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鬼夫上门缠不休

鬼夫上门缠不休

酒小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初七是一名为死者化妆的工作人员,虽然每天都与死者打交道,但是偶然有一天见到了自己死去的前男友这样的事情真的让人无法接受!就在沈初七思绪混乱的时候,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被一个自称是裴胤的男鬼给缠上了,这个男鬼说他们四年前就已经成为了夫妻,他这次出现是为了与她相伴,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根本让她无法接受!

主角:沈初七,裴胤   更新:2022-07-15 22: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初七,裴胤 的女频言情小说《鬼夫上门缠不休》,由网络作家“酒小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初七是一名为死者化妆的工作人员,虽然每天都与死者打交道,但是偶然有一天见到了自己死去的前男友这样的事情真的让人无法接受!就在沈初七思绪混乱的时候,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被一个自称是裴胤的男鬼给缠上了,这个男鬼说他们四年前就已经成为了夫妻,他这次出现是为了与她相伴,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根本让她无法接受!

《鬼夫上门缠不休》精彩片段

“沈初七!”

“来了来了……”

我急急忙忙地换好工装,一出更衣室,就看见同事阿民将化妆箱递给我。

“谢谢了。”我赶紧接过化妆箱,匆忙跟着他朝着停尸房走去。

“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幸好今天馆长没来,不然肯定得训你一顿!”阿民忍不住问我,“还有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昨天晚上熬夜了?”

“睡不着,失眠。”我有气无力地回答他。

我叫沈初七,是名殡仪化妆师,也是这个殡仪馆里唯一的女化妆师。

原本昨天晚上早早就睡了,可是却突然接到前男友楚轩的电话,还是在凌晨十二点,他说了些我听不懂的话,最后还跟我说我们很快就见面了。

我和他已经几年没有见过了,当初因为他的移情别恋,我毫不留情地分了手,拉黑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可是昨天一通电话过后,我才发现我还是喜欢他的。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失眠了一整夜。

“那你可得打起精神,可别出什么差错,我们这一行的忌讳你是知道的。”阿民提醒我说。

我点点头。

走进一间停尸房里,扑面而来的冷气让我瞬间打了个寒颤,我抬头看着室内几排大冰柜,每个柜门上都按顺序写着编号,一共有100多号。

阿民打开了冰柜中的其中一个柜门,将封存的遗体转移到了一辆铁推车上,然后将车推到隔壁的化妆间。我早早做了准备,和阿民一起朝着尸体深深鞠了个一躬,这才戴上手套,掀开盖在死者脸上的白布。

看见死者的第一眼,我猛地站了起来,仓皇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撞在墙上。

“怎么了?”阿民很是不解地望着我。

“他,他……”我的手哆嗦着指着那铁推车上的尸体,难以置信,这是楚轩,那个昨天晚上还给我打了电话的楚轩!

阿民看了一眼手里的资料本,扶了扶眼镜,说:“这人叫楚轩,死了好几天了,听说是出车祸死的,他家里人选在今天火化……”

怎么可能?

背脊陡然爬出森森的凉意,我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昨天晚上的那通电话。楚轩的声音我不可能听错的,可是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尸体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你认识他不成?”阿民惊讶地问我。

我没有回答他,手情不自禁拽紧了自己的衣服,脑子一片空白。

见我不说话,阿民上前推了推我:“初七,怎么回事?”

我这才回过神来,又看了看楚轩,这才开了口:“他是我前男友。”

阿民惊讶极了。

“我和他三四年没联系过了,只是没想到,没想到……”我勉强开口。

阿民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节哀顺变。不过,还是得干活,一会儿耽搁了家属约定的时间可就不好了。”

我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重新朝着楚轩走去。

阿民也戴上了塑胶手套,在楚轩的胸口上按了按,然后又将事先准备好的防腐药水注射进他的身体里。

如果是以前,即使面对满室的尸体,我也能面不改色地呆一整天,可是现在望着前男友的尸体,再想想之前那通不明不白的诡异电话,我整个人都在颤抖,浑身控制不住发冷。

我提着一颗心紧张地清理着楚轩的面孔,然后用粉刷打底。

从始至终楚轩都闭着眼睛,浑然睡着一般。

就在我的手从楚轩脸上拿开时,楚轩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嘴角微微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我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失声尖叫,猛地往后退,连着椅子摔在了地上。

“沈初七!”阿民恼怒地瞪着我,“你叫什么?”

