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神医系统王爷王妃要休夫

神医系统王爷王妃要休夫

黄焖鸡米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机缘巧合之下,沈千寻无意间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时空里,开局她意外开启了医妃系统,从此她便走上了满级开挂的生活。治病救人,救死扶伤于她而言手到擒来,没成想她会因此而拐走一个俊秀美男子,男人竟还是昭国大王爷……

主角:沈千寻,慕容晟   更新:2022-07-15 22: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千寻,慕容晟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系统王爷王妃要休夫》,由网络作家“黄焖鸡米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机缘巧合之下,沈千寻无意间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时空里,开局她意外开启了医妃系统,从此她便走上了满级开挂的生活。治病救人,救死扶伤于她而言手到擒来,没成想她会因此而拐走一个俊秀美男子,男人竟还是昭国大王爷……

《神医系统王爷王妃要休夫》精彩片段

三月,寒风料峭。

偌大的靖王府,沈千寻捧着一个歪歪扭扭的荷包,满头大汗地追到门口。

“王爷,王爷……”

砰!

刚才还开着的大门,突然就闭上了。

跑的太快,沈千寻额头撞到门上,栽倒在地,当场就头破血流。

“哈哈哈。”

周围的人哄然大笑!

沈千寻是永安侯府的嫡女,与靖王爷的婚约乃是先皇所立,被靖王不得已纳为正妃。

可她痴傻蠢丑,深得靖王厌弃,明明是正妃,却过得连王府的丫鬟都不如,常常被侧妃和侍女们欺负。

靖王嫌她丢人,可侯府的嫡女不能打包退回,所以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默许。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就是!要不是先皇的旨意,靖王的正妃哪轮得到她?”

“不知好歹的傻缺!”

“浪费粮食的丑东西!”

沈千寻气愤,一手捂头一手叉腰,凶巴巴地说道:“你们,你们不能骂我!”

“瞅瞅你这泼妇模样,谁骂你了?我们说的可是事实。”最受靖王喜爱的宠妃,陆芷香对此嗤之以鼻。

沈千寻恼羞成怒,往陆芷香那边冲去。

陆芷香一个闪避,暗戳戳地伸出脚,沈千寻不察,直接被绊倒,摔了个狗吃屎,额头撞到了地上的石头,当场就失去了意识。

“还说不是傻子。”陆芷香嘲讽一笑,也不管后况如何,直接就从沈千寻身上跨了过去。

几个侧妃和众侍女也跟随着陆芷香,相继跨了过去……

沈千寻是半夜醒的,额头处传来的剧痛令她眉头紧皱。

下意识摸了上去。

借着月光打量手心,黏糊糊的都是鲜血,已经干涸的,和不断渗出的。

还有不少青草屑和泥印子。

什么情况?今天可是她下山的第一天,走着走着,跌到了悬崖下,几百米的高度,竟然还没死?

想要挣扎着爬起,不知是不是摔惨了的缘故,竟然使不上力气。

好不容易起身,整个人深感疲惫。

“哎。”沈千寻刚叹息了一声。

就看到几个身穿古怪服装的男人惊恐地看向她。

沈千寻挑眉,走向几人。

“鬼啊!”几名侍卫一哄而散,灯笼都不要了,直接就大声喊叫着跑远了……

沈千寻嘴角微抽,她只是想问个路。

捡起灯笼,走到河旁边,打量倒映的面容,满脸的泥印子,鲜血满脸都是,头发散乱的披着,配上洗的发白的衣服,活脱脱贞子现世。

额,是有些吓人。

突然一段陌生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痛的她身子踉跄了一下,险些没站稳。

原来,她是穿越到了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原主是不受宠的靖王正妃。

记忆中,她是下午摔的,磕到了石头上,然后死掉了。

靖王府人来人往,那么大一个人,鲜血满地,出了事都没人理会。

这原主混的也太憋屈了些。

还有那群渣渣,草菅人命,罪该万死!

亏得是她来了,要不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思及此,脑海中想起呆萌的机械音:“恭喜宿主,医妃系统绑定成功!”

什么玩意?医妃系统?

