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其他类型 > 邬乔程令时

邬乔程令时

邬乔程令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两小时后,盛大的开学典礼落下帷幕,礼堂的人群散去。邬乔告别了室友,起身刚要去找程令时,却看见他坐在位置上没动,只有视线仿佛在追逐着些什么。她顺着程令时的目光看去,只瞧见朝着礼堂门外涌去的人群背影。

主角:邬乔程令时   更新:2022-09-10 22: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邬乔程令时的其他类型小说《邬乔程令时》,由网络作家“邬乔程令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两小时后,盛大的开学典礼落下帷幕,礼堂的人群散去。邬乔告别了室友,起身刚要去找程令时,却看见他坐在位置上没动,只有视线仿佛在追逐着些什么。她顺着程令时的目光看去,只瞧见朝着礼堂门外涌去的人群背影。

《邬乔程令时》精彩片段

粤城,北川大学的旅途巴士上。

邬乔偷瞄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身体不动声色的紧绷起来,坐直。

今天,是她和青梅竹马程令时大学开学的第一天。

高中备考三年,她终于得偿所愿,和他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车窗外的光晕为程令时深邃的侧脸镀上一层金光,看起来万般的温柔。

邬乔神情微晃了瞬,蜷着手心。

似是察觉到了她炽热的目光,程令时偏头看来:“怎么了?”

邬乔小心收敛情绪,笑着摇了摇头:

“没什么,只是很高兴,我们又在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班。”

程令时平静地看着她:“我们哪次没有在一起?”

邬乔眼睫一动。

是啊,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十多年过去了,他们依旧形影不离。

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她压着嗓音又问:“你会觉得腻吗?”

程令时沉默了瞬,淡声:“不会。”

说罢,他视线转向窗外掠过的风景。

气氛又一次沉寂。

邬乔微微垂眸,看着两人随着车辆颠簸,不断擦过的手臂,压下加速的心跳。

程令时不知道,她当初选择这所大学,不是巧合,而是喜欢。

她喜欢程令时近十年。

可这个秘密她只能藏在心底,永远不能说出口。

因为自己是程令时唯一允许留在身边,当做朋友的人,所以她不敢尝试越界,生怕连这个资格都失去。

半个小时后,大巴车在北川大学的校门口停下。

所有入校新生纷纷赶往学校大礼堂。

至此,邬乔和程令时才分别前往自己的位置。

邬乔被室友拉着坐在了前面,往后眺望才能看见程令时。

礼堂内冷气很足,却压不下学生的躁动。

邬乔才刚坐下,室友便凑到了她身边小声问:

“乔乔,刚刚那个跟你一起进来的男生是谁啊?好帅哦!是你男朋友吗?”

听到最后那几个字,邬乔不禁苦笑。

她有多希望自己真的是程令时的女朋友,可惜……不是。

咽下喉咙涌上来的苦涩感,邬乔拾起笑意:

“他叫程令时,我们是……朋友。”

落下最后两个字,她手心不由得攥紧。

“原来是这样,那真是怪可惜的,怎么看你们都很像情侣。”

室友一脸认真的评价。

邬乔目光不自觉落在程令时的脸上。

直到台上逐渐传来演讲声,她才将视线收回,看向前方舞台。

……

两小时后,盛大的开学典礼落下帷幕,礼堂的人群散去。

邬乔告别了室友,起身刚要去找程令时,却看见他坐在位置上没动,只有视线仿佛在追逐着些什么。

她顺着程令时的目光看去,只瞧见朝着礼堂门外涌去的人群背影。

邬乔收回视线,走到程令时身边:“你在看什么?”

纷杂间,程令时一字一句清晰的声音传到她耳畔。

“乔乔,我想谈一场恋爱。”

邬乔心头猛地一跳,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

程令时目光向她看来,带着些迷茫,却又笃定:

“我好像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了。”



万人礼堂上,不多时人们已经渐渐走空。

四周归于一片寂静。

邬乔整个人仿佛被钉在原地,回不过神。

恍然间,她想起了以前程令时说过的话。

“喜欢是一件令人厌烦的事情,我不相信世界上存在长久的感情,也不相信别人的喜欢。”

邬乔曾以为这样的程令时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人。

但现在看来,她错了!

思绪回笼,邬乔强撑着镇定:“那个人……是谁?”

