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弃少狂婿

弃少狂婿

牧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众人眼中的陈青,不过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赘婿,为此,男人所到之处定然会被众人讥讽、羞辱。然而他们却并不知晓,这个对此默不作声的男人,实际上却是上京陈家的二公子!当男人脱下他赘婿的伪装,以真面目示人时,众人皆差点惊掉下巴!

主角:陈青,夏雪   更新:2022-07-15 22: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青,夏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弃少狂婿》,由网络作家“牧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众人眼中的陈青,不过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赘婿,为此,男人所到之处定然会被众人讥讽、羞辱。然而他们却并不知晓,这个对此默不作声的男人,实际上却是上京陈家的二公子!当男人脱下他赘婿的伪装,以真面目示人时,众人皆差点惊掉下巴!

《弃少狂婿》精彩片段

“老板娘,再少一点呗,三块,我只能出这个价了。”

“三块?有病吧你?十五块钱东西,你给我三块?买不起就滚蛋!”

临城,来客街的一家精品店门里,一个青年正捧着一个粉色的礼盒和老板娘还价。

青年看上去二十三四岁,容颜俊俏,身材壮硕,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装,看似朴素,却掩盖不住眉宇间流露出来的英武之气。

他叫陈修,是云家的上门女婿。

同时,也是名震整个临城的大废物、软饭王。

在陈修的对面,是穿着一身火红短裙的老板娘刘红。她三十出头,身材肥胖,赘肉像是要把裙子给撑爆炸,一脸雀斑,很势利,看向陈修的目光充满了鄙夷。

其原因,是英俊帅气的陈修连十五块钱都拿不出来,是个穷鬼。

陈修依旧满脸笑容,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刘红的讽刺。

一年前做了云家的上门女婿,这样的嘲讽已经是家常便饭,他早已免疫。

十五块,对刘红说不贵,但对现在的陈修而言,却是全部资产。

这个月,她还没有和云轻雪要钱。

更重要的是,今天是云轻雪的生日。

陈修早已准备好礼物,就缺包装了,但花十五块买一个礼盒,他连坐公交车回去的钱都没有,只能步行回去。

云家别墅到来客街,足有十公里的距离。

“老板,十块,够吗?”

想了一下,陈修开出了他所能承受的最高价。

“少一分都不行,买不起就滚蛋。”

刘红冷冷地看了瞪了陈修一眼,眼珠忽地溜溜一转,又扭着水桶腰向陈修靠了过去,低声道:“当然,免费送也不是不可以,我老公不在家。”

没钱,没关系!人长得帅,身材又好,只要你陪我一次。

陈修的笑容一下僵在了脸上,蹬蹬蹬退了三步,险些一头栽在地上,我只不过是想要和你讨价还价,你却想着要睡我?

“不行,我有老婆了!”

陈修果断摇头,从裤兜里掏出了最后的十五块钱,放在了收银台上,转身就逃。

外面太危险了,我还是跑步回家吧。

“小王八蛋,你什么意思?嫌弃老娘吗?把东西放下,老娘不卖了。”

老板娘愣了一下,顿时气得暴跳如雷。

老娘想要睡你是你的福气,竟然还敢羞辱我?

她跳了起来,直接将陈修付款的十五块钱砸在了他的身上,顿时一张张钞票随风飘落。

同时,她直接冲上前,如一座肉山,堵住了陈修的去路。

发生的这一幕,很快引起了很多路人的注意,都围了上来,指指点点。

“大家都来看一看啊,这穷光蛋买东西没钱付,竟然还问我可不可以用身体来抵债,被我拒绝后,竟然直接用抢的,没天理啊!”

老板娘一步走出,哭得那是一个撕心裂肺我见犹怜。

这表演的技术,堪堪演帝级别。

陈修的双眸一点点地瞪大,这是在颠倒黑白啊!

能不能要点脸?我这么帅的人,会这么重口味?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报警吧,这样的人渣就该进监狱。”

“堵住他,别让他跑了!”

刹那间,陈修就被千夫所指。

甚至有人,已经拿出了手机拍摄,准备发到网上,说不定还能火上一把。

老板娘对这样的效果很满意,刚好可以为她的精品店打一波广告。

“我已经付款了。”

陈修嘴角笑容依旧,只不过有些冷。

他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从不屑于解释。

“付款?你哪里来的钱?只要你能拿出十块钱,我就承认污蔑你。”刘红一脸怒容。

得,脉早就被人家摸透了。

十块钱,陈修真没有。

除非弯下身,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钱。

但......地上根本没有。

陈修一下无言以对,在众人眼中,却成可默认。

“拿不出来了吧?你个穷光蛋,还想睡老娘,我呸!”

