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其他类型 > 腹黑医生撩乖乖女

腹黑医生撩乖乖女

宴时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晏时泽,你别再说了,你自己东想西想,一直说我做什么?”许初意忍不住道。只不过她视线往下扫,却看见他这会儿平静到不能再平静。晏时泽这会儿对她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单纯在逗她玩。

主角:许初意宴时泽   更新:2022-09-10 13: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初意宴时泽的其他类型小说《腹黑医生撩乖乖女》,由网络作家“宴时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晏时泽,你别再说了,你自己东想西想,一直说我做什么?”许初意忍不住道。只不过她视线往下扫,却看见他这会儿平静到不能再平静。晏时泽这会儿对她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单纯在逗她玩。

《腹黑医生撩乖乖女》精彩片段

许初意整理完自己,平复了好一会儿心情,才抬脚从洗手间的位置出去。

然后她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晏时泽。

“你跟我来洗手间做什么?”许初意有些戒备说。

他意有所指的淡淡说:“手脏了,洗手。”

许初意下意识的朝他那只骨节分明的手看去,显然他已经洗完了。

她绷着脸,不能得罪他,干脆不说话。

晏时泽伸手替她理了下耳边的头发,道:“你可真是浪的离谱。”

“晏时泽,你别再说了,你自己东想西想,一直说我做什么?”许初意忍不住道。

只不过她视线往下扫,却看见他这会儿平静到不能再平静。

晏时泽这会儿对她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单纯在逗她玩。

他的手扶住她的腰,许初意的腰很细,晏时泽低头看着她的耳垂,道:“晚上去我那?”

许初意心里警铃大作,勉强说:“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回去了,去你那会来不及走。”

晏时泽就松开了她,就在她以为能走的时候,他把她带进了男厕隔间。

晏时泽的亲吻虽然乍一下感觉挺循序渐进,只是仔细辨别,去分明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霸道劲。

许初意双手撑在他胸膛上想挡住他,只不过还是徒劳。

他隐隐有不耐烦的味道,语气倒是和往常一样:“我说,乖一点。”

“我不。”许初意记忆里那些不好的片段全部涌出来,她打了个哆嗦,红着眼睛说,“我该回去了,不然外头的人会怀疑。”

“许初意。”晏时泽眯了眯眼睛,警告道。

许初意还是不敢把他彻底惹毛了,毕竟她亲爹的未来掌握在他手上,她的声音小了一点,没说话,但显然还是,不愿意。

过了一会儿,她咬了下唇,还是说:“真不行。”

晏时泽自从上次跟许初意睡过以后,对她多少是有点兴趣,对她也算是多了一些关注,她的要求他也如她所愿满足她。但他喜欢大胆主动,这会儿那种索然无味的感觉又出来了。

晏时泽是一个有点兴趣就会纵容自己的人,哪怕兴趣再出格,他想做的也都会去做。而不感兴趣的东西,他也不会花半点心思。

他松开了许初意。

“整理下,出去吧。”他没什么语气的说。

许初意在他松手的一刻,就感觉到了他的疏离跟冷淡。

女人其实都很敏感,一个男人的态度,多少能够察觉到一些。

她知道晏时泽这举动并不是好心放过自己,而是自己触碰到让他不满意的点了。

许初意几乎是下意识的拉住了他的手,说:“对不起,是我的问题,我心理上接受不了。但是我父亲的事情,麻烦你高抬贵手。”

晏时泽回头看了一眼,她脸色惨白,拽着她的手也是紧紧的,生怕他走了。

往常人或许会心软,但晏时泽本身就偏理性,同情这种情绪,跟他的心情成正相关,心情不好,同情值就是零。



他不带任何情绪的,扯开了她的手,道:“你放心,那两百万既然给你了,那就是你的。姜泽在国外,也会暂时继续在国外待着。”

他说的是暂时。

许初意心里沉得厉害,说:“那你新找的医生呢?”

“找他回来一趟,还得长时间待在国内,也得几百万,我的钱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晏时泽平静道,“希望叔叔,能够自求多福。”

许初意愣愣的站在原地,他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他是不会再帮忙了。其实晏时泽刚刚过来对她的态度确实不错,不然也不会一来就在她身边坐下。

现在一想,晏时泽还在替她办事,那就是还想跟她有长期合作的意思。总不可能花这么多钱,就只有一次。

男人上心,不都是有理由的么?

许初意真的很爱许父,为了许父做什么都行,但是她好像把事情给搞砸了。

她闭上眼睛,睁眼时,有几滴眼泪砸在了地面上。

许初意有些颓废的蹲了下来,几分钟后,有只手递给了她一张纸巾。

晏时泽那双手,她很熟悉。

许初意道了声谢,又连忙说:“我真的接受不了,我有阴影。”

“那是你的事情。”晏时泽淡淡说,“把眼泪擦了,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女人可以哭,但不是所有男人,对女人的哭会产生情绪。至少对我而言,我只会觉得麻烦。”

他顿一顿,又道,“至于你不愿意的原因,那是你的事情。我觉得没劲了就是没劲了,不会在意你是因为什么理由拒绝我。”

良久,许初意“嗯”了一声。

“好自为之。”晏时泽转身走了出去。

许初意回到位置上的时候,晏时泽已经不在了,听他们说,是被一个女人给接走了。至于是谁,没有人认识。

有一个开玩笑说:“晏时泽现在的女人圈子真广,以后泡妹子,还是得问晏时泽介绍。”

“晏时泽这叫什么,周意后遗症?”