“哦,止血药有吗?”光怪陆离的事情又不是没见过,沈千寻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现状。

“有的,主人。”呆萌的机械音秒回。

“那还不赶紧拿出来!”沈千寻正为原主气愤,见系统如此墨迹,没好气地说。

“金币不够……”呆萌的机械音再次响起,沈千寻一时间竟然听出几分委屈?

“呵呵,那你说,要啥啥没有,要你能作甚?”沈千寻翻了个白眼。

系统更委屈了,声音小的跟蚊子嗡嗡似的:“主人需要做完系统发布的任务,才可以获得金币。使用金币可以在商城中换取任何需要的东西。”

沈千寻没说话。

系统安静如鸡。

她明白了,这系统目前就是个废物,还是得自立更生。

她没记错的话,今天堂而皇之绊倒她的那位小三,住在大门口不远处的兰苑。

很好,那就从兰苑开始讨债!

忍着疼痛,沈千寻大步走向兰苑,扣响了大门。

“咚咚咚!”沈千寻大力敲着门栓。

寂静的夜里,这声音格外响亮。

陆芷香睡得正香,就被吵起来了,不耐烦地开口:“外面怎么回事?”

丫鬟添香赶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赶忙起身:“奴婢去看看。”

恰在此时,沈千寻的声音传了进来:“陆芷香你给我滚出来!”

沈千寻?

陆芷香皱眉。

这个点,那个蠢货来兰苑作甚?

本着疑惑,她将衣服披在了身上。

“来了来了。”添香小跑着去开门,语气颇为不满。

刚打开门,本想骂几句,看到沈千寻披头散发、满脸鲜血、面色苍白的模样,吓得添香大声惨叫:“啊!”

然后利索地将大门给关了去。

“怎么回事?”陆芷香这时候也从房间走了出来。

“鬼,有鬼!”添香都要吓哭了,浑身都在颤抖。

“大半夜的,别说不吉利的话。”陆芷香皱眉。

“不是,是真的……”添香欲言又止。

“陆芷香,我数三下,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就把你的门给你拆了。今晚我睡不了,你也别想睡。”沈千寻听到里面的对话,脸色沉了沉,声音冷若寒冰。

陆芷香愣了下,平日既傻又蠢的人,怎么欺负她都不敢半夜敲门。莫非摔了一跤疯病犯了?

“我还当谁呢,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跑来我这拆门是脑子进水了吧?”陆芷香隔着门不满的说道。

“哦,你选择不开门。”沈千寻冷笑,同时往后退了几步。

她在心中数了三秒后,气沉丹田,将能调动的气劲都凝聚在腿部,对准大门,一脚踹了上去。

看着还算结实的木门,此刻竟然四分五裂,一下子往门内倒了下去,门口的添香直接就被压在了门下,脸朝下,摔的晕晕乎乎。

陆芷香就站在碎门倒下的半米之外。她震惊的瞪大了双眼,嘴巴张成了“O”型,若不是亲眼所见,她万万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的。

一脚碎大门,这是什么怪物?

“陆芷香,限你一炷香内,给我把大夫喊过来,否则,这门就是你的下场!”沈千寻淡然自若地跨过摔碎的大门,来到陆芷香面前,一把揪住她的领子,跟拎小鸡似的。

她才不管陆芷香怎么想,既然借了原主的身子生还在这个时空,那为原主的死讨债就是必须的!

 


陆芷香这才意识到,方才沈千寻的威胁是真的。

偏偏今个王爷去了军营那边,眼下除了服从沈千寻别无他法。

动静太大,兰苑的丫鬟侍卫们此刻都被惊醒陆陆续续出了房门。

“红袖,你去喊大夫。”

陆芷香屈辱地吩咐另一个丫鬟,手里的帕子被她抓的死死的。

“忘了说,大夫来了,你让他去我的院子。要是一柱香内我还没看到大夫的影子,那你个废物也没必要存在了。”赤果果的威胁,被沈千寻说的云淡风轻。

陆芷香还处在方才沈千寻带给她的震撼中,丝毫不怀疑沈千寻这话的真实性。

沈千寻感受到身后陆芷香幽怨嫉恨的目光,没有继续理会。

至少那渣渣王爷回来前,陆芷香会乖乖听话的。

靖王府有四大院,兰苑、梅苑、竹苑和菊苑。

她的院子是菊苑,最偏远的院子,距离王府后门很近。

方才那几下,几乎用尽了她的力气,回院子单纯靠着一股毅力。

“呜呜……”