刘红直接一泡口水往陈修的脸上喷去,嚣张至极。

陈修身体一侧,轻而易举地躲开了。

掌心一翻,拇指的缝隙间,就有几根金针闪烁而出。

“滴滴......”

就在陈修准备动手的时,一阵车笛声在人群外响起。

人群慌乱散开后,五辆劳斯莱斯就从五个方向驶来,吱的一声同时停在了店门口。

见到这五辆车,陈修的脸色微微一变,不着痕迹地将金针收了回去。

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了七八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魁梧男人。

他们动作一致,三秒钟不到就围到了陈修的身边,弯身行礼。

“见过二少爷!”

这一幕,直接把所有人给震傻了?我勒个擦,这是穷光蛋吗?这要是穷光蛋,全世界的人都别特么活了。

刘红已经吓得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完了,我只不过想要借助帅锅火一把,顺便打一波广告,真没想要得罪这么牛逼的人啊!

“你们认错人了。”

陈修却冷冷地扫了这些保镖一眼,转身就走。

“二少爷,这么久不见了,脾气还那么大啊!”

才走没两步,前方劳斯莱斯里传来了一道威严而苍老的声音。

陈修的身体猛地僵住。

缓缓转过头,就看到车门缓缓打开,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六十出头的老人。

他头发已经灰白,穿着长衫,拄着拐杖,脸上已经满是皱纹,但一双眼神依旧炯炯有神,冷若鹰隼。

“家扑陈廷,拜见二少爷。”

老者弯身,抱拳。

他是个高手,整个华夏,能在他手中走过十招的人,并不多。

陈修承认,哪怕是现在的他,对上这老头,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沉吟了一下,陈修只好放弃和他交手的打算,开口道:“跟我来吧!”

“冲撞了二少爷,这个店就别留了。”老者抬头看了一眼刘红。

这个女人瞬间吓尿,直接扑跪在陈修的面前,脑袋磕得砰砰响。

“少爷,我不是故意得罪你的,求你放过我吧,我错了。”

陈修没有理她,也没有说一句话,直接转身离开了。

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如果今天遭遇到这样的事情的不是陈修,而是另外一个人,肯定得落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至于那些拍视频的人,他们还敢乱发吗?


在很多人的眼中,陈修是临城最大的软饭王。

却没有人知道,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上京陈家的二公子。

陈家,上京四大家族之一,家族产业遍布全球各地,是华夏名副其实的庞然大物。

其资产折成人民币足有五万亿之多。

但这些,却和陈修没多大关系。

他是陈家弃子。

十年前,像狗一样被逐出了陈家的大门,如果不是有自己的机遇,如今的他早已成一堆白骨。

却没想到,十年过去了,陈家的人再一次找上了他。

更没有想到,出动的人,是陈家地位举足轻重的大管家,陈廷。他是陈家老爷子的绝对心腹。

“直接说目的。”

转过了两条街,陈修站在杨柳树下,望着波光粼粼的临阳湖,语气漠漠。

陈廷就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拄着拐杖,微微笑着,满脸的皱褶拧成了一团。

对于陈修刻意的疏远,他丝毫不在意。

“奉老家主的命令,接你回家。”

陈廷语气平静,却带着一丝不容反驳的威严。

“没兴趣。”

陈修将那粉色的礼盒放在湖边的围栏上,又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烟盒大小的粗糙盒子。

打开后,盒子里面安静躺着一颗丹药,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透剔。

然后,陈修又盖上盒子,又把盒子放到礼盒里面,仔细包装后,送给老婆云轻雪的礼物终于大功告成。

自始至终,他似乎都不在意和陈廷谈什么。

“定颜丹,好东西。”

陈廷在江湖上也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见识广,一眼就认出了定颜丹,脸上都有一丝动容。

这东西对他也有致命的诱惑力,服用一粒,至少能年轻二十岁。

“不过,你应该有更高的追求,譬如,继承家族的五万亿。”

陈廷的脸上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直接切入正题。

“我现在喜欢吃软饭。”

陈修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云轻雪的生日宴会晚上起点开始,快赶不及了。

提着礼盒,看都没看陈廷一眼,直接离开。

五万亿?能比得上我老婆的一根毛发?

走了几步,他的脚步又停了下来,道:“我不知道陈家发生了什么,那个地方和我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别再打扰我。”

话落,扬了扬手,潇洒而去。

陈廷拱了拱手,道:“老朽住在临城大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二少爷可以在那里找到我。”

他脸上没有丝毫的沮丧,隐隐还多了一丝兴奋。

直到陈修的身影消失,陈廷脸上的笑容才缓缓消散,取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道:“和意料中的一样。”

说话,就把电话挂断,站在陈修原来的站的位置,看着临阳湖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修是走路回去的,十公里的距离,走了近一个小时才回到林家别墅。

远远的,陈修就看到一道倩影站在了别墅的门口。

她一头长发乌黑,傲人身姿裹在一套蓝色小旗袍内,更显得体、迷人。

只这样站在那儿,却像刚下凡的仙子,不沾一丝尘埃的气息,天生就有着将人拒之千里之外的高冷气息,哪怕看过太多次,陈修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她,正是云清雪。

此时,云轻雪正垫着脚尖四处张望,似乎正在等人。

难道?在等我?