“我当时不就说过,晏时泽骨子里并不是什么传统的男人,只不过是被周意给束缚住了,周意一走,他的本性可不就暴露出来了么?”

洛之鹤见许初意过来,给她倒了杯水。

张喻道:“我们宁宁,酒量不差,喝水有什么意思?”

洛之鹤微微蹙了下眉,笑了笑:“她明天就回去了,你给人家灌醉,到时候睡过了怎么办?”

张喻一听,也是这个道理,说:“还是你想的周到,不愧是a市第一从不走心的暖男。”

洛之鹤是对谁都还行,但对谁也都有距离感。

许初意却想起自己的父亲,许父也是个温和并且对谁都好的男人,年轻时年轻有为忠于家庭,又很积极向上。而现在手腕上布满刀痕,全是自残痕迹,嘴上时不时崩出一句,不想活了。

“宁宁,爸爸好痛苦,真不想活了。”

“死了一了百了,可是宁宁就没有爸爸了。”

许初意崩溃得有点猝不及防。

把一旁的张喻给吓了一大跳,连忙安慰她说:“这是怎么了?许初意,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哭是没有用的,哭一点用都没有。哭不能帮她扛起整个家。许初意很快擦了把脸,笑着说:“我太感性了,突然想到一部电影,一下子没忍住。”

她待了没多久,就要走了。

张喻喝了酒,洛之鹤道:“我送你吧。”

许初意没有拒绝,她感觉他应该有话要跟她说。

洛之鹤在车停在她楼下时,开口道:“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说,如果能帮上忙,可以跟我说。”



许初意勉强笑了笑,说:“我自己能处理好,你别担心了。”

倒不是她客气,只是洛之鹤真不一定能帮得上忙。首先是姜泽的事情,上次他就说过,姜泽不管怎么样,也是他从小到大的兄弟,显然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帮忙她。

另外许父的事情,要请专家,动辄几百万的花销,拿出几百万帮助一个不太熟的人显然不太可能。如果只是花物力,她麻烦也就麻烦他了。

她要真提了,洛之鹤显然会为难,许初意不想发生这种尴尬的事情。

许初意想了想,又道:“要是我需要你帮忙,我肯定会说的。”

洛之鹤点点头,也没有多问。

许初意这一晚,做噩梦了。

噩梦里有个中年男人,强迫的控制着她。嘴里是毛骨悚然的笑容。

她怎么求怎么求,都没有用。

许初意最后用刀,扎了那人。

血溅进了她的眼睛里,她眼前都是红色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许初意醒了。

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

一直到天亮,她都清醒得很,提前两个小时去了机场。

许初意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巧合,在机场碰到了晏时泽,她也看到了蒋楠铎,猜他大概是去出差。

晏时泽边上还有个女人,应该是来送他的,许初意隐隐约约记得这女生是个网红,名气还挺大。

女人凑到他耳边说着什么,他点了下头。

她从晏时泽对那个女人的态度,看出了他前几天对自己的那种感觉。

或许晏时泽,昨天晚上在这个女人那里过的夜。

许初意盯着他,大概是视线太过直接,晏时泽在喝水的时候偏了偏头,朝她看过来。

然后他抬脚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许初意垂眸,在心里想着该说什么,路过她时,她喊了一声:“晏时泽。”

只不过她想多了,他只是过来丢个水瓶,并没有跟她交流的欲望,敷衍的“嗯”了她一声,就绕过她离开了。

她顿了顿,搬着行李箱去了其他地方。

许初意过了安检,然后想随便吃点东西,接下来倒是又碰到了晏时泽一次,蒋楠铎也看见她了,拍了拍晏时泽的肩膀,而他看了她一眼,又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

许初意就从那家店里退了出去,进了旁边那一家。

她也就随便点了一份卤肉饭,没吃两口,出去时晏时泽正好也从店里出来,两个人差点撞上,幸亏蒋楠铎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

“许小姐,挺巧啊。”他说。

许初意跟他点了点头,说:“嗯,你们出差啊?”

“有个研讨会。”蒋楠铎道,“出去个两天。”

许初意无意跟他们寒暄,心情也不太好,已经想走了:“好的,那我先走了。”

“再见。”蒋楠铎转头跟晏时泽说,“昨晚你跟萧姿是不是发生什么了?看她黏你黏得怪厉害。如果不是咱们不允许带人,感觉她都想跟你一起走了。”

晏时泽余光看见许初意脚步加快了,并没有搭腔。

“刚才我看见有人拍照,估计萧姿跟了富二代的事情,过两天就会传到网上。”

晏时泽淡淡:“我不是艺人,有什么关系?”

蒋楠铎有意无意问了一句:“周意在国外,估计也能看见吧?”

晏时泽更是不说话了。

而许初意在飞机上,倒是睡得挺香。飞机落地以后,许母亲自来接的她。今天许父没去医院,许初意回家,他心情难得很好:“宁宁回来啦?”

只是许父又瘦了。

许初意窝进他怀里撒娇,“爸,是不是最近都没有好好吃饭,你答应过我你会好好吃饭的,你忘了吗,可不能对我言而无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