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弃妃逆袭之云姒

弃妃逆袭之云姒

赵小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到古代,被当做小三的血库,还被便宜夫君各种羞辱,真当她是“泼出去的水”随意欺辱了!虐渣斗极品,尽显女强人的本色,谁敢让她云似受委屈,她十倍报复回去……原主是为了寻找真爱,才隐瞒身份,下嫁给了楚王爷霍慎之;如今她穿越过来,没有理由继续留在王府了。

主角:云姒,霍慎之   更新:2022-07-15 21: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姒,霍慎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弃妃逆袭之云姒》,由网络作家“赵小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古代,被当做小三的血库,还被便宜夫君各种羞辱,真当她是“泼出去的水”随意欺辱了!虐渣斗极品,尽显女强人的本色,谁敢让她云似受委屈,她十倍报复回去……原主是为了寻找真爱,才隐瞒身份,下嫁给了楚王爷霍慎之;如今她穿越过来,没有理由继续留在王府了。

《弃妃逆袭之云姒》精彩片段

“这位夫人,你失血过度,永不能生育。若是还想保命,千万不能再失血。回去叫你的家人给你多多进补,切记!”

大夫松开诊脉的手,扶着胡须抬眸朝着诊桌前的女子看去。

烟青色的天光拥着晨雾,拢了微风,卷起看诊女子淡粉色面纱。

面纱下,云姒面如死灰。

摇摇晃晃站起来,鬓角的步摇跟着颤抖,声音破碎不堪:“多谢大夫……我回去便叫家人给我温补调养。”

转身之际,云姒的眼泪滚落。

远嫁他国,家人都在千里之外,自以为她过的幸福美满。

可是,她的夫君,大周万千女子梦里人,拿婚姻跟她做交易。

楚王府连看门的,都厌她入骨,巴不得她早点死。

甚至她自小伴她的婢女,前几天也失足落水殒命……

“你上哪去了?”

才到了王府门口,刚踏上台阶。

迎来的就是男人劈头盖脸的质问:“你可知柔儿今日急需你的血入药!”

云姒低垂的目光顺着华服上移,停在了男人俊美无比的脸上。

她眼底未干的泪水颤抖出一片涟漪,干涩开口:“王爷,我……”

“好了,先跟我去割血,柔儿的病没好之前,你莫要再乱跑耽误。”

不由分说,霍临烨伸手抓过她的手腕,拉着她往苏韵柔的院子去。

过于急促的脚步让云姒只能小跑着跟上,那一阵阵眩晕感越发的强烈。

“王爷,妾身今日不舒服,可不可以……呕!”

话还没说完,云姒猛然摔倒在地,捂着心口虚弱干呕。

宽大的衣袖滑落,露出她手腕上割腕取血包扎过的棉纱,缠了厚实的一圈又一圈。

霍临烨紧蹙着眉,阴翳的眸子不悦的俯视地上的人:“你又装?”

“妾身今日身子确实不适,可不可以不去……不去割血。”她捂着心口,仰头看他时泪水滚落。

对上她的眼眸,霍临烨眉心狠狠皱起。

只此时,伺候苏韵柔的婢女急慌慌的边跑边喊:“不好了!王爷,柔侧妃晕倒了!沈神医说,急需王妃的血入药!”

霍临烨眉宇瞬间被刺激的冷冽下去。

他伸手就抓住云姒的手腕,强行将她拽起:“当初是你承诺,我娶你,你用你的血救柔儿。如今你大早上的出去闲逛,现在又装模作样?跟我走!”

云姒眼底的眩晕一阵快过一阵,最终还是被强行拉着进了苏韵柔的院子。

偏房内,云姒进行了这个月第九次,割腕,取血。

看着脸上血色尽失的云姒,霍临烨的面色越发不好,眼底一阵异样情绪划过后,终究平息了下去:“把王妃送下去,照例取千年人参,给她好好调理。”

奴才们抬着双目紧闭的云姒,到她屋子后,直接将她扔了进去。

周嬷嬷这会儿,端着千年人参熬煮的雪蛤汤进屋,打发走了其他人。

看了一眼地上的云姒,端着碗熟练地走到八仙桌旁边坐下,自己翘着脚喝了起来:“你一个没有身份的西洲平民,坐上了我们大周楚王殿下的王妃之位,就应该偷着乐了,还想吃人参?做什么白日梦!”

周嬷嬷将千年人参汤一饮而尽,走到了床边伸出脚踹了踹地上的云姒:“喂,起来自己滚到床上躺着去,别给我们惹麻烦!”

地上的云姒姿势扭曲,惨白着一张脸,一动不动。

“装死?贱民一个,装什么装?”周嬷嬷低声咒骂着,看着嘴唇上毫无血色的云姒,她下意识伸手到她鼻下。

没气了!