“他,他笑了。”我颤抖地指着楚轩的尸体。

“胡说什么,你好好看看!”阿民厉声呵斥道。

我吓得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可是阿民又强硬将我的手拉了下来,楚轩闭着眼毫无生气的模样映在眼里。

“不可能的,我刚刚明明看见……”我愣了。

阿民没好气地将我拉到一旁:“算了,我来吧。”

我站在一旁,看着阿民熟练地化了妆,打理好头发,又替他换了新的衣服。

楚轩是阿民送出去的,我没有去,也不敢去,整整一天都是浑浑噩噩的。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我宛如游魂一般飘回了家里,一进门就回房间瘫着。

脑子里不断闪现楚轩在化妆间对我露出的诡异笑容,我越想越害怕,缩在被子里不敢动。

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朦胧之间,我感觉到有一双手从我的额头缓慢往下,最后停留在我的嘴唇上来回抚摸着,冰凉刺骨的温度令我不有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睁开眼。

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站在床边,一双透蓝的眼睛盯着我。

见我醒来,他嘴角勾起一抹邪异的笑容:“醒了?”

我想要叫,却发现怎么也发出声音来,恐惧逐渐爬升,在我内心蔓延开来。

他俯下身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慢慢的,一件一件将我的衣服褪去。

“初七,我的妻,我来接你了!”他说完,低头吻住我的唇。

我想要反抗,却怎么也挣扎不了。从他身上传来刺骨的凉意,钻进我的皮肤里,感受着他的手抚过我的每一寸肌肤,我瞪大了眼睛,却陡然和他蔚蓝如海的眸子对上,渐渐地意乱情迷起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还清楚地记得昨天晚上做过的梦,梦里的每一个情节我都记忆犹新。

我晃了晃脑袋,朝着厕所走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毫无血色,眼圈下一片乌青,一看就是没睡好。

就在我洗完脸抹乳液的时候,脖子上一个红紫色的印记却突然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莫名想到了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忍不住凑近了镜子看,一种奇怪的想法也突兀地涌现出来。

这怎么有点儿像……吻痕?


对着镜子看了很久,我甚至脱下衣服看,却发现不止是脖子上,就连身上也有许多这样的痕迹,尤其是在大腿上。

我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梦。

可是随即转念一想,觉得太过可笑,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春梦罢了,我不信鬼神,或许只是现在换季,身上的皮肤过敏了而已。

今天补假,洗了澡,我拿着阿民写给我的地址,准备去吊唁下楚轩,不管怎么说,至少他是我喜欢过的第一个男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雨的原因,今天的天阴沉沉的。一进公墓园,我明显感觉到一股阴冷的风扑面而来,冷入骨髓,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找到楚轩的墓碑时,我看见有个带着帽子的女人正站在他的墓前,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唯一露出一双眼睛。

那女人似乎也感觉到我的视线,朝我看来——

我冲她微微一笑,拿着白色菊花放在他的墓碑面前,看着照片里那张熟悉的笑脸,我真的确定楚轩已经死了。

“沈初七?”

突然间,那个戴帽子的女人开了口。

我抬头朝她看去,有些惊讶:“你认识我吗?”

得到我的肯定,那女人眼里突然流露出深深的惊恐之色,猛地后退了一步:“你,你不是死了吗?”

我的脸色顿时黑了:“你才死了呢。”

“你,你已经死了啊,四年前就死了啊……”她害怕得连声音都变了,“楚轩亲口告诉我的,他还给我看了你的照片。”

饶是我脾气再好,也忍不住骂道:“胡说八道!”

可是那女人突然尖叫出声,转身就跑,就像是身后有什么凶猛野兽在追她。

我不由翻了个白眼,朝着墓碑上的照片狠狠瞪去。

“初七……”

一道带着回音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里,我抬起头看,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谁在叫我?

不经意间一瞥,我看见墓碑上的黑白照片正嘴角上扬,冲我诡异笑着,一如昨天在停尸房看到的一样。

“啊!”我惊呼出声,后退了一步。

“初七,我会把你抢回来的……”那声音继续在我耳边响起,细细一听,似乎就是楚轩的声音。

我确定周围没有人。

这下我待不住了,头皮发麻,甚至不敢再看楚轩的照片,匆忙逃走了。

刚一出公墓园,那萦绕在心头的阴霾瞬间散去,之前那个奇怪的声音也消失了。

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一辆黑色的SUV突然停在我面前,从上面下来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这架势,貌似是冲着我来的。

“少夫人。”两个男人恭敬地地像我问候。

“你们认错人了!”我下意识脱口而出。

那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直接道:“少夫人,我们接你回家。”

“我都说了你们认错人了!”

