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医圣方丘

医圣方丘

步行天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方丘本是武林中最年轻的宗师,能够在他这个年龄达到武学宗师的,千百年来难得一遇;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天赋优势,更是因为他拥有神秘的绝对手感。可如今的方丘,只是一名中医大的大一新生;本想着低调的学学医,看看病,谈谈恋爱,享受下大学校园的生活,却不得不在一次中秋晚会上崭露锋芒。

主角:方丘,柳菲菲   更新:2022-07-15 21: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丘,柳菲菲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圣方丘》,由网络作家“步行天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方丘本是武林中最年轻的宗师,能够在他这个年龄达到武学宗师的,千百年来难得一遇;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天赋优势,更是因为他拥有神秘的绝对手感。可如今的方丘,只是一名中医大的大一新生;本想着低调的学学医,看看病,谈谈恋爱,享受下大学校园的生活,却不得不在一次中秋晚会上崭露锋芒。

《医圣方丘》精彩片段

九月,江京中医药大学,图书馆。

方丘随手从书架上选了几本中医古籍来到休息区。

他是大一新生,因今天下雨无法军训,就来到图书馆里看书。

方丘拉开一张桌子面前的椅子坐下,随便抽出一本,放在了桌面上。

低头看着眼前的书。

可他并没有翻书,只是随意的将双手放在书的两侧。

而后,右手轻轻叩打着桌子。

诡异而又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没有丝毫其他动作,书竟然悄无声息的自动翻页了!

幸好学校刚开学,整个图书馆除了他再也没有其他人,无人看到刚才那诡异的一幕。

这时一个急促脚步声从远处响起。

方丘神色如常的将抬起的手指,慢慢放下。

书安静的没有翻页,身后的声音却已至。

“方丘,终于找到你了!”

方丘转头一看,来人正是他们三班的助理班主任,柳菲菲。

一个漂亮热情的大三学姐。

开学第一天,柳菲菲一露面,整个班的男生顿时两眼放光的狼嚎了起来。

而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因为在全班自我介绍时的才艺表演阶段,唱了首歌,就被这女人盯上了。

她这几天一直找方丘,想让他代表班级去参加下周的迎新晚会。

“学姐,这里是图书馆啊。”

方丘一脸无奈,没想到她竟然找到图书馆来了。

“现在就剩我们班开学典礼上的节目没定下来了,小方啊,你就当帮一帮老师嘛!”

看着大美女学姐满脸哀求软语相求的模样,方丘顿时头大了。

略微迟疑了一下,为了能安静的看书,方丘说道:“好吧,我可以去参加迎新晚会,不过我可能没多少时间排练。”

柳菲菲一听,立刻答应道:“时间你来安排就行,那就这么定了!”

方丘无奈的笑了笑。

“你不要这么不情愿,我给你准备了惊喜哦,你到时候就知道了,好了,我现在要赶紧去上报节目了。”

说完,柳菲菲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周围清净了下来,方丘的目光又放回了书籍之中。

等到翻完最后一页,他站起身,把书还给了门口的图书管理员。

中年人看到他刚借书没看多久,就都还了回来,笑着问了一句:“太艰涩了,所以不想看了就还回来了?”

“没有。”

方丘摇摇头道:“都看完了。”

“都看完了?”

中年人惊讶的看了方丘一眼,随即哑然失笑:“小家伙,说谎可不好。”

方丘笑了笑,不置可否。

中年人随意抽出其中一本《正体类要》,问道:“背心第七个节,打中者,吐痰吐血,十月而死,何解?”

闻言,方丘从那一摞古籍中抽出了《伤科方书》,回答道:“先用加减汤,加杜仲一钱,次服夺命丹三四服。”

中年人眼睛瞬间亮了一分。

有意思!

“大凡头上受伤、脑髓出者,难治;骨色青者,亦难治。若他处骨肉破碎,何解?”

“即将空痛散敷之,内服疏风理气汤五、六剂。”

“心坎上横骨,从下而上,若第一节伤者一年死,第二节伤者二年死,第三节伤者三年死。何解?”

“黎洞丸、三黄宝蜡丸皆可酌用之,再服理肺之剂以收功!”

“哈哈,不错!”

中年人点点头赞许道。

“敢问您是何人?”

方丘恭敬的问道。

他绝不相信眼前的中年人只是一个简单的图书管理员。

中年人没有回答方丘的问题,他沉吟了一阵,说道:“骨科区第三个书架最底下一层,第八十二本书,《伤科要旨》。”

中年人没头没脑的说完这句话,就不再理会方丘,转身上楼去了。

方丘深深的看了中年人一眼,略微沉吟了一下,直接走进图书馆。

“八十……八十一……八十二!”

