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我只想守寡

重生之我只想守寡

红红火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苏锦安分守己,做了寡妇之后,更是将妇道刻在了血液中,可却郁郁寡欢了一辈子。重活一世,她想换个方式守寡,每天都会烧香祈祷天上的夫君,能够保佑自己和孩子顺顺利利,保佑孩子能出人头地,为自己这个寡母养老送终。苏锦还有些小私心,偷摸开了几家铺子,攒了些零花钱,时不时的便会花销一些,为了一饱眼福。

主角:苏锦,祝戚   更新:2022-07-15 21: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锦,祝戚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之我只想守寡》,由网络作家“红红火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苏锦安分守己,做了寡妇之后,更是将妇道刻在了血液中,可却郁郁寡欢了一辈子。重活一世,她想换个方式守寡,每天都会烧香祈祷天上的夫君,能够保佑自己和孩子顺顺利利,保佑孩子能出人头地,为自己这个寡母养老送终。苏锦还有些小私心,偷摸开了几家铺子,攒了些零花钱,时不时的便会花销一些,为了一饱眼福。

《重生之我只想守寡》精彩片段

苏锦脑瓜子嗡嗡嗡的,扶正了头上的凤冠,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上辈子她出嫁那天。

“姑娘,姑爷的迎亲队伍马上就要来了,这盖头可万万取不得了,不然不吉利。”

老嬷嬷一进门连忙帮苏锦把盖头盖上并嘱咐道。

“好的,容妈。”苏锦乖巧的应道。

脑子也清醒了几分,似真似幻,明明已经死了的她一睁眼又回到了上辈子出嫁的那天。

如果是要按照上辈子的轨迹再走一遭,那也没有什么,她甚至隐隐有些期待。

寡妇门前事非多,上辈子她大半辈子都活在了别人的目光下,恪尽职守小心翼翼的,最后不过年逾四十就落得个郁郁而终。

也是到最后一刻才明白了什么人言可畏、众口铄金都不如快乐的活出自己,不留遗憾过完短暂的一生好。

可惜她明白的太晚了,所以许是上天见她可怜吧,又给她重来的机会,圆她死前一场梦。

苏锦被人搀扶着往外走,宾客满堂,耳边尽是喧闹嘈杂之声。

其中夹杂着一些微小声音与上辈子重叠,苏锦细细听着,盖头底下嘴角疯狂上扬的弧度无人看见。

“唉,这苏家姑娘也是命苦哦,虽说是攀了门好亲事,可谁不知道那祝小将军......年纪轻轻嫁过去就守寡可惜了。”

“听说今天来迎亲的是祝少将军的胞弟,不知道是真假哦。”

“那拜堂不会也是由他胞弟代劳吧?”

“怎么可能?这不符合规矩,拜天地这种事哪可由人代的,不是说还不完全确定生死吗,顶多就是找只公鸡来。”

苏府大门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眼看吉时马上就要过了,祝家接亲的队伍却迟迟不来。

“晦气!”

苏锦再一次清楚的听到站在她旁边的父亲脱口而出伤人的话。

苏家尽管家大业大却改变不了世代为商的背景,要知道商人在祁国地位是很低的。

按理说他们这样的商户是高攀不上声名显赫的将门之家的。

她与她那位从未谋面的夫君,祝宴祝少将军的亲事是一半设计一半机缘求来的恩赐。

而这好不容易求来的恩赐在得知祝少将军战死沙场后就成了一场无用功,她嫁给一个死人,苏家商人的地位不会有半点提升的可能。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苏锦理解,父亲心中的不快。

“来了,来了!”