说完,我急忙绕过他们想要跑。

简直神经病!

其中一个人迅速抓住我,不等我挣扎,一块毛巾就捂住我的嘴鼻,刺鼻的味道钻了进来。我脑子立刻变得昏昏沉沉的。

“抱歉了,少夫人。”

昏迷前的最后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我被绑架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晕晕乎乎看着头顶华丽的吊灯,我足足发了好一会儿呆,这才想到了什么,心咯噔一跳,猛地坐了起来。

周围陌生的环境落入眼中,偌大的房间装修华丽,甚至比我租的房子还有大上不少,正对着大床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婚纱照,虽然是油画,却十分的逼真。

等等!

我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那墙上的婚纱照,那照片上的男女,一个是我昨天晚上梦到的男人,而另一个,好像是我自己!

如果只是长得像还好说,可偏偏那油画上的女人露出的锁骨上有一个红色的像符号一样的胎记,我也有,而且一模一样。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甚至连胎记的位置和形状都一模一样?

我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雍容华贵的夫人走了进来,见我醒了,通红的眼里顿时多了一抹怨恨。

“沈初七,四年前我儿子将你从鬼门关拉回来,是你自己甘愿嫁给他的,可是现在胤儿出事了,你居然敢逃跑?我告诉你,就算胤儿死了,你也得给他守活寡!”

我脑子发懵:“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儿子!”

“沈初七,既然醒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砰!

房间门重重地关上了,我慌忙跳下床去看,却发现房间门已经锁了,不管我怎么喊都没有人回应我。我又迫不及待朝着阳台跑去,却发现阳台也锁了。

我急忙地在房间里翻找,试图能够找出来一些有用的东西,可是什么都没有。我甚至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只能透过窗户看到外面已经漆黑的夜色。

渐渐的,我绝望了,鼻子一酸,眼泪控制不住就掉了下来。

一只手突然搭上我的肩膀,将我扶了起来,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那个英俊帅气的男人就站在我身后,蔚蓝色的眸子望着我。

“初七,你还是这么爱哭鼻子。”那个男人嘴角勾着,手指抚上我的脸,冰凉的触感令我打了个寒颤。

我猛地惊醒过来,慌张地往后退,撞在门板上。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这儿都锁了,你怎么,怎么……”

“我是你丈夫裴胤。”他挑了挑眉,嘴角的弧度变大。

裴胤?

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裴胤……胤儿……

之前那个妇人的话犹在耳边,我猛地抓紧了自己的衣服,心咯噔一下,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你不是已经……”我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却怎么也无法将一整句话说完。

他扬起嘴角,朝我走来。

我吓得惊声尖叫:“你别过来!”

可是裴胤却一把将我捞入怀里,磁性的嗓音在我耳畔响起,说出的话更是直击我心脏。

“初七,就算我死了,你也是我的妻,你注定是我的女人!”


掷地有声的话,仿佛在宣誓自己的主权,我看着裴胤那张鬼斧神雕的面庞,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放手!”我声音颤抖地说,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

裴胤的眼色沉了沉,气息逼近,冰凉的嘴唇贴近我的耳垂,惩罚似地咬了一口,这才道:“初七,我给了你这么久的自由,这两年里我日夜盼着早日醒来和你见面,现在你就是这么对你老公的?”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我想要推开他,可是裴胤却纹丝不动,甚至突然将我打横抱起,直接朝着床边走去,将我放在床上。

昨晚的记忆钻了出来,我慌忙地爬起来想要逃,可是他的身子却覆了下来,一米八几的高大身材瞬间将我完全困在他的臂弯之中。

我害怕极了,使劲地挣扎,这反而惹火了裴胤,他一把捏住我的下巴,强迫我看着他:“初七,我们已经结婚了,是合法的夫妻。”

“胡说!”我气得浑身发抖,“我不过是长得和你的妻子一样,连名字也是巧合,你们都认错人了!”

“初七,当初是楚轩修改了你的记忆,现在我回来了,我不会让他的奸计得逞,我会让你一点点想起我们之前的过去。”裴胤亲着我的唇,嗓音变得低沉而暗哑,“7月16号,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记得吗?”

7月16号!

昨天就是7月16号!

楚轩火化的日子,也是我第一次在梦里遇见裴胤的日子!