方丘按照中年人所说的位置,还真找到了《伤科要旨》这本书。

他拿起这本有些落灰的书,来到休息区,翻开大体看了一下,没发现有什么奇怪之处啊?

和其他骨科类古籍类似。

如果仅是如此,中年人又为何特意推荐这本书。

再翻一遍,一张书页从里面掉了下来。

方丘右手闪电般接住了那张书页。

仔细看了一下,只是一张空白书页。

正当他准备放回去的时候,手指摸到书页中间的时候,仿佛触电一般整个人都愣住了!

有字?

这张毫不起眼的空白页中间竟然有字!

突然,空白书页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金色文字,大放光芒。

金光夺目,方丘下意识闭上了眼,这一个个金色文字,竟在他脑海中纷纷浮现。

“正骨之术,重在摸骨,而后正骨!”

“摸骨之法实为天赋,正骨之术乃为小技,天赋无行踪,小技学可用……”

只看到前面两句话,方丘全身为之一震。

心中很是惊讶。

这口气未免也太大了吧?!

哪本古籍不是对正骨之术推崇备至,恨不能解说详尽。

而这本书竟然直接说正骨之术乃是小技?

这口气大了点吧?

脑海中的字越来越多,同时开始浮现出一幅幅人体骨骼的画面。

方丘看到一个身形随着画面出现飞速的变化着……

十分钟后,随着最后一个画面浮现,那个身影也消失殆尽。

方丘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但整个人还沉浸在震惊之中。

太厉害了!

不知道到底是哪位大能,在一页纸上留下医道传承,更是直接让他正骨之术提高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

方丘收敛心神,准备再次手摸书页,复习一遍。

可就在这时他敏锐的发现图书馆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怎么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

还散发着淡淡的敌意?

方丘准备一察究竟,抬起头却正好看到桌子旁伸出的一截雪白的皓腕,顿时一呆。

坐在他面前的赫然是江中医新晋校花,所有男生心中的完美女神,江妙语。

一瞬间,他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怪不得这些人目光带着敌意,原来是敌视自己和校花坐在一起。

想明白这些,方丘不禁苦笑起来。

他看向江妙语,发现这位美女校花只是简单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自顾自举起右手,拿着针往自己左手臂上一个穴道扎去。

曲池穴。

古籍记载,此穴可治疗手臂麻痹疼痛,上肢不遂。

江妙语原来是在给自己治疗。

他现在可不是一般初学正骨的后进了,对于一些小毛病自然一眼就看的出来。

如果是气血不通导致的手臂不舒服,曲池穴是很管用的,但很遗憾不是这种情况。

略微迟疑了一下,方丘提醒道:“你治疗的方法不对。”

江妙语准备捻动针的手一顿,微微愕然和不解的抬头望向方丘。

 


“你的臂腕关节有点小小的错位,这种骨伤针曲池穴是无用的,得需要正骨。”

方丘解释道。

这一番话让江妙语明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她的手臂确实今天上午在整理宿舍时搬重物弄的有些不舒服,没想到这个男同学能一眼就看出来。

看来校园里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这时,左手臂上又传来一阵疼痛,让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方丘见了说道:“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

江妙语认真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方丘。

她见过的那些男生要么在她面前红着脸说不出话来,要么就是极力的表现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第一次见面就给她看病的。

新的撩妹手法?

但见方丘一脸的真挚,江妙语立刻轻轻一笑,看样子眼前的男生是真的想给她看病。

“那就麻烦你了。”

江妙语伸出手臂说道,眼神中有些期待。

方丘左手抓住江妙语的左上臂,微微晃动了一下,突然抬头说道:“你很漂亮。”

江妙语闻言微微一呆,她正等着方丘给她正骨呢,没想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谢——”

江妙语第一个谢还没说完,方丘眼神中精光蓦地一闪,左手右手同时用力,猛地一转,还没等江妙语有所反应,双手瞬间回位!

“好了!”

“你……”

江妙语这才明白刚才眼前男生的那句“你真漂亮”根本不是夸她,而是因为在她愣神时,全身肌肉是放松的。

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臂,江妙语惊讶的发现真的好了。

“没什么事了,一个星期内不要过分使用你的左臂就可以了。”

方丘叮嘱道。

“嗯,谢谢你!”

江妙语一边活动着手臂,一边真诚的感谢道。

“不客气,再见。”

方丘笑着说道,收拾东西站了起来,现在周围人的目光都在盯着这里,看来只能回宿舍,再研究这张纸的奥妙了。

江妙语本以为方丘会更进一步,问她要电话号码什么的,没想到他治完病就直接离开了。

看着方丘离去的背影,江妙语下意识的摸了摸白皙无暇的脸蛋,突然有些迷茫了……

将书放到书包里,方丘来到图书馆门口,拿出雨伞,背着书包直接撑伞走进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中。

二十分钟后,方丘刚来到宿舍楼下。

这段路上布满了水洼,目光所及都是躲着水洼走路的学生。

就在这时,突然一辆车从他身边疾驰而过,正好压过他旁边的一片雨后留下的水洼。

水花四溅!