刚进院子,她便察觉到微弱的嘶喊声。这个位置,是柴房那边传来的。

当她看向柴房时,那声音又不见了。

她并不觉得是她听错了。

沈千寻决定去看看。

走近了才看到柴房的门是锁着的。

她现在每走一步,身体就虚弱一分。刚想回屋躺着。

“呜呜”的声音再次传来,比方才清晰了不少。

沈千寻皱眉,从头上拔下发簪,将那锁给撬开,被麻绳捆住的狼狈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红豆?”沈千寻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身份。

这是侯府送她的陪嫁丫鬟红豆,对她忠心耿耿,也是靖王府唯二对她好的人。此刻竟然被捆绑在她院子的柴房里!

不用问也能猜出定是那几个渣渣干的!

攥紧的拳头出卖了她此刻内心的愤怒!

怪不得她躺在那没人理会。

顾不得其他,沈千寻顺手摸了把砍柴刀,将红豆身上的麻绳用巧劲给割开,同时将她嘴里塞着的破布取出。

“你怎么样?”沈千寻语气温柔又急切。

“呜呜,小姐,你没事吧?都怪奴婢不好,没能保护小姐……”红豆放声痛哭,满满的都是自责,没有注意到沈千寻的不同。

沈千寻心中动容,这傻丫头,自己都成这样了,还关心她。

“没事,你做的已经足够好,剩下的交给小姐我。”沈千寻摸了摸红豆的头。

“呜呜,小姐……”红豆有一箩筐的话想和沈千寻说。

沈千寻看出红豆的想法,连忙打断道:“不急,慢慢说。”

红豆跟在沈千寻的身边,一边走一边说:“小姐,云嬷嬷早上出府后就没了消息,当时也怪奴婢,本来好端端的去给小姐拿午饭,路上遇到红袖,红袖说,云嬷嬷出事了,回不了府,她让奴婢去看看,然后她帮奴婢去给小姐送饭。奴婢心急,就,就中了她的计。”

说着,红豆的眼泪又掉下来了:“都怪奴婢没用。”

“好了好了,别哭了嗯?你也别自责,云嬷嬷会没事的。”沈千寻皱眉,出声安慰红豆。

红豆点了灯,这才发现沈千寻脸上的血迹和泥印子。

她心疼又自责:“啊,小姐,你的脸。”

沈千寻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没回答这个问题,直接吩咐道:“等会大夫会来,药你亲自煮。其余的事等明天再说。”

说完,沈千寻就彻底晕倒在软塌上。

“小姐,小姐!”

……

次日上午,沈千寻是被脑海中的呆萌机械音叫醒的。

“恭喜主人,完成任务1,坑侧妃白银十两,获得1金币。”

什么玩意?

沈千寻脑袋懵懵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思索了一番才明白。

昨晚陆芷香给她治病花了十两银子,不过一个金币,是认真的吗?

沈千寻嘴角抽了抽,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换了一身,摸向额头,之前的伤也被包扎的好好的,就是纱布缠的她头有点闷。