程令时慢慢收回视线,语带懊恼:“已经走了,我还来不及知道她的名字。”

他神情顿了一下,又沉声对她说:“等我找到她,再告诉你。”

邬乔压着情绪笑了笑,心里如针扎般疼。

他的确真心把她当成了最好的朋友,相信她,也愿意告诉她一切自己的事情。

但也,仅此而已。

正式入学后几天,程令时没再主动和她联系。

邬乔想起那天程令时说喜欢时的场景,忽然有些好奇,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能让他一眼就喜欢上?

她一边想着一边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不经意间,却瞥见了前方不远处的一个熟悉背影。

男人后背宽阔挺立,永远是形单影只。

只一眼,邬乔就认出了那是程令时。

“令时!”

她的叫声让前面的人停住了脚步。

瞧见程令时回头,邬乔快步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而行:“回宿舍吗?”

程令时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邬乔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自顾自的说起了这些天自己的经历。

可很快,她也找不到话题。

眼见气氛再次沉默下来。

邬乔又一次想到了刚刚的事情。

不知是处于怎样的心理,她试探问道:“你找到那个你喜欢的人了吗?”

提到这个,程令时眉心轻蹙了一下:“还没有。”

听到这个答案,邬乔一时竟不知道是该为自己庆幸,还是为程令时失望。

正想将这个话题带过时,程令时却深深看了她一眼:“你很在意吗?”

邬乔心头一紧:“我只是好奇,你以前不是说……你不会喜欢上任何人吗?”

闻言,程令时沉默了会儿:“她是例外。”

这话重重地在邬乔心头敲了一下。

她怎么也没想到,当初那个不相信感情的人,如今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邬乔凝着男人冷漠的侧脸,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可最后,又消弭在沉默中。

不知不觉间,寝室楼已经近在眼前。

程令时停住了脚步,率先道别:“先走了。”

而后便没身进了寝室楼。

邬乔一路目送,等到人影消失不见后,她才转身走回了女生寝室楼。

翌日,下午。

邬乔上完了一天的课,刚回到宿舍准备休息。

却先一步收到了程令时发来的消息:“有时间吗?过来一趟实验楼。”

邬乔以为是程令时有什么急事找她,忙回复了一句,马上朝着实验室赶去。

等到抵达目的地时,她就看见程令时站在走廊外,似乎在等她。

邬乔连忙走到程令时的身边:“怎么了?”

程令时看了她一眼,随后目光落到实验室里唯一那个女人身上:

“她,就是我喜欢的人。”

邬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忽然顿住。

这个人她知道。

她叫岑绫,是他们上届的学姐,也是北川大学的校花。



天色渐渐逼近黄昏。

实验室白炽的灯光照在女人脸上,恬静动人。

邬乔又看向身边的程令时。

俊男靓女,的确很般配。

不像自己,如同陪伴在星月边的浮沉,平淡而不起眼……

邬乔眼底暗淡一片。

就听这时,程令时又对她沉声道:“我带你去见她。”

话落,他就要往实验室里走。

邬乔没动,她掌心握拳,话像是从喉咙里逼出来:“不太合适。”

程令时皱了下眉:“什么不合适?”

邬乔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末了,她只说:“我还有别的事,下次吧。”

程令时没听出她话里带的情绪,颔首说:“好。”

便迈开步子,一个人走进了实验室。

邬乔站在原地,目送着程令时走到岑绫身边。

这一刻,像是所有的灯光朝着两人聚集,唯她周身落下一片暗淡。

邬乔看着两人谈言欢笑的画面,再受不了默默转身离开。

转眼一周过去,迎来了国庆节长假。

邬乔习惯性为自己和程令时订好了一起回家的票,又给程令时发去微信:

“回去的票我已经帮你订好了,明天早上十点我们在校门口见。”

消息发送过去,很快收到了回复:

“抱歉,我还有事,这次就不和你一起回去了。”

屏幕上这句话落入眼底,邬乔怔了下。

许久,才反应过来。

邬乔垂下眼睫,期待的心一点点坠落。

她猜得到,程令时是因为岑绫留下来。

想到这儿,邬乔发了条信息过去:“没关系……你整个假期都要留在学校吗?”

直到屏幕自动暗下来,也没有回复。

到了回家的那天,邬乔一个人坐上了回家的大巴车。

拉开窗,她望着校园里寻找着什么。

然而一直到巴士缓缓驶离,她依旧没能看见想见的程令时。

回到家后。

邬乔一直待在房间里没有出去。

她时常望着窗外程令时家的方向,却迟迟没有等到程令时的身影。

收回视线间,却看到柜子里的那本《小王子》。

那是之前,程令时送给她一本典藏版书籍。

邬乔伸手拿起,翻开其中一页,取下夹在书里的几枚书签,背后满满写的都是程令时的名字。

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写下无数个程令时的名字,却没办法在后面加一句,我喜欢你。

邬乔看着这些,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邬乔猛然从回忆中惊醒。

她刚合上书本,就见邬母推门进来:“乔乔,你去一趟程家,叫令时过来吃饭。”

闻言,邬乔垂下眼帘:“他……没回来。”

邬母却有些疑舊shígG獨伽惑:“没回来?我早上还看见他了。”

邬乔愣了下,程令时回来了?他为什么没告诉自己?