方丘眼睛中蓦地精光一闪,全身内气瞬间调起。

飞溅的泥水在方丘身边似乎碰到一层保护罩一样,全被隔开了。

泥水丝毫未沾!

但周围那些同学们可就惨了,全都被泥水喷了一身,衣服都弄脏了,像掉沟里了似的。

“什么素质!”

“在学校里还开这么快!不怕撞到人吗?”

“一看就知道是暴发户!没素质!”

……

瞬间,周围遭难的学生对着奔驰车的方向怒骂起来。

方丘眯着眼看着那车的方向,眼神一片冰冷。

车在前面宿舍楼底下停下来了,下来两个带着一副戴墨镜的人壮汉,然后撑着伞恭敬的拉开后面的车门。

车里面下来一中年人,一个学生模样的高傲年轻人。

两个壮汉,赶紧把伞递了上去。

方丘慢慢的走上去,安静的站在一旁。

他在等,等车上的人给刚才的学生道歉。

下来的年轻人先是看了看后面泥水满身的学生,不屑的撇撇嘴,然后抬头看了有些破旧的宿舍楼,眉头皱了一下,转头看向中年人。

“爸,你真的打算让我住这啊?这破楼?”

中年人显然也被宿舍楼的破旧的样子弄得一愣,但还是坚定的说道:

“你是来学习的,不是来享受的!就住这!”

听到老爸严厉的语气,年轻人垂头丧气说道:“那走吧,好好把我宿舍打扫一下,我要一个人住!”

说完,就要抬腿往宿舍楼走。

“等等!”

突然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这对父子转头看去,看到一个俊秀少年走了过来,目光清冷的看着他们。

两个壮汉立刻警惕的挡在了父子面前,冷冷的盯着方丘。

“什么事?”

年轻人傲慢的看了方丘一眼。

“我觉得你们是不是应该向他们道歉?”

方丘指着不远处如落汤鸡一般的同学们。

这一句话让那些一身泥水的学生瞬间感觉一股暖流直击心房。

“道歉?”

年轻人看了看那些满身泥水的学生,直接对两个保镖说:“走,上楼。”

中年人皱了皱眉,也没有任何表示。

这对父子还没迈步,方丘突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把他们吓了一跳,刚才还在他们身侧呢,怎么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那两个壮汉瞬间如临大敌,他们也没察觉到眼前这小子什么时候过去的。

“弄了别人一身泥水,一点歉意都没有,有点不像话吧!”

方丘冷冷的盯着那父子二人。

一身气势一发而没。

那对父子却没有任何感觉,但那两个壮汉,瞬间脸色变了。

这气势……

两个人连伞都顾不得替父子两人打了,直接扔掉伞挡在了父子面前,死死的盯着方丘。

父子两人疑惑的看着两个保镖,这可是他们专门高薪聘请的武术高手,还从来没见过他们如此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怎么今天对一个学生如此呢?

周围的学生满脸疑惑。

心道,这保镖也忒负责了点吧?

方丘淡淡的看了两个壮汉一眼,问道:“你们要挡我?”

瞬间所有人目光集中到两个壮汉身上。

其中一个壮汉神色严峻,看着方丘有些忌惮的说道:“这位同学,这不过是件小事,你又何必咄咄逼人……”

咚!

话未说完,一道黑影席卷着狂风,划过壮汉的脸颊,最后打在了几米外的杨树上。

三人合抱粗的杨树猛的一震,树叶簌簌而落。

壮汉惊呆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脸,发现有一丝丝血迹,额角的发丝也齐根而断。

另一个站在一旁的壮汉,是全场唯一一个看清那道黑影真面目的人,可他的表情却是更加骇然,声音都止不住颤抖起来。

因为那道黑影,竟是一片树叶!

“摘叶飞花,举轻若重,你,你竟然是一位武道宗师?!”

方丘没有回答他,依然淡淡的开口。

“你们,要挡我?”

 


“不敢!”

两人顿时一个哆嗦,赶紧说道。

如今武道衰弱,眼前这少年如此年轻,就已经达到了宗师之境,实在是恐怖如斯。

而且在武道界中,一直流传着一句话。

宗师之下,皆为蝼蚁。

以自己两人这点微末修为,恐怕在人家眼里,真的不如两只蝼蚁。

但在其他人眼里,这简单的两个字惊掉了一地眼球。

不……不敢?

这不敢是什么意思?

周围的学生心中瞬间无限崇拜眼前的方丘起来。

这同学也太牛了,这简直是一身正气力压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让其退让啊!