“红豆。”沈千寻挣扎着坐起来。

长这么大,她就没流过这么多血,现在身子骨就跟散架了一般。

“哎,小姐,你醒啦?”在院中忙碌的红豆闻声,连忙端着水盆和毛巾走进房门。

“嗯。”沈千寻感觉喉咙有点干痛,她忍不住按了按嗓子。

红豆眼尖,将脸盆和毛巾放下,倒了早准备好的温水给沈千寻端了过来。

咕咚咚喝了一大杯,沈千寻的喉咙才舒服了些。

“红豆,有云嬷嬷的消息了吗?”沈千寻还记得昨晚,红豆告诉她云嬷嬷失踪的事情。

“没有。”红豆顿时就垮了脸,心里闷闷的。

“王爷回来了吗?”沈千寻继续问道。

“回来了。奴婢早上就听路过的丫鬟说,王爷已经回府了。”红豆回应。

“正好,你去,把那个渣……王爷,还有陆芷香,都给我喊来。”沈千寻吩咐。

“万一他们不来呢?”红豆面色纠结。

毕竟,自家主子的话,王府没一个人会听。

“他们肯定会来的。”沈千寻冷笑一声。

昨晚的事情,想必陆芷香第一时间就跑去那个渣男面前哭诉了。约摸着时间,陆芷香定会带着那个渣男,吃完甜蜜的午饭,再来找她的茬。

与其被动承受,不如主动出击。

何况,现在云嬷嬷生死未卜,她这边没有人手……

没等多久,门外就传来怒气冲冲的质问:“臭丫头你给本王滚出来!”

“王爷还是进来说吧。”沈千寻已经收拾好坐在了茶桌旁,啃着桌上的小点心。

“你个死丫头,人不大胆子还挺大。”慕容轩冷哼一声,正想喊人把沈千寻给拉出来。

“好了,王爷。您就消消气,姐姐昨夜受了伤,今日定然行动不便。我们进去看看也无妨。”陆芷香媚笑,那绵软的声音惹得慕容轩心神荡漾。

“哼。也就是你,处处为别人着想,既然爱妃这么说了,那本王便进去看看。”慕容轩斜睨了一眼开着的房门,宠溺地刮了刮陆芷香的鼻尖。

红豆不敢抬头,没看到这一幕,但心底为自家主子担心不已。

沈千寻吃完两个点心的时候,慕容轩搂着陆芷香就走了进来。

沈千寻挑眉,打量着二人。

瞧瞧那浓情蜜意的模样,果然一对狗男女。

沈千寻凌厉的视线扫向慕容轩,若不是眼底的鄙夷和嫌弃,倒是个翩翩如玉的俊少年,那副皮囊和前世电视剧里的明星比也不遑多让。

怪不得原主能被迷成那样,天天追着这渣男跑。


慕容轩看到沈千寻一脸淡然自若的模样,不自在地皱起了眉头。

这臭丫头,之前把自己的脸搞的花花绿绿难看至极,现在头上顶着一圈纱布,看上去倒是还顺眼了不少。

不过,慕容轩可没忘记今天是来干嘛的,他轻咳了两声,抬眸质问道:“就是你,昨天弄坏了兰苑的大门?”

就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

“呵呵,慕容轩,今个我叫你来,可不是让你兴师问罪的。我且问你,云嬷嬷何在?”沈千寻冷笑着看向慕容轩。

“云嬷嬷?”慕容轩皱眉,在嘴里复述了一遍,才想起她是谁。

陆芷香心道不好,这沈千寻昨天摔坏了脑子后就灵光了不少,赶忙道:“我说王妃,你自己的奴才自己管不好,问我们王爷作甚?之前还自称臣妾,满院子追着王爷跑,如今连王爷的尊称都不喊了,你是想造反吗?”

慕容轩听到这话,顿时赞同地点头,愤怒地看向沈千寻:“沈千寻,你是不是活腻歪了?说,昨天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呵呵,慕容轩,你是没脑子吗?我真怀疑你这些年爬到这么高的位置是用了多少水分。”沈千寻可不怕他,见慕容轩就跟个傻子一样,她忍不住吐槽。

“你!你这小贱人,竟然敢顶嘴!来人!”慕容轩这回是真怒了。

门外站着的两个暗卫不知从哪飞了进来。

陆芷香见状,心情大好,挑衅的目光看向沈千寻。

“呦,王爷这是准备动手了?也好,我最后问你一次,云嬷嬷在哪?”沈千寻的目光秒变凌厉,丝丝寒气从她的目光渗出,直逼陆芷香。

陆芷香吓得莫名一哆嗦,但看到身旁慕容轩的脸色,她又安心了不少。

“给我将王妃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慕容轩的怒气值打到了顶峰。

听到门里的动静,红豆吓坏了,知道自己留在这帮不上什么忙,赶紧从后门溜走,去找大王爷了。

“是。”两个暗卫直接动手。

沈千寻凤眸半眯,身手却快的不可思议,两手同时拿了桌上的茶杯,对着两名暗卫的致命处扔了过去。

同时,身形一虚晃,指缝里的绣花针破空而出,对着两名暗卫,一个一脚,将他们踹翻在地。

事后淡定的拍了拍衣裳,露出一抹嗜血至极的笑容:“呵呵,慕容轩,既然你不愿意找,若是等我知道发生了什么……”