她手不自觉收紧,随后起身:“我去找他。”

邬乔跑着来到程家,熟练的输入密码打开门。

不想刚到客厅,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程令时和岑绫。

有那么一瞬,邬乔以为自己看错了。

她最清楚程令时的性格,他不是个随便带外人回家的人。

那岑绫对他而言……到底有多特殊?

意识到这点,邬乔心底的酸涩感一阵阵涌上来,再不敢上前。

而此时,岑绫也看过来。

四目相对,她疑惑地问向程令时:“令时,这是?”

邬乔眼睫微颤,正想着该如何回答。

却听这时,程令时沉声道:“她是我邻家的姐姐,邬乔。”



一句话落地,邬乔霎时怔住。

她还记得小时候自己仗着年龄比程令时大两天,总缠着让他叫她姐姐,但程令时一次都没叫过。

等到意识到自己喜欢上程令时后,也再没有强求。

而现在,这一声‘姐姐’却从程令时口中叫出来……

邬乔慢慢收紧掌心,逼着自己咽下情绪。

一旁的岑绫已经起身朝她走来:“你好,我是令时的学姐。”

她笑着伸来一只手,看着邬乔眼里带着打量:“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邬乔强撑着笑,握住那只手:“我们是一个学校的。”

“原来是这样,之前没从听令时说过。”岑绫撤回手,意味深长的看向程令时。

邬乔也看向程令时,却只能看到他满眼的淡漠。

“找我有事吗?”程令时忽然开口问她。

邬乔点了点头:“我妈叫你过去吃饭。”

“不用了,我和岑绫出去吃。”

话落,程令时自然走到岑绫的身边。

听到这个答案,邬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程令时选择岑绫永远这么坚决,而她连挽留的资格都没有。

出了别墅。

程令时和岑绫和邬乔告别,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开。

邬乔一个人回到邬家。

从厨房里端菜出来的邬母见状,不禁问:“怎么就你一个人,令时呢?”

邬乔拉开椅子坐下来:“他……在陪朋友,不来了。”

邬母打趣道:“不会是女朋友吧?”

女朋友……

邬乔身体一僵,心口像被巨石死死压着,呼吸不畅。

她忍不住顺着她妈的话想,如果程令时和岑绫交往了,程令时还需要自己的陪伴吗?

这个问题还没得到结果,三天后,长假结束了。

邬乔回到学校,没有再主动联系程令时。

她也发现了,只要自己不去找程令时,程令时永远不会联系自己。

室友慕可将这些看在眼底,有些诧异:

“乔乔,你身边的那个帅哥朋友呢?看你们都没联系了?”

邬乔垂眸看了眼停留在和程令时的对话框的手机屏幕,按灭后才佯装平静:

“他现在有了新认识的人,我也不能陪他一辈子。”

仿佛只有这样说,才能减轻自己心里的失落和难受。

因为这一天,早晚会到来。

几天后,学生会通知开展学园祭活动。

邬乔不小心和室友走散了,正四处寻找着。

却忽然发现了站在人群中心的程令时和岑绫。

岑绫像是在组织着什么报名活动,报名的学生太多,她被挤得有些站不稳。

而程令时就站在旁边,下意识揽住了岑绫的肩膀,护在怀里。

邬乔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连挪开视线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这时,程令时也察觉到了。

他从层层人群中看来,瞧见邬乔后,竟放下了搭在岑绫肩上的手,朝这边走来。

邬乔身体仿佛被定住般,看着程令时慢慢走到自己面前。

这一刻,四周的喧嚣好像都安静了下来。

短暂的沉默后,邬乔强压下涌上心头的涩意:“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她。”

程令时没有回答这话,只是说:“你愿意跟我说话了。”

邬乔喉头一哽,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时,岑绫走了过来,她自然地挽住了程令时的胳膊:

“令时,你……”

话没说完,就看到站在他对面的邬乔:“乔乔,你也来了。”

邬乔看着两人亲密的举动,呼吸一紧:“你们……”

只见程令时慢慢握住岑绫的手,十指紧扣:

“忘记说了,我们在一起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