“不愧是将军府啊,天啦,迎亲队伍都一眼看不到头,这阵势排场够大的。”

“坐马背上的那个是祝二少爷吧?不愧是将门之子,可真英姿飒爽的。”

吹锣打鼓的声音响彻几条街,围观群众纷纷朝两边散开,对着八抬大轿颇有十里红妆势头的迎亲队伍品头论足。

“要我说这嫁进将军府不亏,高门贵邸多少人想嫁还没得嫁呢,苏家姑娘也算有福气。”

看到将军府的诚意,苏父脸上面子挂住了,脸上有了笑意,人不在了,风风光光的走完流程也是好的。

“锦儿,将军府规矩多不比咱们这些寻常人家,嫁过去你要严谨恪守妇道,好生孝顺公婆,莫要给娘家丢人。”苏母拍拍苏锦的手,慈母般的教诲。

“嗯,知道了母亲。”

这话苏锦上辈子已经听过了,怎么做她知道。

已经不是第一次成婚了,规矩流程苏锦早已熟记于心。

在喜婆递来红绸一头时下意识接过,不想一只宽厚有劲的大手更快的代替了红绸,牵住了她。

周围的一切仿佛静了音。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来迎亲的不是真新郎,不该亲手搀扶送她上花轿的。

“这......将军府礼数做的齐全,也算难得吧。”

因为将军府身高权威,似乎做出什么不合理数的事情都有一定道理,大家小惊一把,脑补自圆其说了。

苏锦试图抽出手,她不想感受对方手掌传来的温度,不料被他抓得更紧了。

别人不知道,苏锦却是清楚的,小叔子一向循规蹈矩,从不会雷池半步。

在她嫁入将军府二十多年来与她说话都会注意保持距离免得落人话柄,更别说在人前做出牵她手这种离谱事。

苏锦有些不安,努力想要透过红盖头看清眼前的人,可惜盖头料子太好,严丝不透的。

“苏老爷苏夫人,今日我代我兄长来迎娶苏锦苏姑娘,往后在将军府我定不会让她受了委屈。”

祝二少爷祝戚一番话似乎与前世相差无几,声音是她熟悉的,紧绷的神经突然一松。

她想:重来一世可能因某种效应,有些事情会有偏差,不能做到完全一样,只要大体走向正确了就好。

所以在下花轿,被风掀起盖头匆匆瞥到一眼扶她下来的小叔子,居然比前世多戴了一银制面具,仅堪堪露出下巴来时,她的内心都波澜不惊了。

戴面具好啊,这样看不到脸就当是她那个短命夫君来了。

“戚儿你怎么戴上面具了?”进了门,祝母把苏锦想问的话问了。

“母亲,昨晚不小心食了花生,过敏有点严重。”

祝戚的话没人怀疑,今天大喜的日子最主要的角色还是新人,苏锦顶着众人目光等在大堂上,不知为何她那“夫君”公鸡还没到位。

“夫人,少将军......不对,是那公鸡不见了!”片刻有人来报。

“怎么会不见了,谁看管的,这个时候给我出岔子。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再找一只过来。”

祝夫人脸色难看,眼看周围宾客露出看笑话的神色来,看苏锦的眼神就不善。

她安静乖巧的模样,落在他们眼里就是不情不愿。

苏锦倒不在意他们怎么想她,她只想等着“夫君”来拜堂后好回房休息。

头顶十几斤凤冠可是很累的,脖子要断。

“母亲,来不及了,错过吉时不好。”祝戚突然说道,“不如就让我代替兄长与嫂嫂拜堂吧。”

什么?

小叔子跟嫂嫂拜堂?

荒谬,不成体统!

苏锦以为自己听错了,上辈子明明就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拜堂公鸡没有不见不说,小叔子也只负责迎亲,懂规矩的他根本就不可能提出这样的提议来。

“这......”

大家都以为产生了幻听。

“母亲,错过吉时不吉利,兄长结婚大事耽误不得。”祝戚说得诚恳,只是为了兄长为了将军府。

“可是......”

“母亲。”


“好吧。”祝夫人犹豫后同意了。

......

苏锦直至送入洞房,也没太想明白她怎么就跟小叔拜堂了?