话说到一半,沈千寻看向陆芷香,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你你想干什么?”陆芷香方才都被沈千寻露的这一手惊呆了,想起昨夜沈千寻大力碎门的一刻,她有些发怵。

慕容轩也被惊呆。

他这才反应过来,沈千寻好像真的变了许多。

不对,之前的沈千寻痴傻蠢丑,也没有学过功夫。

慕容轩突然恍然大悟,指着沈千寻,怒吼道:“你不是沈千寻,说,你是谁?”

沈千寻嗤笑一声,走出了房间,准备离开。

慕容轩高声吩咐:“来人,有贼人假扮王妃,素来将她捉拿归案。”

这次,来了更多的暗卫,都对沈千寻出手。

“就这?”沈千寻心中鄙夷,她还以为,那个素来不愿意见原主的靖王有多大本事呢。

没想到古代的人都这么弱。

她虽然只剩一成的战力,收拾这些杂碎完全足够。

没想到,沈千寻刚准备动手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启禀王爷,大王爷到!”

话音刚落,只见一身月白长袍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到了沈千寻身边。

沈千寻顿时一愣。

“呵,六弟,这就是你所答应的,对弟妹的爱护?”慕容晟单手背后,冷眼扫过满院子的暗卫。

“大哥!你不明情况,她根本就不是沈千寻。”慕容轩焦急地喊道。

慕容晟皱眉看向沈千寻。

沈千寻当着慕容轩的面表演了什么叫做一秒变脸,只见她委屈巴巴地站在原地,满脸的惊恐,甚至还带着失落与绝望的目光,看向慕容晟:“大哥,王爷他,还有侧妃欺负弟妹,还,还要弟妹拖着带病的身子挨板子。三十大板啊!若不是大哥来的巧,此刻弟妹可能,可能……”

沈千寻说的委屈,还适时地挤出两滴眼泪。

看到沈千寻的变化,不但是慕容轩,陆芷香都大为震惊。

反倒是慕容晟,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不少:“六弟,弟妹的话可当真?”

当初若不是先皇的旨意,加上千寻她自己愿意,现在千寻就是他的妻子,怎么会在这里受欺负,受白眼?他慕容晟当初答应了侯爷一家,若是千寻受委屈,他定要为千寻主持公道。

“大哥,这个女人她是装出来的,她根本就不是沈千寻。”慕容轩都要急哭了。

“那好,既然你说不是,证据呢?”慕容晟冷笑。

慕容轩这才想起屋内的两个暗卫,道:“大哥你不行去看,这两个暗卫就是她打的。”

“对,臣妾也看见了。”陆芷香赶忙附和。

“呵呵,弟妹小时候学过功夫,还是侯爷亲自教的,自保而已,你们有意见?”慕容晟不满地瞪了眼陆芷香,明显是在责怪她的多嘴。

“这,这,这不可能。”慕容轩一向很怕自家大哥,现在见大哥说出这句话,愣是不敢置信。

陆芷香也讶异地呢喃:“臣妾当时明明用毒化尽了她的功夫。”

沈千寻心中都笑疯了。

慕容晟可真够讲义气的,也是,谁让慕容轩之前根本没有注意过原主。

原主的功夫是不弱的,只不过后来被某人下了毒,变得痴傻了而已。这毒素就是陆芷香下的,她正想等找到云嬷嬷后收拾陆芷香的,没想到,陆芷香这就不打自招了?

听到陆芷香的话,慕容晟一声冷喝:“放肆!谁给你的胆子谋害六王妃!”

沈千寻也不可思议地看向陆芷香,指着她一脸的心痛难过:“你,妹妹你,我待你不薄。没想到,背后的凶手竟然是你!”

陆芷香这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吓得身子骤然瘫软在地,失了魂般给慕容晟磕头:“臣妾不是故意的,臣妾知错,求大王爷饶了臣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