脑袋里轰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了,晕过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事实上,这个日子总是时不时地出现在我脑海里,我相信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可是究竟是什么,我却想不起来了。

几年前我和楚轩分手的时候,我出了车祸,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年以后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昏迷两年,也庆幸自己捡回来一条命,甚至医院都不需要我交医药费。

从那以后,我对过马路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而那个不时浮现在脑海里的日期却被我当做了一个重要的日子,是一个我重要人的生日,又或者是什么纪念日。

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是结婚纪念日!

裴胤低低笑出声,吻着我的唇,冰凉的温度不断激着我,他的声音越发地低哑:“初七,初七……”

这声音透着特殊的蛊惑,那一双蔚蓝的眼眸就像是深邃的大海,深情地凝着我,令我慢慢迷失其中。

我本就不堪的意志慢慢崩溃,身体更像是着了魔渐渐被他引领,似乎下一秒就会……

砰!!!

一声巨响把我吓了一大跳,耳朵被这声音震得嗡嗡作响。

裴胤脸色猛地沉了下来,拿手护着我,转头想看声源。

通往阳台的窗户,此时已经被咋成了蜘蛛网状,从受到狙击的中心狰狞地向周围扩散开来,如果不是这窗户足够结实,那一下子肯定要碎了。

我看向施暴之人,透过房间里晕黄暧昧的灯光,我的脸色都变了!

窗外的人居然是楚轩,那个我亲眼看着已经死去的楚轩!

他举起手,又一次狠狠地朝着碎裂的玻璃砸去,这一次,窗户彻底碎了,哗啦啦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裴胤,初七是我的!”楚轩的脸毫无血色,一双眸子充斥着血丝,一脸寒霜地瞪着裴胤。

裴胤刻意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初七是我的妻子,怎么就变成你的了?别忘了,是你背叛她的!”

楚轩目眦尽裂,他直接朝着我们扑了过来,一阵强烈的冷风袭来,刮得我睁不开眼睛。

“滚!”裴胤怒斥一声,翻身抬脚朝着楚轩踹去。

一黑一白的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在房间里化作一道道虚影,抖动着身子拼命地往角落里缩。

就在白天我还是无神论者,而此刻我已经完全吓傻了,甚至都不敢哭出声音。

房间里不断响起乒乒乓乓的声音,混乱之中,似乎有个东西砸到了我的脑袋上,打得我头晕眼花。

迷糊之中,我听见暴怒的声音,然后感觉自己被人抱着腾空而起。

脑海中迅速闪过画面,如走马灯似的,我仿佛又回到了我和楚轩分手的那天,他面色冰冷地将我的手拽开,不顾我的请求转身搂着另外一个女人走了。

我心如死灰,浑浑噩噩地游走在街上,直到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在我耳边炸开——

“初七,你不会有事的……”

“初七,嫁给我,做我的妻子!”

“初七……”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怎么这么像裴胤的声音?

等我感觉到自己已经落地时,这才颤抖着睁开眼睛,只见裴胤搂着我,眼眸里浮现出担忧之色,英俊的脸庞似乎又苍白了几分。

再看这房间里,已然回到了我自己的家中,除了鬼,谁又有这么飞天遁地的本事?

我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拼命挣扎着:“走开,走开……”

“沈初七!”

他厉喝一声,如同惊雷在我耳边炸裂,也成功让我的哭声戛然而止。

我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身子如抖筛一样,害怕的声音都变了音调:“裴胤,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只要你放了我,我什么都可以烧给你!”

“你是我的妻,我只要你!”

“我给你烧很多东西,我,我还会给你烧仿真娃娃……求求你放过我……”我的手抖的更厉害了,眼泪又忍不住往下跳。

裴胤却哑然失笑,他冰凉的指腹摩擦着我的嘴唇,深邃的凝视着我,霸道地说:“我只要你!沈初七,我们的冥婚书已经递到了阴曹地府,这一辈子你只能是我裴胤的妻子!”

我的脸色都白了。

“别怕,现在我回来了,所有的事情都由你老公担着,没人再敢欺负你。”他贴着我的耳垂,声音里透着蛊惑,“春宵苦短,老婆,我们继续之前的事情……”

说完,他沉下身子与我贴紧,男星的气息没入我的鼻息,迅速摧毁了我的意志。

云雨来袭,我已经彻底迷失了自己,隐约有种错觉,似乎有个冰凉的东西带到了我的手指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