周嬷嬷浑身一凉,满脸狰狞恐慌冲了出门:“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屋中,不知过了多久——

地上躺着的云姒,忽然动了动手指。

之后,就陷入了一场悠长的梦境之中。

梦里,她是西洲顶级权贵,富可敌国的云氏首富之女。

除夕之夜,她被有心人下药掳走。

昏暗的破庙,就在狰狞大笑的男人想要将她压在身下时,一个浑身染血的男人斩杀恶徒,踏血而来。

她以为得救了,可是身体里面的药性才开始发作。雷电从破庙的缝隙里,照亮了男人血肉模糊的双腿,他有力的双手,也撕开她的衣服,将她压在身下。

那一夜,她至死不忘。

更不会忘记,男人离开时,在她手中塞进半块玉佩:“在这里等我回来,我许你此生唯一。”

她依稀间,只看见男人离开时的华服,非富即贵。而她身边,安然躺着的一块男人落下的牌子,上面写着——大周皇族霍氏。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哪里敢等?

直到半个月后,她在宴会一角,偷偷看见出使西洲的楚王霍临烨,腰间也挂着跟留在她手里那块牌子一样的腰牌。

“那一日破庙里的人是他?”

她几番询问,知道出使的皇族只有楚王一个,就确定了霍临烨,却不知,那样证明身份的牌子,每个人只有一个,没有多余。

可她是云家嫡女,云家是百年权贵世家,是支撑西洲的半壁江山。

曾有戏言,“娶云家嫡女,得西洲一半”。男子想要娶她,皆是为她的价值。她想要嫁给楚王,早就想要让她嫁给太子的父母怎么愿意?在她以死相逼下,父母要她隐瞒身份,以平民女子的身份嫁给楚王。

然而,被爱情冲昏头的原主没有跟家人说。

霍临烨之所以点头娶,不是为爱。

是那日她以平民装束外出,机缘巧合摘吃了楚王刚好发现,且准备拿去给心上人治病的药果。

名满大周的神医沈长清说她既然吃了药果,那就成了药人,喝她的血就可以救霍临烨的心上人,便是丞相府庶女苏韵柔。

“要我的血,除非你娶我!”她的血不是什么人都要得起的!

她以为楚王不可能答应,可谁想为救心上人,楚王居然应了!

她有多难过,说好的此生唯一,她身子都给他了,要么死,要么嫁,没有退路。

可是成婚那日,也是他纳侧妃之时。

成婚一年,霍临烨碰都没有碰过她一下。

完全把她当成一个彻头彻尾的药人。

男人的心没有捂热,自己倒是死得干脆,什么此生唯一,笑话!

云姒缓缓睁开眼,虚虚叹了口气:“穿越就穿越,好歹给我穿个身体好的啊。”

她一个二十一世纪顶尖名医,猝死在手术台上,就不能有点好报吗?

如今这么躺着不动,都感觉到了这具身体失血严重。

“要是不紧急治疗,马上就会心脏衰竭,到时候又要嗝屁了。”

云姒挣扎着坐起来,手不小心忽然碰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转过头一看——

“医疗箱?”

她虚的打冷战。

这地方怎么会有后世的医疗箱?

顾不得许多,云姒先紧着打开。

就见到上面居然有两袋新鲜血浆,红细胞悬液跟一些葡萄糖。

这还等什么!

她拼着一口气,单手绑住止血带,开始静脉输血。

途中,还喝了一些葡萄糖补充体力。

随着血液进入身体,云姒的体力也慢慢恢复了一些。

终于有精神开始筹谋,接下来怎么办。

“什么此生唯一,男人的嘴果然靠不住!还好原主没说破庙的事情,也没说身份,否则渣男肯定要谋算她。不行,我要马上和离!”

不然,她这小身板,根本经不住割血养他的小妾。

……

与此同时,周嬷嬷在苏韵柔的院子里。

看着紧闭的房门,焦灼地来回踱步。

霍临烨的亲随冷声警告:“天大的事情也给我憋着,王爷现在正在陪着柔侧妃治疗,若是打扰了,你几条命够赔?”

周嬷嬷因恐惧,后背湿了一片。

太阳西斜时,霍临烨终于出来了:“在里面就听见你这老奴吵吵嚷嚷的声音,怎么了?”

周嬷嬷‘扑通’一声跪下,整个人绷紧:“王爷,不好了,王妃早上送回去之后,没气了!”

霍临烨瞳仁儿猛然一缩,大步走上前,伸手就提起了周嬷嬷的衣领:“大胆,如何现在才来禀告!”

“老奴一早来了,王爷陪着柔侧妃,老奴不敢打扰。”

之前云姒不是没有晕死过一次。

当时周嬷嬷过来说,还被冠以扰乱之罪,让亲随拉出去打了一顿。

之后,整个王府上下都知道,天塌下来,都不能打扰王爷陪柔侧妃。

“事有轻重缓急,你这老刁奴连这点眼力都没有,来人,拉下去杖刑!”

