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其他类型 > 靳少川唐亦宁小说

靳少川唐亦宁小说

唐亦宁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可在监狱五年,她这双腿变得连走路都费劲,更别提遍布在上面的怖人伤痕。唐亦宁站在原地,看着眼前这个仅仅五年就大变样的城市,无神的眼底难得的透露出一丝迷茫。她就像是个行尸走肉的si人一样,淋着雨,一瘸一拐的朝着前面走去,可就在经过一个坑洼土地时,一时没站稳,猛地摔倒在地上。

主角:靳少川唐亦宁   更新:2022-09-10 17: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靳少川唐亦宁的其他类型小说《靳少川唐亦宁小说》,由网络作家“唐亦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可在监狱五年,她这双腿变得连走路都费劲,更别提遍布在上面的怖人伤痕。唐亦宁站在原地,看着眼前这个仅仅五年就大变样的城市,无神的眼底难得的透露出一丝迷茫。她就像是个行尸走肉的si人一样,淋着雨,一瘸一拐的朝着前面走去,可就在经过一个坑洼土地时,一时没站稳,猛地摔倒在地上。

《靳少川唐亦宁小说》精彩片段

顾微微si了,靳少川将唐亦宁送进了监狱。


“唐亦宁,像你这种恶心的女人,我这辈子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唐亦宁,sha人偿命,你活该被判si刑!”


“唐亦宁,五年牢狱是你赔给微微的,我留着你这条命,但你记住,这笔帐,没完!”


“砰——”


监狱大门突然打开,骤然拉回了唐亦宁的思绪。


“唐亦宁,五年期满,你可以出去了,一直往前走,别再回头。”


随着狱警的话语落下,一个瘦的有些过分的女人穿着件洗得发黄的T恤和短裤,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一瘸一拐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曾经还是国际芭蕾舞者时,她被媒体称为最骄傲的“芭蕾公主”,一双长腿挺直而纤细,穿着一身漂亮的舞服在舞台上翩翩起舞,身姿翩跹,如同仙女下凡。


万千星光,都为她点亮。


可在监狱五年,她这双腿变得连走路都费劲,更别提遍布在上面的怖人伤痕。


唐亦宁站在原地,看着眼前这个仅仅五年就大变样的城市,无神的眼底难得的透露出一丝迷茫。


她就像是个行尸走肉的si人一样,淋着雨,一瘸一拐的朝着前面走去,可就在经过一个坑洼土地时,一时没站稳,猛地摔倒在地上。


她刚要爬起,一辆豪车却突然停在了她面前。


车门随之打开,有人下了车。


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她缓缓抬头,一眼便扫到地面上那双铮亮的意大利手工皮鞋,随后,视线一寸寸往上移,修长的腿,凉薄的唇……


待看到那个人俊朗的脸时,唐亦宁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靳少川!!!


“唐大小姐,欢迎回到地狱。”


男人薄唇微勾,阴森森的语气,让人忍不住浑身发冷。


她满脸恐惧的看着他,脑海里唯一充斥的一个想法就是:跑!


她挣扎了好几下,刚想要起来,却被保镖按住了肩膀。


她的腿伤痕遍布,被这样压着,膝盖处就像是同时有万针穿过一般,她狼狈的趴在雨地上,紧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疼痛的声音来。


靳少川微微俯身:“我跟你说话,你敢不回?”


唐亦宁浑身发抖,卑微开口:“先生……您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唐大小姐,我只是一个刚出狱的sha人犯,我太脏,不配和您说话,怕脏了您的身份。”


这样卑微的语气,一时间让靳少川都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


曾经的唐亦宁,一身傲骨,几乎能傲到天上去。


连害si微微,顾家人扬起棍子逼着她下跪的那天,她也是挺直了背脊,扬声道:“不跪!”


“我没有sha人,我不跪!我唐亦宁上跪天地,下跪父母,除此之外,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让我下跪!”


当年的唐亦宁,风姿无双。


可此刻…… 


“先生,您认错人了,求求您放过我……”


靳少川心间异样只一闪而过,下一秒,便冷冷一笑,“这又是什么吸引眼球的新招数?以为道个歉,我就能放过你了?”


“唐亦宁,你是不是忘记入狱前,我跟你说过的话了?”


“你记住,这笔帐,没完。”


说罢,靳少川冷冷道:“来人,把她给我扔到车上来!”



车辆一路疾驰,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停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唐亦宁也被保镖从车上拖了下来。


这是……


“认出这是什么地方了?”靳少川撑着伞,推开车门下了车。


这是……


顾微微曾经跳楼的地方!


靳少川带她来这,是想干什么?


“这五年,每次来这里,我都会想,微微当年被你推下去的那一瞬间,会有多绝望?”他语气幽幽,看向唐亦宁,“我还会想,等你出狱后,一定要带你来这好好的,故地重游。”


唐亦宁浑身一抖,还没弄懂靳少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整个人就又保镖架了起来,一路上了电梯,直到天台!


与此同时,唐亦宁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空荡荡的腰上像是绑了什么东西。


天台,顾微微曾经si去的地方……


唐亦宁像是突然明白了靳少川想干什么,一股寒意直升头顶,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到靳少川冷冷道:“微微si前承受的痛苦,我要你体验百倍,千倍!”


“你不是想让我放过你吗?”靳少川冷冷扔给她一个写着我是sha人犯的牌子,“放过你是不可能了,不过,你戴着这个东西,从这儿跳下去100次,我还能考虑考虑,饶你一条jian命。”


唐亦宁看着眼前这个犹如撒旦一般的矜贵男人,身子止不住的发抖。


她从小就恐高,光是站在这儿都觉得浑身冒冷汗!


