁血手腕统治着这个新崛起的王朝的男人,他的冷酷无情与他的卓越才能一样出名。

众人瑟瑟缩缩地往墙角躲,不敢靠近萧璟君分毫,连刚刚还嚣张跋扈的徐娇娇也不敢动弹,惊慌失措又可怜兮兮地站在原地,手里的鞭子也不知道该扔掉还是继续拿着。

“你们在做什么?”萧璟君的声音森寒刺骨,比刚刚的暴雨还让人恐惧。

那几个纨绔子弟哪敢说话,都摇头,然后看着徐娇娇。

徐娇娇终于鼓起勇气,道:“我......我只是想替表哥教训一下那个傻子!”

萧璟君的目光落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唐颐姝,她的样子狼狈极了,衣衫破损,满身脏污。

萧璟君的目光丝毫不含感情,哪怕是同情也没有!

徐娇娇见状,便松了一口气,萧璟君也很讨厌这个傻女吧?

“你们......”

萧璟君刚刚想发号什么命令,忽然见原本一动不动仿佛死过去了一样的唐颐姝忽然站了起来。

终于恢复了,她的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萧璟君......真巧啊,在她差点儿被杀死的关头出来,想来是早就在看戏了吧?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解决徐娇娇和刚刚那一群助纣为虐的纨绔子弟!

唐颐姝的眼神变得鬼魅起来,幽深幽深的,仿佛看不见底的古井。

这些人,她一个都不要放过!

唐颐姝缓缓的目光冷冽地一一扫过刚刚欺负她的人。

徐娇娇被唐颐姝的眼神看得一阵胆寒,除了萧璟君之外,她可是从来没怕过别人啊!

这个女人......怎么和刚刚不一样了?

唐颐姝冲她露出了一抹迷幻的微笑,戴着绿宝石戒指的手在徐娇娇的面前晃悠了几下。

然后又用同样的姿势对着那几个纨绔子弟重复了一遍。

继而手垂下去,悄悄打了个响指。

周遭的空气,忽然就安静了下来,仿佛呼吸都能听到声音。

“好好地撕一场吧,别客气!”唐颐姝的声音很低很低,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得见,姝姝的,仿佛来自地狱的召唤。

忽然,鞭子的破风声响起,惊得人心都跟着一抖。

而徐娇娇和那几个纨绔子弟,不知为何,竟然像疯了一样冲向彼此,然后就野蛮地厮打起来。

鞭子从一个人手上被另一个人夺走,然后抽打在其他人身上,接着被夺走,接着挨打。

没有鞭子的人,拳打脚踢,甚至下口撕咬。

地上滚的被人踩,爬起来的继续踩别人!

他们就像一群野蛮的猛兽,毫无理智地互殴,根本不管对方是谁,只要能够得着的,就拼命地打,恨不得把对方给打死才罢休。

混乱又残暴的场面,看得人热血沸腾,稍微没有自制力的,恐怕都会忍不住冲进去一起解放动物本性里的残忍和嗜血。

萧璟君的眉头紧紧蹙起,呼吸渐渐不稳了起来。

“住手!”

萧璟君身后窜出来一个人,冲进了正在混战的人群,试图制止他们。

唐颐姝的嘴角浮现一抹残酷的笑容,没用的......除非她要他们停下,或者他们彻底死掉。

萧璟君忽然摇了摇头,身体紧绷,仿佛在克制着什么一样,然后目光射向坐在台阶上的浑身是伤的女人。

“是你?”萧璟君看着唐颐姝。

唐颐姝一脸懵懂地看着萧璟君,仿佛又变成了那个传闻中的傻女。

秦嬷嬷颤颤巍巍地跑进来,将唐颐姝护在怀里,痛心疾首地道:“王爷,他们要杀了小姐,您要为小姐做主!”

萧璟君盯着唐颐姝,她的眼神一片纯净,纤尘不染,仿佛刚刚出生的婴孩一般无辜。

不都说她是傻子么,那她就乖乖地扮演一个傻子好了!

谁能说她一个傻子有能耐让这群人互殴呢?

萧璟君眯起眼睛,一时间也有些难以判断,虽然他知道唐颐姝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傻子。

可是这样一个连生人都害怕的女人,能够在他眼皮子底下,刷诡计吗?

如果真是她,她又是怎么办到的?

唐颐姝抿着嘴,,默默打量着萧璟君,昨晚光线不足,未曾看清,这个男人倒是好看得很,如同经过大师精心雕琢过的完美脸蛋,加上至少一米八五的身高,绝对的极品美男。

只是......气质太过冷了,靠近都怕冻伤自己,眼里还时不时地流露出残酷的光芒。

简直可怕!

唐颐姝观察萧璟君的时候,萧璟君自然也在观察唐颐姝。

只不过通晓心理战术的唐颐姝是丝毫没有暴露自己,除了一张染了污泥的脸,还有那双通透的美眸,萧璟君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那边还在继续厮打,就连萧璟君的第一侍卫空九都未能阻止他们。

空九不得已,召唤来更多的人帮忙,将这些人打翻在地,想要制服他们。

可是他们倒地之后又仿佛没事儿一样爬起来继续打,见谁打谁。

明明都已经遍体鳞伤,却一点都不会痛的样子。

徐娇娇是最惨的,毕竟是个女孩子,体力上和武力上都差男人一截,失去鞭子之后,就只有挨打的份儿了。

身上的衣裳都被撕裂了,几乎遮蔽不住身体。

唐颐姝也发现了,忽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主意。

又是一个悄悄地响指,那些人忽然就停了下来,再也不打了。

然后一个个像是傻了一样,目光怔愣地走出了锦澜苑。

萧璟君皱着眉头,空九也傻乎乎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王爷,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好像中邪了!”空九擦了一把汗,刚刚那群人明明武功平平,可是蛮力却奇大,让他这个高手都很吃力。

萧璟君道:“带人跟过去看看,还有......把娇娇丢去徐家,不许她再来王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