-

血红色的余晖从窗外照进来时,晃醒了云姒。

她摸了摸饿扁了的肚子,正准备去找点吃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霍临烨绕过屏风,看着活生生站在床前的云姒,阴寒的怒气瞬间席卷全身。

没死!

这个女人,又在骗人!

他大步上前,狠狠捏住了云姒的脖子,声音阴沉如水:“装死很好玩儿?”


凌冽的杀意将云姒震的愣住,好半天反应不过来。

看着不说话的云姒,霍临烨的五指再次收拢:“既然你这么喜欢装死玩儿,本王就让你知道知道,真死是什么感觉!”

男人眸底猩红,如同狂爆的野兽,大手猛然下滑,握住云姒纤细的脖子。

她的呼吸在顷刻之间被掠夺干净,一张还没有血色的小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来!有本事,杀了我……苏韵柔也、得、死!”

粗哑的声音,带着挑衅,目光毫不躲避,看着霍临烨。

通过原主的记忆,云姒可以断定眼前人的身份。

她眼底闪动着深恶痛绝的冷光,挑衅的看着对方。

“放肆!”

一向逆来顺受的懂事女人,居然敢对他说这种话。

霍临烨眼底的怒意加深,阴寒的眸子烧出翻滚的火焰。

“临烨住手!要是她死了,韵柔也会没命的!快放手!”

给苏韵柔治病的神医沈长清,也是霍临烨的好友,及时闯进来,用力掰着他的手。

霍临烨看着面色已经涨红的云姒,手在顷刻间松开,云姒顿时倒在了地上。

她捂着青紫的脖子,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云姒,你装柔弱,撒娇卖惨,本王都能睁一只闭一只眼,若是再敢装死,本王就成全你!”

霍临烨冷冽转身,一想到方才因为她的欺骗,心中生出的忧心,那怒火就更盛:“来人,把门关起来,收起屋中一切利器,不准王妃出去一步!”

云姒稳定下心神,看着男人衣袍一甩,雕花门骤然紧闭。

黄昏的光,在云姒的身上彻底成黑暗。

她扶着桌子站起来,身子摇晃了两下,才勉强站稳。

拍了拍胸口,深吸一口气:“不怕,先逃,逃了再说。”

这是皇权唯尊的地方,律法只对平民有用。

若是不走,不和离,那她必死无疑!

对了!

原主的父母给原主派了人在大周。

她是王妃,在王府执掌中馈。

因为苏韵柔的病,王府里面的银子花的如流水一般,早就已经山穷水尽了。

原主挚爱霍临烨,每每让自己的婢女去拿联络的信号去找爹爹派来的人,要银子。

拿着自家的银子,填补楚王府的亏空。

想着这些,云姒无奈的拍了拍额头。

古代的女人真是……一言难尽。

“如今这婢女也死了,信号又在哪?”云姒虚弱的气喘着,迷惑地四下巡视。

屋子里面几乎是露出来的地方,她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信号。

这会儿,门开了。

李嬷嬷擦了擦鼻子下面的血迹,暗道:这千年人参的效用真大。

她端着粗陋的饭菜进来,一把戳在桌上,恶声恶气的指着云姒喊:“这是你的饭菜,快吃。吃了调理好身体,沈神医说,你明日还要为柔侧妃割肉取血呢!”

明日还要割肉取血?

云姒眼底一凉,转过身去。

芳华院

霍临烨抱着苏韵柔,给她喂着用云姒的血为药引,熬煮出来的汤药。

“王爷,柔儿好难受,浑身无力。”苏韵柔面容娇美,轻颦眉,细软的手指拉住霍临烨的衣袖,声音惹人。

“再去买几株千年人参来。”霍临烨转头吩咐管家:“对了,王妃禁足期间,不涉账目,账目就由你管。银钱可还够?”

管家道:“王爷放心,王府虽然花销大,但是老奴看王妃给下人银钱采购时,从来不缺,定是够的。”

霍临烨垂下眼眸,思及云姒那一张惨白的脸,终究叹了口气,不去计较她故意装死骗自己:“让沈长清开一些滋补的方子,买了药材送去王妃那里,要最好的药。”

苏韵柔闻言,眼底深藏了妒意,酸溜溜的吐出一句:“王妃姐姐真好,不像我,只会给王爷添麻烦。”

霍临烨目光柔和的看了苏韵柔,哄着她:“把剩下的也喝了。”

管家出去了之后,沈长清大笔挥洒,写了不少方子。

交给管家时,还有些不平:“那种平民野女,身子骨粗贱,犯不着吃这么好的东西浪费王府的银钱。你家王爷的银子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在她那种人身上浪费不值,况且,韵柔的病也差不多好了。”

管家拿起来一看,都是一些红枣黄芪之类的一般药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