靳少川竟然让她,从这里跳下去,一百次!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只跳一次。不过,一次的话,就没有安全措施了……“


唐亦宁颤抖着闭了闭眼睛。


她知道,她今天不跳,靳少川是不会放过她的。


他是如此恨她。


恨到不听她的丝毫解释,便将她送进了牢狱。


恨到牢狱里的那五年,让人没日没夜的折磨她。


恨到她刚一出狱,就迫不及待的要羞辱她。


“好,我跳。”唐亦宁哑着嗓子,声音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一样难听,“一百次!”


“还请靳先生说话算话,我跳了之后,恳求您,放我一条生路……”


现在的她已经不指望能够真相大白,唯一的奢望便是活着。


于是,曾经那个傲骨不折,光芒万丈的唐大小姐,浑身颤抖着站到天台最高处,而后,当着靳少川的面,给自己挂上那个我是sha人犯的牌子。


她紧咬着嘴唇,颤抖着道:“我是sha人犯,我罪该万si!”


随着话音刚落,她闭上眼睛,利落的一跃而下。


“啊!”


仿佛经历了一场漫长而又持久的si亡,靳少川吩咐保镖把她再次吊上天台时,她早已双目无神,恐惧得泪水满面流淌。


可这才仅仅是第一次。


剩下的,还有99次。


唐亦宁已经明显感觉到方才剧烈的动作像是撕扯开了她腰部刚动完手术没多久的伤口,她疼得撕心裂肺,可是她不能停,因为她要活着。


下一秒,保镖已经帮她再次绑好了系带,将她推至了天台。


“我是sha人犯,我罪该万si!”


再次,一跃而下。


唐亦宁一次又一次的跳,一次又一次的道歉。


第二次!


……


第十次!


……


第二十一次!


……


第三十八次!


……


第四十五次!


……


第九十九次!


就在保镖再次把人吊上来,准备让她跳最后一次时,却见唐亦宁已经闭上眼睛,彻底失去了意识,而且腰部,还氤氲开了一大块的血渍!



靳总!”饶是保镖也忍不住大惊失色。


看着这样奄奄一息的唐亦宁,靳少川心莫名紧了一下,但顷刻又被压下。


“晦气,把人弄干净,给我扔夜色去。”


……


寒风瑟瑟,唐亦宁站在夜色会所的大门口,卑微的看着门。


那天跳完楼后,醒来,她便发现自己被送到了这儿,事到如今,她已经在夜色待了半个月了。


靳少川虽然再也没来找过她,但想必是特地关照过,所以这儿的人每天都会给她安排最苦的工作。


每天六点上班,凌晨两点下班。


服务员,迎宾,扫马桶的清洁工,端酒工……


她几乎每一样都做过。


“唐亦宁,去3201包厢送酒。”


耳机里突然传来领班的声音,唐亦宁跟人交了班,便去酒柜里拿了酒,准备给3201的客人送去。


刚打开门,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放了一条高高绑起来的绳子,她猝不及防被绊了一跤,手上的红酒尽数摔碎,整个人也狼狈摔倒在地。


“哈哈哈……”


紧接着,包厢里顿时响起一阵哄堂的大笑。


“快看快看,我早就说过是唐亦宁吧,你们还不信!”在唐亦宁强忍着疼痛挣扎着起身的时候,几乎整个包厢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聚集在了她身上。


唐亦宁抬眸,立马认出了这些人正是A市有名的名媛贵公子哥。


“曾经风光无限的唐大小姐,如今竟然沦落到夜总会来当侍应生,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又有谁会相信呢?”


“对不起,我现在就打扫干净。”


没曾想他们很明显还不打算放过她,“这可都是我们花钱买的酒,光打扫有什么用。”


“我们点的这些酒可不便宜……你看,是你赔,还是我们去唐家,去找你爸要?我听说你妈五年前因为你sha人的事心梗离世,你说,你爸要是看到你现如今这么落魄,又当如何?”


短短一句话,唐亦宁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她的声音卑微至极,只好砰的一声跪了下来,一下又一下的拼命磕着头。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来赔,别去找我爸……”


当初靳少川便下过令,要唐家和她彻底断绝关系,否则绝不放过唐家。


这也是为什么她一出狱却不回家的原因,妈妈已经因她去世了,她不能再拖累爸爸!


这是她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她磕得满头是血,只希望这些人看了她出丑,能放她一条生路。


“算了,我们也不想为难一个刚坐过牢出来的sha人犯,实在有失身份。”终于有人开了口,“唐大小姐不是国际舞者吗,之前想要看你跳舞,可真比登天还难,既然如此,那这些酒钱,就用你的舞来抵吧,让我们看看你现在的水平。”


那人突然回头,看向包厢的某个角落,“靳总,您觉得怎么样啊。”


“哈哈哈……”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而伴随着这阵如雷般的笑声,唐亦宁身子开始猛烈的颤抖起来,她跪在地上缓缓抬头,在对上那一双眼眸时,整个人如置冰窖。


靳少川!


他也在这儿!


他身姿矜贵的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拿着红酒杯,眼神中带着不屑与轻蔑,如同在俯看蝼蚁一般的看着她。


“可以。”他举起酒杯,冷冷看向那块碎了一地酒瓶渣的地方,“就站那儿跳,什么时候跳得我满意了,这笔钱,才一笔勾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