跟前世情况跳脱的厉害,让她一时有些担心,担心变故。

“少夫人,夫人让我给您送少将军的牌位来了。”

丫鬟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进来的丫鬟是祝夫人安排到她屋里的,跟上辈子是同一个人,而那少将军祝宴的牌位亦与上辈子一模一样,苏锦接过抱着,顿时心里很踏实。

“少夫人,今夜少将军是不能离手的。”

丫鬟见这新来的少夫人平和接过少将军牌位,什么都不问,甚是奇怪。

新婚嫁个死人不说,夜里还要抱着对方牌位睡觉,怎么想一个少女都不该淡定。

“嗯,我知道了。”

苏锦上辈子确实是有被吓到,鬼魂之说信与不信,在深夜里让你抱着冰冷的灵牌想必都会毛骨悚然。

觉察到丫鬟的异样,苏锦忙浑身颤了颤问:“少将军他真的已经......”

“嗯。”

“少夫人还是早些休息吧,今晚没人过来了。奴婢萍儿就在外候着,有什么吩咐尽管叫奴婢。”

大喜的日子,喜都是给别人看的。

身中数箭又从万丈深渊掉下去,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尽管尸体还未找到,少将军的死已然成了定局。

说是提前成亲冲喜可以化险为夷,也不过是听了道士的话自我心理安慰罢了,大家心里都明白。

“小姐,他们将军府这不是害人吗?明知道祝少将军已经去了,还要小姐嫁过来,新婚夜就让小姐您面对着一块冰冷的灵牌。”

“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小姐还这么年轻。”

萍儿出去后,苏锦的陪嫁丫鬟小梨端着水进来,言语之中尽是对自家小姐的遭遇忿忿不平。

“不可胡说,我与少将军的婚事是早已定下的,不论他怎么样,我嫁皆成定局,好与不好我心里有数。”

苏锦斥责道,“还有这里是将军府注意分寸,以后莫要叫我小姐要叫少夫人明白吗?”

“奴婢明白了。”小梨第一次被她严厉的呵斥,心里委屈,她只是为小姐着想罢了。

“你先出去吧,剩下的我自己来。”

将人打发走,苏锦去掉一身繁琐后将灵牌摆放在显眼位置,上面几个先夫祝宴君之位的大字让她倍感亲切。

“夫君,今晚就不抱着你睡了吧,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成亲了,都老夫老妻了,这点礼数不用重头再来一次。”苏锦小声说道。

“今天就先这样了,我要去睡了哦,明天啊再给你上香烧点钱。”

今天的一整天都像是在做梦一样,在倒头睡下的那刻,她还在想她到底是不是重生了,不要这一觉睡下去,明天就再也没有明天了。

第二天,前世早已习惯早起给长辈请安敬茶的苏锦没等人来喊,就已经收拾妥帖并给她摆在桌上的夫君上了三柱香。

“夫君,吃个苹果吧。”

萍儿进来叮嘱她该去给夫人他们敬茶时,就见这位少夫人拿了个果盘,情真意切的对着少将军牌位唤着夫君,少夫人的陪嫁丫头就在一旁红着眼。

小丫鬟惊愕的一时忘了自己来做什么的,还是苏锦看到她提醒可以走了。

后院大厅新媳妇进门第一杯茶,家中女眷都到得挺齐,就等着她了。

苏锦一来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上下打量。

“来了,都认识一下吧。”最上位的祝夫人盯着她瞧了眼先发话了。

苏锦被人领着挨个儿认了人敬完茶后就站在中间听训,讲府上规矩。

一字一句跟上辈子分毫不差,苏锦她根本没有在听,时不时应声好,明白了什么的。那些东西她早深深刻在心头了不说,她这辈子也没打算被条条框框的规矩束缚死。

苏锦在等,等一个人,她可没有忘记今日除了敬茶被训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发生。

前世是她糊涂,但这回不会了,她想明白了。

“说的你可都明白了?”祝夫人问。

“听明白了,母亲。”苏锦回答。

“那好,下面有件重要的事跟你说,希望你能接受大度些。”祝夫人见她低眉顺眼的心里有丝愧疚。

来了,来了!