脑海中才跳出这个念头,就被陈修给生生掐灭了。

她处处针对我,怎么可能会等我?

自嘲一笑,陈修就把脑袋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抛之脑后,快步往别墅走去。

云轻雪心情很烦躁,在宴会上没有见到陈修,让她的心莫名的不安起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明明就很讨厌他,见到他就烦,见不到他,又会莫名的慌乱。

这感觉,很复杂......

所以知道陈修外出给她准备礼物后,云轻雪就莫名其地从宴会上溜了出来,在门口等他,到现在,她还没找到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见到陈修的身影出现在道路的尽头,她紧皱的眉头才缓缓舒展开,下一秒,俏脸又冷了下去。

因为,陈修没有穿正装,还是一样的随心所欲。

“哇,老婆,你这是在等我吗?”

陈修走到了云轻雪的面前,一脸夸张的讨好。

虽然云轻雪不准他叫这样亲昵叫她,但陈修的脸皮比城墙还要厚,死缠烂打,久而久之,云轻雪也免疫了。

云轻雪没有回答陈修的问题。

美眸冷冷扫了陈修一眼,“等下你少说话,就算有人针对你也得给我忍着,我不想丢脸。”不知道为何当看到他之后,云轻雪内心中就只有无名恼火。

一年前在爷爷的强迫下和陈修结了婚,只要有陈修出现的地方,云轻雪就觉得很丢脸。

至于陈修准备的礼物,她看都没有看一眼。

“是滴,老婆大人。”

陈修嘻皮笑脸,让云轻雪看一眼就转身走了,觉得再和这个人说再多也是废话。

而陈修在原地耸了耸肩,目光一直盯着她傲人的身姿,直到完全看不见后,他才意犹未尽的进了别墅。

云家在临城以前只是个二流的家族,但是因为出现了云轻雪这样的妖孽,短短三年的时间,她就把云氏集团打造成了估值超过五百亿美刀的巨头公司,有了挤进一流家族的资本。

可惜就是背景太单薄,一直在一流家族和二流家族之间徘徊。

哪怕如此,云家依旧在临城风声鹤唳,云轻雪这样的美女总裁办宴会,自然吸引了临城上流社会的人关注。

因此,云家的别墅里面就非常的热闹,在音乐的缭绕下,到处都是穿着豪华的高富帅和白富美。

相比起来,陈修这一身运动装,还真是土到渣了。

陈修扫了一圈,没有在大厅里见到自己的老婆,应该是上楼换装了。

但是,他却听到了不远处有着讥讽声传来,有人在谈论他。

陈修抬头望去,就看到了几个青年聚在了一起,相谈甚欢。

其中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青年陈修是认识的,那家伙是顾氏集团的大少爷顾正。

名声的话,比起陈修要好上一点点。

顾正虽然泡妞无数,是出了名的浪荡子,但是人家是用钱来达成目的,而陈修,只是一个吃软饭的。

缓步接近,陈修终于听清楚了他们的谈话,眸色顿时冷了下来。


“我给你们说,陈修就是个穷鬼而已,长得猥琐不说,还贱,每天一张笑脸,让人看了恶心至极。”

“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吃软饭就吃软饭吧!居然吃了软饭。”

“云轻雪和他结婚只是走一个过场而已,完全同房不同床的。”

最后一句话,顾正的声音压得有些低。

这句话的信息量可就大了,和顾正交谈的几个纨绔脸上就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语气恭维。

“那就先恭喜顾少了,就要抱得美人归了。”

“是啊,是啊,嫂子可是临城第一大美女啊!”

“这叫双剑合璧,相信在顾少和嫂子的结合下,云氏集团和顾氏集团就一飞冲天,妥妥的世界一百强啊!”

听着这些恭维声,陈修的眸色越来越冷。

云轻雪的生日宴成了相亲宴,云家急不可耐地想要涌进一流家族,竟然想要巴结有上京背景的顾家。

老子虽然是赘婿,但老子没人权吗?这把我置于何地?

既然你们想玩,那就做好承受代价的准备!