那对父子,年轻人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中年人眼睛却深邃起来,心中已经隐隐有所猜测。

“那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方丘问道。

虽然下着雨,天气很凉爽,但这两个壮汉额头都快出汗了。

“今天这事我们的错,是我开的车,我向他们道歉。”

其中一个壮汉赶紧说道,说完,直接转身冲着那些学生拱手道:“不好意思各位同学,刚才车开的太快了,没看到有水洼,实在是对不起!”

那些单纯的学生也纷纷原谅了他们。

见此情形,得到谅解的壮汉征求意见般的看向方丘。

方丘只说了四个字:“衣服脏了。”

另一个壮汉二话不说,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来,赶紧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一个人发了五百块钱。

学生有些不好意思要的也被强塞在了手里。

看到这一幕周围围观的人都惊呆了。

这……

之前还一副强势的样子,这个时候怎么突然发钱了。

“这样可以了吗?”

发完钱的壮汉跑过来擦着汗问道。

方丘看到那些满身泥水的学生满意的样子便点点头,让开了身体。

两个壮汉赶紧簇拥着一脸懵然状态的父子俩上楼。

他们刚上楼,瞬间楼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望向方丘的眼神中充满了敬佩。

方丘微笑着在掌声中离开了。

另一边。

那对父子刚找到宿舍,还没来得及坐下,中年人就迫不及待就问两个壮汉:“刚才怎么回事?”

两个壮汉对视一眼,叹了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刚才那个学生是个超级高手。”

“高手?那个学生?”

一旁年轻人很是不信的问道。

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纪的家伙竟然是个高手?

“对!”

两个壮汉很是肯定过的说道。

“你们俩打不过他?”

中年人神色凝重的问道。

这两个保镖的实力他可是非常清楚,五六个普通保镖干不过他们任何一个人。

两个壮汉再次对视一眼,然后同时苦涩的摇摇头:“不是能不能打过的问题,他要真想杀我们,我们估计一招都挡不下来。”

“什么?!”

中年人大惊,他根本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

两个壮汉转头看向仍旧不敢相信的年轻人身上,说道:“少爷,一定要小心这个人,绝对不能与他产生矛盾!”

中年人一听急了,问道:“他这么厉害,那小恒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他不像是心狠手辣的人,所以只要不冒犯他,应该没事。”其中一个保镖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中年人扭头看向自己儿子,严厉的说道:“听到没有,一定不能惹刚才那个学生,如果能就交好,千万别惹事!给我在这里好好学习,越低调越好!”

年轻人低着头闷闷答应。

本来以为在这里可以耀武扬威,没想到第一天就被人给干趴下了!

方丘回到宿舍后,急忙拿出了那页白纸,收敛心中的杂念。

心无旁骛的将左手再次放在了书页上。

可放上的一刹那,方丘的眼睛猛地睁开。

消失了!

上面的所有印记全都消失了!

方丘赶紧拿起书页反复检查几次,终于确定下来。

现在他手上的书页完全成了一张真正的白纸,毫无意义。

合上书页,方丘不由陷入了沉思。

他之所以急于学医,想要学有所成,其实,都是为了救自己的师父。

三岁那年他遇到了老爷子,老爷子教他武道十二年。

直到他突破至宗师之境,才发现老爷子竟身患隐疾,但为了教他,一直强行压制着,没有去治病。

直到两年前,老爷子只留下一句话悄然离去,不知所踪。

“已无可教,好好修武,我去治病,有缘再见!”

他很清楚老爷子的伤绝对很难治愈。

所以,他报考了中医药大学。

希望能学成大医,治好老爷子的病。

凌晨三点。

方丘从从宿舍的床上坐了起来,无声无息的穿好衣服,然后拉开宿舍门,直接从五楼跳了下去。

落地无声无息。

随即化作一道黑影闪过,快速向着学校里的药王山掠去。

每天凌晨三点是他开始练功的时候。

二十四小时对应四季二十四节气,那凌晨三点对应的是立春节气,正是万物生发的时刻,此刻练武与天地气息同步,无疑是最好的。

江京中医药大学校园很大,植被茂密,青翠葱葱。

“药王山”是校园的中心湖旁边还有一个人工山,里面满是各种中草药。

一脚踏入药王山,方丘就听到人声,眉头顿时微微一皱。

难道除了他还有其他人?

方丘来到了声音来源处,看一个光着膀子练拳的男生。

陈聪。

他的同班同学。

方丘站在树下静静的看着陈聪打拳。

拳打的虎虎生风,刚猛有力。

给人一种相当凌厉凶狠的感觉。

爆发力极强。

但方丘却摇摇头,看了一会转身正要离开,突然听到一声爆喝!

“谁?!”

紧接着,一阵猛烈的拳风向他袭来,震得四周树枝晃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