祝夫人说完这句话就让身边亲近的嬷嬷带人进来,旁的人看向苏锦的目光多多少少带了同情,殊不知她内心喜不自胜,期待拉满。

不稍一会儿,一个着紫衣如花似玉的姑娘小心翼翼的护着肚子跟在嬷嬷身后来到了大家面前。

“夫人。”小姑娘到祝夫人跟前行了个礼。

“乖孩子,这礼以后就不用行了,小心肚子。”祝夫人起身亲自扶她,语气慈爱温柔,这待遇是连新进门的儿媳妇苏锦都没有的。

苏锦看着眼前的一幕,注意力几乎都在姑娘的腰身上。

这身段属实不错,不用来生孩子都可惜了。

“苏锦,这位是依依。”

祝夫人叫了苏锦名字,斟酌了下给她介绍道:“楚依依是宴儿在外行军打仗时救下的女子,此前同他一起住在军营里,两人发生过什么想必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能明白。如今宴儿出事也好在有依依,这才为我宴儿留下子嗣。”

“所以......母亲的意思是?”苏锦的声音有些颤抖。

“她毕竟跟着宴儿时没有个正经身份,如今怀了我们祝家的孩子,宴儿不在了我这个当母亲的不能不管自然是要给依依一个身份的,我打算抬她为宴儿的侧室。”

在新儿媳妇进门的第二天就迫不及待要给她丈夫纳妾,并让她接受她丈夫生前就跟其他女人有了孩子的事情,他们都知道有些过分了。

“苏锦,是我们祝家对不起你。但你既然已经嫁过来了,就要多为祝家考虑,宴儿已经不在了,他唯一的孩子绝不能流落在外。你是他明媒正娶的正妻,到时候孩子也是过给你的,这般往后你也算是有个依靠了。”

苏锦没有立刻做出回答,在楚依依进来后眼神几乎都是黏在她身上的。

她是不是......


“姐姐,对不起,我与宴哥......如果惹姐姐不高兴了尽管说,我可以不要什么名分的,宴哥救了我,我只是个弱女子不能为他做些什么,最后能为宴哥留个后已经是我此生莫大的福分了。我只求姐姐留我下来生完孩子,我保证生完孩子就走。”楚依依忍不住突然对着苏锦啜泣道。

楚依依一哭,本就生得如花似玉加上有孕在身甚是惹人怜爱,苏锦还未说一个字在祝家女眷中就成了不明事理,不够大度,连丈夫唯一的遗腹子都容不下。

“呵呵,怎么会不高兴呢。”

前世苏锦确实不高兴,在祁国未娶妻先纳妾是犯了婚法的,更不要说是正妻未娶妾室连孩子都有了的事情。

面前哭的梨花带雨的楚依依身份低微,说是戏子出身,将军府这样的门邸根本不可能迎这样的人进门,连当妾的资格都是破例了。

所以才会着急把她迎娶进将军府,一半打着冲喜一半为了能合理的安排祝宴的孩子入户籍吧。

当时她才多大,知道自己要嫁给一个死人,还没从没体验过书中缠绵悱恻的情情爱爱,就要守一辈子寡的惶恐不安情绪走出来,就被迫要接受从未谋面的短命夫君在外养的妾室及他们的孩子,苏锦当然是无法接受的。

她不能接受却也无法阻止楚依依成侧室,生下儿子每天在她眼皮子底下晃悠的事实。

女子出嫁从夫,一切以夫家为主,苏锦时刻谨记着自己的身份,原想既是不喜不见不闻就好,却不想楚依依不是个善茬,仗着跟祝宴有过一段,还有儿子傍身里里外外有意无意的刺激她,把那孩子教得目中无人,从没叫过她一句母亲。

孩子是记在苏锦名下的,按规矩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妾室去教养孩子,偏偏当时苏锦心里有道坎儿,不喜那孩子任由他亲生母亲去管教,可惜一个楚依依不会教育孩子,又因他是祝宴留下最后的寄托了,祝家所有人都宠着他。

宠坏的结果就是在外惹事生非、欺男霸女最后闯了大祸把自己命整进去了,当时的将军府已不复往日风光,根本保不住他。

想到这些,苏锦内心感慨万千。

是她以前糊涂,女人生孩子九死一生,她什么都不用做就能白捡一个儿子有什么不好的。只要把他调教好了,往后她寡淡的人生不就多了一个贴心小棉袄吗?