陈修谋色一寒,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这些纨绔的敢这样明目张胆地把这件事说出来,除了不把他放在眼中之外,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激怒他。

只要他动手,就会被对方咬死,云家不可能为一个赘婿出头,只会顺理成章的让他和云轻雪离婚。

可惜,他们太小看陈修了。

一个孤身在外征战十几年的人,什么阴谋诡计没有见过?甚至,在陈修的眼中,这些人不过是跳梁小丑,还不配成为他的对手。

“我看你能忍多久。”顾正咧嘴冷冷一笑,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心中有些不甘,陈修竟然没有上当。

很快,他心中的不甘又转化成了兴奋。

这一次,顾云两家结亲的事情两方家长已经敲定,成了不可逆改的事实。

这件事等下就就会通过另外另外的方式向外界宣布,那时候,陈修又该如何了?

“哼,一个穷鬼罢了,老子就喜欢睡你的女神,你又能奈我何?”想到云轻雪那窈窕的身躯,顾正舔了舔嘴唇,有些等不及了。

至于陈修,呵,虐他如虐狗。

二十分钟后,大厅里的音乐停了。

云轻雪和母亲陈佩佩从楼上走了下来。

无论男女,抬头见到这一幕,呼吸都是一窒。

云轻雪太美了。

此时的她,穿着一身雪白的雪白的薄纱长裙,一头披散的长发已经被盘起,被银色的钻石皇冠束缚着,配上一双水晶高跟,整个人圣洁得像个天使。

一时间,女人们眼中满是嫉妒,男人们眼中满是炙热。

顾正已经看痴,眸色痴迷,被云轻雪的美惊艳到了,这样的女人,只要能一亲芳泽,短寿百年又如何?

只有陈修反应平淡,他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低着有继续享受美食。

在他眼中,云轻雪从来都是最美的。

十年前,他伤痕累累地被逐出家族,像条狗一样在漆黑的桥洞里舔伤口,是她送给了他救命的面包和保暖的毛毯,让他在昏暗的世界里看到了一丝阳光。

那个时候起,她的美就在他的脑海中定格住了。

哪怕十年之后,百年之后,一如既往。

“欢迎大家的到来,有什么照顾不周的,还请大家海涵。”

才从楼梯下来,云轻雪微微一笑,浅笑开口。

她的声音很好听,顾正的心砰砰跳,盯着云轻雪那殷红的小嘴,恨不得冲上去一口含住。

“能被临城第一美女邀请,可是我们所有人的福分。”

顾正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摆了摆手,刚才的阴邪小人一秒变回谦谦君子。

众人连连称是。

顾正的目光再次看向云轻雪,微笑道:“轻雪今天真是美若仙女,但还是缺少一点点东西。”

他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金色盒子,只有香烟盒那么大,却是纯金打造的,表面还镶嵌着一颗颗晶莹的小钻石。

接着,他的手缓缓地把盒子打开。

盒子里是一条心形的钻石项链,小小的心形之中,镶着一颗巨大的红宝石。

随着顾正轻轻转动,红宝石就在灯光之下散发着纯红之光,宝石之中,似乎有着无数的小火苗在闪烁。

一眼看去,高贵、典雅。

“嘶!”

空气中,顿时响起了一道道抽冷气的声音。

无数的女人眼红了,这可是天然红宝石项链啊!每一条,都能拍出几百万的天价,她们虽然有钱,但天然红宝石极其稀少,有价无市啊!

“这项链名为天使之泪,是我花五百万请欧洲著名的大师精心打造的,历时一年,轻雪你再配上这一条项链,就完美无缺了,

来,我给你带上。”

顾正嘴角含笑,玩味地看了陈修一眼,就取出天使之泪,走向云轻雪。

众人见到这一幕,一个个脸色怪异。

顾家在临城如日中天,顾正的礼物,云轻雪敢拒绝吗?

拒绝,就是打顾家的脸,刚刚有起色的云氏集团恐怕会被打回原形,接受,相当于宣告顾云两家两家的亲密关系。

但这又将云家的上门女婿陈修置于何地?

众人不由莞尔,都看向陈修,等着看他的热闹。

云轻雪瞳孔猛地一缩,也没想到顾正会忽然玩这么一出,眼神之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丝的厌恶。

加上看到身边母亲那略带兴奋的目光,云轻雪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这是父母和顾家做的一个局。

冷冷地看了身边的母亲一眼,云轻雪微微一笑,就开口拒绝:“抱......”

“抱什么抱!”

然而,她话才出口,就被一道略带薄怒的声音打断。

说话的,正是她的母亲陈佩佩。

陈佩佩虽然年过四十,但依旧风韵犹存,有些嗔怒地瞪了云轻雪一眼,道:“这么多人呢!都多大的孩子了,还不知道害臊,要抱私下抱去。”

随后,陈佩佩伸手接过顾正手中的红宝石项链,让其散落在半空观察了一下,道:“真漂亮,顾少有心了,我这就给轻雪戴上。”

顾正闻言,眼中顿时炙热无比,只要戴上,云轻雪就是他的女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