“妹妹你就尽管安心住下来,既是夫君的孩子我自然也会尽心尽力把他当自己的亲生孩子对待的。说起来,我还从没见过夫君呢,有时间妹妹你可以跟我说说关于夫君的事啊,我想多了解了解他。”苏锦牵起她的手笑眯眯说道。

“姐姐你......”楚依依错愕,瞪大眼,眼眶中蓄意的一大滴泪掉下。

“好啦,有孩子是件喜事,瞧瞧这泪珠子怎跟不要钱似的,少哭哭多笑笑,对肚子里的宝宝才好知不知道。”苏锦温柔的替她抹去泪水。

不对劲,是他们不对劲还是她不对劲?

正常女人面对这样的事不说大发雷霆,最起码也不会给某人好脸色的吧?

现在这幅宛如亲姐妹的画面是认真的?

“表嫂,你真的不介意?”一粉衣面容娇俏的女子讶然道。

女人最懂女人的心思,他们在这的都是女人,都有想过,要是她不接受,该怎么劝她说服她,压着给她讲规矩。

“当然,这有什么好介意的。”苏锦没有犹豫的坚定说道。

“我与夫君的缘分太浅,往后怕也无法为他留下子嗣,现如今依依来了又怀有夫君的骨肉,也算是老天开眼了,我在心里也踏实多了,对得起祝家的列祖列宗了。”

苏锦说这话时略带伤感,一下子把所以人的情绪拉了进去。

祝夫人王鹃舒了口气:“你能这么想我也便放心了,宴儿他能娶到你这般通情达理的女子......终是他没那个福分。”

“母亲莫要这样想,我能嫁给夫君才是我三生修来的福分。夫君是祁国英勇善战的将军,是守护天下人的大英雄,能与他结下一段姻缘我无怨无悔,相信往后夫君的孩子也能成为像他那样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她前面说的话就够让人吃惊了,没想到她还能说出这番更深一层的话来,属实让人完全没有料到。

很难相信如此深明大义通情达理,有才有貌的女人居然是商人家室出来的。

商人在大多数眼里都有一个刻板的印象——唯利是图的小人。

他们也没指望这嫁过来的女儿能有多上得台面,明事理。

“好,好,好。”祝夫人连道三声好,对这新进门的儿媳不仅高看了一眼,同时心里升起一丝愧疚。

祝宴跟苏锦的婚事是以携恩图报换来的,当年她大病一场寻药无果,祁都有名的商人苏富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差人送来了救命灵药。重恩情的祝向松便被那老奸巨猾的狐狸套路进去,把儿子“送”了出去。

她一直反对这门亲事,想要找个合适的方式退掉,谁知一拖再拖到了现在......宴儿没了,就算退掉亲事也没有哪家姑娘愿意嫁过来守寡,而他的遗腹子不能无名无份的遗落在外或者名不正言不顺的当私生子。

王鹃她承认她有私心,但最开始也不过是苏富先算计他们将军府的,她不过什么也没做仅让人履行婚约罢了。

“你是个好的。”跟她那爹不同,以后在其他方面多补偿补偿她吧。

“往后依依的孩子记到你名下,由你教导我也放心了。”

王鹃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原本还担心她身为正室会苛待了他们母子,但是现在看来是他们多虑了。

苏锦是个好孩子,观眼识人心,她的眼神太干净太真诚,不掺半点旁的心思,王鹃活了几十年相信自己绝不会看走眼。

楚依依被安排在了碧落院里,是原先就准备留着祝宴纳妾所住的地方,与正室的听雪筑仅一墙之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